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作代表权柄的凭据──启示

 

读经:

摩西牧养他岳父米甸祭司叶忒罗的羊群,一日领羊群往野外去,到了神的山,就是何烈山。耶和华的使者从荆棘里火焰中向摩西显现;摩西观看,不料,荆棘被火烧着,却没有烧毁。摩西说,我要过去看这大异象,这荆棘为何没有烧坏呢?耶和华神见他过去要看,就从荆棘里呼叫说,摩西,摩西;他说,我在这里。神说,不要近前来,当把你脚上的鞋脱下来,因为你所站之地是圣地;又说,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摩西蒙上脸,因为怕看神。耶和华说,我的百姓在埃及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因受督工的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原知道他们的痛苦,我下来是要救他们脱离埃及人的手,领他们出了那地,到美好宽阔流奶与蜜之地,就是到迦南人、赫人、亚摩利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之地。现在以色列人的哀声达到我耳中,我也看见埃及人怎样欺压他们。故此我要打发你去见法老,使你可以将我的百姓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摩西对神说,我是什么人,竟能去见法老,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呢?神说,我必与你同在,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事奉我,这就是我打发你去的证据。(出三1~12)

摩西娶了古实女子为妻;米利暗和亚伦因他所娶的古实女子,就毁谤他,说,难道耶和华单与摩西说话,不也与我们说话么?这话,耶和华听见了。(摩西为人极其谦和,胜过世上的众人。)耶和华忽然对摩西、亚伦、米利暗说,你们三个人都出来到会幕这里,他们三个人就出来了。耶和华在云柱中降临,站在会幕门口,召亚伦和米利暗,二人就出来了。耶和华说,你们且听我的话,你们中间若有先知,我耶和华必在异象中向他显现,在梦中与他说话。我的仆人摩西不是这样,他是在我全家尽忠的。我要与他面对面说话,乃是明说,不用谜语,并且他必见我的形像;你们毁谤我的仆人摩西,为何不惧怕呢?耶和华就向他们二人发怒而去。云彩从会幕上挪开了。不料,米利暗长了大痳疯,有雪那样白;亚伦一看米利暗长大了痳疯,就对摩西说,我主阿,求你不要因我们愚昧犯罪,便将这罪加在我们身上。求你不要使她像那出母腹,肉已半烂的死胎。于是摩西哀求耶和华说,神阿,求你医治她。耶和华对摩西说,她父亲若吐唾沫在她脸上,她岂不蒙羞七天么?现在要把她在营外关锁七天,然后才可以领她进来。于是米利暗关锁在营外七天;百姓没有行路,直等到把米利暗领进来。(民十二1~15)

      在旧约中,神所设立的代表权柄,没有一个大过摩西的,我们可以从他身上有很多的学习。摩西在神面前所经过普通的对付、一生的对付,我们现在暂且不提;我们在这里只注意,当他的权柄被得罪、被讥笑、被反对、被拒绝的时候,他是怎样的反应。摩西曾经多次被弃绝、被反对,他都有正当的反应。

      当摩西还没有被神设立作权柄前,他曾杀死一个打他同族人的埃及人,又曾责痛两个希伯来人,劝他们彼止不可相争;但那两个希伯来人反质问他说,谁立你作我们的审判官呢?摩西当时因为没有学习,不认识什么是十字架和复活,全凭血气之勇,以致经下杠试崃:虽然他责备人、打死人时,好像很勇敢,但里头是虚的,一受试炼就怕起来了。他因惧怕,就逃往米甸旷野,在那里住了四十年之久,学习功课(出二11-22)。他经过许多的试炼以后,有一天,神给他看见荆棘火焰的异象,荆棘似乎是被烧,却没有烧坏,火烧不坏荆棘。当神给他这个启示以后,神就呼召他,设立他作权柄。因为他是这样受过训练,蒙了呼召,所以才配作首领。等他作了首领,就多次经历被人弃绝。其中有一次,乃是他哥哥亚伦和他姐姐米利暗毁谤他、批评他、拒绝他代表的权柄。我们现在就要来看,那时他是如何反应。

 

权柄被拒绝时如何反应──不听毁谤的话】民数记十二章一至二节说,摩西娶了古实女子为妻,他的哥哥亚伦和姐姐米利暗就因此毁谤他。我们能看见他们毁谤代表的权柄,在属灵上受了多大的损失;我们也能看见摩西这代表的权柄如何反应。亚伦和米利暗好像质问摩西说,难道就只有你这娶古实女子为妻的摩西能替神说话么?我们就不能么?你这闪的后裔娶了含的后裔,你这样的人还能作神的出口;我们这没有与含人结合的闪人,难道就不能作神的出口么?他们也许与弟妇有许多的争执,但却来摸摩西这代表的权柄。这些圣经只记载说,这话,耶和华听见了;却没有说,摩西听见了。我们在此遇见一个人,是人的话语所摸不着的,他乃是超越毁谤之话的人。我们看见这一个人真高,他真是有权柄的;所有的反对,毁谤、背叛,都在他脚下。许多话,他只留给神去听,他没有听见。

      凡是要作神话语执事的,为神作出口的,以及带领弟兄姊妹的,都应该学习听不见毁谤的话。许多的话,你要留给神听,你要让神去听。你千万不要去注意人怎样批评你或毁谤你。凡是欢喜打听人如何说他自己,而因着别人的话,里面就生气、不平、不服的人,都证明他是不配作代表的权柄。凡是听得进毁谤的话而被摸着的,凡是会被毁谤的话所淹倒的,都不能作代表的权柄。在此摩西乃是不被毁谤话摸着的人。

 

不表白】摩西受到毁谤时,并没有为自己表白。一切的表明、表白、反应,都该是从神而来,不该是从人而来。凡是表白自己的人,乃是不认识神的人。在地上活着的人,没有一个比基督更有权柄的,但祂在地上从来不为自己表白什么,祂是唯一不表白的人。权柄和表白是连不起来的。无论何时,你向谁表白,就表示那人是你的审判官;你何时向批评你的人表白,你就表明了那人是比你高。表白的人就是受审判的人,表白的人就是没有权柄的人。一个人什么时候表白,什么时候就失去权柄。如果你有神所托付的权柄,却表白在人的面前,你就是失去你的权柄,因为你是求他们作你的审判官。

      保罗在哥林多人面前是代表的权柄,但他说,我被你们论断,或被别人论断,我都以为极小的事;连我自己也不论断自己(林前四3)。一切的表白只能从神而来。毁谤的话、批评的话,只要让神去听;人毁谤的话多到一个地步的时候,神就要动了。但如果你向谁表白,谁就是你的审判官;如果你在谁面前求明白,你就倒在谁的面前。所以你不可向人表白,不可向谁求明白。

 

极其谦和】民数记十二章二节说,神听见了毁谤的话;第四节就说,神行动了。而在第三节先插进一句括孤的话说,摩西为人极其谦和,胜过世上的众人。这就是神所立的代表权柄。为什么摩西没有听他们毁谤的话?或许摩西觉得他自己实在是错的,所以他不争执。神不能用强项的人作权柄,神不能设立气势汹汹的人作祂代表的权柄。神在教会中所设立的权柄,乃是温柔的人,乃是气貌不扬的人;神所设立的权柄,并不是有魄力的人,乃是谦和的人,而且不是普通谦和的人,乃是世上最谦和的人,就是像神那样谦和的人。

      作代表权柄的人,绝不能建立自己的权柄。人越建立自己的权柄,越不配作权柄。权柄是出于神的,所以表白也必须是出于神的。我们不盼望踫到硬的人,我们不盼望人误会,以为硬的人、有魄力的人,就是作代表权柄的人。我们盼望人能清楚:乃是像保罗那样气貌不扬的人,才能作权柄。主说,祂的国不属这世界,所以祂的臣仆也就不必为祂争战(约十八36)。神的国不是藉着争战设立的。凡是藉着争战得来的权柄,定规不是神给的。

      请你们记得,摩西是世上最谦和的人,所以他能作代表权柄。我如果叫你们开单列出作代表权柄的条件,我可以说,十个人中有九个以上都会说,作权柄的条件是:要有相当的威仪,有相当的魄力,有相当的样子,有相当的能力,有相当的威风。人的心思总是想,作权柄的该有气魄、有威严、有能力、有主张、会说话等。但这些不是代表权柄,这些乃是代表肉体。在旧约中神所设立的权柄,没有第二个人比摩西更大的,但他也是最谦和的人。当他还在埃及地时,相当的凶,他杀了一个埃及人,责备两个希伯来人。他凭他肉体的手对付人,但那时神不用他作权柄。乃是当他经过神的试炼和对付以后,他成了一个谦和胜过世上众人的人时,才能作权柄。人越不像权柄,就越自觉是权柄;人绒想自己是权柄,就越不是权柄。

 

启示是权柄的凭据】四节说,耶和华忽然对摩西、亚伦、米利暗说,你们三个人都出来到会幕这里。神在这里忽然的说话。忽然就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亚伦和米利暗二人可能多次批评摩西,现在忽然神叫他们三人到会幕来。许多人批评很便当,许多人悖逆权柄很容易,许多人说毁谤话很随便,因为他们是住在自己家里,因为他们是在会幕之外。人在家里批评起来很便当、很随便,但一到会幕前,一切都清楚了。他们三个人都到会幕前,耶和华对亚伦和米利暗说,你们且听我的话(6节上)。他们先是说,神只向摩西说话么?现在神叫他们来听神的话,可见他们从来没有学习听过神的话,他们二人也从不知道什么是耶和华说话。今天耶和华才向他们说话,这是头一次。是的,神现在是向他们说话了,不过并不是启示,而是责备;不是显出神的荣耀,乃是审判他们的行为。神说,你们且听我的话。神的意思就是:以前我没有说,今天暂且说。神还有一个意思就说:你们说了好些日子,说了好几次,今天也让我说一次;你们会说话的人哪,今天姑且听我说话。在此我们看见,多话的人不能听神的话,谦和的人才能听神的话。摩西是谦和的、是不多话的,神叫他这样也行,叫他那样也行;叫他向前去,行,叫他向后退,也行。但亚伦和米利暗二人是刚硬的。

      接着神说,你们中间若有先知(6节中),好像神还不知道他们之中有人是先知,好像神忘了。神说,他们纵然是先知,神顶多也不过是在梦中、在异象中向他们说话(6节下);但祂对摩西说话是面对面的,乃是明说,不用谜语(8)。这是神的表白。神对摩西的话是启示、是光,乃是清楚的。摩西没有自己表白,乃是神来表白。不错,谁奉主的名出去,在神的儿女中间,必有一些权柄。但我不盼望你建立自己的权柄,我不盼望你为自己表白。所示是给摩西的,不是给亚伦和米利暗的。谁能和神面对面说话,谁就是神所设立的权柄。权柄的建立是神拣选的,是神自己的事,人不能插手。权柄的废弃,也不是人的毁谤所能办到的。神能立摩西,也能废摩西,这都是神自己的事,我们没有资格过问。人不能用毁谤的话废了摩西的权柄。人在神面前的估价,不是别人看他如何,也不是自己看自己如何;人在神面前价值的估量,乃是凭着启示,启示就是神的估价和测量。权柄的建立乃在于神的启示上。神也是以启示来估量一个人。什么时候人在神面前被废弃,就没有启示了,神就不能向他说话了。神说,摩西乃是我的仆人,我和他乃是面对面的说话。神肯给启示就行,神不给启示就不行。亚伦和米利暗不服,神要问说,你们有多少启示?我的启示乃是在摩西身上。

      你要学习作权柄,就要看你在神面前到底怎样。你们出去时的路,不在于亚伦、米利暗给你们的测量,乃在于神如何测量你。神若肯给启示,你如果得着神的明语,你在神面前与神有面对面的交通,就无人能废弃你。若是上面不通了,天不开了,地上的道路再亨通,也没有用。如果天开起来了,就是神的印证,就是神儿女的证明,也是神儿子名分的证明。主一受浸,天就开了(太三16)。受浸就是死。当祂被钉在十字架上,进入死地,被摆在坟墓里,黑暗到极点,痛苦到极点,通路都绝了的时候,就是天开的时候。启示乃是你作权柄的凭据。所以你要学习不为自己争执、不为自己说话。不要像亚伦、米利暗之流,争执权柄。你到山下去,如果争执权柄,你就完全是属肉体的,是黑暗的,也证明你在山上并没有看见什么。

 

神的仆人】到了七节,神就说,(摩西)是在我全家尽忠的。这节在新约希伯来书里引过。希伯来书给我们看见,摩西是预表神的儿子基督,他在以色列全家是尽忠的(2)。神好像是暗示亚伦和米利暗说,摩西娶古实女子,这或者是没有在你们家尽忠;但摩西服事我的百姓,在我的全家尽忠。摩西的妻子在你们家里,也许不是好的弟媳妇,所以你们毁谤摩西;但他乃是我的仆人。你们毁谤我的仆人摩西,怎么不惧怕呢?

      神称摩西是我的仆人。我作神的仆人,意思就是表明:我乃是神的,我是神的产业,我是卖给神的。所以我如果失掉了,那是神的损失,不是我损失。有奴仆的人失了奴仆,就是丢了财产。摩西是神的仆人,就是神的财产。因此有人毁谤神的仆人时,神必出来说话。我们不需要为自己剖白,我们不需要自己建立权柄。这是神的事。因为我是神的仆人,当我被毁谤时,神自然会出来;若是神不出来,我自己出来有什么用?何必建立自己的权柄呢?神若设立我作权柄,我就不该自己建立,只让启示来证明。如果别人也有启示,也有供应,就证明神没有给你证明。但你若是神所设立的,神就要封闭别人,来给你证明。如果你是代表的权柄,人和你出事情,就是和你所代表的神出事情。若他是有生命的人,他们会看见封闭的天;这样,他们就要向你低头,承认你是权柄。

      我盼望没有人站起来说,我是权柄。你要让时间、启示在你身上作证明。启示就是证明。今天你如果说,你是神拣选的,你有启示,有权柄;如果人反对、不服,他到神面前,如果能得着启示,神并没有在你后面给你证明,那你出来为自己说话就没有用。你如果在神的全家尽忠,把一切都摆在神的家中,这时神把别人封闭,这就是神立你作祂的权柄。所以权柄在乎神,不在乎你自己。今天最大的难处,就是人的自己。你如果认识什么是神的权柄,认识神的路,有一件事你要注意,就是我多次说过的,人与你出事,就是与神出事,因为你乃是神的产业。人一踫你,神就封闭他们的天;那时他们就要回头,他们要悔改,承认你是神的权柄。所以你自己不必建立权柄,一切只看神是否给你证明。神把人封闭了,就是神立你为权柄。

 

没有个人的感觉】在八节末了神说,你们毁谤我的仆人摩西,为何不惧怕呢?在神看,有些事是可怕的。神是神,说到爱,祂领会;说到光,祂认识;说到荣耀,祂懂得;说到圣洁,祂明白。难道神也知道惧怕么?在这里神乃是替亚伦和米利暗惧怕。神对地们说,你们毁谤我的仆人摩西,为何不惧怕呢?神本来无所惧怕;祂乃是告诉他们,这是可怕的事。神看这事是可怕的;他们如果不是在黑暗里,如果不是无知的,如果不是没感觉的,他们里面就该惧怕。到此神就不再说话;祂还未行审判,但祂发怒而去(9)

      神是如此花力量维持祂的权柄;我郑重的再说一次:神是维持祂自己的权柄,并不是维持摩西的权柄。我们可以恭敬的说,神的仆人如果有错,乃是神的事。神在这里不是说,你们毁谤摩西;乃是说,你们毁谤我的仆人摩西。这里刚巧神的仆人的名字是摩西;若是别人,就还是神的仆人,再加上别的名字。所以神是维持祂自己的权柄,不是维持摩西的权柄。神不让任何人使祂自己的权柄受亏损。人一悖逆祂的权柄,祂就会发怒而去。

      神一离去,云彩就从会幕上挪开了(10)。云彩预表神的同在;云彩挪去,就是神的同在挪去了。本来云彩移动时,就是神行动了,会幕也就要跟着起行;不料在这个时候,米利暗却长了大痳疯。本来云彩动,以色列人就要起行;但今天不能起行,因为有背叛的事发生。亚伦看见这事,就害怕了,因为他也有分于这背叛;不过因为米利暗在这事上是领头的,所以是她长大痲疯。

      本来摩西一直不说话。会幕不启示,摩西就不说话,他是学过功课的。他虽然有口才,但他一直不响;直到亚伦求他赦免,他才开口。凡自己的心、自己的口不受约束的,就不能作权柄。有神权柄的人,必有神的权柄在心和口上。当亚伦要求摩西时,摩西就为他们哀求耶和华。在此之前,摩西一直好像旁观的人;他自己一点怨言都没有,他没有责备,也没有批评。亚伦求他,他就祷告神。这就是十字架。在这里我们看见,他是没有个人感觉的人。他看见米利暗长大痲疯,亚伦因害怕而哀求他,他就即刻向神哀求。他没有用冷淡的态度说,好吧,看在你的情面上,我就试试看,替你们向神开口讲情。不。摩西乃是即刻哀求神;他一点也没有自己的意见。他自己没有意思要审判、要刑罚,当神的目的达到时,他很快的就赦免了。权柄乃是为着执行神的命令,不是为着高抬自己;代表权柄是要叫神的儿女感觉到神自己,而不是要让神的儿女感觉到他们自己。你是要叫人服在神的权柄之下,不是叫人服在你自己的权柄底下,所以你自己被拒绝是小事。在十三节,摩西祷告说,神阿,求你医治她。这个人实在是配作权柄的,因为他没有个人的感觉。求神使我们脱离个人的感觉。人一有自己的感觉,你就看见,神的事情就要受亏损,神就不得自由了。

      到这个时候,摩西不但不幸灾乐祸,反而倒过来求神怜悯,医治米利暗。若是摩西不蒙怜悯,若是摩西不认识神的恩典,首先他必向亚伦说,你们既然说,神也向你们说话,那你们自己去求神吧!第二,他或者向神说,你若不替我报复,我就辞职了。在这里好像是神给摩西报复的机会,这机会不是自己求来的,乃是自然来的。摩西可以说,如果神不对付,我不能作什么;神既然作了,我可以利用这机会来表白。但他没有利用机会表白或报复。他可以对神说,我的哥哥姐姐批评我,神如果不为我作什么,我就要辞职。在凡人很可以利用神的表白,来为自己伸冤报复。但摩西没有表白,没有报复,也没有利用神的表白。他是没有自己的感觉,不活在自己里面的人。在他眼中,好像这件事无所谓。我们看见,摩西的血气是完全受了对付。他不但不报复,反而求神医治米利暗。这正如基督在十字架上,求神赦免害祂的人一样(路廿三34)。有人以为出来作神代表权柄是容易的事,然而,作神代表的权柄不是容易的事,你非把自己完全倒空不可。

      所以,摩西真像神的儿子,他能是神代表的权柄,因为他真能代表神。祂不被血气摸着,他对自己不保护、不表白,对攻击他的人也不报复。因此,神的权柄透过他,一点没有受到遮蔽。在这里我们可以说,这真是遇见神权柄的人。他是完全不被肉体、血气、自己摸着的人,所以他配作神代表的权柄。―― 倪柝声《如何作神代表的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