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作代表权柄的根据──复活

 

读经:民数记十七章,从略。

 

      民数记十七章所记的这件事,目的乃是为着对付以色列人的背叛。在前一章有一次从未有过的背叛,这一章是为着止息那个背叛,使人脱离背叛,不再死亡。神怎么作呢?神自己来证明祂所设立的权柄是出乎神的,为要叫以色列人看见神设立权柄有什么理由和根据。这个根据,乃是每一个被神设立作权柄的人所不可少的。一个人缺了这个根据,便不能作代表的权柄。

 

神以复活作为权柄的根据】神吩咐十二个首领按着支派,共取十二根杖,存在会幕内法柜前。神说,凡神所拣选的人,他的杖必发芽。杖是一根木头,是一根树枝,上下都砍断了,上离叶,下离根。曾有一次它是活的,现在是死了;原来能从树上得汁液,能开花结果,现在是死了。十二根杖都没有叶子、没有根,都是死枯的。神说,若有那一根能发芽,那一根就是神所拣选的。在这里,就说明复活乃是神拣选的根据;复活乃是权柄的根据。

      十六章说到人背叛神的代表权柄,人反对神所设立的权柄。十七章说到神证实祂所设立的权柄。神证实祂设立人作权柄的根据乃是复活,祂用此来止息人的怨言。人本来没有权柄向神问理由,神在这里乃是降卑祂自己,来告诉人祂设立权柄的理由和根据。神说,祂设立权柄的根据就是复活,为要叫以色列人无可非议。

      亚伦和以色列人,同样是属乎亚当的,属乎血气的。在天然上、在天性上都是可怒之子,没有分别。十二根杖都是一样的,同样是没有叶、没有根的杖,同样是死的,是没有生命的。这给我们看见,事奉的根据,乃是在我们的天然之外的。乃是神另给我们复活的生命,我们才能有权柄。权柄不在于人如何,乃在于他身上有复活。亚伦和其它人本来没有任何分别;他与别人有分别,乃在于神肯挑选他,肯把复活的生命赐给他。所以权柄的根据乃是复活。

 

枯杖发芽使人谦卑】这十二根杖在法柜里过了一夜,神使亚伦的杖发了芽,生了花苞,结了熟杏。这里有一根枯死的杖,而神将生命能力放在其中。摩西把所有的杖,从神面前拿出来给以色列人看。亚伦的杖发了芽有什么意义呢?发芽的杖首先乃是叫杖的主人谦卑,其次也叫别的杖的主人没话说。如果我们拿一根已经干掉的杖,像亚伦所拿的一样,是死的,一点发芽的盼望也没有;(英文里杖(rod)与枝(branch)不同,杖(rod)乃是死干者;)但第二天,竟然看见我们的枯杖已经发了芽,且开了花,还结出了果子。我们该有怎样的反应呢?我们该流泪向神说,这是你的事,不是我的事,是你的荣耀,不是我的荣耀。我们这人在神面前自然就谦卑了。这真是如保罗所说的,宝贝放在瓦器里,显明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林后四7)。所以只有愚昧的人才会骄傲。但蒙恩的人必俯伏在神面前说,这是神的事,我一点没有可骄傲的;这是在于神的怜悯,不在于人的定意或奔跑。我没有一点不是领受的;我所有的,全是因着神的拣选。

      这里让我们看见,权柄的根据不在人身上,和人自己根本无关,从那时起,当亚伦再用权柄来事奉神的时候,他会向神说,我的杖和他们的杖是一样的死。我能事奉,他们不能事奉,我有属灵的权柄,他们没有,这不是因为我的杖有什么不同。我的枚和他们的杖都是枯的,都算不得数,都不是问题,都不是理由。唯一的理由,乃是因为神的怜悯,因为神的挑选。从那时起,他不是靠杖来事奉,乃是靠发芽来事奉。

 

职事的标记是复活】杖乃是指人的地位,而发芽是指复活的生命。论到地位,十二支派的那十二个人都有首领的地位;亚伦只代表利未支派,与其它人代表其它支派无异。亚伦不能根据他的地位事奉神,因他的地位和其它人的地位一样,这就是其它支派表示异议的。神怎样作呢?神要他们把十二根杖放在至圣所内见证的柜前面,放一个晚上。谁是神所拣选的,他的杖必发芽,这就是死而复活。死而复活才是神所承认的,神只承认那些经过死而进入复活的人,作为事奉祂的仆人。所以职事的标记乃是复活。人不能凭他自己的地位来事奉神,必须靠神的拣选。神叫亚伦的杖发芽、开花、结果子以后,其它支派的人有目共睹,就无话可说了。

      所以权柄不是争来的,乃是神设立的;不是靠你的首领地位,只根据你是否在死而复活里面。我们并不是与别人有什么不同,才作属灵的权柄。一切都在于恩典,在于拣选,并在于复活。人要落到何等黑暗和瞎眼中,才敢骄傲!凭我们自己,杖放在那里一辈子也不会发芽。今天的难处就是,竟然难得有人俯伏着承认说,我与任何人都是一样的。

 

愚眛人才会骄傲】当主耶稣骑着驴驹进耶路撒冷时,众人都喊着:和散那,奉主名来的,是应当称颂的(可十一8~10)。驴驹听到人喊和散那,又看见人砍下树枝铺在地上让牠走过,或者转过头来向主说,这是向你喊,还是向我喊?也许又对牠母亲说,我到底比你好。驴驹根本不认识骑在牠身上的是谁。许多神的仆人,也许常是这样的愚昧。不是那驴驹和别的驴不一样,乃是牠身上的主不一样;不是那驴驹被称赞,乃是牠背上的主被称赞。人呼喊和散那,不是对你呼喊的,地上铺的东西也不是为你铺的。所以愚昧人才说,我比别人好。

      亚伦看见他的杖发了芽,岂不是头一个感到希奇,而流泪的伏地敬拜说,如何我的杖会发芽呢?我的杖岂不是与别人的相同么?为何给我这么大的荣耀和能力呢?若是凭我自己,我的杖永远不会发芽。从肉身生的,永远是肉身;神的众百姓如何,亚伦也如何。经过这事,别人可以胡涂,亚伦不可以胡涂;他应该知道他一切属灵的权柄都是神给的。今天我们也该知道,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骄傲。我今天能蒙怜悯,乃是神愿意的。我们本不能承担这职事,所能承担的乃是出于神(林后三5)。人若是活在神面前而不谦卑,乃是希奇的事。那驴驹需要有多少的自信、多少的愚昧,才说那一天的称赞是为着牠的。有一天牠要看见那是何等的可耻。我们纵然要得荣耀,也是将来的,不是现在的。

      年轻的弟兄姊妹要学谦卑,你们要知道,你们能走前面的路,一点都不在于你自己。你不要以为在属灵的事上稍微学了一点,就觉得自己与别人不同了。一切都是神的恩典,都是神给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办不到的。亚伦知道杖发芽,乃是神使之发芽,是超越天然能力的。神藉此对以色列民说话,也对亚伦说话。从那天起,亚伦认识了:一切的事奉乃是根据于发芽,不是出于自己。今天我们在神面前事奉,也应该知道,事奉在于复活;而复活在于神,不在于我们。

 

何谓复活】现在我们要问,何谓复活呢?复活乃是说,一切不是出乎天然的,不是出乎自己的,不是凭自己所能的;复活是我来不及的,复活是我办不到的。任何一根杖可以刻上花,涂上颜色,但发芽是我办不到的事。全世界的手杖,没听说有任何一枝用了几十年,还会发芽的;而亚伦的杖竟然发芽开花了,这是神作的。全世界上的妇人,也没听说有任何一个经期已经绝了,还能生产的;而撒拉竟然生了以撒,这也是神作的。所以撒拉乃是代表复活。复活是什么呢?复活是乃凭自己不能,凭神能;凭自己不是,凭神是。复活就是说,不管自己如何,只根据出乎神的。不管你是否比别人聪明,是否比别人口才好,你若有一点的属灵,那个根据定规不是你自己,乃是因为神在你身上作了事。如果亚伦愚昧到一个地步,对别人说,我的杖与你们的杖是不同的,我的杖是特别的光、特别的亮、特别的直,所以能发芽。这该是何等愚昧可笑的话。我们若有一分钟想自己和别人不一样,那是最愚昧的事。纵然你身上有丝毫的不同,也是主作的。复活就是指明一切出于神的。

      以撒这名字的意思是笑。为什么亚伯拉罕给他儿子起名叫笑?这有两个原因。第一,因为神应许亚伯拉罕,撒拉要生一个儿子;撒拉听见,就先笑了。撒拉是该笑的。她看自己就好笑,因为她认为自己经期已绝,胎已断了,那里能生孩子呢?她认为不可能了,所以神说,她要生一个小孩,她就笑了。第二,隔了一年,撒拉果然生了一个儿子,这次真值得欢笑了。所以神才吩咐给孩子起名叫以撒(创十八10-15──以撒意即笑的意思)。第一次是笑自己不行,第二次是笑居然行。人如果没有第一次的笑,就没有第二次的笑。人如果没有第一次自己感觉不行,就没有第二次的行。撒拉认识自己,她对自己的认识有把握,她知道自己不行。但当她一看神所作的那一方面,她就可以欢笑了。所以什么是复活?复活就是凭自己所没有的,神给你了,这就是复活。圣经一直向我们见证,人是不行的,但许多人还一直以为自己行。盼望从今天起,我们都学习低下头来说,我实实在在看透自己是不行的。在事奉的事上,若有人实实在在的笑自己说,我不行。这样他自己也应该再笑说,不是我行,我实在看透了自己;乃是主行。我们若有一点权柄的彰显,也应当向主说,这是你作的,不是我的事。复活就是说,我不行,一切乃是神作的。

 

复活是事奉的永远原则】一切事奉的原则,乃在于发芽的杖。神把其它的十一根杖都发还,只把亚伦那根发芽的杖留在约柜里,作永远的记念。这个意思就是说,复活乃是事奉神的永远原则。事奉神的人,乃是一个死了的人再复活了。神一直向自己并向祂的子民见证,事奉神的权柄,乃是根据复活,不是根据人自己。事奉神的事非经过死而复活,就不能摆在神面前蒙悦纳。复活就是神,不是我们;复活就是神能,我不能;复活就是神作的,不是我作的。凡自己以为不错的,凡对自己有错误估价的,这人永远不知道复活是什么。任何人绝不能对自己有丝毫的误会,以为自己能。如果有人一直自以为了不得,以为自己行,以为自己有用,这就是不认识复活的人。你也许认识复活的道理、复活的理由、复活的结果,但你不认识复活。所有认识复活的人,都是对自己绝望的人;所有认识复活的人,都是知道自己不能的人。天然的力量还存在时,复活的能力就无法彰显。撒拉自己会生时,以撒就不能生。凡是你能的,乃是天然的;你不能的,才是复活的。

      今天神所能的,不是创造,乃是复活。神最大的能力,还不是彰显在创造上,乃是彰显在复活上。神的能力彰显在创造时,前面不需要死;但神的能力彰显在复活时,前面就需要死。凡是创造的,前面没有已过的东西;凡是复活的,前面有东西。所以今天人凭自己原有的能活,就没有复活。人凭自己原来的能,就不是复活;人凭自己原有的是,就不是复活;人凭自己原有的有,也不是复活。我们必须承认自己一点不能、一点不是、一点没有,像死狗一样;这时,我们身上还能活的,就是复活。创造不需要你认识死,复活则必须你自己倒下去,什么也不能的向神说,没有什么是我能的,没有什么是我有的,没有什么是我是的;我就是这样的人。如果有什么我能给的,其实乃是你给的;如果有什么我能作的,实在乃是你作的。当你这样倒下去的时候,一切你所有的,就是神作在你里面的。从今以后,你就不再误会;你确知凡是死的,全是你的,凡是活的,全是神的。我们必须与主分清楚:一切的死亡乃是我的,一切的生命乃是主的。主不会误会,但我们常会误会。人必须到了尽头,对自己的一无所有才不会误会。撒拉生以撒时,她不会误会以为是自己的能力生的。驴驹子也不会误会说,人喊和散那是向牠喊的。神要带领我们到一个地步,使我们永远和神没有误会。

      一切作权柄的人,都应如此,都该没有误会。作权柄的人必须不误会:权柄是出乎神,不出乎我们,我们不过是看守权柄的人。看见这个的人,才是作代表权柄的人。所以弟兄姊妹,你们出去的时候,我不盼望有一个人是愚昧到一个地步,以为自己有权柄,你什么时候得罪了复活的原则,什么时候就没有权柄。你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权柄拿出来,什么时候就没有权柄。因为枯杖只能拿出死亡来。但什么时候你身上有复活,什么时候就有权柄,因为权柄是在复活里面,不是在天然里面。我们所有的乃是天然的,所以权柄不在你身上,乃在主身上。

 

宝贝与瓦器】保罗在哥林多后书四章七节所说的,与此处是相合的。我常想,保罗在这里画了一幅好图画。保罗把自己比作瓦器,就是土器,乃是土拧成的;他把里面复活的能力比作宝贝。这也就如同是香膏放在玉瓶里。他相当认识自己不过是土器,但是在他里面的宝贝乃是一个莫大的能力。这两者是大不相同的。保罗说,这复活的能力是宝贝,同时也是莫大的能力。这真是诚实人的话:莫大就是莫大。底下他就说,凭自己乃是四面受敌,凭宝贝就不被困住;凭自己乃是心里作难,凭宝贝却不至失望;凭自己是遭逼迫,凭宝贝却不被丢弃;凭自己是打倒了,凭宝贝却不至死亡。一面,就自己而言,是四面受敌;另一面,就宝贝而言,乃是不被困住。这一边是死,那一边是生命;这一边是常常被交于死地,那一边是产生生命;死在这一边发动,生却在那一边显明。哥林多后书四、五两章乃是保罗职事的中心,这里只有死与复活的原则。在我们自己身上都是死,在主身上都是复活。

 

有复活才有权柄】我们身上若有权柄,乃是神的,不是我的,在此我们不可误会。我们个个人都该认准,所有的权柄都是出于主的。你在地上只是维持主的权柄,不是维持自己的权柄;权柄不是你自己的。何时我们靠主,何时就看见权柄;何时我们一有天然,就立刻和任何其它人一样,没有丝毫的权柄。一切出于复活的才有权柄,权柄是在复活的上面,不是在你自己身上。不是任何的杖都摆在神面前,乃是复活的杖才摆在神面前。并且,复活在发芽的枝上,不是随便的,乃是完全的复活;不只是一点复活生命的彰显即了,乃是发了芽、开了花、结了果,这乃是成熟的复活生命。只有成熟的复活生命,才能作神代表的权柄。你身上复活的生命越彰显,你的权柄就越大。―― 倪柝声《如何作神代表的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