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作代表权柄的人必是服权柄的人

 

读经:

扫罗追赶非利士人回来,有人告诉他说,大在隐基底的旷野。扫罗就从以色列中挑选三千精兵,卒领他们往野羊的盘石去,寻索大和跟随他的人。到了路旁的羊圈,在那里有洞;扫罗进去大解。大和跟随他的人正藏在洞里的深处。跟随的人对大说,耶和华曾应许你说,我要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你可以任意待他;如今时候到了;大就起来,悄悄的割下扫罗外袍的衣襟。随后大心中自责,因为割下扫罗的衣襟;对跟随他的人说,我的主乃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他,因他是耶和华的受膏者。(撒上廿四1~6)

于是大和亚比筛夜间到了百姓那里,见扫罗睡在辎重营里,他的枪在头旁,插在地上;押尼珥和百姓睡在他周围。亚比筛对大说,现在神将你的仇敌交在你手里;求你容我拿枪将他刺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大对亚比筛说,不可害死他;有谁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而无罪呢?大又说,我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他或被耶和华击打,或是死期到了,或是出战阵亡,我在耶和华面前,万不敢伸手害耶和华的受膏者;现在你可以将他头旁的枪和水瓶拿来,我们就走。大从扫罗的头旁,拿了枪和水瓶;二人就走了,没有人看见,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醒起,都睡着了;因为耶和华使他们沉沉的睡了。(撒上廿六7~12)

大问报信的少年人说,你怎么知道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死了呢?报信的少年人说,我偶然到基利波山,看见扫罗伏在自己枪上,有战车、马兵,紧紧的追他。他回头看见我,就呼叫我,我说,我在这里;他问我说,你是什么人?我说,我是亚玛力人;他说,请你来将我杀死,因为痛苦抓住我,我的生命尚存。我准知他仆倒必不能活,就去将他杀死,把他头上的冠冕,臂上的镯子,拿到我主这里。大就撕裂衣服,跟随他的人也是如此。而且悲哀、哭号、禁食到晚上,是因扫罗和他儿子约拿单,并耶和华的民以色列家的人,倒在刀下。大问报信的少年人说,你是那里的人?他说,我是亚玛力客人的儿子。大说,你伸手杀害耶和华的受膏者,怎么不畏惧呢?大叫了一个少年人来,说,你去杀他吧。(撒下一5~15)

此后,大问耶和华说,我上犹大的一个城去可以么?耶和华说,可以!大说,我上那一个城去呢?耶和华说,上希伯仑去。(撒下二1)

一日,比录人临门的两个儿子利甲和巴拿出去,约在午热的时候,到了伊施波设的家,伊施波设正睡午觉。他们进了房子,假作要取麦子,就刺透伊施波设的肚腹,逃跑了。他们进房子的时候,伊施波设正在卧房里躺在床上,他们将他杀死,割了他的首级,拿着首级在亚拉巴走了一夜;将伊施波设的首级拿到希伯仑见大王,说,王的仇敌扫罗,曾寻索王的性命,看哪,这是他儿子伊施波设的首级,耶和华今日为我主我王,在扫罗和他后裔的身上报了仇。大对比录人临门的儿子利甲和他兄弟巴拿说,我指着救我性命脱离一切苦难、永生的耶和华起誓,从前有人报告我说,扫罗死了,他自以为报好消息;我就拿住他,将他杀在洗革拉,这就作了他报消息的赏赐;何况恶人将义人杀在他的床上,我岂不向你们讨流他血的罪,从世上除灭你们呢?于是大吩咐少年人将他们杀了,砍断他们的手脚,挂在希伯仑的池旁;却将伊施波设的首级,葬在希伯仑押庀珥的坟墓里。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希伯仑见大,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从前扫罗作我们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于是以色列的长老都来到希伯仑见大王,大在希伯仑耶和华面前与他们立约,他们就膏大作以色列的王。(撒下四5至五3)

耶和华的约柜进了大街城的时候,扫罗的女儿米甲,从窗户里观看,见大王在耶和华面前踊跃跳舞,心里就轻视他。众人将耶和华的约柜请进去,安放在所预备的地方,就是在大所搭的帐幕里;大在耶和华面前,献燔祭和平安祭。大献完了燔祭和平安祭,就奉万军之耶和华的名给民祝福;并且分给以色列众人,无论男女,每人一个饼、一块肉、一个葡萄饼;众人就各回各家去了。大回家要给眷属祝福。扫罗的女儿米甲,出来迎接他,说,以色列王今日在臣仆的婢女眼前露体,如同一个轻贱人无耻露体一样,有好大的荣耀阿!大对米甲说,这是在耶和华面前;耶和华已拣选我,废了你父和你父的全家,立我作耶和华民以色列的君,所以我必在耶和华面前跳舞。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为轻贱;你所说的那些婢女,她们倒要尊敬我。扫罗的女儿米甲,直到死日,没有生养儿女。(撒下六16~23)

于是大王进去,坐在耶和华面前,说,主耶和华阿,我是谁?我家算什么?你竟使我到这地步呢?(撒下七18)

王对迦特人以太说,你是外邦逃来的人;为什么与我们同去呢?你可以回去,与新王同住,或者回你本地去吧。你来的日子不多,我今日怎好叫你与我们一同飘流,没有一定的住处呢?你不如带你的弟兄回去吧!愿耶和华用慈爱诚实待你。撒督和抬神约柜的利未人,也一同来了,将神的约柜放下。亚比亚他上来,等着众民从城里出来过去。王对撒督说,你将神的约柜抬回城去;我若在耶和华眼前蒙恩,祂必使我回来,再见约柜和祂的居所。倘若祂说,我不喜悦你;看哪,我在这里,愿祂凭自己的意旨待我。(撒下十五19~2024~26)

大王到了巴户琳,见有一个人出来,是扫罗族基拉的儿子,名叫示每,他一面走,一面咒;又拿石头砍大王和王的臣仆;众民和勇士都在王的左右。示每咒说,你这流人血的坏人哪!去吧去吧。你流扫罗全家的血,接续他作王;耶和华把这罪归在你身上,将这国交给你儿子押沙龙。现在你自取其祸,因为你是流人血的人。洗鲁雅的儿子亚比筛对王说,这死狗岂可咒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过去,割下他的头来。王说,洗鲁雅的儿子,我与你们有何关涉呢?他咒,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说,你要咒大。如此,谁敢说你为什么这样行呢?大又对亚比筛和众臣仆说,我亲生的儿子,尚且寻索我的性命,何况这便雅悯人呢?由他咒吧!因为这是耶和华吩咐他的。或者耶和华见我遭难,为我今日被这人咒,就施恩与我。于是大和跟随他的人往前行走;示每在大对面山坡,一面行走,一面咒,又拿石头砍他,拿土扬他。王和跟随他的众人,疲疲乏乏的到了一个地方,就在那里歇息歇息。(撒下十六5~14)

以色列众支派的人纷纷议论,说,王曾救我们脱离仇敌的手,又救我们脱离非利士人的手;现在他躲避押沙龙逃走了。我们膏押沙龙治理我们,他已经阵亡。现在为什么不出一言请王回来呢?大王差人去见祭司撒督和亚比亚他,说,你们当向犹大长老说,以色列众人已经有话请王回宫;你们为什么落在他们后头呢?你们是我的弟兄,是我的骨肉,为什么在人后头请王回来呢?也要对亚玛撒说,你不是我的骨肉么?我若不立你替约押常作元帅,愿神重重的降罚与我。如此就挽回犹大众人的心,如同一人的心。他们便打发人去见王,说,请王和王的一切臣仆回来。王就回来,到了约但河。犹太人来到吉甲,要去迎接王,请他过约但河。(撒下十九9~15)

      在旧约中大乃是第二个被神设立的王,在大之前有扫罗,也是被神所设立的王。大是神现在所要建立的权柄,是神现在的受膏者。扫罗是被神废弃的权柄,是过去的受膏者,神的灵已经离开了他,但是扫罗还在位。大已经被立为王,而扫罗还不下来,大怎么办呢?从这里我们可以看见,大如何顺服权柄,而不建立自己的权柄。大是合神心意的人,他能作代表的权柄,因为他是真正服权柄的人。

 

等候神来建立权柄】撒母耳记上二十四章说到在隐基底发生的事。扫罗追杀大,大进一个洞去躲藏,后来扫罗也进那个洞去大解。大藏在洞的深处,他把扫罗的衣襟割下一块拿走,他便心中自责(4~5)。他的良心非常嫩,非常敏锐。二十六章说到大又有机会杀扫罗,但这次他只把扫罗的水瓶和枪拿走了(12)。大割了扫罗的衣襟,拿走扫罗的身外之物,如此本来可以给扫罗作一个凭据,好向他说响亮的话(17~20);但这是律师的作法,不是基督徒的作法。律师是只讲理由,只讲凭据的。但基督徒只讲感觉,不讲理由;只讲事实,不讲凭据。大有基督徒的感觉,所以他割了扫罗的衣襟就自责。我们是在神面前讲事实的人,不是讲政治的人,所以不能注重手续。在上海、在福州我都看见有弟兄重手续、重凭据。但在这里有一个人,他割掉扫罗的衣襟,就以为错。基督徒乃是讲里面的感觉,不是讲凭据的;世人是讲凭据的。割衣襟,拿走水瓶和枪,话虽然能够说得响,但心中却受责备。大是能顺服权柄的人,他从没有破坏扫罗的权柄,他等候神来建立他的权柄。大能等,他不帮神的忙叫扫罗早点死。一个作神权柄的人,必须学习不建立自己的权柄;反而必须建立在他之上的权柄。

 

不仅有神的拣选,还得有教会的拣选】撒母耳记下一章说,有一个人来报告大说,是他把扫罗杀了,以为可以得赏,结果大反把那人杀了。那人的错乃是,他干犯了神的权柄(10~15)。对大来说,这虽然不是干犯他自己,但干犯扫罗的权柄也错了。无论干犯什么权柄,他都加以审判。

      扫罗死后,大问神:我上何城去?当时扫罗已经死了,王宫是在基比亚。全以色列国谁不认识大?大一看见扫罗死了,就应该立刻带战士去京城;就是按人情来说,也是应该带着他的军兵快快到基比亚去。这机会稍纵即逝,怎可失去?而就是按常识说,也应该去基比亚。顺服至此可以了,谁不认识大是战士?但大作事很特别,他要求问神;结果神却叫他到希伯仑去(1);希伯仑是一座小城,是不关紧要的。但这时从犹大就有人来,膏他作犹大家的王。这给我们看见,大不是自己抓权,乃是让神的子民来膏他(4)。撒母耳膏他,是神拣选他;犹太人膏他,是神的子民拣选他(预表教会的拣选)。大不能反对或拒绝犹太人膏他,他不能说,我既有神的膏,何必还要你们来膏我呢?有神的膏是一件事,有神子民的膏乃是另一件事。代表的权柄,不仅要有神的拣选,还得有教会的拣选。所以无论何人,不能自己把权柄强压在别人身上,必须让神的儿女来拣选。

      大没有上基比亚,乃是在希伯仑等候神的子民来;并且在希伯仑一直等了七年六个月。七年半并不是一段短时间,但大不急。我没有见过一个充满了自己,要自己得荣耀的人,是神所拣选作权柄的人。神膏大不只作犹大家的王,也作以色列全国的王。但神的子民还没有接受,他就不出来。现在只有犹大家膏他,他就先作犹大家的王。他不急,他能等。

      七年半之后,以色列众支派来到希伯仑,对大说,我们原是你的骨肉。从前扫罗作我们王的时候,率领以色列人出入的是你;耶和华也曾应许你说,你必牧养我的民以色列,作以色列的君(1~2)。犹太人在希伯仑接受他作主,七年六个月之后,以色列众支派的长老才来膏他作王。然后他又在耶路撒冷作王三十三年。在大身上我们看见,权柄不是自己立的,不是要压服人;而是神设立的,也是人来膏的。作权柄的人不是立自己为王,作权柄的人也不只是神立地为王;乃是神拣选,再加上神的百姓承认。大是真正的王。所以新约说到大,就冠上王的称呼(太一6)。但所罗门就没有被冠上王的称呼。大为王,乃是新约特别承认的。因为他不凭自己,他有神的膏,并且等神子民的膏,就是教会的膏。

      我们不仅应有主的膏油,更应有教会的膏油,才能作神儿女的权柄。大从三十岁等到三十七岁,他没有疑惑说,以色列人若不来膏我,怎么办?大就是如此服在神手下。凡认识神的人都能等,认识神的人不必用自己的小指头动一下来帮助自己。你的光景若是对的,不只主承认你作祂的代表,教会也承认你是神的代表。盼望你们不仅得着神的膏抹,也得着教会的膏抹。你们绝不可用肉体来挣扎,动自己的指头。肉体在这里没有地位。没有一个人能站起来说,我是神所立的权柄,你们非服我不可。我们必须学习在主面前先有属灵的职事,等神的时候到了,才可到神儿女中间去事奉。

 

越会作权柄的,越能维持权柄】大为什么在希伯仑等候七年半呢?乃是因为扫罗死后,还有他的儿子伊施波设在玛哈念接着为王(撒下二8~9)。后来伊施波设被利甲、巴拿所杀,他们拿着他的首级到希伯仑见大,以为是报好消息给大;那知大却把他们杀了(5~12)。大在此是审判背叛权柄的人。这又给我们看见,一个越会作权柄的人,他越能维持权柄。我们不能因建立自己的权柄,而让别人的权柄受损。人不寻求权柄,神就越给他权柄。人一背叛权柄,不管是不是背叛你的权柄,都该审判他。大这样作,就蒙神子民的喜悦,所以撒母耳记下五章说,十一个支派的人,就因此派代表来找大。一个认识神权柄的人,就顺服权柄,并且配作权柄。你不该因人干犯自己的权柄,而去对付他;你必须等候神的儿女来膏你作权柄。在神的儿女还没有膏你之前,你如果有任何的不平、埋怨等,就错了。

 

在神面前没有权柄】撒母耳记下六章说,当大把神的约柜请回大城的时候,大在约柜前极力的跳舞;当时大已经作了全以色列国的王。扫罗的女儿米甲看见了,就心里轻视他(14~16)。米甲所看见的是:大既是王,就应在以色列人面前分别为圣;这固然没有错,作王应当不随便。但大所看见的也没有错,他所看见的是:我在神面前是没有权柄的;我是卑微的,是轻贱的。米甲的错就是她父亲的错。扫罗在以色列人面前把上好的牛羊留下来,违背了神的命令,为神所弃;他还要保住面子,请求撒母耳在以色列民面前抬举他(参撒上十五1~30)。米甲所认识的路和大所认识的路不同。神悦纳大,而审判了米甲;因此米甲就断了后裔(撒下六23)。这意思是说,神叫这样的人断了接续,这样的人,神不要让他继续下去。

      大到神面前时,他觉得自己与别人一样卑贱,不该自以为高。代表权柄的人,在神面前是和神的众百姓一样低贱,一样卑微。他不该自高,也不该自己维持在人中间的权柄。大在宝座上是作王,但在神的约柜前乃与以色列民一样,都是子民,都是一样。米甲是要维持她的路,以为大在神面前也要为王。所以她看不惯,对大说,有好大的荣耀阿(20)!但神接受了大的路,而审判了米甲的路。摩西到神面前去,与以色列民一样,大到神面前去,也与以色列民一样。我们在教会中或者是作权柄,但是到神面前时,乃是与众人完全一样。这是作权柄的根据和秘诀,就是到神面前去时,乃是与所有的弟兄一样。

 

作权柄而没有权柄的感觉】撒母耳记下七章十八节有一句话我特别喜欢:大王进去,坐在耶和华面前。这时圣殿还没有建造,约柜是在帐幕内,大乃是坐在地板上。神与大立约,大在这里有很好的祷告。我们在这里碰着的是一个柔软的灵,有感觉的灵。大在未作王之先,本是一个勇士,没有人能在他面前站立。如今他作了王,国家强盛了,他却能柔软的坐在地上,与约柜同坐;这是一个保持谦卑的人。他能非常简单的祷告,这是一个作代表权柄的人。

      生在王宫中的米甲,乃是那样有威风,像她父亲一样。她不认识人在神面前出去和进来是不同的人。你出去可以有一点权柄,代表神说话或行事;但是你一进到神面前来,就要俯伏在主脚前,知道自己是谁。大实在是神所设立的王,他有从神来的权柄。扫罗不算的话,大是神所立的第一个王。基督不只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也是大的子孙。全部圣经最末了记着的一个王的名字就是大(启廿二16)。但是很希奇,大虽作王,却一点不觉得自己是王;他在神面前知道自己算不得什么。一个人若觉得或以为自己是权柄,他就不配作权柄。要作权柄的人必须学习认识自己。越是作权柄的人,越是没有权柄的感觉。作神代表权柄的人,需有这个有福的愚昧──作权柄而不觉得自己是权柄。

 

权柄不必自己维持】撒母耳记下十五章记载押沙龙造反,那是双重的背叛:一是儿子背叛父亲,二是子民背叛君王。这是大所遭遇最大的背叛,是自己的儿子领头背叛。当时跟随押沙龙的人日渐增多,大王就离开京城逃走。这时他正缺少人来跟随,迦特人以太要来跟随他,但他还能对以太说,你可以回去,与新王同住,或者回你本地去吧(19)。大真是柔细,他的灵真是柔软。他不是说,我是王,所有的人都要跟随我。他对以太说,你可走你的路,我没有意思要拖累许多人。即使你与新王同在,也可以。他正在患难之中,还不愿把人都带走。人在王宫中不易被人认识,乃是在试炼中才显明他到底如何。大在此并没有放肆、大意,何是谦和、顺服。

      大过了汲沦溪,正往旷野去,这时大祭司撒督带着祭司和利未人一同来,愿意抬着约柜跟他走;约柜如果抬走;许多以色列人也要跟着走。撒督和利未人的态度是对的,背叛的事发生,他们必须将约柜抬走。此时大没有说,这样作很好,不可把约柜留给背叛者。大考虑到,约柜若不在耶路撒冷城,恐怕以色列民许多人会不安。大是个爬得高的人,所以他不让约柜跟他走,他宁愿神随意待他。大的态度和摩西一样,乃是绝对的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他们都是爬在背叛者的上面。大说,第一,神若喜悦我,祂必使我回来再见约柜和祂的居所;第二,神若不喜悦我,即使约柜随着我,也是没有用。所以对于大祭司撒督和抬约柜的利未人,大都劝他们回去了(24`26)。这话说是容易,走的时候实在是难。逃出来的不多,耶路撒冷满了背叛的人,如今还把好友打发回去。我们能摸着大的灵真是干净!大在此仍是温柔的伏在神前,如摩西那样。

      到了二十七节,大又对撒督说,你是大祭司,又是先知,请你领着众祭司把约柜抬回去吧。于是第三批人又走了。我们读到这里时,要摸着大的灵。他的灵是:我何必与人争呢?我是不是王,乃是神的事;不必多人跟随我,也不必约柜陪着。他觉得作权柄是神自己的事,不必自己维持权柄。大就赤脚蒙面,哭着上橄榄山(30)。这是谦和柔软的人!这是大被干犯之时的情形,就是不拉住权柄。这就是神所设立的权柄应有的态度。

 

作权柄该受得起顶撞】背叛的灵是有传染性的,到了撒母耳记下十六章就说,在路上又来了示每,他用石头砍大,又咒他,说他是流扫罗全家的血的;大的臣扑也跟着受苦。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冤枉了,因为若有人是不流扫罗家人之血的,就是大一个。示每说,大接续扫罗作王,这是事实。他说,大逃难,这也是对的。但他说大流扫罗家的血,这就是大冤枉。但大没有辩论,没有报复,也没有拒绝。按大当时还有勇士在身旁,还有能力可轻易的杀掉这人。但他不这样作。示每边走边,连跟随的人都受不了了,大还劝他们不要动手杀他,并说,这是因耶和华吩咐他说,你要咒大(5~14)。这真是一个破碎柔软的人。他乃是学习服在比自己更高之上的权柄。大说,是神叫示每咒他的。我们读圣经要摸着这时大的灵。大到这里,是如此孤单狼狈,他至少还可以在示每身上出一口气,为自己伸冤。但大是绝对顺服的人,他绝对服在神面前,接受神所作的一切事。

      弟兄姊妹们,你们要学习认识,神所设立的权柄是受得起顶撞的,是可以被得罪的。若你所得的权柄是不能被得罪的,你就不能作权柄。不要以为神派你作权柄,你就可以随便作权柄;只有学了顺从的人,才配作权柄。十三节说,示每还一直咒大。但大真是一个顺服的人,这样的人才配作权柄。这里有一个人在神面前实在是柔软的人。大和跟随他的人,疲疲乏乏的在一个地方休息。当押沙龙背叛时,大却能有这样的态度;他虽然是旧约的人,但满有新约的恩典。他破碎到一个地步,能够有那样的灵。这真是配作权柄的人。

 

学习服在神大能的手下】到了撒母耳记下十九章,押沙龙兵败被杀之后,以色列民听见大坐在城门口,就各自逃回家去(8)。这时大并不马上耀武扬威的回王宫;因为押沙能也是被膏为王,所以他要等。这时十一个支派就来请他回宫,惟独犹大支派尚未来请,大就差人去挽回犹太人(9-12);因为大乃是犹大支派的,且是被赶出去的,所以他必须等众民来请他回去。大本是神所设立的权柄,但当他受试炼时,总是学习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他不建立自己的权柄。他一直接受环境中的安排,他顺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他自己不急。他自己是大勇士,但他不为自己争战,所有的仗都是为神的子民打的。他从前是神的子民膏他为王,现在要回来作王,也要神的子民来膏他。

      所以每一个被神所用作权柄的人,都得有大的灵。我们不应为自己申辩什么,不为自己说什么话。我们不随自己作事,不必动一根小指头,来证明我是神拣选的。我们要能信、能等候、能谦卑。我们要等神的时候,神所要作的,祂一定会作。你越会顺服,就越会作权柄。你越能伏在神面前,神就越为你表白。但你如果越为自己说话,越为自己表示不平、埋怨,你就将一切神的作为破坏了。你必须学习服在神大能的手下。你越凭自己要作权柄,就越不对。这条路是顶清楚的。在旧约里最大的权柄是摩西,而在列王中最大的权柄是大。这两个人作代表权柄,都是如此。我们必须摸着他们的灵,才能维持神的权柄。―― 倪柝声《如何作神代表的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