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权柄的原则

 

神用权柄创造并管理宇宙】从今天起我们要来看权柄的问题。为什么我们要看权柄的事?首先我们要知道,神的作为乃是出于神的宝座,而神的宝座乃是建立在权柄上。万有的被造,是靠着神的权柄;天然界的定律能够存在,也是靠着神的权柄。神不是用能力创造宇宙,乃是用权柄创造宇宙;神不是用能力维持天然律,乃是用权柄维持天然律。今天科学家找到了原子能,其实他们只是找到了神的能力,他们不过就是发现了天然律。希伯来书说,神是用祂权柄的话托住万有(3原文)。圣经乃是说,神用祂的权柄托住万有,不是说用祂的能力托住万有。在这个宇宙中,乃是神的权柄叫今天的天然律不变。神是用祂的权柄创造宇宙,也是用祂的权柄管理宇宙。神的权柄乃是代表神自己;反过来说,神乃是权柄的代表。当然神也是能力的代表;神是权柄的代表,同时也是能力的代表。人得罪神的能力,容易得赦免;但是人得罪神的欢柄,不容易得赦免,所以人得罪神的权柄乃是一件大事。弟兄姊妹们,你们必须看见,宇宙由始至终,都是由一件事管理、定住的,那就是权柄;整个宇宙由上到下,一切的维持都是靠神的权柄。并且,神造人以后,从起头到末了,有一件事是人一直牵涉在其中的,这件事就是权柄。

 

撒但的由来】撒但的由来是什么?撒但乃是因着干犯神的权柄而来的。谁是撒但?不是与神较量较力者,叫作撒但:乃是僭越神的权柄,也就是在神的权柄、宝座之外,想要另外立自己宝座的,叫作撒但。以赛亚书十三、十四章说,撒但想设立牠的宝座在神的宝座以上。撒但就是这样产生的。干犯神的权柄,就是撒但堕落的原因。撒但之所以堕落为撒但,不只是像以西结书二十八章所说的犯了许多罪。罪的产生,乃是在撒但干犯了神的权柄之后。撒但不是先犯罪而后干犯神的权柄,不是先犯罪而后不服神的权柄;撒但乃是先干犯了神的权柄,而后堕落犯罪的。干犯神的欢柄,就是撒但堕落的原因;干犯神的权柄,就是撒但的原则。

 

不能以撒但原则事奉神】由此我们清楚看见,如果我们要事奉神,就绝不能干犯神的权柄,因为干犯神的权柄乃是撒但的原则。如果我们不事奉神就萛了;如果我们要事奉神,头一件要看见的事就是权柄,头一件遇见的事就是权柄。因为权柄乃是神治理宇宙基本的原则。我们绝不能里面有撒但干犯权柄的原则,而父能事奉神。人如果没有脱离撒但干犯神权柄的原则,在里面仍然留着撒但所以成为神仇敌者的原则,仍然留着撒但背叛的因素,根本上就不能来事奉神。我们绝无法以撒但的原则,来传基督的道。原则比道更要紧。在宇宙中,撒但不怕我们传基督的道,撒但乃是怕我们顺服基督的权柄。撒但今天仍然住在天上,但牠是背叛的、潜越的,牠早该由天上被摔到无底坑里。然而乃是要等到教会都顺服了基督,就是到了启示录末了时,撒但才要完全被击败。叫以我们今天在这里,必须先除去撒但的原则。人若没有脱离撒但的原则,就只可以传撒但的道,不可以传基督的道。神的权柄若不彰显,你的顺服若不彰显,就你尽可作所谓神的工,实际上却是替撒但作工。比方说,一个人在抗战时可以人在重庆,而作南京的事。顺服权柄乃是原则的问题,传道不过是工作问题。原则比工作要紧得多,所以原刵的问题必须解决。

      在马太福音六章,主教导门徒的祷告里说,不叫我们遇见试探(13节上)。因为祂怕我们受试探而堕落。又说,救我们脱离那恶者(16节中另译)。试探乃是撒但的工作,那恶者就是撒但自己。主要我们祷告求神救我们脱离撒但的工作,也求神救我们脱离撒坦自己。我们祷告,是要求神救我们脱离两件事物:一件是撒但的工作,一件是撒但。底下接着说,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13节下)。为什么要求神救我们脱离试探?为什么要求神救我们脱离撒但自己?因为国度、权柄、荣耀乃是神的,不是撒但的。在这宇宙中,在撒但和神之间,叫争执的一切都是权柄的问题。所以主要我们祷告,求神救我们脱离撒但和牠的工作。我们不能落在撒但的权柄之下,不能落在牠的原则之下。因为国度、权柄、荣耀乃是神的,不是撒但的;所以我们非脱离试探不可,非脱离那恶者不可。在宇宙中,基本上有三件事:国度、权柄和荣耀;国度是神的,权柄是神的,荣耀也是神的,这三样都不是撒但的。今天世上的国度、宇宙的权柄、将来万有的荣耀,还没有完全属于神;但将来一切的国度、欢柄和荣耀都是神的。今天在教会中,我们应当夺回撒但的权柄。今天世上的许多国度我们不承认,我们只承认诸天的国度;我们要在神的管辖之下,我们应当只承认神的权柄;我们也下能偷窃神的荣耀,一切的荣耀都当归给神。

      你如果在这里只想要得着权柄的道理,你就走错路了。你必须有一个感觉,就是感觉神的权柄;你必须碰着神的权柄,服在神的权柄之下。一切的原则,乃在于你有没有服在神的权柄之下,尽管你作了许多零碎的好事也没有用,因为神所看的乃是你有没有服在祂的权柄之下。今天在宇宙中所争的一切乃是权柄的原则。今天一切的问题乃是:神有权柄,或者撒但有权柄?撒但是因干犯神的权柄而得着权柄,这就是撒但的政治。我们是在撒但的政治之下呢,还是在神的政治之下?这就是一切的问题。

 

先遇见权柄后碰人】当我们想到权柄时,我们不要想到人;我们应该只想到权柄,而不是想到人。我们应当只和权柄发生关系,而不和人发生关系。如果我们在顺服权柄之前,先想到人,我们就根本不认识什么是权柄。事奉神的人必须先碰见权柄,而后踫着人。如果是先碰着人,后踫着权柄,这条路就完全走错了。一个人先碰着莫名其妙的权柄,然后即刻顺服,一点不管所顺服的那人是谁,这路就走对了。这样的顺服不难。如果他是先碰人,而顺服那人的权柄,这乃是假顺服;神在这人身上,就还没有打通路。我们不是顺服人,乃是顺服神在那人身上的权柄。

 

神最大的要求乃是顺服权柄】全部圣经对人的要求,最重的不是背十字袈,不是献祭,不是奉献,也不是牺牲;全部圣经最大的要求、最高的要求,乃是顺服权柄。献祭、奉献、牺性等等的事,在人看来,乃是基督徒最大的事。许多人踫见年轻的基督徒,很自然的就是劝他们作这些事。但是请你记得,在圣经里,神对我们有一个最大的要求,就是顺服权柄。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二十二节下说,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这就是说,圣经里第一件基本的事乃是顺服,顺服比献祭还基本,顺服比奉献还更要紧。顺服的对面乃是权柄。连在人的献祭、奉献、甚至牺牲的里面,都有己意搀在其中的可能。惟有顺服,是没有己意搀在其中的,因为顺服乃是把自己关在外面。不管你如意不如意,都要顺服;你愿意顺服也得服,就是不愿意顺服也得服。我们必须看见,背十字袈不是对神旨意最高的表示,顺服权柄才是对神旨意最高的表示。

 

主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几年前,我在上海说过主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今天我再说一次。有人以为主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汗如血点滴在地上(路廿二44),是因为祂肉身有软弱,害怕喝那杯。但主并非如此。主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乃以为杯与神的旨意是分开的,所以祂祷告父说,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太廿六39)。主没有说祂不要遵行父的旨意。祂乃是说,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祂不是说,求你的旨意离开我。在此我们要看见,神的旨意是绝对的,而杯不是绝对的。神的旨意乃是神权柄的表显。在父还没有明确启示之前,主不能以杯为神的旨意。听命不一定是要献祭,顺服也不一定是要献公羊的脂油。曾有一时,杯与神的旨意是两个,所以主就祷告寻求明白。主不能因为是杯,就顺服去喝。乃是等到一个时候,杯与神的旨意成为一时,主就说,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十八11)?当主明白喝杯就是神的旨意时,祂就遵行了。所以主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乃是要分辨杯与神旨意的关系,祂要知道上十字架是不是神的旨意。主来不是抓住十字架,乃是抓住神的旨意。客西马尼园的祷告是非常深的,深过人的思想。主上十字袈乃是成功了神的旨意,祂的钉十字架就是顺服权柄最高的表显。因为就是十字架,也有错的可能;但神的旨意绝不会错。当主清楚十字架与神的旨意乃是一个时,祂就毫不拣选的上了十字梁。所以祂的钉十字架就是顺服神的旨意。在此我们看见,主乃是维持神的权柄,不是维持祂的钉十字架。钉十字架不是最高的,成功神的旨意才是最高的。所以希伯来书十章七节说,当基督到世上来的时候,就说,神阿,我来了为要照你的旨意行。主真是我们的榜样!我们在此事奉,乃是要照神的旨意而行,不是要照自己的意思而行。

 

事奉神的人必须实在的碰着权柄】我们作主的工作,就是作神的仆人事奉神。我们作仆人的,头一件必须碰着的,就是主人的权柄。那些只看见人的人,根本还没有碰着权柄。我们要作神的执事,第一个原则就是踫着元首的权柄。我们原来都是在背叛的原则里,所以我们若要事奉神,就必须彻底的碰着神的权柄。我们需要被带到神面前,面对面碰着神的权柄。我们要被权柄碰伤了,踫倒了;我们必须被权柄打倒,必须实实在在的遇见权柄,就像我们遇见救恩一样的实在。惟有如此,我们才能起首事奉。我们必须有一次专一的踫着权柄,才能作神的工。在我们与神整个的关系中,神所争执的就是我们是不是碰着权柄的。如果我们碰着权柄了,就到处都会遇见权柄。我们并不是要求人听我们的话;认识权柄的人,人的问题就不发生。在上海的时候,有人问到关于顺服权柄的事,他说,如果神的代表权柄错了,或者对于代表权柄的话,我里面不通,怎么办呢?一个人问这问题,基本上就是错的。人常因为在鱼身上找到骨头,或在米饭里找到壳,就不吃这些。问这问题的人,只看见人,没有看见权柄。我所要争的点乃是,人必须被神带来与权柄踫一踫,并且碰伤了、碰破了,他才能真正服下来。否则,就是保罗、彼得、所罗门和大今天都来在这里了,也不能解决我们的难处。

      在上海,曾有一个弟兄对我说,倪弟兄,我看见权柄了。今后无论你倪弟兄说什么,我都顺服。我听了,就对李弟兄说,糟了,人要听我的话,这乃是大错。我想世上没有一个错误,是比这更大的。人总是以为,顺服就是要听他的话。我告诉你,如果你在那里是一直觉得人,一直是要听某一个人的话,这条路你就走错了。或者你是要别人听你的话,那也是大错特错的。因为你只踫着人,并没有踫着权柄。我想请问你们,今天你是否踫着主的权柄,像你得救时碰着主那样清楚?如果你没有碰着主的权柄,如同你得救时碰见主,就其它的一切都是假的,你不过是学作基督徒罢了。

      弟兄姊妹们,你必须被神带到一个地步,能说,在宇宙中有一件事,就是权柄,我撞着了,我踫伤了,好像人撞墙撞得头破血流一样。若是这样,从今以后,当你踫着权柄时,就有感觉,你就心里有数,不敢随便。因你乃是碰着权柄,不是碰着人。如果你只是碰着人,那么当那人在的时候你顺服,当那人不在的时候,恐怕你就要作王了。有的人只怕某位弟兄姊妹,当那位弟兄或姊妹不在的时候,就什么都来。但一个人如果真是踫着权柄了,就不是这样;即使某人不在,还有神的权柄在。一个人若是踫见了权柄,他就到处都会看见权柄;权柄乃是在整个宇宙中、在世界中,也在教会中。权柄最完全的表显,乃是在教会中。在教会中一有权柄,就是有人作头说话,底下有人听话。如果有人不听话,他就是没有看见神所设立的权柄。

      事奉的基本难处,就是只顺服人而不能顺服权柄。在福州,有两位弟兄只听我的话,别人的话怎么都不能听。这样的弟兄乃是没有遇见权柄的,他们的听我话与不听别人的话,一样是错的。人如果没有踫着神的权柄,光听人的话,顺服人的话,就一点用处也没有。我们不是听人的话,乃是要服权柄。你作基督徒许多年了,现在你要出来事奉主,如果你没有踫着神的权柄,你怎么事奉神?认识权柄的人,只要那里有权柄,他就知道。不认识权柄的人,就挑选着听;认识权柄的人,人的问题根本不发生。每一个在神面前认识权柄的人,他的窍自然就开了。

 

主耶稣与保罗的受审】马太福音二十六章记载,当主耶稣被人抓去,受了二种审判:一种是在大祭司面前受宗教的审判,一种是在彼拉多面前受政治的审判。当彼拉多审问时,主耶稣什么都不回答,因为祂不受属地政权的管辖。当大祭司审问时,起初主也是什么都不回答;但是当大祭司奉永生神的名问祂说,我指着永生神,叫你起誓告诉我们,你是神的儿子基督不是?祂就回答说,你说的是。宗教的法庭,就因这话定祂的罪(62~64)。为什么主在早半天前一句话不说,现在又回答呢?乃是因为那里有权柄在,所以主开口。问题不是回不回答大祭司的问话,问题乃是大祭司的问话里牵涉到神权柄的问题。

      我们再看使徒行传二十六章里,保罗受审判的事,我们在此要注意看保罗在感觉上的转变。保罗是受过对付的人,所以他能对公会的人说严厉的话,他说,弟兄们,我在神面前行事为人,都是凭着良心,直到今日(1)。当时,保罗因为眼睛有病,所以看不清众人,并不知道大祭司也在那里。当下大祭司吩咐站在旁边的人打保罗的嘴。保罗就对他说,你这粉饰的墙,神要打你!你坐堂为的是按律法审问我,你竟违背律法,吩咐人打我么(3)?保罗在凡是说预言并讲理;他的意思是,按律法说,人还未定罪就先责打,这是不合理的。但是他并不知道公曾的主席就是大祭司。等到旁边的人对他说,你辱神的大祭司么(4)?保罗既知道主席是大祭司,他就服下来,他说,弟兄们,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经上记着说,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5)。然后在六节,保罗就话锋一转,不再站在使徒的地位上说话。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个人一碰着权柄,他就软下来。保罗碰着的是神的大祭司的权柄,他不能站在神的地位上,来对大祭司说话。在当时,保罗固然像是世界的王,没有人比他更大;他乃是神的特使,但他一踫见神的权柄,就马上顺服下来。当他知道亚拿尼亚是神的大祭司,就立即顺服下来,服在权柄之下。

      所以我们作工的人,总得面对面的遇见权柄,否则我们工作的原则下是顺服的原则,乃是撒但背叛的原则。你必须看见神的权柄,否则你就只是在那里找人顺服;你以为这人行,你就顺服,那人不行,你就不顺服。这完全是错的。你总得有一次结实的碰到权柄,你才能真认识权柄。世上没有一件东西比权柄更大。每一次你碰着权柄,你这个人就软下来。我们事奉神,必须要这样软下来,否则就没有用。你必须在教会中、在工作中、在环境中踫着权柄,你才能认识权柄,你才配来事奉神。这的确需要一个大启示。

 

事奉神的原则】马太福音七章二十一至二十三节,主责备那些奉祂名传道、赶鬼、行异能的人。为什么人奉主的名行这些事,还受主的责备呢?这乃是因为他们是出于自己而作,不是因顺服神的旨意而作。所以主接着就说,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天国)去。现今的时代,乃是充满不法,充满背叛。什么是罪?罪就是不法,罪也就是悖逆。约翰一书说,罪就是不法(Sin is lawlessness)(4)。不法的意思就是没有律法;没有律法就是罪。撒但是干犯权柄而犯罪;人是有律法就犯律法,没有律法就随意,同样也是罪;换句话说,同样的也是不在权柄之下。不是管好或坏,因为坏是罪,好也是罪。干犯律法是行为问题,固然是罪。不法,乃是存心问题,也是罪。不只不服在权柄之下,乃是没有权柄。在这末后的时代,因着不法者在这里,堕落的人要把一切的权柄都推翻,随已意作事,不法要掌权;在这地上,权柄要越过越少。有一天父母、丈夫、学校、国家,这一切的权柄都没有了。从撒但犯罪的起头,从人类犯罪的起头,一直到世代的末了,撒但一直与神的权柄作对,人也一直与神的权柄作对。神设立了权柄,人是一直反对权柄。背叛乃是这世界的原则。我们如果要事奉神,就要碰着权柄。我们必须脱离这世界的这两个原则:不法与背叛。

      我们要看见,宇宙中有两个京则:一是神权柄的原则,一是撒但背叛的原则。我们不能一面事奉神,又走背叛的路;你不能用背叛、干犯的灵来事奉神。背叛的人虽能讲道,但撒但要在那里笑,因为这人里头有撒但的原则。事奉的对面就是欢柄。这个问题若没有好好解决,就在事奉、生活上,各种各样的问题、难处都会发生。我们要问:我们是不是服神的权柄?我们要事奉神的人,必须得着一个基本的启示,就是认识神的权柄。我们的路要看得准,要看得直。我们要知道,任同的悖逆都是顺着撒但而来的。没有遇见权柄的人,就自己拆毁自己的工作。你反对撒但的工作,但是你还顺着撒但的原则,你就一点路都没有。我们没有踫着权柄,没有碰着里头的根,就神在各地没有工作,在中国没有工作,在世界也没有工作。背叛的根不除掉,我们就没有前途,没有工作。求神怜悯我们,叫我们实在踫见权柄,脱离背叛的原则,不走背叛的路。求神便我们的事奉,乃是在顺服权柄的原则里。―― 倪柝声《作权柄与服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