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神所设立的权柄制度

 

读经:罗马书十三章一节

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眼他;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权的都是神所命的。

 

      这几天我们稍微花点工夫看神的权柄,我们并没有按着次序。昨天我们提到旧约里的几件事,说到人如何背叛权柄。今天我愿意弟兄姊妹看见权柄的基本原则。权柄的基本原则就是: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一切的权柄都是出于神,都是神所命定的;神在宇宙中,在世界上设立了权柄制度,为要彰显祂的权柄。我们必须看见,在一切制度中的权柄,都是神所立的,都是出于神的。

 

神在宇宙中设立权柄制度】我已经说过,今天我再说,神管制整个宇宙,神管理整个世界,乃是用权柄;神管理宇宙乃是以权柄为原则。在这宇宙中,我们将权柄往上推,推到终点就是神自己;权柄一层一层再一层上去,高到最后乃是神自己的权柄。昨天我说过一句话,就是一个人直接由神得着命令的很少,在世界上直接踫着神的时候不多。所以神的权柄直接临到人的不多,这是少有的事,不是太多。今天神的权柄彰显最多的地方,乃是在受神命令,为神所差派,作神代表权柄者的身上。神命令某些人、某种制度,或某机关作权柄,这些代表权柄乃是神所差派、所定规的。昨天我们也说到,代表权柄的命令与神直接的命令,有同样的价值。所有的权柄都是从神来的。直接的权柄,与代表的权柄(即间接的权柄),是一样重要的。只有愚昧的葡萄园园户才说,需要主人亲自来;他们认为光先知来不算数,即使园主的儿子来也不够。所以他们把一个一个先知都杀了,至终园主的儿子来了,他们也不服,也把他杀了。因此最后需要主人自己来解决问题(参太廿二33~41)。这是愚昧的园户。愚昧的人才说,间接的权柄不是权柄。

      神是用话创造宇宙,祂说有就有,命立就立。神不是用方法发明,不是用能力创造;祂乃是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祂只要说了,事就成了。这是神创造这宇宙的基本原则。在创造宇宙万有之后,神还创造了许多天然律来管理宇宙。没有一样东西没有自然律。就一面说,神在宇宙中创造自然律,就另一面说,神用权柄的话托住万有(来一3)。所以神乃是用权柄来管理整个宇宙。整个宇宙的维持,都靠天然律在运行,并没有例外。这些天然律是一直在作用。不只在自然界如此,就是在超然界(即属灵界),也是如此,神有祂的权柄来管理灵界的一切。神创造了路、天使,并二十四位长老,还有诗篇八十二篇所提的诸神──即神所立宇宙中的代表权柄。这一类的有权柄者,有神所安排一层一层的地位。可惜路之一堕落了。这明亮之星堕落了,因为牠想要设立自己的宝座,想要与神同等;牠想要推翻神的权柄,建立自己的权柄,结果牠就堕落了。牠堕落的结果,就有三分之一的天使跟随牠,造成了今天黑暗的权势;这黑暗权势的元首就是那堕落者撒但。

      神在第二次的创造里,在重新修造世界时,在第六日造了人,并将人放在神的权柄底下,有别于其它的动物。神也给人权柄,要人管理这地,并修理、看守这地。神把天空的飞鸟、海里的鱼、地上的走兽和爬物都交在人手中;地上其它的活物,乃是在人的权柄底下。神又吩咐人说,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不可吃,因为人吃的日子必定死。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必定死,这是事实,这吩咐也是权柄;这不是神的恐吓。(这是因为神要人知道的是非,乃是直接在神面前从神而得的;但人堕落后,是非就变作是在人的里面了。)神说不可吃分别善恶树的果子。这是命令,这也是权柄。当夏娃被蛇引诱,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因为她是背叛而吃,所以她就犯了背叛的罪。保罗在提摩太前书说,在神的创造中,亚当是先造的,夏娃是后造的,所以女人应当顺服;但夏娃不顺服,以致受引诱而堕落(创三13-14)。保罗看见,在创造的先后次序里,乃是有权柄在其中的。我们读创世记就知道,夏娃不听命,擅自吃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她要吃的时候,并没有先问丈夫,乃是伸手便摘果子;她伸手实际上就是伸出自己的头。因此夏娃这样作,乃是背叛神在地上为人所设立的制嚏,就是不顺服亚当。一个人不问代表的权柄而伸出手,他就是伸出自己的头的人。撒但叫夏娃背叛亚当,又叫今天全地的人背叛。

      背叛神在地上所设立的制度,就是背叛神的权柄。在地上的制度中,后造的应顺服先造的,这是神所定先后的次序。夏娃将这权柄次序破坏了。夏娃吃了神禁止人吃的果子,代表人与神之间出了事,就是人推翻神的权柄,这是破坏了神与人之间的关系。这与撒但推翻神的权柄是同样的故事。撒但堕落,乃是因为想要高抬自己与神同等。后来撒但又引诱夏娃吃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告诉她只要吃那果子,人便能够像神。这乃是叫人高抬自己好像神。这和撒但一样,也是推翻神的权柄。撒但因着自己想要爬上神的地位,就与神的权柄出了事。夏娃犯罪,一面是人与人之间的权柄出了事,一面也是人与神之间的权柄出了事。夏娃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亚当也吃了,因此撒但的工作就成功了,人与神中间的权柄就被破坏了。人没有告诉神,也没有问神,就自己心里思想、计划、作事;人没有学习问神,人没有学习在神的权柄底下作事,这就把权柄破坏了。

 

在政治上】虽然撒但堕落了,但神没有将宇宙丢掉,因为这宇宙中还有许多真善的天使、清洁的天使,这宇宙还是照旧在神面前维持着。同样的,虽然因为亚当与夏娃干犯神的权柄,今天的世界堕落了,神所造的人堕落了,但神没有把这世界摔掉,神仍然设立权柄在世界上,祂仍然在寻找人来维持权柄。这些权柄在政治上可以看见,在家庭中也可以看见。神在世界上所设立的权柄制度,主要的乃是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就如男人与女人的关系上,在丈夫与妻子的关系上,在父母与子女的关系上,在仆人与主人的关系上。除了这四件在家庭里的关系之外,还加上在外面与掌权者的关系上。神在这些人中间的关系上,设立了权柄的制度。

      在这世界上,乃是神自己设立政治上有权位的人。自从创造天地起直到人被造一六五六年后,神好像还没有设立权柄在地上;不过那时已有许多人自己爬起来,想要作权柄。乃是等到人被造一六五六年后,也就是洪水以后,神就将政权交给人,神对挪亚定规说,凡流入血的,他的血也必被人所流(创九6)。死刑乃是神第一个定规的。在洪水之后,神将管治人类的权柄交给了人类。所以地上列国的官员、政府乃是神设定的;这种政治上的代表权柄,从那时起一直传下来到现在。今天地上的列国都有官长。虽然地上许多列国的行政不好,官员不好,但仍然有权柄。这些人虽然不敬虔,虽然不相信神,但这些人乃是代表的权柄,他们是神所设立的。虽然地上的国度是在撒但之下,但权柄乃是神的;虽然整个国家也许是撒但的国,甚至将来全地都会变成撒但的,但掌权的原则还是属乎神的。

      最近我在报纸上看到,英国设立社会主义制度,与德国、苏俄差不多,不只五十步或六十步与百步之差,乃是快到一百步了。国家是民主的英国,但国的原则与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主义很相近。主耶稣对彼拉多郑重见证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约十八36)。神的国乃是属天、属灵的,不是属今世的。所以今天地上那些国家,都不是神的国;然而她们的权柄仍是出于神。不管地上各国的政治制度如同,政治的权柄都是出于神的。列国的立国都是基于神的权柄。当神拣选以色列民立国,以色列国就是神的国。大王也是神所设立的。神先立扫罗为王,后立大为王。扫罗是坏王,大是好主;但无论好王坏王,他们的权柄都是出于神的。旧约的历史清楚给我们看见,因着以色列人一直背叛神的权柄,后来巴比伦王就来,把以色列人全都掳去。巴比伦之后有波斯帝国。在波期王古列元年,神就激动他的心,使他下诏通告全国。圣经记载这事说,波斯王古列如此说,耶和华天上的神,已将天下万国赐给我(代下卅六23)。这是他的心被神激动所说的话。神称波期王古列为我的牧人(赛四四28),是祂所膏的(四五1)。所以波斯国王乃是神所设立的。这给我们看见,古列虽然根本就不认识神,他的权柄却仍是出于神的。

      到了新约,我们见犹太人那时已经亡国了,在罗马帝国的手下受苦害,就像我们从前在日本手中受苫一个,那时人都他们是亡国者。当主耶稣降生的时候,乃是犹太人亡国不久的时候。当时统治的上位者,如彼拉多、希律等,都是外邦人,但他们仍是神所立的权柄。有一次,法利赛人试探主,问祂说,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主回答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太廿二17~21)。可见主还是承认该撒,祂承认地上权柄的存在。主若不认识神,也许可以作一个革命家;但主在地上从来不作革命的事,祂认识地上政治的权柄乃是出于神的。

      罗马帝国一代过一代,到革老丢死了,尼罗王即位后,奴隶制度更形厉害。但是当保罗写信时,他劝作奴仆的人要顺服在上位的。这仍是摸着权柄的问题。保罗在尼罗王时,叫人要顺服在上位的。人也许可以因此说他是亡国奴,虽然这味道不好受,但保罗还得说,要顺服在上位的权柄。旧约的耶利米和新约的保罗最不容易作。在旧约里地位最难的是耶利米,在新约里地位最难的是保罗。神要耶利米吩咐以色列人出去归降迦勒底人(耶廿一9),他又对犹大王说,要把他的颈项放在巴比伦王的轭下,服事巴比伦王和他的百性,便得存活(廿七12)。新约的保罗说话也像耶利米。保罗和耶利米一样,都是看见了神的权柄,所以他说,人应当顺服在上位的,顺服政府,当纳税的要纳税。在罗马书十三章一至三节,保罗正面的说,在上有权柄的,人人当顺服他;反面的说,人抗拒掌权的,就是抗拒神的命令。他说,有权柄的人,乃是神所命的。五节说,你们必须顺服。七节说,当得粮的,给他纳粮;当得税的,给他上税;当惧怕的,惧怕他;当恭敬的,恭敬他。这是保罗所给我们看见,神在政治上所设立的权柄。

      也许有人要说,这些话我信不来。保罗说,作官的乃是叫作恶的惧怕;但有的人说,许多作官的是贪官污吏,你行善多,受罚也多。但请你记得,事实上虽然有贪官污吏,也有赏恶罚善的事;他们却总不能拆掉招牌说,因为这人作好事,所以我罚他;因为那人是善人,所以我杀他。作官的即使是赏恶罚善,他也要给好人冠上罪状说,他是不好的人;又好比要招抚流匪,编为军队,就嘉奖说,这些人乃是爱国的。他总得巧立名目,说是赏善罚恶。他的行为也许不对,但原则仍然维持是对的。神说,凡权柄是出于祂的。神设立了权柄,虽然有不好的官吏,有可恶的法律,但他们仍旧是维持神的权柄。什么时候这世界停止了,就这一天世界上的官也要停止了,那时就是不法之人来到的时候。今天有掌权的,乃是好的。若是像共产主义这样的政权,那就是催促撒但的国度赶快来。等有一天撒但来了,神的国度也快来到了。撒但就是最大的不法者,当那大不法者来的时候,就把神权柄的原则取消了;那时就完全没有神的权柄,那一天就是恶人被高举,好人被杀的时候:那时就是行善的被称作恶人,作恶的被称作好人的时候。那时神权柄的整个原则都被推倒了,那就是末世来到的时候。那时不法就要完全掌权了。

      今天基督徒在世上,对于政权有四件事应当作:第一,当得粮的,给他纳粮。第二,当得税的,给他上税。所以弟兄们作海关的事要抽税就是这意思;但是基督徒不作收挩的人,乃作上税的人。第三,当惧怕的,惧怕他。对于士兵、警察,我们心中害怕是对的。我们是伏在权柄底下的。你不能说,我作好事,我又没有犯法,我与警察没有关系。虽然警察不找你,但你仍要存心怕他。虽然现在列国是落在撒但的国里,但神的权柄仍然存在。所以,该惧怕的,我们仍要惧怕。第四,当恭敬的,恭敬他。对于作官的,我们必须尊敬他们。在提多书三章一节有同样的话说:要顺服作官的、掌权的,遵他的命,预备行各样的善事。这乃是我们对这世界上的政治,所应该有的态度。

 

在家庭中】在家庭中,神也设立了权柄。神老早已经定规了夫妻、父母子女、主仆的关系。我要弟兄姊妹们注意,全部圣经中,属灵程度最高的两卷书,乃是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这两卷书都可以分为两大段落:前一段是宣告属灵的事实,后一段是辩论一些实际的问题;前一段是正面的,后一段是反面的。在这两卷最高的书信里,都说到家庭里的权柄。这两卷书都提到夫妇、父子、主仆的关系。以弗所书六章,乃是叫我们在家庭问题上认识权柄。神在家庭里所定规的,在夫妻的关系上,丈夫乃是权柄;所以神要作妻子的顺服丈夫,妻子不能作权柄。在父子的关系上,父亲是权柄;不是教育高的子女作权柄,乃是父母作权柄;神不设立儿女作权柄。照样,在主仆的关系上,主人是权柄,作仆人的要凡事顺服主人。以弗所书六章和歌罗西书三章末了都说,仆人事奉主人,要像事奉神一样。圣经清楚的说,我们对各方面的权柄都要顺服,都要有对的态度。什么时候有夫妻、父母儿女、主仆的关系,什么时候就有神的权柄。

      神在宇宙中的权柄,在地上的政府中继续下来,在家庭及人事关系上也是加此。从创造天地起,直到如今,神权柄的原则都没有改变。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在六十六卷圣经里,有最高的属灵情形,但对于维持神权柄的事却一点也没有放松;这两卷书并没有把权柄放在一边。我读到这些话时,有点希奇,保罗在这两卷书里说到那么高的属灵的事时,还说到夫妻、父子、主仆的关系。由此可见,从创造世界起,一直继续下来,神从来没有放松权柄这件事。保罗在歌罗西书三、四章给我们看见,神要信徒在教会中、在家庭中维持权柄的关系。他在提摩太前书六章和提多书二、三章又说到同样的话。保罗写信给提摩太和提多的话是差不多的,他写给作属灵儿子的提摩太和提多时,吩咐他们要传同样的话。保罗好像说,我的道是这样,你们出去也要这样传。保罗要提摩太和提多讲同样的道,不可更改。这是四卷特别的书信。以弗所书和歌罗西书是最高的书信,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是工作的书信;保罗一面在最高属灵的书信里提到权柄,也在工作的书信里提到权柄。就是到了使徒时代的末了,仍然如此。彼得在他的书信里说,作仆人的,凡事要存敬畏的心顺眼主人;不但顺眼那善良温和的,就是那乖僻的也要顺服(彼前二18)。又说,你们作妻子的,要顺眼自己的丈夫;这样,若有不信从道理的丈夫,他们虽然不听道,也可以因妻子的品行被感化过来(1)。十分之九的丈夫不信主,乃是因为妻子的不顺服。以上这些经节很清楚叫我们看见,神要我们以权柄维持人事的关系。

      有些人在这里也许遇到一个难处,就是当保罗和彼得写书信时,乃是罗马帝国势力最大的时候,也是买卖奴隶最盛的时候。当时男女奴隶是在巿场上公开叫卖。这是极为残忍的事。有人也许要问说,我们要不要维持这样一个残忍的制度?教会当然不赞成奴隶制度,但保罗一面劝作奴仆的要顺服主人,一面也劝主人要待奴仆好。阿尼西母是逃亡的奴隶,但保罗要腓利门好好待他。保罗没有意思要推翻奴隶制度。因为这不是看制度对不对,乃是看神的权柄是否在其中。奴隶制度的对错,是另一问题;但奴仆应当顺服在权柄底下,这乃是神所定规的。我们宁可有一个错误的制度,而神的权柄存在;也不愿意破坏制度,却推翻神的权柄。一面,我们看见那时社会的情形很困难;但另一方面,虽然有一个错的、残恶的奴隶制度,但神没有因此丢弃祂的权柄。

 

在其它关系上】在家庭之外,我们还看见有男女的关系。圣经给我们看见,男女各自该有的地位是如何。神在男女的关系上,也有其制度与权柄。在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保罗说,神以基督为各人的头,以男人为女人的头(3)。在两性之间,神设立有权柄。保罗说,女人在讲道的时候,若不蒙着头,就羞辱自己的头(5)。又提到说,女人在教会中不可以说话(十四34)。在提摩太前书二章,保罗也不许女人教导(12)。但今天许多女人在教导,是老早就暗中存在了。我们要看见,神乃是定规女人必须服权柄。在男人和女人的关系上,男人乃是权柄,女人是应该顺服的。

 

在属灵世界中】我们已经看见,神所立的权柄制度,第一是在政冶上,第二是在家庭里,第三是在普遍一般的关系中。再加上第四,就是神在宇宙中、在超然的世界里也设立权柄。今天早上所讲的这些,好像是查经。从以上四种情形,我们可以清楚看见什么是权柄。现在,我们从那里能得到一个最好的榜样,来说明什么是顺服神的权柄呢?就是犹太书八节、九节所提到米迦勒与魔鬼争摩西身体的事,这是圣经里最好的榜样,给我们看见什么叫顺服权柄。米迦勒本是路之一,管理一切的天使。神设立米迦勒作天使长之一,但他本是撒但的部下。米迦勒专门负责为神争权益,可是米迦勒从前曾径是撒但的部下。米迦勒与撒但争摩西尸体,(这事也许在摩西死的时候,或者是神要米迦勒去取摩西尸体上变化山上的时候,)大概摩西死的时候,神是把他的尸体交给米迦勒去埋藏。按照哥林多后书五章的原则,当摩西在变化山上时必须复活。米迦勒大概要将摩西的尸体带到变化山,可是撒但不让他拿,米迦勒就与撒但争吵。那时候米迦勒所站的地位很困难,因为他奉神的命令,要带摩西的尸体到变化山;但撒但不肯让路,而撒但又是曾在他以上的。我们看犹太书八至九节就知道,犹大说,米迦勒尚且不敢用毁谤的话罪责牠,只说,主责备你吧。米迦勒不能自己责备撒但,他只能说,主责备你吧。因此主比撒但的权柄更高。这就是我们服权柄的标准。

      为什么米迦勒不敢罪责撒但?不是因为他怕,不是因为他的能力小,乃是因为在神原先的安排中,撒但是在米迦勒之上。这件事是要基督徒学习米迦勒的顺服权柄。米迦勒只说,主责备你吧。他只请一位权柄更高者来责备撒但,他不敢直接责备撒但,因为他要维持权柄的次序。神维持权柄到那里,你若没有眼睛,是看不见的,那就不必说;你如果见神如同维持祂的权柄,你就知道神可以牺牲别的,但祂绝不会丢掉权柄。我们不像米迦勒,因为我们是新造,我们不必服在撒但之下;神从来没有把人交在撒但的权下。但我们要学习米迦勒顺服的原则。米迦勒不抵挡撒但,只说,主责备你吧。凡事有这种态度的人,就是认识神权柄的人。所以犹大要我们这样服在神的权柄底下。

 

必须在权柄制度中碰着权柄】我们每个人总必须踫着权柄,不然什么都出问题。一个人如果踫着权柄,就什么都没有问题了。因为权柄制度是神所定规的,我们就没有话说。有的人不服主人,有的人不服父母兄姊,有的人不服丈夫。有的人说,我的主人不行,所以我才不服他;有的人则说,我的丈夫不行,所以我才不服他;有的人说,因为我的兄弟不行,所以我不服他;有的儿女就说,因为我的父母是老古董,我是大学生,懂的比父母多得多,所以我不能服他们。许多人在人中间的关系上,有许多问题发生。今天你举目望去,能看见成百的人都是问上面这样的问题。凡是没有踫着权柄的人,就定规有许多问题。有的妻子看丈夫不行,与丈夫打闹;有的儿女不服父母,与父母闹意见;有的仆人碰到主人有不能服的地方,就放肆的和主人吵;在世界上若是碰到贪官,或是政府有恶法,就擅自不遵守。然而到底这些人,或丈夫的,或父母,或政府官员,好不好,不是你该管的。你如果没有踫着权柄,就定规批评官员、政府、丈夫、主人。这些问题都在于人有没有踫着权柄。如果有一天你踫着神的权柄,这些问题就都解决了。如果一个人一直只踫到人,这样的人就没有什么用处。你必须认识,这一切人中间的权柄制度,乃是神所设立的,是神这样定规的。你一碰着神,一碰着神的权柄,所有问题就自然解决了。

      昨天我们从旧约引出一些事,说明一些背叛的实在例子。不错,摩西娶古实女子是错的,但因为摩西是神代表的权柄,他的姊姊和哥哥就不能随便毁谤他。代表的权柄也许有问题,但那不是你的事;你要顺服权柄,这才是你的事。主人、丈夫、父母、在上位的有没有难处,我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我知道,就是你若不顺服他们,你就定规有难处。一个人去踫代表的权柄,总归有难处。你以为主人、丈夫不如你,那是因为你只试着碰以上数种人;你碰人就有难处,碰权柄就没有难处。有的作仆人的碰主人,有的子女踫父母,有的人碰兄弟姊妹,这些人一直没有路,因为他们踫的是人,不是权柄,始终不肯服下来。一个人如果批评政府,批评在上位的,批评父母,批评上司,或批评教会中的长老,我没有看见这样的人有任同用处;这叫他属灵的力量都漏掉了,因为他乃是走撒但的路,他乃是跟随撒但的原则。

 

维持神的权柄制度】自从创立世界以来,神一直用权柄来维持整个宇宙。今天人所以堕落,宇宙所以堕落,乃是因着背叛,因着不服权柄。这个基本的原则没有解决,无论摆在那里都没有用,都不能作工。你不能传基督的福音,作神的工,事奉神,而你的路却是撒但的路,你的原则却是撒但的原则。如果我们踫着神的权柄,认识神的权柄,我们就知道神创造宇宙,维持宇宙乃是用权柄,祂为一切设立了制度。我们就要维持神所设立的制度,我们要学习顺服人,不敢随便踫权柄。我们在这些关系上要学习认识权柄,学习顺服。我们要知道每件事都有人管理,你不能一坐下来就当家。我们需要在许多情形中学习顺服。你在医院里,有权柄在那里,你如果住在里面,你就要学习顺服。在饭馆里也有权柄,有用人管事,你在那里也要学习顺服。今天真正碰到权柄的人,到处他都会踫到权柄。当你顺服地上制度的权柄时,你乃是顺服神,因为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我们必须看见一切的权柄都是由神而来,只有背叛、骄傲的人看不见权柄,不顺服代表的权柄。你如果不能顺服代表权柄,你如果说踫不着神在地上设立的权柄,你在工作上就不能摸,你不能作神的工。

      这三天里我一直重复的说到权柄,我认为我的话还是不够。我里面知道什么是权柄。弟兄姊妹们,我们总需要求神怜悯,看见权柄的事。我们里面总要细嫩到一个地步,是像犹太书所说的,米迦勒顺服撒但的权柄的态度。教会在地上,乃是要作顺服的见证;如果教会不顺服听从,那像什么?我们在各等情形中,各种制度中,都要学习听话。千万不要以为背叛权柄、干犯权柄是英雄;背叛绝不是英雄。今天神的众子如果个个都站在顺服的地位上,就能压制那不法者的活动。帖撒罗尼迦后书虽然说,那不法的隐意已经发动,只是现在有一个拦阻的(7)。这拦阻者是什么呢?不是挂名的基督教会,也不是背叛的基督徒;那能够拦阻撒但不法之隐意发动的,乃是你我个个都顺服。这是基本问题。如果这件事不解决,下面一切的工作都不能作,因为你还是属于撒但那一边的人。求神怜悯我们,使我们看见神在一切制度中的权柄。―― 倪柝声《作权柄与服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