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神在教会中的权柄

 

      这几天我们一直看权柄的问题,今天的题目真是到家了,就是关于神在教会中的权柄。在宇宙中有两次的堕落,影响非常大。第一次是天使的堕落,推翻了神的权柄;第二次是人的堕落,也推翻了神的权柄。但是虽然天使堕落了,人也堕落了,神在宇宙中仍没有将祂的权柄收回。神可以收回祂的同在,但神绝不撤退祂的权柄,祂仍然不放松祂的权柄。神的权柄在什么地方,神就在什么地方有地位;什么时候神撤退祂的权柄,就等于撤退祂自己。天使堕落,不能叫神撤退,神仍然不放弃祂所造之物。人堕落了,神也不撤退,神不放弃祂所造的人。神仍要管理这世界,祂在各方面的人事、政冶、家庭的关系上,都仍然维持祂的权柄制度。(但在这些关系上,神的权柄都不像祂在教会中的权柄。)神要维持自己,乃是藉着维持权柄。什么地方有权柄,什么地方就有神。所以证明神存在最好的凭据,或者说证明神同在最好的凭据,就是神的权柄有没有存在。

 

教会是维持神权柄的地方】我盼望弟兄姊妹要知道一件事,就是神虽然没有将权柄撤退,神的权柄仍然在世界上或宇宙中;但人是天天干犯神的权柄。在这世界上,天天有不法的事发生;人是天天背叛神,背叛神的欢柄。并且在宇宙中,我们还看见堕落的天使、邪灵,以及撒但,天天干犯神的权柄。但这种情形不能一直下去,背叛神权柄的事不能永久继续下去。所以在神的心意、计划和工作里,祂要在世界上设立祂的国度,在这一个范围内,祂的权柄能够通行;在这个范围里,每个人都服祂的权柄,没有人干犯祂的权柄。这一个范围就是天国,神的国,也就是教会。神要在这混乱的宇宙和世界中,产生次序出来。在教会这个范围里,一切都是顺服的,是服在神大能的权柄底下的,是摸着诸天的。这就是教会里的人,就是诸天的国,神在这里能够建立祂的权柄。因此教会所负的责任同等大。因为在这么混乱中,在这么多的背叛里,教会是维持神权柄的。所以如果连教会也背叛了,神就没有路了。

      前几天我们看见以色列人的背叛,我们看见他们一再背叛摩西、亚伦。直到士师们的时候,以色列人是完全混乱了。以后神就设立以色列国,祂要从大起得着祂的权柄。但就是大的时候,也有背叛发生;到了所罗门时代以降,背叛更大。从罗波安王拜隅像以后,直到以色列分为南北两国,他们一直是背叛的,直到他们亡国为止。所以神在以色列人中建立权柄的事完全失败了。四百年后,从施浸约翰开始,天国就传开了,努力的人就能进去。因为众先知和律法说预言,是到约翰为止(太十一12-13)。神先差以利亚来,然后又差自己的儿子来,作顺服的标准;并且神要建立教会,继续作顺服的器皿。但今天教会仍然失败;教会对于神的权柄仍不够顺服,教会对神直接的旨意也不够顺服。所以神在地上还没有恢复祂的权柄。

      神的旨意,是要教会进步到以弗所书四、五章那样完全的情形。主必须在这末后的时代,在教会中作大事,否则不能把荣耀的教会带到神面前。一个人必须碰着神的权柄,不违背任何的权柄,没有任何背叛的灵,才能按照神的原则事奉神;不然,你的工作、讲道、事奉都没有价值,因为你走的是撒但的原则。这件事是太大的一件事,也许有的人受下了这样的话。今天我只稍微说一点:什么是国度?或者说,什么是教会?国度与教会,乃是一班在地上维持神权柄的人。神的权柄乃是建立在教会中,因为教会是初熟的果子。如果教会也背叛神的权柄,神的权柄也就无法建立起来。我引一个不好的比方:蒋先生预备统一中国,就建立黄埔军校,训练军队,完成了统一。但如果还没有统一,黄埔军校就先变节了、背叛了,那怎么办?统一就一点也没有办法了。神的旨意,乃是要从教会开始,起头建立祂的权柄。在神的计划里,祂要杷祂的权柄,直接或间接的建立在教会中。有一天神要这世上的国,都变成主基督的国。所以如果教会背叛,不彰显顺服权柄的见证,那就完全破坏神的计划。

 

学习在各方面服权柄】所以神必须得着一班人,在政治上是完全顺服权柄的,如罗马书十三章一至七节所说的,当纳粮的纳粮,当上税的上税,当惧怕的惧怕;在家庭中也看见权柄的次序,作顺服的妻子、顺服的儿女、顺服的仆人;并且在任何场合、任何情形,都站在他的地位上服权柄。就是这种行为和态度,乃是最好的见证。如果一个人在任何情形都是顺服的,在这世界上就再找不到别的更美的事了。因为这样的人乃是彰显神的荣耀、彰显神的权柄的人。这不是你顺服那一个人的问题,乃是因着你顺服神,你不,得罪你灵里的感觉,你就顺服代表的权柄。认识权柄的人,无论在何处看见权柄,他就顺服。如果有弟兄只听一个人的话,而不听别人的话,他就没有用处;因为他只是顺服人,而没有看见神的权柄。如果一个人碰着神的权柄,他在任同的权柄下,都能顺服。

      我们在任同情形之下,都要服在权柄底下。譬如,在幅州有一弟兄只听某弟兄的话,另有某弟兄不听陈、郑二位弟兄的话。在上海有一姊妹单听汪、李二姊妹的话。那样作只是顺服人,并不是顺服权柄。顺服权柄是不踫人的。比方你在厨房里,就必须看见那里有权柄;你在办公室里,也必须看见那里有权柄。在教会里,那里有管理的弟兄,那里就有权柄;处处鄑有权柄的制度。如果有人以为他只是顺服一个人,他就根本还没有看见权柄。顺服权柄不是一、二个人的问题,乃是顺服一切的权柄。我们必须有权柄的感觉,不是客气客气,乃是必须有顺服的灵,有顺服的感觉,一个碰着神权柄的人,每次遇到权柄就能知道。例如管厨房的姊妹有权柄,在厨房里你就必须听他的。这不是像世人一样,态度客气一点,不得罪人;这乃是一种权柄的感觉。这种感觉是自然的,就好像手扭了,你自然就觉得痛,是自然而然的感觉。一个认识神权柄的人,一踫权柄就立刻知道。如果一个弟兄说,其它人的话不对,必须李弟兄、汪姊妹讲两句话就对了;这样说的人,乃是在属灵上一窍不通的人。

      神在地上乃是要得着一班不干犯权柄,也不背叛权柄的人。如果一个人真认识权柄,他的顺服就是自然的。这不是客气,客气不是基督人所当有的;乃是应当有顺服的感觉。这样,在教会里的配搭就是顶自然的,否则教会就是乱的,即使你听十个、八个人的话也是乱的。你乃是要听所有的权柄。在教会里你不听话是乱的,你只听一个或几个人的话也是乱的。你有没有碰着权柄,乃是整个的问题。神今天在地上所维持的是什么呢?就是权柄。如果一个人破坏了神的权柄,任何的工作、奉献、事奉、热心,都是背叛神的权柄,都是干犯神的权柄。我们如果不感觉背叛、干犯权柄是可憎恶的,在工作上就没有用处。神是维持祂的权柄,我们若破坏神的权柄,我们就根本没有路走。

      这件事,你在神面前必须先有彻底的解决。若不然,你在鼓岭山上也许不出事,但是在山下必要出事。一个人有了不对,也许在某一个地方不出事,但到另一个地方就要出事。在烟台的弟兄,若只听李弟兄的话就还不够,必须在任何地方都遇见权柄,都听话。你如果要在各地都能听话,就必须看见神就是权柄,你必须看见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权柄是一个奇妙的东西,人实在不知道什么是权柄。权柄是说不来的东西,就像神一样的奇妙。但是碰着权柄的人,就觉得是碰着神。为什么呢?因为神退到自己里面是灵,神出来的时候就是权柄。我们在这里乃是说碰着权柄的问题,不是争论说,谁该听谁的话。如果有人只是争论说,谁该听谁的话,求神怜悯,这乃是堕落。一个作工的人,必须问是否听神的权柄。不是我会讲,能感动人,能安排事情,就能作工。有的姊妹顺服弟兄难,有的妻子顺服丈夫难,有的儿女顺服父母难,有的奴仆顺服主人难,这是因为他们所踫的只是人。扫罗必须被主光照,在路上仆跌下来,才能问说,主阿,我当作什么(徒廿二10)?一个人一看见权柄,一切不行的警察、不好的政治、不好的丈夫、不好的父母、不好的弟兄姊妹等,这样的思想都过去了。一个人一遇见权柄,他的问题都解决了。一个事奉主的人必须遇见权柄,顺服权柄,才有出路;如果权柄的问题不解决,他底下就没有下文。

 

顺服权柄的性情】凡是认识神权柄的人都有一奇特的习惯,就是无论到那里去,他都必定先找权柄,他总是先问:谁是权柄?因为他里面有要求:我在这里要听谁的话?这不是口里说这样的话,乃是里面有这种权柄的要求。顺服乃是他的性情。听命乃是神儿子的特性。踫着权柄的人就是这样,在任何情形之下,无论什么地方,都要去找在他之上的权柄;他到任同地方,都看见神权柄的安排。如果在任何地方,有许多这样的人,就产生出次序来。神在宇宙中,在世界中,在教会里,都安排权柄的次序。你看得上眼也好,看不上眼也好,你觉得也好,不觉得也好;你都要说,感谢神,我找到顺服的对象。并不是你遇到的人如何,乃是他身上的权柄如何;你如果不能顺服,你不能说你不知道有权柄这件事,你只能说你是背叛的。一个人有没有顺服,在认识权柄的人一看就知道。我们说找顺服的对象,不是要你去找一个钦差来顺服,乃是任同的代表权柄,你都要顺服。我们到那里去,在任何场合,都必须找顺服的对象。一个弟兄或姊妹如果说,对于某某人我实在服不下来,那么他作基督徒的性质根本就不对。

      主耶稣小的时候,在家里顺服父母。当祂三十岁出来传道时,有一次,一个收丁税的人来问彼得说,你们的主要不要纳税?彼得自己回答收税的人说,纳。当彼得进入屋子时,主先问彼得,世上的君王向谁收税?是向外人,还是向儿子?彼得回答说,向外人。主说,那么儿子就可以免了。但主因怕人见怪,就叫彼得去钓鱼,从鱼口中得银子来纳税(太十七24-27)。这件事给我们看见权柄。主是神的儿子,祂末显明自己时,人不知道。按着祂是神儿子的身分,祂可以不纳丁税;但为避免别人被绊跌,祂还是纳。主末显明自己是神儿子的身分时,祂还是顺服在地上的权柄之下。祂是儿子,不好纳丁税,因为祂若纳了,就表明祂否认自己是儿子。所以祂不自己拿出钱来纳,乃是用另外的方法,就是从鱼口中拿出纳税的银子;并且不只纳了祂自己的,连彼得的一分也纳了。

      当主耶稣受大祭司审问时,起先一言不答;但是当大祭司指着永生神要祂回答时,祂就回答。这也是主顺服在权柄底下的榜样。主耶稣的性情是这样;神使我们作祂的儿子,也有神的性情,就是顺服的性情,你里面要顺服,这乃是你的特性。已过我们看重圣洁太多,看重权柄不够多。今天我们要看重看见权柄的事。我们要知道,神所给我们的性情,乃是能听话、能顺服的性情。如果我们不顺服、不听话,我们里面就难受。你若不顺服,你里面必定觉得无法过去。今天如果有许多顺服的对象,你却不顺服,我就要怀疑的请问你,你得着的是什么生命呢?

      在这里我要先向你们认错,过去我有许多话不敢说。我知道时候到了,我要重重的说。你如果有心要顺服,你里面的味道是何等好呢?当你原本生在污秽中时,蒙神拯救,走上圣洁的道路,你就觉得这是何等好的生命,这叫你里面觉得舒服、顺畅。同样的,今天你如果被神带领,愿意顺服、要顺服、寻找顺服、顾到顺服的灵,你就要觉得,这比由污秽进入圣洁,不知道更好多少。你因比要有何等的喜乐呢!你要大声的赞美感谢说,顺服真是甜美!我们弟兄姊妹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因不顺服,而不喜乐、不舒服;也下知道有多少人因顺服,而喜乐、舒服。自然我知道,有人在一些情形底下,顺服是非常困难,不知要流下多少眼泪。但那时如果你乃然顺服,即使擦着眼泪顺服,你也会觉得喜乐、甘甜。我们要求主作我们看见,我们所得的乃是顺服的主命。

 

作顺服权柄的见证】今天神要求我们,在各种情形、各种时候、各种环境中,都能站在自己的地位上,顺服神,顺服神所拣选的人。神需要这里有一班人,是能够顺服代表权柄的;神盼望有一班人,只要神的权柄有一点动,就知道权柄在这里。这样的一班人是能顺服、能听话,是稚持神的权柄的;他们处处都找权柄,顺服权柄,不作背道,悖逆的人。若是这样,神在这里就有见证。神今天所急切要得着的,乃是有神权柄的彰显,也有人顺服的见证。神的权柄和人的顺服合起来,就成功神所要的见证。如果在这里有三、五位弟兄姊妹知道什么是权柄与顺服,神要有同等的荣耀。今天到处都是声音,到处都是话,到处都是混乱,到处都是摩擦,到处都有悖逆的事。但如果我们能看见一班弟兄姊妹,他们看见神的权柄,也顺服神的权柄,这会有同等的不同!这就叫人要碰着一个东西。如果一个地方有顺服神权柄的见证,就越过越看见神的权柄彰显在那里。所以权柄明显不明显,就看顺服不顺服:顺服如果明显,权柄就彰显,神也要彰显出来了。甚至连许多过路人,也要看见我们的地方教会不一样。人要说,在这里有神。这就是我们见证的路。比方一个住家有家长,有权柄与顺服,人一到这家所看见的就是有次有序。无论我们到那里,总得要看见权柄。

      全世界的人都是背叛的,背叛乃是人的本性;人如果顺着本性而行,就是不顺服。今天人都喜欢说,现在乃民主时代,是我们作主。人的肉体是同等的喜欢悖逆,喜欢顺着本性,不喜欢顺服。但是一个看见神权柄的人,一看见背叛的情形,他就立刻知道。神是坐在高高的宝座上,是在诸天之上作神,所以神的权柄必须通行。我们怎能高抬自己,想要作主,想要与神同等?我们都要在神面前记罪,承认自己是野的人、背叛的人。想想从得救以后,多少年我们在那里作乱、背道,没有好好的配搭,多少年仍是单独的,仍是悖逆不服的。我们要为此认罪。

      教会在权柄的事上不解决清楚,下文就没有任同工作,事奉就不能作。我要喊,要说一千次、一万次,在教会中要有顺服的见证。传神话语、作职事的人,每一次传神的话语时,里面都相当敏锐。如果你在聚会中传顺服的道,碰到有人是反对的,有人是背叛的,有人是不服的,你就会有感觉,你的话就重不下去,你觉得你的灵就退下来,你无法畅快的把话说出去。关于妻子顺服丈夫,奴仆顺服主人,儿女顺服父母等,我在台上已讲过许多次,还没有一次是觉得没有反抗的。人如果没有踫到神的权柄,你一碰到他,就觉得他身上有一个硬的东西。一个耶稣的见证不在于道理怎样,也不在于明白道理与否;乃是必须有一班人,不只是圣洁的人,公义的人,有爱心的人,并且是能够让人看见顺服的灵,是顺服权柄的人。真理讲得凊楚,并不是我们的见证;乃是顺服的灵运行在我们中间,才是真的见证。在我们中间如果能够看见这光景,神就能把祂的权柄建立在教会中,神就有一条大路好走:如果个个弟兄姊妹,处处时时寻找顺服的对象,整个教会在神面前部是蒙头的;没有一个人有意见,没有一个人随意说话,没有一个人任意出主张,到处只看见顺服权柄的事,这是何等的美!这就是我们的见证;如果今天在地上什么都能建立,就是这个不能建立,我们的事奉就没有任同用处。

      今天世界上和教会里有许多翻译员,就是传通。传通就是把你不懂的话,翻成你懂的话。今天权柄的事如果不传通给你,请你来山上,就是要你的命。今后你应到处去找权柄。找权柄就是说,你判一个地方,不是一坐下就想自己作主、作头、当家,或出在张。如果从今以后,在教会中有这样顺服权柄的彰显,这要给神何等空前的大路!人看见了就都要俯伏下拜。在许多地方,你能看见有弟兄姊妹相爱的事,但你看不见顺服的事。如果弟兄姊妹在一起一面彼此相爱,一面又有顺服,这是最美的事。单有顺服权柄,没有弟兄姊妹相爱,是天主教。光有弟兄相爱,没有权柄顺服,就是弟兄会。如果既没有弟兄姊妹相爱,也没有顺服权柄,那就是更正教。所以在基督教里有三种情形:天主教、弟兄会和更正教。我们不应是其中任同一种。我们不是牺牲弟兄姊妹相爱,而顺服权柄;也不是光有弟兄姊妹相爱,而没有顺服权柄。我们盼望神怜悯我们,陡我们弟兄相爱更加强,并且还要加上顺服权怲。我们必须时时站住自己的地位,顺服权柄。这就是见证,这是今天难得的事。

      今天在世界上。在宇宙中,都没有这样权柄顺服的见证;叫以神在教会中设立权柄,祂盼望能在教会中彰显祂的权柄。多年来我们有太多的混乱、不服和背叛,我们必须在神面前认罪。求神怜悯我们,使我们看见祂教会中所殶立的权柄制度,使我们能作顺服权柄的见证。―― 倪柝声《作权柄与服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