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话语与顺服权柄的关系

 

读经:彼得后书二章十至十二节

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他们胆大任性,毁谤在卑位的也不知惧怕;就是天使,虽然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毁谤的话在主面前告他们。但这些人好像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

 

顺从乃神儿女的性情】昨天我们提到,神要在教会中彰显她的权柄;所以一个人在教会里,就当顺服权柄。圣经里有几个字与我们基督徒该走的路有关。罗马书十章十六节说,人在得救时,乃是听从福音(听从在中文圣经里有些地方译为信从),英文翻为(obey the Gospel)。福音是命令,所以在罗马书十章十六节、彼得前书四章十七节、帖撒罗尼迦后书一章八节,都讲到听从(或信从)福音。圣经里又有两处说到顺从真理(即顺从神的话),就是罗马书二章八节和彼得前书一章二十二节。神的福音是命令,神的真理也是命令,所以圣经一面说,我们要顺从福音,一面也说,我们要顺从真理。顺从(或听从)是比顺服积极多了。彼得前书三章一节说,若有不信从(obey)在使徒保罗的书信里,希伯来书五章九节说,基督为凡顺从祂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换句话说,听从的人,神就拯救他们。使陡行传五章三十二节说,神将圣灵赐给顺从的人。所以听从乃是基督徒的特点。基督徒的名字就是听从的人,所以信徒顶好翻为从徒(obeyers)。基督徒为什么能叫从徒?这是因为听从乃是神儿女的特长、特点,也是神儿女的性情。神只能在教会中得着祂所要得着的,因为教会以外的范围都是背叛神的。因此,如果我们在教会里不能彰显神的权柄,我们就是失了神的性情。

 

教会不能失败】神所拣选的教会,乃是最后的听从者。因这缘故,我们在教会里就不可失败,不许失败,也不能失败。神拣选天使,天使失败了;神拣选以色列人,以色列人也败坏了。但教会不可再失败。福建人作器皿,作坏了可以再作一次。但教会这器皿乃是神最后的工作;教会若失败,神也不能再作了。所以我们只许顺服,不许背叛,因为神再无其它的工作了。神差摩西、大,以及众先知,至终基督来了。在神的经纶中,教会乃是最后的工作。不管你背叛也好,顺服也好,神必定要得着教会这器皿。所以我们必须有这感觉,就是教会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好像以弗所书五章叫说的,教会必须是圣洁没有瑕疵,毫无斑点、皱纹。主说,祂要把教会建造在盘石上,阴间的门不能胜过她(太十六18);教会定规是得胜的。主要成全教会,所以教会不能再误了神的事。

      前些时候有人问:如果我们失败了,怎么办?我们不能这样问,因为我们非得胜不可。我们不能问:如果主犯罪了,怎么办?因为主不能犯罪,祂必须得胜。叫以我们也不能想:如果我们失败了,怎么办?这种思想不能进入教会里。你不能不绝对,你必须得胜。主如何不能犯罪,照样,教会也如何不能失败。

      约瑟夫(Josephus)是犹太史学家,他是不信基督的人;但他在所写的历史书上说,当基督在地上的时候,乃是鬼附的人最多的时候,就好像全阴间都出来反对祂,都出来试探祂。但是你们看,牠们的作为有什么用?主一直是得胜的。所以教会非顺服不可,教会的命运乃是成功。今天你肯顺服也好,不肯顺服也吧,你都要顺服。神就是神,祂永不改变,祂的宝座存到永远,所以教会也不能转弯。今天我们的路,就是要作从徒。这路乃是大的。谁能拦阻神的路?你是谁?你能拦阻神的旨意么?

      有一件事我心里想笑,就是世界上小小背叛的人、小小不服的人,有什么办法敌挡神的路?主只要稍微动一动小指头,任同事都能得胜。只有全能的人才可以说,我不能服;但你还不配说,你不能服。我们一站在神面前,一站在神的计划中,一站在神的话语前,非俯伏在地上不可。

 

顺服权柄与话语的关系──背叛的第一个表显乃在话语上】今天我们要说到,顺服权柄与话语的关系。全部圣经凊楚告诉我们,人顺服权柄与不顺服权柄,与话语发生特别的关系。神要人在权柄底下顺服,神也要人在话语上顺服;人如果不在话语上顺服,要他顺服权柄是不可能的。彼得后书二章十到十二节里,首先说到肉体与情欲,接着就说到轻慢主治的人。在肉体上放松,不能约束情欲的人,就是轻慢主治的人,也就是不服权柄的人。生活严谨,有圣灵管治的人,就不随便毁谤在尊位的。彼得说,有人是不顺服的、轻慢主治的,他们的表显就是从口里说出毁谤的话来。毁谤变作话语,就是英文里的evil speaking。不服权柄的第一个表显就是在话语上,就是说坏话。因为舌头是最难管的,舌头在百体中是很小的,却能说大话,还能点着地狱的火(雅三5~6)。所以一个人不服权柄,最快的就是用舌头说出来。

      世界上的人有作权柄的,也有顺服权柄的,但那些该顺服权柄的,常常只是当面行礼、鞠躬,什么都回答:是,是!在后面却是说坏话。譬如一个用人到你面前,你叫他作一件事,他回答:是,他一定照著作;但一到厨房里,就唧唧咕咕的发起怨言来。作工的人对上司也是如此,当面答是,背后说坏话。还有军人对长官,护士对医生,也常是这样。这是因为口说是最便当的。一面口表明心,一面口最方便。在法庭里,法官判决后,总是对被告说,若有不服,在三天内可以上诉最高法庭。有许多被判罪的知道自己有罪,没有上诉,但是并非就服气,他在家里早就唧咕不停,说毁谤的话。在学校里,学生对先生也是这样,表面称是,背地里说坏话。在家庭里,子女对父母也是如此。这些就是保罗所说的眼前事奉(西三22),是眼前的顺服,不是从心里顺服。心里不顺服,口就发出背叛的话来。在世界上的权柄制度中,都充满了背叛。顺服权柄乃是心里服,口里也要服。一个人是不是顺服,只要问他口服不服,就能断定了。神要人不只眼前顺服,乃是要心里顺服,并且口里也顺服。所以我们在私底下总得能管住我们的舌头。

      在世界上的人,当面服就萛是服的。但在事奉神的儿女中,他们在家庭里,或对政治,或在教会里,都是一样的,乃是要心里顺服,口也不出毁谤的话。一个人在神背后不埋怨神,因为他所碰着的乃是神。没有遇见神权柄的人,总有问题,好像脾气一样,你也许可以忍一天,忍两天,或者忍两个月;但就是今天不炸出来,有一天总要炸出来。有的人就好像定时炸弹──虽然没有那么快懪炸,但到了炸的时候,立刻就炸了。一个人如果单单踫着长老,踫着工人,碰着丈夫,踫着主人,还是没有用;我们所要求的,乃是要碰着权柄。我们不是讲顺服权柄的道,乃是盼望你们碰着神,碰着权柄,盼望你们找机会顺服。人一碰着神的权柄,口里就没有话了。神必须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心里不唧咕,口里也不说背叛的话。那是何等好、何等舒服的一件事呢。

      彼得后书二章十节说,那些轻慢主治的人,毁谤在尊位的也不知惧怕。有的人背叛权柄,不知惧怕;但认识神的人,倒要替他惧怕。不知惧怕乃是严重的事,严重到一个地步,好像一个小孩子站在老虎面前拔老虎的毛,而一点不知惧怕一样。许多姊妹在家中对丈夫说背叛的话,许多弟兄姊妹在教会中随便说负责弟兄的坏话,却不知惧怕;但站在旁边认识权柄的弟兄姊妹,都为他们害怕。所以我们若要顺服,口乃是第一个要管住的,我们头一个要对付的范围就是口。

      彼得后书二章十一节说,虽然天使的力量权能更大,还不用毁谤的话在主面前告那些在尊位的。所以请你们学习作天使吧!天使的力量大、权能也大,但他们是顺服的。你若不顺服,你就是比天使更大了。按着力量、权能,天使比人大,但他们仍不敢说毁谤的话。你是什么人呢?天使不敢随便说话,因为他们是站住地位的。认识权柄的人,就不能随便批评。天使在神面前是学站住地位,顺服权柄的。叫以哥林多前书十一章十节说,女人为天使的缘故,应当在头上有服权柄的记号。

      一个基督徒如果不顺服,他的能力就漏了。基督徒把能力漏掉的原因有内个:第一是罪;第二是不服权柄。而不服权柄最大的表显,就是口里毁谤的话。泉源从同一个眼里,是无法发出甜、苦两样的水来(雅三11)。你流了苦水,甜水就没有了。照样,同一个口也不能说毁谤的话,又说爱的话。特别作话语职事的人,不可能几分钟以前用口毁谤人,几分钟后又用同一个口说造就人的话。基督徒把能力漏掉,很大的原因乃是不顺服权柄,就是用口说毁谤的话。

 

干犯权柄是最重的罪】彼得接着又说到很重的责备的话:这些人好像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正在败坏人的时候,自己必遭遇败坏。这是在圣经里最重的话,在责备的话中,没有一处更重过彼得后书二章七至十二节的。为什么彼得这里责备的话这么重?因为有许多罪,在人看固然是很重要,但彼得知道,神看不服权柄的罪才是最重的。天天报纸上都登许多毁谤在尊位者的话,基督徒不但去读,也拿来讲。今天在社会中,毁谤在尊位的变为太平常了。许多人毁谤在上位的,却没有感觉。全部圣经中,从起头到末了,神一直要维持权柄;所以干犯权柄,乃是最大的罪。如果有人来推翻权柄,神必要对付。神没有说杀人、奸淫的人是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因为人杀人、奸淫也许有感觉,不像口里说毁谤话的人,说毁谤话却没有感觉。神看毁谤的人像畜类一样,因为他们没有感觉。好像狗咬了人,回家去会不会有感觉?牠会不会三天不吃饭,心里难过?权柄是全圣经最中心的东西,所以在神看,毁谤乃是最重的罪。弟兄姊妹们,我盼望你们必须有感觉,口不能随便说话。

 

毁谤的话破坏教会的建造】教会的合一被破坏,能力被破坏,最厉害的原因就是人的口随便说话。如果整个教会充满了唧咕不平的声音,教会如同能建立起来?神如果把你的口封住了,下文就有事作了。谁敢批评神?也许有人说,若是神,我定规没有话说。这样的人乃是没有看见权柄的。不是叫你咬紧牙根而心里造反,乃是要把你连根拔出。比方说,有一个灵性高的人,对你说话,你有许多事情不知道。又有灵性更高的弟兄姊妹对你说话,你就有更多事情不知道。这样一直推,推到神那里,你想有多少事情是你不知道的?世界的人批评,乃是根据人的知识。但有人即使不懂,却也放肆批评。到底你的批评是因你懂或不懂呢?有的人批评是彰显他的知识,但有的人批评是彰显他的愚昧。许多人说批评的话,因他不觉得自己愚昧;越认识神的人,就越不敢说批评的话,他觉得有许多属灵的事,是他不懂的。凡是用言语破坏权柄的人,神也要破坏他。

 

米迦勒的榜样】犹太书八节至十节的口气与彼得后书二章十至十二节是一样的。特别犹太书八节,简直和彼得后书二章十节一样。我们能看见,这段话乃是神所启示的,因为犹大和彼得并没有事先商量过才写的。轻慢总归引到毁谤、随便说话,这两样是相连的;轻慢主治,结果就有毁谤,就有随便的话语。不服的表显就是随便说话。犹太书九节的特别点是:米迦勒在与撒但争摩西尸体的事上,他所勒住的乃是口里的话语,他不是勒住别的。米迦勒仍记得撒但是他的老上司,是他先前的权柄。他面对曾有一度比他更高的权柄,就顺服不敢乱说。米迦勒不敢对撒但说,你这样胡闹,不对。他只说,主责备你吧。他不敢说任同话毁谤撒但。(但我们和米迦勒不一样,神从来没有把我们摆在撒坦底下,并且我们是已经死了的人,撒但不能作工在已死的人身上,牠只能作工在活的人身上。)米迦勒是神的天使长,奉神的命来对付撒但。圣灵将这件事记载在这里,乃是要给你我作榜样。我们必须在口上受教。圣经在这里有一个例子,就是可以引别的权柄来对付在我们之上的权柄,但自己不可动口,也不可动手。人要先有受教的耳,才有受教的舌头。讲过米迦勒的榜样后,犹大接着就说,说毁谤话语的结果,乃是败坏了自己。说毁谤的话,结果就是败坏自己,并且也表明你的愚昧和属灵情形。所以我们所要学习的第一个功课,就是管住舌头,不说毁谤的话。

 

旧约里说背叛话语的例子──含的传话】旧约里挪亚的儿子看见父亲赤身露体,就出来告诉他的弟兄们。表面上忙只是传话而已。但他是在背叛的原则里,他有背叛的灵,而显在传话上。他若是服在权柄之下,就连传话都不敢作。所以凡要学习顺服权柄的人,就不能作传话攻击权柄的事。我们的话语要受约束,无谓的传话,不知弄出了多少事。你们不可作传话的人。

 

亚伦和米利暗的毁谤】还有亚伦和米利暗毁谤摩西的事。亚伦虽然和摩西一同事奉,但神是呼召摩西;祂是因着呼召摩西,才呼召亚伦的。另外,米利暗乃是附属的。摩西蒙召是独立的,但亚伦、米利暗不是独立的,他们是在摩西底下。如果摩西没有蒙召,亚伦、米利暗就不会蒙召。在肉体的身分上,亚伦和米利暗是比摩西大;但在神的工作上,乃是摩西大,摩西是作代表权柄的。你如果问我为什么是这样?我不知道,我只能说,神高兴这样作。亚伦和米利暗不服摩西的权柄,话语就跟着来。他们看见摩西娶古实女子,就说毁谤的话,他们说,难道耶和华单与摩西说话,不也与我们说话么?圣经说,这话,耶和华听见了(民十二2)。人有背叛的灵,口总要出来。但反过来,权柄也能够封住许多的口。一个人如果认识权柄,就封住许多的声音,也封住许多问号。遇见权柄,不只封住话语、声音,也封住问题;许多问题,都在顺服里回答了。凡看见权柄的人,就顺服神的安排。亚伦也许觉得说,摩西是他的弟兄,从小他常常摸摩西的头,甚至管教过他。今天说一说摩西,会有什么事呢?不过就是表面上说一句:难道神单与摩西说话,不也与我们说话么?到底亚伦和米利暗有没有在外面对人说摩西的事,或者毁谤摩西说,他这样与外族通婚,如同能作领袖?他们仔像没有说过分严重的话。我们也许觉得,亚伦和米利暗所说的好像不大厉害,不萛毁谤。但是圣经说,亚伦和米利暗毁谤摩西。神领会他们的话乃是毁谤。我们只要小指头动一动,神就知道了。我们在心里若有一点不服,神立刻就能知道。在亚伦和米利暗来看,摩西没有什么特别;但在神看,摩西乃是神所拣选的权柄。说一点话,有背叛的灵在其中,无论轻重,都是背叛。一个背叛的人,要他不说毁谤的话,是很不容易的。

 

可拉党等对摩西的攻击】民数记十六章提到可拉党、流便支派的大坍和亚比兰,以及二百五十个首领的背叛,他们也是用话来表现;这背叛的范围更大了。民数记十六章记着,他们一党人说摩西、亚伦擅自专权,高抬自己,超过神的会众。他们一攻击,就是说毁谤话。他们的背叛,好像洪水冲出来,结果就替阴间开了口:这是严重的背叛,他们的话是没有任同节制的。所以我们如果要事奉神,就必须在各处看见权柄,要学习在态度上顺服,也在说话上顺服。我们要学习顺服权柄,就必须在话语上忠心,不随便说话。

 

}碰着权柄,自然堵住毁谤的口】从今以后,加果我们在权柄的事上学习得好,你就能看见,今天教会的情形是同等的乱呢!到处都看不到权柄的次序。如果在这里有许多人被神带领到一个地步,遇见神的权柄,三、五年后,我们回顾,就会看见以往的教会同等乱,今天的教会父是同等美。就好像以前不知道得救的证实,不认识得救的内容,就以为得救是平常的事,今天人都知道得救是同等大的事,教会在这事上的感觉就大大不同了。从前对得救不清楚,是因为路不清楚;今天对于权柄的事也是这样。我们必须看见权柄的事。你若真看见权柄,就会觉得教会中用话语毁谤,用话语传说,用话语背叛,是同等多,父是何等可恶。神如果怜悯我们,叫我们踫着权柄,我们就不敢再随便说话。权柄的认识与口的说话是联在一起的。你的口没有办法约束,你的人也没有办法约束。看你的口如何,就知道你是那种人。人心中所想的,口里定规就说出来(太十二34)。这是一个定律。

      我们必须对付背叛的口,对付毁谤的话语。但我们要对付背叛的事,不是我们自己能作的。神能作,神如果稍微叫你摸着一点权柄,当你再要随便说话时,你发现你里面有一个东西阻挡着,叫你口里要出来却出不来,被堵住了。这不是外面改变的题踵;乃是一认识权柄,你的话语自然就改变了。这二十年来,我们一直没有人敢说权柄的事。今天简单说一句话,你总要碰着神的欢柄。不是外面改变多少,话语改变多少;乃是你一踫着权柄,你就变了。你一踫着权柄,你就倒下去,就全人萎下去;你就不敢毁谤,不敢批评,你的口变哑了。愿神怜悯我们,使我们没有背叛的灵,也没有背叛的话语。―― 倪柝声《作权柄与服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