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神要人顺服代表的权柄

 

背叛是最大的罪】今天我们要接着从旧约说下去,来看什么叫作神的权柄。民数记十六章记载两件背叛的事。第一件的背叛我们已经看过,是从一至四十节,就是神子民中间首领的背叛;结果他们走了阴间的路,直落下地狱去。神的子民本来应该胜过阴间的门,但他们反被阴间的门所胜过。从四十一节末了,是第二件的背叛,这是以色列全会众的背叛。在四十一节,全会众向摩西、亚伦发怨言,说,你们杀了耶和华的百姓了。背叛的灵是能传染的。审判落在别人身上,未必叫自己停止背叛。二百五十位首领背叛的结果,百姓没有受鉴戒;背叛者受审判下阴间,反而引起全团体的背叛。他们忘记第一次开阴间的门,乃是百姓自己造成的。全会众忘了,不是摩西、亚伦审判那二百五十位首领,乃是神审判他们;不是摩西、亚伦开阴间的门。他们只看见人,没有认识权柄是出乎神,所以就放胆攻击。当全会众攻击摩西、亚伦时,神就出来表显祂自己,证明权柄是出于祂的。其实他们不是抵挡摩西、亚伦,他们乃是抵挡神。亚伦、摩西看见全会众背叛,他们没有开口争辩,但是神说话了,神的荣光显现在会幕那里。神的荣光不但在拯救时显现,神的荣光也在审判时显现。神对摩西、亚伦说,祂要转眼之间灭绝全会众。当人起始背叛时,乃是接近阴间的门。

      摩西、亚伦还没有说话之前,神就先出来对付。审判乃是神的荣耀。神经得起百性在旷野里十次发怨言、想回埃及等的罪,神甚至也经得起他们不想进入迦南的事。这些罪使他们不能经过加低斯巴尼亚直接进入美地,而在旷野飘流三十八年。但是当百姓踫神的权柄时,神受不了,祂不再容让他们三十八年,乃是要在转眼之间把他们灭绝。因为背叛比任何的罪都严重。以色列民已经在迦南地的门口,如果神不让他们进去,那么出埃及有什么用?但神宁愿让他们这一代过去。许多的罪神受得住,也是可原谅的;但背叛乃是走了阴间的路,背叛乃是死的原则,乃是撒但的原则。所以背叛的罪比什么罪都厉害。当他们正抵挡神的权柄,神对摩西、亚伦说了话以后,瘟疫就开始发作,在几分钟内百姓就死了一万四千七百人。这是何等严重的事。幸亏摩西属灵的感觉很快,即刻通知亚伦拿着香炉,盛上火,加上香,到会众那里替他们代祷赎罪,瘟疫才止住。这给我们看见,抵挡权柄是何等严肃的一件事!

 

扫罗在权柄的事上堕落】当以色列人进入迦南地之后,在士师记时代,以色列人经常作乱,各人任意而行,以致神无法在以色列人中建立祂的权柄。直到以色列国建立以后,列王的时代开始,神的权柄才建立在他们中间。以色列人由埃及出来,乃是整个民族的得救;到了列王的时代,乃是国度权柄的建立。扫罗作以色列国的头一个王,他是神叫挑选的,是神设立他作权柄,就是作神代表的权柄。后来扫罗在权柄的事上堕落了,因为神命他除灭亚玛力人,并灭尽他们所有的;但扫罗违背神的命今,怜恤亚玛力王亚甲,并且不肯把亚玛力人上好的牛羊都杀死。他没有听从神的话。叫以撒母耳对他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他对扫罗说,神是要你顺服、听命,不是要上好的牛羊、祭物。扫罗是神所立的权柄,但扫罗自己不站住权柄的地位。在旧约里最讲究利用价值的人是扫罗,在新约里是犹大。扫罗是旧约里的实用主义者,犹大是新约里的实用主义者。扫罗比犹大好一些,他留下的东西是要给主,而犹大省下的香膏钱是要给穷人;但是他们背叛的原则是一样的。

 

大卫看重代表的权柄】当扫罗悖逆神之后,神就把他放在一边。虽然那时扫罗还在位,但在神看,扫罗已经过去了。神的心意是要大卫作王。后来扫罗嫉妒大卫,多方要害大卫。大卫怎样待扫罗呢?他不肯杀扫罗。说到膏油,两人都同受神的膏油;对于神的旨意,扫罗是站在以往的神的旨意上,大卫乃是站在神现在的计划和旨意上;说到作王,扫罗是王,大卫也是王。大卫乃是站在神的膏油中,也站在神的计划中。神乃是计划大卫作王,神也膏大衙作王;扫罗不该反对大卫。谁能抵挡大卫作王呢?按人看,大卫动一点手,遵照主的旨意,帮忙自己去作王,有同不可?神已经把扫罗摆在一边,祂看扫罗作王是已经过去的事了。大卫手动一动,帮神的忙除去扫罗,早去作王,而成功神的计划,岂不正好么?神的旨意是要大卫作王,那么大卫遵行神的旨意去作王,岂不对么?按人看来是对的。但大卫不这么想。在撒母耳记上二十四章,在隐基底的旷野,扫罗在追杀大卫的路上,进一个洞去大解,大卫和跟随的人正藏在洞的深处。这是所谓的冤家路窄。大卫当时要杀死扫罗很便当。他可以这样想:从前神将歌利亚交在我手中,现在也同样把扫罗交在我手中,我杀了他,像杀歌利亚一样,岂不甚好么?但大卫当时如果杀了扫罗,固可当作帮助神的计划早日成功,但他这样作乃是背叛神的权柄。虽然扫罗失败了,但曾有一次他是王,是神所膏的权柄。虽然扫罗失败了,但大卫曾有一次服在他的权下,所以大卫如果杀扫罗,便是以背叛的代价取得王位,恐怕他也要落在背叛的他位上了。正直的路就是:大卫服在神的权柄底下,而不是服在神的计划之下。悖逆把扫罗撇下,悖逆也能把大卫撇下。所以他如果杀了扫罗,地位就错了。因此他宁可站在对的地位上,甘冒被扫罗杀害的卮险,而不敢背叛神代表的权柄。

      大卫和扫罗的关系,与米迦勒和撒但的关系一样;大卫对扫罗的原则,与米迦勒对撒但的原则一样。大卫只说,愿耶和华在你我中间判断是非(撒上廿四12)。大卫真是认识神权柄的人,那像今天在教会里、在家庭中、在社会上,人如此的无法无天,如此的胡来。如果今天有人处在大卫那样的情形中,恐怕一百人中有九十九个半是要杀扫罗。我们必须维持神权柄的原则,过于生存的问题。愿神给我们一点光照,看见神权柄的严重。神的权柄是不得了的事,神是绝对维持祂的权柄的。我们必须看见权柄是何等的细嫩,同等的碰不得,因为这是整个宇宙的原则。你不能说,我顺服神直接的权柄好了;你要先顺服神所设立的代表权柄。我巴不得天能裂开一道痕,有一点光照下来,叫你看见什么是神的权柄。神如果要设立你作王,让神去动手,把你摆在王位上吧!你能看见权柄细嫩的地方,你在神面前才是有光的人。权柄的事一被破坏,什么都没有了。你说,你热心救人、奋力作工,岂不甚好么?但我要问你是否踫着神的权柄?扫罗的理由也很多,他想:亚甲满好的;以色列民中许多人没有肉吃,亚玛力的牛羊又是那么的上好,杀掉何等可惜。他对于违背权柄没有感觉,这是他与大卫大不相同的地方,大卫对权柄非常有感觉。大卫是持守权柄到一个地步,几乎害了自己的性命;扫罗却是凭自己思想,看重牛羊,想拿去献祭,结果牺牲了神的命令。

      另有一次,在撒母耳记上二十六章,扫罗和他的元帅及其它精兵追杀大卫到了西弗的旷野,在那里安营睡觉。这又是一个试验临到大卫。大卫可以轻易的杀扫罗,因为耶和华使他们众人都沉睡了(12)。无知的基督徒在此就要唱,阿利路亚,现在机会又来了,可以解决扫罗了。但这次大卫只把扫罗的枪和水袋拿去,又放走了扫罗。人如果不是厉害的蒙了光照,他会想:第一次让他过去,我就可以称义了。无论是谁都应该对得起了。我让他一次,第二次可以杀他了。因为扫罗是第二次又来害我,我杀他是可以的。但大卫里面有厉害的光照,他总不敢背叛神代表的权柄;他总是维持神的权怲。权柄就是权柄,我们顺服权柄,千万不可受环境的影响,这样才能作代表权柄。

 

大卫绝对维持神的权柄】我再引第三件事,给你看得更凊楚,什么是顺服权柄。撒母耳记上末了转到撒母耳记下第一章,我们看见扫罗自杀了。按人看,扫罗死了,对大卫岂不是好消息?撒母耳记下说,有一个少年人来报告大卫说,扫罗临危时,要求他杀了扫罗,他就照作了(6~10)。他以为这样说,必定得大卫的赏赐。但是大卫对他说,你伸手杀害耶和华的受膏者,怎么不畏惧呢?大卫就吩咐人杀了这报信的少年人,因为他自己说,他杀了耶和华的受膏者(14~16)。由此我们看见,大卫不仅自己不背叛,不杀作神代表权柄的人;并且别人背叛神的权柄,他也不许。在此我们看见大卫怎样维持神的权柄。大卫这样维持与神权柄的关系,是非常细嫩的,一点都不马虎。所以神爱大卫,为他建立国度,直到永远。神说,大卫是合祂心意的人(撒上十三14)。神使他的国度维持到现在,连我们的主按肉身也是大卫的后裔(罗一3)。我们要作王,就得服在王之下;要作权柄,就得顺服权柄;要受膏,就得俯伏在受膏者面前。神是让顺服王的作王,让顺服权柄的作权柄。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所以我们必须把背叛的根拔出来。一个人如果要作权柄,就非先顺服权柄不可。要作权柄的人千万不要粗手粗脚,随便说话,随便出手作事。今天有许多作工的人、领会的人,见自己的工作很好,也有果子,就觉得满意;但在我里面许多次有意问说,你说你这样作、那样作;我问你,你一生顺服过多少人?你懂得什么叫顺服么?有的人恐怕一生一世没有顺服过一个人,也从来没有服在一个权柄底下过。要作权柄的人,今天必须先学习服在权柄之下。

 

顺服权柄是唯一要紧的事】当你出去对付弟兄姊妹,你要他们服权柄,你自己里面背叛的灵、背叛的思想就必须先拔去。我们在这里不是办事,不是玩,我们乃是来过严肃的日子。关于权柄的事乃是最基本的,这最基本的事没有解决,以下的事谈了没有用。你不认识权怲,你工作的路、事奉的路,甚至个人作基督徒的路都没有。请你记得,你自己是什么种人,你所带领的人就是什么种的人。我们非顺服权柄不可,这是唯一要紧的事。这事没有彻底解决,就没有路走。教会乃是顺服的机关。我们不担心弟兄姊妹强弱的问题,也不怕人愚昧、水平低,我们只怕有造反的人。一个国家不怕人民贫穷软弱,只怕人民分裂造反。人民一分裂造反,国家就灭亡了。一个家庭分裂,也定规倒了。那里没有权柄,那里就混乱,那里也就没有建造。这次我们来这里,乃是严肃的事,盼望你们都看见权柄的严肃。在国家、社会、家庭和教会里,都有神代表的权柄。我们要学习顺服代表的权柄,才有可能作代表的权柄。

 

神信托代表的权柄】有人也许有疑问:如果代表的权柄有错,怎么办?是否我们仍要顺服?我们必须看见,神信托代表的权柄。我要喊说,神代表的权柄就是神显明的权柄;神代表的权柄,就是神的权柄。神叫子女顺服父母,妻子顺服丈夫,属下顺服上司,百姓顺服在上位的。有人问说,这些代表权柄可以信托么?这样的丈夫,难道神敢托付他么?这样的官吏,神可以信托么?弟兄姊妹们,你以为神不知道十个作官的里头,有半打以上是贪官污吏么?你想难道神不知道作权柄的人有不对的事么?我们很担心,若是作代表权柄的人作错了怎么办。但请你记得,神把权柄委托给人,这就是神的厉害。人对于把权柄交给人,有些害怕。神要叫人顺服代表的权柄,代表权柄的责任的确很大;神要将权柄交给代表的人的确不容易。但神既然敢把权柄交给人,就表示神信托代表的权柄。你要知道,不只是你顺服代表权柄难,神差代表的权柄更难,神信托代表权柄更是不容易的事。

 

要放心顺服代表的权柄】神敢信托代表的权柄,我们就要敢顺服代表的权柄。神相信所有的主人、父母、丈夫、在上位的。神不是说,有一半的父母、丈夫、主人、在上位的,他们是好的,你们要顺服。如果这样,你就可以说,我就是在那另一半可以不必顺服的人下面。但神敢委任像扫罗那样的人,大卫就敢顺服。扫罗如何是神的事,大卫的态度不过是顺服。亚伦、摩西有没有错,他们如何也许我们不知道,但我们知道,他们是神的代表权柄。以色列人只要知道摩西、亚伦是代表权柄,他们就当顺服。以色列民有问题时,他们不是与神闹意见,他们没有说神错了,他们是说摩西、亚伦错了,但神乃是说,以色列民背叛亚伦、摩西,就是背叛我。当权柄在时,神维持权柄;当没有权柄时,神设立权柄。神设立权柄在先,神也维持权柄在后。代表的权柄错不错是他的事,我错不错却是我自己的事。我们必须学习敢顺服代表的权柄。神不与我们争代表的权柄错不错,主乃是叫我们先管自己。扫罗错不错,神自然会对付他;我自己如何,我要自己负责。神如果不信任,祂就不那样作。没有限制的信托,是多么的厉害。许多人不过给人有限的权柄,比方,有人把钱托给另一人,也许要对他说,在一百元之内,你可以自由使用,一百零一元以上,就必须先问我。但神信托权柄乃是彻底的。

      委任权柄,乃是一件大事。我们必须相信神信托祂的代表权柄,神是绝对维持祂所设立的权柄。人背叛的性情,是喜欢顺服神直接的权柄,而喜欢背叛神所设立代表的权柄。人常想:如果将神代表的权柄放在一边,我就可以顺服了。但是十分之九的权柄是代表的权柄。神敢信托代表权柄,我也应该敢顺服代表权柄。我们要看见,主既然放心的委任权柄,我也必须放心的顺服祂委任的权柄。

 

神尊重代表的权柄】我们再查看民数记三十章许愿的条例,来看看神如同尊重代表的权柄。全章说到男人的只有第二节。从三节到末了,都是说到关于女人许愿的事。女人是在权柄底下,女人在家时是女儿,出嫁后是妻子;在家有父亲为权柄,出嫁后有丈夫为权柄。人到神面前许愿,不能食言,必须按着许愿而行,这是神直接的命令、直接的权柄。但在这里,女人另有一间接的权柄,就是父亲或丈夫。父亲和丈夫,是女人代表的权柄,是神所设立的权柄。女子未嫁时,在家许愿,父亲默许了,在神那方面才萛为定。好像说,你要顺服神的权柄,必须先顺服代表的权柄。如果父亲反对,神就不建立,好像就推翻神自己的权柄。神尊重祂所设立的代表权柄。代表权柄许可时,直接的权柄就成就;代表的权柄不许可时,直接的权柄也不为定。全章都是讲这一件事。女子出嫁后,就在丈夫的权柄底下,只要丈夫不许可,神就不维持她许的愿,神只要她顺服代表的权柄。在新约里就说,人不能说,我所当奉给父母的,已经供献给神,所以我不用再孝敬父母(太十五5~6)。神是说,当孝敬父母(4)。人不能推翻神代表的权柄,人不能找借口说,我顺服神直接的权柄。神说,如果你不顺服代表的权柄,你向我所许的任何愿,我都不承认。同样的,女人出嫁后,在丈夫面前许愿,丈夫没有反对,神就建立;如果丈夫不承认,神就废了女人所许的愿。妇女的丈夫死了,若再嫁,还要顺服后来的丈夫作代表的权柄,如同神的权柄一样。我们在此看见,神是花工夫建立代表的权柄。

      代表的权柄如果有错,将如何呢?民数记三十章十五节就说,女人的丈夫听了她许的愿和约束自己的话后,若使这两样全废时,丈夫要担当妻子的罪孽。代表的权柄错了,你不必负责,代表权柄自己要负责,要担当自己的罪。对于这妇女,神只要求她顺服。圣经在这一章里给我们看见,神不许人越过神所立的代表权柄,而顺服神直接的权柄。我不能说,我听了神的命令,所以可以不听长老们、使徒们的命令,而直接顺服神自己。丈夫有错,不仅要担当自己的罪,也要担当妇人的罪。所以你在神面前应当学习作代表的权柄。代表的权柄也要顺服神;代表的权柄若有错,他不但要担当自己的罪,还要担当带路的罪,全部新约里,都是维持代表的权柄。在福音书里,我们看见基督在大祭司指着神问祂时,祂就顺服。在使徒行传里,保罗对大祭司亚拿尼亚也是一样。

      在新约里,只有当彼得见证复活的基督,公会禁止他们靠主的名传道时,彼得和众使徒才回答说,顺从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徒五29)。公会的权柄,也是代表的权柄,犹太人应该顺服。但公会明显推翻神的权柄,弃绝主的名,不准使徒传扬主。所以这件事使徒们不能顺服。只有这件事可以说,顺服神,不顺从人,是应当的。除了这件事之外,其它任何情形,都应当顺服代表的权柄。我们在这件事上不能马虎,不能以背叛成全顺服;不能背叛代表的权柄,而说顺服神。代表的权柄是何等大的事。神的权柄是一步一步建立上来的,你不能背叛父母,另一面父说你顺服神。背叛代表的权柄,就是背叛神的权柄。我们必须学习看见代表的权柄,看见神如何尊重代表的权柄,维持代表的权柄,并建立代表的权柄。我们总要顺服代表的权柄;悖逆的灵总得从我们中间拔出去。―― 倪柝声《作权柄与服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