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耶稣的名与权柄的关系

 

读经:路加福音十章一节、十七至十九节

这事以后,主又设立七十个人,差遣他们两个两个的,在祂前面往自己所要到的各城地方去。那七十个人欢欢喜喜的回来说,主阿,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耶稣对他们说,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像闪电一样。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

 

权柄胜过能力】今天我们要说到耶稣的名和权柄的关系。耶稣的名所包括的是何等的大,我们的认识是何等的少。路加福音二十四章四十七节说,人要奉祂的名传悔改敬罪的道,这意思是,赦免乃是藉着耶稣这名,门徒们叫人得生命、赶鬼、要人起来走路、给人施浸,信徒蒙称义、祷告,神赐下圣灵等,都是藉着这名。但是我们要看见,这些着重点,乃是圣经用耶稣这名代替权柄。路加福音十章说到七十个门徒出去传道,在十七节他们回来报告主说,主阿,因你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在十九节主回答他们说,我已经给你们权柄,可以践踏蛇和蝎子,又胜过仇敌一切的能力,断没有什么能害你们。十七节的名字,就是十九节的权柄。主的名字就是祂的权柄;蛇就是撒但,蝎子就是撒但的能力。

      权柄和能力不同,这是一件很大的事。二十年前我看见权柄与能力的分别,我曾在上海提过,新约里的能力(dynamite)就是炸力,这不是普通的能力,乃是相当大的能力。但权柄能管住能力,权柄能够胜过最强的能力、最厉害的能力。权柄此能力更有力。即使是炸力,权柄也能胜过它。主说,祂给我们权柄,能够胜过撒但的能力。

      在全世界中,都是权柄胜过能力。例如有一个老人七十岁,走路都走不动了,咳嗽驼背,柱着拐杖。他的儿子三十多岁,身体很强壮。但父亲讲话,儿子就听父亲的话。以能力来说,儿子胜过父亲,但儿子却听父亲的话。儿子所以听父亲的话,是因父亲的权柄,不是因他的能力。再如学校里的先生一人教一班学生。一班少者有几十个学生,多者上百个学生;这么多学生,都听一个先生的话。按能力来说,几十个学生联合起来,能力比一个先生大得多;但学生听先生的话。先生要学生作作业,学生就作;先生要考试,学生就得预备应考。学生所以听先生的话,也不在于能力,而在于权柄。如果讲能力,就是先生身体再大,也要几十个坐在台上,才能抵挡上百个学生。但在此不是讲能力,乃是讲权柄。先生有权柄,能够管住学生。这乃是权柄胜过能力。

      整个宇宙中,神所注重的乃是权柄;撒但所用以辖制人的乃是能力,牠用能力叫人害怕,但牠没有权怲。我再引一个比方,是二十年前我在上海的一次聚会中说过的一个比方。上海有一个很热闹的路口,车子很多,多的时候有一百辆车来来往往,都在那路口交会;但只有一位警察在那里指挥。他一人管理一百辆车。以能力来说,一辆汽车如果有一百匹马力,不要说一百辆,就是一辆也能把警察轧成肉饼。但是在那里,你看见警察一举手指挥,所有的汽车都得停下来。他的指挥棒长也不长,短也不短,打人不行,打狗不行,赶面也不行,但却能指挥一百辆车。这就是权柄胜过能力。

      门徒一用权柄,撒但就如闪电一样从天上坠到地上来。所以牠在这世界上固然有能力,却没有权柄。牠不过藉着跟从牠的一切使者,使用牠的能力而已。但神设立我们是作权柄,来制伏撒但。管你撒但能力有多大,权柄是在我手中。权柄在这里,什么都得服。这个宇宙是藉权柄来管理的,神根本是设立权柄作管理的原则。所以人一遇见权柄,就萎了。强盗手里有枪,但一看见警察,心里已经寒了三分。不是警察逃跑,乃是强盗逃跑。这乃是权柄的问题。一个军长一声令下,叫士兵跑步,他们就跑步;叫他们站住,他们就站住。为什么军长能指挥许多士兵呢?为什么士兵手中有这么多武器,还听一个人的话呢?这就是权柄管理能力。一个人如果认识权柄,他就不能不服。人不能用能力来抵挡权柄,权柄定规征服能力。在属灵界里,我们既是代表权柄,虽然撒但有能力,但得胜总归是我们的,因为权柄征服能力。

 

耶稣的名代表权柄】我们还必须认识,我们所有的权柄,与耶稣的名是合一的,权柄是在耶稣这名里头。七十个门徒奉主的名,就能赶鬼,鬼必须听他们的话。门徒们也许有许多是乡下人,没有多少学问,但他们用这名赶鬼,却灵的很。主解释说,这是因为祂把权柄赐给门徒了。我们只要提耶稣的名,鬼魔就怕了。所以我们看见,权柄是在这名里头。腓立比书二章十节为什么说,天上的、地上的,和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就无不屈膝?因为神给祂至高的权柄,而耶稣这至高的名,就代表祂至高的权柄。耶稣藉着无穷的顺服、彻底的顺服、完全的顺服、不讲理的顺服、无法计算的顺服,而爬升上来。从人来看,祂是极其卑微,但从神来看,凡自卑的,必升为高(路十八14)。主耶稣是一直顺服,并且顺服到极点,是死在十字架上。祂死在十字架上时,乃是顺服的代表。藉着这样的顺服,主就得着一切的权柄。

      主在上十字架前,在客西马尼园祷告说,我父阿,倘若可行,求你叫这杯离开我;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太廿六39)。杯是指钉十字架。主来地上不是见杯就喝;乃是当祂认清楚杯就是神的旨意时,祂就喝了。主不是说,若是可能,叫神的旨意离开我;祂乃是说,若是可能,叫这杯离开我。祂并不是害怕杯,乃是问:杯是不是神的旨意?主来不是为钉十字架,乃是为遵行神的旨意。钉十字架若是神的旨意,就是最好;若不是神的旨意,主就不需要钉十字架。所以十字架不仅是受苦的代表,更是顺服神旨意的代表。受苦本身不是最好,当受苦是神的旨意时,才是最好。所以主的钉十字架,乃是顺服的最高表示。当祂在十字架上彰显顺服之后,神就升祂为至高,使祂坐在宝座上。主在地上是顺服的代表,祂在宝座上乃是权柄的代表。所以主复活后能够对门徒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太廿八18~19)。祂现在乃是在宝座上。祂在十字架上是最卑微的代表,祂在宝座上乃是最高超的代表。祂在宝座上,得着一切的权柄,而这一切权怲都在祂的名里头。主为什么得着这名?乃是因为祂绝对顺服。

 

奉主的名】主耶稣未复活之前,权柄是在神手中,神是权柄的代表;当主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且复活被高举以后,神就把一切的权柄都交给祂了。一边是彻底的顺服,一边是最高的权柄。主被高举时,神就把耶稣这名赐给祂;但主又把这名交给我们。所以今天我们在工作上,一切的项目都是奉这名去作。我们奉主的名传福音、聚会、施教、接纳人。所以我们若不认识这名,怎能作工?你如果不顺服,你就不认识神的权柄。我们仅仅抽象的认识权柄还不够,我们更得在基督里实际的认识权柄才行。主在顺服上若不到家,便不能回到天上了。祂是冒险到我们无法想象的地步,因为祂放弃了作神的路而回家。主好像不要神的帮助而作人;祂乃是在人的地位上顺服,才被升高。所以今天耶稣是主,神给祂至高的尊名,天上、地上、地底下的一切,无不向祂屈膝。今天你就是奉派来传这名,并且也是有分于这名。我们说奉主名,又说归于主名,如何分别这两者呢?比方说魏师母能用魏弟兄的名,乃因她一次归于魏弟兄的名。她归于魏弟兄的名,才能有分于丈夫的一切。我们要奉主的名行事,就必须先归于主的名。我们已经受浸归入主的名,所以能奉主的名行事。

      我们有了耶稣这名,底下就简单,一切就能胜过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我们为什么称为基督徒呢?因为我们是归于基督的名,一切与祂一样,不过我们是女性而已。就如所罗门和书拉密,在希伯来文是同一名字,只是一个男性,一个是女性。现在问题是我们能不能用祂的名,能不能奉主的名。我们要知道祂的名怎样来的:祂顺服到极点,没有一点背叛,没有一点意见,在态度、话语上没有一点不服,祂坚持神的权柄到极点;乃是因着这样的顺服,结果祂得着这名。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这问题严重?当主差派七十位门徒出去赶鬼时,祂对他们说,你们可以奉我的名赶鬼。这意思是,祂把自己的名交给门徒去用了。主好像是说,你们就用我的名告诉鬼说,出来吧!主在约翰福音十四章和十六章告诉门徒说,你们奉我的名,无论向父求什么,父必因我的名,给你们成就(十四13~14十六23)。主也好像是说,你们奉我的名向父求,就说是我说的,我都算数。路加福音二十四章四十七节说,人要奉祂的名传悔改赦罪的道。主要人奉祂的名赦人的罪、赶鬼、向父祈求。主把祂的名信托给我们,叫我们拿祂的名出去用,这就是奉主的名。中国人不讲名字,乃讲图章;只要盖章就能作事,盖了图章,就能够支款,能买也能卖。若是政府交给你一枚印鉴,给你全权保管,这是大事;你若盖了章,出了事政府就要负责。主说奉祂的名,就好像把祂的图章交给我们了。我们敢盖章,祂就敢负责。所以祂这个名交在我们手中,我们怎么说,祂就怎么作。

 

如何使用耶稣的名】我们如何使用耶稣这名,祂就如何作。弟兄姊妹们,你有没有看见我们的地位?你如果没有看见,你就不能作工,主好像说,你敢答应人家,我就敢答应。所以在马太福音十八章十八节,主才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凡你们在地上所捆绑的,在天上也要捆绑。凡你们在地上所释放的,在天上也要释放。主是把权柄摆在你手中,你到底是谁?你如果有背叛,你如果不顺服,而用这名字,就什么都乱了。主说,你所对人怎么说的,我都照着作。没有看见自己责任的人,乃是愚昧的人,是在黑暗里的人。你办接纳的事,不能高兴就接纳,不高兴就不接纳。你是奉主的名,你不能随便。祂越这样委托我们,我们越不敢随便。只好说,我不配用这名,我怕错。委托越大,叫我越顺服。这不是小事情,责任实在太大。只有放纵的人、愚昧的人,才会受委托而随便行事。实在我们是不配奉主的名的。我们要被神拆毁,才会一点一点学习顺服,来奉主的名作工。你们能不能像福音书里所说的,有人不跟随主,却用主的名(可九38)?或者像使徒行传里士基瓦的七个儿子所作的,擅自奉主的名赶鬼?那些不认识的人奉主的名行事,但鬼不听他们(十九13-16)。我不是问你行不行,乃是说,主把祂的名给了你,你敢不敢作?没有一个人为主作工,而能不看见这奉主的名是最荣耀的事。当我们传神的话,而主敢把这名交给我们,这是最荣耀的事。但我们不是来随便说话,乃是来学习顺服权柄。我们如果不认识权柄,如果不知道顺服,就什么都不能作了。每一个作工的人,必须手里能拿得出耶稣的名。主无条件的把图章交在我们手中,我们怎么办?愚昧的人才敢随便盖章。权柄交在我手中,乃是叫我更服在权柄之下,不敢大意,不敢随便。

      新约圣经在福音书里,当主耶稣在地上时,提到祂的名字不超过二十次;但在祂复活以后,新约圣经提到祂的名字就多了。约翰福音说到主的名,乃是说到将来的。路加福音十章对于主的名的使用,也是未来的。使徒行传一再提到祂的名,共有三十七次。使徒行传四章十二节提到,犹太人的公会所反对的就是这名。使徒行传乃是记载主升天之后的一卷书,里面说到奉主名的地方最多。今天我们有主的名,就像把这名当作金子、银子摆在口袋里一样,随时可以用。从罗马书一直下去的书信中,使徒一切所传的,都是这名。

 

耶稣这名与耶稣的名】耶稣这名(The name Jesus)与耶稣的名(The name of Jesus)不同。耶稣这名,是当主耶稣生在地上时,人称祂的名;耶稣是祂在地上个人的名。腓立比书二章说,当主复活升天时,神就赐给祂超乎万名之上的名,这名就是耶稣的名。耶稣的名超过所有的名,虽然字眼一样,但味道大不相同了。所以在马太福音一章是耶稣这一个名字,到腓立比书二章是耶稣的名,范围不一样。主复活后,祂的名字乃是升高了,超过所有的名字。天上的、地上的、地底下的,因耶稣的名,无不屈膝,无不口称耶稣为主。

 

服在权柄底下,慎用耶稣的名】现在这超越所有名字的名,已经交给我们了;耶稣的名乃是活的。图章的比方不够好,因为图章是死的,耶稣的名却是活的。耶稣的名比死的图章交在我们手中更便当。主说,现在你可以奉这名作。你敢怎样作?我们不敢随便使用。我们必须是碰着神的权柄,知道什么是顺服权柄,是服在主权柄底下的人,才能战竞的使用耶稣的名。我们必须看见权柄乃是在耶稣的名里,我们自己并没有任何权柄。今天主已经把祂的名赐给我们,我能够奉祂的名行事,但我们必须像主一样。主经过顺服的过程,而得着这名;我们也必须学习顺服,才能使用耶稣的名。

      你千万不要误会教会已经荒凉了。一面说教会是荒凉了,另一面说并不荒凉,因为耶稣的名远在这里。今天的光比使徒时代还大,因为使徒的时候只是起头,今天却是完成。今天的日子是比保罗的时候近的多,所以我们要俯伏在神手中,求主叫我们不马虎、不随便。

      今天撒但一点都没有权柄,权柄乃是在基督身上。所有的能力都无法胜过权柄;同时所有的权柄都在主手中。主好像说,今天你们可以出去尽量作、尽量说,我全答应。所以我们的肉体必须出去。耶稣的名对人、对鬼、对神都能用,问题是你们如何用。但愿我们俯伏在神面前,但愿所有背叛的灵都出去,但愿这日子比使徒行传的时候所成就的更大。我们只知道积极的话,没有消极的话,这条路就走得长。我们是完全顺服的,就可以奉耶稣的名自由的求,自由的认罪,自由的仰望神。―― 倪柝声《作权柄与服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