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作权柄的条件──顺服

 

      认识神权柄的条件,乃是顺服;认识神权柄的结果,也是顺服。我们越存心顺服,就越看见神的权柄。神所要立为权柄的人,要求的条件也是顺服;反之,人不顺服权柄,就不能被神用作权柄。主在地上所特别称许的一个外邦人,只有一位百夫长(太八10)。除此之外,很少看见祂这样称赞人。为什么呢?因为百夫长认识权柄,他从权柄的事上,知道什么是信心。他知道权柄在主的话中,因为他认识什么是权柄。他说,我在人的权下,也有兵在我以下(9)。百夫长知道自己之上有权柄,他自己是顺服权柄的人;因此他对于属下,也知道如何作权柄。

今天我们谈权柄似乎还太早。今天教会的权柄是属灵的,事实上权柄对于教会,乃是在国度,就是下一世代,才是完全显明的时候。到那时,荣耀、国度、权柄都是基督的。教会现在还不是掌权的时候,只不过是训练而已。按时代说,现在谈权柄还是太早。但今天我们也说权柄,今天神在教会中也设立代表的权柄,所以事奉主的人,必须先学习认识什么是权柄与顺服。一个人如果没有看见权柄,就不能顺服;一个人如果没有顺服,就不能作权柄。

 

顺服代表的权柄乃顺服神,非顺服人】在这里我盼望你们学习作权柄的人,要除去一种误会,就是你带领神所安排在你之下的人时,你不是领他顺服你,而是领他顺服神的权柄。你不是领人遇见人,乃是领人遇见神。一个人如果只是遇见人,他就仍然不知什么是权柄。没有遇见神的人,他的顺服不是顺服神,不过是顺服人;其实没有遇见神权柄的人,也不肯顺服人。在神所安排的权柄次序里,有些人是在你底下。如果你是那个代表的权柄,你要知道,你不是要人来顺服你自己,乃是要人来顺服神。如果有人喜欢别人顺服自己,那就大错了。

      神不是要你维持人的威信,神没有意思叫妻子、儿子、奴仆,只去顺服丈夫、父亲、主人,神乃是要人顺服祂自己。神所要求的顺服,乃是像我们所走的道路,就是要人顺服神。我们不是维持我们自己的权柄、地位。我们不是行使自己的命令,乃是使神的权柄能够通行。如果你去叫人顺服你,你不过是叫人碰着你这个人。如果有人错误的以为,作权柄就是要人顺服他自己,他就还得从根本上有学习。作神代表权柄的人,不过是神暂时设立作权柄的代表而已。我顺服某一个人,乃因他是代表神的权柄;我反抗这权柄,就是去碰神的权柄。譬如说,曾有几位山东的弟兄到友华村聚会,我对他们说,你们在这里应当顺服权柄。(那时我没有自由,还有许多话不能说。)他们听了我的话,就学习顺服。但他们回烟台后,却不顺服负责弟兄。这些人只是碰着人而已。人如果只碰着人,没有碰着神的权柄,就还不认识什么是权柄。凡是看见神权柄的人,无论到那里,都能碰着权柄。

      一个人在顺服权柄的事上,必须遇见神自己,不能只遇见人。比方说,一个福州小孩,你领他去碰电,他觉得麻,他就认识什么是电。他到上海去,他再去摸电,也会觉得麻,他就不敢再随便摸电。如果他只摸过电线的外表,没有真的碰过电,他就不认识电。如果有一天他看电线外皮有黑有黄,很好看,他一去碰,就要闯祸。我们不要光领人碰电线的外皮,乃要叫人碰着里面的电。我们必须领人认识权柄,不要只认识作代表权柄的人,否则人一出去就要闯祸。

 

作代表权柄的人要不维护自己的权柄】作代表权柄的人必须不维护自己的权柄。你如果以为你可以被人顺服,你以为自己有地位、恩赐、能力,可以让人来顺服,你如果喜欢叫人听你的话,你就不是作权柄的人,你就是不能让人来顺服你的人,如果那个地方有背叛,无论人背叛的是谁,实在乃是神的权柄被推翻了,不是人被得罪了。你的代表权柄如果被人得罪了,你要知道,人不是得罪你,你用不着跳起来,因为人乃是得罪你所代表的权柄,乃是背叛神的权柄。如果有背叛时,我们乃是为维持神的权柄,心中难受;但对于自己,我们没有受伤的感觉。我们要看见,无论那样的得罪是在我身上,或在别人身上,都是干犯神的权柄。至于我自己,我是愿意被摆在最后。虽然使徒在神的工作上是被摆在第一位,但在权柄的事上,使徒不怕个人被人干犯,他所要维持的乃是神的权柄。个人不要怕被推翻。我们没有个人的希冀,我们乃是要维持神的权柄。如果有人得罪你,你对于自己,只好说,虽然我是代表权柄的人,我也是一个不被认识的人。

      神的权柄被得罪,与我个人无关,不过膏油在我身上而已。若不是神把权柄摆在我身上,我自己是没有兴起来作权柄的。人不需要顺服我;人纵然顺服我,乃是因神的权柄在我身上。反过来说,如果要我顺服一个人,我不能顺服;但现在因着神的膏油在他身上,所以我就得顺服他。以色列人中二百五十个首领在神面前烧香,他们犯罪受审判,被灭绝;但他们的香炉如何呢?香炉没有被毁灭,神吩咐将香炉锤成片子用以包坛,因为香炉已经分别为圣了(民十六36~38)。不是我这铜炉的铜,与别的铜炉质料有什么不同,乃是因为被神摸过,所以就有不同。人有什么不是接受的呢?如果你与人有任何不同,乃是因为神的权柄在你身上。除了这神的权柄之外,你本人与别人是一样的。腓利门和阿尼西母,亚居拉与百基拉都一样。难道所有的主人都比仆人好么?难道所有的父亲都比儿子好么?难道所有的丈夫都比妻子好么?那么神为什么叫仆人顺服主人,叫妻子顺服丈夫,叫儿女顺服父亲呢?因为神是这样安排权柄的次序。所以这不是人好坏的问题,乃是神这样定规的问题。

      作代表权柄都不是人自己所挑选的;我不是挑选自己作权柄。我们个人要知道,权柄是神给的,没有权柄不是从神来的。就是有人顺服你,你要知道,这乃是神安排的。我们往上顺服,往下作权柄,原则都相同,就是权柄都是神所设立的。如果有人看自己是权柄,设立自己作权柄,那就大错了。任何弟兄把自己推出来作权柄,都是错的。我们没有自己的维护。人没有内在天赋的权柄;人身上所有的权柄,都是外加的,乃是因为神设立他作权柄。所以你身上若有权柄,你乃是叫人顺服你身上神的权柄,不是叫人顺服你。

 

作代表权柄的根据──顺服权柄】作权柄的人,一切的问题都在于你顺服在你之上的权柄有多少。你自己必须没有意思作权柄,不盼望人顺服你,只盼望作一个顺服的人。顺服乃是我们的性情,如果我们不顺服,里面就不平安、不舒服。我们在这里所说的顺服,与别地力所谓的顺服不同,别地方所说的顺服都是浮浅的,因为没有看见神的权柄,别地方所说的顺服,不过是与人发生关系,不是与神的权柄本身发生关系。我们无论到那里,都有机会听人的话、顺服人。我们里面应该有要求,到处找顺服的对象。就如爱、怜悯、温柔是你的性情,顺服也是你的性情。如果没有机会爱,没有机会顺服,你就不喜乐。你里面有要求要顺服,你找到顺服的对象就好了,你就喜乐了。因为这是顺性而行。你如果不是这样彰显顺服性情的人,你就不能被信托作权柄。

 

押沙龙的原则】押沙龙是大卫的儿子,大卫是他的权柄。但押沙龙偷人来听自己的审判,吸引人归向他自己,窃夺了他父亲的权柄(撒下十五1~6)。他要人立他作王,要人看见他作王作得比父亲好。按地位说,押沙龙是接续大卫作王的,但他用自己的办法来夺取王位。押沙龙的原则,就是他不服大卫的权柄,想要建立自己的权柄。这是背叛的原则。什么是作权柄呢?作权柄就是顺服在神的权柄底下,这样的人才能作权柄。押沙龙的原则是错得非常严重的,因为是人凭自己的肉体,以为自己是权柄,要作王掌权。他背叛大卫的权柄,想要设立自己的权柄,最后反而被神厌弃。人如果自己有意思想作权柄,就是背叛的押沙龙,结果定规被神所弃绝。何时人想要立自己为权柄,何时他就不要神给人的权柄。押沙龙不要神为他设立的权柄,神就不立押沙龙为权柄。大卫是放弃自己权柄的人,押沙龙却相反,所以大卫蒙神悦纳,押沙龙被神弃绝。押沙龙在城门判断争讼的事,作得很好,在人看是好官,但他的目的是要得权柄。神不要人是像这样的存心要作权柄。一个人想要作权柄,就是不死,也是背叛,这就是押沙龙的原则。你们到各地去,如果有人有意思作权柄时,就不要给他作。(这与羡慕作监督的善工不同──提前三1,那是另外一件事。)

      我们应当把作权柄的思想都拔光,要打从心底不喜欢作权柄管任何人,否则我们就是不可信托的人。你如果是羡慕权柄的人,你就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顺服。我们必须学习存心顺服权柄。一切有埋怨、不平的人,都是不认识权柄的人。只有顺服的人,才能叫人服权柄;只有顺服的人,才能引导人认识权柄。在世界上,乃是有威望的人就有权柄;在属灵界里,完全不同。世人是要某种人、有某种样子的,就可以作权柄。譬如作校长的人,必须有校长的样子。但在属灵界里,作权柄的人不是有威风的人,乃是顺服的人。大祭司的尊荣,乃是神给的,并非人自取的(来五4)。越是顺服的人,他外面越是没有威风,没有样子,好像没法让人顺服;但越是这样的人,才能带领人顺服。这与世界的权柄根本不一样,因为我们不是让人顺服人,乃是让人顺服神。

 

主耶稣的存心顺服】我们再看主耶稣的榜样。腓立比书二章八节说,主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主的降卑,是远远深过我们所想的,只存心两字,就是我们所难以领会的。保罗在二章五节说,我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这里整段圣经所说的,就是要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到底基督耶稣的心是什么?基督耶稣的心就是下文所说的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就是以基督耶稣的存心为心,这个存心就是顺服。什么叫作存心顺服?存心顺服就是一直找机会顺服。神的儿子原来是在天上,祂乃是神,与神同等、同能、同有、同时。在神格中,并不需要顺服,因为在神格中原没有父、子的分别;在神格里没有前后、高低、大小的分别,所以不需要有顺服的事。但是当基督来到地上时,祂是将神格一切的尊荣、能力、等级、形像都丢弃了,而来作一个平常的人,甚至是作奴仆来顺服。

      在宇宙中有一件事顶奇妙,就是基督拒绝在神格里回到父神那里去,祂乃是由顺服的路回到父神那里去。比方:一个人能够走在水面上,但他拒绝走在水上过海,他要游泳过去。主是学着由顺服的路爬回到神面前,主只有这一个存心。所以祂在池上时很简单,祂从头到末了,只是顺服,没有一点作权柄的意思。祂在为人生活的三十多年中,乃是存心顺服。祂不是碰巧顺服,不是环境好就顺服,乃是存心顺服,时时处处都顺服。存心顺服只有一个意义,就是到处寻找权柄来顺服。主时时刻刻寻找神的旨意来顺服。主说,子凭着自己不能作什么(约五19)。子自己不能出意见,不能照自己的意思行。这是存心顺服。在地上,顺服的人也许有;但存心顺服的人,就是一直寻找机会顺服,怕没有机会顺服,非顺服不可的人,恐怕没有一个。这样的人,作权柄的意思根本不在他里面。有的人顺服是有条件的,或者是有目的的,或者是碰巧合他意而行的。但存心顺服的人,大不相同。比方:一个人如果存心要作官,他就存心去钻那个孔,寻那机会去得官职。子的存心顺服也像这样,祂只怕没有机会顺服,祂到处找机会顺服;但祂不是存心作权柄。主要建立权柄,就要先建立顺服。顺服不建立,权柄就无法建立。所以基督来,是以顺服建立神的权柄。我们要看见,拿撒勒人耶稣的存心,乃是寻找顺服、追求顺服。

 

主在客西马尼园的祷告】主在客西马尼园祷告时,在人看,好像主没有胆量喝杯。杯是代表十字架,代表救赎。主知道人需要救赎。祂来活在地上三十余年,目的原是要来钉十字架。但主不是说,我一定要喝杯,我一定要被钉十字架,一定要为人成功救赎;祂乃是要寻求神的旨意,祂要顺服神的旨意。主钉十字架也好,不钉也好;喝杯也好,不喝也好;主真正的目的乃是遵行神的旨意。这是不容易的事。就如神对亚伯拉罕说,要带以撒上到摩利亚山,在那里把他献在祭坛上作燔祭,这对亚伯拉罕来说,真是难以顺服。但等亚伯拉罕真拿起刀来要杀人,这时神又说不杀,这也难为亚伯拉罕;已经拿起刀,要放下真难。若基督以为非钉十字架不可,这样的顺服还不够。主临死前,还没有定规该钉十字架或不该钉十字架。如果主以为非钉十字架不可,就祂的顺服还不够。所以主到客西马尼园祷告,乃是最深的。祂在临受死前,对于该钉十字架与否,还不敢定规,还要求问神。对于祂,钉十字架也可要,也可不要,那时还没有定规;杯离去也可,要喝也可。但祂不是要贯彻自己的主张,乃是要照神的旨意而行。这是主当时的存心。

      历代有好些神学家在那里厉害的得罪主,他们胡乱诋毁我们的主,以为主祷告是因为怕死,以为主是因为肉身软弱,不愿喝苦杯。其实主不是怕死,祂乃是要明白神的旨意到底如何。杯是可喝,也可不喝;但神的旨意必定要遵行。主不是祷告说,求神答应我,照我的意思,不照你的意思。对于祂,神的旨意才是绝对的,杯乃是相对的。我们的主从来不违背神的旨意。所以当祂一旦清楚了钉十字架是神的言意,就对门徒说,起来,我们走吧(太廿六46)。他们将出园子时,捉拿祂的人来了,彼得拔起所带的刀,将大祭司仆人的耳朵砍了一刀,削掉他的右耳。主就对彼得说,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给我的那杯,我岂可不喝呢(约十八11)!当主清楚那杯是神的旨意时,祂就一点不推辞。所以主不是存心来死,乃是存心来顺服。存心来死还不够,存心上到十字架去,也不够,祂乃是存心顺服!

 

主存心顺服,得着至高的权柄】腓立比书二章接着就说,所以神将基督升为至高,赐给祂超乎万名之上的名,叫祂作主(9~11)。主从神格出来,是为建立神的权柄。祂存心顺服,以至于死,最终神使祂由死里复活,又赐给祂至高的名──耶稣。祂现今乃是被立为主。我们必须像主一样学习顺服。主顺服到底,神就把祂升为最高,并将一切的权柄交在祂手中了。启示录四、五章记载主升天后的状况,所有神的权柄不在神手中了,天上、地上所有的权柄,都已经交在主基督的手里了。在那里,神的书卷无人能开,只有主能开(25),因为神已经把权柄交给祂。如今祂是神,祂也是人,祂是那人坐在天上。

      所以我们如果不顺服到极点,就不能把神的权柄彰显出来。因为顺服权柄是作权柄的根据。这条道路才是正直的路。基督就是走这条路,神才立祂作权柄。所以凡是要作权柄的人,必须彻底看见权柄与顺服,而不是将权柄挂在自己身上。我们总得要存心顺服,要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一个人就是作了权柄,还是要以顺服为存心,要站这样的地位来顺服。无论你站在何种地位上作权柄,这种存心的顺服还应该有。越存心顺服的人,神越立他为权柄。我敬拜主,因祂看透权柄。

      主来到世上,假如最后父对祂说,你在地上已经三十年,作完了我所差派的事,现在你回到天上来。纵使主三十年都在想钉十字架的事,但当祂听了父所说的,要祂可以不钉十字架而回去,祂就必须立刻回去。主就是这样存心,祂不贯彻自己的主张。神在我们身上的要求,也是这样的情形。就如神对亚伯拉罕说,把以撒带到祭坛上;亚伯拉罕就带去。神说,把以撒带回,他不必死;亚伯拉罕就把以撒带回去,一点没有为难。神对我们的要求,一点不比基督少。所以我们要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只有存心顺服的人,才有这基督耶稣的心。你如果是存心顺服的人,神就不怕将权柄交给你,如同交给基督一样。启示录五章的小书卷,乃是关于宇宙前途的奥秘;神自己不开,乃是交给神的羔羊、拿撒勒人耶稣解开。神把宇宙的事,让羔羊来执行。这乃是因主绝对的顺服权柄,神才把权柄摆在祂身上。

 

教会必须走顺服的路】我知道在这末了的世代,神要恢复教会,要将权柄放在教会当中。我们在前几天看见,教会乃是神权柄最高的彰显,教会是不能失败的。不错,二千年来教会是失败的;但今后不能失败,教会一定要达到像以弗所书四、五章所描绘的那样荣耀的光景。将来的人因着教会,都要认识权柄。所以今天我们的责任是何等重。我们再也不能说,一个教会塌了,另有别的教会兴起来。我们不能再塌了。教会今天要走急速的道路。神今天正在恢复祂的权柄,要借着你、借着我。到底你是否可信托的人?今天神的路就看你。所以你要顺服到底,你要顺服得彻底。否则,神就没有恢复的路。今天教会仍有许多的背叛,这问题若不解决,教会就没有恢复的道路。―― 倪柝声《作权柄与服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