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心意与顺服权柄的关系

 

读经:哥林多后书十章四至五节

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人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今天我们继续来看哥林多后书十章四到五节。自高之事,阿福德译作?edifice,意大厦,比喻为心中构思之物,就是建筑。心意在原文是noema,这字在新约用过六次,腓立比书一次,其它五次都在哥林多后书。noema翻为思相不够准确。哥林多后书二章十一节的诡计,在原文就是noema,还有三章十四节的心地,四章四节的心眼,十章五节的心意,以及十一章三节的心,都是同一个字。这字偏于主意(volition)的一面,而不是偏于心智(mental)的一面。所以翻作心意比较好,意思就是心里的主意。

 

将心意掳回】哥林多后书十章五节说,人里面的自高之事,就是营垒,是拦阻人认识神的。譬如不信者有许多借口的营垒,每次劝他信主,他老是用那几句话,将自己包在里面,常说些没有空、有事等理由。这些乃是人藉以抗拒神,围住自己的理由。这乃是撒但的工作。哥林多后书所说的将心意掳回,乃是对信徒说的。所有拦阻人认识神的自高之事,都要攻破以后,才能将人的心意夺回;夺回就是掳回。神要攻破我们的营垒,目的乃是掳去我们的心意,这样我们才能顺服基督。人的心意原来都是自由的,都是随自己的主张定主意的。如果任其如此,这样的心意永不能顺服基督。心意必须作奴仆,才能事奉主。心意就是代表我们自主的人,我们心里想某件事很好,然后就去思想,然后就出主意,定出主张、定规,代表我们这个人。我的心意要保守我自己的自由,我定规这样那样,我总要自己定规。为要保守我,使我以为我自己的定规、我的意见、我的主张都比别人好,所以就要有好多理由包围起来。我要维持说,我如此的作法完全是对的,不容他人干涉,原因是这样那样:因而在四围就用许多的理由包围起来。好像乡下村人建炮量保自己的家一样。这就是人的心意被营垒包围起来的光景。

      昨天我们说到,一个要事奉神的,在神面前必须不讲理由。凡要事奉神的,罗马书九章总得经过,总得看见。话语不说,不够;理由不讲了,也不够,还要心意被夺回。不只话语不敢说,理由没有了,心意也必须被神掳回,不再出花样,不再出主张。话语的对付是外面的,里面的理由和心意还必须对付。人必须理由被打破,心意被俘掳以后,才能顺服基督。我们要分别顺服权柄的人,要分别碰着权柄的人,是很容易的;一个碰着权柄的人,一个真正顺服的人,他的舌头不敢随便说话,理由不讲了,而更深的就是不出主意了。但是没有碰着权柄的人,总是以理由、主意来保自己的心意。所以必须有一天,人的心意被掳去,好像肉票被绑走一样,他才能顺服基督。

      许多人常愿作神的谋士,好像要神听我的话、接受我的主意,好像我能为神作计划书。一个心意没有被夺回的人,到一个地方去,不是想顺服,乃是想如何改良。他最爱说,按我看,这个不对,那个也不对。必须如何如何作才对。他的心意没有受管教,理由也没有受管教,就不能作顺服的人。所以我们必须受对付,直到心意被掳回。我们的主见必须受对付,才能是看见权柄的人。一个人如果充满自己的意思,充满自己的主张,这样的人就是不认识权柄的。世界上有两位无所不知的,一位是神,一位就是我。你作人的谋士,也作神的谋士,到处改这个改那个,好像你什么都知道;这明显的说出你是心意没有被掳去,还未认识权柄的人。什么是顺服基督呢?顺服基督就是我在权柄之下,不出主张了,没有兴趣出主张了。我是失去自己主见的人,我只愿听话。一个人一碰着神的权柄,定规没有兴趣出主张,他只想要顺服。

 

保罗的心意被夺回】保罗是聪明、有智慧、有理性的人,他作事有办法,并且凭着自己的热心事奉神。有一天他带着一批人往大马色去,要抓基督徒。但在路上他一遇见大光,就仆倒在地上。从此他不出主张了,他的意见没有了,只问主说,主阿,你要我作什么。他不再是自己要作什么了。他被大光一照,就变胡涂了,他不再有计划,不再有主张了。我们也要求神给我们这种光中的胡涂。光不只叫我们仆倒,光也叫我们说不出话来。一个人踫见神的权柄,看见神的光,他就不是压住自己少说话,或禁止自己不出主意,乃是自然而然的,聪明走了,主见没有了,再不出意见了;他乃是时时觉得自己是被掳的,是顺服在基督底下的,是在基督管理之下的。

 

心意悖逆的例子】我们要看旧约里心意没有被掳回的例子。首先是拿答、亚比户,他们是亚伦的儿子。他们所犯的罪与别人所犯的罪不同;别人是犯放纵肉体的罪,拿答、亚比户是在事奉的事上犯罪,因为他们自己出主张,用凡火献祭。他们没有服在父亲的权下,随自己的意思出主张,拿香炉献祭。他们是犯了干犯神的罪,是犯了干犯神执事的罪。他们自以为这样事奉是好事情,他们是凭自己的感觉而烧香。他们以为这是事奉神,即使错了,至多不过错在事奉神的事情上。他们以为犯世界的罪不可以,要被治死,但在事奉神的事上犯错不要紧,不至于死。那知他们是马上被神弃绝,立刻就被治死。这是因为他们的心意没有被夺回,在事奉神的事上自己出主张,以致产生很不好的结果。

      我们再看扫罗王。扫罗王被弃绝,不是因为偷窃、抢夺或勒索以色列民的东西,乃是留下自以为是上好的肥牛、壮羊。他以为将这些上好之物毁去太可惜。他有许多理由,并且有自己的主见:他要献祭给神。他也要讨神的喜悦,但却是照自己的意思。一个人如果没有摸着权柄的问题,他的心意就有难处。不是有没有心意事奉神的问题,乃是照什么来事奉神的问题。你不要以为有心事奉神,就可照着自己的心意而行。许多人的错就在这样。在事奉神的事上,没有人可以自己出主意。出主意的乃是神,即使神设立你作王,也不是叫你出主张,乃是叫你执行神的命令,执行神的主意。如果有人以为将来神立我作权柄,我就可以叫人这样作那样作,你就错了。我们只能有一个盼望说,神阿,你要我为你作什么?神说,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扫罗没有看见,人在神面前没有出主意的余地,人没有权利向神提议。人只能说,主阿,你要我为你作什么?仆人在此静听。尘埃、脚凳乃是我所该在的地方。扫罗看见许多上好的肥牛羊,以为杀了太可惜,留下来献祭给神,岂不甚好么?扫罗有事奉神的心,也有奉献的心,但他缺了顺服的心。一切拿来为主,还不如对主说,我不敢有什么意见、主张,主阿,一切都听你的。奉献脂油和馨香的祭,都不能代替顺服,结果,撒母耳对扫罗说,你既厌弃耶和华的命令,耶和华也厌弃你作王(撒上十五23)。主叫扫罗把亚玛力人和牛羊都杀死,但扫罗不肯。至终扫罗被一个少年人杀了,这人乃是亚玛力人(撒下一8~10)。神要他杀掉所有亚玛力的人,但他不服,至终被亚玛力人所杀,他的掌权就停在此了。这是严重的事。

 

作顺服的见证】我们在这两周里一直说到顺服权柄。如果我能眼见一班人是认识权柄的,没有一个是随便出主张、出意见的,也没有背叛的灵、背叛的话;当人与你们接触时,都说,这班人真是顺服的人;在你们里面没有一点背叛的心,个个都站在自己的地位上来事奉神,世上就没有一件事比这件更美了。我要说,这乃是最荣耀的日子,这是主的国度降临在我们中间,因为最少主在地上有一班人是顺服权柄的。神虽然有长子基督是顺服的,是初熟的果子;但神今天等待祂的众子,都像长子一样,都作顺服的见证。今天如果有一个教会,不要说多,只要有一个绝对的教会,是真顺服权柄的,人数少也不要紧,只要有顺服的见证,撒但就要失败。但如果我们只是发热心,为主大大传福音,也肯为主受苦,有大的工作,人数也多,但却站在撒但的原则上,撒但就要暗笑说,你是站在我这一边来对抗神的。这乃是被讥笑的路。我们千万不要落到一个地步,按撒但的原则来事奉。

      从今以后我们在听命和顺服的事上,那个味道应该与还没有来福州以前的不一样。若还是像从前一样,我就不知该说什么了。我们的顺服,必须和从前的完全不同。这条路是够清楚了。从今天起,你们要学习在话语上受约束,在理由上不讲理,而在心意上不出主张,这是更要紧的。你如果在这里起头学,神就要祝福你。当示巴女王看见所罗门王的荣耀时,她就诧异得魂不守舍(王上十4~5)。当神的荣耀给我们看见一点,我们就要倒下来,我们就自然而然的能够顺服。

 

事奉神的路──完全的顺服】按摩西的律法,乃是利未人才有资格抬神的约柜,当以色列人进迦南时,乃是利未人把约柜抬过约但河;那时河水的波浪甚大,约柜却没有倒(书三15~17)。但是当大作了王,他要把约柜接回大城的时候,并没有先求问神:约柜该如何运?他乃是自己出主张,仿非利士人的方法,用牛车拉约柜(参撒上六7~12)。结果牛失前蹄,约柜要倒,乌撒连想也没有想,就去扶约柜,结果立刻就被神击杀而死(撒下六1~7)。但即使约柜不倒,还是在牛车上,即使维持约柜安然无事,仍不是扛在利未人的肩上。这给我们看见,神不要人出主意。在事奉神的事上,我们非顺服神不可。弟兄姊妹们,请你记得,我们不事奉神就算了,如果要事奉神,我们就要说,我没有任何意见,没有任何主张。我们要事奉神,就得要顺服权柄。如果我们来到神面前,带着我们自己的意思来,就永远没有路。带着自己意见的人,在事奉神的事上总是不行。你可以说,你作教会的工,你作基督教的事工,但你不能说你是事奉神。一个人要事奉神,就得另有一条路,这条路就是完全的顺服。一切都得神掌权,人不能出主意;人的主意非彻底拆毁不可。

      我与弟兄姊妹谈到事奉,发现许多人的天性、个性、主张、心意等,都没有受过对付。许多人的心意是自由的,不是被掳去的,是没有踫着神权柄的。人要如何顺服基督呢?乃是如哥林多后书十章所说的,你的心意必须被主掳去;这意思就是说,你以往是自由的,但今天主把你的心意掳去了,现在你乃是被囚在基督里,不是囚在你理由的营垒中。这段圣经与创世记三章夏娃受试探的那段话有关。夏娃看见善恶知识树的果子悦人的眼目,好作食物,又能使人有智慧。她心里就讲理由,后来心意就按撒但的主意去作了。这是她的心意被撒但所夺,这就是人堕落的起始。我们的心意总是我们事奉神的难处。求神今天给我们能力,把我们一切的道理、理由都打破,把我们越想越有理的理由,都打破了。只要神的大能一来,一切自高的建筑物、营垒等都能攻破,我们便有一个被掳的心意,这样我们才能顺服。我们的心意若不被掳去,总不能顺服。

 

作神彰显权柄的管道】哥林多后书十章六节是接着五节。这节说,等你们十分顺服的时候,就要责罚那一切不顺服的人。什么叫作十分顺服?就是在五节所说的履行了之后,也就是心意被掳回,人就十分顺服。人只有等到心意被掳回之后,才是十分顺服。当人在神面前还出意见,还出主意时,他就不是十分顺服的。保罗先前在哥林多作工,那里有三班人,一班是普通不顺服的人,一班是保罗和顺服的人,另有一班是背叛的人。神的话是说,等到这一班普通不顺服的人心意被掳回,变得十分顺服的时候,也就是说,当保罗这一班顺服的人,加上哥林多一班十分顺服的人,这两班人的顺服合起来的时候,神就要执行对那一班背叛之人的审判。神要得着多少顺服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相信,等到有一班人是十分顺服的,他们就不只有见证,并且也给神开一条大路,来解决一切世上背叛的人、背叛的事。

      当我们个个出去时,要学习受约束,不求自由,心思要被基督掳回。这样,前面就有荣耀的路。全国各地如果都有受管教的口,不随便说话,都有受管教的脑子,不讲理由,都有受管教的心意,没有自己的主意;这样,神就要在地上彰显祂的权柄了。―― 倪柝声《作权柄与服权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