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教会中的权柄

 

      要明白教会中的权柄,就当先明白权柄是什么?不然,就不能懂得教会中的权怲。

      到底权柄是什么?全宇宙中无一像权柄这样难明白的。圣经中有两样东西非常难讲的,就是荣耀和权柄。圣洁、公义、温柔、忍耐是什么?许多人或者能懂得,或者能领会一点。神的荣耀和神的权柄是什么?人就不能懂得,不能讲解。神的荣耀,是与神自己发生关系的;神的权柄,是与神政治发生关系的。神自己是荣耀的。神的政治,是藉着祂的权柄来执行的。神的权柄,是神组织宇宙的原则。神是藉着权柄来管理宇宙的。(我今天不过提纲挈领的,略提一点关乎神权柄的事。详细的说,且等到日后再提吧。)神创造天地,是如何创造的呢?是用权柄。神如何修造这个世界呢?是用权柄。顶希奇的是神第一天造光,并未把电收在一起来造成光。神只下命令说要有光,就有了光。第二天神说,要有空气,就有空气。神是用话来下命令。神是用权柄去作。不是用能力,也不是用方法。话就是代表命令,就是代表权柄。你看见么?神只用权柄。神创造宇宙,是用权柄;神管理宇宙,也是用权柄。宇宙的起点,和宇宙的维持,都是藉着神的权柄。

      在当初宇宙造好之后,我们知道神设立路西弗作天使长,来管理一切。神在万有上居首位,而藉着天使长路西弗,来管理第一个世界里有灵的动物和万物。罪,就是不法。不法,就是推翻神的权柄。天使长之所以堕落,所以成为撒但,罪之所以进入宇宙,都是因为不法,因为要推翻神的权柄,因为天使长要高抬自己与神同等。罪的进入了世界,是因为夏娃不服在亚当的手下。没有亚当的命令,就自己动手食了分别善恶树的果子。

      今天世界虽然充满了罪恶,然而权柄仍然是神行政的原则。在许多的事上,我们可以看见神所设立的权柄,例如妻子顺服丈夫、仆人顺服主人、学生顺服先生、平民顺服官长、下属顺服上司,这些都是神所设立的。神是要人顺服权柄。因为这个权柄不止是神所设立的,并且也是代表神。所以罗马书上有顶明显的话说,没有权柄不是出于神的。所以,没有一个基督人的学生可以罢课,没有一个基督人的工人可以罢工,没有一个基督人的儿女可以不孝,没有一个基督人的百姓可以革命。若有人这样作,他并非推翻他所直接反对的人,乃是推翻神的权柄。因为神所用以创造并维持宇宙的,就是祂的权柄。中文圣经所译违背法律就是罪是错译了。什么是罪呢?就是不服权柄的不法。在原文当作:不法就是罪。撒但和亚当,都是推翻神权柄的,所以都犯罪了。凡不承认权柄,不服权柄的,就是不法,就是罪。

      许多信徒,从来没有看见像权柄这么希奇的东西。但是,人如果要作一个好信徒,就得知道什么是权柄;因为权柄就是代表神。你若把权柄推到最高点,你就要看见权柄就是神。所以,基督人不止应当顺服国府主席,或者一切官长,就是马路上的警察,你也当顺服他,因为他是有权柄的。他不止代表政府,也代表神。你不能因他一月不过赚十余元,就轻视他。权柄是从神出来的一件东西。圣经中是很严格的说到这件事。并且保罗、彼得、犹大都说,我们连在上位的都不可毁谤。所以我们在谈话中,或者议论,或者批评我们政府的领袖,都是不可以的。基督人很难作报馆的主笔,因为作政治的评论,就不免评论到长官了。

      犹大书记载米迦勒为摩西的尸首与魔鬼争辩,他不敢撒但,只说主责备你吧。这是因为米迦勒曾作撒但的下属,撒但曾作过米迦勒的上司。米迦勒曾有一天服在牠的权下。所以米迦勒说,主责备你吧。他不是凭自己说话,他只用比撒但更大的神的权柄。他知道什么是权柄,所以,连凭着自己责备撒但都不敢。

      我们的主在世时,也是完全服在权柄之下的。当祂少年时,祂服在父母的权下,祂遵守他们一切的规条。祂是造物者,但是,祂仍受一切作人的限制。祂对母亲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若是你我说了这话,就要不跟父母回去了。主却不然。祂同他们回去。当祂出来作工的时候,祂仍然服在政府的权下。祂受审判的时候,仍然服在政府的权下。祂不毁谤他们。他们所作的,祂任凭他们尽力的去作。我们能看见,从来无人像主那样的服权柄。

      保罗有一次受审时,他站在法庭前,真肯服在权下。当大祭司们诬告他太过时,他说,你这粉饰的妒,神要打你。有人责备他,不该辱神的大祭司。以后他就不开口,让他控告他。从圣经中,我们可以看见,没有一件事,是比权柄更大更重要的。

      权怲的对方,就是顺服。所以圣经一面说到权柄,一面说到顺服;所以圣经也注重顺服。并且顺服和权柄,是互相发生关系的。所以人若顺服,就是服在神的权下,反之,就是推翻神的权柄。

      在教会中,也有神所设立的权柄,他们是我们所该顺服的。在世界上,在社会上,在家庭中我们都该服权柄。神曾定规一件要我们作的事,就是服权柄。我们当抓住这一点,凡想推翻任何权柄的,就是推翻神。不要以为我们能顺服神,而能同时不顺服父母,或者丈夫,或者主人,或者校长,或者院长,或者其它有权柄的人。决无此事。你若不能顺服神在地上所设立的权柄,你也决不能顺服神。照样,在教会中,不能顺服权柄的,也就不是顺服神的人。

      我所怕的,是许多弟兄姊妹,到这里来聚会的目的不一样。有的也许是为了要显出彼此的相爱相顾,这是好的。但是,你当知道,我们中间不是没有权柄的。我们中间是有权柄的,并且我们也是当顺服有权柄的。多少时候,基督人以为脱离了宗派就可以任意妄为了。以为此后我们是一样的大小,谁也不能责备谁,都可以作不法的基督人了。基实你当知道,你若为了脱离公会的各种压制管治,要任意妄为就脱离宗派的话,就是大错。你若到这里来聚会,你应当知道,我们是更受权柄的约束的。

      人脱离宗派,有三种不同的目的:()是在公会中失意的人。比方说,他本来是盼望作牧师的,却未能如愿以偿,就闹意见出来了。()有人是因在宗派中不自由,受人的限制和支配,就以为脱离了宗派,可以作一个自由布道者,不领受薪水,不受人管理,凡事按己意而动作了。其实在神面前,并无自由布道这件事。我们今天只有身体的生活。我们今天是受教会的限制,我们是绝对没有自由的。()是在宗派中看出宗派的分门别类,是出乎肉体的人,他觉得在宗派中受人的限制,不能随圣灵的引导来作工,就脱离宗派。他另一方面,也看见基督的身体,知道他所作的一切,该受弟兄的限制,学习如何在身体中,作个肢体。(但是许多人并未看见基督的身体,他们不过是从大宗派出来,把自己变成一个小宗派,他并未看见他应当在弟兄姊妹中受约束。)

      以上所述的第三种人才是神所看为对的。神的目的,是要有身体的生活,没有单独的行动。神在教会中有权柄,也要彰显祂的权柄。所以,每个肢体,都宜学习顺服神的权柄,受其它肢体的约束。所以,每个弟兄当在消极方面,看见宗派的不对;在积极方面,当看见基督身体的生活,是没有单独行动的。

 

教会中的权柄是什么?】教会中的权柄,到底当如何分派呢?神在教会中所设立的权柄,有长老,有使徒。神在单个地方教会设立长老,在各地方的教会设立使徒。使徒的权柄,是为管各地的教会的;长老的权柄,是为管本地的教会的。因为神要在教会中彰显权柄的缘故,神就在各地的本地教会中设立长老们来代表神的权柄。因此长老的别名,就是监督,就是带有权柄的意思。并且圣经也叫我们应当顺服他们,因为他们是有权柄的。所有的权柄都是为代表神。所以长老的权柄,也是为着代表并彰显神的权柄。所以不管有的长老代表得好不好,每个基督人,总当因为权柄是出乎神的,而顺服长老。一切不服教会中权柄的,他就失去他作弟兄的地位。

      每个地方教会的最初聚会中,是没有长老的,以后才渐渐的有像长老的人显出来。长老和监督,是一个职分的两种名称。长老,是指人而言;监督,是指事而言。并且圣经中的长老,都是多数的,并无单数的。因为必有两三个人的灵,受同样的引导,他们所作的事,才不会错。单独主义,从来不是圣经的原则,且是最易错误的。

 

神如何设立长老】神如何设立长老呢?在一个聚会中,总有好几个弟兄,好像特别比别人显露出他们的长进来,比别人更有见证,也羡慕作长老的事,也像长老,使徒就立他们作长老,来管理弟兄们。在以弗所的教会就是一个例。起初的时候,以弗所只有得救的门徒们,并未立有长老。使徒第二次到以弗所去之后,我们就看见有长老了。保罗第一次从安提阿出去传福音,只为救人。后来他就在每一个城里,设立长老(徒十四23)。每个聚会未能成立为正式的聚会时,他们的脚是软的,需要人扶持,等到有人能负责作长老时,使徒就设立长老。

      有时使徒们不能自己去设立长老,他们就特别派人去设立。提摩太、提多等,就是这样的人。他们去在各城里,按使徒的命令,设立长老,为地方的教会负责任。

      长老的设立,既是神用以代表神的权柄的,这些长老就当明白:基督就是元首,在教会里要显明祂自己的心意。他们要追求主的心意,才会为主在聚会中彰显祂的权柄。神就是藉着这几个人,来断定各事,是当进行,或者是当停止。所以其它的弟兄们,应当学习顺服这几个人。自然我们都盼望没有人来管我们,但是,长老虽然不该辖制我们,我们却要顺服神所设立的权柄。神在永世所定规的,就是权柄和顺服。但是,许多信徒,不喜欢顺服权柄。今日世界中,满了不法。我怕这种不法的隐意,已经在教会中发动。父母是被子女任意批评的,丈夫是服在妻子权下的,校长和先生是被学生攻击反对或选立的,工人是可以任意罢工的。诸如此类的事很多。现在就是圣经所说不法的人,要显露出来的时候。我们若不小心,不肯顺服权柄,就不是跟从基督,乃是跟从敌基督的。所以,我们若不能顺服权柄,我们还能盼望别人顺服权柄么?那些在教会中,受雇领薪的人来管我们时,当然我们不能顺服他们。若是神把一个人放在这种地位上,叫我们顺服,我们就当顺服。希伯来书说,那些当心你们灵魂好像将来要交账的人,你们应当顺服他们。所以,我们应当顺服长老,是我们所不能推翻的。

 

我们中间长老的名义和设立】我们先总括的说一下:()长老就是监督,()长老是多数的,()长老是使徒或使徒特派的人所设立的。今天,我们知道,没有使徒,也没有使徒所特派的人。那末,长老从何产生呢?所以在同工弟兄们聚会谈圣经问题时,就大家同意断定以为圣经和圣灵的教训如下:现今因无使徒,所以正式长老无法产生。我们决不能以长老的名义给人。若有长老的名义,就要问立长老的使徒在那里。但是我们并非说今天没有作长老的人。今天虽无正式长老的名称,却可在各地找出有像长老的人,作长老的事。他们是非正式的作长老。这班人又如何能起来作长老呢?是谁派他们作非正式的长老的呢?我们又看见,是非正式的使徒所设立的。

      今天没有使徒是事实。但是今天有一班人,是作使徒所作的,如传福音设立教会等等的工作。他们承认他们没有使徒的圣洁,没有使徒的能力,没有使徒的得胜,没有使徒的工作。他们只能作使徒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也许只作千分之一。今天神就是藉着这一班人,在各地作工,像当初神藉着使徒们在各地作工一样,从前是使徒在各地设立教会,今日是他们在各地设立教会。我们承认他们是和使徒差得太远了,一点儿也不配称为使徒;然而我们却不能不承认他们是作使徒工作中的一部分的。这一班人就是在今日教会荒凉中,神所用的使徒。

      神藉着他们拯救了罪人,聚集了信徒。他们是最合式的人,来带领他们所领导的人知道在他们的聚会中,有某人当受他们的恭敬的,某人是他们中间的长老。

      我们不过带领弟兄们来顺服这些人。我们要小心,不然,我们就易流入天主教的承继使徒,或者监理宗以监督为有使徒权柄的教训。这不止是圣经的教训,就是按我们的经历而言,也是最合式的。比方:朱弟兄是在浦东作工的。他在浦东引人得了救。若请黄弟兄去浦东立长老,黄弟兄一定不知道当立谁。因为只有朱弟兄知道当地的情形。他曾一手带领他们,喂养他们。惟有他能知道当地弟兄们的灵性,为他们的灵魂关心。惟有他们带领他们,顺服他们中间这些像长老的人。同时,其余作弟兄的,该接受神所分派的权柄。

      我们总不能不顺服权柄,所以,当求神使我们谦卑。如果我们不能作长老,就当顺服别的作长老的人。我们当学习作顺服人的人。我们的肉体,若深深的受过审判,就以顺服为美事,为易事,就以顺服为甘甜了。肉体在什么地方不受审判,教会永远弄不好。弟兄们若把肉体对付的好,肯顺服,就无难处。所以,作使徒工作的人,当带领弟兄们来看见谁是当立的长老,也当带领弟兄们来顺服长老。

 

长老的资格】长老的资格,在圣经中,有明显的规定,是必须会自治,会管家,知道如何对待外人,对于神的真理会教导,会有相当的把握的。兹略述于下:

 

会自治】为何要自治呢?因为若不能管自己的脾气,如何能管教会呢?攻克己心,制伏己灵,比任何事都难,他若不能自己服在基督的权下,他就不能叫人顺服基督的权柄。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所说作长老的,不当醉酒,不当因酒滋事打人等类的话,都是指长老当会自治而言。所以一言以蔽之,就是作长老的,必须自己会管自己。

      另外作长老的。必须是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凡曾娶过妾的人,就不能作长老。因为这件事,表明他不能自治。

 

会管家】人若不能管自己的家,必不能管教会。他若不能管自己的儿女,就怎能管弟兄们呢。长老是地位,并非恩赐。教师、牧师、传福音的是恩赐。作长老的,是指他在教会里的地位。所以,他必须是有经验的有本事的。他的家就是他的试验品,他若不能在家中叫妻子儿女顺服他,他若不能作好丈夫、好父亲,他就不能在教会中作好长老。神是叫人在自己的妻子儿女身上来试验,看他能否对付弟兄姊妹们。

      另外,神也藉着人的事业,像公司、学校、医院的事,来试验我们。若有人能作生意,会管校务,在公事房中会办事,在家中会管儿女仆人,这样的人,就能管教会。若有人对于这些事,一点不会治理,他就不能管理神的教会。

 

对外必须有好名声】因为作长老的人,是代表教会的。长老有时要代表聚会与外人接触。长老若无好名声,就使全体教会受毁谤。许多时候,人在外面有坏名声,他不一定真是坏。人在外面若有好名声,就这人必定真有一点的好,所以,好名声还算得数,虽然坏名声有时却算不得什么。因为世上只有说人坏的,少有说人好的。所谓十目所视,十手所指的,少有是说人好的,多半是败坏人名声的。人若能在他身上找出好的来,以好名声给他,就他真是有点儿好了。若有人,本是在亚当里一个贪心利己污秽的人,却能说某基督人是好的,那末这个基督人的好,就真是好了。

 

对神的真理有相当的把握】因为作长老的,办理的是教会的事,并不是办理一个公司的事。办理那些事的人,并不必要有好名声,也不一定要对于真理有把握,不必是会教圣经的。但作长老的,却必须是会教导弟兄姊妹的。长老是作教会中看门的人。弟兄们若个个都要讲道,当怎么办呢?作长老的,该注意的看谁该讲,谁不该讲。当看出谁轻浮,谁不好,不能讲道。他们能给弟兄们相当的赞同和拦阻。他们若在真理上无把握,就要以为个个弟兄都好,个个所讲的都好,就变成不能分辨的人了。

      另外作长老的,也当会分辨、会断定那种道理不当容让进入教会,那种道理是不当拒绝的。这样,弟兄们听道,也不至于听乱了。(以上所述长老的资格,详列于提摩太前书三章,和提多书一章)

 

长老的责任──长老是监督】圣经中称长老为监督。监督的工作,就是监督人,就是从上往下看,就是特别会用眼光预先看到聚会中的危险,预先看到单个弟兄和整个聚会的危险。我们现在有这么多弟兄姊妹,中间不免有弟兄或姊妹出事,或有软弱,或在外面犯罪,与人不和睦,或有不诚实,或有借钱不远,或其它不名誉的事,和闹风潮的事。这些,就得有负责的弟兄,就是作长老的人去对付。他们不能容让面酵进到聚会里来。这些非正式的长老们,要对付我们中间任何弟兄不清不楚的事。因为这是他们的责任。他们要进入你的家来问你,来向你对付这件事。当他们来问的时候,你们应当顺服他们向你所定规的。因为这就是主所定规他们的权柄,就是主的权柄。

      天主教所主张的权柄,是太过。他们的失败,是在外面;他们主张的实际是对的。他们只有外表,没有内里的实在。他们若有内里的实在就对了。只要他们用权柄时,与源头相联就能有正当的权柄。

 

长老发表并断定事情的意见】关乎事情的意见,是作长老的人方可发表的。弟兄们,不能随便在聚会中,站起来发表他信这个,不信那个。若有弟兄这样作,就是推翻长老的权柄。所以,一切对外的宣言、报告,和断定道理上的意见等事,只有长老们有权柄来断定,来发表。这不是普通的弟兄们所当作的。普通的信徒,只能代表个人来说话。长老能代表全体教会来说话。因为他们是服于元首之下,代表教会来说话的。这些是我按教会的程序而言的。

 

长老管理姊妹们各种聚会的事】圣经中只有弟兄作长老,没有姊妹作长老的。神分给姊妹的地位,只是受管理的地位,并无管理人的地位。因为神不许女人管理教会,圣经中只有男执事和女执事,并无女长老,这就是表明神在办理教会的事情上,要男人如何作女人的头。所以,姊妹当藉着神的恩,来学习顺服。姊妹中若有能服事人的,她就可以作服事人的事。若有什么要定规解决的事,当由负责作长老的人定规。例如姊妹中有人要受浸擘饼等事,姊妹们可以作见证,但最终的决定,是在乎长老。姊妹中可以有恩赐,可以受弟兄和姊妹的尊敬,但是,在圣经中,地位和权柄的问题,是过于恩赐的问题。神的真理的问题,是过于本事的问题。例如我们中间的姊妹们,要于礼拜六下午四点半钟,有一姊妹的聚会。姊妹们可以发表意见,通知负责的弟兄们,弟兄们看这是当有的,并不阻止,应许她们这样作去,这就不是姊妹们单独行动,是顶合法,顶合一的。这样就显出这种姊妹们的聚会,并非私立的,乃是教会的聚会。

      为什么要姊妹们经过这些手续呢?是因姊妹特别是重于情感,易于受欺的。长老们是负责保护姊妹们的。若每一件与教会有关系的事,都让弟兄来决断,姊妹们就在蒙头的地位上受保护,蒙保守,并能避免许多的难处发生。

      所有的问题,都是团体的,不是单独的。姊妹们的事,也是长老们该好好负责管理的。虽然姊妹们是因服在基督权下的缘故,而站在顺服的地位上,长老们却不该因为要避嫌疑,怕姊妹们见怪,而不负责。自然,长老的权柄,是有限制的。但是,巴拉是在底波拉的前面,作底波拉的蒙头者。

 

长老该管教会中聚会和讲道的事】作长老的,对于教会中的错事,当管理并禁止。例如在聚会中,有弟兄站起来说不当说的话,因为没有教师恩赐的,越喜欢作教师,好像发了讲道的瘾似的。越有恩赐的,越不喜欢讲,总是越隐藏。所以,作长老的人,看见不该查经,不该讲道理的人作这些事情,就该予以禁止。弟兄们在会中,若有不正当的祷告、讲道、报告等,作长老的,当在会完后,负责通知这样的弟兄,解释给他们看,并禁止他们以后再作类似乎此的事。不然,他一次过一次作下去,你以为当忍耐他,但是软弱的弟兄们,却受不住了。所以,你当负责通知他。

      请我们注意,我们中间,并无严格的组织。就是未脱离宗派的信徒,要我们接纳他,我们就接纳他。我们的门是开得大的。凡是公会中得救的人,都可以进来与我们一同擘饼。现在假定他们来擘饼后,要特别勾引我们中间的几位弟兄或姊妹,去他们的家中查经,或者竟然叫他们把聚会中弟兄或姊妹,召聚一些同去听一点闹意见的道理。这样不久,就要看见教会中要因所讲的这些事,发生分裂。所以,无论是弟兄,是姊妹,看见有类乎此的事发生,就该立刻通知长老。总得等负责的弟兄们,在聚会中报告说,某人家中有一聚会,你们大家可以去,这样,方可前去。不然,这种聚会,就根本不当成立,我们今天并非没有个人的自由,但是,我们应当服在神的权柄和支配之下,享受聚会的限制的自由。多少时候,只因有一个人是与你顶熟的,与你谈及一二件事,就在无形中把酵带进来,不久就弄成一派,使全团都发生危险。所以,弟兄们当注意这些事,学习顺服权柄,不要行长老们所未许可的事。

 

长老断定主日聚会的事和写介绍信】关乎主日的聚会,该在上午,或者下午,都是长老们该定规的。此外如写介绍信这件事,也不是弟兄们个个都可随意写的。有时,你可写信介绍一个人,给别的地方的弟兄。但是,惟有长老们写的介绍信,才是代表教会作的。这不过给我们看见,长老是负责来代表全体的教会作事,并且负责监视一切,不让教会出事。所以,作长老的,当学习如何作得好,如何运用权柄。弟兄们,当学习如何顺服。

 

长老是作榜样的】长老被立,被认定之后,是当受弟兄们的尊敬的。同时长老自己,当战兢恐惧的来负责。他当看见自己是毫无权柄的。圣经里把这两方面的真理,摆得顶希奇。在弟兄姊姝们看来,长老是代表神的权柄,是个个都当顺服的。在长老自己看来,是没有权柄的。我们听见长老的权柄之后,岂非惧怕,

      长老如果错用权柄怎么办?如果他们辖制我们怎么办?但是,神也对长老们说:作长老的人,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也不是辖制他们,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五1~3)。长老自己没有权柄。他只有神的权柄。你若在基督里,明白神的心意,又把神的心意说出来,那才真是权柄。长老并非辖管羊群。作长老的当自己小心,学习顺服神的权柄,作羊群的榜样。这样,方能叫弟兄姊妹们看见他们的权柄。一方面,弟兄们应当顺服长老所代表的基督的权柄;一方面长老自己,又当看见自己是没有权柄的,不过是作榜样而已。(至于长老的权柄,详见提摩太前书、提多书、使徒行传二十章。)

 

控告长老】提摩太前书告诉我们,控告长老的呈子,要有两三个见证人,不然,就不能收。所以,在这件事上,当注意的有两点:第一点,是当有书面的控告。口头的控告,不能算数。因口说无凭,常会食言,或翻变。第二点,是当有两三个见证的人。一人的见证不可靠。圣经中,两三个人,是见证的口。所以作工的弟兄,或作工的弟兄们所特派的人,该特别负责对付这样的事。在此我们又得请你们注意,因为今天无正式的长老。今天只有一班人,作当日使徒们所作的工的一部分,长老既是由他们负责的,有时,对付长老的,也该是他们负责。

 

长老与其它地方长老的关系】神的恩赐,是不讲环境的;地位是讲环境的。神的恩赐,如传福的、牧师、教师,无论在何处,都可运用。因这些恩赐,是神赐给(全体)教会的(弗四),是为各地的聚会的。所以没有一个作工的人,可以像现今在公会中的牧师去专管一堂。圣经中,并无这种东西。你在上海,若会栽培信徒,你在江北,也会栽培信徒。你若是教师,你在上海会教圣经,你在江北、南京、济南等地,也会教圣经。这决不会因地方不同而变成不是教师。你若是传福音的,你在上海会传福音,你在江北、南京、天津等处,也会传福音。你在上海,若不会传道,你在任何地方,也决不会传道。决不会有人在甲地不会作工,在乙地就会作工的理。因这些并非知识的问题。所有的问题,只有一个,就是你是否神所设立的恩赐。你若有恩赐,不管你有无知识,人能因你得拯救,得帮助,并不会因你的知识而有何分别。恩赐到底是什么呢?恩赐,就是神因基督作元首,而赐给基督的身体的本事。这本事,是不会改变的。我可举一个例来解释,例如一个泥水匠,在上海是泥水匠,在南京仍是泥水匠。一个成衣、针线做得顶好,他在上海,或在北平,都能做成衣,照样,环境不会改变恩赐。

      长老就不同。长老完全是地方的问题。在上海会作长老的,不见得在南京也会作长老。在上海为长老的,在南京就不是长老。因为每个地方聚会的灵性、背景、环境、地方上的教育和习俗不同的缘故,所以一个人可以在上海会作长老,到了江北,就不一定会作长老了。在乡间会作长老的。不一定在城里也会作长老。这完全是地方问题。圣经中的恩赐,是为全体教会的;圣经中的长老,是为地方教会的。所以,有恩赐的人,不当老在一个地方,该到别处去,把恩赐分给人。作长老的人,当常在本地负责。我再举泥水匠的例来说:比方你在上海是个泥水匠中的工头。你到南京后,你的职业仍是个泥水匠,但是,你却不一定仍是个工头。泥水匠是你的本事,你到了南京,你的本事仍在。工头是地位,你到了南京,你工头的地位已过去了。照样,圣经中的职分和恩赐是不同的。职分和地位,是为当地教会的;恩赐,是非为当地教会的。但是,人最易犯的,就是在本地作长老的,到了别地,也要插入你的意见,这就不应当了。你不当以为在江北的事,是如此办的,所以在上海也当如此办。江北的教育、交通等等情形,与上海都不同,你不能易地而仍用同样的办法。恩赐就与地位不同了。在江北如何,在上海也是如何。

 

问题解答】有弟兄问,如果我们中间,有非正式的长老宣布了,宗派中人要以为我们也是宗派,也有这些东西,我们该如何回答呢?

      答:我先问你们,你脱离宗派,到底是脱离了些什么?你若不知道,当然你也要成为宗派。按我个人所知道的,我们脱离宗派,是脱离了两样东西:()脱离了分门别类的派别,如各种不同名称的公会;()脱离宗派中主要的东西,就是牧师的制度。牧师的制度是什么呢?就是把犹太教会中的祭司居间的阶级带入基督教。天主教和更正教,都曾如此作。

      在所谓的基督教国中,天主教是把犹太教的教训带了进来。犹太教本有祭司的阶级,是以祭司作居间的阶级的。犹太人若要朝见神,他们必须经过祭司的手,他们不能直接敬拜神。士师记里记着以法莲山地的米迦,造了一个以弗得,要请一利未人在家中作祭司,就是一个明显的例。什么是犹太教呢?就是人不能直接敬拜神,在神人中间,需要祭司作居间的人。以色列人必须经过祭司,才能朝见神,天主教也是如此。神在这一边,人在那一边,不能交通,中间有神甫来作媒介。神甫在英文也称为祭司。天主教里,每逢吃圣餐,要用祭司;每逢讲道,要用祭司;每逢祷告,要用祭司。这样,就把人带到旧约的情形中去了。

      更正教,分成国立的教会,和私立的教会两种。国立的教会,可以英国的圣公会为代表。在圣公会中,有称为平信徒的,有称为圣品人的。知会督、会长、会吏等,在英文也称为祭司,与犹太教、天主教的祭司同是一字。他们照样的把犹太教带进来。上面是神;下面是百姓,就是他们所称为平信徒的;中间是圣品人,他们自称为祭司。平信徒必须藉着他们,才能到神面前去。他们包办一切属灵的事。

      更正教中各私立的教会(如长老会、监理会等),也有居间的阶级。上面是神,下面是教友,中间是牧师。牧师作居间的人,来代替信徒包办教友们属灵的事。就如分圣餐、施洗、讲道等事,都是牧师的事。他们为教友们代理一切,他们就作了神人中间居间阶级的媒介。从犹太教起,直至如今,更正教中各公会,都是换汤不换药的,仍旧是上面是神,下面是人,中间有居间的阶级。

      新约中是否这样说的呢?彼得说,我们个个是有君尊的祭司。在启示录里约翰也说,个个基督人都是祭司。所以,用不着人来代替我们作神人中间居间的媒介。换一句话说,我们个个都是牧师、神甫。希伯来书十章说,我们藉着耶稣的血,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能坦然无惧的进入至圣所。并不用藉着犹太教、天主教、更正教中的居间人,来亲近神。我们今天,并不像旧约的大祭司,一年一次进到至圣所。我们乃是天天藉着主的血,来到神的面前。我们个个都是祭司,可以随时的、坦然无惧的,和神来往。所以,基督教是什么呢?新约是什么呢?就是把居间阶级取消。每个信徒,都是自己直接向神负自己的责任。你们切勿以为我们中间作工的人,也变成了私立教会中那样的居间人。这是完全没有的事。我们个个都可以到神的面前去。工人,在教会中,并无地位。神是与教会发生直接的关系的。所以脱离宗派,就是脱离了两样东西:()脱离了分门别颖,()脱离了宗派中的牧师制度。

      有一个西国人问我说,你为什么反对牧师?我说,我不反对牧师,我乃是反对牧师制度。若有人真有牧师的恩赐,我们还宝贵他得很呢?但是,不管人有牧师的恩赐也好,没有牧师的恩赐也好,我们都不应当把他当作祭司,不应当把变相的祭司制度带进来。就是我们中间有一个有牧师恩赐的人,我们也不应当把他当作祭司,或居间人。

      我怕有的弟兄们,脱离了宗派,把人所能管我们的都脱离了。我们心里想,我脱离了宗派,从今以后,可以做一个不法的人、自由的人,无论什么事,都可自由地去作。若是这样,我可以另外替你起一个名称,你并不是脱离宗派,乃是脱离教会。你并不是脱离宗派,乃是脱离权柄。本来我们脱离宗派,是脱离分门别类,和居间的牧师制度,并不是叫我们成为零零落落单个的信徒。我们乃是有神所设立的权柄。所以凡顺服人的,就是顺服神的权柄;凡顺服弟兄,就是顺服神的权柄。

      路加福音记载主耶稣的事,祂说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为念么?是的,祂应当以父的事为念。但是,祂回去顺服祂的父母。这是主耶稣的顺服。要是我们,就不然。我们若说了岂不知我应当以我父的事念么,就不回去了。这是我们的不顺服。以父的事为念,就是包括以父的权柄为念,也是包括顺服神在父母身上的权柄。所以,我们顺服人,就是顺服权柄。所以,我们莫想我们脱离宗派,就可以作自由不法的人,以为没有人可以管我们了。若是这样,我们就比全世界最坏的人更坏,比不脱离宗派的人更坏。因为他们虽没有神所设立的权柄,还有人的权柄。我们呢,连神的权柄也不服了。圣经中没有宗派,圣经中却有长老。我们是脱离圣经中所没有的宗派,并不脱离圣经中所有的长老。我们不能因为宗派中有长老,我们脱离了宗派,就连圣经中所有的长老制度也脱离了。宗派中也有弟兄,我们不能因脱离宗派,就连弟兄也脱离了。

 

      有弟兄问,长老是否神立的?

      答:使徒行传二十章明说,圣灵立你们作全群的监督,所以长老是神立的。使徒所作的,不过表明圣灵的意思而已。

 

      有弟兄问,长老的供给当如何?长老的供给,与工人的供给是否相同?

      答:没有分别。圣经中并无工人不取薪水,就成为特殊受供给的阶级。虽然彼得不再捕鱼,但是,保罗却仍织帐棚。有职业的工人,与无职业的工人,并没有分别,也没有分阶级。如果长老有恩赐,为教会的事,忙到无暇作职业,就可以受弟兄们加倍的敬奉。长老若不是顶忙的,就可以一面有职业,自己养活自己,一面办教会的事。不止长老是如此,就是工人也是如此。有恩赐的人可以一面有职业,一面作工。只要他的职业,不阻挡他的工作。我也盼望我能一面作工,一面有职业。我说这话,并不是因为我穷到没有饭吃。靠信心度日,并非特殊圣洁的事。却有人以为这是顶超然,顶属灵的事。今天,信徒们所以对于靠信心度日的人有过度的注意,是因为基督人的信心已经堕落的缘故。其实这件事,并没有可希奇的。最初的教会并不以之为希奇。其实每一个信徒,都当有信心。每个有职业的人,都当靠信心度日。我常想,做生意弟兄们的信心,比我的信心更大。不然,你开了一商店,化上许多本钱,买了许多货,怎么知道有人来买呢?

      在圣经中,长老是弟兄。有恩赐的,是弟兄;没有恩赐的,也是弟兄。所有的弟兄,只有恩赐和地位的分别,并没有其它有职业无职业的分别。这些供给上的阶级,是从宗派中带进来的思想。他们忘记了保罗的织帐棚。所以,我们应当把这种思想,从我们中间,完全扫除。若有一个公会中的牧师,一面当牧师,一面另有职业,就要引起别人的误会。但在我们中间不该有这种思想。这种思想,是宗派牧师制度的流毒。

天主教说,若有人经过按立,从今以后,他是圣洁的,他身上有一永不磨灭的记号,与俗人是有分别的。但是他们忘记了,使徒保罗,是一直有织帐棚的职业。我们今天作工的人,可以在忙的时候,不做生意,等有工夫时,再作职业,亦未始不可。

 

      有弟兄问,若有传福音的人,个人开学堂,可以不可以?

      答:可以。无论是个人开店,或开学校,都可以。保罗个人也许曾开帐棚店,不过并非全以弗所的信徒合办的帐棚店。

      若是教会办学堂、医院,或开饼干店,就是错误。若是弟兄们合办一学校,或医院,或饼干店,就可以。若是以在哈同路聚会的名义,出去开学校,是大错。若几个弟兄,合开一学校,就不是错。

 

      有弟兄问,全圣经中只有以弗所书四章,一次提到牧帅,对不对?

      答:是。牧师二字(关乎教会的),只在此处提及。牧师是一个恩赐,是为建立全教会的,是神赐全教会的。长老,是使徒立的,是为管地方教会的。这就是宗派中所谓的堂会。但是,使徒不能立恩赐。使徒从未立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因为这些是恩赐,是神所赐的。比方说,我做店主,我能立工头和副工头,因为这是地位。但是,我可不能立一个人做泥水匠,因为他根本就不会作泥水匠。所以,使徒只能立职分,就是长老,不能立恩赐,就是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因为恩赐完全在神手中,是神立的,是神给的。没有人能夺、能争。所以,当你看见有人会讲道,你盼望你也会讲道,神若不许,这就作不到。因为哥林多前书十二章说,恩赐不是藉着人立的,不是随着人自己的意思得的,是圣灵随着圣灵自己的意思分给各人的。这就如牧师是圣灵的恩赐,是神藉着圣灵赐给教会的。我们若看见有人有牧师的恩赐,我们顶宝贝他。但是,我们不能按立一个牧师,像我不能按立人作泥水匠一样。我们不该把牧师拖来当作祭司,当作居间的阶级。若有人这样作,我们就当反对。但是,这并非说,我们是反对圣经中的牧师。我们乃反对公会中的牧师制度。所以,我们当小心,切勿把一点点关乎宗派中发明的东西带进来。

 

      有弟兄问,长老能否被信徒选举?

      答:不能。长老是使徒设立的。现在当是被一班作使徒工作的人设立的。圣经中没有用过选举,这话,只有使徒行传中,一次说到拣选,就是拣选头一次的七个人。其实这些人也是先经过使徒的审定,然后被拣选的。

 

      有弟兄问,公会中这许多人立的牧师,其中,就没有一个真是牧师么?

      答:按他们所设立的来说,没有一个人立的牧师是牧师。按恩赐来说,也许人立的牧师中,有几个人是有牧师恩赐的。所以,我们可以看见,没有人因为经过人的考问,或因曾进过神学院,或是因曾被人按手,或是所被人请,就能变成牧师。从古到今,并无这种牧师。若真有的话,就必定是神所给的牧师恩赐。

 

      有主兄问,牧师的恩赐,如何建立教会?

      答:牧师,在圣经中,只有以弗所书四章用过二次。其余都译作牧者,或牧人。无论是牧师、牧者、牧人,在原文是一个字。这字的意思,就是喂养,看守。所以,神给人有牧师的恩赐,是叫他会带领信徒,会喂养信徒,会带领人一步一步的长进,会与人诐谈读读圣经,并和人一同祷告。

      传福音的,能带领人得救,能把人从外面带进来。教师,能把真理释放出来,叫人明白圣经的真理,对于真理有清楚的看法。牧师,能把人带领进步,牧师不一定会讲道,却也有会讲道的。牧师是为喂养信徒的。

 

      有弟兄问,女人也可以有牧师恩赐么?

      答:恩赐,并不因男女而有分别,女人也可以有牧师的恩赐。腓利的女儿,就有说预言的恩赐。

 

      有弟兄问,姊妺能否对不信的男人作见证,传福音?

      答:圣经未绝对的禁止,也未绝对的鼓励,圣经中亦无明显的榜样。我个人看,姊妹越过了她们蒙头的地位来作,就是过度。我所说蒙头,不止是指头上的布来说的(这自然是很要紧的表示),乃是指着她们站在神所赐给她们隐藏顺服的地位。就是弟兄在神面前,也是蒙头的。弟兄是藉着基督来蒙头。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所以女人有双重的头。女人一面藉着基督来蒙头,一面藉着男人来蒙头。姊妹头上的遮盖就是表明她是服在弟兄的权下,不是单独去作,姊妹所作的许多事,都是顶好顶可宝贵的。不过她们当用几个弟兄作盖硕,让荣耀或羞辱,都落在弟兄身上,所以,姊妹们若单独的到一处作冲锋开荒的工作,是不应当的。

      某西报上,登载一位姊妹的话,她说,我每件事,都是自己去作的,自己去冲锋的。当我因病回国,才看见我所作的全是错的。我就对神承认我的错。许多人以为以色列中都有底波拉出来,现今难道不可么?但是,我们要记得,并非以色列的女人都是或波拉!并且或波拉是以巴拉作她的盖头。凡是真实的女人,都喜欢这样作。凡是真实的女人,总是尊敬神所作的,总是尊敬神所安放她的地位和次序。我因为不是姊妹,所以说这些话,似乎有点难。我若是姊妹,我就更愿意这样说。姊妹总当站在女人蒙头的地位上。这并非说,不要姊妹作工。乃是说,神是立弟兄作姊妹的保护者。出头的该是弟兄。荣耀和羞辱,该是落在弟兄身上。这并非弟兄贪图姊妹的荣耀,乃是为着保护姊妹,并维持神所设立的次序。

      一个姊妹站在不显露的地位上,乃是她的天性,所以保罗说,你们的天性,不也是这样指示你们么。若是在一个家庭中,妻子坐在丈夫的位上,作丈夫的头,能成一个家么?不能。若教会也是如此,能成一个教会么?箴言书上所记的贤德妇人,劳苦作工,是盼望她的丈夫在城门口得荣耀。

      最宝贵的,就是服权柄之下。就如仆人对于主人,子女对于父母,妻子对于丈夫,国民对于官长,女人对于男人都当服在权柄之下。神所注意的是讲权柄的问题,撒但是讲能力的问题。所以,人若只问能不能,而不问该不该,就是已经堕落了。所以,姊妹们,若个个都站在服神权柄的地位上就好了。权柄的问题,是最大最紧要的。可惜在弟兄姊妹身上,还是最少效力的。

      所以,按着圣经的亮光来看,姊妹在教会的聚会中,总当闭口不言。至于向单数或多数的男人作见证,传福音,就当站在蒙头的地位去作。

 

      有弟兄问,一个人可以同时有两种恩赐么?

      答:可以。有时也许有人是三种恩赐。

 

      有弟兄问,彼得是否第一个牧帅?

      答:我们也许可以这么说。

 

      有弟兄问,长老的事,我们为何早不提,迟不提,到现在才提起,岂不是要引起人的误会,以为有长老,就是宗派么?

      答:关乎长老的事,我们早二三年已说过。因为当时并没有像长老的人兴起。这不过是一个过度时代。圣经里说,初入教的,不可作长老。初入教的,在原文是青手,意思就是生手。这就是告诉我们,初入教的青手,就是生手,不能作长老。必有一个过度时代,现在时候到了,是可以提起长老这件事的时候,才说这话。不然,我们中间,若一直没有长老兴起来,就是一个不法的团体了。

 

      有弟兄问,教们中间,可以有像长老的人,却无正式长老的名称,正如教们现在没有正式使徒的名称一样,这话对不对?

      答:是的。若有人问你们是什么?你们是不是在上海教会,你们是怎么回答他呢?你该说,我们不是在上海的教会。人若问你是不是在哈同路的教会,你该说,不是。我们不承认我们是在上海的教会。因为在我们之外,在守真堂、慕尔堂、景林堂等等礼拜堂中,还有许多得救的人,并没有与我们在一起聚会。我们也不承认我们是在哈同路的教会。因为也许还有得救人的,是住在哈同路,却没有与我们一同聚会。若要说到在上海的教会,就必须把所有信徒都包括在内;不然,就不能算作在上海的教会。

      那末,他们若问你,你们既不是教会,到底你们是什么呢?我们承认,我们不是教会,我们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来聚会的人。我可以引一个例来说。旧约时的圣殿,盖得顶好;后来被人放火烧去,没有一块石头留在石头上,不被拆毁了。比方说,那一天在耶路撒冷,有人背了一个帐棚,支搭在曾被火烧毁的圣殿的地基上。人若问他们是什么?他们就要说,我们不是圣殿,我们是搭在圣殿地位上的帐棚。今天我们在这里的聚会,也是这样。人若问我们,你们是什么?我们不是教会,不是在上海的教会,我们乃是在上海的一班弟兄姊妹,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来聚会的人;乃是按着圣经中教会的原则来聚会的人;乃是要站在教会的地位上,并维持教会地位的人。现在圣殿已经倒塌了,被火烧毁了,我们不过是帐棚。凡有眼睛的,都该知道今日教会的荒凉,在外表上已经是倒塌的了。我们不可以,也不敢自称是在上海的教会。我们只愿意站在教会的亮光中,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来聚会。我们并不是在上海的教会,却是维持着,顶替着在上海的教会而聚会。我们是和教会站在同样的地位上,却又不是教会那件东西。所以,我们虽然不是圣殿,我们却是圣殿的小规模,要来彰显这圣殿的生活。所以,我们中间的长老和执事,也是非正式的。我们所以有此长老和执事,是因为我们承认我们虽是小帐棚,却是搭在圣殿的地上的,所以应该照着圣殿的样子去做。

当巴比伦人把圣殿拆毁后,尼希米、以斯拉回国将圣殿修好后,那些曾见过当初圣殿的荣耀的老年人,就知道这个修造的殿远不及当初的殿。但是,尼希米、以斯拉这班人,仍旧照着以前献祭的原则来献祭。虽然他们那时候的圣殿,已经不是当初的圣殿了。

      约翰福音二章所说的殿,已非当初的圣殿了,不过是个修盖的圣殿,主耶稣却在那个殿里,把牛羊赶出去。并且说,我父的殿,是为万民祷告的殿。这是因为主是站在圣殿的地位上说的。虽然这个殿,已经不是那个殿。但是,殿的地位,仍在那里,殿的原则,还是存在。虽然外面的会倒塌,但是,地位还在。在这地位上,乃旧可以有小规模的维持事奉神的原则。

      以色列国,共有十二个支派,神却设立耶路撒冷,为立祂名的地方。叫各支派的人,一年三次到耶路撒冷献祭,敬拜神。后来到罗波安作王时,就分成犹大、以色列两国,犹大国有两支派的人,他们何旧在耶路撒冷敬拜神。以色列国有十支派,有耶罗波安作他们的王。他们照着神的命令,应当一年三次回到耶路撒冷去敬拜神。耶罗波安怕他们这样一年三次的到耶路撒冷去,他们的心仍然归向犹大王,就反叛离开他。所以,他就在人所看为最好的地方──伯特利,设立祭坛,造金牛犊,叫百姓在那里敬拜神,不到耶路撒冷去敬拜神。当时有少年先知去责备他,指着坛说预言,设预兆。耶罗波安听见先知的话,伸手说要拿住他,他的手却枯干,收不回来了。结果他只得让人回到耶路撒冷去。所以,外面虽然可以分开,事奉神的原则却不可失去。人的伯特利,永远不能代替神的耶路撒冷。外面的律法,不能代替神的定规。政治上的分裂,也不能改变神的原则。所以外面的破坏、失败、荒凉,永不能改变神所命定的原则。

      以色列人分地时,有九支派半的人是在神所应许约但河西边的地,有两支派半的人喜欢约但河东边的地,就住在那里。他们在约书亚手下分地完了,就在约但河那里筑了一座高大的坛。全以色列会众一听见就上去攻打这两支派半的人。因为他们在神的坛以外,为自己筑坛。因为不止转去不跟从耶和华是罪,就是在神的坛之外的坛,献上燔祭、素祭、平安祭也是罪。他们回答说,他们并没有意思要设立新的敬拜的中心,并没有设立新的祭坛,不过是为着作证据。只有神帐幕前的坛是敬拜的地方(书廿二)。这两支派半的人,是代表属灵的失败者。但是这些属灵的失败者,不能改变神所定规对于敬拜的原则。所以以色列国在分国后,外面已非一国,已非当初大的国,但是,以色列却仍当在耶路撒冷敬拜。所以,今日在上海和各地的教会,虽有分裂和失败,外面已经荒凉了,我们却仍要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来敬拜神。这就是原则。这也就是我们设立长老的原因。所以,今天我们中间有长老,却是非正式的。我们没有公会中那样的长老。

 

      有弟兄问,有时神是否把恩赐收回?

      答:恩赐是神赐的。神不收回恩赐。我们对于神的恩赐,有三种态度:()错用恩赐,像哥林多人;()埋没恩赐,有如马太福音二十五章所说的;()神停止恩赐。因着人的不信,有的恩赐如预言等,就得不着了。

 

      有弟兄问,恩赐可以求么?

      答:可以。哥林多书书十四章明说可以求恩赐。

 

      有弟兄问,错用恩赐,是什么意思?

      答:神不收回恩赐。到审判时,神才审问我们如何运用恩赐。若有人错用恩赐,就是凭着人意用它,或为自己的荣耀而用它,像哥林多人所做的。神并不把恩赐收回,因为神的恩赐和恩召,是不懊悔的(见罗十一)。比方,有姊妹在会中传福音,使男人得了救,我们就要问,姊妹既不该向在会中男人讲道,为何她能领男人得救呢?我告诉你,这就是用恩赐,不过是错用恩赐。是神的恩赐拯救人。有时有传福音恩赐的人,到不当去的地方去传福音,也能拯救几个人。这也是错用恩赐。埋没恩赐的人,常是只有一千银子的人。他们越以为自己的恩赐少,就越不用。停止恩赐,乃是因为信徒没有信心去得。

 

      有弟兄问,人能知道自己有恩赐否?

      答:有时能知道。有时自己却不知道,别人却能知道。最多是别人因着见你作工的结果而知道的。哥林多人,是自己知道有恩赐的。有以为可惜摩西不知道他自己的脸发光。甚实幸亏摩西不知道,摩西若知道自己的脸发光,恐怕就不会发光了。所以,我们当让别人知道我们到底有没有恩赐。

 

      有弟兄问,错用或埋没恩赐,既要受神的审判,不如不求恩赐,以免将来受审判。

      答:信徒得的恩赐越多,他得赏赐的机会也越多。信徒得的恩赐越多,他得的荣耀也越多。若是信徒未受过神的对付,就不如不求恩赐,以免将来的审判。至于认识神的人,当多求恩赐,为着教会用,不为着个人用。我们真盼望,神多兴起有恩赐的人。

 

      有弟兄问,我们如何知道我们是错用恩赐呢?

      答:马太福音二十五章,讲银子的比喻中,有五千、二千、一千三种不同的恩赐,分给三等仆人,叫他们去做生意。恩赐,就是资本。仆人拿了恩赐去作生意,可以作赚钱的生意,和亏本的生意。若作了赚钱的生意,就叫东家不吃亏;若作了亏本的生意,就叫东家吃亏。所以,有传福音恩赐的弟兄,当然能救人。但是,他所作的工,若不是在神旨意中的,若是因着荣耀自己,应付需要,体贴人情,他就失去属灵的能力,只剩下恩赐的能力。今天的神的仆人们,在各处领会,复兴人,帮助人,拯救人,他们中间,实在有神所赐的恩赐的人。你也许看见,他们虽有恩赐,却不站在神所要他们站的地位上。你就要希奇,他们既不站在神所要他们站的地位上,怎么他们也会拯救人,帮助人,复兴人呢?其实这是错用恩赐。他们能救人,复兴人,是因他们有神的恩赐。是神的恩赐在那里拯救人,复兴人,帮助人。这种错用恩赐,是大危险。今天神并不管这件事,也不说什么话。我们到审判台前,神就要和我们算胀了。神当日交给我们多少恩赐作本钱,那日就要按着我们在世所做的生意来算账。正如马太福音二十五章的比喻所说的。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我们的工作做得不错,也很兴旺,人也喜欢听,就是对的。我们要防备妄用恩赐。多少时候,信徒可以是为着得名誉,得人的称赞而去讲道。但是,良心里却知道这件事是错的。有一次,有一位弟兄,到一个地方去传了福音回来。我问他,你这次去作的工如何?他说,去是去了,回来也回来了,也有几个人得了救,但是,我还不知是不是神的旨意要我去的呢?这就是错用恩赐。神今天把恩赐托在你手里,直到审判台前才和你算账。我们却当以为神是天天和我们算账的,才好。若要过多年才算,就会随便使用恩赐了。

      恩赐,就是神给人的一种属灵的本事、才干、能力和知识,是为帮助你去作工的。比方,我写一手好字,不论我与神的交通好坏,我写的字仍是好的。我写字时,有神的旨意,字写得好;我写字时,没有神的旨意,字也写得好。恩赐也是这样。有神的旨意,去运用恩赐,恩赐会帮助人;没有神的旨意,去运用恩赐,恩赐也会帮助人(不过其中有有无属灵价值的分别)。但是妄用恩赐的罪,是到审判台前才算账的。所以,我们当小心,不要为着自己得荣耀,得称赞,要人说好,或是为着贪名利、私己而去作工。若是这样,就是妄用恩赐。

 

      有弟兄问,恩赐是否每一个信徒都有的?

      答:是的,最少的,也有一千。没有一个仆人没有恩赐的。哥林多前书十二章说,给这人这个恩赐,给那人那个恩赐。所以,个个人都有恩赐。凡得重生的人,都有恩赐。但是,不一定个个人所得的恩赐,都是一样的。关于建造全体教会的恩赐,只有以弗所书四章所说的那五样。关于帮助地方教会的长进的恩赐,就有哥林多前书十二章,和罗马书十二章所说的那一切。每个信徒,不一定个个都有以弗所书四章所说的恩赐。他们或能有罗马书十二章,和哥林多前书十二章所说的恩赐之一。

 

      有弟兄问,我们如何能知道不错用恩赐?

      答:要不错用恩赐,就得接受基督的十字架。基督的十字架,割断肉体的十字架,是一切的根基。今天各地聚会,和教会中所以出事的缘故,就是因为弟兄姊妹们,不肯接受基督的十字架。一切从基督的复活里出来的,都是为着基督的身体的。一切教会中所发生的难处,都是因为人把坟墓里的东西拿出来。所以,我们若肯接受基督的十字架,让他在我们里面作更深的工夫,除去我们的雄心大志,就不至于错用恩赐了。就如我们昨天所提起的长老的问题,谁是不配作长老的人呢?就是当他听到长老的事时,盼望作长老的人。谁是配作作长老的人呢?也许就是当他听到长老的事时,就以为自己是不配的人。凡想掌权的,就是不配掌权的,所以,权柄不能放在他手里;凡不想掌权的,才是配掌权的人。

 

      有弟兄问,为何提摩太前书三章,说要人羡慕作长老呢?

      答:因为怕许多人退缩。今天不让人洗脚的彼得顶多。肉体的夸张,和肉体的退缩,都是肉体。这是两方面的真理。提摩太前书三章说,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是怕他骄傲,落在魔鬼的网罗里。主是叫这些人,不要想作长老,免得他因骄傲而落在魔鬼的网罗里。对于那些看自己是无用的,看肉体是软弱的,是不配作的人,是有些退缩的,主就鼓励他们说,作长老是善工,你应当羡慕。神对于自愿作长老的,就说不配;对于配做长老而退缩的,就鼓励。但愿弟兄们,都看见肉体总是两方面的,不是夸张,就是退缩。我们千万勿以肉体的夸张为勇敢,勿以肉体的退缩为谦卑。我们看自己的长处,就会骄傲;看自己的软弱和失败,就会什么事都不敢作,就会退缩。我们不要把夸张和勇敢混了,也不要把退缩和谦卑混了。其实不看自己的好和坏,说是谦卑。所以有人说,真谦卑,就是不看自己。勇敢,是靠主刚强,是只看主。所以,以弗所书六章说,你们要靠着主作刚强的人。所以,凡秤一秤自己,以为还来得及,就是夸张,并不是刚强。所以,我们能一面看主,一面不看自己;一面刚强,一面谦卑。这才是得胜。多少人的失败,不是只看见肉体的能力这一面,就是只看见肉体的软弱这一面,就变成肉体夸张,或者肉体退缩的人。以上所说的,乃是原则。这原则不止应当应用在设立长老执事的事上,就是在平日做事上,都是一样的。

 

      有弟兄问,以弗所书四章的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是指人呢?甚是指事情或是名称呢?

      答:以弗所书四章,是指人。哥林多前书十二章,是指事情。以弗所书四章说神所赐的,有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这五种人。哥林多前书十二章说,神所赐的,是叫人能作先知,能说方言等。保罗就是神赐给教会的恩赐──使徒。但是,保罗还有许多恩赐,如说预言、说方言、医病等。

      按我个人看,李永同弟兄很像牧师,我就把他当作一个比方来说:神赐给在苏家嘴的教会一个恩赐,就是李永同,在苏家嘴的全体教会,就当把李永同弟兄接过来,当神赐给他们的一个恩赐;另一方来面说,李永同弟兄,是有牧师恩赐的。季弟兄所有的恩赐是牧师。今天若有人问说,保罗有什么恩赐?我们要回答说,他有使徒的恩赐,若问神曾赐给教会什么恩赐?就回答说,有使徒保罗。以弗所书四章所说的五等人,就是神赐给教会的恩赐,是为全体教会的。哥林多前书十二早所说的,是神赐给信徒个人的不同的恩赐。并且哥林多前书十二章的恩赐,是为地方教会的。保罗是一个恩赐,是神赐给全教会的。以弗所书四章,是说神把人当作恩赐赐给教会,为的建立全体的教会。所以,神从保罗身上所传出来的恩赐,使古今中外的人,都得他的益处,直到今日,他的工作,不会过去。

 

      有弟兄问,当如何对待在聚会中的不法弟兄呢?

      答:若有人一直在聚会中搅扰聚会,而又无明显当革除的罪,就当按罗马书十六章十七节教训,顶严格的对付他。当记下他,不与他来往:弟兄们,那些离间你们,叫你们跌倒,背乎所学之道的人,我劝你们,要留意躲避他们。对于这样的人,不当把教会的事放在他手里。无论教会中有什么事,都当把这人放在一边。

 

      有弟兄问,长老若出事,当怎么办呢?

      答:圣经中的长老,是多数的。若有一个出了事,其它作长老的,该一同对付他。

 

      有弟兄问,若是长老是非正式立的,岂非我们也只能非正式的控告他么?

      答:是的。若只有一个长老有错,可由其它作长老的来对付他。所以,圣经中并未用过单数的长老的字眼,都是用多数的。所以,这并非大问题。

 

{\Section:TopicID=258}执事】执事,在圣经中,就是事奉人的人。教会中不止该有负责的人像长老,教会中也该有作仆人的人像执事。教会中需要出主张的人,像长老,来管理监督弟兄们。教会中也需要专门事奉人的人,像执事,来办理许多琐碎事务。定规事务、管理教会、出主张的、监督的、从上往下看的是长老。执行事务、奔跑听话、帮助人、听调度的,是执事。神需要作长老的人,来作看门的人。神需要作执事的人,来为信徒作事,来为信徒奔跑。比方说,聚会的钱,是归执事保管的,支配钱的权柄,是归长老。弟兄们的事,是长老支配定规的;却是由执事去通告的。长老是大工,执事是小工。执事自己没有主张,只听长老的调度去作事。执事是帮助长老做成事情的。(关乎执事的事,在提摩太前书、提多书中都有记载。)盼望我们中间,有弟兄起来做执事,也有姊妹起来做执事。因为圣经中,记着有女执事。这些执事,是专门为着接洽和办理事务的。

 

{\Section:TopicID=259}问题解答】有弟兄问,拣选执事,是否用投票选举法?

      答:不是。当时并没有这许多羊皮来写。使徒时代时的拣选执事,并不是凭大多数来通过的。这些执事,早已在使徒鉴定之下,是顶自然的显出来的。合乎圣经的拣选执事,是自然而然的显出来,有配作执事的人,经过教会的拣选,由于使徒的承认。我们也当这样行。

 

      有弟兄问,为何选立使徒马提亚是用抽签法呢?

      答:这是因为圣灵尚未降临。门徒们不知道那一个该补充,所以拣选了两个人,要在两个人中拣定一个得使徒的位分。

 

      有弟兄问,使徒行传六章,不是说门徒们拣选七个执事么?

      答:使徒行传六章并未明言这七个人是执事,只给我们看见,他们所做的事像执事。所以,我们只能凭着地们所做的来说他们是执事。使徒行传中提到腓利时,只说他是七个中的一个,并没有明说他是七个执事中的一个。所以,圣经中虽有作执事的那件事,却没有明文说执事是选立的。所以,我想选立执事这件事,当按着立长老的例来定规,是藉着使徒和使徒特派的人设立的。凡是圣经中所说的,若留下一洞,不给我们看的,我们当小心,不要去追寻。

 

      有弟兄问,长老和执事,当在什么时候起首设立?

      答:越早越好。

 

      有弟兄问,若是一个地方的聚会,只有三个弟兄,那末谁作长老和执事呢?

      答:这几个弟兄,只好又作长老,又作执事。全圣经中只有腓立比书提得最完全,说到教会是包括众圣徒、长老和执事的;说到一个教会,是众圣徒、长老和执事合成的。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凡住在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腓一1)

 

      有弟兄问,为何提摩太前书说,人要受试验后,才能立为执事呢?

      答:执事是专为办事的。作执事的人,总是比较年轻些的人。怕他们凭着血气行事,所以当先试验他们几次。派他们出去接洽几次事务,然后能定规他们配不配作执事。

 

      有弟兄问,若在一个地方,只有几个弟兄起首聚会,那末当先有执事呢?当先有长老呢?

      答:当先有负责的人,然后有擘饼的聚会。当先有长老,后有执事,这是使徒行传的教训。安提阿是一个例。在一个聚会要起头时,最少当有一个弟兄能负责。不然,擘饼的聚会永不会好。并且在聚会起始时,就当教训人顺服长老,或教训人彼此顺服。否则一个聚会中,若只有五个人,那五个人就是五大宗派。这样,他们在擘饼时,虽能记念主,并不能分辨身体。他们并不以他们为基督的身体。他们只顾自己,就把自己当作头了。所以,我们当学习顺服长老,当学习彼此顺服。――倪柝声《聚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