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五篇 新时代在圣灵里的生命

 

读经﹕约翰福音四章一至四十二节。

我们特别注重二十三节,'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在灵和真里拜祂,因为父要这样的人拜祂'。希伯来四章十二节,'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都能刺入剖开'

前几篇我们曾说过,主耶稣在此的教训和行动乃是与旧约时代的等次转换到新约时代的等次这件事有关系的。主耶稣是站在旧新两个时代的中间。旧时代的等次要过去,新时代的等次要进来。约翰四章在这个转换的时期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因为这章圣经同时指明了旧新两个时代的等次。我们来看其中的一些特点。

新旧混杂局面不能给人真实满足

关于主耶稣上耶路撒冷去,经过撒玛利亚,和遇见这个妇人的事,并不是一件仅仅偶然的事。这乃是整本约翰福音论题的一部分。耶稣在撒玛利亚,遇见这个撒玛利亚的妇人。我们都知道撒玛利亚人乃是血统混杂的人。当耶路撒冷和以色列地被外邦攻击、侵占和扰害时,许多犹太人被掳到外邦去。但那些仍留在以色列地的犹太人和外邦人通婚,所生的后裔就是撒玛利亚人。所以撒玛利亚人乃是血统混杂的人。他们既不是纯粹的犹太人,也不是纯粹的外邦人。因此,犹太人恨恶撒玛利亚人,如圣经所说,'原来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没有来往'。撒玛利亚人在他们的真实天性中乃是混杂的。

现在主耶稣在井边遇见这个妇人。我们知道这个井原是雅各井,是雅各给他儿子约瑟的。在此我们看见一种混杂的局面,就是老旧的以色列混杂在这个新的时代里。雅各和约瑟在这里。这个妇人天天来打水,但从来没有得着满足,因为这是旧时代。她需要一次,再次的来打水。这是说出在混杂的局面中永远不能给人真实的满足。你们记得旧约在以色列人中所献的千千万万的祭物,每天早晚都献,虽然献了数千年,但从来没有达到完全的地步。祭司每天都要到殿里去祷告,但他们的祷告从来没有带进一件完全的事。摩西的律法书继续不断的被人宣读,但从来没有一个人因着宣读律法书而在生命上有所改变。旧时代的一切从来不能使人的心得着满足。此处的雅各井就是代表旧时代的事物。如果你们今日也来到旧时代的原则里,就你们天天来打水,一生来打水,也是不能得着满足的。因为新约圣经的著者告诉我们,'律法原来是一无所成'(来七19)。这个可怜的撒玛利亚妇人乃是代表两种事物混杂在一起,没有一件事是清楚和纯粹的。她虽然天天来打水,一生来打水,但从来没有得着满足。今日也是这样。我们可能得着了一个雅各井---教会的作法、实行、等次、或地方立场等等,我们可能天天来打水,一生来打水,但请记得,这个雅各井永远不能使我们得着满足,并且到末了,它也不过说出旧时代的失望和挫败。弟兄姊妹,今日你们是活在全新的时代里呢?抑是活在一半新一半旧的混杂时代里呢?(注一)

站牢旧约立场者不明白属灵世界

现在我们来看众门徒。我们刚才读到'门徒进城买食物去了'。他们留下耶稣独自一人在里。当他们进城时,这个撒玛利亚妇人尚未来到。及至他们去了以后,这个妇人才从城里来到这个井旁。这时耶稣就开始与这个妇人谈话。当门徒回来的时候,他们看见了这个妇人。自然门徒不知道这个妇人是怎样的人,也不知道她背后犯罪的生活,他们只知道她是一个撒玛利亚妇人。但当他们看见耶稣与这个妇人谈话的时候,他们就感到非常的震惊。他们是犹太人,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原是没有来往的。但在这里,他们看见他们的主竟然与这个撒玛利亚妇人谈话,好像与朋友谈话一样,所以他们认为,这乃是一件可怕的事。

为什么原因呢?因为他们是犹太人,是属于旧约的,是与外邦人没有来往的,并且他们乃是站牢在旧约立场上的人。因着他们持有深的旧约偏见,并且他们认为主与这个撒玛利亚妇人谈话乃是一件可怕的事,所以他们就拟打断主与这个妇人的谈话。于是他们带着饼来到主前说,'主阿,这是我们去买的饼,请你吃'。耶稣说,'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门徒原以为他们知道一切事,明白一切事,但现在他们发现有一些新的事是他们自己所不明白的。他们彼此对问说,'莫非有人拿什么给祂吃么'?门徒们只想到物质世界,却没有想到属灵世界。耶稣说,'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在此我们看见,这个故事有一面几乎每一个特点都是说出混杂,不清楚。但在主耶稣这一面,什么都是清楚、明亮的、毫无混杂。祂所赐的水是清洁的水,是生命的水,没有混杂在其中。凡是喝了这水的就永远不渴,这水就是圣灵。

 

神所恨恶的就是混杂

有一件希奇的事,就是本章这个撒玛利亚妇人虽然是一个犯罪的妇人,但主耶稣仍然对她说了一些圣经中最奇妙的真理。'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在灵和真里拜祂'。我的意思乃是这样﹕有些人可能以为我们今天所讲的乃是对长进的基督徒,而不是对初信的弟兄姊妹的。但我要对你们说,我所说的乃是直接摸到真实基督教的根基。无论是初信的,或者是多年信主的,都需要学习这个功课----透明、清楚、无混杂。这个撒玛利亚妇人开始她基督徒的生活时,主耶稣向她指明这个功课。今日多年信主的基督徒,主也要我们回头学习这个功课。请记得,基督徒生命的开始和继续都必须是绝对透明、清楚、和无混杂的。圣经启示我们,神所恨恶的一件事就是混杂。那里有混杂,那里就得不着神的悦纳和祝福。凡是把两个性质不同的东西摆在一起,一半属神,一半不属神的,就都是混杂。另外,一半是旧时代律法制度的,一半是新时代生命圣灵的,也都是混杂。魔鬼在起初所作的事就是如此。

在旧约的预表中,神吩咐以色列人说,'不可用两样搀杂的料作衣服,穿在身上'(利十九19)'不可穿羊毛细麻两样搀杂的料作的衣服'(申二十二11)。这不是说,神今日不允许人穿两样搀杂的料作的衣服。这乃是用一件外面的事,说明一个里面的属灵意义和原则。我们知道羊毛是叫人出汗的,人身上的热可以因着羊毛而被带出来。其意义即天然的生命能在羊毛里表现出来。你们今天多半是穿细麻布的衣服。为什么你们要穿细麻布的衣服呢?就是要使你们天然的热可以降低一点。在此我们就看见神要我们所学习的功课。我们今天不可把那些属乎肉体的和属乎灵的摆在一起。衣服总是说出人的行为。什么样的人必要穿什么样的衣服。你可以从人所穿的衣服上知道他的性格和行为。所以在旧约里神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是一个真实的以色列人,你就必须是清楚、明亮的,不可搀杂。神不许可混杂。

除此以外,神又说,'不可并用牛驴耕地'(申二十二10)。牛是洁净的牲畜。耕地说出工作。意即你不可在主的工作上把洁净的和不洁净的摆在一起。在主的工作上不可把属灵的、生命的、和属肉体的、律法的摆在一起。这些事都是说明,神不允许在他的工作上有混杂的光景。一切属乎神的事都必须是非常纯洁和透明的。无论在生活上,或者在事奉上,都必须没有互相抵触的情形。

新时代的运动乃是在圣灵里的生命

现在我们回头来看约翰四章。在这章圣经中一面给我们看见每一件事都是混杂,令人失望,不能达到任何境地,并且向前不远即告枯竭和衰败。但在主耶稣这一面,一切都是纯洁和透明的。祂所要赐的水乃是指着'灵和真'说的。'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要在灵和真里拜祂'。圣灵乃是今日这个新时代的特点。在约翰福音里你能看见,圣灵被题起有三十次之多。主耶稣曾着重的讲到圣灵这件事。在此你看见有一个运动是从旧时代出来而进到新时代里。这新时代的运动就是在圣灵里的生命。

我们稍微说一点有关新生命之性质的事。我们都知道人有灵、魂、体三部分。我们的灵乃是与神交通的机关。主对撒玛利亚妇人说,'神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在灵里拜祂'。当初神赐给亚当身体、魂、和灵。在亚当未堕落前,他乃是在他的灵里与神交通。神能和亚当说话,因为他的灵是活着的。由于亚当的灵是活着的,所以他能从神接受许多的事情。但当亚当犯罪以后,灵死了,所以他就与神隔绝了(注二)。亚当只剩下魂和身体两部分。魂就是心思、意志、和情感。身体就是血、肉、和骨。魂是接触心理界的事。身体是接触物质界的事。如果我们没有新生、或重生,就我们的灵仍是死的。因此我们不能明白神界的事,也不能听见神向我们说话,更不能与神交通。但当我们新生、或重生以后,我们的灵活过来了(弗二5)。所以我们能接触神,能听见神对我们说话,也能明白神界的事。已往我们只能称神为大能的神,是离我们很远的,但现在我们能称神为''(罗八15)。并且我们能亲近祂,也能在灵里与祂来往交通。

另一件事,当我们重生以后,圣灵也就是神的灵,住进我们活过来的灵里。我们今天不是听见神从天上向我们说话,我们乃是知道神在我们的灵里说话。我们知道圣灵在我们的灵里指教我们何者错,何者对。当我们错时,圣灵在我们灵里感到忧愁。当我们对时,圣灵将主的喜乐赐给我们。这是新时代的性质和等次。虽然这是非常简单的,但这是我们基督徒在生命上应当学习的起头的功课。当我尚未得重生的时候,我常常作某些事,并不感到难过。有时我也去世界的人所常去的某些地方,我也不感到痛苦。但当我重生以后,情形完全改变了。没有人告诉我说,'现在你是基督徒了,你不可作那件事,也不可去那个地方'。有一件希奇的事,就是当我再作那些老旧的事的时候,我心里的一切喜乐统统失掉了。当我有这样的经历时,我必须回家,进到卧房,跪在主的面前问问主,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主只是简单的在我的灵里对我说,'你现在正把老旧的生命带进新的生命里来。我不喜欢这种混杂的生命。你现在是在基督里的新创造,旧事已过,应该都变成新的了'(参林后五17)

学习活在新生命的纯洁和透明里

我所说的乃是我们基督徒生命中非常基础和实际的功课。自从我重生以后,圣灵住在我里面,常常指教我,什么是主所喜悦的,什么不是主所喜悦的。请记得,基督徒生命的起始、继续、和终结、都应当明白并学习这些实际的功课。亲爱的弟兄姊妹,我们认识主都是相当年日的,我们在祂的工作上有事奉,也是相当长的时间的,我们必须确切的记住并学习这些基督徒生命基础的定律直到末了。我们不可把老旧的生命带到我们基督徒的新生命里面来。我们不能一面是新造的基督徒,一面又是别的东西。主不悦纳这种混杂的生命,祂也不施恩祝福这种一半属天一半属地的东西。在我们基督徒的事工上,我们可能把世界的东西和原则带到那些纯粹属于基督的事奉里面来。但神不要这个,神不要这种混杂的事奉。在我们基督徒的事工上必须绝对的弃绝世界的方法和道路。否则,迟早它要带进混乱。神永远不接纳混杂的东西。在生命上是如此,在事奉上也是如此。祂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我要作你们的父,你们要作我的儿女'(林后六17,18)

所以你们看见主在这里对这个简单的撒玛利亚妇人说出了一个很伟大的属灵功课。在这个撒玛利亚妇人的里面和外面都是说出混杂和不清楚。但主所说之生命的水乃是非常透明和清楚的。当我们来到圣经的末了,启示录最后几章时,我们看见神另外一个伟大的比喻,就是圣城新耶路撒冷。我们知道新耶路撒冷乃是代表神在教会中那完全无疵的工作,也就是神在我们这些新以色列人身上所作的那完美的工作。新耶路撒冷乃是属天的,也是属灵的。圣经说,在这城内街道当中有一条生命水的河,明亮如水晶。意即在这条河里是没有泥土的。从上面看下去,你可以一直看到底,一切都是清洁的,透明的。这条河是生命水的河。这就是说,神在末了所得着的,一切都是纯洁和透明的。一切属于污秽、不洁、和混杂的,都要被挪去。神今日所以呼召我们,要我们活出圣洁的生命,原因就是在此。什么叫圣洁呢?圣洁就是每一点都是出于神的,并且是没有任何的东西搀杂在其中的。圣洁不是有出于我们的一部分,还有出于主的一部分;圣洁也不是有主的一部分,还有世界的一部分;圣洁乃是全部并惟一的都是出于主。这就是我们所读的这节经文的意义,'时候将到,如今就是了,那真正拜父的,乃是在灵和真里拜祂'

注一﹕何谓活在全新时代,何谓活在一半新,一半旧的混杂时代里呢?经中有关时代的

事,特别题到'安排'(Dispensation)(弗一10,2,9),原文是'家中次序',意即旧约时代的安排(家中次序)和新约时代的安排(家中次序)完全不同! 旧时代家中次序是属物质,属肉体,属魂的,是外面的,是肉眼可见,肉身可触,精

(魂,自我)可享受的!如会幕、圣殿、祭坛、祭物、割礼、洗礼、祭司、利未人、唱歌的、守门的、乐队、各种律例、典章、仪式、制度、节期、宴会等等。这些外面的事物原初都有属灵永远的意义(指向弥赛亚---基督),而且是主要的。但后来失去主要的属灵永远意义,仅剩下次要的外面事物,结果演变成犹太教!其实这些外面事物之本身都是无益,一无所成,是肉体的条例,是预表,是影儿(来七18,19.5.10,24.1)

新时代家中次序是在'灵和真里',是属灵的,是住在主里面,是彰显一位活的人(基督)的!一切彰显这位活的基督(受膏者、或受了膏)的信徒都是专一注重在凡事上﹕一、由圣灵而生、而起头;二、时时接受圣灵管训,在苦难中学习顺从,而灵命增长;三,完全被圣灵所膏,一举一动(生活,工作,事奉)皆表现基督复活生命之新样(罗六4)的!

今日基督的教会所以陷进混杂,混乱,原因有二﹕一、完全按照旧时代家中次序,变成犹太化旧时代的延长!意即专一注重属物质,属肉体,属魂的外面的事物。如注重华丽、美观、高大的礼拜堂,聚会所,会堂及其中的各种设备!(即旧时代会幕、圣殿、之延长);注重有阶级之传道制度,主教、大主教、教皇、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教师、医病、说方言、长老、执事!(即旧时代祭司、大祭司、利未人、唱歌的、守门的、之延长);注重激发会众热烈情绪之精彩节目,圣诞节、受难节、复活节、神职人员穿戴五光十色,耀眼夺目之不同服饰、僧帽、长杖、音乐演奏、歌唱舞蹈、戏剧表演、再加明星、球王、政界高官、商业巨子来助阵!(即旧时代各种节期、王室荣华、大卫王开会计划、造车选牛、作乐跳舞、拉约柜之延长)。二、一半(实际大部分)注重属物质,属肉体,属魂之外面事物的,一半(实际小部分)注重属灵的,'在灵和真里'的。由于前者是看得见的,时间稍长,其结果不仅遮蔽,甚至代替了后者看不见的。

基督的教会原来是非常单纯属天属灵之基督的表现,是'阴间的众门不能关锁胜过的'(太十六18原文),但经过两千年演变结果,成为今日复杂、混乱、各宗、各派、各人意组织之团体,不能真实表现基督合一的光景!今日我们的经历是如何呢?是活在全新的时代,是活在一半新,一半旧的时代,抑是活在旧时代的延长里呢?求主怜悯我们,开我们属灵的眼睛,使我们在生活、工作、事奉上,专一注重属天、属灵、永远的,天天学习'在灵和真里'事奉神!至于其它一切看得见的暂时附属物(事工),都是次要的,都是随时可以牺牲,舍弃的。

注二﹕所谓灵死了,不是指着灵没有了,不存在了,乃是指着不能与神交接、沟通了。当我们信服福音(神的儿子)的时候,我们的灵就活过来,而且神儿子的灵住在我们的灵里,我们就成为神的儿女,而且很自然称神为阿爸父,结果开始与神交接、沟通了(弗二4,5.罗八15)。── 史百克《使他们都合而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