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七篇 加拉太书的福音

 

一个伟大的问题

在这几篇信息里求主帮助我们确切注意并思考一些我们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问题。新约圣经中有好多卷书信,其中有一卷特别论到基督教一向所引发的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就篇幅而言,这卷书并不长。但著者就这简短的篇幅汇集并说明了基督教的精髓和其真质的奥义。他带着坚强的决心写这卷书,以澄清并解决这一伟大重要的问题。在使徒的著作中没有别的书在感觉上比这卷书更沉重和更感需要。他乃是在愤慨激动的心情下,针对这一特别之问题而写的。这一伟大特别的问题曾经威胁并拟毁灭基督教真实的性质。

这问题就是﹕因着耶稣基督降世,到底有什么事情侵入了这个世界?因为在耶稣基督降世这件事上,神突然进入并划开了整个的历史,使每一件事都有一个极大的转变。所以有一个伟大的问题发生﹕因着耶稣基督降世,到底有什么事情侵入了这个世界?它是仅仅继续维持老旧的制度和系统,并推行犹太教原则的事奉,再加上某些事物制造形成另一种样式的律法制度和系统呢,抑是由天上来的一个完全新而活的属灵的生命之运动?它是犹太教的旧衣服仅仅补上一块新布呢,抑是一件完全新的衣服?它是新酒装在犹太教的旧皮袋里呢,抑是把新酒装在一个完全新的皮袋里?这实在是一个伟大的问题,并且说出了一个广大的分别。这个分别使'新的''旧的'二者中间产生了极其严厉的争战。这问题现在正把基督教带进混乱。许多人对这问题不彀认识。今日这问题在神的百姓中间已引进了极其严重的分裂。甚至在当初的使徒们中间也是这样。

十二使徒中为首的彼得,曾经对这问题发生过很大的争战,并且与使徒保罗有一次很厉害的争执。主耶稣肉身的兄弟雅各曾经对这问题持有严重的保留态度,基督徒中第一个殉道者司提反就是为着这个问题而死。基督教无论传播到什么地方,对这问题总是立刻产生争辩。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中,我们仍不彀确切的认识并了解这个因着基督教真实性质的问题而产生的争辩是何等的紧迫和严重!

虽然我们刚才所题起的那卷特别的书业已在当时大体解决了这个问题,但这问题所产生之争辩的特性和原则一直强烈的持续到今日。到底基督教是一个律法的制度呢,抑是一个属灵的生命?为着这个问题,那位复活升天的主曾经从荣耀里出来裂天而降,用祂大能的手抓住大数的扫罗(就是保罗),这不是一件小可的事。主耶稣已经升天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边,现在竟然离开宝座亲自再回到地上,祂必须是看见了这个问题所包含的意义乃是非常的严肃和重大的!所以祂没有委派一个天使或天使长来作这件事,祂必须离开荣耀里的地位来到大马色路上遇见扫罗,并且用祂的手亲自来抓牢他。保罗以后描述他当初被主耶稣抓牢的时候,他用的词乃是'逮捕'(腓三12原文)。这个词乃是法律用词,就是当警察寻得所要捉拿之逃亡罪犯时,立刻用很强的手来抓牢并逮捕他。保罗说,'我乃是被耶稣基督抓牢并逮捕'。保罗所以被主耶稣抓牢并逮捕就是为着这个严重的问题,(到底基督教是一个律法的制度呢,抑是一个属灵的生命?)并且要使他成为一个器皿来答复这个问题。由此可知,主是何等严肃的重视这个问题。

保罗的职事

如果我们没有看见或确认这件特别的事,我们就不可能明白使徒保罗的职事。请记得,使徒保罗整个的职事只带进一个结果就是使人看见并进入基督教那真实属灵属天的本质。因着天上来的这个大能的作为,保罗自己已经确定看见了这个伟大的分别。他看见了在老旧的犹太教和全新的基督教中间,在旧的属地以色列人和新的属天以色列人中间,有一个极大的分别。他看见了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国度和族类,并且这个问题分开了整个的时代。已往时代所存有的事物和等次现在业已终结,某些新性质的事物和等次已被带进来一直存到永世。当使徒保罗亲自看见了这件事在律法主义和属灵生命中间乃具有远大的分别以后,他自己就立刻献身从事于这个争战并且为着这件事流了最后的一滴血。

我们知道保罗在大马色的路上遇见主,进城受浸并得着圣灵以后,他就立刻见证并传讲耶稣就是基督。就保罗个人而言,这乃是说明他完全改变了他已往所坚持的立场。他丢弃了律法主义的立场,摔掉了犹太教的立场,他现在完全站在基督的立场上。于是这场伟大的争战就开始了。那些持守律法主义老旧犹太教和遗传的犹太人就商议要杀害他。他必须逃离大马色城。从那个时候起,一直到他生命程途的最后一步,三十多年来他所到的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发现他乃是置身在这个争战中。使徒行传末了保罗在监中等侯死的判决时,就发现他仍是在这个争战中。当时有许多犹太人来和他辩论,他只能对他们说,'我们辩论没有多大意义,圣灵藉先知向你们所说的话是不错的,你们听是要听见,却不明白。看是要看见,却不晓得。因为你们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你们乃是恐怕回转过来得着医治。所以既是如此,毫无办法,我只有传给别人了'。今日得着基督启示而站牢神儿子之立场耶稣的见证上的人,对于热心推行圣经事物之律法主义者,在这争战中也只能是这样。请记得,保罗一生都是在这个争战中,而且这个争战专一为着一个问题到底基督教是地上的一个律法的制度呢,抑是由天上来的属灵的生命之运动?

加拉太书的福音

刚才我们题起在新约圣经中有一卷书是专一来回答这个问题的,这卷书就是加拉太书。较早一般人认为保罗写的第一卷书乃是帖撒罗尼迦前书,其实仔细研读书信,就会发现加拉太书乃是保罗写的第一卷书。若是这样,你就发现保罗首先写这卷书,其意义是何等的重大,并且使徒的感觉对这一伟大的问题又是何等的沉重和严肃!因为在当时这问题正在威胁并毁坏基督教真实的本质。使徒必须为着耶稣基督降世所带来的纯粹属灵属天的本质而争战!他必须保守基督教在纯粹属灵属天的性质中!所以他首先写这卷书。

在我们尚未深入的看这卷书之前,我们必须注意两件基本的事。第一、使徒在本书一章八节说,'但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全卷书的信息皆集中在这一句话里我们所传的福音。使徒在此所要处置的事乃是福音的问题福音的本质。今日人对福音这件事领会的不彀准确,人以为基督徒的信仰就是福音,或者基督徒的宗教就是福音。其实不是这样。新约圣经清楚的启示,每一件伴与或充满耶稣基督的事才称为福音。今日有些基督徒把对未信主之人所传的道称为福音,把对得救之人所传的道称为别的,这完全是人工的分法。新约圣经给我们看见,福音不是一个宗教,不是人生哲学,不是一套基督徒的实行和道理,也不是圣经中的事物属灵恩赐、神迹奇事,福音乃是论到'神的儿子耶稣基督'(罗一2,3)。所以当我们分开福音仅仅为着未信主之人,而别的东西为着基督徒的时候,我们就说,我们必须离弃神儿子耶稣基督的立场,站在别的立场(诸如所谓教会的立场、所谓灵浸方言的立场、各种组织基督教的立场、)上来教导基督徒。请记得,福音乃是包括'在基督里'的每一件事。你永远不能达到一个新的地位,除非你在那个地位上对神的儿子耶稣基督有新的发现和认识。我们进到永世里仍然是认识神的儿子,仍然是福音。你以为得救是福音的终结么?你以为离世与主同在是福音的终结么?不!到永世里,你看见宝座周围那些数不过来的人,他们所唱的诗歌,仍然是福音诗歌,'羔羊是配'!但所不同的,乃是他们已经进入对神儿子那非常丰满的认识里。因此,福音乃是神的福音论到祂儿子的,不单是为着今世的,并且是为着永世的。福音远超过由罪死和审判得着拯救,福音包含了在基督里的每一件事。使徒所从事之争战就是为着这个福音。保罗的争战不是仅仅为着人的得救,他乃是带人认识得救后所进入的广大境界和意义。加拉太书的精义只有一句话﹕这福音乃是释放人脱离一切律法原则的捆绑。请记得,今日这个律法原则的捆绑正普遍捆锁热心事奉主的基督徒。有的被长老制度捆锁,有的被浸信系统捆锁,有的被教会立场捆锁,有的被所谓灵浸方言捆锁,有的被奇事异能捆锁,有的被五旬节样式之运动捆锁,有的被基督教事业和属灵工作捆锁,有的被其它天然人所特别强调之圣经某种事物或经历,甚至所谓'属灵实际'()捆锁,但保罗所传的福音乃是释放人进入神儿子的自由。他说,'这是我们所传的福音'。我们应切切记住,你我今日在神儿子之外若强调任何一件圣经的东西,势必变成律法的制度而成为信徒的捆绑。保罗由起头到末了所永远强调并给人深切印象者乃是神的儿子钉十字架的基督(徒九20;林前一23,2;徒二十八31)。今日你我给人的印象是什么?是神的儿子抑是别的?这是严重并严肃的挑战!

基督徒的伟大自由

读美国内战历史可知美国所以分为南北两部,并且在战争中牺牲了千万的生命,但只是为着一个问题﹕把黑人由奴隶中释放出来。当时为着自由而争战的代价是伟大的。后来自由这一面得胜,于是公布了黑奴得释放的伟大宣言。一切的黑奴原在可怕的捆绑中渡过他们的一生,但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那样。现在可以得释放了。这件事确实使他们难以相信,因为这是太奇妙的事。他们不需要再怕他们的主人,他们自由了。若有人试以再带他们回到奴隶中必是有祸的。当你乘船进入纽约时,你必看见一座雄伟的自由神像,意即自由向整个国家招手。

当拿破仑率领大军进袭俄国的时候,俄国几乎濒临败亡。在争战的危机中有一个问题就是﹕'俄国要被拿破仑的铁蹄践踏么?俄国能得救么'?有一天,一位俄国将军来到另一位年老的将军面前说,'拿破仑已后退,法军已转离我们的国家了'!这位年老的将军沉默片刻,低头,流泪说,'感谢神,俄国得救了'

以上两件事若与使徒保罗在加拉太书中所宣告之基督徒得自由得释放的伟大宪章相比,仍不过是微乎其微的事。神的子民得着的伟大自由,远超过由任何属地捆绑中所得着的自由。在加拉太书中保罗称律法主义或律法制度乃是一个捆绑的轭。'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加五1)。保罗在此所用的''字,与主耶稣用的''字相同。当时,主耶稣看见许多人就喊着说﹕'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因为我的轭是容易的,我的担子是轻省的'(太十一28-30)。主这话乃是对当时背负'犹太教律法制度'之轭的群众说的。犹太教的律法制度就是使人劳苦担重担的轭。主说祂的轭是容易的,意即祂要释放他们脱离犹太教律法制度的轭,并使他们由律法主义下的一切劳苦中出来而得着自由。

文士和法利赛人对旧约圣经有上千上万的解释。他们持牢摩西的律法,并把每一条律法解释并演绎成千条以上的律法。神所讲说和吩咐的每一件事,他们都把它解释并演绎成千条以上不同的事。不仅神曾说,'你们不可',不仅摩西曾说,'你们不可',并且文士和法利赛人强调的解释说,'这就是你们不可这,不可那,不可上千上万的事'。他们把神的话语强调解释成千万的律法当作轭搁在犹太人的肩上'(太二十三4)。这就是律法主义所带进的结果。今日新约圣经的律法主义者也是这样。他们把新约圣经中每一件东西都解释并演绎成许多条外表律法原则的东西,而且一套一套的压在信徒的肩上,使信徒天天劳苦担重担。在律法的制度和系统下,你不知道该如何向前,你必须常常问说,'我这样作和表现可以么?那样作和表现可以么?我这么作和表现会不会遇见灾祸?那么作和表现会不会落在神的审判里?'罗马七章就是保罗自己落在这种律法重轭之下的痛苦情形。'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整个的律法制度就是死的制度。但他又说,'感谢神,靠着我们主耶稣基督,我的一切需要在祂里面都得着解决了'

加拉太书就是为着一切在律法重轭下的人得着基督的释放而争战的书。保罗称它为'福音'。基督已释放我们脱离了一切律法原则的捆绑,我们不要再被奴隶的轭挟制。今日真实基督教的性质就是我们在基督里是自由的。这福音乃是我们在基督里得着自由的福音。我们今日拒绝任何人,甚至任何拘守圣经字句和遗传,以及在神儿子之外强调圣经任何一件东西之传道人,再把我们带进律法捆绑之下作奴隶。── 史百克《使他们都合而为一──基督教非律法制度,乃属灵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