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九篇 耶稣基督里面的启示

 

新时代的根基耶稣基督里面的启示

我们曾说过,关于本时代的真实性质有一个伟大的问题﹕基督教到底是律法的制度呢,抑是由天而来之属灵生命的运动?我们看见这个问题从起头就是厉害争战和争辩的地场。司提反是为着这个问题而死。他伟大的接续者保罗是这争战和争辩的焦点。由加拉太书我们已经看见保罗自己和他使徒职分的根源和转机。现在我们来看他使徒职分的构成。

"然而那把我从母腹里分别出来,又施恩召我的神,既然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我里面,我就把祂传在外邦人中"(加一15,16另译)"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神儿子的信服而活"(加二20另译)。先是神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保罗里面,再是他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不再是他,乃是基督。我必须题醒大家一件与我们有关且重要的事,就是保罗的这个属灵经历包含着今日新时代的一切原则。如果你问说,'什么是真实的基督教'?其答复可从使徒保罗的属灵经历得着。我们今日所生存的这个新时代乃是奠基在保罗属灵经历的那些原则上。所以保罗使徒职分的构成乃是说出了新时代的构成。当保罗说到他使徒的职分不是由人领受的,也不是由那些比他先作使徒的人领受的时候,他直接说到这件中心的事,"神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我里面"。这就是说,新时代的根基乃是建立在耶稣基督里面的启示上。如果你我要知道我们现在应当建立在什么根基上,我就说应当建立在这根基上。我们真实基督徒的生命和生活完全是根据于对神儿子里面的启示。由于使徒保罗看见了神儿子的广大惊人意义,所以他完全彻底的醉心并狂热于耶稣基督。在每一件大小的事上他都确定的看见了基督。先是神启示祂的儿子在他里面,后是他自己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他,乃是基督在他里面活着。在基督的十字架上一种人(大数的扫罗)借着死被除去,另一种人(基督)借着复活被带进来。基督代替了大数的扫罗,这是整个新时代的根基。

 

看见基督离弃一切律法的系统和制度

如果我们看见基督像保罗所看见的一样,就必会在我们身上产生一个伟大的转变。这种转变不是我们凭思考幻想所能达到的。保罗确定的看见了拿撒勒人耶稣是谁。在大马色路上他问说,"主阿,你是谁"?耶稣没有说,'我是神的永远之子,我是神成了肉身'。祂乃是回答说,"我是拿撒勒人耶稣"。保罗就仆倒在地,孤弱无力并瞎了眼。当保罗被那荣耀的大光照倒在地时,必然觉得这位拿撒勒人耶稣怎么有这么大的荣耀和权能呢?请记得,这实在是一切天然的人所难以明白的。后来保罗在腓立比和歌罗西书中说到耶稣基督的时候,他说,"祂与神同等""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父喜欢叫一切丰盛在祂里面居住"。保罗确实看见了神儿子的广大意义。然而这位耶稣却是从前被大数的扫罗和其同伴以及所代表之律法制度凶恶逼迫残害并钉十字架者。这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难怪保罗要离弃一切律法的系统和制度而得着自由!难怪保罗整个的人呼喊说,'我要从一切律法原则下得着释放,我要弃绝一切钉死基督的律法制度'!难怪保罗对一切律法的系统和制度是那么愤慨!"无论是我们,是天上来的使者,若传福音给你们,与我们所传给你们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他再强调说,"若有人传福音给你们,与你们所领受的不同,他就应当被咒诅"!他是何等的愤慨!在任何一本书信里都没有看见他是如此的气愤!然而他所传的福音不是别的,乃是'神的儿子'。他好像把一切神儿子之外的东西都丢在空气中让风吹散,并且把一切妥协和调和的东西也都彻底的消毁和废弃。他好像说,'我要打碎一切律法原则的东西!我要打碎一切在神儿子之外因强调圣经任何一件道理和经历而导致法规制度和派系的东西!因为一切法规的制度和派系总是要把基督重钉十字架'。请记得,律法主义总是删除并切掉基督最伟大的词句'恩典'而代之以'律法'。律法原则之系统和制度的最高表示即把基督钉在十字架上。但基督徒的标记乃是空坟墓由死里出来的生命。律法主义是带人进入死亡;论到基督的主要事件乃是复活由死里出来的生命。因着神将祂儿子启示在保罗里面,所以他决志丢弃一切律法原则的系统和制度。他确认那位被钉十字架的基督是活着的,并且是正活在他里面的。

请记得,真正从各式各样不同形式之律法原则的东西下得着释放,其唯一的途径就是在灵里看见基督。世界任何一种力量皆不能使大数的扫罗从犹太教中被释放出来。只有一件事能,即看见主耶稣。所以我再说,若要使我们离弃各式各样形式之死的律法系统和制度,就只有一条路,即在灵里真实的看见主耶稣。不管你现在正受到那一种样式的律法捆绑(诸如死的传统基督教,圣经的某种道理和事物,某种属灵的恩赐和职分,教会的某项活动和事工等等捆绑),只要你真实看见主耶稣的意义,你就必要得着释放和自由,不再受它们的捆绑。但你我今日千万不要到人中间去告诉人说,'你们必须脱离这个,离开那个,而进入这个,进入那个'。请记得,凡是鼓动人向人说你们必须离开某某某那个团体那个聚会那个道理,而进入我们现在持有的这个运动这个水流这个属灵实际()者,都是出于人的肉体,而不是出于神的灵的。如果你要作这一类的事,只有一个结果就是事情愈过愈恶劣愈败坏,并且一大堆巴别的错误和混乱必然相继而生。神真实的仆人由主所领受的职事和使命只是给人看见主耶稣,绝对不是要人脱离这个团体那个聚会,而进入自己的什么运动什么水流!凡是不引领人接触主耶稣而告诉人必须离开这个进入那个者,势必带进难处,并且这个难处永远是不荣耀主,甚至是羞辱主的。

我们的工作和使命

我们的工作和使命首先不是到人中间在神的儿子之外去传讲'教会'。不论是宇宙的或者是地方的;更不是去传讲别的,如神迹奇事,灵浸方言等等。请记得,我们永远不会知道也不会明白什么是教会,除非有一天我们亲自看见了主耶稣并认识祂所是的。因为教会乃是耶稣基督的团体的表现。我们对教会的认识太狭小、太排外、太独占。我们以为只有接受所谓'浸信'的才是教会,只有接受所谓'地方立场'的才是教会,或者只有接受所谓'灵恩'的,'方言奇事'的才是教会。其实不是。主耶稣完全不像这个狭小的样子,祂太伟大、太奇妙、太属天了!保罗说,教会乃是那位在万有里充满万有之基督的丰满。使徒保罗乃是新约圣经有关教会问题的最大教师。但他对教会所得着的认识乃是他看见并明白神儿子之意义的结果。当保罗去大马色逼迫基督徒的时候,耶稣由天上来遇见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这是保罗对教会开始的认识基督徒就是基督。主耶稣和基督徒乃是一体的。在地上摸着一个小基督徒就是摸着在天上的基督。他认识了教会乃是基督的身体。这件事完全是属灵属天的,绝对不是强调宣扬或光大圣经中什么东西而产生的律法派系和制度。如果你这样真实的看见了主耶稣,你就必定得着厉害的释放和自由。今日已经有人得着这个荣耀的释放和自由。我们已往确曾活在律法原则的派系和制度里,我们的思想和观念以及我们活动的境界都是以那个派系和制度为范围。但有一天我们属灵的眼睛被主开启,真实看见了基督的意义,那整个以律法原则为范围的派系和制度,不论美其名曰什么真理的运动()或什么真理的水流(),这一切对我们都如粪土,毫无价值,并且是可憎恶的!从那时起,我们的工作和服事就不再告诉人说,'你们必须()离开那个而进入这个'。原来那个律法的必须,现在完全转变为属灵的必须,即必须看见主耶稣。在保罗的心灵里有一个伟大的必须,即必须看见主耶稣并且愈过愈深的看见主耶稣所是的是什么。他说他只有一件事,即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启示的基督)直跑。所以我们今日绝对不再对人说,'你们必须改变你们的派系和制度'。更不再对人说,'你们必须参加我们这个属灵()的运动和水流'。我们只能说,'求神将祂的儿子启示在你们里面。当你们得着神儿子的启示时,有一个伟大荣耀的释放和自由必然在你们身上开始产生'

神的一切运动皆以祂儿子为根基

我不知道你们有否注意在圣经中神每一次新的行动或运动都是以祂儿子为根基。无论那个行动或运动是全新的,或是恢复已失去之见证的,都是把祂儿子先摆在前面。圣经开头神创造这个世界时,就是在祂儿子里面,并借着祂儿子来创造的。祂儿子是媒介,是模型。后来神在亚伯拉罕身上从事另一个新的行动,就是根据祂儿子来造作并组成亚伯拉罕的生命。神一步一步的带领他达到最高峰(即进入神的心)将独生的儿子献为燔祭。"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这就是神以祂儿子为根基在亚伯拉罕身上的新的行动。再后来神在以色列全民身上又有一个新的行动。当时以色列人在埃及为奴受捆绑。神乃是以逾越节羔羊的血和肉来释放他们,使他们在生命上得着自由。再后来以色列人在旷野飘流,神又有一个新的行动来造作组成他们,就是吩咐摩西建造会幕。我们知道会幕里面大小一切对象完全是呈现并代表神的儿子。再后来以色列人住在迦南地,远离主失败了,神又有一个新的行动,即兴起众先知。有的先知是在被掳前说预言,有的先知是在被掳后说预言。但他们都是以神的儿子主耶稣为预言的根基。如以赛亚说到神的儿子为神受苦的仆人,弥迦说到神的儿子如何再临。所以整个以色列人的历史都是以呈现神的儿子为根基。

在新约圣经中神对这个世界又有一个伟大的行动,即开始自祂的儿子成为肉身,然后复活升天,再后借着教会得以丰满的彰显。这乃是神在新时代中以祂儿子为根基的伟大行动。我再说,神每一个新的行动总是把祂儿子摆在前面,并且以祂儿子基督的表现为根基。启示录头三章当神把教会带到他们原初属灵属天之地位和性质中的时候,祂首先把基督那荣耀无比的表显摆在众教会跟前。这是神的一个恢复的行动。那里使徒约翰在灵里看见基督而描写出来的光景都是表号的寓意的,并且都是在属灵属天的性质之各方面说出了基督广大的意义。我想以上所说已经彀清楚明显的给我们看见,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神一切的行动都是以祂儿子为根基为立场为出发点,并且以祂儿子为经过为终结。基督是阿拉法是俄梅嘎,是首先的是末后的,是初是终。

有一件很明显的事,就是神的百姓今日若不跟随神这个以祂儿子为根基为一切的生命之运动,而推行圣经中任何一件东西的运动,(如新约教会运动,灵浸运动,方言运动,神医运动,五旬节运动,弟兄运动,某种样式之传道运动,某些似是而非的属灵实际运动),就不论在开头时其外表如何兴盛,但时间证明其结果都是带进混乱和分裂。只有那些得着神儿子的启示,而且始终跟随神这个以祂儿子为根基、为一切之纯粹属灵生命之运动的人,虽然多次经过水火和死荫幽谷,但时间证明其结果都是带人进入丰富之地基督的丰满。启示录七章那些数不过来从各国、各族、各民、各方来的人,能彀聚集一起同心歌唱,因为他们专一持定并见证神的儿子羔羊基督。虽然他们经过大的患难,但他们付出一切代价跟随神这个生命的运动,所以末了他们进到丰富之地生命水的泉源。今日你我是跟随神这个生命的运动呢,抑是跟随别的?

由各种形式的律法制度下得着释放

所以我们再回到保罗身上来看神这大能的行动。保罗被神兴起就是为着把人从各种形式之死的律法系统和制度下释放出来。当时人非常厉害的被律法系统和制度捆绑,犹如古时以色列人在埃及被捆绑一样。神对摩西说,"我的百姓所受的困苦,我实在看见了。他们受辖制所发的哀声,我也听见了。我下来要拯救他们。故此我要打发你去"(参出三7-10)。现在这同一位神看见了当时在律法系统和制度下受辖制和捆绑的百姓,于是对保罗说,'我下来要救他们。你是我所拣选的器皿,我要打发你去,使一切受捆绑的人得自由'。由此我们看见,神对于释放人脱离那些重钉基督十字架之各式各样形式之律法系统和制度,乃是非常重视的。今日我们已经看见各式各样形式之律法原则的东西(其表现有的是固定死板的规矩和仪文,有的是变化多端满带刺激之五旬节酒醉形态,)正在厉害的捆绑人辖制人。仇敌也正在飞跑忙碌的利用那些热心基督徒事工的律法主义者。事实上,仇敌所最喜欢推行的一件事就是激动人在'神儿子之外'由圣经中找出'某种东西或经历'加以强调宣扬和光大而变成律法的派系和制度,一面把基督重钉十字架,另一面达到捆绑人辖制人的目的。"他们(仇敌)彼此商议,专要从他的尊位(基督)上把他推下"(诗六十二4)

说到这里,我们再题出这个伟大的问题什么是基督教呢?答复是﹕先是神乐意将祂儿子启示在我(ME)里面,再是我(I)这个满具天然思想和观念的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因而弃绝了整个律法原则的派系和制度,并且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弟兄姊妹,到底基督教是加在神百姓身上的一个律法原则的属地派系和制度呢,抑是由天而来使神的子民得着伟大之基督释放的属灵运动?我想你们现在可以解答了。请记得,只有当我们亲自在灵里看见基督,摸着祂丰满广大的意义时,我们才能真实的成为神自由释放的子民。愿主怜悯我们! ── 史百克《使他们都合而为一──基督教非律法制度,乃属灵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