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身体的恢复与职事的权柄

 

问一:是否先认识个人里头的生命,然后才认识身体的生命?身体生命的根基是否为个人的生命?

问二:个人主义是否身体的拦阻?

关于真理一面

不照个人经历排定真理次序

答:路德改教之时所注重的,乃是因信称义。这里固然有真理的恢复,只是当时人仅仅看见,人在神面前需要信,而不需要行为。路德恢复因信称义,但事实上他只注重信,不懂什么是义;直到前一世纪达秘等人被兴起,才提及此事。只是他们用了义字,对义的实际却还摸不到;究竟什么是义,他们仍未深入认识。虽然如此,他们仍讲了许多称义的真理。

前一个世纪,人也讲到重生的道理。至于重生与称义之间的关系如何,那一个在先,那一个在后,则很难说。过去有位弟兄,曾不断传讲称义的道,却从未听过重生的道,后来过了三年,他听见了重生的道,觉得自己重生了。从那时起,他出去传福音,就都告诉人说,人是先称义,而后才重生。不但他如此传,连各地的人也跟着他如此传。像他这样把称义放在先,重生放在后,是分得太清楚、太武断了。

一个没有经历的人,不能传神的道;一个光凭经历的人,也不能传神的道。传神的道的人,必须不受自己经历的限制。个人对某些真理的经历,可以有时间的先后,但切不能以为那些真理的先后次序,就如他所经历的一样。

认识真理的两面

真理是两面的。许多时候,很多道理不过只说到真理的一面。例如我们知道,十字架的功效有两面的讲究,一面它除去我们的罪(西二14),一面它称义我们(罗八3-4),但你不能因此就说十字架清楚的分成这两面。它其实是一件事的两面。我们是从罪中得称义(justified from sin),藉着十字架,我们这已死的人,是从罪中得着自由,从罪中得着称义。但并不是说,脱离罪是一件事,得自由又是另一件事;也不是脱离罪是一件事,得称义又是另一件事。

不因个人经历委屈神的话

我们常因个人的经历,委屈了神的话。因着个人的经历是局部、片面的,以致对神的话不能有全盘的认识。人以为太阳是白天出来,月亮是晚上出来,所以月亮只在黑夜有,白天就没有了。其实无论白天或晚上它都在。人来到神面前,也常常凭着自己的经历去判断事情。大多数的人都喜欢把真理排出个次序来,以为一定是先称义,后圣洁,然而圣经是把圣洁摆在称义之前(林前六11)。其实称义与圣洁是一个真理的两面。

所以,我们需要脱离人的软弱,不能因人的软弱而影响神的话,委屁神的话。我们不仅要脱离怀疑神话语的自己,也当脱离委屈神话语的自己。在神的安排里,对个人生命的认识,与对身体生命的认识应是同时的,不应有那个在先那个在后之分。

不以目前所见为真理的全部

我们不能凭这一个时代的看见,来断定神的话。今天我们的认识还是很受限制。也许五十年后,弟兄们要起来批评我们在黑暗中。巴不得我们能爬得高一点去看神的话。我们如何不是先得救后重生,同样也不是先得个人生命,后认识身体生命。得救与重生如何是同时的,个人生命与身体生命的认识也是同时的。有时代的真理,也有时代的错误,不能因一个时代对真理的缺乏,就叫真理在那时代成了错误。又如受浸与按手应该是同时的(徒九17-18)。人一受浸后,马上就应该给他按手,叫他看见配搭,看见身体,把他联于众弟兄姊妹。因着真理的恢复有时间的先后,人就把这些真理也分出先后。这是不正确的。为此,我们不能以今天的看见作为全部,更不能以我们的经历来决定神的话。不要忘记我们乃是神话语的执事。

必须清楚看见基督的身体

身体的合一,是根据对身体生命的认识。我们乃是先认识我们同得的一个生命,以后才在这生命里合而为一。没有这个看见,对我们来说,乃是个大缺欠。让我说一句直话,一个没有看见身体的人,会觉得他与一个看见身体的人没有多大差别;但一个看见身体的人,会看见那没有看见身体的人身上有一大缺失。正加一个未得救的人,看一个得救的人,会觉得他与自己差不多,但一个得救的人看未得救的人,就会发现他身上有一个缺口。

关于实行一面

首先要找出顺服的对象

有了以上第一步,才有第二步。第一步与神的话有关,第二步与我们有关。先有神的话,然后这话才能作在你我身上。在身体中,我们首先要学的,就是要找到顺服的对象。我们必须认识,谁是在我之先,圣经中所有的权柄,都是代表的权柄,不是直接的权柄。我们所需要学习的不是谁顺服我,乃是我顺服谁。例如我去上班,我不必问我的下属是谁,我必定先问我的上司是谁。你若去作人家的老妈子,你无需问小孩是谁,只需问东家是谁。我们若让里面的生命运行,我们自然会找出谁是我所顺服的。我们以为顺服是叫人不舒服的,其实不然,顺服才是叫人舒服的,不顺服才会叫人不舒服。只有彼此顺服,才能有彼此的配搭。这一种配搭是顶美丽的。真正的顺服不是因外面的原因而顺服,乃是由于里面生命的运行而顺服。若有人因某人地位高,钱多而顺服,这是不对的,这与今天的政党毫无不同。我们的顺服,不是由于外面的条件,乃是出于里面生命的要求。

这种顺服,叫我们虽然流泪,但仍会欢笑;虽然难受,但仍有喜乐。有时虽然你要顺服的对象使你为难,但你仍然能说阿们。这就是真正的顺服。真正的顺服叫人也不难受,也不舒服,却又叫人灵里阿们,灵里平安。

彼此有交通、互相能配搭

你若看见基督的身体,就会看见交通。主给我们的生命,乃是要我们柔软下来,好叫我们能配搭在一起。在这配搭里,我们没有摩擦,没有埋怨。若在身体里有这些东西,那与世界的政党有何不同?

在圣经里,主有许多话不是直接对人说的。一面说,在新约中,人可以从里面认识神;但另一面,我们看见,主遇见扫罗后,没有直接向他说话,反而要亚拿尼亚对他说话(徒九6)。一面说,新约的生命是非常个人的;另一面说,约翰书信中也提到你们与我们有交通(约壹一3直译),这个交通是彼此的。一面,我们是个人藉着宝血,经过幔子进到神面前(来十19-20);另一面,我们乃是一同作工、一同走路、一同配搭、一同事奉的。在这里,有服事的,也有被服事的从保罗、路加、提摩太等的记载中,我们看见他们中间有配搭。保罗一提起什么,众人就都说好,都立刻去作。提摩太乃是一个好弟兄,他原可以写一封信给保罗说,保罗弟兄,我已信主多年,我会祷告,会寻求主。请你给我一点自由吧!但提摩太没有这样作。一面,人到神面前是独立的,是个别向神负责的;另一面,人不能独立,不能自由。你有没有配搭,你不用告诉人,你自己里头知道。

脱离自己

人的口顶会说话,但人的口不一定代表人自己。有时人口里赞成,里头却是反对。有些弟兄姊妹,聚会只带口来,并没有把自己带来。有一位姊妹来找我,谈到在家庭中顺服的问题。她口里说要我来办这事,但我里头清楚,她的口、她的耳朵来了,但她的自己没有来。当你失去你自己个人的看法时,口中不一定承认,里头却会说这是对的。

我们要学习蒙拯救,作一个脱离自己的人。假如五十台收音机同时收一个电台,而我的声音不同,那定规是我的收音机不对了。虽然我们是在新约中,有主在我们里面,但我们也是在身体里,需要联于别的肢体。在身体的配搭中,要学习顾到其它肢体的感觉;然后,才能有好的配搭。

不单独

身体是全世界最好看的东西,但身体也可能变成最难看的东西。一个人站在那里是很好看的,但我若走过去,只看见那个人单独的肢体,那就是顶丑陋的了。假如我走进这屋子,在门口看见二条腿,在里面看见一对耳朵,在梯间看见一对手臂,这是何等可怕,我必定会立刻跑掉。照样,一个人若是单独行动的,不和身体在一起的,他就成了丑陋的肢体。一个人承认自己是肢体是一件事,这个人是否在配搭中作肢体,又是一件事。单独的行动是最难看的了。

顺服职事的权柄

1.职事就是权柄

权柄与头发生关系,权柄也与职事发生关系。请你记得,所有的肢体都有它特别的恩赐,就如耳朵、眼睛、嘴巴、手、脚等,各有其恩赐,这些恩赐就是职事(林前十二2-12)。只要是职事,就有权柄。为什么职事有权柄?因为各人所得的职事不同,职事的不同,就产生权柄。另一面,因着有职事的权柄,所以你就受限制。神恩待我,叫我作耳朵,叫我能听见,祂一面是要我以我的听来服事身体,一面是要我接受自己的限制。我要能看见,就要眼睛的帮忙。今天的难处是,不能听的,却要去听;不能说的,倒要去说;不能跑的,偏要去跑。你应该知道,别人作,就是你作,他的恩赐就是你的恩赐。你也要学习受限制,因为教会是个身体。

2.必须看见自己的限制

有些人根本不是读圣经、教圣经的人,但是他偏要去作,结果就发生难处。主恩待你,叫你作手,你可以把手举得很高。但你如果说,我也要能看见。那你是看一辈子,也看不成功。我们要祷告说,主阿,求你给我看见我的限制。若你是全才,那你就是全身体了。接受限制,乃是配搭里的一个原则,也是最大的一个试验。认识限制的人,就会凡事交通,凡事找帮助,凡事请求别人。

我们必须看见,权柄就在职事里头。耳朵有听的职事,所以,耳朵就有听的权柄。若是你没有看见自己的限制,你就是要服权柄,也是服不来的。只有那些看见自己限制的人,才能与别的肢体合得来。

有些弟兄以为自己会解经,他想他是个解经的人。但事实上,他并不会解经,却偏要去解,结果就出来一个奇怪的道理。在基督徒身上,己和个人生命,是没有多大分别的。

有些人从来不明白保罗说,万有全是你们的,(林前三21)是什么意思。我们要知道,我们是生在一个富有的家中。你能喜乐,因为你是富足的。你里头的感觉,总是叫你接受权柄;你里头的人,总是服下来,接受职事的权柄。一面我们要看见,我们是有限制的;另一面我们也要看见,主所设立的都是权柄。主叫一个人能,这一个能,就是他的权柄。

3.顺服职事,就是顺服神

当你学习顺服职事的时候,你就是在顺服神。你不能说,我要直接顺服神。神在世界上所设立的权柄,有百分之九十九,过半又过半的,乃是代表的权柄。圣经提到要顺服丈夫、长官,年幼的要顺服年长的等等。除了一、二处之外,其余都是说到代表的权柄。不能顺服代表权柄的人,就不能顺服神。眼睛虽然能看,但事实上乃是头叫它看,它才能看;眼与头一分开,就了了。你碰着的是眼睛,但眼睛背后的乃是头。你若看见背后的元首,要服下来,就不困难了。

4.顺服是可乐的

马太福音里山上的教训,不是叫我们难受,乃是叫我们舒服。走第一里路时,的确叫人难受,但走第二里路,则叫人舒服(五41)。在那里的福(3-12节),应该译作可乐。顺服乃是一件可乐的事,因为主给我们的生命,乃是一个可乐的生命。元首赐下职事,那里有职事,那里就有权柄。当我们顺服权柄时,里面就感觉舒服,感觉喜乐。

5.追求顺服

在工作上,我们应该看见谁是在我前面,我们要找机会顺服。我不相信,有一位弟兄是不在另一个弟兄之下的。你里头会要求你,去寻找你所要顺服的人。姊妹蒙头,不能靠生出来的头发,需要用帕子。帕子的意思就是要求顺服。我们为什么不追求顺服,如同追求爱、追求知识一般呢?为什么人不注重顺服,如同注重工作呢?为何人不喜欢顺服,像喜欢传福音一样呢?人总得在教会中,学习在一个或几个权柄之下。我再说,没有职事就没有权柄;职事在那里,权柄就在那里。

6.尊重神所设立的权柄

在地方教会中,不光有属灵的权柄,也有地位上的权柄。保罗派提多、提摩太出去设立长老,这些长老就有地位上的权怲。假如你没有属灵的眼光,设立了三个长老,过三年后,发觉有四个比他们更长进的,那怎么办?是把旧的换新的好呢,或是叫旧的退去好?我们应当在主的旨意里,尊重神所设立有权柄的人。

7.顺服使自己得造就,也能造就人

我要见证,神在教会中有祂的安排,你若顺服这些安排,这些安排就能造就你。职事就是权柄;当你顺服那职事的权柄时,你就会得着造就。有位姊妹本来很会作头,但因里要顺服丈夫,她就来见我。她说她不能顺服,因为丈夫凡事无法决定,无法作主张。我回答说,你只管顺服,只管凡事去问他,他不能每一次都说不知道,你会逼他到神那里去。你要学习敬虔、敬畏。你的顺服不是你降格;你这样顺服,能够帮助你的丈夫。神派定你作顺服的人,你只要顺服,就能帮助别人。我们被拣选是有缘故的,我们被拣选乃是叫我们能顺服。

保罗能大胆的说,我的福音。(罗二16,十六25)又告诉提摩太说,你知道是跟谁学的,(提后三14)这乃是因为他是正式的使徒,他的职事最多,恩赐也最多,他有权柄提醒人关乎他的福音、他的职事,和他的教训。

顺服使教会得建造

8.顺服使教会得建造

一个人总得把自己摆在两三个人之下,顺服他们,这样,不但个人得益处,教会也得益处。一个肢体在身体中,就如同石头在圣殿中;圣殿的建造乃是因着有合式的石头,彼此配搭而建造起来的。建造就是一块石头在另一块石头上;而荒凉就是没有一块石头在另一块石头上。

今天工作的路

跟随主往前

主是往前的。我们昨天以为是生命的,可能今天就是死亡。我们必须往前,不能停留在已过的经历中。我相信主今天所作的,比以前更多,也更丰富。凡看见的人,都会觉得我们今天是在最丰富的时代中;然而这丰富却又是在荒凉时代中累积的。一面说,教育是进步的,是往前的;另一面说,教会又是在一个荒凉的时期中。有些人只看见教会的荒凉,而没有看见教会的进步;有些人却只看见教会的进步,而没有看见教会的荒凉。从主今天所作的事来看,我们可以说,主是进步的;但另一面,看看我们周围的一切,我们也可以说,教会是荒凉的。

在教会荒凉时期,作地方教会的见证

神今天所作的,乃是要在荒凉中,兴起地方教会的见证。以地方教会来响应神在教会荒凉时期中的呼召,并藉着地方教会的见证,将教会从荒凉中恢复回来。基督教今天是走了样,落在荒凉中的。因此,今天的基督徒并不典型,并没有达到神的水平。典型的基督徒不光是个人作基督徒,更是有一个教会的见证;只有这个教会的见证,才能将教会从荒凉的光景,带到丰富的境地。

以教会的职事,维持主的见证

主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五17)父是一直作工,从未停止,因此今天我们也在作工。我们今天的工作,乃是要为主得着一个地方教会的见证;我们今天的职事,乃是教会的职事,也就是要为主得着一个教会的见证的职事。

今天教会的情形是在荒凉中。从预表来看,教会是被掳到巴比伦去了。保罗在头一世纪所看见教会兴盛的光景,不久就失去了。从那时起教会就落在被掳的光景中,一直延续到推雅推喇。推雅推喇之后,就是撒狄,神才起首作工(启二18,三1)。推雅推喇预表天主教,撒狄则预表更正教。乃是到了撒狄,神才起首有恢复。虽然真理被丢弃那么一段长时间,但等到它们一被恢复,这些真理就变为更实在。保罗在头一世纪说到这些真理时,它们是一些属灵的实际;但不够实在。例如他说的教会,乃是一个实际,但实实在在的教会,在当时还未出现。改教后,不光真理被恢复,更是那实在的东西被恢复了。就如因信称义,不光是一个真理,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假若主迟延不来,教会是绝不会劝人要因行为称义了,因为因信称义这个实在的东西,已经在教会中被恢复了。

今天教会所需要的,乃是兴起维持主见证的职事。今天各地的难处,就是我们只维持地方上的教会,而没有一个维持主见证的职事。今天的职事,必须构得上神今天所要作的工。我们不能光有一个所谓的职事,我们更需要有一个是见证的职事。我们的职事,必须是教会的职事,是教会见证的职事。

神今天的职事,乃是在地方教会里,也是为着地方教会的。职事所作的,就是恢复教会应有的见证,这才是真正的恢复。那职事是为着那见证,而那见证的内容乃是充实在地方教会中的。

在地方教会中彰显基督身体的实际

今天的日子,不是普通的日子,我们今天所作的工,也不是普通的工。今天的路乃是教会的路,在这路中我们不能乱,不能任意而作。因为一乱,主就无法往前了。哥林多前书十二章所说的身体,乃是一个地方教会应有的见证,也就是身体的见证。在这身体中,眼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21节),一切都必须是在配搭中。以弗所书四章向我们启示了身体与头之间的实际。今天的地方教会,必须是显出这身体实际的一个见证,地方教会必须成为一个在地方上,彰显出来之实实在在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