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教会在地上的路

 

旧约的预表

会幕与圣殿预表教会的两面

关于教会荒凉的问题,我们要先看教会在地上所走的路。教会在地上的路如同旧约的会幕。旧约的会幕乃是神所设立的,而造会幕的目的,乃是叫神能住在以色列民中(出廿五8)。会幕与圣殿基本上有许多不同的地方。起初神住在会幕中,等到圣殿建成后,神就住在圣殿里(王上九3)。会幕与圣殿,二者都预表神居住在人中间。这二者好像是重复的预表,其实不然。过去关于会幕的预表,人写了很多书,但却很少有书论到圣殿的预表。其实这二者都是教会的预表,只是二者之间有一些根本的不同。

会幕在旷野,是暂时的、可移动的;圣殿在圣地,是永远的,固定的

会幕是在旷野,在摩西和亚伦指导下造成的。圣殿是在耶路撒冷,是大预备,所罗门建造成的。会幕没有地板,有上盖、帏帐等。人进到会幕,脚下踏的是沙漠,这就叫人知道会幕不是长久的,是可移动的。故此它被称为会幕。

圣殿有许多地方与会幕相同,会幕中有金银铜铁,圣殿有木板、石头,石头乃是要紧的材料。在新约中,主称彼得为矶法(约一42),矶法的意思就是石头。在会幕中没有石头,石头是搬不动的,它代表坚定不移。会幕是为旷野设的,是暂时的;圣殿是为国度设的,是永远的。大代表主,所罗门代表圣灵,所罗门的意思乃和平者。神差下平安的圣灵来,建造圣殿。大乃是成为肉身之基督的预表,所罗门乃是圣灵的预表。

会幕预表神在地上的教会;圣殿预表教会作基督独一的身体

圣经中神的居所总有这两方面的讲究,一是地上的,是暂时的、流荡的,由会幕所预表。会幕随着地点不同而转移,有时在以琳,有时在加低斯巴尼亚;有时在供应之地,有时处苦水之地,然而会幕本身不因地点的不同而改变。无论到那里,以色列人停在何处,都有会幕。故此,会幕预表神在地上,或在地方上的教会。上海有教会,因为上海有神的子民。神子民聚在一起,即有教会;分散各处,即无教会,这是教会作会幕的一面。

圣殿与会幕不同,圣殿是立在阿珥楠禾场上的(代下三1),是用石头建成的,且是为着国度的。它是以色列子民一切生活的中心。圣殿是合一的、永久的、有力量的,不能分南北的。政治可以分,但是圣殿不能分,圣殿只能有一个。

由此可见,一面教会是在各地出现,但另一面教会属灵的实际,乃是一个身体,是合一的、永久的。这就是教会两面的图画。

会幕被毁、约柜飘流、预表教会荒凉

今天看得见的教会,就是会幕,是已经毁坏了,而圣殿今天还未显明。在神看来,以弗所书二章所说的教会,就是神藉圣灵居住的所在,乃是一件事实,但在实行上,教会还未完全显出,她乃是一直在进步的过程中。一九二五年,我们曾说过约柜的历史,约柜是一直进步的,首先它经过约但河,以后到了示罗(书十八1)。当以色列民与非利士人争战时,以利的两个儿子犯了罪,以利自己也变得胡涂败坏。他知道以色列民被打败的原因,他还想利用约柜去打仗,盼望藉此可以得胜。只是以色列民还是失败了,约柜被掳至非利士地,停在大衮庙里。以后因着神的降祸,非利士人才又将约柜用牛车送回来(撒上四至六)。

此时撒母耳出来尽职,年纪尚小,穿着小的以弗得(撒上二18)。这里有一个执事,是为着国度而预备的。约柜乃是代表基督,约柜在那里,基督的同在就在那里。约柜可译作见证的柜(Ark of the testimony),它是神见证的中心。没有约柜,会幕乃是空的东西;有了约柜,会幕才有意义。那一次,约柜从示罗被掳离开会幕后(四17),就没有回到会幕里。它一直飘流,直到圣殿盖完,才被迎入殿中(王上八1-11)。大之前是扫罗,当时示罗已被弃绝,在那时期,约柜没有回到会幕,乃是停在俄别以东家中。到了大时代,大将约柜迎到耶路撒冷(撒上六12-15)。耶利米书七章十二、十四节提到神如何对付示罗,诗篇七十八篇六十一节并撒母耳记上四章三节,提到约柜如何离开会幕,而历代志下五章则提到约柜如何回到圣殿里。神对付示罗不是藉着火烧示罗地,也不是藉着消灭其上的子民。神对付示罗乃是藉着除去约柜。有会幕而没有约柜,就是审判、荒凉和刑罚。示罗光有会幕的外表,然而约柜已经不在,如同今天的基督教,光有教会之名,然而教会中心的见证失已,神的见证已不复存在。

当所罗门登基时,曾往基遍去,在会幕内祷告求智慧,后来得到智慧后,即回到约柜去(王上三15)。然而根据列王纪上三章四节,并历代志下一章三节,基遍人仍照旧到会幕去献祭寻求神。但是所罗门那一天离开会幕之后,就不再往会幕那里去了。虽然在基遍仍有外表上人的敬拜,但是所有得着智慧的人,都不再进到会幕里了。所有得着智慧的人都跟着约柜去了。

新约的实情

教会起初正常的情形──在各地作合一的见证

今天教会在地上乃是合一的,教会中的人乃是那些从世界中被分别出来的。在教会正常的情形下,每一仆弟兄姊妹都是以事奉神为正业的人,每一个人都是奉献的人,他们凡物公用。在这样正常的生活中,有恩赐的职事就产生出来了,加以弗所书四章所提的使徒、先知、传福音者、牧人和教师。这些人虽然分在各处,却仍在同一个教会中,这就如同电流只有一个,却分散在各处。虽然电光在一所房子里,与另一所房子里所显出的光线强弱不同,电本身却是合一的;在不同的地方所发出的光不同,但其本身却一样。教会也是一样,虽然各地教会有地方范围的不同,教会本身仍是一个。教会在地上乃是作合一的见证。我们说地方教会,所着重的乃是教会,而不是地方。各地教会所拥有的生命是合一的生命,所以各地教会彼此间也应该是一的。虽然在哥林多、在以弗所、在其它各地,有显出的教会,但她们都是一个教会。这是正常的情形。

教会的荒凉

然而,教会荒凉后,光景就改变了。在保罗的时代,教会就已开始荒凉;保罗在腓立比书说,众人都寻求自己的事,没有人寻求基督耶稣的事(二21)。提摩太后书更说,全亚西亚的人都离弃了保罗并他的职事(一15)。彼得的书信也不例外,提到教会末后荒凉的情形。一面彼得在前书提到教会乃是灵宫,也就是属灵的圣殿(二5);另一面在后书,他提到各种荒凉的光景。约翰的书信也提到敌基督者的来到,并在道理上的背叛(约壹二18,四3;约贰7)。这是末世的光景。启示录二、三章,我们更看见教会荒凉到一个地步,甚至不能写信给教会,只能写信给教会的使者了。启示录二章致以弗所的信,乃是以弗所后书,在那里教会已经离弃了起初原有的光景,甚至越离越远了。

在教会荒凉中,神的眼目转向教会属灵的实际

今日我们所看见的,只有一堆人的办法、道理、人意、批评、论断。在教会荒凉中,我们需要学习审判。不错,今天在基督教各公会中,仍有神的子民在敬拜,你不得不承认在那里还有献祭,但约柜已经不在了,那里已经失去见证,只剩下会幕的外表了。当神的会幕荒凉的时候,神的眼目就转到圣殿去了。今天我们学习跟随主的人,要在会幕和圣殿之间选择我们的道路。有人喜欢跟随现成的、看得见的,因为那是到处可得的。然而要跟随神的人,就得选择跟随约柜往前。

我们所应站的地位,乃是属灵实际的地位,也就是圣殿所代表的地位。今天教会乃是圣灵的居所,在这教会中,有神的权柄和神的心意,在这里也有天国的权柄。主将天国的权柄交给了教会,今天在教会中,我们就可享受来世的权能。在旧约,圣殿与国度是连在一起的,圣殿是国度中最大的一件事。照样,教会作为殿,是与来世国度的权能有关的。今天我们的路就在这里。一面我们要离开外面的会幕,一面我们必须寻求神见证的所在。神对外表的失败,已有够清楚的审判,神的审判就是挪去约柜。在神面前,没有约柜乃是一个羞耻。一面,今天我们要离开会幕;另一面,我们总得寻求神的见证。

什么是神的见证?在旧约,神命令摩西造两块石版,称为律法的版,其上刻着十诫。这律法的版又称为见证的版。神命令人所造的约柜,代表基督。约柜之上有施恩座。约柜之内乃是律法,但神不称约柜为律法的柜,而称它为见证的柜(出廿五22直译),所以律法就是神的见证。

律法是神对人行为的要求,它如何能是神的见证?我们要知道,一方面来说,神的见证乃是神对人要求的满足;另一面,神的要求就是神的见证本身。那里有神圣的要求,那里就有神圣的见证。无论神今天向人开出多少要求,这些要求,都是证明神、见证神;它们见证神的荣耀和圣洁,见证神的所是。律法是宣告神的要求,施恩座则说明神向人施恩。见证是往神那里去的,恩典是往人身上来的。当神的荣耀得着满足时,才有施恩座。我们要认识,十诫不是指死的律法说的,乃是指明神对人的要求。这个要求就是一个见证,是神来见证祂自己。律法维持神的见证,并为神作见证。神必须将自己的要求向人说明,这一个说明,就是神的见证。诗篇一百一十九篇常以神的律法为见证,人守神的律法,就是守神的见证,每一次提到见证,都是指律法而言。

今天外表的教会软弱、失败了,她失去了神的见证,没有办法维持神的要求,故此就产生不合一、分裂、宗派和结党等情形。神要求人顺服,人没有办法答应这要求,结果就失去见证,产生分裂。虽然一个个复兴家建立了一个个的会幕,但是里面没有见证的约柜,即使有施恩座,却仍没有约柜。人可以一地一地的带领特会,就是把帐幕从一地带到一地,但他们所维持的,不过是一个没有约柜的施恩座。虽然没有见证,却仍然摆出施恩座。这就是人今天所作的,把人的需要代替神的见证。什么时候把人的需要代替神的见证,什么时候就是堕落的开始,就要出问题。那么,我们今天工作的路究竟在那里?

今天工作的路

看见个人的限制,脱离个人主义

神有祂专一的要求,神要求人学习配搭。神不只要求脱离罪、世界和肉体,神更要求人从个人里出来。在认识基督身体这事上,人的难处乃是,从头一天起他受的教导就错了。自改教起,人以为一个人可以单独作基督徒,可以单独圣洁、单独称义、单独作工事奉神。这个感觉从起头就错了,所以往后的路也就错了。人以为一信主,只要能热心、奉献、丢弃一切,就够了。然而,人必须看见,他不仅是嘴唇不洁的人,也住在嘴唇不洁的民中(赛六5)。个人嘴唇不洁固然不对,住在不洁的人中也是不对。

我们今天若打好根基,二、三十年后,光景就会大大改变。我们必须看见,一个人不能单独作好基督徒,他需要跟随羊群的脚踪往前,绝对不可有个人主义。一个人受浸后,要立刻让他看见,他需要归入身体。按手的意思就是联于身体。初信的人被按手加入身体,就不能再单独作基督徒了。

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个人的限制。这话对少年人讲容易,对恩赐大的人讲则难。然而我们要看见,即使如手脚功用那么大的肢体,也不过仅仅是手脚而已,他必须接受别的肢体,才能完全。我们必须承认我们自己的有限。教会出难处,乃是因为有人以为自己是全才,凡事都要自己来:但是手只能是手,手不能看、不能听,他必须接受别人的听和看,才能丰富。不管我个人恩赐多大,在许多地方我仍需接受别人的供应。有人只能作细胞,他就定规需要别人;他不是要请别人来帮助他,乃是要在基本上承认他自己的有限,承认自己不会看、不会说、也不会听。

我们要认准我们个人的有限,我们可以不知道,但教会里有人会知道。我不知道并不表示所有人都不知道,我需要靠别人活着,我不能行,但别人能行。不要以为我们可以只传元首,而不传身体。你越倚靠主,就越觉得需要倚靠肢体。我们若不接受自己的限制,就永远找不到别人所得着的路。限制的问题不解决,我们永不能进步。我们个人所有的只是那么一点,不要以为自己本事大、多聪明,不要以为自己不错,而别人都错。我们都需要谦卑,脱离自己的骄傲,脱离个人主义,接受别人的供应。聪明惯了的人,自以为不错的人,都得回转,改变过来。这是第一点。

顺服职事的权柄

其次,我们不单要看见自己,更要认识顺服。在身体里,职事即是权柄,谁能听、能说,谁就是权柄。一个肢体能看见,他就是权柄;他的能,就是他的权柄。一个肢体能听,他的能就是权柄。你若要听,你就得要顺服他。你不看则已,你要看,你就得顺服眼睛。在教会中没有一个人可以不顺服别人,就是顺服神所安排的人。今天的难处是许多人以为弟兄姊妹所得的供应,应用在他们身上不会起作用,他们以为必须他们自己直接从神而得。人总以为人传的就不要,但神的命令是藉祂的执事而来的,所以我们必须顺服。

不爱干涉别人,且乐于请教

作执事的人,不可随便说话,也不可一直叫人顺服他,而自己不受神的对付。神不能将权柄交付这样的人。若一个人在神面前是喜欢管事的,神就不能将权柄交给他。人需要像神一样不喜欢管事。神若喜欢管事,祂可以拔掉分别善恶树,也可以将巴别塔围起来,甚至可以将路的火剑拿走。但是神不作这些事,神从来不干涉别人的自由,人总得自己去拣选。有些弟兄姊妹喜欢干涉别人的事,但神不喜欢这样作。祂不勉强人相信:主说,信祂的得永生,(约三16)凡接受的就得着永生,祂并没有勉强人信。人若受神对付,到不喜欢管事的地步,神就会将祂的权柄交给他。

人在身体中,不该喜欢去碰别的肢体,一个人若受神管教,第一,他不会喜欢干涉别人的事;第二,对自己的事他会乐于请教。如此,当千百个肢体来在一起,个个不喜欢干涉别人的事,反倒乐于请教别人时,一个美丽的身体生活就会出现。这样,两面都是平衡的。神不喜欢我们作好管闲事的人。

我们要作有学习的人,要拒绝并限制个人主义。一面我们要接受限制,另一面,我们要学习顺服。追求顺服乃是一件可喜乐的事。今天在全世界,各个国家、社会之内,都充满了意见、声音、发表、争执等。为此,每个团体都有它的法规,开会时有人问,有人答,讲话的不得超过三分钟。这就证明连在世界中,个人也要接受团体的限制。当然这个限制是人工的,而不是在顺服里的。

顺服元首安排,接受肢体丰富

人第一个罪乃是悖逆、不法、违抗权柄。撒但的堕落与背叛,就是因为他高抬自己,要超过神。今天人若服在权柄之下,就有见证。我们要看见不是每个人都有权柄,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神的话。今天身体的见证,不在乎人多人少,乃在乎在身体中,人能否顺服元首的安排,抑或人凡事都自己定规。作为身体上的肢体,我们凡事不能靠自己定规。今天基督在教会的积蓄,不如有多深厚,若我们能站在接受的地位上,我们定规是非常丰富。假若我只想从神而得,不肯从身体而得,结果就会变得非常贫穷。这不是道理,乃是一个事实。不单我所有的是我的,就是弟兄姊妹所有的,也是我的。有些事情别的弟兄姊妹看得准,我自己看不准,我就应当接受弟兄姊妹的看法。有人认识神的话,有人能清楚断定真理,我就欢喜的接受他们所认识、所断定的。我所不知道的总有人知道。若我们不肯从别人接受,恐怕五十年后,我们所领受的还不过是那么多而已。

今天我们劝弟兄姊妹要从别人有所接受,乃是一件奇特的事。因为人一面说自己贫穷、软弱,一面又不肯接受别人的丰富,这岂不是一件怪事!今天神在教会中所兴起的职事,是何等丰富,然而我们却仍处饥饿,原因就是我们太重个人主义。人应该学习低下头来,接受别人的供应。

接受按手的意义──将自己交出,按受神安排的权柄

接受按手的意义就是表示愿意接受教会的断案,神安排在他身上的权柄,他愿意顺服(参徒十三3)。我们要负责将自己交出来。旧约中人按手在羊头上,表示愿意把羊交出来。要留住的羊,不能接受按手,因为不能交出来。圣经是说,人应当乐意到祭坛那里,交出祭牲来;神是要人自己交出来。使徒行传记载受浸,也记戴按手,按手表明接受教会的权柄。今天人看见受浸乃是信徒从属世的系统中出来,却未看见按手乃是接受神在教会中设立的权柄。人不肯接受权柄,结果就产生混乱。人若肯把自己交出来,就叫服事的人容易作事。

工作的原则──同工应把自己交出来

工作上的原则也是一样,各地的同工应该先把自己交出来,把自己放在元首之下,受元首支配。这样,主才能作事,工作才有下文。在这里,我们希望在这些日子里,最少能求主给我们一个下文来。

从今以后,我们要接受身体的断案,所有主要的决定和道路,都需要摆在身体中。倘若如此,这里就会有生命,有能力和道路,否则就会引起背叛和不服。我们若自己交出来,里头的感觉定规是阿们的、舒畅的。

过去福州的情形一片混乱,聚会自成一小王国,态度关闭,不与别人交通,心也不够宽大,也没有包括一切信徒,并且看不见主那独一的身体。将来身体的显出如何,是看今天各地方教会的见证如何。今天的地方教会,乃是将来宇宙教会的小模型。这就如建筑师要建筑一座房子,必须先作一个模型。虽然模型不是那么大,但它在性质上所代表的,与将来所要造的是一样的。哥林多前书十二章一面说到宇宙的身体,一面也描绘出地方教会中身体的生活。

工作的出路──交在身体里,作立体的器皿

在工作上,我们需要有一定的出路,今天我们所缺少的不只是能力,更是出路。我们的问题,乃是同工们没有好好的交出来,虽然有一点能力,但这个能力不大。一个立体的水杯,能装满多量的水;一个平面的玻璃片或破裂的水杯,则不能贮水。今天因为工作上是平面的,所以漏掉了许多祝福。旧约的会幕和圣殿,预表新约的教会,就是基督的身体。这身体必须是立体的,才能成为神的器皿,储存神的丰富,为神作一强而有力的见证。

不光同工如此,弟兄姊妹也当照样完全奉献自己。每一位弟兄姊妹无论在任何环境中,都作一个事奉神的人。在此,大家都需要有一个专一的表示,算好代价,然后把自己交出来。

工作的路线──从中心到圆周

福音乃是从耶路撒冷、撒玛利亚,一直传到地极。这是神的路。人若先从地极作起就是错的,一定得先从中心作到圆周。另一面信徒若都留在耶路撒冷也是错的,因为主的心意是要直到地极。为这缘故,主藉环境上的逼迫,使信徒分散。然而,使徒们留在耶路撒冷并没有错,耶路撒冷中仍该有使徒和长老们,因为那是见证的中心。同时,安提阿也是一个见证的中心。今天的问题是,我们没有耶路撒冷,也没有安提阿,大家都是地方教会。

圣经中的确有耶路撒冷,也有安提阿,这是这些日子里我们中间所应当恢复的。我们今天的工作,就像没有耶路撒冷一般。一九三七年我们看见教会的立场,但是没有看见耶路撒冷的光。虽然如此,我们仍觉得,工作不像是属于地方的。感谢神,祂带领我们往前,今天我们所看见的,比当时看见的更多了。我们不能更改任何神的话,也不能漏去神话语中的任何一点,我们不能忘记圣经中还有耶路撒冷的教会。

过去因着亮光不够,受了亏损,今后我们必须有一个新起头,不然工作又附属于地方教会,主就没有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