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神恢复的工作(二)

 

看见身体的生活

工作是从圣灵出发

问:耶路撒冷和安提阿教书能否变成变相的中央教会或总会?

答:我们今天的工作不是从安提阿出发,也不是从耶路撒冷出发,乃是从圣灵出发。基本的问题是,我们的工作是从那里出发的。

工作必须在身体里作

我们要知道,教会乃是一个身体。故此我们的工作不能单独,必须是在团体里作。今天我们也不能单独的作基督徒。可能一个人能作顶好的基督徒,但是只有大家踫在一起时才能显出自己。只有认识身体的人,才会对付自己,才能与别人配搭。一个人在神面前可能好像已经登造极,十分属灵了,但你千万不要以为这是真进步、真属灵。只有当他与别人同工时,才能看出这人是否真进步,他的己是否买受对付。当己作王时,别人就不见了,只看见自己;然而己若受了对付,就能看见别人,而不见自己。

身体是属灵的试金石

我们千万要记得,我们的生命不过是整体里的一部分,我们必须与整体活在一起。在身体里,有极重的管教。十字架乃是身体的路;没有看见十字架的人,不能看见身体。亲戚之间相距很远时,大家还能彼此和气;但只要距离接近了,就会成为冤家。一个人单独住在一间屋里时,上有安,下有乐;但两个弟兄同住一起时,就要学习十字架了。人住得越多、越近,十字架就越多。有时到一个地步,似乎全人都挂满了十字架。所有人看为属灵的进步,若未经过身体的试验都不能算得数,必须经过整个身体踫过才能算数。不管个人工作有多大、恩赐有多高、生命有多好,若未摆在身体里,这些都不能算数;只有当你将自己摆在同工中间,摆在弟兄姊妹中间,你才能知道你脱离自己有多少,认识十字架有多少。

在身体里配搭并接受限制

我们首先要认识的,乃是基督的身体。人一看见基督的身体,很自然就会看见配搭。主在身体中有祂的权柄。谁是权柄?谁有职事,谁就是权柄;职事就是权柄。我们需要接受自己的限制;我们必须认识,我们在神面前只是一个执事,我们需要与别的执事一同作工,始能应付需要。我们需要寻求配搭,一个肢体不够应付,需要有其它肢体的配搭。只要有配搭,我们到处都能得到身体的供应。人需要肢体的配搭,同时也需要接受身体的限制。

顺服权柄就是顺服元首

权柄乃是元首的代表。眼睛看东西,其实不是它看,乃是头看;手脚活动,其实不是它们动,乃是头动。全身所有的动作都在乎头。什么是职事?职事就是元首的活动。什么时候我们与职事出了事,我们就是与元首出了事。我们所有的过不去,不是与某个肢体过不去,乃是与背后支配的元首过不去。在圣经中,绝大多数的权柄都是代表的权柄;我们说顺服权柄时,都是指顺服代表的权柄。权柄直接的显出就是元首的显出;顺服权柄就是顺服元首。为这缘故,神的儿女应该学习顺服。

对于职事,只需接受,无需重复

职事有两方面的表现:第一是藉着恩赐,第二是藉着权柄。恩赐就是职事的能力,也是权柄的显出(林前十二4-11)。一个人不能光接受恩赐而不接受权柄。譬如眼睛一面有恩赐能看,另一面,别的肢体得接受它。不接受它,就不能得到它恩赐的供应。你若是身体中的肢体之一,你只需要接受别的肢体的恩赐,你不需要重复他的恩赐。对于职事,只有接受,没有重复。今天你不是去重复别人许多的职事,好像用复写纸重复写字一般,你只需要接受就好了。

你总要记得,你是肢体,不是身体。没有一个人是全才的。一个人若是全才的话,他就不是肢体了。这就如同汽车零件,只不过是全车的部分,不是全部;零件不等于汽车。

每个肢体都能享有身体的丰富

虽然我只是肢体,但我能够有身体的丰富。每一个肢体在身体上,都能够有身体的丰富。我的手指从来不会埋怨它不能听见,我的耳朵也从来不会埋怨它不能走路,它不会说,很可惜,为何我不能像脚那样能走路?身体中有许多的恩赐,他们都在那里成全圣徒。因这缘故,身体中从来没有分门别类,也没有任何不同的主义。手的立场虽然叫它不能说话,然而只要口说就够了;口说就是它说了。我们所得的生命乃是部分的生命,不是整个的生命。当我们如此经历其它肢体的丰富时,身体就得着成全。在这种情形下,个别的肢体怎么会贫穷,怎么会无用呢?

配搭对付己

许多人以为,我的就是我的,别人的则不是我的。个人主义乃是身体中最可恶的东西;在身体中,个人主义必须除去。己的最大试验乃是在聚会中、在教会中、在弟兄姊妹之间。一面说,我们看我们自己是一个个的肢体,另一面,我们同时是与许多别的肢体同作身体的。对付外教人很容易,他们一进来就知道门牌看错了,他们走错地方了;但是对付个人主义非常不容易,因为个人主义常进到教会中,而人还不自知。什么时候人在配搭里,什么时候就是己的生命受对付最深的时候;人活出配搭之时,也正是他的已受了对付之时。

活在身体生活的实际里

我们需要先看见身体生活,然后才能回来看安提阿教会的问题。先有身体生活,然后才有安提阿教会。故此未研究安提阿的问题之先,我们需要先补课。假若在教会中有圣灵的实际,刚才所提中央的问题就不会发生。假若没有圣灵的实际,却只有议案通过,工作计划、定规等,这样不只中央会产生,就是罗马天主教也会产生。

天主教说,教会只有一个,并且只有他们的神甫才懂得圣经,只有他们的教会才是教会。不错,教会只有一个,但罗马天主教的讲法错了。天主教怎么会从对的走到错的地步呢?我们要知道,教会合一是对的,但在天主教里,产生了人意、手段、组织等东西,因而对的就变成错的了。路德给我们带来两件东西,一是因信称义,二是公开的圣经。不错,因着主的恢复,每个人都能读圣经,但这并不是说每个人都能解圣经。有些人没有那分恩赐,却偏要解圣经,结果就引进错误。有人甚至将两三节圣经拼起来,就创出一个道理。这样作不光道理错了,更叫人在神面前不蒙恩典。甚至有别人告诉他这道理错了,他还不肯服下来,反而要继续说下去。这些人乃是不受教的。

神在教会中有设立教师(林前十二28);教师就是解圣经的人。在教会中有人是被设立来解圣经的。甚至哥林多前书十四章二十六至三十二节里所提的聚会,也是以先知为中心的,并不是人人都能解圣经。在聚会中,有会解圣经的人起来说话,其余的人则需慎思明辨。但这并不是说一两个人,或几个人讲解圣经就定规了真理;乃是由一两个人讲,众人分辨。即使众人都不会分辨,先知所讲出来的话仍得由主的灵断定。

任何地方教会不能成为总会

安提阿并不是中心,他不是由组织产生的,乃是由圣灵产生的。教会一脱离圣灵,一没有属灵的实际,就成为罗马天主教。罗马天主教也有可能在我们中间产生。今天基本的问题不是安提阿的作法,基本的问题乃是在我们这个人。究竟我们这人是不是一个活在属灵实际里的人,这是一个基本的问题。一个地方教会是否会成为一个中央教会,基本的问题乃在于这教会究竟属灵与否。这乃是首要的问题。

从事实来说,安提阿也不能成为总会,因为事实上安提阿并没有管到别的教会。一个地方教会不能管到别的教会,但工作则有权管到地方教会。安提阿教会没有管到别的教会,但从安提阿出去的使徒,的确管到别的教会。一个地方教会有问题,还得带到工人那里去。提摩太书说,控告长老的呈子,需要两三个人作证(提前五19),控告不能根据谣言,不能人云亦云,必须有证人,并且是交与提摩太的。提摩太是工人,所以他能对付地方上长老的问题。安提阿只是一个地方教会,耶路撒冷也是一个地方教会。以教会来说,总会的问题并不产生;以工作来说,则有不同的讲究。

工作的出发点乃是身体的一

工作的路的出发点,乃是从两三个人被打发出去后产生的。工作打发工人出去,组织的问题就有可能产生。此次我们聚集,各人自各地前来参加,这样的聚集不是由组织、教训、道理等东西产生出来的,乃是由身体的需要产生的。身体只有一个;在各地方所彰显的,都是同样的生命。这个生命就是这身体的实际;而工作乃是从这个实际里产生出来的。这乃是主的标准。我们若把自己的工作与主这个标准比照,当然显得不行。主今天已经带领我们看见,个别的工作绝对比不上身体的标准。我们若看不见这个,却仍然坚持个别的工作,我们就要踫壁。凡不是出乎身体生命的工作,迟早都要碰壁。主要带领我们走到一个地步,非得要走身体的路不可。祂要带领我们走到一个地步,若不走身体的路就过不去、活不了,就好像一个人坠到河里,非得求救不可一样。主要叫我们被逼到一个地步,一定要求救,脱离个人的工作。这是工作的出发点。工作的出发点乃是这身体的一。

这就如同发电厂的电只有一个,但发亮的地方却不同。发亮的地方虽然不同,却都是由一个发电厂支配的。今天各地的工作应该都活在这个身体的交通里。任何地方都不应自设炮台、防线等。我们今天在各地应流露出身体的生活来;若把教会弄成地方上的小王国、土王国,乃是不对的。

工作的两条路线

在圣经中只有两班工作的人,除此之外,神不注意任何其它基督徒工作的机关。这两班工作的人就是耶路撒冷的一班,与安提阿的一班(加二8-9)。虽然除了这两班之外,还有别的工作的人,如腓立比书提到有其它人传扬基督(一15-17),然而主却忽略不提,只着重耶路撒冷和安提阿那两班工作的人。圣经既不着重其它作工的人,我们也不着重。主着重的把两班工作的人的路线,就是保罗的路线和彼得的路线,放在圣经中,故此,我们也得认清这两条路线。

组织的产生乃因缺乏生命

中央总会的产生,乃是由于缺少生命。生命一缺少,组织就进来。在基督的身体里,组织乃是最重的一个负担。人身体好的时候,不觉得自己的身体有多重;但身体一有病,就会觉得身体的重量。身体越不好,人越觉得它重。到人死的时候,觉得身体的重量最大,甚至大到一个地步,需要别人来抬。身体有生命时就是身体,没有生命时就成了尸体。同样的原则,没有生命,中央总会就会出来;因为生命已经失去,就需要靠组织来安排一切。基督的身体只要有生命,那么不管变得多大,还不会成问题。就如人的身体只要有生命,那么不管多重、多大,也不会感觉重,然而一旦变成尸首,则很难抬得动了。

地方教会不能成为一个办法

今天我们不能把地方教会的真理变作一个办法;若成了办法,那就死得不能再死了。问题不是罗马天主教或地方教会,问题在于教会究竟是在道理中,或是在生命中。我惧怕办法,如同惧怕天主教一般。地方教会不能成为一个办法;一成为办法,就会变得很重很重。这是今天基本的问题。

我们不能说天主教完全不对。假若天主教除去她的偶像,那么她所说的合一是神的。

关于交出来

我还要说一点关于交出来的问题。

交出来是补课,不是教训

交出来千万不能放在我们的教训中;它不是一个教训,乃是一个补课。因为这件事开头作得不好,所以才需要补课。这就如同人应该先买了票才上车,但有些人上了车,却还没有票,因此需要补票。原来票是应该在站台上买的。人一得救就应当奉献(罗六612-14),不该等到日后才补课。只是许多基督徒开头没有好好作到这一点;教会开头也没有好好的把要求摆出来。可以说今日的教会优待了信徒,上车时没有要他们买票,然而迟早还是得要买票。

新来的人我们不叫他们交出来,新来的人需要奉献。交出来是开头奉献作不好,以后才补上的。今天得救的标准不够高,所以得救时所应有的项目都堕落失去了。按理来说,人一得救就应该是完全奉献、完全为主兴旺福音的人。人一进来,我们就应该把整个要求摆在他身上。若我们能作得到这点,今后我们中间,就没有一个人能得救以后还拉着世界的手,等到日后才慢慢回头奉献的。

在福音书里,当人拥挤着要跟随主时,主就摆出要求,说明人要跟从祂就得背起自己的十字架(太十38,十六24)。主没有降低要求,反而把要求摆得很高。祂说人应该来,祂也说,人若来就得如何如何。让我说句重的话,人信主后,若不奉献,就不能来,不背起十字梁的也不能来;你要来,就得奉献,就得背十字架,就得把世界除掉,也得把个人主义除去。这一切都应在得救的时候就对付清楚的。

交出来乃是没办法里的办法。就如人上了车,但仍然没有票,就必须补票。目前我们姑且用交出来一辞。等到有一天,人人都是一得救就奉献的,那时就不需要交出来了。因着头一天的东西漏掉了,每个人上车时都不买票了,所以才有爬进车来的,是无票的。然而这些人虽然没有票就上了车,但总不能一辈子不出钱买票,他们迟早还得出钱买票。补票与在站台上买票不同,补票是不正常的,买票是正常的。假若个个都是补票的话,那么站台就要关闭了;假若人人都不买票,站台就要搬到车子上了。

我恐怕过些日子,交出来会变成一个新名词,也有可能在日后,交出来会变成一个怪样子。若是这样,以后会有教师要写信来问,交出来的圣经根据在那里?圣经中根本没有交出来这个字眼。今天我们说到交出来,乃是因为人开头,开得不好;开头若开得好,就没有这个问题了。

给初信者好的开头

一个人得救得好,与得救得不好大不相同。这就如同人生孩子,一个生下来可能只有十二安士,另一个生下来可能有十二磅。教会的职事需要负起责任,给初信的人一个好的开头。起头好的与起头不好的,以后所走的路,不知差得有多远。在历代主所兴起的人当中,许多都是起头起得好的;他们起头起得好,以后就能一直走下去。只要他起头是起得干净的,不管他明白多少、看见多少,以后总能走下去。另外有些人是拖拖拉拉进来的,以后的路就走得不正直。人一得救,对罪恶、对世界,就得一刀两断。钱的问题要解决,奉献的问题要解决,个人主义的问题也要解决;至于日后的历史如何,乃在乎神。保罗带人得救后,就将所带的人交在神的恩典中(徒十三43,二十32)。日后当然需要神的恩典,但在开头,总需要有清楚的得救。开头开得不好,日后补课就不容易。

福音的执事

福音的中心乃是神

问:是否到神面前是一件事,到人中间去又是另一回事?

答:福音的路有六条,可从爱说起,也可从公义说起,或从刑罚、罪、世界和虚空说起。但无论从那里说起,都需要圣灵的工作。圣灵工作的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叫人倒下来。真正的福音乃是叫人倒下来、软下来的福音。所有认为自己是优待神而得救的人,都是不行的。人若真看见福音,不管是踫着爱、公义或刑罚等,他总会软下来。

我们传福音时,必须把正确的路摆在人面前,世界的问题、事奉的问题,都得一并解决。我们要看见,福音的中心乃是神,而不是我们;不是我们有所得着,乃是神有所得着。人一得救就得认识,从今以后,一切都是属乎神的;我的职业不是属自己的,乃是属神的。作医生的要看见,他的职业不是作医生,乃是事奉神,作医生不过是带手作的。人若不敢走这路,或不肯接受、不愿意受浸,就让他们去;但我们始终不能降低水平。人一得救,我们就得告诉他,从今以后他不是一个单个的人,他乃是在身体里的,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他需要学习听话、学习顺服。

教会今天若走不上这条路,就始终是不够水平的。唐弟兄今天若喝牛奶,没有人会笑他,但他若还喝人奶,则是笑话。按理教会是已经顺服的了,但是有时还得回头去学。为这缘故,今天我们若要按正路往前,就必须人一得救,就在各方面同时作在他身上。得救的人必须要有好的开头。

福音的执事必须是活福音的人

我们自己必须先是这样的人,才能作出同类的人。福音不但需要我们去传,更需要我们作那样的人。福音不但要被人听见,更要被人看见。讲道比不上殉道;殉道所得的人,比讲道所得的人更多。

从前有一位姊妹,年纪只有十九或二十岁,因着信主的缘故,被送往西伯利亚去受刑,沿途在火车里,她不断安慰家人,告诉他们说,你们不要为我哭,去为那些没有神的人哭吧。我所有的是远超过他们所有的。我为爱我主的缘故,我很甘心乐意为祂受苦。我所受的苦,远不如我主所受的苦。当时坐在旁边的,有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子听见这话,大受感动,就相信了主,以后他成为帝俄南部神所大用的工人之一。

福音必须有冲击力

严格来说,我们需要先有使徒行传二章的人,才能有使徒行传二章的道。今天我们所要作的,不只是传道,更是要给人有一个冲击力(impact)。假若福音是这样的传法,一个属肉体的人根本就无法进到教会来,更无资格谈下文如何走路。所以,若有这样满了冲击力的人,有这样的生命,就能在团体中产生感染力、冲击力,就能把热心、喜乐等感染给别人。生命乃是一个知觉问题,一个感觉问题。有些人,你只能与他拉拉手,你在他身上踫不到灵,碰不到他的真人。人带的是神的东西,就只能叫人踫到东西;人带的是神的生命,就能叫人踫到生命。

职事在于里头有负担

所有正式的执事都有话语。一个人若有职事,那么他里面总会有几句重的话。这几句话就是他的负担。虽然有时负担好像很少,但越解出来就越多。如同一捆毛线球,越抽越多一样。所有有价值的职事,都是有负担的职事;在那职事里头,有一个负担在那里。

有人在讲台上讲道时,一直讲,头脑一直转。有人一直说话,但所说出来的不过是话而已,话里头是空的。人听的时候,灵没有进来,只有声音进来。所有真正的职事,都应当在话里有负担。他来的时候里面是重的,回去的时候里面是轻的,他说话的时候,里面是带着一个负担说的。人若没有负担,则无论如何用头脑、用心思讲道都没有用。职事必须有职事的负担。最苦的一件事,莫如带着东西来,却无对象接受这些话。结果原本的负担挑来,又原本的负担挑回去。

关于地方教会行动的问题

关于地方教会行动的问题,需要在身体里解决,零碎的解决没有用。主今天必须先在我们身上有出路。祂在我们身上有路,在教会中就有路;祂若在我们身上行不通,就无法在各地零碎的解决问题。

今天的需要

把自己交托在身体里

我看准今日的情形,我们需要有第二次的得救。这是一件大事。我们用交出来的字眼,不过是借用而已。我们十分不愿意人拿出去,当作一个传统的字眼硬用。人本来是背叛的、个人的、不肯将自己交出来的;今天因着主,愿意将这些放下,这就是交出来。今天人肯交出来,他得交出来;不肯交出来,他也得交出来。有人可能认为自己交不出来,但你试着去交交看,祭牲一摆在祭坛上,祭坛就要叫祭物分别为圣。这就如同有些人说他信不来、问题太多,但是只要他一信,问顁就解决了。人可以带着怀疑、带着问顁来信,但只要人愿意,神就能作工。今天若有人认为交不出来,他只需要将自己交在教会里,教会能帮助他作得来。个人如果有问题,可请教会里几个人来帮忙,一同将自己交出来。今天人只要稍为一动,神就要动。我们今天所说的交出来,不是个人的交出来,乃是靠交通交出来;这个交乃是交托的交。人好像试着将自己放在祭坛上,神也好像试着收了。其实不管人是不是试着放,神都会收。真放的,神收;假放的,神也收。今天交出来就是把自己交托在身体里;身体乃是一个大保护。过些日子我们要看见,不活在身体中,要叫我们受很大的亏损。职事的供应乃是在身体里的;脱离身体,就脱离了职事的供应。

认识身体的供应

使徒行传告诉我们,保罗在雅典,心中着急,甚是难受(十七16)。然而当提摩太到了哥林多,保罗就立刻得到供应(十八5)。这就如同某弟兄经过你所在之处,或是在你的聚会中有新来的弟兄,你立刻就会感觉到这里有供应一样。有时在有些地方,有某几位弟兄在那里,那里立刻就有供应。有时这些弟兄甚至不需要说什么话,只要坐在那里,就已经是你的供应了。许多时候,说话的人只要有正确的听话对象,就能叫负担卸去。叫人最受苦的事乃是,原担子挑来,原担子挑回去。

因为我们是一个身体,所以我们是互相受影响的。但我们是如何彼此受影响,我们却是不清楚的。我们不明白,为何有时我们会觉得与主的交通特别密切,有时也会有些特别的感觉等。这乃是因为在身体中有一个供应,身体的生命有一个供应,这个供应乃是一个事实,但我们不知道供应是如何彼此影响的。弟兄姊妹在身体中不宜作消耗的人,应该好好认识身体。今天我们所有的失败和消耗,多是由于我们是个人作基督徒。有些话今天我们不能细说,过些日子或许可以说得更清楚、更准确些。

在一九○○年,中国拳匪之乱的时候,有许多基督徒殉道。在同时,全世界各处教会,竟有同样的知觉,知道有事要发生。许多人灵里数天爬不起来,感觉需要祷告。这感觉不是耳目给的知识,乃是在身体里的感觉。谁敢说那时忠心的殉道者,不是因这些祷告的功效而得供应?和受恩教士那时在英国,灵中觉得很难受,需要祷告,不久事情就发生了。

身体上任何一处生病,全身体各部分都会一同来对付这疾病,帮助那生病的肢体。照样,在基督的身体里,也有一个供应。身体的生命不是一个名词,乃是一个事实。许多人以为教会不过是一个奥秘的身体、抽象的身体;他们却不知道这身体乃是一个事实。

哥林多前书十一章二十九节提到分辨那身体。那身体有两方面意思。一是主的身体,二是基督的身体。这里只提身体,没有专提主的身体或基督的身体。故此,它一方面是指主的身体,另一方面是指基督的身体。这身体里有主的丰富,也有基督的丰富。每一个基督徒,在这身体里,都能得到圣灵的益处,并主恩典的益处(腓一19)。今天基督徒中间最缺的,就是身体的供应。盼望主叫我们看见这个身体,认识这身体里的供应。

关于奉献的原则

财物的奉献──不在于多少,乃在于心在那里

圣经提到奉献,有几方面的讲究。第一是对财物的奉献。财物奉献多少,在圣经里没有一定的原则。有人奉献多,有人奉献少。从前在古田有几位弟兄将财产卖掉,那时我暂时请他们停止那样作。奉献多少并没有一定原则,有人奉献全部。耶稣说,人要变卖一切来跟从祂(太十九21)。施浸约翰说有两件衣服的,要分一件与别人(路三11)。福音书说要照顾穷人。书信说教会要照顾我们中间的寡妇,但家里的人必须先照顾(提前五168)。哥林多后书八章十五节说多收的没有余,少收的没有缺。

今天的难处不是奉献多少的问题,乃是钱财抓住了人。一个人在神的工作上不可能一面保留钱财,一面却说心里爱主(太六24)。圣经说钱财在那里,心就在那里(21节)。要我们的心不被钱财抓住,就得把钱送出去。钱若出去,心就出去。一个人爱主,就能够自甘贫穷。自甘贫穷乃是叫心出去的路。有时神会叫人变卖一切,有时主只叫人将多余的摆上。但无论如何,心要出去。在使徒行传里,使徒们责备亚拿尼亚未变卖他有余之物(五4-5)。今天我们不应看见任何有余。有余在教会中乃是一件羞耻的事。教会下应看见任何有余,凡有余的都应该分出去。

依凡姊妹(Sister Eva)说,每次她上床时,总想到为何她不省一点,叫外面的人能够因此多得一点。我们需要生活,需要顾到我们的家,但今天的问题是,我们只需要从收入中抽出一部分,只需要降低一下我们生活的水平,就可叫我们身上的有余出去。

今天我们说交出来,并非钱应如何处理的问题,而是人需要奉献为主、为福音。在职业里的弟兄姊妹,主需要你们有在职的职事。这些年我们缺少新的男女同工出来。从前最多的时候约有四百位同工,今天只有两百位,缺少两百位。今天若要补上这两百位的空缺,就必须有一班人去赚钱。以前我不敢说这话,今天我敢说:有些人需要出去赚钱,把钱拿来事奉神;有些人需要奉献自己,去赚钱来事奉主。或许他能赚一百万,但他只叫自己生活过得去就是了,其余所有钱财都为教会摆上。你若只作个旁听的人,则没有事发生,你若是为同工摆上,这就要你的命。

当然神不要我们偏激,神要我们作得合乎中道。神是先要我们,以后才要我们的。先要我们来,以后才要我们的来。我们不来,我们的神也不要。弟兄姊妹必须看见,一切都是为主,一切都是以主为中心。我们的中心必须相同,虽然有人尽赚钱的职事,有人尽话语的职事,但是中心仍是一样。

职业的奉献──只作神所称许的职业

除了财物的奉献外,圣经也提到职业的奉献。圣经给我们看见,有许多工作,基督徒不能作。钱是要赚,但是也要看钱是如何赚的;有些赚钱的方法神不称许。我们只能保留神所称许的职业,不能作神所不称许的工作。今天在各地有些负责人对职业有不对的观念,他们把这不对的观念带到教会来,就叫教会受影响,求主怜悯我们。

祷告:

工作的主阿,我们为教会向你讨人。今天教会乃是在荒凉中,在教会中缺少人。求主将人赐给教会,愿教会里有人,求你将各样的恩赐赐给教会。怜悯我们,叫我们中间有奉献的人,有交出来的人。有服在你大能的手下的人。好叫我们能与众弟兄姊妹一同事奉你。特别求你怜悯我们在荒凉的时候,不只兴起年轻人,或兴起同工,更求你叫教会在地上能维持你的见证。但愿更多人肯将自己放在主的手中,让他们的事业、地位、住处,能与福音相称。但愿有青年人起来奉献为你作工,又愿弟兄姊妹能起来配合福音。我们相信你能作恢复的工作。求你作更完全的工作,叫更多人能兴起,更多人能把全部时间摆出来事奉你,更多人能带着福音出去。我们求你兴起大群的人来。我们不是先要钱、时间,乃是先要他们整个的人。让有人彻底的奉献,在这个时刻就奉献。求你除去荒凉,求你把人赐给我们。主阿,求你恩待我们,我们向你讨人。只有主配得着我们,只有你能叫我们无条件的、专心的来事奉你。我们愿意将伯利恒的水浇奠在地(撒下廿三15-16)。但愿没有一个人在这里是退去的,没有一个人是隐藏的,或作旁观的。愿主怜悯我们。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