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宝贝放在瓦器里与耶路撒冷的原则

 

关于接纳擘饼

问:接纳擘饼是根据问问题,或是要碰着灵才接纳?

答:问问题是对的,但只听对方的话不够,当人开口说几句话,或三五句,或三五分钟,你就知道这人在那里。一个人不开口,你不会碰着他的灵。人可以说好话,说急躁话,说坏话,但是不管他说什么话,他的灵是怎样就是怎样。今天没有一个人能知道人的灵,惟有借着人的话才能摸着人的灵。

人一开口就把他的灵卖掉,门徒说,你要我们从天上降下火来么,主立刻说,你们的灵如何,你们不知道(路九54-55原文)。门徒一开口,主就指出他们的灵来。我们千万下要只听人的话,还要从他的话中,认识他的灵。接纳擘饼不光是靠问问题,也得着人的灵如何。

若有人要求擘饼,你有感觉他的灵不对。你就得对付。谁有这样的感觉谁就有责任。所有的对付,都是对付个人。若一个人不能被接纳,告诉他就是了。这样的事不需要再经过你的口传与别人。

关于新约的执事──宝贝放在瓦器里

问:哥林多后书三章的执事与别处的执事有什么不同?

答:这里所说的执事,与这些日子我们所说的执事不太一样。这里所说的执事是属于新约的职事;新约职事的性质与旧约职事的性质不一样,新约职事的重点,乃在三章十八节所说,敞着脸观看主的荣光。

哥林多后书四章告诉我们,有了这职事之后有什么结果,并且进一步说到主与我们的关系。这关系乃在四章七节: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这是新约圣经中相当重的一节经节。今天职事之所以在我们身上,乃是因为有宝贝放在瓦器里。外表是瓦器,里面却是宝贝。我们不是光把宝贝给人,乃是把宝贝藏在瓦器里给人。今天的难处是人只愿意把瓦器修得好看,却不愿意将瓦器里的宝贝显出来。有的人把自己抓得太紧,以致宝贝没有办法出来。属灵生命的原则,乃是宝贝放在瓦器里,不是修补瓦器;也不是用人工的方法去改变天然的人。我们不是作到一个地步,瓦器不再是瓦器了;不是一个人什么话都不敢说、不敢听了,什么都不敢看、不敢作了,才算属灵。瓦器不过是瓦器,瓦器永远不值多少钱。主若安排你作学生,你就作学生好了;主若安排你作主妇,你就作主妇好了。你作学生或作主妇,并不会遮盖你里头的宝贝。新约的职事,在乎主给你宝贝多少,而不在乎你把瓦器洗得多干净。

不修补、不修饰

今天人在神面前不够自然,他要作加工的瓦器;然而瓦器不管加工多少,只有一个结果,就是叫人注意它自己。保罗的职事显出来是相当希奇的,但他那个人本身却是顶平常的(林后十10)。今天的人职事不强,而人本身却相当的强。我们今天需要到神面前学功课、被击打、受对付。我们今天的需要不是靠外面的人工,作一点修补;我们的问题乃是,我们不能分辨外面的瓦器与里头的宝贝。

和受恩教士是一个真正等候主再来的人。她乃是天天等、年年等主来。人一到她面前就看见基督。她是一个急切等待主来的人。有一天我到她书房,看见她的废纸篮里充满了废纸,她告诉我,她早上写一封信,还没写完里头感觉不对,就丢了;丢了又再写,写了又再丢,直到废纸篮满了,她的信还没有写好。这事证明她是一个活在主面前的人。

外表的敬虔不能帮助人作好的基督徒,只有主在你身上作的那一分才能算数,才有价值。外面学作基督徒是没有用的,那一套统统要丢掉。作基督徒乃是里面的学习,不是外表的学习。哥林多后书四章十节提到耶稣的死,这耶稣的死就是耶稣的杀死。这个杀死是里面的,不是外面的。

我们千万不要把弟兄姊妹带领错了;不要像天主教一样,教人说话作事模仿某某圣人。这对于带领人认识神是毫无用处的。假的东西如果在那里,真的就不能来。人工的如果留在那里,出乎神的就不能进来。假的要出去,真的才能来。今天最大的原则乃是宝贝放在瓦器里。你千万不要花工夫修饰自己;放纵自己是不对的,但修饰自己也是不对的。神没有意思要修饰我们的瓦器,祂的意思乃是要叫宝贝从瓦器里显出来。

不做作、不装假

许多人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人面前有多少做作、装假。有一年,史百克弟兄在圣诞节时,躺在草地上,和他儿子以及他的狗在一起玩。那个光景真自然、真美丽。许多人的瓦器好像烧毁了,人踫着他的时候,不叫人觉得自然,反而叫人惧怕。人在他面前无法停留三分钟。有人装作到一个地步,连声音也变了,说话也不一样了。这些外表的装作,一点用处都没有。

基督的救恩乃是把基督显在人面前,乃是将里面的主拿出来。我们不是叫人注意瓦器,若是这样,那只有害了自己。我们乃是叫人注意里面的基督,祂才是宝贝。人子来,也吃也喝(太十一19);但今天的原则,人心要作不吃不喝。人总要作得不自然一点,神秘一点,才以为是属灵。先知因为在本地,就不神秘了,人都认识他的兄弟姊妹,所以他就没有受人尊重(十三54-58)。

真正的职事是在里头的。神可以在一个人身上作顶深的工作,而这个人还是别人能够亲近的人。Evan Hopkins是开西运动的神学家,专讲奉献成圣的道。他有一个本事,能画兔子的耳朵,他常画各种各样的免子耳朵给儿孙玩。按人看来,他一点不属灵,但神却用他传扬圣洁的道。神没有差遣天使来传圣洁的道,乃是使用平常的人去传。在福音书中,主教导门徒要学小孩子的样式(太十八3;可十15;路十八17)。小孩子是不装假的。我们千万不要假装自己所不是的。这样装假的基督徒,差不多都是暗中叫苦的。他对自己说,我作基督徒真苦阿,真重阿!连旁边的人看见,也要替他觉得吃力。神不要我们这样作基督徒;作基督徒不是勉强去作的。

人要简单、灵要强

天然的天真与属灵的天真不一样。越认识主的人就越简单;但人工的作法则是自然而然的变为复杂。属肉体的人,里面没有那么多东西,而外面所有的多于里头所有的。人里面没有东西,外面要作一套,这乃是自己骗自己。头脑大、情感强都没有用,总要加上重的灵、强的灵才有用。

人的头占全身的七分之一,假加一个人的头占去全身的三分之一,这样就会很难看。有的人思想顶好,但如果他的思想太强,就不好看;假如他配上一个强的灵,就不会难看。一个人身上最突出的地方就是他的鼻子,人一碰墙、碰门,都是先踫到鼻子。我们最强的部分需要是我们的灵。我们要有大的灵、强的灵、受过对付的灵,这样,人一碰我们,就碰见灵。假如叫人踫见的就是你的学问、你的个性,这愫一点用处都没有。

关于同工的配搭

凭着圣灵的权柄

问:同工们的配搭是否单单根据身体的执事,或者另外还有别的东西?

答:是的。配搭里还含有安排的问题。一面来说,配搭乃是根据圣灵。使徒行传又称作圣灵行传,它之所以又称作圣灵行传,乃是因为圣灵有最高的主权。圣灵如同身体上的神经。不错,身体是在元首的管理底下,但是元首乃是借着圣灵来管理全身。今天实行的权柄是在圣灵身上,主乃是借着圣灵管理祂的身体。权柄不是一个东西,不是说主给彼得一包权柄,用完再去拿。权柄乃是主的自己。在保罗、约翰、彼得身上的权柄乃是圣灵所赐的,圣灵把他们配搭在他们的地位上。权柄的问题乃是一个与主联合的问题;得权柄的原则乃是在乎与主联合。在使徒行传十三章二、四节安提阿的起头那里,圣经明显的说,同工们出去作工乃是圣灵的差派。惟有圣灵所挑选的人才有权柄。

一个工人个人在神面前的工作,乃是凭着身体的执事,但是在工作上的进行,乃是凭着圣灵。

跟随耶路撒冷的原则──从中心到圆周

今天我们需要重新来看耶路撒冷的原则。神的工作是从耶路撒冷出来的(徒一48)。当初命令是从耶路撒冷起首的。在圣经里,耶路撒冷代表神的工作。神设立耶路撒冷作工作的中心。在神的眼光里,所有的使徒都应当留在耶路撒冷(一4,八11425)。从前我们在汉口所说的话,今天我们一个字都不拿回来。不错,教会是地方的,但在神的眼光中,工作有它的中心。在汉口所提的,是地方教会成熟以后的光景。我们在这些年间工作的失败,乃是在地方教会还没有成熟的时候,就把权柄交出去。按照神的次序,乃是先有耶路撒冷,才有地方教会。今天我们的失败乃是,先有地方教会而没有耶路撒冷。主安排的路是从耶路撒冷开始,再到撒玛利亚,然后到地极(一8)。耶路撒冷在先,以后才有地方教会。以往我们看不见这一点,所以在各处虽然有那么多小教会,结果却没有学习到配搭。地方教会变成一个工人带两三个负责弟兄的小王国。过去主的见证的难处乃是没有从耶路撒冷作起。

今天我们要学习先有合一的地位,由耶路撒冷开始。我们若不回头,跟随耶路撒冷的原则,我们的路就走得不好。

解经家说,使徒不离开耶路撒冷不对,他们不应该留在耶路撒冷。但是在圣经里,主没有叫他们离开耶路撒冷,使徒们应该留在耶路撒冷。后来他们出去,不是因着逼迫,乃是因为到处有人称呼主的名。在撒玛利亚有事情发生,所以耶路撒冷才派约翰、彼得出去。他们出去看一看又回到耶路撒冷来(徒八1425)。神在中国也需要有耶路撒冷。工作的路总是先有耶路撒冷。这里有许多同工聚在一起,这里有教会,也有学习的机会。先有耶路撒冷,然后才有安提阿。连保罗也需要先到耶路撒冷去学习(九26-29)。不错,耶路撒冷是一个教会,但是她与普通的地方教会不同。在耶路撒冷有使徒,有长老(十五2),但在腓立比只提到长老和执事(腓一1)。好像在耶路撒冷这里,地方教会并工作中心二者是合在一起的。

今天无论是外面的逼迫把我们逐出去也罢,或者我们中间有人移民也好,无论如何分散,我们不能忘记还有一个耶路撒冷的原则。主的话是说,从耶路撒冷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徒一8)。这是一个不停止的原则。这要一直继续直到地极。我们要有新的起头,就要回到耶路撒冷。我们非有一个耶路撒冷,工作上就没有法子作。

同工集中在工作中心

在实行方面,应该如何?假如我们把原则看好,实行上就没有难处。如果同工们把个人的工作放下,先集中于耶路撒冷,主就有路(徒十一25-26)。保罗虽然在安提阿,但有问题的时候,还是把问题带到耶路撒冷(十五1-2)。安提阿可以算作传福音的中心。以布道方面来说,有安提阿是对的。但我们若要让人看见模型,还得把人带到耶路撒冷来。

今天福建四围有几十处聚会,同工有三十多位,由于聚会人数多,每位作工的弟兄只记得自己所在的地方需要人,个个都想从地极作到耶路撒冷。我们在福州聚会时,有些赴会的人没带蚊帐来,有的连牙刷都没带来,因为他们以为一下子就要回去了;他们的心都在自己的地方。在福州信主的人现在有一千以上,但作工的人不够。在耶路撒冷,需要一百二十位作工的人,才能应付三千、五千人(徒一15,二41,四4)。今天我们只有二十位工人,这二十位只是一百二十的零头,如何能应付需要。我们今天不能将主基本的原则放下,不然的话,主的工作要受损伤。

正当工作的路乃是在耶路撒冷救人,等人送出去后,再把使徒差派出去。以后才有安提阿产生。今天集中的作比散漫的作更有果效。耶路撒冷不是一个地理的问题,乃是一个原则的问题。这次我在福州提起这件事,当时,在福州的弟兄们起初对我说,等着看看。等到我临走时,他们就对我说,这一条路是对的。

安提阿不能摆在耶路撒冷之前;我们不能从外面作到里面来。弟兄们,神的话清楚了么?神已经在我们前面等候我们,我们盼望神给我们一个关于中国工作的蓝图。在中国的路到底应当怎么走?对于中国内地各处的工作,应该暂时维持或者停下?神在什么地方动工,我们就要在那里跟上走。今天我们同工人数太少,这几年中断了一代,没有接上去。目前头一个要顾到的地方恐怕是上海。我们不敢说神在沿海地方要开几个头,但我们盼望沿海地方至少也能有一点起头。我们盼望看见香港能有弟兄动起来。在地上有动的时候,我们作工的人才有工可作。我们不知道神要怎么作,或者在两三个地方,或者在一两个地方。无论如何,我们总需要有耶路撒冷。

每个信徒皆受属灵教育

以往我们对地方教会的工作有一个大失败。在一九二八、一九三四、一九三六那几年间,我们在见证方面的确有进步,但在对弟兄姊妹的教育上就漏去很多机会。我们对自己弟兄姊妹的教育没有作好。他们生在我们中间,但是,为什么会有我们中间的聚会,他们却不知道。对他们来说,这个差不多,那个也差不多。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基本的安排,也没有给他们正确的教育。

同工们应该知道,初信造就需要周而复始的作。我们当中有的人得救十年,一次的认罪都没有,一次的赔偿都没有。现在我们要选出初信题目三十到五十题,一年到头重复的讲。这些题目不需要进步,年年如此,这样,在根基上就能坚固。

今天整个福音应当从基本作起。传福音与教福音是不同的;前者作法有变,后者作法不变。在传福音的事上,没有两个人的脚踪是一样的,也没有两个人的见证是一样的。但是人得救后,所受的教训是一样的。将来我们个个都要经过基本的教训才能出去,所有的同工都要学习在神面前接受同样的训练。

今天一个人是什么样的基督徒,乃是在乎他接受什么样的教育。在圣公会里面,只教人公祷文,他们连阿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信目前需要花一年、半年的工夫来作这事。我们现在若不花这个工夫,将来还是会拖下去。今天这个工作我们若是不作,恐怕将来的人要怪我们。我们需要有同样的脚踪,才能有同样的见证。今天我们缺少典型的基督徒。我们这样的作法,就越个个都能有同样的教训。我们中间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要把这些课补好。

我们去作的时候,人必须活,必须有生命;不然这些题目就变作死的。如果我们的作法是死的,这样,我们就是在这里造出遗传来,结果又多了一件要对付的事。如果我们是在生命里讲,人头一次听是活的,十年后听还是活的。

盼望同工们在神面前同心合意,为耶路撒冷的路祷告。这件事摸到你的前途、你的家,因此我们可能需要稍微有一点安排。某弟兄应该到什么地方去,作什么工、都需要有一点安排。也许某弟兄住在一个地方太久,需要调一调。人住在一个地方三、五年以后,什么都觉得舒服,就如一棵树生了根,若要把它砍掉是相当难的。

不是代人作,乃是带人作

工作的原则不是代替人作,乃是带着三、五个人一起作。若要工作能作起来,恐怕全上海的弟兄姊妹都要用上去。

降卑自己,赒济穷人

除此之外,教会必须看重赒济穷人。没有一个事奉神的人能够把钱看得那么紧。初期教会中所有的一切,每一件都需要恢复。假如漏去一件,就会受极大的损失。赒济穷人乃是初期教会的一项实行(加二10);我们若要赶得上神的心,就需要在这件事上有恢复。常常与穷人接触会叫你的心扩大。我们总要想办法帮他们的忙,找机会与他们接触。与穷人断绝的教会一定不兴旺。我们要学习俯就卑微的人(罗十二16),要学习走下来,好像主降卑自己一样(腓二5-8)。睭济穷人不是把钱施舍给人,乃是你这个人受到教训,你摸着一件东西,在你身上有一个伤口,这一种的帮助穷人才是对的。我住上海时,有一天晚上请一个马路上的小女孩子和我一起吃汤丸。我们总要寻找机会与穷人接触。在我们周围一定有人比我们穷,主在世上时,从来没有与穷人断过。许多人的性格不对,没有受过训练。我们总要学习走下来,降卑自己。在我们当中得救的人越多,就越应该有人把钱送出去。

如果要作到这点,有许多人的职业也许要换过。有些经商的,他们赚钱的方法要改过;有些人的住家要换过。甚至在读书的,他的读书也需要跟福音有关。一切都要以福音为中心,不然怎么作都是乱的。

基督的身体是一件要你命的事。你听的时候也许会点头、会笑;但当你去实行的时候也许会哭。我们要学习回到神所定的原则里,这样我们才会有祝福。

我们盼望这里的聚会到五月结束,之后有人留在上海,另外一部分的人要到福建;以后可能再到别的地方。最后还是回到上海。上海需要作强。一个地方如果能够作好,在别的地方就容易作,不然,就没有模型。

我们会错,但我们不愿意错。在神面前断定事情并不容易。我们真盼望圣灵的权柄,在我们中间能得着彰显。过一些时候,我们盼望看见今天所作的没有错。无论如何,今天整个工作必须按着身体的原则,在配搭里作,而不是零碎的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