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同工到各地当注意的事项

 

同工到各地当注意的事项

问:配搭里许多的难题该如何解决,我们到各地方教会应该注意那些事项?

注意与圣徒来往所站的地位

1.只根据属灵的事

答:有几件事是作工的人需要注意的。第一是与弟兄姊妹来往所站的地位。作工的弟兄到一个新的地方,应该注意与弟兄姊妹之间的往来。同工的来往许多时候是不属灵的。我们来往的亲疏,只能根据属灵的事而决定。个性太强或者太弱的同工,都需要特别的帮助。

2.脱离友情上的来往

我们要脱离友情上的来往。友情的关系恐怕是与性情相合、地位相同有关。有些同工们与别人来往较亲,是因为性情相投。有些人对某些弟兄姊妹有负担,只不过因为他们的弱点与你的弱点相同。所以你和他的友情就特别密。但是这种关系,一点都没有办法给人属灵的帮助。结果许多弟兄姊妹都不能蒙拯救。同工与弟兄姊妹之间所有的友情来往都要断掉。我们的关系乃是属灵的,不是因着性情相合,或者因着是同学、同乡等关系。

3.不落在软弱者的情形里

假如我们与一位软弱的弟兄来往,我们需要帮助他,而不是落到他的情形里。今天我们需要作的,乃是把他拉到另外一个地位上。

学习俯就卑微的人

1.与有钱人宜保持距离

第二点要注意的,就是要学习俯就卑微的人。在社会上有名利、有地位的,我们需要当心,对他们应当疏远一点,以免落在嫌疑里。有钱弟兄姊妹的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去。有时要找这些弟兄,还得先经外面看门的人。不要住在有钱人的家里。今天的基督教与资本主义打成一片,这种现象是不好的。

有一次我到烟台,因为生病,弟兄们请我住在一个环境好的弟兄家里,我拒绝了。他们问我什么缘故,我说这与我的脚踪有关。另外有一次我去开封聚会,头几次住在有地位的人家中,以后我就不愿意住在那些现任的官家。喜欢和有钱、有地位的人来往的人,失去神工人的体统。对于这些人我没有办法忍耐他们,这些人失去了作工的体统。

我们的身分乃是神的工人,每一个作工的人,都需要维持执事的体统。无论是主,或者是使徒,对有钱、有地位的人的责备是特别重、特别厉害的。在钱的问题上,如果我们弄不好,味道就不对。

2.有选择性的来往乃是羞耻

与人来往的时候,你自己要看看你的地位有没有改变。有选择性的来往,在同工当中是一件羞耻的事。

{\Section:TopicID=360}学习听人说话

1.听话是作工的基本资格\par第三个问题,对作工的人今天有一个相当的要求,就是要学习听人说话。作工的基本要求、技术、资格,就是能听话。你需要能够坐下一个小时,听弟兄姊妹说话;并且弟兄姊妹说一句,你能听进一句。不光听得到对方所说的话,更要听得懂他说什么话。

2.里面要安静,没有自己的话

弟兄姊妹对你说话的时候,乃是你需要安静的时候,你自己里头不能说话。许多人听错话,就是因为一面听话,一面自己里面也在说话。这就如家里面同时开了两个收音机,两个不同电台同时播放,这样就没有办法听清楚讲什么话。照样,人今天不能听别人的话,乃是因为别人讲话的时候,自己里面也有话。

3.用灵碰着别人的灵

关于听话还有一点,人的灵是借着口出来的。人说话时,他的灵才能出来,才能踫到别人的灵。人的灵是借着他的话出来的。你不会听话就不会踫人的灵。作工的人强不强,就在乎他会不会用他的灵来踫别人的灵。在千万人中,很难得有一个人是不必开口,人就知道他的灵的。人的灵是背叛的灵、污秽的灵、刚强的灵、软弱的灵,这各种不同的灵,都借着他的话表现出来。我们需要成为一个客观的人,只有客观的人才能说话,这是工作上最需要的。

{\Section:TopicID=361}学习说准确的话

1.说话不随便、马虎,不一口两舌

第四点,作工的人平常在家里就要学习说准确的话。随便的人在神的工作上永远没有盼望。一口两舌的人,在任何地方都不能帮助人,只会闯祸。有弟兄问我怎样读圣经,我告诉你,只有准确的人才能读圣经。有的人生性是不能读圣经的,就是把他送到神学院也没有用。这些人哲学可能可以读,科学就没有办法读。科学是准准确确的,一切的知识都是经过许多的实验和考证而得到的。在主的工作里面绝对没有差不多的事情,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譬如说白雪的白,与白马的白就不一样;但是差不多的人就要说是一样。

2.不根据感觉说话姊妹们特别留意,在平日作事为人需要小心,平常需要规规矩矩的说话,一句一句的说。那些差不多的人、心思活动的人、真假不明的人,在神的手中没有多大用处。话语越准确越麻烦,马虎就很省事。但是马虎的人只能说感觉的话,而不能说准确的话。然而真理是绝对的,它不能根据你的感受而改变。真理是不受任何事影响的。

3.准确的人才能读圣经

什么人才可以读圣经呢?圣经不是靠功夫读出来的,乃是靠人读出来的。一个人可以听、可以学、可以读,但是他要在神面前读出什么光来,就必须要准确。

关于设立长老

第五点是关于设立负责弟兄的事。不是每一个都能设立长老。保罗叫提摩太设立长老,但是没有叫马可、西拉、路加、底马等去设立长老。有人是作手的,他不能作眼睛。有人说要好好考虑一下,但如果你是作手的,请问手能不能考虑柱子是不是白的呢?就是考虑五天还不能考虑清楚,倒不如请教眼睛来看一看。要设立一个弟兄容易,要叫他不负责,那可麻烦。整个教会就会受到极大的影响。因这缘故,我们不能随便设立负责弟兄。保罗叫提摩太去寻找一些忠心的人,这不是那么轻松的事。

比方说西国教士在中国挑选人,常常他们选为最好、最宝贝的人,在我们看来乃是最不灵的人,甚至也许是大骗子。有人问为什么不可以立某某弟兄负责。要知道有些弟兄是好人,是正人君子,但他们却容易被欺骗。不要说这是西国教士的难处,我们中国人也像西国教士一样,人在神面前所得到的职事不是随便的。要设立一个人需要有基本的要求,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关于同工们身体的需要

1.出门行李要简单

第六点,同工们身体上的需要特别要注意。对个人的生活,主的原则乃是:第一,出门行李要简单。一个同工出门要挑五担、十担的行李,这太不象样。

2.在吃的事上,人摆上什么,就吃什么

第二,吃的东西要注意。人摆在你前是什么东西,你就吃什么。除了身体软弱以外,需要作一个叫人容易服事的人。你在家里,作什么都可以,但是出门就没有那么容易。

我有一次到安徽去,安徽人喜欢吃麻油。我最怕麻油,但是我在他地们中间吃了十六天麻油。他们见我吃饭太少,就问我喜不喜欢吃皮蛋,我说好。但是端出来的皮蛋还是浮在麻油中。

3.在住的事上,学习攻克己身

第三,关于住处。同工们不要挑太好或太坏的地方住,要找中等的地方。一旦挑选以后,则要住在那里直到离开,你就是住在狮子洞,也要等到天亮。王没有来,你不能自己出去。除非有别的安排,不然你不能自己挑选。许多作工的人就是因为搬家而出了事。

有一次别人给我一张床,床是弹床,但是不能躺下去,因为床乃是由小木块拼成的,一转身就会发蕞出声音。我不但怕别人发的声音,更怕自己发的声音。作工的人要学习处丰富,也要学习处贫穷(腓四12)。作工的人到一个地方总得把自己压在底下。

闽南有一位弟兄,他家里的生活程度比较高。当他到比他生活更低的地方作工,他就受不住了。我们个人在家里要吃、要住、要穿什么,乃是自己在神面前的事。但是我们作客住在别人家里面时,就需要照着该家的程度而生活。习惯是一件事,受苦的心志又是另一件事。我们不管身体多软弱、多有需要,也要学习低下来。不要叫一个地方教会,觉得接待主的仆人是一件麻烦的事。如果你在家里学习活在低处,这样,别人如果把你放得再低,你也能够受得住。只有一个学习克服自己身体的人,才能在人面前不给人难处。只有一个受苦的心志才能给我们力量,在人面前低下来。所以必须要学习克服身体。

4.知道如何处丰富──只取所需

问:有的时候讲完道,肚子饿想要吃,前面摆着好东西,多吃不好意思,应该怎么办?在一个地方作完工,离别的时候别人送礼,这怎么办,如果不收,主人要怪;如果收了,要不要还礼?

答:我们要知道如何处丰富。但是处丰富不是享受丰富。我知道如何吃,我也知道如何不吃。一个在食物上放肆的人,证明他在神面前是没有受过约束的。如果我需要一只鸡,则天天都可以吃一只鸡。如果不需要的话,五只鸡摆在面前都可以不吃。我只吃我的分。

撒但的犯罪就是想宝座(赛十四13-14),人的犯罪就是想要吃(创三6)。不是吃多吃少的问题,乃是人摆的是什么,我们就吃什么。他们给我们什么,我们就不例外要求。我到人当中,我还是维持我的地位,不然的话,就会给福音不好的印象。许多年轻作工的人出去时,我请他吃一餐好饭。这一餐就断定他出去,或者不出去。也许这句话不好说,说了,下一次就不容易请人吃饭。

}关于送礼

1.接受爱心,与人分享

对于送礼的事,我可以跟你讲一个故事。一九三七年我到马尼拉,弟兄姊妹送我一箱水果,里面约有两百个,摆在房间可以开个小水果店。我下船上岸的时候,连一个果子都没有剩下,都送出去给茶房了。他们虽然不穷,但是在水果上是穷的。你带着两百个水果回家,人家会如何想呢?他们会说不得了,一个传道人带了那么多的东西回家。

2.无需回送

至于别人送礼,我们回送,这样的事我们不作,因为这种事情对付不完。弟兄姊妹的爱心我们没有办法拒绝,但是我们愿意在爱心上与穷人一同有分。人家请我们吃饭,我们宁可把五碗饭留在里面,送五碗到门外去给穷人吃。

一些劝勉

我们盼望弟兄能出来,脱离财物的捆绑,财物只应帮助福音,不应该拦阻福音。在安排同工的事上,我们需要用最节省的方法;需要先看见神已经动了,我们才动。

青岛的工作应该朝西向陇海路线。上海的工作应该向长江沿岸。天津的工作应该向东北和西北。目前所有的应该再加强。有弟兄觉得里面清楚,就应该释放他们出去。

福音书里面说到患血漏的妇人摸主耶稣(路八43-48)。那时人很多,他们摸的对象相同,但摸的结果不同。大家都摸基督,但是那妇人的摸与别人的摸不同。别人摸基督可能摸到祂的背,也可能拉过祂的手臂,甚至他们可以把主的衣裳拉裂,但是仍然没有结果。人同样的祷告流泪,人同样的摸主,一切都相同,但是结果并不一样。我们要看见在事物的表面之外,有另外一个世界。我们一不小心就会成为一个挤的人。跟随的人很多,摸的人也很多,但是只有一个人的摸是有生命的改变。在表面上大家都在摸,但是你挖深一点就发现有另外一个世界,他摸到的基督是一切其它人所没有得到的。尽管别人拥挤着,但是主对他们不理不睬:别人碰没有事发生,但是这个女人一碰就有事发生。

今天挤的基督徒不能得救,只有真正摸主的人才能得救。今天你们有没有站讲台的人不要紧;今天许多站讲台的人只不过叫人拥挤主,我们所需要的是肯出重大代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