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在身体里实行权柄与身体的知觉

 

在身体里实行权柄

在话语上受约束

一个人受约束首要乃是在舌头上。人最不容易约束舌头。一个受过约束的舌头只敢说受教的话语。我们首先要看见,一个在话语上不服的人就是一个把自己漏掉的人。

在伦敦时我碰见一对夫妇,他们下服负责弟兄。这位作丈夫的人很好,作妻子的人也好,就是话很多。他们见证,什么时候他们说顶撞的话,什么时候他们的灵就是抵触的。我们要看见,今天我们的话一出来,我们的灵就出来。彼得后书和犹大书都是论到毁谤的事,毁谤乃是藉着话语。我们一不小心,毁谤在前头的弟兄们,教会的合一就破坏了。

听毁谤的话,与说毁谤的话一样要负责任。一个人作不作垃圾是一件事,一个人接不接受垃圾又是另一件事。今天教会分裂、被破坏,其中一个原因乃是因为人毁谤的话。如果教会要维持合一,弟兄姊妹就需要抵挡毁谤的话语。

米迦勒乃是天使中最高的一位。当初他乃是撒但的部下,撒但虽然堕落了,但是米迦勒还不敢用毁谤的话得罪牠。摩西的尸首大概是在变化山上,米迦勒不能毁谤撒但,他只能说,主责备你(犹9)。他要请一个更高的权柄来责备撒但,由此我们就看见话语的重要。

有些人的舌头是用油油过的,滑得很,这种人绝对不知道也不认识身体。他们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用他们的话语把身体破坏了。人受伤有了创口已经够坏了,如果再用沙在创口上擦进去,那就更难受,毁谤的话语也是一样。假如人的舌头不被约束,其它一切的约束都是假的(雅三2)。人的舌头乃是最滑的,一个一口两舌的人迟早会发现他没有作工的对象;他把他作工的对象都说跑了。假如你是一个好奇的人,耳朵发痒的人,你就喜欢人家跟你讲话,给你解闷。但是一个有学习的人,一看见这种人就需要当面责备他。许多的话在这些人面前可以停止,不需要继续。

罪的感觉是由认识神而来的。照样,对于毁谤的话的感觉,乃是由认识身体而来的。毁谤的话乃是与身体的见证相反的。

学习不作头

头之所以是头,其表现就是在思想主意。顺服头的权柄,意思就是不需要多出主张,不需要多有思想。一个活在身体里的基督徒,可以说是一个最简单的基督徒。

更正教与天主教对圣经的认识有基本的不同。天主教认为只有教皇才能断定经言,普通人不能随便解经。教皇的断案是唯一的断案。所以从这里就产生许多拜偶像的事,就如拜马利亚的像。更正教比天主教进步,更正教说有几个基督徒就有几个教皇,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读圣经,个人也可以断定经文。如果我们有光,就会看见这两者都是错的。因为在身体里,只有主安排的某些肢体有权柄断定经文,所以你不必忙着去作教皇。

举例来说,谈到生命的道路,主在我们中间兴起了一些弟兄,我们当中任何一位弟兄,对生命的道路有为难的时候,可以到他们那里去领教。在身体里不只有一位弟兄,还有别的弟兄,在其它方面可以供应你生命。你如果向他们要,他们身上有职事,就是有权柄,你需要服在他们的权柄底下。这个权柄乃是元首给的。如果我身体上任何一个肢体与口或者眼睛相争,就是与安排那一个职事的元首相争。如果我不服这些肢体的功用,我就是不服元首。不服的人,首先是话多,其次是思想多。你越简单就越能够合一。并非说你服别人就是说你没有职事,在身体里我们乃是互相为权柄的。

职事就是权柄。主给一个人职事就是主给他权柄。许多人担心许多问题,但是作肢体的人需要学习除去自己的头。姊妹们蒙头的意思就是这样。蒙头说出只有主才是头。这并非说负责弟兄就可以因此随便出主张。一个受过对付的人,乃是一个不喜欢干涉别人之事的人。我们要学习不喜欢干涉别人,才能作权柄,才能在神面前有责任,才能够管理弟兄姊妹的事。

神从来没有干涉人,祂也不强迫人。伊甸园是不用铁丝网围着的,地狱也没有栏杆。人要下地狱可以顺利的下去,每条路都可以引到地狱。今年二十世纪,人还会装上电栏杆,加上二十伏特,或者六十伏特的电。但是我们的神永远不干涉人,也不强迫人。所以在天性上喜欢管闲事的人需要受对付;天性上喜欢管人的人永远不能作权柄。作权柄的人要给人知道,他乃是不喜欢管人的,只因他由元首得到权柄,所以才不得不说话。一个受过教导,学习作权柄的人不能随便的回答问题。

新约那一章是说到人的经历最深的一章呢?乃是哥林多前书七章。在那里保罗说他没有主的命令,但是到了一个时候又说他有把握是主的灵感动他。保罗说他将他个人的意见告诉弟兄,他说,我保罗是怎样怎样的人,我跟随主十二年,我觉得事情是应该这样这样作。说到最后,他说他有主的灵。因为主在许多事上都对付了他,所以他能够按着相同的原则来说话。他因为跟随主多年,学习许多,所以到了一个地步,就能够认识神的心。

亚伯拉罕,以诺与神同行,所以就知道神的道路。不一定要神对他们说什么,他们就可以知道神的心。一个人跟随主那么多年,而不知道主的快慢、祂走的方向、祂的走法,这是一件奇怪的事。一个认识神的心的人,在主还没有显明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主的意思了。

我们自己需要作一个受教、被约束的人。只有不随便说话,不随便出主张的人,才能够开始为神、为元首作代表。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开始带弟兄姊妹走前面的道路。天性喜欢批评别人的人,神不会把权柄托在他身上。一个人要服下来,首先他的头要被割掉。如果你是一个头被割掉的人,别人的头一出来,你就立刻知道。你碰到他的出头,就好像触电一样快。你一碰,你就知道这个人又出头了,他在什么事上对什么人又背叛了。你能够知道,因为你自己先受过审判。所以别人一有类似的事发生,你就可以感觉得到。一个弟兄姊妹在以上两件事上受过对付,在话语上受对付,并且学习不作头,这样在实行权柄的事上就不会困难。在这两件事上出事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身体。

不作僭夺宝座的人

在法国的政治上,有人被称为潜夺宝座的人(Pretender to the throne),寅座原来不是他的,但是他去僭夺了,这有一点像中国的皇帝溥仪,国已经没有了,皇帝还在那里。

今天在教会中,许多人自称他们就是教会,他们就是权柄。无论是罗马天主教、长老会、浸信会、理会等等,凡自以为是教会,是权柄的,都是僭夺宝座的人。罗马天主教说彼得乃是头一任的教皇,以后的教皇都是基督的代表。今天我们如果狡猾一点,界限差一点,就会落在他们的错误里,也会成为僭夺宝座的人。

身体的知觉

身体的知觉──顺服元首权柄,与身体有交通

什么是教会呢?以外表来说,教会乃是地方的。这个我们在一九三七年同工聚会时已经谈过。但教会的内容和生命是怎么样呢?如果一个教会不是站在地方教会的地位上,就根本不是教会。如果一个地方教会自己愿意服在元首的权柄底下,自然而然就是教会。在教会里,我们乃是同作肢体的;同作肢体的意思,就是在身体里,没有一个人是为自己留下任何余地的。我的心乃是与所有神的儿女相通的,是与所有的肢体相通的。个人踫的元首,那个经历是如何绝对,我们作为肢体,踫到身体的那个知觉也是如何绝对。身体有身体的知觉(consciousness),这个知觉就叫一个肢体顺服元首的权柄,并且将自己向身体敞开,与身体有交通,这个乃是身体的知觉。

我姑且引一个不好的比方。一个人到外国去,虽然人在外国,但还是服在本国的元首底下。以中国人来说,一个爱中国的人在外国人中生活,可以对人说,我乃是中国。他不是说我乃是中国人。但另有一班留学生,在外面怕认自己是中国人,就常对外人说中国不好。也有一些政治犯更不用说了,他们乃是在那里破坏中国。但是一班真正爱中国的人,对于中国有一种特别的知觉,他能够说我就是中国。

身体的见证──以元首为权柄,与众圣徒是一

一个对身体有知觉的人,可以说,他就是身体。你如果说你就是身体,而不服元首的权柄,你这个就是假的。反之,如果你是在身体里,你就不光是一滴水,乃是一滴水与整个海洋合起来,到那时你可以说你就是海。

教会以外表来说,是以地方为范围。以内容来说,是以元首为权柄,与众圣徒在基督里合而为一。地方教会不光是地方教会而已,在地方教会里有身体的见证,在这里我们持定元首。

当我与神的众儿女有交通时,我就不容易批评其它的肢体。所以基本的问题乃是,需要求神在我们心中产生一个身体的知觉。

进入身体知觉的路──对付个人主义

从没有身体知觉进入有身体知觉的路在那里?首先,我们要对付个人主义。每一件事我们都需要知道其正面与反面。光知道正面还不够,还需要认识反面,不然对事情就不会学得好。譬如说,众罪的反面就是赦免,称义的对面就是不敬虔,得救的对面就是世界。人要认识赦免就必须要认识众罪,人要称义就需要脱离不敬虔,人要得救就必须认识世界。圣经里很少说到人从地狱里被救出来,大半是说人从世界里被救出来。又好像成圣的对面就是平凡。圣洁这个字原文是hagios,意思就是分别。所以中文圣经把它翻作分别为圣。分别为圣的反面就是平凡。圣经里面的真理都是一对一对的,如果把这些一对一对的真理配错了,结果就会乱。

身体的反面就是个人主义。所以如果要看见身体,首先要看见反面的个人主义。一个人必须先对付自己,才能看见身体。许多人对付爱主,对付听话,但是这样的对付,越对付越建立自己,建立自己的义、自己的长处、自己的圣洁,这样就使人更难与众人合在一起,更难叫这些人跟随羊群的脚踪。

个人主义是人最深的一部分。人需要被神摸到一个地步,什么都是经过对付的。今天人只看见开西(Keswick)运动的个人成圣。为什么我们不讲团体的成圣呢?希伯来书十二章的成圣乃是团体的成圣。今天许多人讲个人的信心,为什么我们不着重团体的信心呢?在圣经里如果是说the faith,就是指真道,如果没有冠词就是指信心。有冠词的信心乃是指全教会的信心而言。人不肯注意团体的信心、团体的圣洁,因为人没有看见自己乃是一点点而已。

看见身体

一片玻璃上可以有一点点的水,但是不能装整杯的水。每一个基督徒都有他蒙恩的点,但是个别的基督徒不是整体,即使是蒙恩很多,也只能算是一片大玻璃,上面的水多一点而已。他只是平面的,不是立体的。今天个人需要被摆在一边。主所要的不是一片一片的碎玻璃,乃是一个玻璃杯。神的原则是一人赶一千,二人赶一万(申卅二30)。今天教会里都是一个一个的个人。但是那里有两个人同心,那里就可以赶一万,其中八千是多赚的。今天神需要教会传福音、教会讲道、教会赚钱,什么事都是摆入教会里面。人看见身体的得救,比头一次的得救更厉害、更丰富。一个人一被摸过,就不能再说,我单独一个人作基督徒就好了。我们需要让神在我们身上作工。一个人有身体的知觉,不是想出来、推出来的;你的己一受对付,身体的知觉就彰显出来。你会看见,虽然一面你是身体,另一面你也是一个肢体。一个人一看见个人主义乃是罪,他就会顺服神。人一看见身体,什么都变为不难了。人看见身体,要爱就不会困难。人看见身体,对于过信心生活、祷告得答应等都变成不难。在工作上,若一个人还没有看见身体,就不能作工。所以,今天许多的事都系于看见身体的真理。

顺服、受教、不作头

身体知觉产生问题,乃是因为在个人主义上产生问题。一个弟兄要能够顺服,他自己的意思必须要先除去。我的手听我这个头的话已经有四十五年,从来没有闹过意见。它总是站好它的地位,所以它在我的身体上就没有事。假如我心里有另外一个头,我的身体一天到晚就会吵架。要除去个人主义,就要把自己的头拉下来,要学习受教而说话,受教而思想,受教而作事。顺服乃是最简单的事。一个人顺服难,与多人一同顺服就容易。这样一同的顺服,需要每一个人都受对付。

配搭不是靠人的思想主张。我们肉身身体的配搭尚且那么好,何况基督的身体?我相信基督配搭祂属灵的身体,那光景是更好更美,并且其效果远超过我们的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