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自愿贫穷,顺服权柄

 

读经:马太福音六章二十一至二十四节

因为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你的眼睛若昏花,全身就黑暗,你里头的光若黑暗了,那黑暗是何等大呢。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

自愿贫穷

脱离玛门才能事奉神

马太福音六章给我们看见,我们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我们的眼睛需要专一。讲完这件事以后,下面一节主就提到事奉主的事。在事奉主的事上,人需要专一,一个人不能事奉神,又事奉玛门。上文说到眼睛要专一,下文说事奉要专一。玛门乃是一件厉害的事。一个人若要事奉主,就必须从玛门脱出来。没有从玛门脱出来的人不能事奉神。

专一的眼光,就是一个脱离玛门的眼光,只有这种专一的眼光,才能叫人看见真理。真理乃是绝对的,与人是不发生任何关系的。人不认识神,乃是因为他的眼光污秽、不纯一。人若要认识神,就必须要有一个脱离污秽的眼光。一个不纯一的人,不能看见真理。在污秽人的眼中,凡事都是污秽的;这样的人,不能看见神。

因救恩而自愿贫穷

基督徒对玛门需要看作是害人之物,需要赶快把它扔掉,如同把红煤球从手中扔去一样。基督徒的贫穷乃是自愿的贫穷。有人贫穷是因着环境,有人贫穷是因着祖传,或者是因遇见特别的遭遇。但是有人贫穷,乃是因着遇见了救恩,而自愿贫穷。这两种贫穷大不相同,这就如同有人是被征召当兵的,有人是志愿当兵的一样。

为什么需要自愿贫穷?因为圣经里面说财主得救是困难的。财主要进天国,比骆驼穿过缄的眼还要困难(太十九23-24)。没有一个财主能够进天国。

玛门就是偶像;贪财的与拜偶像的一样(弗五5;西三5)。假如你在一处上班,人以偶像或者金牛犊给你当薪水,你要不要?当然不要。但是今天许多人看不见,玛门与偶像是一样的。不管是硬币或软币,只要是玛门就是属于该撒的。

在使徒时代,门徒们都是放弃一切来跟随主的。在历史上,Franciscan的修士们数目有几千几万,都是自愿贫穷的。在这事上,我们的思想常常过分小心,惧怕作得太过。其实你一生作过太多过分的事。你如果不误会我的话,今天你不妨多作一次,在奉献上作一个过分的人。摩尔维亚(Moravians)运动的发起人新生铎夫(Zinzendorf)是个有学问的人,他乃是在钱财上摆上一切的。他们所差出去的传教士,在过去几百年中,数字是最多的。弟兄会的人不喜欢作宣传,但他们当中许多人也是自愿贫穷的。

旧约里,拉结离开拉班时,带着偶像离开,因此就被定罪(创卅一32)。今天基督徒对付玛门要好像对付偶像一样。基督徒在家里不能摆偶像,基督徒在家里也不能积蓄钱财。神的儿女积蓄钱财就如同碰偶像一样。今天教会的需要太大,至少有三方面的需要。第一,工作的需要;第二,贫穷弟兄的需要;第三,常有穷人的需要。主的话说,常有穷人在我们当中(太廿六11)。我们需要顾到这三方面的需要。

玛门比偶像还要厉害。教会强的时候,就能站在自愿贫穷的地位上。这样,假弟兄就不敢进到教会里,因为一进教会,就是赔上自己。凡是凭口才、凭头脑、凭智慧来的人,都不能留在教会里面,这样就叫教会能够干净。钱财出去才能拯救自己。你要你自己干净,钱财就得从你身上出去。

在圣经里,主曾两次与钱发生关系。第一次是在纳丁税的事上(太十七24-27),我们看见主的口袋里是不存钱的。第二次是在主把钱托给犹大的事上(约十二6,十三29),这里我们看见主的口袋里也没有钱。只有犹大才是最合适摸钱的。

多收的没有余,少收的没有缺

保罗所给的原则乃是多收的没有余,少收的没有缺(林后八15)。这乃是在工作上配搭的原则。如果多收的有余,少收的有缺,这个就说明没有配搭。

今天我们对于奉献这事,不是十分之一,或二十分之一的问题,乃是每个人都当尽自己所能的节省,除了自己需用的以外,余数全部奉献。事奉主比此更少的,都构不上水平的。不达这个水平的,教会与主都不要。每一个事奉主的人,都需要撇下一切来跟随主。除了个人日常需用的以外,其余的都拿出来。积蓄的人就是事奉玛门的人。

请看事奉偶像的人,要有多少的手续,他们需要跪下、烧香等等。事奉玛门的也那么复杂。马太福音说,财宝在那里,心就在那里(六21),下文接着就说积存财宝的事。我们要心能够得救,就必须脱离积存财宝的事。没有脱离财宝的人,他的心还没有得救。

今天有人受世界捆绑,但是受钱财捆绑的,比受世界捆绑的更厉害。为什么要赒济穷人?赒济穷人不是为着穷人,乃是为着叫你脱离玛门的势力。这样作,就叫钱在你的手中早日解决。有人以为花费钱财给穷人是为着穷人;固然,穷人因你的施舍能够得救是好的,就是他不得救,对你也有益处。一个重钱财的人,到永远里去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人,并没有人谢谢他;但是为人花费钱财的人,就能有人在天上欢迎他。费力的人必须同时也费财。穷是一件事,但是有一种的穷,保罗说是能够叫许多人富足的(林后六10)。今天我们手上有余多少,就是有罪多少;有余多少,就是有偶像多少。

关于顺服身体的权柄

问:如何才能看见身体的权柄?

先找出代表权柄

答:有些人的顺服似乎是有拣选的。我们要实行顺服,第一要问什么人在我上面。在世界上作事,第一要问,谁是顶头上司。这个问不清楚,事就作不好。还要受责罚。在公司、在机关,原则都是一样。许多人一坐下,就想自己是主人,这样的人需要厉害学习顺服的功课。顺服乃是人在神面前必须要学的一个功课。我们需要受管教到一个地步,使我们有顺服的性情。所有的弟兄姊妹和同工,每到一个地方,就需要先看看谁是我的权柄。

举例来说,弟兄姊妹住在接待所,就需要顺服那里的权柄。来到聚会,招待领你坐那里,你就要坐那里。你每住一个家,那一个家就有它的权柄。基督徒需要学习找出权柄,顺服权柄。一切冒失作头的人,根本不知道什么叫作身体上元首的地位。

顺服权柄,没有拣选

我从来没有看见一个人认识元首,而不顺服基督代表的权柄。一个认识主的人,绝对不会在顺服的事上有挑选的。就如我们的儿女,不能挑选要在那一件事上顺服父亲。一个弟兄或姊妹,若是没有想过学习顺服神一切安排的代表权柄,他乃是落在最大的欺骗里。圣经说,所有的权柄都是神所立的(罗十三1)。

圣经里,恐怕只有少数地方讲到直接顺服神,大都是说到顺服人。我们到任何地方,所要作的乃是顺服,而不是用舌头随意批评。人如果给你特别的权柄,那是他给你的;你所要学的乃是顺服。许多人是没有学过功课的,他们到处拆毁权柄,没有勒住舌头;这种人乃是不顺服的人。求主怜悯,叫我们不要作野的基督徒。人不只不应该拣选的顺服,更需要积极的去找顺服的对象。

我在伦敦时,起居都是由主人定规的。早上六时起床,十二点吃中饭,三时喝下午茶。一位由日本来的瑞典弟兄,他天天摇头,长吁短叹。我问他,你为何不快乐?他比我大十五岁,一年赚好几万英磅,在他底下有几千个工人。他对我说,他觉得很为难,他已经有二十几年没有作学生了,现在住在招待所,而管招待所的人乃是没有什么学问的,他要受那样的人管理,觉得很不痛快。我在伦敦住了十八个月,如果我不学习顺服,在那里批评、抵挡,里面如何能够舒服?顺服乃是主生命的性情,顺服神的权柄乃是我们的保护。

在教会里学习顺服权柄

基督徒需要学习配搭,而配搭乃是由顺服来的。不顺服的人,独立的人,就是没有配搭的人。基督徒需要学习彼此顺服,没有背叛的行为、批评的话语或毁谤的事情。不但是在教会里,在身体里,就是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也需要有权柄的感觉。今天要学习顺服,需要在教会里先学起。在教会以外学习顺服权柄比较难。在教会里学习顺服是自然的,这个乃是神的保护,叫我们不显露我们的自己。我们这样学习就除去所有敌基督的灵。

关于顺服政府

关于顺服当地政府的问题,我们知道基督徒在一个地方,不能推翻当地的政府。如果某地有某种的政治是与我们的信仰不合的,我们只能逃走。就如主耶稣所说的,我们要由一个城逃到另一个城(太十23)。逃在圣经里不是羞耻。有不好的政权,我们可以逃。但在此同时,所有的基督徒都需要为不好的政权祷告。

问:如果有些政府的命令,连政府自己都不守,基督徒要不要守?

答:仍然要守。但是在有些情形之下,某些命令是基督徒无法遵守的。潘汤(D. M. Panton)弟兄说过,如果有一个律法本身是不法的,这一个律法我们就不考虑实行与否。例如法老命令希伯来人杀所有的男子,摩西的母亲不顺从法老的命令(出二1-2),希伯来书十一章就称赞她的信心。这原因乃是法老的命令本身就是不法。在新约使徒行传里,彼得和约翰不服祭司长的命令,也是同样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