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工作报告(二)

 

关于同工前途的安排

昨天晚上还有一件事没有报告。就是同工们的前途如何安排。

盼望我们彼此当中没有误会,到底今天交出来是为着什么。我们要看见人在神面前都是祭司(彼前二5)。出埃及记二十八章和罗马书十二章都告诉我们,所有在神面前的人都是事奉神的人。同时我们也看见,事奉不是个人的,乃是全体的。为这缘故,我们就要求弟兄姊妹都交出来。本来交出来这件事是不必说的。一个人信了主就是祭司,许多话原可以直接说的,但因着教会被掳到巴比伦,教会堕落了,所以就需要恢复。今天教会的确是得救的团体,但是教会还没有成为事奉的团体。如果神的儿女不事奉,教会只不过变成得救者的俱乐部,让得救的人在一起唱诗、讲道、聚会而已。这个在根本上把教会弄错了。

因着教会堕落,所有的弟兄姊妹各有自由、各有主见,许多事就变作许可的、合法的。一面来说,我们不乐意管别人;另一面说,我们也不乐意别人来管我们。因这缘故,在神的儿女中就有了隔膜。但是神的话里所说的教会,乃是事奉神的机关。在这里神的儿女同心合意作同工、作同事。神的话所给我们看见的教会,与今天的教会大不相同。在神的话里,一切人、事、物都是为着事奉神。

在将来的日子里,我们要把所有得救的人都带到这地步。今天许多已经作了基督徒的人,都不知道事奉的意思是什么。将来得救的人,我们可以不必叫他交出来,因为到那时,他不交出来,起头就根本不能作基督徒。人不赔上一切,就不能入门;不撇下一切跟随主的人,就不能作主的门徒(太十37-38)。人要撇下一切,在外头看是难受的,但在里头看却是喜乐的。人要被神带到一个地步,一切都赔上去,这样路才能够走得通。今天我们要你们奉献,还要与你们商量,但是将来和他们就不需要商量;他们非把世界脱干净,就不能受浸。要嘛,不走;要走,就要走得绝对。有人说交出来的字眼不对。今天我们不争字眼,你随便怎么说都可以,问题是需要有那个事实。以往人以为事奉神是个人的自由,我要热心是我的事,你事奉不事奉是你的事。现在则不然。如果有配搭,你出了事,就会有弟兄姊妹在旁边不让你随便的过去。这样你到教会去,一面教会有干涉,一面教会也有扶持。在你旁边有许多人监视你,也帮助你,保护你。

请弟兄姊妹知道,对于你的前途,对于你的工作、职业、住家、买卖、财产,凡是为人的任何一部分,我们都需要有教会的交通。从前你们可以自己主张,但如今你们如果是以事奉主为中心,那么每一个人都要往前踏一大步,从今以后没有一个人能够随意主张、随意作。有许多的事业、职业,对福音是没有多大的用处的,负责弟兄们要请你改换这些职业。我们所作的事必须对福音有最大的用处才是对的。

关于钱财

对于钱财的事,我们有以下的交通。在要来的日子里,有许多弟兄姊妹都要从职业里出来。在上海我们就请两位姊妹、两位弟兄出来。另外恐怕有二、三十位弟兄姊妹都应当出来,甚至可能需要有五、六十位出来。如果他们把他们的职业丢掉,全时间摆上,他们的生活就要摆在你们在职的弟兄身上。过去二十年之久我们没有提过钱的事,这个讲台能为我作见证。但是今天我们是合伙作生意,合伙传福音,为这缘故,你们在职业上的弟兄姊妹要好好的作,尽你们所能的赚钱,也尽你们所能的省钱。

今天地位两样,我话就敢说,事情就敢作。我今天可以摘下帽子来为一位弟兄讨钱,若是有人误会,不愿意摆上一切的,可以请你们会后收回你的奉献条子,在这里没有难为情,也没有羞耻;我们不勉强任何人。弟兄们一起看事的时候,有什么定规你不能退却。今天我们不是要你省到一个地步,叫你的身体受亏。我们不是要你十分之一、二分之一,或百分之一,我们乃是要你把需用之外的全数拿出来。假如你一个月赚一千万,需要用一千万,那你一文钱都不必拿;假如你只赚八百万,教会还可以乐意送你两百万。但是如果你赚一千一百万,那除了自己需要的一千万以外,剩下的一百万就要全拿出来。如果你赚了一亿,那多出来的九千万都要拿出来。不然的话,你对不起这些弟兄们。我们要学习与弟兄们一同背负福音的责任,这样才能扩展福音,才能走好前面的道路。

工作上的四件要事

关于工作的前途,有几件事需要注意。神的工作在中国要作得好,有四件事是不可少的。第一是地方的讲台需要维持得相当强。第二,文字的工作需要出去。第三,需要栽培少年的工作。第四,每年在各地需要开联合大会。这四步若缺少一步,整个工作就不能作好。在上海、福州,需要维持相当强的讲台。这样,人想要得着造就,就需要来到教会中。

各地需要合式的会所

除此以外,我们也需要有合式的会所。在各地没有一个聚会的地方比上海更坏;冬天又冷,夏天又热。一个聚会只有一个讲台,却分七、八个地方坐。听道者看不见讲道的人,有些地方甚至连声音也听不见。我们要盖一个会所,一起头就要能坐三千人。楼上再放一下,可以坐两千人,一共能坐五千人。

南京也已经有许多人兴起,所以南京也需要盖一个会所。除此以外,我们还需要考虑南京怎样能够维持一个强的讲台。

福州也需要预备会所。福州的会所夏天很热,窗子开在屋顶上。这些日子弟兄姊妹所拿出来的,光是建造这三个地方的会所就已经不够了。

关于报刊发行的需要

抗战以前,《基督徒报》平均每期出一万八千分,最高的时候是两万一千分。光是印一种刊物就需要七亿元。这不过是一种刊物,另外还有三种。你们不要以一分报刊送出去是很简单的。对个人来说,要钱是难为情的;但是在这里我们不怕人误会,我们一个月需要相当多的钱。

关于训练、接待的需要

还有一件事,就是我们当中有人想要事奉主,却没有地方受训练。这是再羞耻不过的事。有两个地方的人要追求事奉主,结果他们被送去读神学。现今弟兄们在各地的教会里,在事务上、在工作上,当然能够有所学习;但是另一方面,他们也需要有点专一的训练。我们在鼓岭现在有两百亩地,上面盖了一些房子,但是预备了一半,还没有作好。这一次我们去了几十个同工,接待就成问题。有些人因着没有接待处,还要到医院去睡病床,好像病人。这个不象样。我们要集中的接待,才能应付需要。

抓住最好时机,摆上所有为福音

今天我们要把所有的时间都拿出来传福音。有一次我在一个聚会里,问与会者中有没有五十个少年人,结果发觉都是中年以上的人。我下面一句话就说不下去了。今天如果在我们当中有六百个少年人起来,我们一天到晚就忙不完。所以我们现在缺少人。另外我们也需要有几百、几千位在职业上的弟兄的供给。若不是这样,我们就没有法子作。今天工作是我们共同作的。以往我们以为,只要把全时间的人找出来,叫他们负传福音的责任,其它问题就都解决了。但现在不是这样,现在需要大家一起作。没有一个时候传福音,像现在那么容易。今天传福音的机会一下子就会过去了。东北只有两个地方还可以传福音。华北虽然还没有完全沦陷,但华北除了几条火车路以外,没有别的地方有自由。这些日子如果在福州有够强的人、够多的钱,一个月有三、五千人得救,绝不希奇。人今天一踫到福音就得救,我们若要把一切都赔上去,今天乃是最好的时机。人一碰就倒下来,为什么我们不能派更多的人出去呢?我们这些日子是急切想往前去。盼望我们中间立刻有人出来。我们不是向你要一点,我们乃是要你的所有。在主的话里,没有今天这种不上不下的基督徒。人要事奉神,就要一切都拿出来。如果真有一班人,把一切都摆上去,人就会看见教会。今天若不是这样事奉,神就没有路。人要事奉,就要彻底,不彻底就不要事奉。神所要求的是所有,主所要求的也是所有。今天在工作里的、在职业里的、在求学的、在理家的,都需要摆出来。我们需要所有的人、所有的钱,为着中国摆上去。今天是传福音最好的时机。

关于奉献款

凡是本地的弟兄姊妹,你们若有奉献,可以把钱摆在教会的奉献箱。至于个人的奉献,请送给同工。其余的摆到工作款里。至于工作上的收支,可以到负责的弟兄那里去问。本地教会的帐可以到教会办事处去看。至于外地的弟兄姊妹,你们要把每月的奉献先分出为自己地方用。为工作的款项,请寄到负责的弟兄那里。

在神面前每一件事都有其原则,都不能随便作。我们不像差会有团体的信心。二十多年以来,我们对钱的事一直都不敢硬起来。但是今天我们看见,什么事都可以硬不起来,但是对钱一软,神的话也就软下去。对钱的态度不对、不见好,就会把神的话委屈了。一面我们不愿意有人把敬虔当作得利的门路,但另一面我们也需要维持神的水平。我们不愿意因着团体的举动,而抹煞了个人的信心;同时,我们也愿意看见一切的需要都得到满足。我们盼望看见,在那里有祷告,在那里就有祷告得答应。在这件事上,我们盼望在神面前能够维持平衡。

同工的鉴别与认定

对于同工,我有几句话说:我们作工的人基本的需要就是认识人。一个作大夫的,可以用寒暑表、血压器,量血压、量温度、摸脉跳。我们作工的人的灵,就是我们的仪器,假若我们的灵是受过对付的,别人的灵一踫你的灵时,你就知道这人如何。如果你是一块歪的石头,别的歪石头与你合起来时,就显不出他的歪来。但如果你这块石头是磨得相当平的,别的歪石头与你一踫,就会显出这里高、那里低,什么地方歪曲,什么地方不平。虽然今天你可能还说不出他有什么错,但是你一碰他,就觉得这个人不平。今天在有些地方,有些弟兄们替我们接受同工,给我们制造不少困难。因为他们所接受的许多人,光景是歪的、不平的。盼望今后我们对同工的认识能更深刻。到各地去作工的人需要有同工介绍信,才能被算为我们的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