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对以资本经营生意而交出来者的谈话

 

诗歌:只有上行才能遇见神

一. 听哪,千万声音雷鸣,    同声高举神羔羊;

万万千千立即响应,        和声爆发同颂扬。

二. 赞美羔羊!声音四合,全天会美来歌诵,

万口莫不响亮协和,        宇宙充满救生颂。

三. 这样感激心香如缕,        永向父的宝座去;

万膝莫不向子屈曲,        天上心意真一律;

四. 子所有的一切光辉,        使父荣耀得发挥;

父所有的一切智慧,        宣告子是同尊贵。

五. 藉着圣灵无往不透,        天人无数都无求,

围着羔羊,俯伏拜叩,    称颂祂作自永有。

六. 现今新造何等满足、        安息、喜乐并稳固,

因着祂的救恩受福,        不再受缚,不再苦。

七. 听哪,天上又发歌声,    赞美声音又四震,

穹苍之中满了阿们!        阿们因是同蒙恩。

这首诗是达秘弟兄写的。本来有十三节,这里缩短成七节。整首诗是一个赞美,又是一首诗。头一节和末了一节,好像不是属于这首诗其它的部分。

第一节开头说,听哪,这里叫我们来听一个声音,它是用声音来开头的。

第二节给我们看见,天上的众天军都在歌颂。第二行说,万口莫不响亮协和,这里把腓立比书的万口用上去了(二11)。这里的声音不光是所有蒙救赎者的声音,更是整个宇宙加上天上万军的声音。

第三节就把万膝也带进来了。第二节的万口是对羔羊,第三节的万膝是对宝座。所有的赞美乃是先向子再向父。所以第四节就说到父,到了第五节,灵也来了。因着有了父子灵,万有就都安息了。达秘弟兄有一个特点,就是他的诗里都羡慕安息。

到了第六节就回头来看我们是怎么样。前面几节说出一个高的赞美,整个宇宙都停在那个赞美里。如果是别人写诗,到第五节就停下结束了,但是这里却往下说到我们。

第七节又回到第一节的赞美。在第一节里,头一个听把我们停在宇宙里,在第七节里有第二个听。这里又发歌声的又字,就是第一节的响应。第二行有两个阿们,这两个阿们摆得顶妙,第二个阿们响应第一个阿们,就好像末一节响应头一节一样。这样一来,你就看见这是一首诗。

每一首诗都是一直往上爬的,是有一条路线可循上去的。如果没有爬上去,半途摔下来,就不能算是好诗。诗篇里有上行诗,诗如果不好,就变成下行诗了。只有上行才能够踫到神。

诗歌:照旧你还余一握

一. 何必耽心一握不释?        且让先知先果腹;

若是神管你的度支,        你的来源何患枯?

每天都有新的需要,        每天必有新供给;

你既然是祂所创造,        祂岂不为你设计?

(副歌)仍然当爱,仍然当给,        照旧你还余一握;

 所有的爱,所有的给,        要使神赐加倍多。

二. 相信!时候不至耽搁,    虽是不快,总不慢;

相信!瓶子不至干涸,    永远不空,也不满。

纵使百合缺了衣衫,        纵使小鸟无食啄,

但是寡妇微小面坛,        必定依然有一握。

三. 何必预料明天境遇, 目前够了就可乐;

何必先借明天忧虑, 手里岂非还有着!

爱是生活,给反存留, 种得多的收也多;

好像你已罄你所有, 看哪,你还有一握!

这一首诗歌是根据列王纪上十七章的故事写的。我们的观念里不注重先知,以为先知是神的问题,是神的事。但是这里是把先知放在诗歌里,说出先知还是神子民的问题。

没有交出来的人会担心下一半怎么办;但是你交了出来,你就看见神负责下一半。上一半是给先知的,下一半是神给我们的。这一首诗歌是神对下一半的答应。事实上虽然寡妇是先供应先知,但是她自己也没有挨饿,不过多倒几次面粉,多拿几下而已。神说头一把要先给神用,第二把才给自己用,第三把又是给神用,第四把才是给自己用。一、三、五、七是神的,二、四、六、八才是我们的。如果寡妇没有信心,她会说,这里有一个人饿了三年半,他老实不客气,不会把我的分统统吃光么?但是我们的第一分若是归给神,第二分神就会归给我们。今天在我们的生活里也是一样。神没有叫我们瓶里的油不够,坛内的面减少,但是要多余也没有。所以在这里我们就看见没有积蓄的必要。

第二节爬得相当高,一开头就说相信,你应当信。信什么呢?信没有满的时候,也没有空的时候,终归还是有那一把。我们有了许多,还怕没有。但神是把许多给我们,只是祂不是一下子给,乃是一把一把的给我们。

第三节就转回来告诉我们,明天的事应该看神怎么作。所有给出去的,反而会有留。人花费出去,以为就没有了,事实上,花来花去总没有花完。人总不会供应神到一个地步,自己连一把都没有。这个寡妇若没有神把她带过去,不会活过三年半。

今天人的眼睛都是看着他手中的钱财。在提摩太前书六章十七节里,保罗的劝勉是很伤心的劝勉。那里保罗劝信徒不要筒靠无定的钱财。头等的劝勉是劝人要倚靠神,但是用头一等的劝勉不来时,就只有用第二等的劝勉,就是叫人不要倚靠无定的钱财。人无论怎样倚靠无定的钱财,到了末了还是要回头来倚靠神。既是这样,何不当初就倚靠神呢?

与不信者不能同负一轭

今晚我们对用资本经营买卖并且交出来的弟兄们,有一点的话说。我们把这些交出来的弟兄们聚集在一起,是要和你们有些交通。凡是在你们没有交出来以先,与你们一同作买卖的,或者是在你们生意上不信主的合伙人,在某一段时间之内,你们一定要与他们脱离。因为彼此目的不一样,迟早总会有冲突。盼望你们能够尽可能在短期间之内与他们分开。

第二件事是,你们要学习彼此配搭。我赚来的钱是为着神,你赚来的钱也是为着神。我们要学习脱离个人的范围。我有的那一分不是我个人的问题,乃是身体的问题,故此,这问题需要在配搭里来考虑。以前你们的目的是为着自己,现在目的一改变,就把我们所有人都摆在一起。

福音需要钱财配合

全世界各地传福音的人作过一个统计,就是在福音上花费多少,受浸的人就有多少。他们算出平均在每个人身上要花一千多美金才能叫他得救。我们当中所救来的人是最便宜的。我们不能说,我们当中得救的,一千个就算一千个,但至少有九百九十九个是算数的。一千美金摆在我们手中,就可以救一百多人。今天不是说在基督教的范围内没有钱,而是说人在他们当中得救,没有在我们这里得救那么快。

第二方面,今天基督教的钱是由外国来的。我要请问弟兄姊妹,这些钱是向谁拿的?还不是向神的儿女拿么?与其叫外国弟兄姊妹寄一点来,还不如我们给外国弟兄姊妹送钱去。但我们的钱从那里来的呢?都是贫穷的弟兄姊妹拿出去的。那些该拿的弟兄姊妹都不动,不该拿的却一再拿,我收钱的时候就觉得不能收。这个如同伯利恒的井水,我们不能喝(撒上廿三13-17)。有一位在学的弟兄拿来四百万,虽然四百万连一袋米还买不到,但是他是不坐车,光走路,把饭钱也省下来,拿来奉献的。你们不要想,作工的人什么钱都收,我们如同大,口虽顶渴,但这样的水不能喝。这些水要倒在神面前。

奉献需要更彻底摆上

今天工作的困难乃是因为缺人缺钱。现在我们已经有七位弟兄离开了职业,同工中,寡妇有二十几位。我也看见两位弟兄很应该出来,我却无法帮助他们离开职业,因为以前有几位同工,我叫他们出来,但是过了不久,我把他们都送到坟墓里去了。我们当中的同工除了一位得霍乱而死,一位是共产党杀死,两位是害别的病而死以外,其余都是因肺病死的。就是你们的得救,也是因着我们花过钱。即使你是在别的地方得救,而来到我们当中受造就的。我们也在你们身上花过钱。今天你就是卖了你的命,你也要花钱出去,好叫其它人也能够听见福音,也能得着你的好处。这一代如果舍掉一切,就能为下一代铺路。福音的路是如此打下来的。今天大江南北,有好几十位弟兄是可以出来传福音的。我们从一面看,工作是不容易作,但从另一面看,在我们中间人得救是顶便宜、顶容易的,人一踫就得救。为这缘故,我们需要有更彻底的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