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教会多方面的认识

 

教会与工作的关系

教会是地方的,工作是区域的

教会是以地方为范围的,但工作是以区域作范围的。教会乃是地方的,如在以弗所的教会、在歌罗西的教会、在哥林多的教会。但工作是超过一个地方的。使徒行传给我们看见,头一班作工的人乃是从耶路撒冷到撒玛利亚,再到各地方去。这些作工的人不限定在耶路撒冷一地,却限定在犹太各地。所以这里给我们看见,他们的工作是有区域性的。

到了安提阿,就有一个新的起头;在那里我们看见,保罗和巴拿巴出去,他们就开展了外邦人的工作。外邦人的各地就是加拉太的各教会、亚西亚的各教会,这些教会就成为一个区域。所以在圣经里,不只有彼得这班人在传福音,还有巴拿巴的一班人在传福音,甚至在腓立比书里,还提到有不同的另一班人(一15-27),在不同的区域里作工。保罗说,我的度量并不是不能构到你们的地方(林后十13-14),换一句话说,保罗是有地工作的区域的。

工作分区,交通仍一

工作是有区域的,它包括若干的地方。在正常的情形之下,虽然区域不同,但还是合而为一的。当工作在正当的关系之下时,不同的区域还是在一个交通里。耶路撒冷与安提阿是合而为一的。虽然区域不同,但他们在主面前还有交通。安提阿有人得救,耶路撒冷就派人出去(徒十一20-28)。耶路撒冷也把巴拿巴和扫罗送出去(九258-30,十一22)。安提阿是从耶路撒冷出来的,也是回到耶路撒冷去的。因为当耶路撒冷的钱用完时,安提阿就把外邦人的钱送到耶路撒冷去(十一27-29)。巴拿巴是从耶路撒冷到安提阿的(22节),保罗是从安提阿回耶路撒冷的(十五2)。在这里就给我们看见,区域虽然不同,但还是在一个交通里。

长老为教会,使徒为工作

长老的责任是为当地的教会(多一5),使徒的责任是为工作的区域。彼得和他的一班工人,是管理犹太各地的工作;保罗和他的一班人,则是管理安提阿和外邦各地的工作。使徒们乃是在神所定规的区域里作工的(林后十13)。

关于处理钱财

今后我们如何处理教会的钱财呢?所有为着本地教会的钱,弟兄姊妹可以摆在教会的奉献箱。为供应贫穷弟兄们用呢,可以写明白。为个人或为别区域工作用的,也需要写清楚。工作用和本地用的奉献可以分开两个奉献箱,也可以合并一个奉献箱,教会有完全的自由来安排,个人也可以有完全的自由,运用他的信心来调度。

教会的意义与范围

问:教会的意义与范围是什么呢?

答:教会会有两个不同的意义。第一是宇宙教会(Universal Church,太六18),第二是地方教会,(Local Church,十八17)。宇宙教会就是普遍的教会,包括古今中外,甚至将来的教会;地方教会就是在地方上的教会。

至于宇宙教会也有两面,一面是包括古今中外,以及将来所有神的儿女在内的教会。除了这一面之外,我们看见今天我们既不在古时,也不在将来;神的儿女今天活在地上,所有这些神的众儿女加起来,也叫作普遍的教会。已过的,过去了;将来的,还没有来。在这过去和将来中间,乃是神今天在地上所有的众儿女。神的儿女不但要实行地方上教会的合一,也得学习神所有儿女在全地上的合一(林前十一16)。

假如南京和上海有问题,南京教会与上海教会之间有了事情,在这里你就只能说,他们维持了地方的见证,却没有维持神地上的见证。我们今天不能光维持地方的见证,而不维持神地上的见证。我们不能把上海关起来,保守自己无事而已;上海乃是属于地上普遍的教会的。哥林多前书所说的身体,与以弗所书四章所说的身体不同;以弗所书四章的身体,乃是包括古今中外一切的信徒。而哥林多前书所说的身体,只是指当时在地上的所有信徒。

教会是地方的,而工作是区域的。地方教会不能包括区域的工作,因为区域比地方教会大。然面,所有的地方教会加上所有区域的工作,就等于普遍的教会。今天我们若要实行教会的合一,就必须要实行普遍教会的合一,这要求我们学习跟着来走,学习实行合一。

教会的权柄

问:什么是教会的权柄?什么人才能够代表教会?

答:地方教会的权柄是在长老手中,工作的权柄是在使徒手中。

因着你是教会,你就有权柄;神的权柄乃是在教会当中的:你不要以为单个信徒就没有权怲:单个信陡也可以有权怲,只要这单个信徒与普遍的教会是合一的,他就有权柄。譬如说,李弟兄得罪了我,我趁人不在的时候,去指出李弟兄的错,我把这件事对付了;在对付的时候,教会也出去了,教会的实际出去了,但我在手续上教会并没有出去。在圣经里,不单一个人能够代表教会,两三个人的原则也是教会的原则。当两三个人合一时,那一个合一就叫你们成为教会;这两三个人去对付,就是教会去对付,只差了教会没有开口就是了。在事实上我是与教会合一的,不过教会没有出去,我现在所说的话,就是教会所说的话。所以那两三个人就是教会。

在这里我们看见,有一个合一到不能再合一的事实:个人可以有教会的权柄,两三个人可以有教会的权柄,教会全体也可以有教会的权柄。

除了以上所讲的以外,我们在神面前看见,神在教会中也设立一些特别的权柄。他们是将来要在神面前交帐的。首先神设立长老作权柄;除了长老以外,神也设立使徒作权柄。告长老的呈子可以带到使徒那里(提前五19)。长老是权柄,使徒也是权柄。并且长老要服使徒的权柄。人应该在神面前学习配搭。

我们相信人需要在教会中顺服元首的权柄。信徒应当在教会中学习顺服到一个地步,他的顺服胜过他的献祭。我们需要找机会顺服。凡是信徒就应当有顺服,人看见这班人在学校里、在医院里就是见证;这一班人是没有越分,没有不站地位的。在家里不是儿女管父亲,厉害的姊妹管丈夫。如果我们有光,我们就要看见,神恨恶混乱(林前十四33)。我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总得看见权柄。有权柄就有顺服。这次我们交出来,不但钱要拿出来,更是为要学习配搭。我们要追求顺服,不只顺服主,更是顺服主所安排的。这样我们就能够在神面前蒙恩,好好的往前去。有四、五位弟兄住在一起,就有人需要学习作头,有人需要学习顺服。什么时候人看不见元首的安排,什么时候一切就很混乱。什么时候人学习顺服,什么时候人就看见这里有见证。

何谓与教会合一

问:倪弟兄刚才说,一个弟兄就可以与教会合一,一合一就有权柄,那一个合一是指什么合一呢?

答:这个合一乃是认同(identification)。严格来说,不只一个人不能自称为教会,就是上海有一千六百多人,全数加起来,称自己是教会,这也是同样的狂傲。启示录七章说到,穿白衣到宝座面前的人,其数目是数不过来的。整卷启示录里,最大的数目乃是两万万;可见那数不过来的数字比两万万还要多,必定是在两万万以上。中国的人口只有五万万,或者四万万五千万,如果其中三千人立起旗号来说,我就是中国,这算是什么话?所以,到底是不是教会,并不是人数的问题。

如果我在神面前是被圣灵管治过的,是学习交通的,不但弃绝自己,并且弃绝个人主义,我是受过对付的;这样我就是与教会合一的。今天不管你的人数有多少,若与那个全数比一比,你还不算多。问题是你和神所有的子民是否一样?若是一样,那么你一个人也可以说是教会;不然的话,就是有一千六百人也不能说是教会。人在圣灵里,就能与教会合一;人不在圣灵里,就没有教会的合一。没有教会的合一,就是人数比一千六再多十倍,也不能说教会。

神要把我们自己打碎;个人主义不能存在,我们不能凭自己的意思作人,我们身上硬的壳子要打破。身体乃是一个感觉的问题。一个人要被神带到一个地步,他自己能够感觉到,他自己就是教会。这个就是我们所说的身体的知觉(body consciousness)。我能够达到一个地步,我能够感觉到我就是身体。这就好像你的肢体一动,就是你的身体动。这是很实际的。主向保罗说,你用脚踼刺是难的(徒廿六14)。保罗也许只记得他逼迫司提反,他不知道他在逼迫司提反时,就是在逼迫主。以后他就了解,他逼迫司提反时,事实上不是逼迫他,乃是逼迫主。所以后来保罗说,一个肢体受苦,全身都受苦(林前十二26);我们要问,如果全身喜乐的时候,一个肢体喜不喜乐?全身受苦的时候,一个肢体受不受苦?我们今天要学习站在一个接受的地位上,在身体里接受其它肢体。骄傲是在败坏之前(箴十三18)。那些坐在高高的审判座上的人,定规不是赛跑的人。只有接受的人,只有谦卑的人,只有从宝座上下来的人,才能够与别人、与教会认同,才能有identification;不然的话,其它的合一都不过是外表的工夫。

一个人如果与教会合一,别人在水流里的时候,你也在水流里,别人在神面前受一个引导时,你也在这个引导里;众弟兄姊妹都蒙同一个恩典,都往同一条路上去。如果大家是热的,只有你一个是冷冷的,这就证明你不在身体里。大家往一个方向去,我就顺着去;大家都为着东北有担子,你自然而然也觉得有担子;大家都不敢碰那件事,我也不敢碰。这就是教会。教会是从里头出来的,不是外面商量好的。所以个个神的儿女都是教会。这样跟随羊群的脚踪,我们就会被神带往前去。我们不能因着某件事不顺服,就躲起来,以致赶不上,而落到后面去。今天在神的儿女当中,这一个认同的感觉是宝贝的。如果神的儿女都是那样的看法,而我个人另有一个感觉,我就应该不甘落在后面,我愿意与别人认同。

与教会认同

问:identification是不是圣灵工作的结果,为什么我们不说和头认同,而要说要与教会认同?

答:认同(identification)不是意志力的合一。譬如我里头与你不同,怎样谈都不同,是水就是水,是酒就是酒;不是天天都有水变酒。什么时候,我在环境中不顺服圣灵的管治,什么时候,我就在认同的事上没有办法跟上去。一队兵丁在行伍的时候,若有任何一个人不顺服队长,那么他的脚步与整个队伍都不能一致。

基督徒没有环境,只有圣灵的管治。今天主已经将祂的灵赐给我们,在我们的周围,一切事都有祂的安排,都不是踫巧的。圣灵在我里头所要作的,就是祂在外面所安排的。圣灵的管治,乃是叫我在这些事上得益处(罗八27-28)。祂看见我需要什么,就在外面安排什么。所以,如果有一个人不受圣灵的管治,你就看见这个弟兄出了事;他不在圣灵的管治之下,他就当然不能identify(认同),不能与身体认同。

信徒与头的认同(identification),这样的道已经讲了几十年了,但是其结果可以说是十分渺茫。比方,我今天在主面前奉献,明天可以又拿出来,谁也不知道,这是奥秘的(mystical)。今天奥秘的要变作实行的(practical);一件事从奥秘的一变作实行的,这件事情就不那么好办。比方,人在实行上奉献了,就不好再拿回来了,一拿回来,人都要看见这个弟兄退后了。

我们要看见,今天与身体合一是看得见的,不是空口说白话的。事实上,如果我们与元首是认同的,与身体就也是认同的;人与身体认同就是与元首认同。这件事是看得见的,是可以度量的。约翰说,人若不能爱看得见的弟兄,就不能爱看不见的神(约壹四20)。断没有两个人都顺服元首,而两个人却在那里打架的。我宁可说,我愿意顺服身体,而不假冒属灵说,我与元首没有问题,我是顺服元首的。

今天在各地有许多虚谎的人,他们应当学习和教会一同往前走。如果你和教会一同往前走,你在那里就能够蒙祝福。人和身体认同,就定规和元首认同;但是人若说他和元首认同,却不与身体认同,这个乃是虚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