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讲 敬拜─参与或投入

 

  假设某教会星期天十一时崇拜,有人十一时零五分才到达礼拜堂,心中埋怨诗班竟按时就座。至十一时廿分,有人抵达教会,那时牧师仍未讲道,那人自我安慰,觉得自己尚未迟到。有人于十一时五十分才抵步,那时尚未祝福,仍赶得上。倘若香港特区首长约见我们,我们则会提早十五分钟抵达现场,预先准备善颂善祷的说词,或预早准备跟他商议的事项。然而在主日崇拜里,我们却总不着意去预上更宽松的时间,有些信徒对崇拜守时漠不关心。此外,有教会以平信徒成立崇拜小组或音乐小组,以活泼的手法带领信徒投入崇拜,我们为此献上感谢;但有时传道同仝忧心忡忡,因所选用的音乐与世俗音乐颇为接近,长者未必适应所唱的调子,更甚者他们高举音乐,或那些领诗的信徒,而非耶稣基督,而且唱诗的时间长达廿﹑卅分钟,更以这段时间为敬拜时刻;为免崇拜的时间过长,延误信徒归家或上主日学的时间,只好减少讲道时间,结果教会崇拜时间欠缺平衡,诗歌﹑见证时间增加,讲道的时间则减少,这样恐怕信徒在《圣经》的真理上会营养不良,难以神的话语来检讨自己的生活。有些教会重视在崇拜时向神交通,崇拜完结信徒就各自归家,缺少了弟兄姊妹彼此交接问好的机会。香港教会在集体敬拜一环上遭逢不少危机。

  究竟《圣经》里,敬拜意指什么呢?我们每主日在教会是否进行真正的敬拜呢?我们投入敬拜吗?若没有投入敬拜时,我们和教会有什么影响呢?《圣经》没有敬拜的定义,但敬拜可指将神应有的荣耀归予祂。神乃创造﹑拯救﹑永远掌权的主,我们来到祂的跟前,心灵五体投地地向祂降服,从而敬拜祂﹑感谢祂﹑赞赏祂﹑顺服祂。各主日我们都返教会聚会,可会如此真诚深入地敬拜,确认祂就是创造﹑拯救﹑应许﹑启示的主呢?严格而论,我们不应只在主日里才认定神﹑敬拜神,每日能活着都要依靠祂,所以每天都当持守这态度。此外我们也应看重信徒集体敬拜;教会有普世教会及地方教会之别,前者指基督身体而言,不分时间﹑空间,在主里合一敬拜,那么我们可以在心灵上联同不同地域的信徒在灵里相通来敬拜,但神也盼想信徒在地方教会里,犹如活在家中,相互交通,一起唱诗祈祷,表达我们对神的敬拜。在敬拜时,我们透过学习祂的话语来认识祂,故此邀请对《圣经》有造诣的牧者讲解《圣经》,听毕,让我们同来响应神的话语,彼此问候提醒,交通勉励,好叫我们满有决心去践行牧者所传讲的真道。一位清教徒曾说,敬拜是囊括所有人对创造者的尊荣,对万王之王的朝贡,藉此认定祂对我们的主权,我们对祂的依赖,从内心涌出对神的尊崇敬畏,表现对神的顺服和事奉。对以上敬拜的定义我表示赞许,可是觉得尚要加上人对神启示的响应,我们藉着《圣经》来认识神,人理应对祂有所响应。《新约》两个希腊字表示崇拜之意,其一表示人对尊贵者的鞠躬,其一表示事奉,人藉着事奉来显出对神尊崇。《旧约》以子民之献祭去表明人对神的尊敬心,而新约时代,耶稣既是尊荣的大祭司,也是十全十美的祭牲,为众人献上生命。唯有藉主耶稣,我们方可坦然到神的跟前来。

  究竟我们具有什么资格才可参与主日敬拜呢?《圣经》说我们死在罪恶过犯中,与神无份无关,心中与祂为敌,那么岂可参与敬拜呢?唯有靠着耶稣基督,祂代替我们在十字架受死,当我们相信神,承认祂是我们的主宰,我们成为新造的人,得着成为神儿女的权柄。我们唯有藉着神的救恩,才可享有敬拜神的资格(来十三15)。神不独拯救了我一人,在教会四周,还有不少耶稣所拯救的对象,他们同是我的弟兄姊妹,尽管教育背景﹑经济能力有所不同,但同领受神的恩典,同为神所爱顾,同为神的儿女。我们不可轻视任何人,也不可自骄自傲,也不应遭人白眼。只管在教会里一同敬拜,一同高举神,一同支取神的厚恩。

  (诗一百)记载,以色列民向圣殿前行,他们一面上行,一面唱诵这首诗歌,(一二二)也说,以色列民往圣殿前行,满心喜悦,一面唱诵这诗篇。另外(一零三),诗人提醒别忘记神的恩惠,祂赦免人的罪孽,医治人的疾病,叫人如鹰反老还童,我们当感谢祂所施予的恩典。今天我们活在新约年代里,耶稣在十字架上成就救恩,至圣所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神与人的拦阻得以消除,让我们去到神的施恩宝座前。我们在主日参与集体敬拜时,不论是否忧虑烦扰,总要将一切事务阁在一旁,不容这些事情阻拦我们朝拜神,我们只管存心敬拜,便感欢喜快乐。神建造耶路撒冷的家(一二二2-3),祂充当设计师,将不同背景的信徒聚集起来,同心称颂耶和华的名。信徒为着教会求平安,并欣然地领受神的认许,得着兴旺(一二二6)。

  敬拜另一意思为事奉神,在《新约》中,服侍和敬拜两词可互译,在(诗一百)里,(1-2)乃是呼召,以示崇拜的开始。(3)提醒以色列民耶和华是神,祂是那位跟祖宗亚伯拉罕有恩约的神,是唯一的真神。我们是祂的羊,为此我们当在神前自洁认罪。接着诗人说:当称谢进入他的门,当赞美进入他的院,当感谢他,称颂他的名(4)。最后《诗篇》以耶和华本为善,他的慈爱,存到永远,他的信实,直到万代(5)作结。以色列人表达他们对神顺服,每逢信徒遇上疾病或意外,易被眼前的环境所牵制,质疑神为何容让这些事实发生,怀疑神根本不是良善,诗人提醒我们神本为善,祂的慈爱存到永远。数年前,我出席一位未满四十岁的传道人的安息礼拜,泪水夺眶而出,眼前现出一幅幅美丽的图画,他担任某布道大会的要职,后来患上癌症,离开人世。当耶稣再临时,我们可与这位同工再会,同颂耶和华本为善,祂的慈爱存到永远,在荣耀里,一同歌颂﹑敬拜。在葛培理牧师的布道团里,有位歌唱家白路司牧师;一次他开玩笑,说葛培理牧师到天堂后,不用再布道,便会失业,而他在天堂里却可发挥所长,天天颂唱,葛培理牧师也说自己要转行,一同歌唱赞美敬拜。当我们参与崇拜时,心里可曾涌流着有如(诗一百)一样的对神的敬拜之情?我们唯有藉助耶稣基督的救赎,成为祂的民,也是祂草场的羊,我们当歌颂祂,直到永远。

  今天香港的教会崇拜出现危机,关心教会的人可为此作什么?我们应对崇拜有清晰的观念,神乃崇拜时被高举的主角,祂应得着尊崇,切勿以神为崇拜的配角。在崇拜前我们应作好准备,有些信徒星期六晚忙于参与团契活动,有些信徒只顾观赏电视节目,尽情放纵自己,以致在主日精神不足,没法集中领受属灵的信息,我们应在星期六提早休息。有些美国人教导子女指定某些衣物专为上教堂用,态度端庄,以示敬虔。参与主日崇拜时,衣着勿过于随便,否则我们的心态不太合宜。而崇拜司事员的衣着务要端庄,司事乃代表教会,招待来宾及弟兄姊妹;若衣着有欠大方得体,便失去事奉的意义。再者,姊妹的衣着会影响弟兄,为着敬畏神,为着关心别人的软弱,当以衣着来荣耀神。有一次我见一位穿着露背装的姊妹当司事员,我心中忐忑不安,幸好朱建矶师母送她一件毛衣,叫她穿上,免她着凉。除了精神上﹑衣着上,还要在心灵上有所准备。我们并非参与社交聚会,因此言谈举止乃在敬拜神。我们应准时到达教会,好叫我们先作预备。我曾见过有信徒在崇拜前读报,这是否合宜呢?其实在崇拜前都会收到教会的秩序表,让我们得知崇拜的程序,我们正好利用时间来翻阅崇拜时选读的经文,作好准备,当牧者讲解时,更能领受神的启示和牧者的教导,心灵里响应真神。或有些信徒对不同牧者持各异的态度,对某讲员多所批判,对某讲者则为他多所祈求,求神恩待他,使用他。毕竟讲道乃神交予传道同工的责任,牧者在讲章上需多下功夫及早作准备。每位传道同工都渴望所讲的对会众有所帮助,但假若讲员准备不足,信徒可为他下一篇讲章切切代祷,也可尝试分担他的重担,让牧者有足够时间来领受,并可专心在讲坛上讲解《圣经》话语,喂养各信徒。

  崇拜是从默祷时开始,有些信徒在默祷时魂游象外,这时我们应预备好心灵。此时,我们也应先行关上传呼机及流动电话,免得主日崇拜气氛受影响。崇拜时以诗歌﹑祈祷来赞美神,在人数不多的教会里,牧者可在祷告中为信徒提名祷告,在祷告中,也可为着教会在地上的见证﹑为着教会的使命而祷告。祷告完毕,牧者解明神的话语及如何将之践行在生活中。至奉献时,有信徒觉得这是轻松的时刻,大家交头接耳,有些不信的人则嘲笑奉献即是收钱时间;其实奉献也是敬拜的一部份,我们的金钱从神而来,故应将金钱献予祂,表明我们对神的回应。崇拜最后一环──祝福──乃是崇拜的高潮,牧者有如旧约时代摩西在神和人中间举手为以色列民恳切求告神,在求告中,显明我们对神的颂赞和敬拜,也为信徒求福。另外崇拜时也有报告的环节,报告内容应以宣讲神的工作(如布道会的细节等)为重,从而让神得荣耀,否则,若只顾宣扬教会或传道人的荣耀,都失去崇拜的意义。

  香港教会崇拜的内容﹑崇拜者的心态都呈现危机重重的现象,祈求神叫信徒正视这危机,让神在崇拜时得着当得的荣耀,让人在神的话语有所响应,让敬拜表达我们的顺服及事奉。──  陈黔开《在危机中教会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