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部   往小区发展

 

9、对象是谁

 

耶稣说:我奉差遣,不过是到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

马太福音1524

 

保罗说:主托我传福音给那未受割礼的人,正如托彼得传福音给那受割礼的人。

加拉太书27

 

    有一次,我看到一出《花生米》卡通,所描写的正如同许多教会的福音策略。查理布朗在他家后院射箭,他没有射向靶子,却射向篱笆,然后走到篱笆,在箭射中的位置画上一个靶心。露西就问他:查理布朗,你为什么这样做?他大言不惭地回答道:这样我就绝不会射不中靶。

    不幸的是,许多教会向外传福音的努力也有同样的逻辑。我们把福音的箭射向我们的小区,如果刚好射中,那便是我们的目标,在我们的努力背后,并没有什么计划与策略我们并没有对准任何目标,我们只是在我们射中的地方画上靶心。这种传福音方式实在非常生硬冷淡,带领人来归基督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任务,绝不能以随随便便的态度来对待。

没有一个教会能接触到每一个人。必须有各种不同的教会才能接触各种不同的人。

    实在有太多的教会会众对于传福音的想法很天真。你如果问教会会友:谁是你们想要带领的对象?回答很有可能是:每一个人!我们试着带领全世界每一个人来信耶稣。当然,这是大使命的目标,也应该是每一个教会的祷告,但是在实际上,没有一个地方教会可以接触到每一个人。

    因为所有的人都不相同,没有一个教会能接触到每一个人,所以我们需要各种不同的教会。在一起,我们才能完成只靠单一的会众、策略、形态所无法完成的任务。

    只要坐在候机楼半天的工夫,就能明显地看出神喜爱多样化。他创造各式各样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兴趣、喜好、背景、个性。要为基督接触所有这些人,需要不同形态的传福音方法。信息必须相同,但是传达的方法与形态会大不相同。

绝不要批评任何神的赐福的方法!

    我一向拒绝辩论哪一种传福音方法最好,那要看对象而定!不同的饵,钓不同的鱼。任何方法若能带领至少一个人信主,只要它合乎道德我都喜欢。批评某种方法不好,有一天可能会很羞愧,想想:如果有一天上了天堂,却发现所有在那里的人都是因为那个方法信主的!我们不应该批评任何一个神所赐福的方法。

    你的教会若要传福音有效果,就必须决定标靶。找出住在附近的人是哪一类型的人,决定教会的装备最能接触哪一种群体的人,然后找出一个最适合那一种群体的福音策略。虽然你的教会可能无法接触到每个人,但它可能就特别适合接触某一类型的人。知道你要接触的对象,使传福音容易得多。

    想象如果一个广播电台想要满足每一个人的音乐喜好,就在古典音乐、重金属音乐、乡村音乐、饶舌歌、热带民族音乐、南方福音歌曲之间不断转换,结果会如何?没有人愿意听那一台。

    成功的广播电台选择它的听众群。对于他们的广播地区加以研究,找出其它电台还未接触的群体,选择一个接触这个群体的形式。

圣经决定我们的信息,但是我们的对象决定我们要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传达福音。

    确认出传福音的对象是马鞍峰教会成长的第二个最重要因素。当我们找出教会最有能力向他们传福音的群体以后,我们便设法得到他们。当我们计划布道事工时,我们的目标便一直在我们的心中。圣经决定我们的信息,但我们的对象决定我们要在何时、何地、以何种方式传扬福音。

    圣经的命令是,在你厘清你的教会目标以前,根本不必考虑传福音的对象。圣经的根基一定要先建立。我看过一些教会以他们的对象,而不是以建立神永恒的目标为根基,来发展他们的福音策略。其结果便成为一个不稳固,不合乎圣经,由市场需求来驱使,而不是由神的话来驱使的教会。信息绝不能妥协!

选择特定的传福音对象是合乎圣经的

    以一群特定的人为传福音的对象,是合乎圣经原则的事。它是从新约时代就有的作法,耶稣有他事工的特定物件:当一个迹南妇人要求耶稣医治她那个被鬼附的女儿时,他公开宣称父要他专注于以色列家迷失的羊(太152228)。虽然主耶稣最后因着迹南妇人的信心,医治了她的女儿,但他却公开地确认他事工的目标是犹太人。耶稣不公平、不公正吗?当然不是!耶稣锁定事工目标,为的是能够有效果,而不是排斥人。

    再早,耶稣也曾教导他的门徒选定事工目标。马太福音1056节说:耶稣差这十二个人去,吩咐他们说:外邦人的路,你们不要走;撒玛利亚人的城,你们不要进。宁可往以色列家迷失的羊那里去。保罗的事工对象是外邦人,彼得的事工对象是犹太人(加27)。两种事工都需要,两种都重要,两种也都有效。

耶稣选定他事工的目标是为了能有效果,而不是要排斥人。

    甚至福音书也都是为特定对象而写。你曾否想过为什么神要使用四个不同的作者,写四卷书来传达基督的一生?毕竟,大部分马可福音里的故事与教导,都已经写在马太福音里了;为什么我们还需要两卷书?因为马太福音的对象是希伯来人,而马可福音的对象是外邦人。它们的信息相同,但由于是为不同的读者所写,所以传达的方式就不一样。选定传福音的对象是神发明的方法!他期待我们以对象的用词去传福音。

    大使命里也有选定对象的观念。我们要去使万民作主的门徒,希腊文是 ta ethne,从这个字我们得到 ethnic(民族)这个字,意即所有的群体。所有的群体里面的任何一个群体都需要一个传福音的策略,使福音能透过他们的文化与认知来传扬。

    19953月,葛理翰牧师在波多黎各的布道大会同时以116种语言向全世界广播。信息一样,但是被翻成每个国家的语言,其中并且播放适合不同文化的音乐及见证。超过一亿的人,以适合他们那个群体的不同音乐、见证、语言,听到福音的信息。这是历史上最大的一个选定传福音目标的例子。

    选定传福音目标对于小教会尤其重要。小教会资源有限,特别需要从有限的投资得到最大的回收。将你们教会的资源集中于最能传达沟通的群体。此外,小教会得在困难的问题上做正确的选择。比方说:一堂聚会的音乐不可能符合每一个人的喜好,而小教会又不可能提供好几堂聚会,他们就必须选定对象。每个礼拜都更换音乐的风格,就会像那个想要吸引每一个人的广播电台一般,最后谁也无法取悦。

小教会若能专注于一项他们做得最好的事工,就会变得很有效果。

    大教会的一个好处是有足够的资源能应付多种对象。教会越大,就越能在节目上、活动上以及敬拜形态上提供多种选择。当马鞍峰教会刚成立时,我们只专注一个目标:没上教会的白领阶级年轻夫妇。我们把重点放在这一群人身上,因为他们是马鞍峰最大的群体,也是我最能拉上关系的一群人。但是当教会渐渐成长,我们便能慢慢加上别的事工,去接触年轻人、单身贵族、监狱犯人、老人、有毒瘾小孩的父母,讲西班牙语、越南话、韩文的人以及许多其它的对象。

如何确认对象?

    找出传福音的对象,第一,要先找出你的小区的结构。你的教会必须从四个方面来确认对象:地理上、人口特性上、文化上以及属灵上。

    当我在神学院上解经学及讲道学时,我学到要了解新约的信息,必须先了解风俗、地理、文化以及当时居住在当地的人的宗教背景,如此我才能萃取经文中不受时间限制的永恒真理。这个过程就叫释经。是每个教导圣经的传道人都使用的。

不幸的是,没有一个课程教我,在向现代人传达这不受时间限制的真理时,我必须先将我的小区加以注释!如果我想要忠实地向他们传达神的话语,我就必须对小区里的地理、风俗、文化、宗教背景付出同等的注意力。

在地理上确认你的对象

    耶稣对于传遍福音有一套计划。在使徒行传18节他为门徒确认了四个地理上的对象:但圣灵降临在你们身上,你们就必得着能力;并要在耶路撒冷、犹太全地和撒玛利亚,直到地极,作我的见证。许多圣经学者指出这正是使徒行传接下来的章节里所叙述的增长模式。福音的信息先传到耶路撒冷的犹太人,然后是犹太,然后是撒马利亚,最后传到欧洲。

    在事工中,地理上的对象只是确认出你想到接触的人住在哪里。拿出一张地区地图,把你的教会地点标示出来。估计出开车1520分钟距离的范围,把范围标示出来,当作你的事工区,这就是你的传福音鱼池。以邮政编码为范围去询问地方政府,就能查出居住在这个区域的人口数量。

    当确认地理性物件时,有几件事要记在心上。第一,合理的车程距离是非常主观的说法。平均行车距离会因你所住的地方而有所不同。郊区的居民会比住市区的居民愿意开更远的路程。人们宁愿在高速公路上开远一点,而不愿意开在几里长、有一连串红绿灯的市区道路上。我的猜测是人们去教会时,最多只能容忍经过12个红绿灯。

第二,现代人选择教会主要根据关系与节目,而不是地点。只因为你的教会与某人近,并不表示你就能接触到他。你的教会可能不适合他们。但是另一方面,如果教会满足他的需要,会有一些人愿意经过15个其它的教会来参加你的教会。

第三,教会增长得越大,接触面就越远越广。我们教会有人开车1个小时以上来参加聚会,因为我们提供的某一项节目或扶持团契是他在别处找不到的。一个通则是:人们愿意开较远的距离去参加一个有多种事工的大教会,而不愿去一个只做有限事工的小教会。

    另一个界定事工地区对象的方法是,在教会的四周画一个直径五里的圆圈,查出有多少人口居住在圆圈里。这就是你开始的事工范围。大约有65%的美国人口是非教会人口,这个比例在某些地区更高,特别是在西部与东北部的市区。如果你计算你事工区的人口,然后看看65%是多少,你就能找出真正的待收割的庄稼在哪里。

    一旦确认了你地理上的对象以后,就会知道你的鱼池里有多少鱼。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人口数量是决定你如何带领他们进入教会的主要因素之一。在一个人口集中地,可能只需要集中在其中的一小部分人,就能增长成为大教会;若是在一个人口少的地区,那就必须发展出接触不同群体的策略才可能增长成为大教会。

    人口数量可以预测教会可能增长的大小。不管一个教会多么信靠神,如果一个事工区的总人口数只有  1000人,教会绝不可能大,这并不是牧师的错误,也不是会众委身不够。这只是算术。

    我访问过一些大都会的教会,他们选择一个非常特殊的策略,可能只能接触其中的05%的人口。但是因为有20万人居住在那个地区,教会仍然有1000人。如果你是在一个小村镇,却以为模仿他们的策略也能增长到同样大小,那你就会大失所望了。比较合理的是,你需要专注在所能接触到的人口数量,而不是真正的人口数量。一个能接触到有20万人口城市中的]000人的策略,若用在一个只有1000人的小镇,则只能接触50人。

    教会与教会之间比较参加人数多寡是不智且枉然的。每个教会都有它独特的鱼池,每个鱼池都有不同数量及种类的鱼。两个教会相互比较,就有如柿子与狮子比较,听起来很相象,但一看就有明显的不同。以人口统计来界定对象

    你不只要知道居住在那个地区的人口数,还得知道是哪一种人居住在那里。首先,让我警告你:不要太过于注重人口统计!你可能浪费很多时间收集小区数据,却不见得对教会有什么帮助。我认识一些教会植堂者,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制作一份厚重的人口统计资料,非常有趣,但大部分的数据却对教会的目标没什么帮助。

    你只需要找出几个关于人口统计的资料就够了。我认为想了解传福音的对象,最重要的几个因素是:

    年龄:每一个年龄层有多少人口?

    婚姻状况:多少人单身成人?多少已婚夫妇?

    收入:收入的中间值与平均值是多少?

    教育:小区的教育程度如何?

    职业:最多人从事的工作是什么?

    这里每一个因素都会影响你牧养以及传福音的方式。比方说:年轻人与退休者的希望与恐惧不一样。保证信耶稣上天堂有永远的生命的传福音方式,对于年轻人可能没有效,因为他们以为他们还有一辈子好活,对于死后的生命没太大的兴趣;他耗尽精力想要找出今生的意义与目的。美国全国性的普查显示只有不到1%的人对于我怎样才能上天堂?这个问题感兴趣。

    向年轻人见证神的一个比较有效的方法是,说明我们的被造使我们能通过基督现在就与神有交通。另一方面,许多老年人对于永恒生命的准备非常有兴趣,因为他们知道在地上的时间可能很快要结束了。

    已婚夫妇与单身成人的兴趣也不一样;穷困的人面对的问题与中产阶级不一样;有钱人有有钱人的烦恼;大学毕业的人与高中毕业的人对世界的看法也不一样。了解你传福音对象的看法非常重要。

    如果你要教会能在你的小区发挥影响力,你必须成为你小区的专家。牧师应比任何人对他的小区都更了解。如同我在第1章解释的,在搬到这个小区之前,我花了3个月的时间研究普查统计及人口统计资料,找出居住在马鞍峰的人是哪一些人。在我踏上这里之前,我就已经知道多少人住在这里、在哪里工作、他们收入多少、教育程度以及许多其它的事情。

    你去哪里找这些资料?有几个地方:美国人口普查图书馆(USCensus Library)、县市都市计划部、报社办公室、United Way(美国民间的慈善机构,译注)、当地的商会、当地承包商、房地产商、水电公司。大部分的大教派也有人口统计数据,你可以借阅。

以文化来界定物件

了解你小区的人口统计固然重要,但了解你小区的文化更重要。这是你在普查统计里找不到的。我使用文化来表示在你教会四周的人的生活形态与心理定位。在企业界称之为心理坐标( Psychographics),代表人们的价值观、兴趣、伤害、恐惧。早在企业界懂得心理坐标之前,宣教士就已经确认出文化与文化之间的差异了。

教会增长的阻碍之一就是人的盲目。

没有一个跨文化的宣教士会不先对宣教地的文化进行了解,就开始传福音,展开事工。在今天的世俗环境当中,先了解我们要牧养地区的文化也是很重要的。我们不用去赞同当地的文化,但是我们要了解:在你的小区里,可能有许多次文化,或次群体。要接触这些群体,必须先找出他们在想什么?他们的兴趣是什么?他们的价值观如何?他们有什么伤害?他们害怕什么?他们生活方式最大的特征是什么?最受欢迎的广播电台是哪一台?你对人知道得越多,就越容易接触到他们。

    教会增长主要的阻碍之一就是人的盲目,不懂得人与人之间社会文化的差异。所有的白人都相似吗?当然不是。所有的黑人都相似吗?当然不是。所有的亚洲人都一样吗?不是。一双训练过的眼睛,能看出你的地区里人与人之间的不同。

要找出人们的文化、心理定位以及生活方式,最好的方法就是与他们谈话。

    找出人们的文化、心理定位以及生活方式最好的方法就是亲自与他们谈话。你不需要雇一个市场调查公司,只要出去,与小区里的人面对面,自已做调查。问他们觉得什么是最大的需要。聆听他们的伤害、兴趣与惧怕。没有任何书本或人口统计资料能取代你亲自与小区里人的谈话。统计只提供图画的一部分。你必须自己花时间与人相处,从一对一之间,去感觉你的小区。我相信除此以外,别无他途。

在属录上界定对象

    在以文化界定了你的对象之后,你必须找出小区里人们的属灵背景。找出在哪一个小区,有多少人已经知道福音。例如:在我研究马鞍峰地区时,我发现橙县有94%的居民相信有神,或宇宙中有灵,75%的居民相信圣经里的那位神,70%相信人死后有生命,52%的人相信人生在世有一个属灵的目的。知道这些非常重要,如此才能知道要从哪里开始。

    为了要知道小区里的属灵情势,你可以探访在同一地区其它的牧者。在一个小区服事十几年的人,应该比较知道当地所发生的事情以及属灵的趋向。

    在我搬到加州开始教会之前,我一拜访每一位在马鞍峰的福音派牧师,听取他们对于马鞍峰的属灵需要的意见。这个任务非常简单。我到公共图书馆,找到一本橙县的电话簿,找到教会那一部分,抄下所有在马鞍峰的福音派教会的人名地址。然后,我写一封信,向每位牧师解释我在做什么,然后请他回答信封里附回邮的卡片的6个问题。我大概收到30封左右的回信。我得到一些洞见,并与许多牧师展开长期的友谊。

几年前,我读到一篇纽约大学有关美国人的宗教生活的研究报告,研究显示90%声称参加某种宗教团体。但是这却不表示他们积极地实行他们的信仰,只表示几乎每一个美国人在过去跟某个宗教组织有联系。

未加入教会者这个名词并非只是指从来没去过教会的人,也包括有教会背景,却没有跟基督建立个人关系的人,以及那些已经很久,甚至多年没去教会人。

26%的美国人声称是天主教背景。如果在西海岸,你的对象很可能曾经是天主教徒;如果你是住在南方,你最大的群体可能是那些声称自己是美南侵信会背景的人(30%);若是在北达科塔州,与你谈话的未加入教会者可能是路德会背景的( 28%),而在堪萨斯州或爱荷华州,可能是卫理公会背景(13%);在爱达华州、怀俄明州及犹他州,可能会碰到摩门教背景。你需要了解你的地区!

在美国的未加入教会者,并不都想象。

    每当我向某个与基督没有关系的人传福音时,我便试着从他的宗教背景找出他们的共同点来。比方说:当我与一个天主教徒谈话时,我知道他们接受圣经,但是很可能从来没有读过,他们接受三位一体,童女生子,耶稣基督是神的儿子。我们便在一些事件上有一致的看法。我的工作便是与他交通关于一个基于做善事的宗教,以及一个因着恩典而得以与基督建立的关系,两者之间的差异。

    我在牧者研习会当中演讲,常有牧师告诉我说,他们的教会就像马鞍峰教会。我问道这是什么意思,回答是:因为,我们也是专注在带领未加入教会者。我说:好极了!你们带领什么样的未加入教会者?未加入教会者并不都相象!说你的对象是未加入教会者,是一个不完整的叙述。在伯克莱的那些未加入教会的学者,与在弗斯诺的农夫,以及在洛杉矶的新移民是很不相同的。

    为教会传福音的对象做确认,是一件必须花时间、下苦功的工作。但是一旦你完成了这个研究,你就会明白为什么一些福音策略在你的地区有效,而一些则无效。这可以节省你很多的精力与金钱,不至于无谓地使用无效的方法。

    1980年代初期,一些教会曾经尝试用电话营销的方法来传福音。马鞍峰从未加入此行列,为什么?因为在我们做对象调查时,我们就已经发觉两件事:第一,我们知道橙县居民觉得最烦扰的事情是:陌生人打电话向我推销东西。第二,我们知道一半以上的小区居民的电话号码都是不公开登记在电话簿上的。叫我惊讶的是,很多教会花费几千块钱在一些福音策略上,却不事先询问那些他们打算接触的对象,看他们觉得行不行得通。

将对象个人化

    一旦收集到小区里的资料,我鼓励你创造出一个典型的教会圈外人的综合写真。把小区里居民的特征混合成一个单一、虚构的人物,会使得你教会的成员容易了解传福音的对象是谁。如果你做得好的话,你教会里的人会认出这个人就是他们的邻居。

    在马鞍峰教会,我们称这个合成的人物为马鞍峰的老马。马鞍峰教会的人都能毫不迟疑地描述出老马的样子。我们在每个会员班详细讨论老马。

    马鞍峰的老马是住在这里的一个典型不去教会的人,年纪大约是三、四十岁左右。他有大学或更高的学历(马鞍峰的平均学历是全美最高)。他与马鞍峰的曼莎结婚,有两个小孩,士恒与士君。

    调查显示,老马很喜爱他的工作,喜欢他住的地方,认为他比五年前更享受生命。他对于他的人生很满足,甚至自傲。他可能是一个专业人士,一个经理,或是成功的企业家。老马是美国人中最富裕的之一,但是他背负巨额贷款,尤其是房子的贷款。

    健美是老马和他的家庭最关心的事。你常常可以在清晨看到老马慢跑,曼莎一个礼拜去家庭健美中心参加三次的有氧舞蹈班。他们两位都喜欢听热门及乡村音乐,尤其是在他们运动健身时。

    社交方面,老马和他太太都比较喜欢混在大群人里,而不愿在小群人当中。为什么?因为在一大群人当中,老马才能维持他小心守卫的隐私权。老马的电话是不登记在电话簿里的,他们很可能住在一个有着围墙环绕四周的小区里(这是为什么在第一年时我们使用直接邮寄广告的原因,这是能够接触到这个小区里许多家庭的唯一方法)。

    老马的另一个特质是,他对于他自己所谓的有组织的宗教持怀疑的态度。他非常可能说:耶稣我是相信的,我只是不喜欢有组织的宗教。我们喜欢以开玩笑的方式反驳说:那你一定会喜欢马鞍峰,因为我们是一个没有组织的宗教。

    因为老马是一个南加州人,所以他喜欢轻松休闲的非正式聚会,而不喜欢僵硬刻板的正式聚会。他喜欢跟着温和的南加州气候,随意穿着。我们把这些都列入设计聚会的考虑中,以便吸引老马来参加。比方说:我在马鞍峰教会讲道从不曾穿西装打领带;我故意穿着轻松来顺应我所要接触的对象的心态。我跟随保罗在哥林多前书920节的策略:向犹太人,我就作犹太人,为要得犹太人。若处在我的情况,我相信保罗会说:当我在南加州,我就像南加州的人,为要得南加州人!我相信我们怎么穿着,对耶稣来讲并不重要。我们宁可要一个未信者穿着网球鞋与短裤来教会,而不愿他因为没有一套西装而不来教会。

    马鞍峰的老马在金钱与时间上都已经发挥到极致。他的信用卡已经用到最高上限,他非常看重物质,但是却仍诚实地承认他的财富并没有带来永远的幸福。

    我们为什么必须如此麻烦地勾勒出我们所要接触的人物的典型?因为你越了解一个人,便越容易与他沟通。

    如果你要创出你那地区典型居民的写真,你要给他什么特征?要给他取什么名字?这些都值得你好好地想一想。你一旦确认了你教会传福音的对象,并取了名字,请帮我一个忙:寄给我一份拷贝。我有一个爱好,就是收集教会传福音对象的写真。我有一个档案,全都是一些人物写真,例如:达拉斯的老大,孟斐斯的老鳗,亚特兰大的阿兰。

    你能想象一个摄影师不花时间调整焦距吗?或是一个猎人站在山头,随意朝着山谷里发射,而不对准猎物?没有目标对象,我们传福音的努力往往只是一种期望罢了。对准焦距与猎物当然花时间,但却是值回票价的。焦点对得越准,就越可能击中目标。

     ── Rick Warren《直奔标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