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15、选择音乐

 

他使我口唱新歌许多人必看见而敬拜他,并要信靠他。

诗篇403(英文新世纪版本直译)

 

    常常有人问我,如果让我重新开始马鞍峰教会,我会改变哪些作法?我的答案是:从新教会的第一天开始,我会投入更多的精力与金钱在能配合我们目标的第一流音乐事工上。在马鞍峰教会的第一年,我犯了一个错误,我低估了音乐的效力,因此,我没有在我们的聚会当中好好使用音乐。现在我为此很后悔。

    音乐是我们生命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我们吃喝、开车、购物、松驰神经,甚至一些非浸信会会友跳舞,都少不了它!美国人最大的消遣不是棒球,而是音乐,并且彼此分享对音乐的意见。

歌曲常常能够以某种讲道无法办到的方法感动人。音乐能越过智能的阻碍,将信息直接传送到心里。音乐是传福音强而有力的工具。诗篇403节大卫说:他使我口唱新歌许多人必看见而敬拜他,并要信靠他。(英文新世纪版本直译)请注意此处音乐与传福音清楚的连结并要信靠他。

亚理斯多德说:音乐有塑造品格的能力。撒但明显地正使用音乐达到这个目标。196070年代的摇滚乐歌词塑造了目前大部分304050岁美国人的价值观。今天,MTV塑造了大部分的1020岁的青少年的价值观。音乐是年轻一代价值观念最主要的传递媒介。如果我们不使用现代音乐来传递属神的价值观,撒但将肆无忌惮、势如破竹地影响整个世代的人。音乐是不容忽视的有力工具。

    当我们开始马鞍峰教会时,我不只低估音乐的功能,我还犯了一个错误:我想要符合每个人的喜好。于是,我们的音乐风格广泛,往往一场聚会涵盖从巴哈到摇滚式音乐。我们交替着唱传统圣诗,赞美合唱,现代基督徒诗歌。我们使用古典音乐、乡村音乐、爵士乐、摇滚乐、轻音乐、甚至饶舌歌。群众完全搞不清再来会是什么。结果:我们讨不到任何人的喜欢,反而令人丧气!我们正如我在第9章提到的电台,想要以各种不同风格的音乐来吸引人,结果却适得其反。

    要得到每个人对音乐的欢心是不可能的。音乐是区来年代、地域、个性,甚至家庭成员的要件。所以我们不用讶异于教会里对音乐会有分歧的意见。你必须决定所要接触的对象是谁,确认出他们喜好的音乐形态,并牢牢守住。如果你尝试找出一种教会里每个人都喜欢的音乐形态,你是在浪费时间。

选择音乐格调

    你所选择在聚会中使用的音乐格调,将会是你教会生涯一个最重要的(也是最多争议的)决定之一。这个选择也很可能决定你的教会所要接触的对象,以及你的教会增长与否。选择的音乐必须能与教会所要接触的对象配合。

    你所使用的音乐将定位你的教会在小区里的角色,它会定义你是谁。一旦你决定敬拜所要使用的音乐风格,你便是定下教会的方向了。这会决定你将吸引哪一种人,留住什么人,流失哪些人。

音乐的格调在能配全神所要你接触的人。

    如果你告诉我你的聚会目前使用哪一种音乐,不用去访问你的教会,我便能对你目前尝试接触的人加以形容。我也可以告诉你,哪些人是你的教会绝无法接触的。

    我否定音乐的风格有所谓好音乐与坏音乐的想法。这种评断是谁决定的?一个人所喜爱的音乐,往往是由一个人的背景与文化决定的。某种音调对亚洲人的耳朵比较顺耳;另一种音乐则中东的人听来顺耳;而非洲人却享受另一种与南美洲人不同节奏的音乐。

坚持好音乐都是200年前,在欧洲所作的音乐,是一种文化优越感。这种看法一点也没有圣经根据。你可能喜爱肯塔基草原音乐,或是南方爵士乐,芝加哥蓝调音乐,密尔瓦基波卡,或纳许维尔的乡村音乐,或西部音乐;全凭你在哪里长大而定。没有一种风格比其它的好这回事。

教会还必须承认,没有某种风格是神圣的。使一首歌神圣,是在于它的信息。音乐只是乐谱的安排与节奏,是它的歌词使歌曲变得属灵。没有所谓的基督教音乐,只有基督教歌词。如果让我弹一个没有歌词的曲调给你听,你不一定能知道它是不是一首基督教诗歌。

    一首诗歌的神圣信息,能以许多种不同风格的音乐来传达。两千年来,圣灵使用各种不同的音乐来荣耀神。接触各种不同的人,需要各种教会,以及各种不同的音乐风格。坚持某种音乐才是神圣的,实在是一种偶像崇拜。

没有所谓的基督教音乐,只有基督教歌词。

    每次我听到基督徒反对现代音乐,说:我们需要回到我们音乐的根本。我都不觉莞尔。真不知道他们要回到多久以前,是回到葛利果吟唱音乐呢?还是回到耶路撒冷教会时期的犹太曲调?通常他们只是要回到50100年前罢了。

    有些人以为歌罗西书316节提到的诗就是与我们今日成为诗歌的同样形态。其实,我们并不知道他们的诗听起来像什么。但是我们确实知道新约时代的教会是使用当时文化普遍使用的乐曲与音乐风格。既然他们当时没有钢琴或风琴,他们的音乐听起来绝不会像我们今天教会里的音乐一样。

    在诗篇里,我们看到合乎圣经的敬拜也使用鼓与钹、喇叭、铃鼓以及弦乐。我觉得听起来反而与今天的现代音乐比较近似!

唱一首新歌

    整个教会历史,伟大的神学家总是把神的真理配上他们当代的音乐形式。马丁路德的神是我们坚固保障这首圣诗,是借用当时流行的歌曲调子(若在今天,路德可能从附近卡拉OK馆子里借用一个调子来配)。查尔斯韦斯利( Charles Weslev)也曾使用几首当时英国酒馆与歌剧院流行的曲调。加尔文曾雇用两个当时的世俗作曲家,帮他把他的神学思想放进音乐里。英国女王曾被这些粗鄙的调子激怒,而嘲讽地称之为加尔文的日内瓦踢踏舞!

    我们今天视之为古典圣诗的歌曲,也曾经如同今天的现代音乐般被批评。当《平安夜》出版时,曼斯大教堂的音乐指挥,乔治韦伯(George Weber)称《平安夜》这首歌为低俗鄙陋,欠缺所有的宗教与基督徒的情操。伟大的英国牧师司布真,瞧不起他当时的当代崇拜音乐同样的诗歌,我们现在却尊崇不已。

    最叫人难以置信的是,韩德尔的弥赛亚被他当时的教会界批评为粗鄙的戏院作品。就如同人们批评现代的合唱曲一般,弥赛亚也被批评为重复太多,缺乏足够的信息它重复了大约100次的哈利路亚!

    甚至神圣的唱圣诗传统,也曾一度被浸信会看作是属世的。柯便雅悯(Benjamin Keach)是17世纪的一位浸信会牧师,是他把唱诗歌引介给英国的浸信会。他首先是从教导孩童唱诗开始,因为儿童们喜欢唱。他们的父母却不喜欢唱诗,他们认为唱歌是与福音派敬拜相违的。

    当柯牧师尝试向他牧养的荷斯理丘陵(Horsley Down)教会的会众引介唱诗时,严重的争议开始。在1673年,他终于取得会众的同意,至少在守圣餐之后,以马可福音1426节为根据,唱一首诗歌;但是,柯牧师还是容许反对这样做的人可以在唱诗前离开。6年之后,1679年,教会同意在公众感恩的日子唱一首诗歌。

    又过了14年,教会才通过同意敬拜当中唱诗歌是合宜的。这段争议的代价是22个信徒离开柯牧师的教会,加入没有唱诗歌的教会。无论如何,别的教会也开始喜爱唱诗歌,并群起仿效。那个没有唱诗歌的教会,不久之后聘了一位牧师,牧师以必须唱诗歌为接受聘任与否的条件,情况渐渐改变。你可能可以减慢进步的速度,但无法阻挡进步。

    在这件事上令我惊异的是柯牧师的耐心。他花了整整20年,来改变会众的敬拜形态。一般的教会,要改变其神学观念可能还比改变它的聚会程序来得容易。

    我们福音派的一个弱点是我们不懂教会历史。因此,我们把目前的传统与正统加以混淆。很多今天的教会使用的方法与工具,例如唱诗歌、钢琴、管风琴、讲坛呼召,以及主日学,都曾经一度被视为属世甚至是异端。现在,这些工具都被广泛地接受为从神而来的礼物,为要帮助我们敬拜。现在反对改革者有一份新的黑名单,包括使用合成乐器、鼓、戏剧以及录像带等等。

    敬拜用什么音乐,将是未来几年一般教会的主要争议。每个教会都将面对这件事。对于热烈的争辩要有心理准备。杜布森(James Dobson)博士曾在他的家庭焦点(Focus on the Family)节目承认:从堕胎到色情书刊到任何一个话题,最具争议性的议题就是音乐。音乐比任何其它的东西都更快挑起人们的怒气。对于音乐的争论曾经使许多教会分裂或分派。我猜想这也是为什么司布真称他的音乐事工是战争部!

    为什么人们将敬拜的方式看得如此切身相关?因为你敬拜的方式,与神造你的方式紧密地相连。敬拜是你对神表达个人的爱。当有人批评你敬拜的方式时,你自然把它当作对个人的攻击。

    马鞍峰教会不辞其咎地自称是一个现代音乐的教会、我们常常被传播界评为爱摇滚的一群(the flock that like to rock)。我们使用教会里大多数人收听的电台音乐的风格。几年前,在我们倦于取悦每个人之后,我决定对我们教会作一个调查,我传下去一张小卡片给每个人,要求他们写下他们所听电台的调频号码。

    我们发现在我们当中有96%的人说他们收听途中成人现代音乐。大部分4O岁以下的人不懂1965年以前的音乐。对他们来说,猫王(Elvis)的调子就是古典乐!他们喜爱轻快愉悦、节奏强烈的音乐。他们的耳朵已经习惯听强烈的低音配乐及节奏的音乐。

    有史以来,第一次存在一种全世界性,不管到哪个国家哪个地方都能听到的音乐,称之为现代热门音乐。同样一首歌,能在奈洛比、东京以及莫斯科的电台听到。大部分的电视广告都使用现代热门音乐、甚至乡村音乐与西部音乐也被它影响。马鞍峰教会便是选择使用这种音乐风格。

在调查过我们所接触的是什么样的人之后,我们作了一个策略性的决定,停止在慕道者聚会唱圣诗。在决定我们的音乐后的一年之内,马鞍峰教会呈现爆炸性的增长。我承认由于我们的音乐风格,我们失去数百位可能的会友。但是,另一方面,我们却为此吸引了数千人。

选择音乐风格的规则

    由于我了解我正走进一个布满地雷的地区,我愿意提供几点关于音乐的建议。不管你的教会选择使用的音乐风格为何,我相信有几项规则需要遵循。

事先试听所有你要使用的音乐

    聚会中不要有任何意外。这是我从惨痛经验中学到的教训。我可以讲许多令你掉泪的故事,例如有一次,有一位外来的献唱者决定唱20分钟有关反核武器的歌!如果你不管制音乐,音乐就会管制你的聚会。建立一些规则,让音乐能帮助达成聚会的目标,而不是破坏目标。

    当你事先听过要使用的音乐,要注意它的曲调与歌词。要看看歌词是否合乎教义,未加入教会者是否能了解,是否使用一些非信徒听不懂的术语或暗喻。每首音乐都要确认出它的目标,是为教导,还是敬拜,或是团契相交,或为传福音?

音乐决定聚会的气氛。

    马鞍峰教会将音乐以目标来分类。群众曲目上的歌对于有非信徒在场的聚会(慕道者聚会)是恰当的。会众曲目上的歌,对于信徒深具意义,但却对未加入教会者甚无意义(我们便在周间敬拜聚会唱)。核心曲目上的歌是有关服事与牧养,我们便在我们的SALT聚会时唱。

    试听要用的音乐时,要问:曲调让我感觉如何?音乐对人的情绪有很大的影响。错误的音乐会毁掉聚会的属灵气氛。每位牧师都知道,在大家唱过一首令人灰心自弃的歌曲之后,要重新振作起聚会的精神,是多么令人挫折的事。先决定你所要的聚会气氛,然后依此创作出风格。马鞍峰教会相信敬拜应该是一种庆祝,所以我们使用的风格是明亮、愉悦的。我们很少唱小调的歌。

    即使我们邀请的是流行的基督徒艺人来马鞍峰教会演唱,我们也坚持事先听过他们预备的每一首歌曲。我们在慕道者聚会中所要维持的气氛是远比任何歌者的自尊心重要得多了。加快节奏

    如我在14章所指出,圣经上说;要欢欢喜喜地敬拜他!要唱赞美诗歌到他面前来!但是许多敬拜的声调却像是追思礼拜多于节庆。毕约翰牧师(Jonh Bisango)是德州休斯敦拥有15万人的第一浸信会牧师。他说;追悼挽歌与穿着僵硬领子的领唱者比世界上任何东西对教会的杀伤力都大!

    我们戏称马鞍峰教会的唱诗歌是有氧运动,非常生动!我最近收到一张第一印象卡,是一位8l岁的访客和他太太写的:谢谢你们帮助我们搅动一下衰老的血液。马鞍峰教会唱诗歌时,绝不可能睡着。我们要求我们的音乐既属灵又能激发情绪。在上一章,我分享我们使用IMPACT当中的IMP以及T,这几项所唱的歌都是轻快的节奏。AC项唱的歌都是比较缓慢,多点默想的诗歌。非信徒一般都喜欢欢喜快乐的歌过于沉思默想的歌,因为他们还没有与基督建立关系。

将歌词更新

    有许多很好的诗歌,只要改一两个字,让非信徒能了解,便能使用在慕道者的聚会当中。诗歌里有关圣经当中的隐喻或神学用词,可能需要重新修辞。如果圣经都必须为慕道者将18世纪的译本翻成现代英文,更何况那些显得奇怪的老诗歌的歌词。

    如果你要使用圣诗,有些便需要大幅度的修改。例如:《以便以谢歌》、《基路伯与撒拉弗》、《天使坠下》、《洗净在羔羊的血》等等,都是些令未加入教会者困惑的句子。他们不懂你在唱些什么。未加入教会者说不定会把《在基利的香膏》想成一首广告歌!

每一次真正的复兴都伴随着新歌。

    一些会友曾坚持,老圣诗里包含着一些好的神学信息。我同意。为什么不把那些古式的名词重新编译,将歌词放到现代的曲调里呢?请记得,音乐本身并没有俗圣之分。我们只是帮老朋友穿上新装。

但是,有些现代赞美合唱曲的歌词与一些老圣诗同样令人困惑。非信徒不懂什么叫耶和华以勒,你还不如唱叽叽咕咕。

鼓励会众创作新歌

    我们应该鼓励所有的会众创作敬拜的新歌。你如果研究教会历史,会发现每一个真正的复兴,都有新的音乐伴随着。新歌传递这样的信息:神现在,不只是100年前,正在这里行大事。每一代的人都需要新歌来表达他们的信仰。

    诗篇961节说:你们要向耶和华唱新歌。可悲的是,大部分的教会都仍然只是在唱那些老诗歌。哥伦比亚唱片公司曾作过一个研究,一首歌唱了50次以后,人们就不再想歌词的意义了只是机械性地唱罢了。

    我们喜爱老歌,因为老歌会激起我们怀旧的情绪。有些歌,例如:《靠耶稣得胜》(victory in Jesus)、《完全降服》(I Surrender All)以及《差遣我》(So Sendl You),每次唱都令我立刻感动地掉泪,因为它们提醒我人生旅途中的几个转换点。但是,同样这些歌并不会对非信徒,或甚至是其它的信徒造成同样的冲击,因为他们无法分享我过去的回忆。

    许多教会因为牧师或领唱者个人的喜好,而过度使用某些歌。诗歌曲目好似领唱者手中的俘虏一般,牧师或音乐事工部主任的喜好,不应该成为决定教会音乐风格的因素。应该用教会的目标,来决定音乐的风格。

    如果你真想要知道你的聚会是否总是使用一些老掉牙的诗歌,我提议下个礼拜天,你做一个试验:把你的会众唱诗歌时的表情,录像下来。当人们一直唱着同样的老诗歌,冷漠麻木的表情尽都写在脸上。千篇一律比任何因素所扼杀的聚会都多。

    如果人们不思索他们所唱的,一首诗歌便失去它见证的能力。但是,如果人们唱歌时能有深刻的感动,诗歌对于非信徒是一个很有力的见证。

    这个世纪前半叶的福音诗歌,都比较高举基督徒的经历,而非荣耀耶稣。与此对比的是,今天最有效果的敬拜诗歌,都是直接向神表达爱的情歌,这是合乎圣经的敬拜。圣经至少告诉我们17次,要向神歌唱;而大多数老圣诗所唱的只是有关于神。现代敬拜诗歌的强处是,以神为中心,而非以人为中心。

以电子合成乐队代替风琴

    以今天的科技,任何教会都能够有专业唱片的音效水平。只需要一部电子合成音乐键盘,以及一些电子合成音乐磁盘。使用电子合成音乐的好处是,它能补足任何乐器的欠缺。比方说,如果你有一个键盘手、一个喇叭手、一个吉他手,但是缺了一个低音琴手以及一个鼓手,你只需要以电子合成键盘来加上这两样就成了。如果教会里面没有人熟悉电子合成音乐技术,几乎所有的乐器行都有授课。

    以马鞍峰教会现在的规模,我们有一个完整的摇滚乐团,但是大部分的教会没有大到能组一个乐团。如果我今天要开始一个新教会,我会找一个懂得电子合成音乐的人,给他一部键盘。当我开始马鞍峰教会时,还没有电子合成音乐,我常想,如果当时我们的聚会有像电子合成音乐这样质量的音乐的话,在早先的那几年,我们会达到多少人?

    当我做音乐喜好调查时,我没有发现任何人说:我收听风琴音乐。你还能听到管风琴的唯一地方大概是教堂。想想看:我们要求未加入教会者来教会,坐17世纪的座位(我们称之为教会长椅Pews),唱18世纪的歌(我们称之为圣诗一一Hymns),听19世纪的乐器(管风琴),然后我们奇怪为什么人家说我们落伍!我恐怕在大家进入21世纪之际,我们才开始使用20世纪的乐器。

    你必须决定你的教会是要成为一个拥有优秀音乐的音乐学院,或是一个普通人可以带未信的朋友来,听他们懂得、也能享受的音乐。马鞍峰教会使用的音乐是为心灵而不是为艺术。

别强迫非信徒唱歌

    在慕道者的聚会中,多使用表演的音乐,少使用会众唱歌。访客对于唱他们不熟悉、不懂的歌,会觉得不自在。期望未加入教会者在成为基督徒之前,唱赞美耶稣以及委身耶稣的歌,就有如马车拉马一般的不合理。

    在会众唱歌时,未加入教会的访客常常觉得手足无措。由于他们不懂这些歌,这些歌又都是关于赞美与委身基督的歌,他们被迫在别人唱歌时站立。特别是在小教会,每个人都注意到你没有在唱。另一方面,如果音乐的形态是他们能了解的,未加入教会者乐于欣赏别人演奏演唱。因此,在慕道者聚会宜多注意演奏性的音乐,把冗长的赞美诗歌时段移到信徒的聚会(在我们的信徒聚会,我们经常花3040分钟没有间断的赞美与敬拜)。

要了解教会越大,在慕道者的聚会里,会众的歌唱便可以越多。因为,当一个未加入教会的访客被上千人包围时,就没有人会注意他有没有在唱歌了。他可以躲在群众里不觉得被监视地聆听别人唱,并被这个时刻的情绪所吸引住。

在慕道者聚会里,完全没有会众唱诗歌是错误的。

虽然,最好不要在慕道者的聚会多有冗长的会众唱歌,但是,我相信完全不唱歌是一个错误;因为唱歌是一个很有力的、很情绪性的要素。当信徒们和谐地一起唱歌,会产生一种亲密的感觉。这种亲密感很令非信徒感动,虽然他们无法加以解释,但是他们能感受到这当中有些美好的事在发生。

使之和谐意即带来合一。当信徒们和谐在一起唱歌,也就是用声音表达主里身体的合一与团契相交。每个人都各自唱自己的部分,但却也在听别人唱,好让声音能调和。信徒一起诚挚专心地赞美是非常吸引人的事。这是一个见证,见证这些普通人,与基督,与彼此,真的都有很好的关系。

让音乐发挥影响力

    虽然,音乐是慕道者聚会里,最引人争议的问题,但它却是不容我们忽视、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了解音乐令人难以置信的力量,并将自己个人的喜好放在一边,让音乐发挥效力,使音乐能达到为基督接触未加入教会者最大的效果。

  ── Rick Warren《直奔标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