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章 分担的领导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能与一群奉献委身的长老们一起分担牧养教会的职分,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喜乐。在超过 20年一起的服事中,我们经历了许多的问题和沮丧;但我们也经历了成长,喜乐,欢笑,深厚的友情,并且彼此相爱。在一起牧养神宝血买赎百姓的工作中,我们几乎在每一个可以想到的情况中,彼此雕削,平衡,安慰,恢复和坚固。我一点都不犹豫地说,除了婚姻以外,和长老们的关系是神用来塑造我基督徒品格,领导能力,和教导职事最主要的工具。 因此,我相信,我们可以提供给神的子民稳定的,长期的,牧养性的照顾。

 

  但是,比我在长老团队一员的经验(或任何人的经验)更重要的是神对地方教会的领导结构(或管理体系)所说的话。在本章中我们会发现,新约圣经提供了明确的证据说明使徒时代教会的牧养是团队的努力,而不是个人独担的责任。

 

新约圣经分担照顾领导职分的模式

 

  对读圣经的基督徒而言,分担的领导并不是一个新的观念。分担领导的职分根源于旧约圣经中以色列长老的设立以及耶稣建立使徒的地位。有一个非常重要却经常被忽略的事实就是我们的主没有指定一个人来带领祂的教会。祂亲自指定并且训练十二位使徒。耶稣基督设立了教会多数的领导职分。十二位使徒们构成了教会最初期的领导团队,并且示范性的,一起带领并教导最初的基督徒团体。十二位使徒们提供了最好的合一,谦卑,弟兄相爱和分担领导的结构。分担的领导在指定那七位执事来分配教会寡妇的供给(徒63-6)以减轻十二位使徒的责任上也是很明显的。这七位就是后来执事们的榜样。1 ......没有任何的迹象显示七人中谁为首而其它人是他的助理。他们是以仆人的团体来服事耶路撒冷的教会。根据所有的证据,职事们也像长老们一样,组成了一个集体的领导。新约圣经显示了许多初期教会牧养上的监督是委托给多数的长老们的。这对早期在耶路撒冷,犹大和邻近乡镇的犹太人基督徒及许多初期外邦人的教会都是真实的。注意以下的证据︰

  耶路撒冷教会的长老们和十二使徒们一起商议教义上的辩论(徒15)。像使徒们一样,长老们组成了一个集合性的集体领导体制。

 

  雅各告诉生病的信徒找教会(单数)的长老们(多数)(雅514

 

  在保罗第一次宣教旅程结束时,他为每一个新成立的教会指定了长老们︰二人在各教会(单数)中选立了长老(多数),又禁食祷告,就把他们交托所信的主(徒1423)。注意就像雅各书514所说的,因此每个教会都有长老们。 在一个匆忙到耶路撒冷的旅程中,当保罗经过以弗所时,他召集了教会的长老们,而不是一个牧师;给了最后的劝勉(徒201728)。以弗所的教会是在长老们的照管之下。在提摩太前书517也毫无疑问地说明了多数的长老们带领并且教导以弗所的教会︰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

 

  当保罗写信给腓立比的信徒时,他问候监督们(多数)和执事们(腓11)。

 

  在保罗传道的开始和末了,他设立(或教导别人去设立)多数的长老们去照顾他建立或栽培的教会(徒1423,多15)。根据提多书15的经文,保罗不认为一个教会是健全的,直到它有了有功用,够资格的长老们︰我从前留你在革哩底,是要你将那没有办完的事都办整齐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多数)(多15

 

  当写信给分散在位于小亚细亚西北罗马五个省︰本都,加拉太,加帕多家,亚西亚,庇推尼的教会(彼前11)时,彼得劝勉长老们要牧养羊群(彼前51-2)。这说明了彼得知道长老治理的结构是教会标准的运作。 除了关于长老们是多数的直接地说明之外,其它关于分担领导的例子也存在于整个新约圣经中(徒1311535,林前161516,帖前51213,来1371724)。在地方教会的层次上,新约圣经清楚地见证了一个分担牧养领导职分的一致性模式。因此,长老们的领导是圣经中正常的运作。

 

  在有系统地察验了每一段圣经中对地方教会的领导之后,Bruce Stabert 在团队观念︰《是保罗或是我们教会领导的模式?》一书中结论︰

 

  在检查过所有提到地方教会在牧养上的带领之后,新约圣经提出了在多数领导这一方面一致的教训。这是根据七段清楚的经文教导在一个当地单独聚会中多数长老存在的证据。这些经文可以在解经的份量上超过其它八处不分单数或多数的经文教训。这是一个必须用清楚的经文来说明难解经文的例子。在提到教会领导职分的18处经文中,有15处是复数的。在这15处当中,有7处很清楚地说到一个单独的会众,只有3处提到教会的领导时用的是单数的名词。而在每一段经文中,这单数的却可以看作与复数完全通用。在所有的经文中,没有一处经文说到教会是单独由牧师来治理的。2

 

很有意思的是,基督教并不会挑战执事们的复数性而想建立一位单独的执事;却反对长老们的多数性。奇怪的是基督徒们没有问题接受多数的执事们,但却几乎无理性的害怕新约圣经中很清楚提到的长老职事。虽然我们害怕,长老团的多数领导必须像多数执事一样的被保存下来。

 

分担领导的定义和益处

 

  我深信许多基督徒害怕多位长老制的基本原因是他们没有真正了解新约圣经中的观念,或它对地方教会的益处。新约圣经的长老职分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是一个开放给任何会员,高高在上的委员身分。相反的,在新约圣经中长老模式的要求长老们在服事前必须符合特定道德和灵性上的资格(提前31-7)。这些长老们的资格必须公开地接受教会的检验(提前310)。他们必须公开地被设立进入事奉(提前522,徒1423)。他们必须被圣灵催促并感动来作事(徒2028)。最后,他们必须被全体会众认同,爱戴,和尊敬。这种会众给予的尊敬包含给在传道和教导上有独特恩赐的长老们财物上的支持,使得有些长老们可以全职或带职的服事教会(提前517-18)。因此,一个有资格的,奉献的,圣灵所设立的长老团队不是一个被动的,没有效率的委员会;它是一个有效率的,可以带给教会莫大利益的领导结构。

 

平等的团队

 

  由一群长老们组成的治理体系几乎在每个古代的社会内部都可以找到。它是整本旧约历史中以色列这个国家最基本的管理结构(出316,结81)。对以色列而言,一个族长式的部落社会,长老制度就像家庭一样的自然。因此,当新约圣经记载保罗,一个熟悉旧约和犹太文化的犹太人,在为他建立的教会指任长老们时(徒1423),它意味着他在每个当地教会中设立了长老们的团队。

 

  按定义来说,长老治理的结构是一个集体的领导形式。在其中每位长老分担了相同的地位,权柄和事奉上的责任。这种领导的结构有不同的名称。用现代的词汇来说,它指的是教会多数的领导,分担的领导,或是团队的领导。在本书中我用这些为同义字。集体领导的反义是单一的,君主式的,或一个人的领导。

 

平等团队的益处

 

  在第6章中,我们会探究圣经与神学上要有多位长老们的理由。为了本章的目的,我们只须要提到一些分担领导对教会,家庭,及属灵领袖们一些实际的益处。

 

平衡人的软弱

 

  集体的领导可以重要的帮助教会领袖认知,平衡他的错误和缺陷。我们每个人都有盲点,怪癖和缺陷。我们都有C. S. Lewis (1898-1963) 所谓的致命的缺陷。我们可以在别人身上很清楚地看到这种致命的缺陷,但却看不见自己的。因此,Lewis 说,真正的智慧是了解你也有一种伤害别人,令人沮丧的致命缺陷︰当你回顾,所有作过的计划总是因某某人那致命的缺陷上而挫折──无可救药的嫉妒,懒惰,易怒,胡涂,支配人,坏脾气或易变的等等。

 

  如果了解你和某某人一样也是有那些致命的缺陷,将是在智慧上迈进了一个大步。别人的盼望和计划已经一次又一次的因你受挫折,正如同你的盼望和计划也因别人受挫折。

 

  用一种含糊的,一般性的承认,像当然,我知道也有错是没有益处的。知道你有某种致命的缺陷是很重要的︰那种给别人像别人给你一样的绝望的感觉。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你还是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缺点──就像那种叫做令人不快的口臭广告一样,除了当事人以外,其它的人都知道。

 

  但是,你会问,为什么别人不告诉我?相信我,他们曾经一次又一次地试着告诉你,而你就是无法接受。或许有许多你所谓他们的噜嗦,坏脾气,或奇怪,只不过是他们想试着让你看到真实的光景。甚至你以为所知道自己的缺陷,其实还是不完全知道。3

 

  这些致命的缺陷和盲点弄歪了我们的判断力。它们欺骗了我们,甚至可以毁灭我们。特别对那些有多方面才能又具吸引力的领袖们尤其真实。因看不见自己的缺陷和极端的看法,有些很有才能的领袖因为他们没有(或根本不想要)同辈的人来面对面的平衡他们,而毁了自己。

 

  一个单独高坐在金字塔组织结构顶端的领袖,通常是不会有平衡彼此的弱点或长处的机会。注意 Robert Greenleaf《仆人的领导》一书作者所用来传达他观点强硬的语气︰

  成为一个寂寞的,高坐在塔顶的领袖是不正常而且会腐败的。我们没有一个人天生是完美的,我们都须要亲密同僚的影响力来帮助和纠正。当一个人被移到塔顶的时候,那个人已经不再有同伴,只有下属。甚至一个最率直,最勇敢的下属对上司的谈话也不会像他们与平等的同事之间一样,正常沟通的模式也变成扭曲的了。4

 

  然而,在一个团队领导的结构上,不同的成员可以互相补足并且平衡彼此的弱点。如果一个长老倾向对人太严厉,其它的长老可以帮助柔和一些。如果某个长老怕当面改正别人,其它的长老可以加点压力促使他采取行动。比较多着重教义倾向的长老们可以加强那些比较多着重向外联络,服事倾向的长老们对真理清楚;而那些比较有向外联络,服事倾向的长老们可以点燃那些理智倾向的长老们,使他们更多地传福音和服事人。Erroll Hulse, Reformation Today》 杂志的编辑,对这件事是这样表达的︰

 

  在团队长老职分中,可以缓和偏激的主张,安佛严厉的判断,矫正不平衡的教义。如果一位长老无论在教会内外表现出对任何人的偏见或不悦,其它的长老可以矫正并且坚持合理的对待。如果某位长老因冒犯者而大发雷霆,那位冒犯的人可以向其它的长老请求帮助。5

 

  我相信传统教会的牧师们,如果他们有真正的同伴可以经常一起彼此纠正,共同负责的话,就可以改进他们的性格和服事。大部分的牧师都不是有多方面才能的领袖,他们也不是很适合,有效率的能单独带领会众。他们人格上的缺陷和才能上的不足造成他们与会众之间很大的难处。但是如果能够放在一群够资格的牧者中间,一位牧者的长处将对教会有重要的贡献,并且他的弱点可以被其它牧者的长处所补上。

 

减轻工作上的负荷

 

  分担领导也对减轻繁重的工作有帮助。如果长时间繁重的责任和牧养群众的问题还不足以压倒一个人的话,那么对付人们的罪行和倾听那看起来无止境的埋怨,和苦毒的冲突可以把一个人压碎。甚至强人摩西在带领以色列民的压力下也几乎软弱至死(民11),每一个曾经遵守圣经尽责的牧人,早晚一定会有像摩西一样的经历。

 

  更糟糕的,牧师一人独挑大梁的领导系统是对牧者无情又不公平的。许多过度工作的牧人们是孤独的,而教会的会众和委员会却像一群在场边的批评家。这是为什么在教会中有那么多短期的牧师们的原因之一。有些的牧师虽然留在教会中,但却没有什么作用,因为他们在激烈的交战中疲乏了。然而,在多数长老领导的系统中,繁重的牧养生活是由一群够资格,有功用的牧养长老们一起分担。Bruce Stabbert 说的好︰

 

  一个团队的事奉给每位牧者提供了一群牧者们,他们可以预期从这些人中得到鼓励和帮助。6 所罗门更诗意地表达出同样的概念︰两个人总比一个人好,因为二人劳碌同得美好的果效。若是跌倒,这人可以扶起他的同伴,若是孤身跌倒,没有别人扶起他来,这人就有祸了。再者,二人同睡,就都暖和,一人独睡,怎能暖和呢?有人攻胜孤身一人,若有二人便能抵挡他。三股合成的绳子,不容易折断。(传49-12

 

  最后,团队的领导可以让牧养的长老主要依照各人的恩赐发挥功用,而不是被强迫去作每一件事,却因为不是多才多艺而导致被批评。

 

提供制衡的正式架构

 

  英国历史学家Lord Actor (1834-1902) 说过︰权力助于腐败;绝对的权力,就会绝对的腐败。因为我们基督徒相信罪的真实,撒但和人类的败坏,我们应该可以充分了解为什么人站在权力的位置上容易腐败。事实上,我们愈了解圣经中对罪性的教义,我们就愈强烈的坚持要有制衡。圣经中长老职分的集体领导提供了一个真正制衡的正式架构。只有当真正的制衡存在于平等的长老领导中的时候,才会有希望打断那使许多教会遭殃的牧者权威的可怕滥用。

 

  分担的,像弟兄一样的领导职分可以防止骄傲,贪心和扮演神的弊端。引用Earl D. Radmacher, 美国浸信神学院院长的话︰领袖们,甚至基督徒的领袖全都是罪人,只能不完美的执行神的旨意。因此,多数的领导可以用来彼此察验和平衡,并且作为保护以防止人要扮演别人的神的倾向7

 

  地方教会被一个单独的个人所控制绝对不是神的旨意。牧师是一位孤单的,受过专业训练,在教会中的圣人,永远不会真正成为会众中一分子的观念是绝对不合圣经的。不仅这个观念不合圣经,它在心理或灵命上也是不健康的。Radmacher将一个教会的领导主要交在一个牧师手中的缺陷和交在多位牧者集体分担的领导上作出了对比︰

 

  平信徒们冷淡是因为他们太忙了。他们没有时间去操心教会的事。因此教会的治理就主要的落在牧师的手中。这对牧师是不好的,同时对教会也不好。它很容易使牧师有独裁的倾向而且在他心中培育出对独裁权力的爱好。

 

  我深信神借着多数的长老们提供了一道篱笆来阻挡这些强大的引诱。一群有平等权柄的人提供的检验和平衡是最健全并且可以带出如彼得对多数长老所期望的态度︰务要牧养在你们中间神的群羊,按着神旨意照管他们,不是出于勉强,乃是出于甘心。也不是因为贪财,乃是出于乐意。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2-38

 

  长老们分担的领导提供了亲密的制衡,真正的伙伴和同事的关系──这正是像皇帝般的牧师们不惜代价所要避免的。

 

  长老们共同的领导也可以为当地教会牧者提供制衡。教会的领袖们(像我们所有人一样)可能懒惰,健忘,胆怯,并且太忙了以至于不能尽上他们的责任。因此他们在事奉中须要同工,同时也要对他们的工作给予帮助并彼此制衡。教练们都知道一起训练的运动员们可以彼此推动而达到更大的成就。当其它人在旁边伴跑的时候,跑步的人可以更努力,跑得更快些。在神的工作上也是同样的真实。这也是为什么耶稣要两个两个的差遣他的门徒出去的原因之一。

 

  如果任凭我们的话,我们主要会作我们想作的,而不是我们应该作的,或是对别人最好的。这在当我们要对付犯错的人所带来的压力时,尤其真实。因此,教会的领袖们需要那种团队领导,可以提供爱的鼓励和亲密的制衡,以至于他们可以更正确负责地完成托负。

 

长老团队领导的危险

 

  这并不是说,分担的领导是没有问题的,当然不是﹗在教会中团队的领导方式可能会是非常缓慢而且令人气恼的。D.E.Hoste (1861-1946) 这位接续戴德生接长中国内地会,非常老练的人事管理者,提醒我们︰集体领导所要求的心态和方法是和直接管理新人或下属不同的。9 分担领导的心态须要很大的耐心,坚忍的祷告,智慧,自制,谦卑,信任,爱心和对其他基督里肢体所有的恩赐和看法真正的尊重。因为集体领导比起单一的领导要缓慢而且困难。大部分的牧师都情愿单独作工或是与在他属下的职员们一起作。

 

  如果没有好好地管理,沟通的原则以及清楚的责任定义,长老团队领导会变成毫无作为的散沙。因为长老职分本身如同会众一样,就是一个群体,它必须要有组织,否则它会在缺乏组织,没有纪律和无目标之间一再的失败。长老团队的大小影响到它的组织,以便有效的运用长老的职分。一个有25位以上的长老领导比起只有两个人的长老领导,一定也必须要有更多的组织架构。虽然有许多可能的问题,但是和一群敬虔的牧者一起为主分担的长老领导带给当地教会长远的利益和个人自己工作的满足,就可以轻看各样的困难和软弱。

 

平等中的首位︰领袖中的领袖

 

  在圣经的长老领导中一个非常重要却又被可怕的误解的观念就是平等中的首位。不了解平等中的首位这个观念(或提前517)曾经造成长老领导制在牧养照顾和带领上没有效率的惨况。虽然长老们在会中一起行动并且分担领导教会的权柄和责任,在他们的恩赐,圣经知识,领导能力,经验或献身上是不同的。因此那些在长老中特别有恩赐的领袖或教师自然的就会在这个领导群体中突显出来。这就是罗马人所谓的 Primus niter pares,意思为平等中的首位或 Primi niter pares,意思是平等中的前几位。

 

  平等中的首位的原则最初出现在主对十二使徒的身上。耶稣拣选了十二位使徒,给了他们讲道和医治的能力,但却对其中三位──彼得,雅各和约翰(平等中的前几位)给予特别的关心。在这三位中,正如同在这十二位中,彼得又显得特别的突出(平等中的首位)。考虑以下的事实︰ 十二位使徒当中,彼得,雅各,约翰,有时侯安德烈是平等中的前几位,在重要的场合中耶稣只拣选了彼得,雅各和约翰陪伴,见证祂的全能,荣耀和苦难。

 

   在这三位中,如同在十二位中,彼得毫无疑问的是第一位。在所有使徒的名单中,彼得的名字列在首位(太102-4,可316-19,路614-16,徒113)。事实上马太称彼得为头一个(太102)。称呼彼得为头一个,马太的意思是平等中的首位。我们不可以因为对罗马天主教错误的高抬彼得的反感,而低估彼得在十二使徒中突出的领袖气质。福音书的作者并没有这样作。

 

  在全部四本福音书中,彼得毫无疑问的是十二位使徒中最重要的角色。除了耶稣以外,彼得的说话和行动是最多被提到的。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在圣经索引中查彼得这个名字,然后查其它使徒们的名字。你会立刻看见四福音书及使徒行传中彼得在十二位使徒中的重要性。

 

  耶稣要彼得坚固你的弟兄(路2232)。耶稣承认彼得是在他弟兄中居首位,是天生的领袖和推动者。祂知道他们须要彼得的领导来帮助他们度过耶稣离世后紧接而来黑暗的日子。

 

  使徒行传中丰富地例举了彼得的领导能力,在初期教会中十二位使徒一同领导(徒21442 43335 51218282942 62-6 814 927 152-29)。在使徒行传最初的十二章中,彼得是天生的领袖和主要的发言人。(徒115 214 31 48 53 51529814-24 932~1118 123 157-11; 加27-14)有些学者们甚至将使徒行传依照两个中心人物来分段︰彼得行传(徒1-12章)和保罗行传(徒13-28章)。有许多稳重的福音派的圣经学者解释基督在马太福音1618的宣告意思是︰彼得是基督要建立祂的教会的盘石(但并不是单单在他身上,参照其它的经文,如弗220)。他们认为使徒行传是那个应许实现的记录(特别是徒101-1118

 

  在保罗给加拉太人的书信中,保罗提到雅各,彼得和约翰是耶路撒冷教会的柱石(加29,亦见加27-8)。

 

  作为一个天生的领袖,发言人,行动者,彼得挑战,打气,坚固,并且点燃了整个群体。如果没有彼得,整个群体将会减少了效率。当彼得被其它十一位同等的使徒们环绕时,他成为更刚强,更平衡,并且在他天然的冲动和胆怯上受到保护。虽然他有出众的领导和说话的才能,彼得并没有在其它十一位使徒们之上的正式头衔和等级。他们并不是他的下属,他们也不是他的雇员或助手团。他并不是使徒们的主任牧师。彼得只不过是在与他同等的人当中居首,并且这是我们的主亲自承认的。

  这种在平等中居首位的领导关系也可以在使徒行传第六章中拣选来减轻使徒们工作的七个人中观察到。腓利和司提反在其它五位弟兄中是突出的重要角色(徒68-76084-40218)然而,在所有叙述的记录中,这两位并没有比其它人更特殊的头衔或身份。

 

   这种在平等中居首位的观念在保罗和巴拿巴第一次宣教旅行的关系中有更多的证据。保罗和巴拿巴两位都是使徒(徒131-3144 1536-39, 林前91-6),但保罗在两人中居首因为他说话为首,并且是强有力的领袖(徒13131412)。虽然保罗很明显的是两人中较有恩赐的,他并没有在巴拿巴之上的正式阶级;他们在传福音的事上是一同劳苦的伙伴。相似的关系也存在保罗和同样是使徒的西拉之间(帖前26)。

 

  最后,在平等中居首位的观念在会众对长老们的敬奉中更清楚地表明出来。保罗给以弗所教会对他们长老们特别的指示︰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因为经上说牛在场上踹谷的时候,不可笼住它的嘴。又说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提前517-18)所有的长老们必须能够教导圣经,但并不是所有的长老都想要完全的作讲道和教导的工作。那些在教导上有恩赐并且肯花时间如此作的人,应该被当地教会合适地承认。他们应该得到加倍的敬奉(参第九章)。

 

  然而,这并不是意味着在平等中居首位的长老们就要包办所有的思考和作决定。或者他们是牧师而其它人只不过是长老。称呼一位为牧师而其它的为长老,或称呼一位长老为神职人员而其它的为平信徒长老是不合圣经的。

 

  这样作并不会产生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反而,至少在实际中产生一个超越长老职分之上的职位。正如同在第二世纪初期中造成监督和长老们的区别一样。

 

  在平等中居首位原则的好处是它允许在长老团队中有以恩赐为主的多样功能而不会造成在长老中一个官式的超级职分。就如彼得和约翰这样带头的使徒们,并没有特殊的头衔或与其它使徒们正式的区别。收到加倍敬奉的长老们也一样,没有特殊的头衔或官式的阶级。在长老们之间的区别是功用的,而不是形式的。

 

平等中居首位原则的益处

 

  平等中居首位的原则容许在长老团中一位(或多位)有高度恩赐的领袖可以将神给他的恩赐完全地使用出来。在许多情况下,但不是全部,须要会众提供财物上的支持以至于这位有恩赐的弟兄可以花更多的时间来服事当地教会。当一个人要籍着每天的职业来支持他自己的生活时,就没有多少剩下的时间可以用来作系统的读经,探望或是行政上的责任。我并没有意思认为那种自养,或所谓的织帐篷的长老是无效率的教师或领袖。他们大部分的确是,但他们奉献于事工上的时间和精力却受了限制。我们目前的教会是由几位带职的长老们开始的,一直成长到两百多人时才有由教会支持的全职长老。全职和带职的长老们的配搭很有效地增进了长老制度的工作果效,结果使整个教会蓬勃发展。

 

  依照提前517的经文,加倍的敬奉是特别给那些在讲道和教导上劳苦的。原因是神命定教会是要借着宣称圣经来坚固,并且防备错误的教训。因此我们不可以忽略照顾那些在神话语上劳苦的人。正如圣经所说,他们是真正配得加倍的敬奉。

 

  不仅如此,平等中的首位也提供了保护,免得高度恩赐的领袖和教师们可能产生的一些普遍利己,贪心,不平衡的人格,和不圣洁的野心。一位有卓越恩赐的领袖或教师可以用他所有的热诚和能力来带领教导,正如圣经所命令的去作(罗127-8),但是他必须接受与他同样是领袖及教师的同伴的制衡。拒绝弟兄们制衡的基督徒领袖或教师是在自欺,并且引向自我的毁灭。一个真正了解圣经和对自己罪性,软弱有诚实见解的基督徒领袖,知道他无可否认的需要同伴的监督和平衡。只有独裁者害怕从敬虔的伙伴来的制衡。

 

平等中首位普遍的陷阱与答案

 

  由罪人来治理的每一个行政管理体系都有危险。平等中首位的原则也不例外。有一个真正的危险就是长老们会把神所给他们去照顾教会属灵的责任放手交给一两位有卓越恩赐的人。这个危险一直存在,因为人有自私和懒惰的本性,特别是遇到属灵的事情时,巴不得别人可以代劳。一旦这种情况发生了,长老就成为顾问,而平等中首位的观念就变成了不平等中的首位。合乎圣经的长老职分就消失了。

 

  平等中首位原则的另一个危险就是会被一个会支配控制的领袖误用。这样的领袖可能专权于教会的主要事奉,寻求自己的方式,排除不同的意见。控制性的领袖不要同伴,他们要的唯唯诺诺的人,不加考虑就同意的人,和忠诚的跟随者。然而,这些危险还是可以避免的。以下是几点建议︰

 

  当地教会和领袖们必须对圣经的长老要求非常的认真。一个顽固任性,加重担给别人的人是不合乎圣经的,必须从这样的职分中除去(提前17,彼前53)。而没有作用的长老,只是傀儡的领袖,也不合于当长老,必须从这职分中除去(彼前52)。如果地方教会不能扎实地委任合乎圣经资格的长老,它将会发现在对付专制暴君或闲懒的牧人上无能为力。

 

  长老们必须是很亲密合作的合一团队,互相建立信任和一起成长。因此长老们的聚集不但在处理事务上很重要,并且是一段非常重要,彼此服事的时间。长老团队成功的秘诀是经常长时间一起劳苦的祷告。(徒64)长老们不能一起在祷告上劳苦,属灵的牧人就无能为力。古语说一起祷告的长老是同进退的。除了长老们的工作以外,在一起休闲的交往时间,在建立友情,团队工作和信任上也是必须的。Summerton 认为不管其它事情的压力,长老们(我建议连同配偶)应该拿出时间一起祷告,交通并且休闲而没有任何议事的程序,目的是要建立一种爱的联系,能显明在会众面前。这种爱的联系将会克服从不完美的世界来的无可避免的挫伤。10

 

  长老们必须要投入建立彼此的生命。年长的,较有经验的长老必须培养年轻的长老。长老们必须建议疲累的同伴有休息的时间。长老们也必须为他们自己设立一直不断的再教育。长老们更须要采取实际的步骤来建立一个有效率,属灵心志的长老职分,让所有的长老们一同来分担照管神的羊群的责任。── Alexander Strauch《按照圣经作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