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五章 仆人领袖

 

  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我给你们作了榜样,叫你们照着我向你们所作的去作。   约翰福音 13﹕14﹐15

 

  一个礼拜天的下午﹐我们在教会里为一位新设立的长老举行了公开的就职和祷告仪式之后﹐一位从去年开始在我们教会聚会的,来自另外一个国家的弟兄跑来找我﹐热切地问道﹕六位能干的、天然的领袖如何能合作得像你们表现的那样和谐﹖因着设立一位新长老而引发的问题 ﹐ 因为他自己曾经是一位强势领袖。这位新长老在过去的12年中曾在西班牙建立教会﹐之前也曾在美国植堂﹐因此他并不是别人所说的唯是先生。他强烈的个性和动力有潜力在长老群中制造冲突。

 

  我不加思索就可以回答。我们每一个长老﹐我解释道﹐都决心依靠圣灵的力量﹐在谦卑中以基督的爱彼此同工。我们思考、讨论 要在合一与爱里同工已经20多年了。我们认为我们在怎样处理为主做工中彼此之间的关系上没有选择的余地。耶稣基督活出并教导了爱、谦卑、合一、祷告、信任、赦免和服事的原则。在他升天以后﹐12个门徒将这些原则付诸实行﹐形成一个在谦卑和爱里一起做工的领袖团体。

 

  当然﹐我们有不同的意见﹐我们会争论、愤怒﹐有时会 对 彼此有 看法 。如果靠自己的力量﹐我们 很快就 会毁掉我们的长老 团队 。但是基督的忍耐、赦免、谦卑、合一和爱的原则最终控制了我们彼此相待的态度和行为 。 当我们没有以基督的原则彼此相待时(我们会这样)﹐我们就悔改、认罪、重新开始。如果长老们不明白或者做不到完全顺服基督牺牲的爱以及谦卑服事的原则﹐长老 职份 就是一句空谈。让我们注目并倾听耶稣基督﹐使我们能够看见多位长老怎样一起同工。

 

  基督关于仆人领袖的教导S

 

  像基督教影响了罗马帝国一样﹐希腊罗马世界也影响了基督教的进程。著名的教会历史学家、基督教宣教学s)的教授Kenneth Scott Latourette(18841968)曾引述异教对早期基督信仰的影响﹐阐述罗马对于权力和统治的观念腐化了早期教会的组织和生活。他观察到与福音非常矛盾的思想﹐特别是与耶稣的生活和教导以及十字架和复活所展现的内容全然对立的思想渗透进入了教会。1 Latourette继续说﹐事实证明﹐这对基督信仰的威胁几乎是毁灭性的2

 

  我相信这样说更加准确﹕初期教会在观念和结构上的改变被证明是灾难性的。在所有信仰中最谦卑的基督教竟然堕落成了最热衷权力和等级的宗教。在公元321年康斯坦丁大帝将基督教抬高奉为国教之后﹐一个曾经被逼迫的宗教变得猛烈逼迫起一切反对的人来﹐一个不合圣经、沉溺于对权力、地位和权柄的追求的牧师和祭司特权阶层出现了﹐甚至连罗马的皇帝对基督的教会发展都可以插上一手。新约教会丧失了起初原有的特性。

 

    但是在读福音书的时候﹐我们在基督教训的最核心看到的原则是彼此为弟兄、爱、谦卑和仆人。不幸的是﹐像许多初期的基督徒一样﹐我们难以理解这些伟大的道德品格﹐对它们在教会结构和领导方面的应用上尤其迟钝。因为爱、谦卑和仆人的品格是真正基督化领导和基督徒内在生活的中心枢纽﹐我们有必要概略地看一看主在这方面的教导﹕

 

   马太福音 11﹕29﹕ 柔和谦卑﹕ 与当时的粗暴、自我欣赏的宗教领袖相反﹐主耶稣呼召我心里柔和谦卑,你们当负我的轭,学我的样式 。 通过这句重要的话﹐主耶稣告诉我们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柔和谦卑。然而太多的宗教领袖既不柔和﹐也不谦卑﹐他们大权在握﹐骄傲自满﹐利用他人来满足他们自我膨胀的欲望。耶稣却完全不同﹐他真实地爱人﹐无私地服事他们﹐为他们付上性命。他期望他的跟从者﹐特别是带领他子民的长老们﹐像他一样柔和谦卑。

  马可福音9﹕3335﹕ 众人卑微的奴仆﹕ 在门徒们第一次争论谁最大的记录中﹐耶稣﹐是主又是夫子 ﹐以今天著名的悖论回答了他们古老的问题﹕若有人愿意作首先的,他必作众人末后的,作众人的用人。耶稣从这里开始转变他们关于一个人为大的思想﹐宣告真正为大的不是凭竞争超越他人或夺取权力﹐而是以展现卑微、自我隐藏、借着成为众人的奴仆﹐即使是最卑贱的奴仆的态度来达到的。

 

  Charles Colson曾于1969年至1973年期间担任美国总统的特别顾问﹐他从个人的亲身经历中深知来自权力斗争和地位的极大诱惑﹐他巧妙地说出了世界的权力观和基督教的权力观的区别﹕没有任何东西比权力的运用更能区分人的国度和神的国度之间截然不同的观念了﹕一个是寻求控制人﹐另一个是服事人﹔一个是抬高自己﹐另一个是降低自己﹔一个是追求名气和地位﹐另一个是提拔卑贱和被蔑视的人。3

 

  Charles Colson对基督教领袖发出的智慧的警告值得重申﹕权力好像是盐水﹐喝得越多越渴。权力能够诱惑最坚定的基督徒脱离基督领袖的真实本质﹐即服事众人。站在台子上的人难以为台下的人洗脚。4

 

  马可福音 10﹕3545﹕ 牺牲、服事和受苦﹕赐我们在你的荣耀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当雅各和约翰向主耶稣这样要求他国度里两个最显耀的座位时﹐他们的自我野心和对10个同伴的全然蔑视之心暴露无遗。他们的请求立即引起其它门徒的恶感﹐自私的野心永远是这样。马可记录道﹕那十个门徒 就恼怒雅各,约翰。与雅各和约翰为自己追求荣耀相反﹐主耶稣在3845节里呼召门徒舍己、服事、受苦5。作家、伦敦全魂教会的前牧师John Scott将雅各、约翰的心态和耶稣走十字架道路的心态做了深刻的对比﹕

 

  然而﹐在世界上(甚至在教会里)﹐满了雅各和约翰之流 ﹐到处是积极钻营和追求地位的人﹐他们渴望荣誉和名气﹐以成就来衡量人生﹐一生梦想成功﹐对自己抱着极大的野心。

 

  这种心理与十字架的道路完全不协调。因为人子来,并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他放弃了天上的荣耀和能力﹐谦卑地做了奴仆﹐毫无保留、毫无畏惧地将自己献给一群被忽略和蔑视的人。他为了神的荣耀和有神的形象的人的益处而执着﹐并愿意为此承担十字架的羞辱。现在他呼召我们来跟从他﹐不是为我们自己寻求丰功伟绩﹐而是寻求神的国和神的义。6

 

  马太福音 23﹕112﹕ 自卑的要升为高﹕没有人像耶稣基督那样看透宗教的骄傲。在马太福音23章里﹐耶稣揭露出狂妄的骄傲、极端的自私、自我膨胀、律法主义和喜爱抬高自己的宗教假冒为善者带来的欺骗。

 

  喜爱筵席上的首座,会堂里的高位。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安,称呼他拉比。(拉比就是夫子)但你们不要受拉比的称呼。因为只有一位是你们的夫子。你们都是弟兄。(太23﹕68)

 

  你们中间谁为大,谁就要作你们的用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太23﹕11﹐12)

 

  耶稣论及的那些宗教领袖们脱离了众人﹐把他们自己抬高到众人之上。他们为自己谋取特殊的头衔、服饰、待遇和人群中的特殊座位。他们喜爱受人注目的公开 事奉 ﹐喜爱成为聚光灯下的名人。与此相反﹐耶稣禁止他的门徒使用任何荣耀的头衔、互称拉比、或一任何形式高抬自己而损害他们之间的弟兄关系﹐损害基督和父神在每个信徒中独特的地位。7

 

  尽管主反复地教导谦卑﹐我们必须承认Andrew Murray(18281927)﹐这位亲爱的、敬虔的作家和南非的宣教家所说的﹐在许多基督徒中﹐谦卑仍是一项被忽略的德行﹕

 

  当我回顾我个人的信仰经历或世界基督教会的时候﹐我惊讶 的发现,极少有 追求谦卑 这个基督门徒独特的品德。在传道和生活里﹐在日常的家庭和社会生活行为里﹐在与基督徒特有的交通里﹐在指导和值行基督的工作里,多少证据表明了谦卑并没有被看为是重要的德行。8

 

  虽然说起来难以令人置信﹐在基督清清楚楚地反复教导之后﹐门徒们在逾越节的晚餐上还是再次为他们当中谁为大而争论起来。(路22﹕24)我们再次看到我们的主耐心地教导他们不要像地上的领袖那样思想和行动﹕

 

  耶稣说,外邦人有君王为主治理他们。那掌权管他们的称为恩主。但你们不可这样。你们里头为大的,倒要像年幼的。为首领的,倒要像服事人的。是谁为大?是坐席的呢?是服事人的呢?不是坐席的大吗?然而我在你们中间,如同服事人的。(路22﹕2527)

 

   令人痛心的是﹐门徒所表现的竞争、寻求自我的精神今天仍然存在。其最常见的表现方式就是问这样一个问题﹕谁的教会最大﹖David Prior在《Jesus and Power》一书中说明了 在 教会 之间属肉体的 竞争 都是因为比较谁的 教会更大、更好而有的嫉妒和骄傲﹕

 

   在 耶稣门徒中间的竞争永远是他身旁的一根刺。这是哥林多教会的老毛病。 (参林前 3﹕115)在今天那些追求更大、更好、比别人更有名气的大型福音派聚会当中和之间也普遍存在。正是这些聚会的规模 导至 其它不那么大的聚会产生了嫉妒心﹐而这种嫉妒心和这些大聚会表现出竞争的灵完全相同 。在过去20年中﹐我曾参加过四个地方的聚会﹐这四处的聚会的规模恰巧都大大超出附近聚会。这四个聚会都是圣公会的聚会。最难以克服的障碍是一方面 是 地方教会以人数为 夸耀 ﹐另一方面 忌妒别人的 成功。竞争是癌症 。 耶稣清楚知道这和他所教导并示范的能力的实际是完全敌对的。9

 

  约翰福音13317﹕彼此洗脚﹕在门徒们询问他们当中谁为大的同一个逾越节的晚上﹐耶稣 借着 为门徒们洗脚展现出他和他的跟随者在服事中最基本的特性﹕谦卑、奴仆的角色。

 

  耶稣洗完了他们的脚,就穿上衣服,又坐下,对他们说,我向你们所作的,你们明白吗?你们称呼我夫子,称呼我主,你们说的不错。我本来是。我是你们的主,你们的夫子,尚且洗你们的脚,你们也当彼此洗脚。  (约13﹕1214)

 

  我们在这里看见我们主的记号是仆人的围巾﹐而不是牧师的衣袍。如果我们亲爱的主为了爱而弯下腰来为门徒洗脚﹐我们应该欢欢喜喜弯下腰来服事弟兄姐妹。只有当我们学到了什么是彼此洗脚和以谦卑束腰的时候﹐我们才有希望在平 安 和合一中一起生活。

 

  Michael Green, Called to Serve, 16

 

  约翰福音13:3435﹕爱 ﹕一个优秀的长老群、一个健康的教会、以及弟兄姐妹之间一切关系的秘诀就是基督的新命令﹕

 

  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约 13﹕34﹐35)

 

  因此﹐我们要像基督爱我们一样彼此相爱。

 

    三样功课

 

  我们主 多次讲解爱、谦卑和做仆人,这就教导教了我们三样重要的功课。第一﹐神恨恶骄傲。骄傲 是 神特别恨恶的七样罪中 第一个。(箴 6﹕1619) 箴言里说凡心里骄傲的,为耶和华所憎恶。(箴16﹕ 5a )这些是厉害的话。圣经还说﹕骄傲来,羞耻也来。谦逊人却有智慧。(箴 11﹕2) 雅各在他的信中也有类似的回应﹕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 4﹕6) 神极其痛恨骄傲﹐他让保罗的肉身长了一根刺﹐使他不敢高举自己而依赖他的创造主。(林后 12﹕710)

 

  骄傲的一个可怕之处是它的欺骗性;我们也许以为在服事神和其它人﹐但事实上却正在服事我们自己。John Scott说的完全对﹕毫无疑问﹐骄傲是传道人最主要的职业威胁。10 骄傲的教会领袖 是耶稣基督福音的难处,是魔鬼的主要目标﹐而且不论他自己以为多有恩赐和多么重要,他不配做神子民的领袖。

 

  第二﹐基督持续不断的教导爱和谦卑仆人的心志,就表明要人们理解和实行这一原则是何等困难。骄傲和自私一直竭力盘踞和欺骗人心 。悲哀的是 许多基督徒 比较适应 彼拉多 那种有 名气、铁腕和独裁统治的领导方式,胜过耶稣谦卑仆人式的领导。基督教以往2000年的历史说明﹐我们对基督教导的精髓的理解进步甚微 。 许多宗派的秽事 、丑恶的权力之争、受伤的疼痛感、 可怜的嫉妒心存在于我们的教会和我们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之中﹐原因就是我们大部分的思想和行为是被骄傲和自私搅动起来的。教会的领袖们 若 不明白基督关于谦卑、爱心以及做仆人的灵﹐注定会落到纷争和分裂里面。

 

  第三﹐我们主的反复教导表明谦卑、为仆和爱心是基督教会的基本特性。它们彰显出基督的心和质量﹕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腓2﹕5﹐7﹐8) 早期的地方教会是一个仆人们的团体 ﹐以基督的爱为标志。因此﹐基督徒的领袖必须是为仆的领袖﹐不是不圣洁、属世的大人物。

 

  仆人领袖的榜样保罗

 

  如果你想象不出一位强壮又有恩赐的领袖同时也是一位爱和谦卑仆人﹐请想一想保罗的生活。他曾是 刚强 骄傲的法利赛人﹐后来成了温柔 慈 爱耶稣的仆人。(林后10﹕1)神在知识、能力和热心上给予保罗巨大的恩赐﹐也赋予他极大的权柄。然而在他得救之后﹐保罗把他的恩赐和权柄视为建造和保护他人 的方法 、而不是控制他人、使自己高人一等﹐牟取个人利益的工具。(林后10﹕8﹔林后1﹕24)

 

  保罗在权柄运用上的自制是他谦卑仆人之心的极好例证。他宁愿自己受苦也不让他信心里的儿女冒受伤害的危险。(林后1﹕24﹔13﹕7)他宁愿恳求也不命令﹔宁愿选择以爱和温柔待人也不带 刑 杖。(林后4﹕21﹔林后10﹕1﹐2﹔13﹕810﹔加4﹕20)虽然在必要时他曾使用他的权柄和能力制止过假教师﹐但是他 对待犯 错误的 弟兄所显出的耐心是惊人的 。 他与他所带信主的人如此认同﹐以致于他们的管教 、软弱和羞辱也成了他自己的 。 (林11﹕29﹔12﹕21﹔加4﹕12)他宁愿降卑、牺牲自己而使别人在信心上长进和成长﹐并且更加成熟﹔(林后11﹕7﹐21﹔13﹕9)他为了他人而舍弃自己一切所有和益处。(林后10﹕33)在每一件事上﹐他的心思中最重要的事是他的 群羊属灵的需要。

 

  作为一个谦卑的仆人﹐保罗避开自抬身价及高举自我﹐他永远高举基督而不是他自己﹕我们原不是传自己,乃是传基督耶稣为主,并且自己因耶稣作你们的仆人。(林后4﹕5)想想下面这个他谦卑服事的例子﹕尽管他在哥林多生活了一年半﹐他从来没有向他们提到过一次他被提到第三层天﹐在那里听见隐秘的言语,是人不可说的。 ((林后12﹕4)的奇特经历。大约四年以后﹐当骄傲的哥林多人被假教师的吹嘘引诱而堕落在诱惑中的时候﹐他才不得不透露了他属天的经历。(林后12﹕113)在那之前﹐他没有讲那属天的经历﹐因为他知道许多哥林多人会错误地把他奉为偶像。保罗希望他们高举基督﹐而不是保罗自己。

 

  哥林多前书的前四章指出哥林多人崇拜有能力的教师﹐并在他们周围形成了小团体的罪恶倾向。保罗在那里说﹕所以无论谁,都不可拿人 夸 口。(林前2﹕21a cf.4﹕6﹐7)他提醒哥林多人他和亚波罗都是仆人﹐不是偶像﹐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林前3﹕6﹐7)

 

  保罗以谦卑仆人的方式 表现使徒权柄却遭到许多哥林多人的误解﹐他们当中有的人觉得他软弱和怯懦﹐(林前4﹕1821﹔林后10﹕111)这说明认识敬虔的谦卑是多么困难。但是﹐正像耶稣基督的生活所显明的﹐谦卑不是软弱和怯懦的表现。虽然耶稣谦卑和柔和﹐但是他能够在大庭广众下教训人﹐能够迎接激烈的争辩﹐能够带有极大的权柄教导﹐能够面对假冒为善的宗教神职人员的尖刻批评。他以公义的怒气﹐拿起鞭子﹐将兑换银钱的人赶出圣殿。谦卑不是软弱无能的症状﹐却是认识自我、拥有属神的智慧和控制自己的表现。

 

  谦卑的仆人保罗是基督坚强、勇敢的勇士和领袖。他倾倒出全部力量和热心服事神、关怀神的百姓。他的一生遭遇过很多冲突、辩 论和 挣扎。他存心谦卑事奉主﹐但曾把一位不肯悔改的信徒交付撒但毁坏他的肉体﹔曾击打假教师以吕马﹐使他瞎了眼睛﹔曾责备彼得和巴拿巴的装假﹔曾在罗马法庭和法官前勇敢站立。虽然他曾遭遇许多难处﹐但他始终以爱和谦卑响应他的弟兄。因为他知道出于骄傲的行为只会使事情变得更糟﹐且会分裂神的百姓。这是为什么在保罗的书信﹐在彼得、约翰和雅各的书信里充满了爱、忍耐、恩慈、祈祷、赦免、柔和、怜悯,远远超过命令。

 

  作仆人领袖的长老

 

  长老是仆人领袖﹐不是统治者和独裁者。神不允许他的百姓被小气、为自我服务的暴君所利用。仆人长老已经选择了一种服事他人的生活。像基督作仆人一样﹐他们为别人的利益而摆上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只有成为爱和谦卑的仆人的长老,才能将耶稣基督无可比拟的生命,向他们的聚会和观看他们的世界, 单纯地彰显出来。

 

  但是﹐一群长老也可能成为一个为自我服务、专横的领导集团。彼得因此使用和雅各同样的话语警告亚细亚的长老﹐不可滥用和高举领导的权力﹐也不是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乃是作群羊的榜样。(彼前5﹕3)彼得还鼓励长老们和全会众要像耶稣自己一样﹐以谦卑束腰。(彼前5:5)保罗也以同样的心用自己的榜样提醒以弗所的长老们。在使徒行传20章19节﹐保罗述说他如何凡事谦卑服事主﹐并且指示他们也要以同样的方式事奉主。因骄傲潜在的诱惑﹐圣经说一个初信的人不能作长老﹐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提前3﹕6)

 

   除了以仆人的灵牧养他人之外﹐长老之间还要彼此谦卑相爱。他们必须能够耐心地学会同心、妥协、信服、倾听、处理不同意见、赦免、接受责备和纠正、认罪、欣赏他人的智慧和见解﹐即使那是出于和他们意见不同的人。他们还必须能够彼此顺服、相互说恩慈和温柔的话语、容忍他们的同伴、彼此等候、在真理和爱心中敞开心怀。有能力、有恩赐的长老不能滥用他们的恩赐﹐像有天赋的人有时做的那样﹐以离开教会、带走他们的追随者为要挟﹐强行推动他们的主张。这种自私的行为造成丑陋的、世俗的权力斗争﹐威胁了全教会的合一与和睦。

 

  长老内部的冲突是一个严重的、普遍的问题。看见某些基督教的领袖们这样轻视基督身体的合一、这样快地分裂基督的身体 ,以便施行他们的道路实在令人触目惊心。不错﹐他们最终也许走上了他们的道路﹐但是那却不是神的道路。

 

  这个问题的解决并不是恢复个人统治和离开教会﹐虽然这是一条容易的逃避方法。基督的解决方法是谦卑自己﹐以他的爱去爱、彼此洗脚、悔改、顺服、祷告、脱离骄傲、逃避急躁、彼此尊重和相爱。我坚决相信﹐如果长老们花在彼此代祷上的时间和他们花在彼此报怨上的时间一样多的话﹐他们的大多数问题和报怨就不复存在了。这才是神希望长老们向他的百姓所展现的带领方式。

  长老们一定要知道﹐牧养生活上的灰心丧气﹐难处和冲突都是神用来把他们磨炼成好牧人、更有主耶稣基督的形象工具。如果他们以顺服和信靠来响应这些问题的话﹐他们就能够被磨成基督的样式。一生中有多少事情比得知有人变成了基督一样的牧人更令人兴奋了呢﹖

 

  长老制的谦卑仆人的特性并不表示缺少权柄。新约中神的管家、监督、牧人、带领这些描述长老的地位和工作的术语表明了权柄和责任。如果小亚细亚的长老们没有权柄﹐彼得不会警告他们不要辖制所托付你们的。作为教会的牧人﹐长老们被赋予带领和保护教会的权柄。(徒20﹕2831)使用这一权柄的心态才是关键所在。

 

  长老们要跟从基督的榜样﹐不是愚笨地挥动他们的权柄。他们不能玩弄计策和权力游戏﹐傲慢自大﹐拒人于千里之外﹐决对 不能以为他们不需要向同伴和神负责。长老不能成为权威主义者﹐那不符合谦卑仆人的特点。 巴刻 JIPacker﹐加拿大Regent College著名的神学作家和教授这样定义、描写权威主义的危害﹕

 

  在不同领域中运用权柄并不等于权威主义。这里有一个决定性的分别。说到底﹐权威主义是 从根腐 坏的权力 。当 所要求的委身无法以真理或道德来辩护 时,那就是 权威主义人任何形式的权威都可 能以 这种方式堕落。在国家里﹐当一个政权无原则地使用权力来维持自身时﹐那就是权威主义。在教会里﹐当领袖们要求控制跟随者的良心时﹐那就是权威主义。在高中、大学、学院里﹐当你被要求在学术上赞同你的教授而不是忠实 于 真 理 的 证 据时﹐那就是权威主义。在家庭里﹐当父母亲无理指挥和限制他们的孩子时﹐那就是权威主义。 对着 权威 有 不愉快的经历通常是 因为 权力堕落、即权威主义 而来 。这样的经历所遗留下来的对权威的反感﹐并由此引发的对各种形式的权威产生的怀疑 上很悲哀,但却 并不令人感到惊讶。

 

  权威主义是邪恶、反社会、反人类、最终也是反神的(因为它的核心是自我的骄傲)﹐我对它没有丝毫赞誉之词。11

 

  当思考保罗和我们的主的榜样时﹐我们必须同意﹐合乎圣经的长老不是发号施令﹐而是引导。真正的长老不是命令他们的弟兄的良心﹐而是恳求他们的弟兄听从神的话。出于爱﹐真正的长老忍受和承担来自难以相处的人们的冲击和问题﹐保护群羊不受伤害﹔他们承受别人的误解和罪﹐使众人能够和睦相处﹔他们失去睡眠使别人得享安息﹔为别人的幸福而在时间和精力上摆上巨大的付出﹔他们将自己视为在权柄之下受管制的人﹔他们依赖神的智慧和帮助﹐而不依靠自己的能力和聪明﹔他们迎接假教师的猛烈攻击﹔他们保护全群在基督里的自由﹐鼓励圣徒的恩赐得以成长、圣徒日益成熟、彼此服事。

 

  总而言之﹐用保罗伟大的爱的篇章里的话﹐我们可以说一位仆人长老是恒久忍耐有恩慈不嫉妒[一位仆人长老]不自 夸 [一位仆人长老]不张狂、不作害羞的事不求[]自己[一位仆人长老]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一位仆人长老]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林前13﹕47)── Alexander Strauch《按照圣经作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