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八章 使徒行传中的长老们

 

  保罗写给众教会的书信

 

  你们要彼此和睦(帖前 5:13b

 

  在查帖撒罗尼迦前书和腓立比书之前,我们一定要先面对困扰许多圣经学者的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使徒行传和提摩太前书,提多书中间说到保罗选立长老们也给予仔细的作长老的指示,但是在保罗给众教会九封书信中却没有特别提到长老这一个名词(罗,林前,林后,加,弗,腓,西,帖前,帖后)。因此许多新派的学者就推论,以为在保罗活着的时候,他所建立的教会中没有正式的选立长老们。他们认为路加所作关于保罗所建立教会的中间有长老的宣告是不合历史的,并且写给提摩太和提多的书信也不是保罗所写的。

 

  明确地提出这一观点的是凯色曼 (Ernst Kasemann) ,一位德国神学家与圣经注释家,他写着,我们可以毫不游豫的说保罗所建立的教会,在使徒活着的时候没有长老们。否则的话在每一卷保罗的书信中,对这一个题目都沉默是非常不能理解的事。 1 孔汉斯 (Hans Kung) ,一位罗马天主教神学家与作者,也说出,当路加宣称保罗和巴拿巴在各个教会中选立长老的时候'(徒 14:23 ;参考 20:17-35 ),或许是为了神学上的条件,或是根据后来所发展出来的传统,路加所记载的事,给我们一个不合历史的一段。因为这不是保罗自己书信中所有的。 2

 

  其实这一些学者所说在保罗写给众教会的书信中没有提到长老们是不正确的。在保罗写给腓立比书信一开头就提到长老们,在那里他用了一个代替的称呼,监督。保罗写着: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腓 1:1 ),所以说保罗在他的书信中从来没有提到长老们这一个名字是不正确的。

 

  至于说到使徒行传中有部份在历史上不可靠,以及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是虚假的保罗书信,是别人冒名所写的,就是否认了圣经是神默示的这件事,圣经 都 是神所默示与教训使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 3: 16a ,17 )。如果路加记载了保罗选立长老们并且与长老们说话(这一个事实,路加是见证人),而事实却不是如此,那么路加的历史就是对于真理的损害并且误导神的百姓。如果说保罗选立长老而事实上他没有这样做的话,第一世纪的基督徒怎么会信任路加历史的记载,因为路加宣称是仔细从头都察考过的(路 1:3 )。

 

  那一些否认提摩太前书与提多书的真实性,并且认为使徒行传历史是不可靠的人,是对于保罗和他所建立的教会有一个歪曲,不完全的图案。如果我们要正确的理解保罗和他在教会中所作的,我们必需相信整个历史数据是神的圣灵所赐给我们的。这一份数据包括保罗给众教会的九封书信,他得着神默示写给提摩太,提多和腓利门的书信,以及路加所作历史的记载。

 

  至于保罗在他写给众教会的书信中没有特别提到关于长老的这件事,能借着他对着新约神的百姓深刻的理解来解释。因为所有地方教会的肢体都是,圣徒,祭司们和神的灵所授权的传道者,所有的人对于基督小区中的生活都有责任。所以,保罗他习惯性的作法是直接写给这一些团体的圣徒 ( 弟兄们 ) 而不必刻意提到长老。新约圣经对这种以基督为中心的教会观提供了许多的榜样:

 

    在保罗和巴拿巴第一次旅行宣教的途中,在彼西底的安提阿,以哥念,路司得和特庇这些教会中选立了一群长老们。而在他写给这些教会的书信中,保罗没有一次提起长老们的事(这些教会就是徒 13:14-14:21 以及加 1:2 所提过的),相反的,保罗写着:弟兄们,若有人偶然被过犯所胜,你们属灵的人,就应当用温柔的心,把他挽回过来。又当自己小心,恐怕也被引诱。你们各人的重担要互相担当,如此就完全了基督的律法。(加 6:1,2

 

    哥林多教会中有不守秩序并且犯罪的事必须要处理,然而在保罗写给这一间教会的书信中,他并没有找个人或者是团体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否是告诉我们保罗没有找人来帮忙呢?绝对不是如此!保罗可能已经找过他所委派的司提反(林前 16:15-18 );该犹,在他家中教会有聚会(罗 16:23 );掌管银库的以拉都(罗 16:24 );管理会堂的基利司布(徒 18:8 );或者是其它有恩赐的人和先知们(林前 1:5,7 ),他可以很容易的要求这些人中间的一位来帮助会众解决他们的问题,但是像过去所作,他还是把神的圣徒整个作为他写信的对象(林前 1:2 )。

 

    在帖撒罗尼迦前书,保罗呼召会众要尊重并且爱戴那一些带领他们,给他们教导的人,因此我们知道在教会中是有某种形式的领导职位。但是在他写给帖撒罗尼迦的两封书信中,保罗从来没有呼召那一些带领他们的人,去改正在教会中的问题,相反的,他说,所以你们该彼此劝慰,互相建立,正如你们素常所行的。(帖前 5:11

 

    写给腓立比书信最好说明保罗在书信中他所作的,他除了简短的问安给监督们与执事们之外(腓 1:1 ),保罗向着全教会的圣徒们写了其它的书信的内容(除了 4:2,3 )。

 

    彼得和雅各也在同样的方式中写信给众教会,每一个人都是写给全会众,其中也都提到长老们,但是他们一致的是写给全会众,不是单单写给教会正式的代表(雅 5:14 ;彼前 1:1, 5:1 )。

 

  所以,在使徒行传,提摩太前书,提多书,和保罗写给其它的教会的书信中并没有矛盾。重要的是要了解保罗以三种不同方式的称呼给不同的受信件人。使徒行传把历史事实摆在我们眼前(保罗所作的)。提摩太前书和提多书是保罗写给他个人的助理(教会的领袖们,同工们),这一些人是代表保罗来处理各种在教会中间所有的问题,好叫教会的生活有秩序。写给众教会的信是教导并且劝导整个会众。我们现在要明白研究长老职份这件事,主要的要看这一些书信中的两封信。

 

保罗给帖撒罗尼迦第一封书信(帖前 5:12,13

 

  因为长老们这一个名词在这一段经文中没有被提起,常常在研究长老职份的时候就被忽略。然而这一段经文是与圣经中的长老职份这一个题目有高度关联的。在帖前这一段经文中所有的劝勉最正确是应用在长老们身上,或者在新开始的教会中那一些有可能作长老的人。

 

  在使徒行传中记载了保罗和他一同宣教的同工们到达帖撒罗尼迦。因为对于福音有厉害的攻击,虽然如此,保罗和他的同工们仍旧能停留在帖撒罗尼迦一段短的时间,大约一到三个月。几个月之后他们就从帖撒罗尼迦匆忙的离开,于是从哥林多寄出,写给帖撒罗尼迦的第一封书信。这一封信开始的时候说,保罗,西拉,提摩太,写信给帖撒罗尼迦在父神和主耶稣基督里的教会。愿恩惠平安归与你们。(帖前 1:1 )。

 

  虽然在帖撒罗尼迦的教会是一间只有几个月大的教会,并且缺少了他们的创办人 保罗,西拉(可能是一名使徒,帖前 2:6 ),与提摩太(保罗个人助理和特别使者),会众中有一群人就提供了领导的事奉。保罗劝勉这些年幼的会众,要尊重这些领袖并且爱他们:

 

  弟兄们,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戒你们的。又因他们所作的工,用爱心格外尊重他们,你们也要彼此和睦。 ( 帖前 5:13 )

 

  这一段经文没有告诉我们这些劳苦的弟兄们到底是谁。可能这一些劳苦的弟兄们,是保罗和他的同工们在他们逃离那城之前所设立的。然而,更可能,他们是倚靠圣灵的有心人,当宣教的使徒们不在的时候,他们有能力并且愿意照管教会。很明显在这个教会中有某种形式的领袖们。这一些人不需要使徒设立就去爱,并且牺牲的服事神的子民。按照保罗所习惯的做法(徒 14:23 ),他或者是他的一个代表会回到帖撒罗尼迦,从这一些经过试验的教会领袖中设立长老。

 

  适当的敬重你们的领袖们

 

  从第十二节中宣教士们呼吁这一群在基督里新的弟兄和姊妹们,要给予那一些领导并且教导会众的人适当的敬重:弟兄们,我们劝你们敬重那在你们中间劳苦的人,就是在主里面治理你们,劝戒你们的。对于希腊动词 爱德纳 eidenai 的翻译有不同的意见,通常的意思是知道,但是在这里翻译作欣赏是 美国新标准版的圣经 的翻译。知道自然是一个可能的 爱德纳 eidenai 这一个字的翻译,并且这是 钦定版圣经 (King James) 的选择。然而,在这里似乎不恰当,人们自然的能认识那一些领导并且教导他们的人,所以在这一段经文是有不同动词的意义。虽然很难确定原来的意义是什么,但是翻译成承认或者给予适当的敬重更能符合经文意思。

 

  在类似的经文像(林前 16:15-18 ),保罗使用另外一个希腊文的动词来作为晓得( epiginosko )来传达承认或者敬重的意义。他写着说,司提反,和福徒拿都,并亚该古到这里来,我很喜欢。因为你们对我有不及之处,他们补上了。因此这样的人,你们务要敬重( epiginoskete )(林前 16:17,18 )。在这一段吩咐的之前,保罗劝勉会众要顺服这一些将他们自己完全摆上照顾教会的人:

 

  弟兄们,你们晓得司提反一家,是亚该亚初结的果子。并且他们专以服事圣徒为念。我劝你们顺服这样的人,并一切同工同劳的人。(林前 16:15,16

 

  在林前 16: 16a 的经文中所有的劝勉,要顺服这样的人,似乎是与十八节下半句敬重这一些人是平行的 3 ,所以虽然帖前五章 5:12 的经文没有清楚明白的劝导信徒顺服在他们中间劳苦的人,劝勉他们承认某一些人是他们的领袖们,自然的暗示在其中,就好像林前 16:16,18 的这一段经文,顺服他们的领袖与他们的教导。换句话说,百姓们对于他们的领导以及地位要有恰当的响应。

 

  要能更正确的认识保罗在帖撒罗尼迦书信中间要他们对于领袖们的承认与尊重的劝导,我们一定要记得在那个时候是没有圣职人员与平信徒的区分,没有形式主义者,也没有祭司袍子的分别。更进一步的,我们也不能假设在会众中间任何一个人,在那一个时候对于他们中间全职事奉的人给予财务上的支持。因此,这一些卑微的,做仆人的弟兄们会很容易就被忽略并且对他们的服事就低估。更进一步的,从动词的复数性指出来,是一群的弟兄们提供了教会领导的事奉,所以宣教士们要求敬重这一些劳苦的人,而不是单一的入物。

 

  那一些值得敬重的人,他们是在你们中间殷勤劳苦的人。劳苦这一个字( labor, kopiao )是用来描述用体力的劳苦(路 5:5 ;林前 4:12 ;弗 4:28 )。这一个字有很强的意义说明劳苦出力的工作,会带来疲乏困倦。这是保罗所常用的一个字,殷勤劳苦 ,这一个词就显示出长老职份很重要的一方面:努力的工作。在评估这一句话的时候,约翰加尔文 John Calvin 加上了他很著名的评语,根据这一个字,所有那一些懒惰的人都要从牧者的行列中把他们除去。 4 照顾神子民属灵的光景是很吃力的工作。耗尽情绪,花上时间,并且常常是很单调又是令人沮丧的服事。这需要个人全然的奉献与牺牲。

 

  这句话在你们中间表示劳苦是为着地方的会众,而不是为着个人作受雇者的工作。这一些的弟兄们是在教会殷勤努力的工作,所以圣经中的长老职份不是在教会作董事,一个月来开二~三小时的会议,而是努力工作的牧养群体。

 

  有一些读者也许会以为保罗在十二节里提到有三个不同的团体:有一些努力工作的人,有一些指导会众的人以及有一些给予教导的人。然而,希腊文句子的结构非常清楚表明是一个团体的人来行使三方面的功能 5 。此外,第二与第三个名称,领导与教导更可能的可以说明了第一个的名称,殷勤劳苦, 因此,这些弟兄们就是努力在带领以及教导。

 

  这一些复数形式三个现在式的分词是不应当被忽略的,是一群人劳苦的在带领与教导会众。特别的强调这一点,苏格兰的神学家与圣经注释家雅各丹尼( James Denney, 1856-1917 )写着说:在帖撒罗尼迦不是一位作主席,不是一位牧师,独自占有某种程度的责任;主席权是在一群多数的人手中的。 6

 

  这一些弟兄们努力的工作为着会众提供领导,治理在希腊文字是 prohistemi ,可以有的意义很广是从带领,裁决,管理以及经理到支持及照顾,或者把照顾与领导两者的观念合并起来 7 。保罗使用这一个词在其它地方描述一个父亲管理他的家,是一个属灵的恩赐以及长老们的工作:

 

    他使用 prohistemi 来描述一个父亲管理他自己的家,特别是对于他的孩子们有适当的管理: [ 长老 ] 好好管理 [prohistemi] 自己的家,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或作端端庄庄的使儿女顺服)人若不知道管理 [prohistemi] 自己的家,焉能照管神的教会呢。(提前 3:4,5 ),在这一段经文里, [prohistemi] 包含了治理与提供照顾两种的观念。

 

    保罗也说到带领的属灵恩赐:按我们所得的恩赐,各有不同。或说预言,就当照着信心的程度说预言。或作执事,就当专一执事。或作教导的,就当专一教导。或作劝化的,就当专一劝化。施舍的就当诚实。治理的 [prohistemi] ,就当殷勤。怜悯人的,就当甘心。(罗 12:6-8 ),毫无疑问,有一些帖撒罗尼迦人有带领的恩赐也使用来造就教会。

 

    特别让我们注意的一个事实就是保罗在提前五章 5:17 的经文中:善于治理 [prohistemi] 的长老们当受加倍的敬奉,使用同样的词来描述长老们的工作。

 

  在帖前五章 5:12,13 的经文中,说到会众对于那些劳苦带领,照顾并且教导他们的人,所有的适当的响应。治理 [prohistemi] 最好的翻译应当是:那一些在你们中间,在主里带领你们的人。治理动词的形式之下说到这一些弟兄们所作的;不是作为一个称呼而已。辛普森 (E.K.Simpson) ,一位圣经注释家以及希腊文学的专家,论这一个词的时候说到,乃是一种监督的表示 8 ,不认为保罗设立长老们的圣经注释家,为着避免任何一种正式领导角色的观念,通常把这一个动词翻译成照顾或者帮助;但那些认为保罗设立长老的人,会把这一个词句翻译成带领或者领导与照顾。

 

  在主里,这一句话就定义了长老们带领的范围,不是在社会上的政府中间而是关于主的事以及属灵上面与主合一的百姓。这句话在主里加在另外一个词治理之上,这一个事实更进一步的建议,保罗是有带领的意义。这一些刚信主的人一定要记得,他们中间有一些的肢体在属灵的事上,是在他们之上有权柄的。因此,这一些的领袖应当被承认,并且因着他们工作重要的缘故受到尊敬。那些带领他们的人也不要忘记他们的权柄是在主里的,每一件事他们所作的,一定要按照主里头的权柄来作并且也照着主的方式来作,教会不是他们的帝国,而且他们也不能辖制神的百姓。

 

  除了带领会众,这一些弟兄们也要劳苦的教导教会,教导是从希腊文字 noutheteo 翻译过来的,它可以翻译作劝戒。教导是在劝戒的意义下来警告或者改正不正当的行为或者是态度,借着正确的教导来行的。 John R. W. Stott 说明这一个意义,他写着说,这一个字几乎一律的被用来在一个道德性的经文上头,他的意思是警告不好的行为及其后果,并且改正甚至于管教那些作错事的人。虽然这是一个负面的字,却常常是与教导'相联的。更重要的是这一个词 noutheteo 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事奉,像 Leon Morris 所说,应该是象弟兄的口气,虽是一个兄长的语气。' 9 因此,基督徒的教导或警戒,就不是愤怒之下的责备,应是爱心中间的改正与警告。是要根据神的话,为着保护以及建立一位弟兄和姊妹这一个目的之下来作(林前 4:14 )。

 

  认真的牧者长老们处理神百姓的罪恶,失败与冒犯神的地方,需要花相当多的时间。这绝不是一般天然的人所乐于作的事,但是在真正属灵上照顾是不可缺少的因素。 James Denny 特别强调警戒事奉的需要,以及神的百姓应当对一些需要受警戒的人所应当有的正确的回应:

 

  我们确实会把许多世界上的东西带进到教会里而不自觉;我们会有一些属人的天性,习惯,脾气,和人的关系以及喜好,当这一些与基督徒的品格相矛盾时,就是这一些的东西必需受到劝戒。但是我们应当记得,作为基督徒,我们乃是发了誓约走一条与天然的人完全不同的生活道路,是走一条灵和行为都与骄傲不兼容的路。我们的生活是为一个严肃的目的,是为一个更纯洁更高贵的目标。这些是会因着人的任性而失去的,我们应当尊重并且爱护那一些以他们经验来服事我们的人。当我们的人生即将触礁的时候,他们警戒我们不是因为他们喜欢这样做,而是因为他们爱我们并且要把我们从伤害中拉出。因此爱是对着这样服事唯一的响应。 10

 

  教会的领袖因为害怕神百姓会离开教会或者停止财务上面的供应不警戒神的百姓,那是不尊荣神,不听从神的话并且在属灵的事上失败得可怜。

 

  尊敬和爱护你们的领袖们

 

  在第十二节,保罗呼吁会众承认那一些带领他们并且警戒他们的人,十三节他呼吁会众要在爱心中加倍的敬奉他们。教会应当尊重他们的领袖的程度是借着这一个强的附词,着重的说明出来,加倍可有格外丰富的或者极其超越的的意思。圣经注释家( George G. Findlay,1849-1919 )说到这一个生气勃勃词句的时候说这是在文字上最强调的用法,是如此的深与温暖,乃是这一种的感情使得牧者们与他们的羊群合一。 11 (William Hendriksen) ,是 新约圣经注释集 的发起人以及带领的作者,加上十分老练的评语:注意加在这一个字之前所有的形容前缀:尊敬如同海洋达到最高的境界,甚至于开始向外满溢出来,满溢到了岸边上。 12 所以教会有一个神圣的责任要极其尊敬他们属灵的领袖们。

 

  神在乎他的百姓们怎样对待那些在上有权柄的,圣经劝导我们不仅仅要服从乃是要尊敬治理我们的人(罗 13:7 ;彼前 2:17 )。举例来说,当保罗认识到对大祭司,亚拿尼亚所说的话粗鲁的时候,他立刻道歉,保罗说,弟兄们,我不晓得他是大祭司。经上记着说,不可毁谤你百姓的官长。'(徒 23:5 )。如果神对着神的百姓向着那一些社会上的领袖们不顺从又不感激,都很关心的话,想象如果神的百姓正确的尊敬他们属灵的领袖叫神有何等大的喜悦!

 

  我们很自然的趋势是把领袖们当成平常,忘记了他们为我们所作的,我们埋怨而不是感激他们,强调他们所做得不好的地方,而不顾他们为我们所做好的地方。举例来说,神赐给在人类历史中以色列人一些最伟大的领袖们 像摩西与大卫。然而当困难时期来到时,神的百姓们却准备用石头打摩西与大卫。由于我们基本上是不感恩并且有一个抱怨的灵,圣经劝导我们要极其尊重我们属灵的领袖们。

 

  对于加倍敬重他们的命令上,保罗加上了美丽的并且意义深刻的词句,在爱中。我们通常强调教会的牧者爱神的百姓的重要性,并且这也是必然必需的,但是在这里保罗转过来吩咐神的百姓们要爱他们的牧者。对保罗而言,爱是最神圣的黏剂能将领袖们与会众们黏在一起,能胜过所有的不同意见以及会众生活中所有受伤的地方。

 

  没有一群的长老们是完全的,所有的长老们都有软弱,并且每一个信徒也对于长老们应当怎样行有他们独特的看法,总之在领袖们与跟随者的中间总有某些程度的张力。就是最好的领袖们长老们也无法避免的会被人指出他们有骄傲,判断的错误,做得太多或者做得太少,行动的太慢或者行动的太快,改变的太多或者改变的不足,太严厉或者太松驰。注释家 (E.J.Bricknell) 就注意到,权柄的行使永远会招致不满的。 13

 

  当困难的时期来到的时候,领袖们也不能避免会受到某一些会众的怒气。领袖们与被带领者中间的冲突有的时候会变得严厉,虽然如此,神使用这一些的冲突的情形来显出我们的骄傲,自私与没有爱心。 (Paul E. Billheimer) ,一位著名的圣经广播教师与作者,很正确的注意到地方的教会有各样问题,压力与冲突,确实是一个我们在爱心以及准备将来与主作王的事情上面的一项测验:

 

  因此,地方的教会被看为发展神圣的爱的一个属灵学习的地方,在属灵的交通中压力与紧张就供给最好的一个环境,来考验并且促使我们各样作王品格的成熟。

 

  在地方的会众中最多发生的问题,不是由于主要事情上面的不同,而是我们人的野心,嫉妒以及个性上面没有成圣所引起的冲突。许多这样的情况真正的根源,乃是在每一个的信徒所显出来不成熟的爱心所有的表现。因此地方的聚会是一个最好的实验室,在其中每一个信徒都能发现他们自己最真实属灵的空虚,以及要在神圣的爱上来学习增长。这一件事是借着真实的悔改,谦卑的认罪,对付我们的嫉妒,不满,埋怨等等的罪,并且彼此来求得赦免,这样的方式会用爱心来遮盖,而以至于达到生命真实的增长。 14

 

  信徒们爱他们的牧者们会对着他们的牧者的错误有最大的容忍。在爱心中,信徒们看困难的情况是用最好的眼光来看,在爱心中信徒们也能少有批评并且多来响应长老们的教导与劝戒。对于会众以爱来对待他们的领袖们这一点的个重要性是无法过份强调的,爱(唯有爱)恒久忍耐(林前 13:4,6 ),爱也能遮掩许多的罪(彼前 4:8 )。

 

  在他著名的,深入人心的小册子中,薛华 Francis Schaeffer 所写的一本书 基督徒的记号 提醒我们在处理我们的冲突的时候,真正的问题不是眼前的,而是我们缺少像基督一般的爱心来对待我们的肢体:

 

  我注意到有一件事在许多国家里真基督徒中间:什么使得真基督徒的团体彼此中间分裂,这一种分裂留下的苦毒可以延续有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之久(或者在他们子孙的记忆中存留五十年甚至到六十年) 不是因着信仰上教义的分歧造成分裂,完全是因为在谈论分歧时缺少爱而产生一种的苦毒就会造成分离。 15

 

  要给予领袖们爱心与尊重 因为他们的工作。领袖们被爱与尊敬不是因为他们是年纪比较大的人,他们有特别的宗教上面的称呼,或者他们接受到使徒的设立,或者有让人喜爱的个性。相反的,他们应当受到爱戴因着他们所作的工。这一点是常常容易被忽略的, Leon Morris ,在上一个世纪著名的圣经注释家,能捕捉到这种的观念,他这样说:在弟兄们中间一种特别的爱是对领袖们的爱;他们被爱是因为他们所做的工作,不一定是因为他们自己个人的品格。 16

 

  顾到百姓的困难,处理他们似乎没有止境的埋怨,关心到人与人中间的冲突,对于罪正面的对抗,并且鼓励百姓向着在基督里的成熟来工作,这几乎叫一个有满有能力的人 摩西被埋葬。所以百姓需要了解带领教会是一项困难的工作,仅仅少数人能而且肯背负这样沉重的责任。那一些如此行的人自然的配得人的爱戴,就像 Leon Morris 智慧的指出来,跟随的人在他们与领袖之间的关系上有十分重大的责任:

 

  事实上,对于在基督的教会中有效地领导是需要有效地跟随。如果我们一直批评在我们之上领导我们的人,难怪他们不能成就我们所期盼他们作的神 迹。 如果我们能记得为着工作的缘故我们也许会更倾向于在爱心中间给予他们有高度的尊敬。 17

 

  在和睦中生活

 

  在和睦中生活是很不容易的,甚至于在同作基督肢体的人中间,撒但要尽他所能来掀起争端与分裂。基督徒往往因着在骄傲与自私的行动帮助了撒但,而不是在谦卑与爱心中来生活。事实上,许许多多的教会的特点就是打闹与争吵。如果一个教会在和睦中生活就像在沙漠中的绿洲。一个教会真实的见证和属灵,是与他们享受和睦的多少有直接的关系。所以保罗很正确的在劝导他们的时候作下结论,在领袖们与会众们中间他给了他们一个直接的命令:要彼此和睦。

 

  会众与他的领袖们之间的关系永远包括了一个非常微妙的张力。很容易就会造成误解,不好的感觉甚至于分裂。就如同在摩西和以色列百姓中间所发生过的一样。领袖们与被带领的一定要完全的理解这一种冲突所有潜在的能力,以及他们为着和睦要努力的去达成严肃的责任。因此新约圣经中间重复的劝导并且教训基督徒们关于和睦的重要: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太 5:9

 

要彼此和睦(可 9:50

 

所以我们务要追求和睦的事(罗 14:19

 

要彼此和睦。(林后 13:11

 

用和平彼此联络,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弗 4:3

 

又要叫基督的平安在你们心里作主。(西 3:15

 

愿赐平安的主,随时随事亲自给你们平安。(帖后 3:16

 

并且使人和平的,是用和平所栽种的义果。(雅 3:18

 

寻求和睦,一心追赶。(彼前 3:11

 

  关于新约圣经对于和睦的强调,圣经学者( F.J.A.Hort,1828-1892 )对于保罗写着,是给予作肢体的教导,他在每一封所写的九封书信中,都特别告诉教会神的和睦是为着他们所订最高的标准,并且永远要以在爱中间自我降服的完整方式来达成。 18

 

  除开有一些可争议性的内容以外,保罗对于帖撒罗尼迦教会的劝导主要的点是非常清楚:要承认那一些在他们中间劳苦工作领导他们的,并且在爱中尊敬这样治理教会的人。更进一步,他的劝告是达到教会中每一个肢体身上,不论是领袖们或者是会众都是一样要努力和睦相处。当我们遇见了压力、受伤的事、以及生活中有冲突的时候,这一个神圣的教训常常容易被遗忘。提到我们需要顺服这一个劝导的时候,苏格兰的圣经注释家( John Eadie,1810-1876 )写着说,要顺服这一个教导就需要轻楚知道教会属灵的兴盛以及和睦都在乎此点。 19

 

保罗写给腓立比的书信( 1:1

 

  不像他写给帖撒罗尼迦前述是一个年幼的教会,当保罗写信的时候腓立比人的教会已经组成超过十年以上。这是一个在属灵的成熟与忠心上都能做榜样的教会。当保罗写腓立比书的时候,保罗正在罗马的监狱中间(主后 60-62 )。腓立比人非常爱保罗,当保罗在坐监的时候,他们就打发了亲爱的使者以巴弗提,并且送来慷慨的爱心奉献表达他们对他的爱,保罗就写了这一封书信来回答他们。

 

  在保罗写给众教会的书信中,腓立比书是唯一的一次保罗问候的时候是向他们的监督们与执事们来问安:

 

  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腓 1:1

 

  保罗简短的提到监督们和执事们,提供了对于研读长老职份丰富有价值的信息。他印证像路加所说过,长老们是在保罗的教会中间所设立,不是仅在小亚细亚和巴勒斯坦像使徒行传所记载的,他也印证在马其顿的众教会中有长老们,。

 

  在他开始问安的字句中保罗提到监督们和执事们最可能的原因,乃是他们已经在教会提议供给保罗奉献的事情上面有一份;也许是一封信,驻明监督们和执事们,伴随着奉献而来的。举例来说,在从耶路撒冷写给外邦人众教会的信上,使徒和长老们(代表在耶路撒冷全体的教会)写着:使徒和作长老的弟兄们,问安提阿,叙利亚,基利家外邦众弟兄的安。(徒 15:23 )如果腓立比的监督们和执事们是跟着同样作法来作的话,那么保罗就承认他们有特别的一份。当然在这一方面,也许已经有其它的理由来问候教会主要的代表们,但是这一件事似乎是最明显的。

 

  保罗使用 诸位监督与诸位执事 就指出,在教会领导职位上为人所承认接受的正式的名称。然而,有一些圣经注释者(通常是那一些反对路加所记载保罗设立长老的那一些人),宣称这一些词句 诸位监督与诸位执事 是被用来在功用上指所有的百姓中来作监督并且服事地方教会的人。他们否认保罗是提到教会有特别的职责者。他们所以支持这一个观点,因为在监督们与执事们这一些词句前头缺少一个定冠词。但是在希腊文缺少定冠词是不足的理由,来指明单单是功能上的意义。上下的经文自己本身就将这一点确定下来。如果保罗是指的一般的通称,他不会像他所作的用名词的形式,他最可能使用分词的形式作监督以及作服事。

 

  在比较少的次数之下, 爱普斯科普斯 (episkopos) 与 狄亚科诺斯 (diakonos) 的名词是在希腊的社会中被用来公开的正式的指派, Ernest Best 是哥拉斯格大学前任圣经批判学教授,强调这一点说:

 

  我说正式的因为 爱普斯科普斯 无论如何不能被用在其它的方式,除非是在指派一项职务上来用,第一世纪的希腊人不能单单为着在职位上、功能上的意义使用,而不暗示这一个行使监督的工作者是有一个正式的地位。有一些虽然不多的证据提到 狄亚科诺斯 同样的用在这一种方式下,确定的事实是使用在一群正式职位者身上 , 就指出另外一个也是如此。 20

 

  最后,在联合起来使用 执事们与监督们 这一些字的时候有很明显的相似之处,可以在提摩太前书 3:1-13 中发现,这两封书信都是写给写在六零年代的早期(主后 62-66 ),就在这一段时间。我们知道在以弗所有一些执事们与监督们间(提前 3:1-13 ),所以很可能在腓立比也一样是有正式被承认的执事们与监督们。所以这样的翻译仅仅指定是一种功能上的意义,对于保罗使用 监督们与执事们 在这一个例子中,是叫人困惑并且是没有意义的。

 

  在保罗向腓立比人的问安中,只有两帮分别不同的有职位的人监督们与执事们,也是有重大意义的。在保罗写信给腓立比人之后五十年,坡吕甲 (Polycarp) 也写了一封信给腓立比人,在其中关呼教会的领袖这一面他给予指示。坡吕甲,是生在大约主后七十年并且死于主后一百五十六年,是在小亚西亚示每拿教会的监督,他是使徒约翰的门徒也是一位著名的为基督殉道的人。对于我们有重大关系的是在他写给教会的书信中写给散居在腓立比神的教会(主后 115 ),坡吕甲只提到教会中的两帮正式的团体:长老们与执事们,他对于长老们所有的评语,甚至于后来提到其中一位长老的名字:(瓦伦斯,他已经因着贪心坠落到罪恶里):

 

  因此禁戒这一些事是对的,顺服你们的长老们与执事们就像对着神与基督顺服一样

 

  并且长老们要存着慈悲怜悯心向着众人。把那一些迷失的羊找回来,探访所有生病的人,不忽略一位寡妇或者一个孤儿或者一位穷苦的人,乃是供应他们。这是在神眼中与人的眼中是有荣誉的事。禁戒各种的怒气,要尊重人,做正当的公义的判断,远离一切贪爱钱财的事,不要很快相信任何控告人的事,也不要急促的作判断,知道我们都是欠了犯罪的债的。 21

 

  坡吕甲在他的信中没有提到一位主要的监督(牧师或者主教),就显明了在腓立比的教会中没有这样的一位。事实上虽然坡吕甲被称为在示每拿的监督是他的朋友依哥拿修所称呼他的 22 。 他自己提到自己的时候,在给腓立比书信中只叫他自己坡吕甲,他清楚的把他放在与其它的长老们一起:坡吕甲与和他一起的长老们。 23 从这两封书信中,我们能作结论,就是在保罗的日子和他之后五十年以后,在腓立比教会中间只有两帮被承认正式的职位:监督们(就是长老们)与执事们,没有任何证据有三种职位好像第二世纪以后所有的光景(监督,长老们,与执事们)。 24

 

  保罗使用复数的名词就指出来在腓立比是有一群监督与执事们。使用复数的监督们是有特别深刻的意义,一面来说,复数形式就说出来对于后来关于教会行政所有困惑的理论。然而,虽然有一些学者宣称在腓立比有几个教会团体,各有一位监督。他们努力要将在腓立比的教会监督复数形式解释掉。但是这一观点是没有圣经经文的根据或者在历史上的纪录。就如同我们已经提过(见第七章),五十年之后,坡吕甲写给在腓立比的教会的信(不是给众教会),他劝勉他们要顺服执事们与长老们。

 

  虽然保罗在他的问安中特别的将执事们与监督们提出来,他整封信中所写的却是给全体会众的。若在开头时没有这一个简单的问安,从信里头或者从使徒行传中我们就无法知道知道腓立比的教会有监督们与执事们。很清楚的监督们与执事们并没有高于会众之上,因这一封信是写给在腓立比的众圣徒,而监督们与执事们的词句是附带在这一句话中的。提过了羊之后再提牧者,因为他们是羊群的一部分,他们彼此是相等的,没有所谓的圣职人员高过平信徒之分。

 

认出监督们来

 

  第一批外邦的基督徒和他们的领袖们使用了希腊文普通的称呼,监督( episkopos ),来描述他们会众的领袖们。这一名词是众所周知,来指明职位与我们今天的校长,总监是同义字。在希腊文新约圣经中, 爱普斯科普斯 出现了四次来描述地方教会的正式领袖们:

 

从米利都他打发人到以弗所并且召请教会的长老们来圣灵立你们做全群的监督( episkopoi ),你们就当为你们自己谨慎,也为全群谨慎,牧养( pastor )神的教会(徒 20:17,28a

 

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 [episkopoi] ,诸位执事。(腓 1:1

 

作监督 [episkopos] 的,要无可指责(提前 3:2a

 

监督 [episkopos] 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多 1:7a

 

所以谁是教会的监督们呢?从新约圣经其余的部分里很明显的监督们也就是同样被称为长老们的。虽然两个名称应用在同一帮人的身上。长老反应出来犹太人的传统,强调尊贵,成熟,荣誉与智慧,而监督反应出来希腊的思想起源于强调监督的工作。下列的经文就印证监督与长老这两个名词是交替在新约圣经中使用的:

20:17,28 。路加记载了保罗打发人要以弗所的长老们来,但是对着同一帮的长老们保罗向他们讲论的时候说,圣灵立他们作长老们 就是监督们。这十分清楚的指出来长老们与监督们代表同一帮团体的领袖们。

 

提多书 1:5-7 ,第五节中,保罗提过他先前对他们的吩咐,要提多在各城选立长老,第六节,保罗开始列出长老们的资格以及将监督这一个字交替在在第七节中,因为没有清楚的指出来保罗已经改变了他的主题,那么监督就是长老另外的一个名词。

 

彼前 5:1,2 ,彼得劝勉长老们监督教会,因为长老们监督地方教会,他们也就是监督们。

 

提前 3:1-13; 5:17-25 ,在提前 5:17 ,保罗说明了带领的角色以及长老们治理的好特别是那一些殷勤劳苦的在传讲与教导的人是有极大的价值的。但是在提前 3:1-13 ,他列出监督们与执事们的资格,并没有提起长老们,当我们理解了监督这一个字的时候,这一些问题都得到解答,在三章一节是一个一般性的词句,是监督们单数的形式,并且监督们是与长老们交替使用的。因此,提前三章和五章是提到只有两帮人 长老们与执事们。

 

  很不幸的,长老们与监督们这两个词句在新约圣经中是交替使用,后来却被指着两个完全分开的职份:监督与长老的团体。 26 耶柔米 (Jerome) ,在早期基督教的时代,是一个对圣经原文文字相当有研究的学者。大胆反对当时传统的说法,他认为主教(监督)们和长老们原初是一样的:

 

  一位长老和一名主教是同样的人教会是由长老们合在一起的团体所治理的如果要假设只是我们的意见而没有圣经上面的支持主教和长老是一个人的话再一次我们来仔细查验使徒写给腓立比书信中所用的这一些的词现在腓立比是马其顿的一个城市,并且确定的在这一个城市里面不可能有许多的主教们,在那一个时候只有同一帮的人是被称为主教们或者是长老们。 27

 

  耶柔米不是唯一的早期圣经注释家肯定长老们与主教们原来是同一帮人, (J.B. Lightfoot) 也写着:

 

  但是,虽然有许多其它的人也有许多的著作,耶柔米是最明显的一个,在他之前有 (Ambrosian Hilary) 已经对同样的真理有过分辩,在他的同时代以及继承他之后的人有, (Chrysostom) (Pelagius) (Theodore of Mopsueestia) (Theodoret) ,都承认这一件事。因此在每一个现存的关于书信所有的注释中,关于这一段经文,在第五世纪结束以前无论是希腊文或者是拉丁文,这一点都被印证。在接下来的世纪中主教们与教皇接受了耶柔米所有的判定毫无疑问。。 28

 

  我用莱特服典型的评估来作结论:现在神学家各种不同的意见都达成了同样的认知是一个事实,就是在新约的文字里,在教会中同样的职责是交替被称作主教'或监督( bishop, episkopos )以及长老' elder, presbyter, presbyteros )。 29

 

  编注: 有关早期教会的组樴,最好的参考书是甘乃地所写的见证的火炬'

── Alexander Strauch《按照圣经作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