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十章 保罗给提多的教训

 

  监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多 1:7

 

  提多是保罗最有恩赐的同工中间的一位。像提摩太一样,提多全人投身在帮助保罗的使徒使命上宣扬福音并且坚定教会。当保罗从罗马监狱中释放之后不久(主后 62 ),保罗与提多(可能还有其它的人)访问了在革哩底岛。保罗离开革哩底的时候,就将提多留在那里完成建立教会组樴以及教导的工作。提多是保罗特别的助理来完成暂时性的工作,他曾多次扮演这一个角色。提多不久就被亚提马或者推基古所取代(多 3:12 )。

 

  在革哩底岛上的教会虽然有可能是保罗新近所建立的,正如有一些人如此宣称。但没有令人信服的证据来支持这一个观点。有假教师们渗透进入基督徒的家中(多 1:10-16; 3:9-11 ),以及保罗对他使徒的职分所作相当长的引言(多 1:1-3 ),似乎就指出在革哩底的教会是保罗到达以前就建立好的。在这些教会中没有正式的长老们的事实,不暗示保罗建立这些的教会。相反的,缺少长老们的意思就是教会是软弱的,并且紧急需要使徒给他们指引和照顾。也许保罗对于革哩底人有着当他写信给罗马的基督徒同样的感觉:因为我切切的想见你们,要把些属灵的恩赐分给你们,使你们可以坚固。(罗 1:11 )。

 

  在他离开革哩底短时间之后,保罗写信给提多正式重申他口头上的教导。这一封给提多的信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说是纯私人的通信(多 3:15 )。保罗这一封信,像他其它的书信一样,是宣教工作与策略上很重要的一部分。这一封书信乃是授权给提多,让他虽不是使徒,却要行使徒的权柄:这些事你要讲明,劝戒人,用各种权柄责备人。不可叫人轻看你(多 2:15 )。这一封信也提供了教会在提多离开以后所应当有连续性,也是永久性的方向。保罗完全期待教会会顺服他的信,并且接待他个人的特使提多。

 

  立好教会的规矩并且设立长老们

 

  在他正式说出他使徒的职分以及写信的目的之后(多 1:1-4 ),保罗提醒提多有尚未办完的事需要完成。革哩底教会缺少适当组织上的结构以及规矩,所以提多一定要在这些教会中所有的缺陷上辨整齐了:

 

  我从前留你在革哩底,是要你将没有辨完的事都辨整齐了,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多 1:5

 

  提多第一优先要作的事,就是为每一个教会设立合格的长老们: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对于保罗而言,要让教会上轨道就先要按照规矩设立一些合格的长老团。虽然教会没有长老团也能存在(徒 14:23 ),但是想要教会有保护并且有适当的规矩,合格并且尽功用的长老们是必需的。

 

  希腊字设立是 kathistemi 。这一个动词,常常被用来说明设立一个正式的职位的行动,就好像设立一位法官或者州长(徒 7:10 )。同样的动词被用在使徒行传第六章 6:3 论到十二位使徒设立七个人,来照顾在耶路撒冷教会的贫穷人。那时百姓拣选七个人,并且使徒们正式设立这些人来管理教会贫穷人的事。这一个动词也可以表明非正式设立的意义。无论如何,正像圣经注释家 R.J. Knowling 说,这个动词暗示在所有的事件中行使权柄的意思。 1

 

  然而,这一个动词 kathistemi 没有传递任何特别的宗教上或者神职人员的意味。这是一个普通的词用来设立法官们,州长们,或者任何人在一个正式的职务上。因此有一些学者翻译这一个动词作按立,那就传递了错误的观点。

 

  提多蒙指示要在地方教会中设立合格的弟兄们成为长老,不是按立圣职的祭司或者是神职人员。长老们不是祭司们。他们并不像旧约的祭司(见第十四章)要借着按立成为圣品的阶级。进一步的, kathistemi 这个字一点没有暗示设立长老们确实的步骤。借着提多的设立是在这一个过程中最后的一个行动,因此就把整个过程总结起来了。

 

  在每一个城市里就是另外一个方式说到在每一间教会里。正像新约圣经的作者们所有一致性的纪录,地方教会包括了所有在那一个城市里头的信徒(徒 20:17 )。新约圣经从来没有说过在一个城里有许多教会(多数),只有那教会(单数)。因此,在每一个城里,也就是每一间教会,提多要设立一群长老们。霍特 F.J.A. Hort 写着说,因此提多是在这一个认识上,来作保罗与巴拿巴从第一次旅行宣教回程上已经在亚细亚南部的各城所作的工作。 2

 

  这里主要强调的重点,是提多要按照保罗的指示来设立:照我所吩咐你,我在原文中是加强的语气,所以这是从使徒自己而来一个带着权柄的命令。这一个动词吩咐( diatasso )意思是命令,下令,或者嘱咐。 在这件重要的事情上,保罗给了使徒特别的指示,所以无论是提多或者是当地的基督徒都不能随己意而行。这些使徒的指示也是今天的地方教会所要顺服的。

 

  长老们的资格

 

  保罗对于设立长老们所给的指示到底是什么呢?我们的翻译是这样说的:若有无可指责的人,为着更好抓住保罗所说的意思,我们需要将他的话延伸一点:照我所吩咐你的设立长老们,那就是,只考虑一种人,就是在道德品格上无可指责的,才可以设立长老的职位。布鲁斯 F.F. Bruce 将保罗的意思,意译传达出来的非常好:

 

  我留你在革哩底的原因是:我要你在那里,按照我给你的指示,将未了的事都办理整齐,特别是要在每一个城市中设立长老们。

 

  你要记得我指示你什么样的人才合适被设立为长老 ─乃是在凡事上都无可指责 这一个牧者领导职位的人,一定要无可指责,因为那才适合在神的家里作管家。 3

 

  正像提前三章 3:1-7 ,使徒给予的资格是设立长老职份的根基。这些的资格代表的神的标准,那是没有人或者任何的组织有权利改变的。基督徒的长老们一定要按照神的标准资格:

 

  又照我所吩咐你的,在各城设立长老。若有无可指责的人,只作一个妇人的丈夫,儿女也是信主的,没有人告诉他们是放荡不服约束的,就可以设立。监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不任性,不暴躁,不因酒滋事,不打人,不贪无义之财,乐意接待远人,好善,庄重,公平,圣洁,自持。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了。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他们因贪不义之财,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多 1:5b-11

 

  注意保罗没有改变在第六节里头的主词,虽然他从复数的长老们( v.5 )改变成单数的如有人(任何人)( v.6 ),所以在第六节中,保罗仍然是说到长老们的事,虽然他使用了一个单数的任何人,保罗在提前三章 3:1 使用同样单数的结构,若有人羡慕监督的职分。

 

  无可指责 ABOVE REPROACH :这一个词无可指责( anegkletos ,是与提前三章 3:2 anepilemptos 同义字)意思是不能控告的,那就是说,一个人的品格或者行为,是没有道德或者属灵上面的指控。这第一个资格,正好像在提摩太前书所写的,就是所有其它资格的基础。约翰加尔文 John Calvin 对于这一个包括所有的资格,所下的结论是值得重复注意:借着 anegkleton ,无可指责,他不是说一个人一点错误都没有,因为找不到这样的人。但是一个人没有任何羞辱的记号能减少他的权柄 ─他应当是一个无可指责的人。 4

 

  保罗立刻列出两个重要的方面,是将要作长老们的生活上特别需要无可指责的:长老的婚姻性生活以及管理自己的儿女。

 

  一个妇人的丈夫 THE HUSBAND OF ONE WIFE :参看在提前 3:2 的批注。儿女也是信主的 HAVING CHILDREN WHO BELIEVE :一个长老不仅仅是在婚姻上面忠实的,一个妇人的丈夫,他一定也对于儿女们有正当的管理。这一个翻译,儿女也是信主,更好的可以翻译成儿女是忠心的,这乃是钦定版的圣经的翻译。希腊文翻译相信是 pistos ,他可以翻译成积极的是相信(提前 6:2 )或者消极是忠心的,可信靠的,或者负责任的(提后 2:2 )。

 

  这个对照不是在信主或者不信的儿女,而是在顺服,尊敬父母的儿女与不法,不受约束的儿女。放荡不服约束是很强的一个词,着重在儿女们的行为,而不是他们永远的归宿。忠心的孩子是顺服并且听父亲的话。这个观念是与忠心的仆人相似,这个仆人能算为忠心,是因为他听主人的话并且做主人所吩咐的(太 24:45-51 )。

 

  在提摩太前书三章 3:4 平行的经文里指出长老候选人一定要能使儿女凡事端庄顺服,因为提前三章 3:4 是比较清楚的经文,应当被用来帮助理解提多书一章 1:6 不清楚的地方。凡事端庄是更与忠心的子女,平行的,在提多书的经文里,所提到的资格是正面的形式 ─长老一定要有儿女是忠心的并且是负责任的。

 

  那一些将这个资格的意思翻译成,一名长老一定要有信主的基督徒的儿女,就将一个不可能的担子放在父亲的身上,就是最好的基督徒父亲都不能保证他们的儿女会信主,救恩是完全神超然的行动,最后能够把救恩能带给孩子们的是神,不是好的父母(虽然他们当然能被神来使用)(约 1:12,13 )。

 

  与有忠心的孩子强烈对照的乃是那一些发野或者是不服的孩子们:告他们放荡或者不服,这一些也是非常强的字眼,放荡意思是行为不检,不受约束,或者发野,没有秩序的生活(参,彼前 4:3,4 ;路 15:13 )。不顺服意思就是反叛,不服管理,或者不顺服。发野,不顺服的孩子们是家庭中光景可怕的反映,特别是父亲领导的能力,照顾别人的事情上,一个人他羡慕长老的职分但是如果有行为不检的儿女,就不是教会领袖职位恰当的候选人。

 

  在第七节上半句再一次被强调了,长老候选人在作丈夫和父亲的事上,无可指责的必需性:监督既是神的管家,必须无可指责。保罗重复长老一定要无可指责这一个观点,就显示了他对这件事感觉的强烈性。 在第七节开头这里有的连接词(中文没有翻出来)显示与第六节是有紧密、逻辑上、思路上的相联。第七节上说明对于第六节所提到的资格的必要性更深的理由:长老是神的管家。因为长老需要要管理神的家,在逻辑上跟着而来的就是,他一定要能管理他自己的家。这是保罗所使用的在提摩太前书三章 3:5 同样的理由:一个人不能照管他自己的家,他怎么能够照管神的教会呢?

 

  在第七节上半句,保罗把称呼转了成为监督( episkopos ):监督必须无可指责,有一些学者试着来说明这一个是名称上面的改变,就指出主词上面的改变。他们宣称保罗不再是继续说长老们而是说到教会的监督。他们说教会的监督是从长老们中选出来的,长老们是从资深的肢体中所组成的。那么监督就是教会的正式领袖 5 。因此他们就作了结论,提多是得着吩咐要设立在在每一个城里长老中间有一位监督。

 

  然而,这一个翻译违反了这一段经文自然的读法。这一段经文并没有说从长老团中间选出一位监督。此外,如果在五、六节长老们所有的资格之外,第七节开始一串在长老之上的一个人新的资格的话,这是一个最令人困惑又奇怪的主题改变。这样的改变就使得第六节与第七节中的连接词变得完全没有意义了。第五节很清楚的信息是保罗留提多在革哩底设立长老们,不是设立长老们与一位监督,或者一位监督从长老们中间来设立。最好还是确认标准的的解读,就是监督是与长老交替使用的同意词,那么在第六节与第七节的主词就没有改变了。

 

  监督这一个词着重于功用比尊荣更多,并且在这里的情况是一个家庭管理的形象比用长老这一个词更合适。监督单数形式的解释是一个通用的单数名词,就好像在提前三章 3:2 所用的。保罗在第五节中已经从复数的长老们转变成第六节里单数的若有人(任何一位长老 ) ,所以我们不应当希奇他使用单数的监督,那是与第六节任何人 ( 任何一位监督 ) 单数一致的形式,重点是注意监督个人的品格。

 

  监督一定要无可指责因为他是神的管家( oikonomos ),希腊文 oikonomos 意思是家庭的管家( oikos 是希腊文字翻译成家或者家庭)。因此一名管家就是一个经理,执行者,或者是某一个家庭的产业或者事业的保管人(路 12:42; 16:1-8 ;加 4:2 )。一个管家是代表另外一个人的利益或者产业的。他要对着另外一个人负责,因为那是他受托来管理照顾。

 

  管家是对着一位长老很正确的描述,因为地方教会被称为神的家(提前 3:15 ),一位长老在管理神的家,称他为管家是很正确的。保罗在这里使用家庭管家的形象所指出来的,是简单的又是深刻的意义:因为一位长老是神家庭的管家,他一定在道德上与属灵上要无可指责。司考特 E.F. Scott 说明保罗的逻辑: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中最可信任的仆人才选择作管家,同样道理应用在神的家庭中。 6

 

  我们要要注意保罗所强调的是,神是管家的主人与拥有者。管家是神的家庭中间的管理者,不是教会的。因此这家庭是属于神,不属于长老们的。当神把他宝贵的儿女托付给一些人的时候,神要求那些人一定要在道德与属灵上都能合适。神不会要不合适又不能信托的管家来照顾他的儿女以及福音真理。

 

  在从第七节里清楚说明什么长老一定要无可指责之后,保罗继续在七节下半句说长老资格的条例,在那里他说到五方面的罪恶。当任何这样的恶行控制一个人的生命之时,这一个人就是有可责之处并且就不合格作神家庭的管家:

 

任性

暴躁

因酒滋事

打人

贪不义之财

 

  我们不愿意有一个被任何这些的罪恶所控制的人来管理我们的家或者我们的产业,神也不愿意。

 

  任性 SELF-WILLED :任性或者是傲慢是与温和(容忍)相反的意义,温和是列在提摩太前书三章 3:3 的资格之一。一个任性的人要按他的方式来行事。他是一个固执,傲慢并且不考虑别人的意见,感觉和意愿的人。一个任性的人是顽固,独立,专断,对人没恩惠,特别对那一些有不同意见的人。一个任性的人不是一个团队的人,而能够团队配搭是长老职份不可或缺的。

 

  我们一定要记得地方的会众是属于神,不是属于监督。,监督是神的仆人,不是一个主人。因此当他照顾神所宝贵的百姓的时候,他没有权利任性。一个任性的人会把神的羊分散,因为他是一个不愿意让步的,专横的与无视他人的感觉和意见的人。(彼后 2:10

 

  暴躁 QUICK-TEMPERED :神的一个属性就是他是一个不轻易发怒的神,所以他的管家也一定要慢慢发怒。人的怒气是神工作的拦阻,因为人的怒气不能成就神的义(雅 1:20 )。因为一位长老就是要处理人和他们的问题,一个热昏的头脑会很快的发现更多叫他生气的材料。箴言警告一个发怒的人所有的危险:好气的人,挑启争端。暴怒的人,多多犯罪。(箴 29:22 )。一个暴躁的人用他丑陋,愤怒的字眼会破坏神家庭中间的和睦与合一。凶暴的眼神以及严厉的字眼,从一个暴躁的人所发出来的,会把人与人中间的感情撕裂,留下在人的心灵中间是一个难过受伤的心灵。所以一个人羡慕成为教会的牧者一定要忍耐以及自我节制。

 

  当然,每一个人都有生气的经验,领袖们一定要处理那些争吵的情况,常常可能会有许多生气的经验。举例来说,戴德生,承认他自己生气的挣扎:我最大的试探是当一些我所信靠的人作出马虎又没有效率的事,在我极度失望之时却不要发脾气。生气是没有用 ─只要有恩慈。但是,阿!这个是何等的一个试炼。 7 问题就是一个羡慕牧者长老职分的人是否知道他的怒气并且加以控制。如果他不控制,他就是一个炸药桶,准备好在下一次问题来的时候爆发。

 

  因酒滋事与打人 ADDICTED TO WINE AND PUGNACIOUS :这两个资格都在提前三章 3:3 中已经提过。

 

  贪不义之财 FOND OF SORDID GAIN :希腊字 aischrokerdes ,在这里所使用的是与 aphilargyros (不贪爱钱财)有非常相近的意思是用在提前三章 3:3 。参考在提前三章 3:3 的解释。

 

  在列出这五个罪恶以后,保罗就列出下面七项的德行。第八节原文的开头就是但是,第八节与第九节有七件的德行是神要求他的管家们所有的品格,这是与第七节的五个恶行相对照。

 

  乐意接待远人 HOSPITABLE :参提前三章 3:2 的解释。

 

  好善 LOVING WHAT IS GOOD :与接待远人相连接,好善是一个正面积极的德行,那就是要求去寻求帮助人,以及活出基督的样子来。希腊文字在这里用的是 philagathos ,希腊文的字典上面的定义是:一个人愿意,并且带着舍己来行善,或者是有恩慈的。 8William Hendriksen 解释这一个字准备好来作对别人有益处的事。 9 新约神学字典这样说:按照早期教会的解释,就是永不疲倦爱心的行动。 10

 

  大卫王是一个喜爱良善的人,他保留了他的敌人扫罗的命,扫罗很不情愿的承认:你今日显明是以善待我。因为耶和华将我交在你手里,你却没有杀我。人若遇见仇敌,岂肯放他平安无事地去呢。愿耶和华因你今日向我所行的,以善报你。(撒上 24:18,19 )大卫借着将约拿单瘸腿的儿子,米非波设接到他自己的家庭中,来向他死去的朋友约拿单显出恩慈,约拿单是扫罗的儿子(撒下 9 )。

 

  约伯的朋友承认他是一位喜爱良善的人,你素来教导许多的人,又坚固软弱的手。你的言语曾扶助那将要跌倒的人。你又使软弱的膝稳固。(伯 4:3,4 ),但是喜爱良善人中最大的例子,乃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他周流四方行善事(徒 10:38 )。

 

  一位喜爱良善的长老寻求去帮助人并且对人做好事。他会是一个有爱心,慷慨并且向着所有的人仁慈的人,而且决不陷入邪恶,反击的行为中(徒 11:24 ;罗 12:21; 15:2 ;加 6:10 ;帖前 5:15 ;彼前 3:13 )。相反的,保罗预言在末后的日子更多的人将会爱自己,爱钱财 不受约束 不爱良善。(提后 3:3 )一个团体是借着爱良善的人来引导,而不是恨良善的 人来引导,才是真正蒙福。

 

  庄重 SENSIBLE :不知什么理由,新美国标准版本的圣经将同样一个希腊文的词 sophron ,在提前三章里头翻译作自守,而在提多书一章中被翻译成庄重。庄重是两个英文翻译中比较好的选择,参考这一个字自守在提前三章 3:2 的解释。

 

  公平 JUST :公平( dikaios )的意思是公义或者正直,要能公义就要在生活中按照神的公义的标准来活,要尊守律法。约翰写着行义的才是义人。正如主是义的一样。(约一 3:7 )。

 

  一位公义的长老,就会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并且能为教会作正确的,公正并且公义的决定(箴 29:7 ),约伯是一个公正人的好榜样:

 

  乌斯地有一个人名叫约伯。那人完全正直,敬畏神,远离恶事。(伯 1:1

 

  我以公义为衣服,

  以公平为外袍和冠冕。

  我为瞎子的眼,瘸子的脚。

  我为穷乏人的父,

  素不认识的人,我查明他的案件。

  我打破不义之人的牙床,

  从他牙齿中夺了所抢的。(伯 29:14-17

 

  神的管家一定要像约伯一样。他一定要有一个正直的道德生活并且以实行公义为外袍穿上。

 

  圣洁 DEVOUT :要能圣洁( hosios ),是要坚决的向神和他的话委身。那是被分别出来向着神,并讨神喜悦的。不顾文化或者环境方面的风如何改变,一个圣洁的人是紧紧的抓住神和他的话。

 

  以色列百姓的历史中一个可怕事实,就是许多的领袖不再公平和圣洁,所以百姓就被带领偏离了。一名长老决不应将百姓带着到偏离!他必需是敬虔的奉献,品格与行为上面的榜样,才能带领百姓在公义的路上向神忠心。

 

  自持 SELF-CONTROLLED :神的管家一定要在生活的各方面,特别是身体的欲望上(徒 24:25 ;林前 7:9; 9:25 )能控制自己,并且能自律。一个不能自律的人很少能抵挡情欲,性,愤怒,懒惰,批评的灵或者其它基本的欲望。他是很容易成为恶者的俘虏。

 

  所罗门警告那一些不控制自己的人容易受到敌人致命的攻击:人不制服自己的心,好像毁坏的城邑,没有墙垣(箴 25:28 )。在所罗门时代,城墙是一个城市防御系统的关键部分。一个强大安全的城市一定要有坚固的城墙。所罗门形容一个人自我约束的能力像城市的城墙一样。没有自我约束,一个人就暴露来让仇敌攻击,而容易的成为仇敌的俘虏。

 

  自我约束(节制)也是被圣灵管理的生命重要的一部分(加 5:23 )。领袖们缺少纪律,就会叫他的同工受到沮丧也叫被带领的人丧气。不仅仅作了坏榜样,而且他们不能完成需要完成的工作。结果,他们的羊群没有好好管理,并且缺乏适当的属灵上面的照顾。

 

  坚守所教真实的道理,就能将纯正的教训劝化人,又能把争辩的人驳倒 HOLDING FAST THE FAITHFUL WORD, ... ABLE BOTH TOEXHORT IN SOUND DOCTRINE AND TO REFUTE THOSE WHO CONTRADICT :第九节提出最后也是在保罗所列出长老的资格中最重要的一点。这是保罗关怀的中心。这一条资格之后所有的经文就说出为什么这一个资格对长老们而言是如此的不可缺少,也是对革哩底教会不可缺少(多 1:10-16 )。最后的一个条件就不仅仅是个人的品格,他乃是长老一定要作的特定差事:教导正确的教义并且改正假教师的错误。

 

  一名长老要能劝化纯正的道理,并且改正假教师的错误,他必须首先全心的委身在纯正的教义上。所以保罗开始说到长老一定要坚守所教真理的道。借着道( logos ),保罗的意思是,原始的教导或者是他们所听过所领受的口头上福音信息的宣告。这就是神在基督里救恩及生命的信息。描述这一个道是( 1 )真实的(可信的)以及( 2 )所教(所教导的)。 这个道是真实的因为是与所教导的完全一致。所教导的是指着使徒们的信息,就是基督的教导,借着他的圣使徒们传递那纯正,有权威的,不改变教训的本身。只有一个使徒的教训(徒 2:42 ;弗 4:5 ),一个标准,一个教导,并且是和完全的真实的(可信的)。任何的教导与记载在新约圣经里的使徒的教训相抵触的话,那就是假的,不可信,并且是从魔鬼来的(多 1:10 、加 1:8,9 )。

 

  神对于一名长老的要求是要坚守他的道,坚守( antecho )意思是紧紧的执着在,投身于,或者全心的依靠在。 George Knight 写着说,保罗呼召监督们,坚定的接受真实的道理, 11 这一个词句暗示着不能移动,热心的信服与委身。 Newport White 说这一个对于长老们的要求暗示了能够抵挡反对者的观念。 12 一个人对于正统,圣经的教训不能坚定的来依靠,就不合格带领神的家,因为他自己都在错误与不信的当中,将会误导神的百姓。这样的人无法对抗鬼魔欺骗的灵与教训(提前 4:1 )。旧约圣经的祭司们,君王们与领袖们如果不坚守神的律法就被偶像的力量所卷走。所以长老如果对圣经的教训拒绝或者不坚定,就会与羊群一同被豺狼所吞噬了。

 

  一位长老需要紧紧的依靠神的话的原因是,这样他就能够也就是被装备,来作二件特别的工作:( 1 )劝化信徒以及( 2 )驳斥争辩的人。加尔文 Calvin 写着说一位牧者需要两种声音,一种是聚集羊群,而另外一种是赶散豺狼与小偷。圣经就提供了他发出两种声音的凭借, 13

 

  毫无疑问的,保罗要求所有的长老们,不是仅仅一些人能够劝化纯正的道理以及斥责假教师所有的道理。在提前三章 3:2 保罗要求所有的长老们要能够教导,提多一章 1:9 把提前三章 3:2 的话延伸,加上了长老必须能够将纯正道理劝化人,并且驳斥虚假的教师们。我们一定对所有的长老都这样要求。

 

  劝化是与教导紧密相连的(提前 4:13; 6:2 ),但是教导主要的是在心思上,劝化主要的是影响人的心,良心,意志与听者的行动。劝化鼓励百姓来接受并且应用所听的真理。

 

  特别的,长老们要在纯正的道理上劝化信徒 ,纯正这一个字的意思就是健康的或者健全的(路 5:31 ;约叁 2 )。在这里是使用比喻的方式来说明教导,所以他的意思是改正,完全,或者纯正的教导。纯正的道理是直接的与错误的教训对照,错误的教训是会病态的,败坏的并且污染人的。病态的教训会毁坏接受者的生命(提前 6:3-5 ),而纯正的道理产生出敬虔,清洁,完全,健康的生活(多 1:13; 2:1 )。会众的健康与健全是在于领袖们不断的将纯正的道理劝化人。没有一个人有资格尽长老的职分,除非他能以这样的方式运用神的话。

 

  如同在使徒行传二十章 20:28-31 ,长老的责任是保护教会不受错误教师们的影响,就是那一些人说话抵挡纯正道理。因此一位长老一定要能斥责那一些与纯正信仰相矛盾的人。更仔细的翻译这一个字斥责( elencho )在这一段经文中的,是责备或者叱责,那是被用在第十三节的。十三节正确的将第九节应用出来,所以斥责一名假教师的目的就是使他们在真道上纯全无暇疵。要合格的尽长老的职分,一个人一定要能注意到错误的教导,并且用纯正的道理加以对抗。

 

这末了一项资格最高的意义,是在十~十六节中间显明: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那奉割礼的,更是这样。这些人的口总要堵住。他们因贪不义之财,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多 1:10,11 )。在革哩底的情形很值得警惕,在那里有许多不服约束的人,说虚空的话,欺哄人。在这样一个充满危险性的环境中教会最大的需要,就是有牧者长老们坚定不移对着神的话忠诚,并且有能力劝化,教导与改正人。若没有设立合格的长老,革哩底教会将注定停留在软弱与没有秩序的里头。然而,借着提多的努力来设立合格的长老们,虽然面对周围的危险,就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教会将会兴旺。 ── Alexander Strauch《按照圣经作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