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十三章 希伯来书:顺服你们的领导者

 

  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来 13:17b

 

  我们不知道希伯来书的作者是谁,但是收信的人却和他很熟的(来 13:18-24 )。似乎很可能这一封信是在主后 70 年,就在耶路撒冷圣殿被毁坏之前写的。主要是写给可能住在罗马的犹太人基督徒团体(来 13:23,24 )。我们研读作者最后结束的话,在其中他劝导他的读者们要顺服引导他们的并且向他们全体问安:

 

  你们要依从那些引导你们的,且要顺服。因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儆醒,好像那将来交账的人。你们要使他们交的时候有快乐,不至忧愁。若忧愁就与你们无益了。 (来 13:17

 

  请你们问引导你们的诸位和众圣徒安。(来 13:24

 

  虽然在书信中没有告诉我们这一些引导他们的人是谁,可以确定的是包括当地的长老们。关于希伯来书的作者写给何地的人有不同的意见。如果是认为这一封信是写给在巴勒斯坦犹太人的基督徒小区,那么长老们,确定的就包括在所指定的引导他们的人之内;如果这一封信是写给罗马的人,这是今天大部分的学者所有的意见,长老们仍然是教会所指定的领导职位的一部分。在写希伯来书的时期,有大量的证据支持在罗马是长老们领导会众的:

 

我们从 赫马斯的牧者 这一本书(主后 140 年),这一本被称作早期基督徒的 天路历程 的书,很情楚的知到第二世纪初在罗马的基督徒所有的情形,乃是长老们的团体 ─不是一位单独的监督 ─主持着在罗马的教会。 赫马斯 说道:之后在我的家中看见一个异像,年长的妇人来到并且问我,是否已经将书交给长老们但是你当读(这一本书)给城里(罗马)的长老们,他们是教会的主持人。 1 此外,监督这一个名词在 赫马斯 的书中被用过两次,但是他是与长老们的同义词,也常常是在复数形式之下使用。 2

 

依格那修 Ignatius 在主后 115 写给罗马教会的书信中,没有题到罗马的监督(主教)。这是与其它的六封书信不同的,因为在其它书信中都提到一位单独的监督。

 

 

主后 96 年,罗马的教会写了一封信给在哥林多的教会,这一封信被错误的称呼为 圣克利免给哥林多人的书信 (或被称为 克利免前书 )。信说明了两个教会有亲密的关系。对着我们有重大意义的,是这一封 克利免前书 劝导哥林多的人要顺服他们的长老们,因为长老们是由使徒们所设立的,并且是旧约圣经所预先说明的:

 

  使徒们从主耶稣基督为我们接受了福音;耶稣基督是从神那里打发来的,所以基督是从神而来,使徒们是从基督来的所以;在各城各乡传道,他们设立了他们初期结的果子,当他们借着圣灵证实以后,就成为主教们(长老们)与执事们,他们这样做并不是新的方式;因为从古代以来就已经记载了关乎主教们与执事们的事;因此在圣经上某处这样说, 我要在公义中设立他们的主教们,以及在信心中设立他们的执事们 。 3

 

  并且我们的使徒们从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知道,将来会有对于主教们(长老们)职位的名称的争执。因此,领受了完全的预知,他们就设立先前所说过的人(长老们)。并且后来,他们(使徒们)提供了一个继续的方式,如果这些(长老们)要是睡了的话,其它经过查验的人(长老们)可以接替他们的(长老们的)事奉。因此这一些被他们(使徒们)所设立的人,或是日后借着其它有好名声的人(长老们),在全教会同意下所设立的人,如果无可责备的来服事基督的羊群,存谦卑,和平并且合乎各样中道,加上长时间的在各处有好的名声 ─我们认为将这些人从服事中除开是不合理的。 4

 

  虽然克利免前书没有说到在罗马有长老们出现,他说到是使徒们通常的做法,设立一群监督们(长老们),暗示了罗马的基督徒同意并且跟随着同样的作法。

 

希伯来书,是写在 克利免前书 之前三十年,提到了一群复数的长老们,而不是一位单一的领袖。这一些领袖们联合的功用,被形容是为读者们属灵的好处而保持警醒,正是我们在整本新约圣经中所观察到的教会长老们的工作(雅 5:14,15 ;徒 20:28 ;彼前 5:2 )。

起初在罗马的基督徒小区是由五旬节的时候在耶路撒冷听见福音犹太人和归服犹太教的人所组成的(徒 2:10 )。在耶路撒冷城之外犹太人基督徒会众,极为可能按照在耶路撒冷的教会的作法来作(雅 5:14 ),并且罗马的基督徒已经听说在耶路撒冷基督徒犹太人的会众中有长老们被设立。

 

  根据这一些证据,我们有好的理由相信,在希伯来书写成的时候,长老们是在罗马城存在。因此我们把希伯来书十三章 13:17 当作我们研读长老们的一部分。

 

顺服属灵的领袖们

 

  希伯来书的作者指出读者们有责任要纪念并且顺服他们的属灵领袖们,因为这在他们抵挡罪恶上会有很大的帮助。希伯来书十三章的第七节,作者催促读者们要留心从前引导他们的领袖们敬虔忠诚的榜样:从前引导你们,传神之道给你们的人,你们要想念他们,效法他们的信心,留心看他们为人的结局。在第十七节,作者劝告他的读者们要顺服目前领导他们的人。这样的劝导有两方面的目的:第一,借着思想他们从前领袖们的见证,读者就能被激励,向着基督有更大的忠心。第二,借着顺服他们现在的领袖们,他们就能在属灵上得着喂养与保护。

 

  很重要是基督徒们了解,神的旨意是要他们顺服属灵领袖们的引导。希伯来书十三章十七节比新约圣经中其它经文,更多的说出信徒顺服教会牧者们的责任。作者借着使用两个命令式的动词,依从和顺服,来强调他的劝告。他的吩咐是有最高度的重要性。虽然很难分清出这两个动词彼此之间确定的分别是什么,顺服在二者之间有更重更广的意义。基督徒不仅仅要依从他们的领袖们( peitho ,意思是依从,听从,跟从),还要顺服( hypeiko ,意思是让,让路出来,服从)。甚至于和他们意见不同的时候,基督徒要向着领袖们负责,依从他们的权柄,并且服从他们。

 

  附从权柄是社会上有适当的秩序所必需的,神的教会也不例外。古代一位教会的圣徒, John Chrysostom 说,没有秩序的混乱就是一种的邪恶,也是毁坏的原因,但是对着治理者的不顺服并不是较少的邪恶,因为结果一样。百姓不顺服一位治理者,就像没有治理者,也许还更坏。 5

 

  一个顺服与倚从权柄的灵,是基督徒生活的根本(罗 16:19 ;林后 2:9 ;腓 2:12 ;门 21 ;彼前 1:2,14 )。顺服是真实的谦卑与信心的果子,那是圣灵充满生活的记号(弗 5:18-6:9 )。圣经说,最重要的是因此顺服神(雅 4:7a )。真实的顺服神,自然的表现在顺服地上的权柄。因此真正向着神以及他的话所有的顺服,是在家里头,在婚姻中,在工作的场合,在社会中以及在地方信徒的聚会中借着顺服与依从表明了出来。

 

  任何教会团体的领袖们服事的果效,是受着他们所带领的百姓对他们的响应来影向。如果百姓是倔强又不顺服的,那就是不能受教也不能改变他们的生活。思想以色列国,因着持续的不顺服,整个国家就不能进入应许之地(来 3:16-4:16 )。今天这同样是真实的,当神的百姓独断独行任凭己意,在地方教会的事奉中,就少有成长,平安与喜乐。只有当信徒们适当的顺服他们属灵领袖的时候,地方教会才有机会成为神所期盼会增长的,有爱心,喜乐的家庭。 William Kelly 在这个主题的重要性上做了可赞赏的结论,他写着说:基督他自己走在这一条不能改变,不能摇动顺服的路上(信徒们)唯一能得到祝福的是,当他们也走在顺服与依从的路上,他们不为着自己的权利寻求虚荣,因为那将成为撒但的奴仆。 6

 

  我们不要忽略一个事实,就是作者呼召他的读者们顺服一群领袖们。他不是说,顺服你们的领袖,并且依从他;他说,依从你们的领袖们。正如我们全面的研究,是牧者长老们,而不是一个人,负起保守地方教会信徒属灵的责任的。

 

  希腊文用来作领袖们使用的是 hegoumenoi ,是从动词 hegeomai 而来。在我们英语的字常用的就是领袖。这个字能说明在军事上,政治上或者宗教上的领袖们。在希腊文旧约圣经中,是被用来描述支派的领袖(申 5:23 ),一个军队的将领(士 11:11 ),以色列国家的治理者(撒下 5:2; 7:8 ),管理库银的人(代上 26:24 ),以及大祭司(代下 19:11 )。在使徒行传里,西拉和犹大被称作弟兄们中间做首领的( hegoumenous )(徒 15:22 )。耶稣说,在你们中间为大的要成为最小的,并且作为首的( hegoumenos )要作你们的仆人(路 22:26 )。在希伯来书 13:7,17,24 中,作者使用这个字,可能有更广的意义,包括了使徒们和长老们。在第十七节领袖们的工作是被描述来继续的为你们的灵魂警醒,自然的就说明是地方教会长老们的工作(徒 11:30; 15:6,22 ;雅 5:14,15 )。虽然长老这一个名词没有在这里出现,这一个劝告顺服与依从教会的领袖们,会自然的包括为着教会警醒的长老们。 7

 

他们为你们的灵魂警醒

 

  因为知道就是神的儿女对着顺服权柄,也会抗拒或是怨恨,作者就提出重要的理由进一步的劝告当顺服与依从。应当顺服属灵领导,因为他们为你们的灵魂警醒。这一个时刻警醒( agrypneo )字面意思是使得一个人自己醒着,但是这里是一种比喻的用法,形容警觉,保守或者照顾百姓。像古代守望的人或者是牧羊的人,属灵的领袖们一定经常要有敏锐的警觉,良心的意识以及殷勤。守望是需要努力不懈,自我约束以及为着别人的安全不顾自己。

 

  这些领袖们是介入在属灵的照顾上。他们为你们的灵魂时刻警醒。希腊词灵魂是 psyche ,在许多的例子中,被用来与人格或者一个人自己相同的意思。因此我们能象有的翻译将这个字翻作你的代名词。他们为你时常警醒( 新国际版本 的翻译是如此)。然而,在这一段经文中,这一个字似乎有更深的意义,说到一个里头,属灵生命的层面(参,来 10:39 ;约三 2 )。在一切之上,这一些领袖们时刻为着会众属灵的好处来警醒。他们的工作,如果掉以轻心就会造成神的百姓属灵生命上面严重的伤害。

 

  圣经注释家 R.C.H. Lenski ,指出来时刻警醒,暗示着有潜在的危险:警醒,暗示着保守自己和其它的人的安全,知道有危险的存在或者害怕其来临。没有危险的存在,就不需要警醒。这一切应用在教会上应该是更加警慎,因为教会是保障灵魂的。 8 因着充满了假教师们和属灵上面的陷阱,因着所有的基督徒在开始的时候都是基督里的婴孩,也因着一些基督徒是一直在信心上软弱,为着神百姓们属灵的发展,警醒是不可缺少的,一直需要的工作。

 

  希伯来书本身是一个属灵上警醒行动的例子,显出需要属灵上面的守望。在一些信徒中有严重的问题存在:属灵上漠不关心和不成熟,忽略真理,与犹太教过去的方式妥协,害怕艰难,心中苦毒,退后并且对着神的牧者不顾。领袖们对着这有需要的团体有责任面对问题,需要警醒的注意并且采取行动。

 

  如果在第十七节中所指的领袖们是察觉会众问题而告知希伯来书作者的话,他们就是属灵上守望的优秀榜样。似乎这一些的领袖们是稳定,成熟的基督徒,作者对他们有完全的信心。诚然,就像一位圣经注释家指出来,这一句话(他们时常警醒)就表明这一些人是神所赐给有牧者权柄与责任的。 9 然而,如果信徒不顺服他们智慧有爱心的领导,他们良好牧养的努力就不会太成功。

 

  不仅仅属灵的领袖们因他们时常为神的百姓警醒值得顺服,他们更大的责任也要求在神面前严格的审慎以及交帐。所有属灵的领袖们是守望者与牧者,他们都要交账。耶稣说,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路 12:48b ;参,可 12:40 )。如果这些属灵的领袖在他们的工作上失败,神的百姓将会受伤。因此他们就像一个城市的守望者,要非常的警觉。他们为着所托付他们重大的工作要向神交帐。 Lenski 很好的提醒我们:任何一个人得着所托给他别人灵魂的责任,那怕只有一个灵魂也要完全的负责。 10

 

  按照旧约圣经,神应许过他会呼召守望者,为着他们圣洁的责任交帐:

 

  我何时指着恶人说,他必要死。你若不警戒他,也不劝戒他,使他离开恶行,拯救他的性命,这恶人必死在罪孽之中。我却要向你讨他丧命的罪(原文作血)。倘若你警戒恶人,他仍不转离罪恶,也不离开恶行,他必死在罪孽之中,你却救自己脱离了罪。(结 3:18,19

 

  同样的,保罗看他自己是一位守望者,他一直为着神所托付要他照顾的人来负责:所以我今日向你们证明,你们中间无论何人死亡,罪不在我身上。(原文作我于众人的血是洁净的)。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徒 20:26,27 ),因为保罗知道神确定要衡量他的劳苦,就殷勤的寻求神对着他一切工作的认可。(林前 4:1-5; 9:27 ;林后 5:9-11 ;提后 2:15; 4:7,8

 

  圣经告诉我们说,教师们因他们所有的影响以及责任,要受更严重的审判(雅 3:1 )。因为教导与带领的职位有更大的责任并要交账,一个智慧的人不会仓促的进入到领导的职位上。认识到要向神交账,应当大大的影响一个领袖属灵领导的质量。此外,当神的百姓明白他们的领袖们一定要向神交帐时,他们对领袖们的行动和决定会更加的容忍,理解及敏锐。他们会更愿意顺服与依从他们的领袖们。

 

使他们工作的有快乐不至于忧愁

 

  被带领的人的顺服会给那一些带领的人带来深刻,满足的喜乐。每一个牧者都知道,看见人的生命因着福音的能力转变的时候,看见百姓因着所教导的道而生命成长的时候,或看见羊群更兴盛的时候,就有说不出来的喜乐。使徒约翰说到这一种的喜乐:我听见我的儿女们按真理而行,我的喜乐就没有比这个大的。(约三 4 ),这一种喜乐是每个领袖有权利盼望的(林后 2:3 ),也是只有当百姓们顺服,并且依从他们的领袖的时候才可能的。

 

  当神的百姓不顺服,抱怨以及争闹的时候,牧者的喜乐就消失了。当基督徒拒绝听从牧者的警告,牧者就感觉到忧愁。所以作者说,让他们工作的有喜乐,不至于忧愁。这一个忧愁的字也可以翻译作呻吟,叹气,或者哀叹。忧愁说明了一个心里头很强的感情─ 这一个情感是话语不能表达的(可 7:34 ;罗 8:23,26 ),在这里这个字说出深深的忧伤,以及渴望能有更好的情况。

 

  敬畏神的领袖们,为着故意跟从错误教训的弟兄和姊妹会叹息。他们为着那些拒绝成长,学习,改变和接受改正的人,在忧愁中呻吟。摩西多次因着百姓的不顺服与倔强叹息忧伤。在摩西的生命中,有一次忍受不了百姓的埋怨,他求神夺取他的性命:管理这百姓的责任太重了,我独自担当不起。你这样待我,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立时将我杀了,不叫我见自己的苦情。(民 11:14,15 )。保罗也因着许多信徒的不顺服而头痛。判逆的信徒是牧者最难过的事。有的时候好的牧者会因着不顺服的羊群所给他深刻的痛苦而放弃。那时候,会众里每一个的人都要受苦。

 

  当不顺服使得教会的牧者受到了压力的时候,对于那些走上偏离道路的信徒会有更严重的影响。这是读者们要顺服并且依从他们属灵领袖最后的理由。借着一个有意的轻描淡写来说,就与你们无益。希伯来书的作者警告不顺服的信徒们,他们使属灵的领袖忧愁的后果。这一个叙述,是一种称为 litotes 的 文字用法,那是一个以温和,反面的陈述,来代替强烈,肯定性的叙述。这和夸张的用法刚好相反(举例来说,与其说真是伟大的工作,我们也许说,不坏的工作。)这样的用法会造成读者停一下,去思想以明白更完全的意义。正面来说,这一个句应当被理解是,那是对你们有害,或者那是你们的灾难。

 

  与神的守望者切断关系,或者从神牧者的照顾中跑开都是危险的事。神会严厉的责罚那一些不顺服的信徒(林前 11:29-34 ),魔鬼也会引诱他们的心思(林后 11:3 ),或者一个苦毒的灵会介入,使得所有的成长与成熟停止。那一些拒绝教会牧者所呼喊与呼吁的人,自然会失去所有神赐给的牧养服事带来的祝福。所以结论的话就是,正如圣经注释家 William Lane 所说,一个值得注意的提醒,就是整个团体的利益是与他们对着现在领导者的响应的质量相联的。 11── Alexander Strauch《按照圣经作长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