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得神喜悦的事奉

 

一、我们所事奉的是谁?

感谢主让我们今天能在这里聚集,感谢主!祂不但救我们,并且祂也呼召我们。今夜在这里的弟兄姐妹,都是一同在事奉神上有分,有的人已经事奉神多年了,有的人也许事奉神的年龄比较小一点,但是感谢主!我们都在这里一同事奉神。

在我里面有一个感觉,就是在我们事奉神的路上,需要有时停下来,回到神的面前。许多时候我们在那里事奉,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的方向开始转变了,所以我们需要有时间安静下来,回到神面前,让祂的光照亮我们,免得我们有一天到基督台前的时候,发现我们的事奉是草木禾禾皆,而不是金银宝石。所以今天愿意大家的心静下来,一同来到主面前问一个问题,好像这个问题是不需要问的,但是这个问题又是必须问的。这个问题就是:究竟我们今天所事奉的是谁?当然我们说我们今天所事奉的是神,如果不是事奉神,我们今天晚上也不会聚在这里。我们记得旧约以利亚说:我是事奉永生的耶和华。我们也记得,新约保罗说:在福音上用我的灵所事奉的神。当然我们都是在这里事奉这一位神,这是无可非议的。

1. 是事奉神呢,还是事奉玛门?

但是弟兄姐妹,很可能在事奉中,我们会不知不觉的偏离了我们的方向。比方说马太福音第六章二十四节,主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那么,主这话是对谁说的呢?我们都知道,登山宝训是主对门徒说的,我们的主到山上,祂的门徒到了祂的跟前,主就对他们说话。虽然有许多人在那里旁听,但主要听话的人是祂的门徒,所以主说的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也是对祂的门徒说的。就着一方面来话,做门徒的当然是事奉神。但主在那里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你不能事奉神同时又事奉玛门。这表明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事奉神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也在那里事奉玛门。我们以为可以一面事奉神,一面事奉玛门;但主说: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你不是重这个,就是轻那个,你不是爱这个,就是恶那个。换句话说:在表面上这是可能有的事,但在实际上这是不应当有的。

说到玛门,我们以为就是钱财,但主接下去说:我们不应当忧虑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我们应当先求神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就要加给我们了。这里告诉我们:当我们在事奉神的时候,我们不知不觉中就想到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当然我们在世界上是需要吃、需要喝、需要穿,我们在这世界上需要摸玛门,我们有生活上各种的需要,这些东西是应当的。但问题是:我们的心在那里?我们是重在那里?轻在那里?是否当我们事奉神的时候,我们能先求祂的国、祂的义?是否在事奉神的同时,又在那里忧虑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为着要解决这些问题,不知不觉就让这个世界的玛门霸占了我们的心。所以在这里是一个心的问题,究竟我们在事奉神的时候,我们的心向着神是不是单纯?或者当我们开始事奉的时候,我们的心是单纯的,但是在事奉神的过程中,我们顾到这个世界许多的需要,因为我们去摸那些东西,我们就看重这些东西而轻忽了事奉神。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能不摸玛门,但是今天我们是让玛门来霸占我们的心呢,还是用玛门来事奉神?我们需要常常来检点我们自己,是不是当我们今天在事奉神的时候,我们的心多注重于我们生活的需要,我们的时间也多给它霸占了去。我们是否相信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祂必定会将这些东西加给我们?这是一个例子。

2. 是追求主呢,还是追求自己的利益?

还有一个例子是腓立比书第三章,保罗在这里是重在我们的追求,他告诉我们:他看万事好像粪土,为要得着基督。他要认识基督,并晓得祂复活的大能,在祂的苦难中有份,能效法祂的死,在祂的拣选里有分。他讲到我们要如何追求我们的主。我个人感觉,事奉和追求很有关系,我们所追求的,也就是我们所事奉的。如果我们所追求的是我们的主,结果我们所事奉的也是我们的主。如果我们所追求的是主之外的东西,那我们所事奉的也一定偏到另外的事上。腓立比书第三章十八至十九节是在括号里的,好像与上下文连不起来,如果你读达秘的圣经,就看见它是在括号里面的(因为有许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我屡次告诉你们,现在又流泪的告诉你们: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这些话不是对没有信主的人说的,这些话是对信主的人说的。在信的人当中,有一班人是追求主的,所以他们所事奉的是主。但也可能有许多的人、许多信主的人,他们行事为人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保罗为这些人多多的流泪,因为保罗感觉到这些人所事奉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专以地上的事为念。换句话说,虽然他们是属于主的人,但是他们所追求的,乃是自己的利益,他们追求能得着什么好处。因着这样的缘故,他们所事奉的,不是事奉神,乃是事奉他们自己。所以这也是我们事奉神的时候所应当检点的。今天我们所追求的是什么?是不是我们的主?或是追求自己有所得着?

3. 是讨神的喜欢呢,还是讨人的喜欢?

为此,在事奉上就产生不同的情形。加拉太书第一章十节说: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在我们事奉神的路上,我们有可能被引诱到事奉玛门,就是世界的路上;我们也可能在事奉神的路上,不知不觉事奉了自己的利益,我们没有接受十字架的对付;同时我们也很可能在那里事奉人,而不是事奉神,要讨人的喜欢,忘记了要讨神的喜欢。保罗在这里不顾人怎么说,他只顾到神的喜悦,这也是我们在事奉神的路上要注意的事情。也许我们说这是不可能的,但事实上这样的事情是非常的多。我们须要过一段时间就回到神的面前,让神的光来照亮我们,免得在事奉上我们偏差。

二、我们怎样事奉才能讨神的喜悦?

如果我们今天确实是事奉我们的神,第二个问题:我们怎样事奉神才能讨祂的喜悦?当然我们事奉是要讨祂的喜悦,如果我们在事奉上忙忙碌碌,而神却不喜悦,那这些都是虚空的。也许在人面前有些作为,但在神面前不蒙喜悦,这就是虚空。在这里我稍为提几点:

1. 是在启示里,而不是在遗传里

第一、今天我们在事奉神的事上,应当是在启示里,而不是在遗传里。好像加拉太书第一章十一至十二节说:我素来所传的福音不是出于人的意思,因为我不是从人领受的,也不是人教导我的,乃是从耶稣基督启示来的。我们知道在事奉上,启示的事奉和遗传的事奉乃是天渊之别,因为神是灵,我们要事奉祂,必须用灵来事奉。用灵来事奉,就是根据启示;因为圣灵把神的心意启示在我们的爱里,这样我们才真正知道我们的神。若我们的事奉是从遗传而来,就不须要用灵来接受,乃是用头脑传到头脑,这是用心思事奉,这种事奉是外面的事奉,即使准确也是死的。只有在灵里的事奉才是活的,能传达生命。

本来当神向摩西说话的时候,那时他所领受的乃是活的东西,是从神而来的启示。但是慢慢的,就变为一个遗传、变为一个制度。犹太教的遗传,在当时是最美的遗传,所以当时外邦人都归于犹太教。保罗在当时是接受了最完整的遗传,他在迦玛列的门下,迦玛列是当时犹太教中最大的教师,保罗领受了这些遗传,并且他有心事奉神。但是他用人间的遗传来事奉神,结果他不仅叫神得不着事奉,反而打岔了事奉神。感谢神!在大马色的路上,他得着了天上的异象,从那时起,他的事奉是启示的事奉、是灵里的事奉、是活的、是满了生命的。将他的前后一比,就看见有天渊之别。今天我们也是这样,很可能我们从人所领受的,是最美、最好的遗传,也许是最准确的遗传,但如果我们是根据从人所领受的来事奉,你就看见,我们的事奉不过是从心思里出来,愈事奉愈律法,我们不但不能释放人,我们更是捆绑人,这是今天在事奉上极大的难处。

那么今天我们怎样在灵里得着启示呢?不错,我们是从人领受的,我们前面的弟兄姊妹为我们开了一条路,他们从神那里得着了启示,他们脱离了遗传,他们付了很大的代价,他们将他们从神领受的传给了我们,我们是从他们那里领受的,好像保罗所说:我从神那里领受的,又传给你们。当然我们是这样的领受。但是当我们领受的时候,我们是否只领受这些话,就以为我们有了,以为我们得着了;或是当我们领受的时候,我们回到神面前,让圣灵把这些话画在我们里头,使我们的灵也有所领受;如果这样,就使我们的事奉能进入启示里,而不是遗传里。

有一件事很容易把它证明出来,如果今天你是在启示里领受,里面必定有十字架。如果你光是从人领受,而不是回到神面前,让圣灵光照,并不需要十字架,你也能够传给别人,那么你所传的,不过是人间的遗传,而不是将神的启示传给人。所以我们一同事奉神的时候,不能够将人的遗传接受过来,以为这就是。我们必须要将这些话带到神面前,带到圣经的光中,带到圣灵的光照里。这样我们就看见,这些东西是真的、是活的。

所谓的启示,并不是说有新的启示,神所有的启示,都已经完全在神的话里头。如果今天有人说,我得着了新的启示,是圣经所没有的,那我们很容易断定说,这是异端。我们所说的启示,都在神的话语里头,但是神的话要在我们里面启示出来。所以我们说罗格斯必须要变为雷玛。神说了话,神再说话,神把祂从前说的话,对我们个人再说,这个时候就是启示。所以如果我们回到神的面前,看看有多少的事奉是启示性的、有多少的事奉是遗传性的,如果我们能在这方面多注意一些,我相信我们的事奉是活的,而不是死的,这是第一点。

2. 是出于爱,而不是出于本份。

第二、事奉必须走出于爱,而不是出于本分。因为我们的神是爱的神,所以我们要事奉这位神,必须以爱为基础。如果我们今日的事奉缺少爱,不管我们的事奉有多准确,神不会满足。很可能当我们刚开始事奉的时候,是因着爱的缘故,基督的爱激励我们,我们想一人既替众人死,众人就都死了,叫我们今日活着,不再为自己活,乃为那位替我们死而复活的主活。我们当初的事奉,是受祂爱的激励,但是当我们在事奉的路上,这个爱在神面前就渐渐的冷淡,就用本分来代替了。我们所做的事还是照旧,外面看不出,但是里面那个动机已经不同了。

所以当我们读神话语的时候,我们看见保罗写信给帖撒罗尼迦的教会,保罗告诉他们:他们有爱心的劳苦、有信心的行为、有盼望的忍耐,在这些劳苦、行为、忍耐的背后,有信、有望、有爱。当你读到启示录第二章,主对以弗所教会说:我知道你的劳苦,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能忍耐。但主说:我反对你,因为你离弃了起初的爱。我们在事奉的路上,很容易落在本分的里头,失去了那起初的爱,如果我们这样事奉下去,人也许得着帮助,但主不满意,甚至主说:我反对你,你如果不悔改,我要将灯台挪去。所以愿我们借着主的话彼此勉励,我自己也常常觉得,因为事奉久了,事情也做惯了,所以好像没有启示也可以做下去、没有爱也可以做下去,这些是欺骗我们自己,神决不满意。

3. 是凭着圣灵的能力,而不是凭着天然的能力。

第三、我们在事奉的时候,究竟是凭着什么力量来事奉?是凭着圣灵的能力,还是凭着我们天然的能力?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第四章七节说:我们有这宝贝放在瓦器里,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我们在事奉上有一个传统的错误,就是凭着我们天然的能力来事奉神,没有信主之前,我们用天然的能力来事奉罪恶,现在信了主,就用天然的能力来事奉神了。你如果从前是大公司的经理,现在你可以来经营教会了;你如果从前是个会计师,现在你可以来管理教会的财政了。换句话说:这个能力还是我们自己的。用我们天然的才能、天然的聪明、天然的办法、天然的意见、天然的经验、学历等来事奉神,这不是神所要的。

摩西四十年在埃及的皇宫里,他学会了埃及所有的学问,大有口才、大有能力,他就用这些东西来事奉神。心是不错的,他要用自己的口才来说服他的弟兄,也用他的大能来打死一个埃及人,但是结果呢?他一败涂地,神不能用这些东西。他要在旷野四十年之久,把他的口才变为拙口笨舌,因为他不能演讲,对着羊群演讲羊也不懂,所以他说我不懂讲话是真的,因为讲话要常常练习的,你四十年如果不练习,话也说不出来了。他也没有能力了,你怎么可以用大能来牧羊呢?这样,羊都给你打死了,所以神把他带到天然的尽头了。为此,他在诗篇第九十篇说:人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他现在已经八十岁了,已经到了尽头,神就开始使用他。不是他自己的能力,乃是圣灵的能力,主说:我与你同在。

所以弟兄姊妹!今天我们在这里事奉神,我们天然的能力必须被带到死地。这个话讲起来容易,但是在经历上不简单,特别在我们年青的时候,我们总有些英雄气概,我们要想用自己的能力来为神做最大的事。要我们天然的能力被带到死地,这是一件不简单的事,要我们拒绝自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们不过是一个瓦器,宝贝是在我们的里面,要显明这莫大的能力,是出于神,不是出于我们。如果是出于我们,就把神的能力约束起来了,所以撒迦利亚书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灵,方能成事。约翰福音第十五章主说:你们离了我,就不能作什么。我们必须要有这样的经历,然后才能到腓立比书第四章的: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4. 需要肢体的配搭,而不是单独。

第四、事奉的方式是配搭、不是单独。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说:神把我们配搭在一个身体里。我们没有一个人是一个身体,我们都不过是身体上的一个肢体,我们的元首、我们的头是基督,在基督之下的身体是众肢体合成的。因此,我们看见神把我们配搭在身体里,没有一个肢体是全备的,没有一个肢体能说,我是不需要其它肢体,我们肢体要彼此互相联络作肢体。在工作上我们需要有配搭,我们不应当单枪匹马,如果我们单独,我们很容易走偏了。许多神的仆人,可能是大有恩赐的,但是如果没有配搭,结果很容易落到偏差里去。在教会里也一样,教会里也需要有配搭,如果在教会里没有配搭,就要分散了。所以我们看见,主差遣门徒出去是两个两个的。五旬节的时候,彼得站起来了,十一个使徒也都站起来了。今天我们在事奉上需要有配搭,我们大家配搭起来事奉神,这也是我们在事奉上应注意的。

5. 求神的荣耀,而不是求自己的荣耀。

最后一点,我们事奉的目的是荣耀神,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五章说:你们在那里求人的荣耀,你们不在那里求神的荣耀。所以,今天我们在事奉的时候,应当常常记得这件事。我们在这里事奉的最终目的,乃是叫神得荣耀,我们不是在这里追求自己的荣耀;人的称赞、人的批评,这些东西都算不得什么。如果我们的心是要叫神得荣耀,我们就不会受这些外面的影响。所以今天稍为与弟兄姊妹交通这一些。我们是彼此交通、彼此帮助的,你如果在事奉上,神给你有什么光照,或者你学了什么功课,盼望你能够帮助我们,我们须要彼此帮助。或者你在事奉上碰到什么难处,你可以提出来,我们大家在神面前可以彼此帮助。

三、问题解答

问:请问江弟兄,在事奉上时间的安排有冲突,怎么办?例如有的弟兄姊妹有许多事奉,在周六晚的青年聚会中有服事,在主日学中也有服事,平常也要预备一些聚会的交通等等;而每月有一次为着各项服事的聚会,主日学也有每月一次的开会,青年人的服事每月也有一次的开会;这些有追求的弟兄姊妹有个难处,就是时间要花很多,也有许多的事要做,但是平衡有困难;有心追求、有心服事,但时间不够,也感觉很疲乏。怎么帮助这些年青人,在这方面遇到的难处呢?

答:弟兄提出的问题,是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在我里面有两点感受:第一,今天我们还没有被主带到全体事奉的实行里。照着神的话语,每一个弟兄姊妹都应当起来事奉主,好像我们身上的所有肢体,都应当发生功效。今天的难处,就是只有少数的人在那里事奉,大多数的人都是被事奉的人。所以结果呢?那些少数的人是精疲力尽,大多数的人在那里都不起作用,这是工作上的失败,带领的失败。有一位弟兄曾这样说:我们看见全体事奉,我们就看见教会了。如果今天不过是少数人在那里事奉,这在神面前是不够的;如果全体都来事奉的话,责任就会分散了,不会集中在几个人的身上,这是一个基本的原则。

        还有一个问题:许多的时候,我们的聚会太多,结果好像除了聚会之外,其它的生活就受了打击,尤其在东方。我记得我年青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有聚会,所以结果家庭也不管了,家庭的生活也谈不上了,像这样的情形,也可以说是偏了。到了美国,他们对家庭又看得太重了,教会的生活就减少了,结果又偏到另外一方面,所以教会的生活就减少了。怎样能保持平衡呢?活动太多,不一定是有益处的,我们需要有时间安静在主的面前,这样我们的活动才有价值。如果都是活动,甚至读经也没有时间,祷告也没有时间,就是读经也是为着供应而读经,祷告也是为着工作而祷告,这样就是已经出了问题。所以我们要怎样调整一下,带领弟兄姊妹多到主的面前,有一些不必须的活动,应当减少一点;同时,我们基督徒的生活还是应当多方面的,应当有教会的生活,也应当有家庭的生活。

 

问:        江弟兄刚才所讲的,第一点,说到事奉要用灵,不是用心思,我们知道是要经过十字架。在第二点,说到事奉是出于爱,不是出于本分。但问题是:我们能否容易分辨,什么时候是出于爱?什么时候是出于本分呢?

答:        出于爱,我们里面有感觉,出于本分,我们里面没有感觉。换句话说:如果今天你是出于爱,你去摸一件事也好,去摸一个人也好,你里面有深的感觉。好像保罗对哥林多人一样,你看见他对哥林多人的感觉非常的深,他可以为他们流泪。如果是本分,里面没有什么感觉,你可以去作,也可以帮助人,但是,里面没有那个重的负担,那么深的感觉。

 

问:        启示录里的七个教会,最后的一个是老底嘉教会,跟着之后就没有了。老底嘉教会是跟着非拉铁非教会下来的,是不是到了老底嘉教会,就不会再转到非拉铁非教会?是不是老底嘉教会的光景,就永远停止在那里,不会再向前呢!

答:        启示录的七个教会,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如果用历史的眼光来看,在当时第一世纪末的时候,亚西亚就有七个教会在那里。如果用预言来看,主给我们看见教会的七个时期,到了最末后的时期,当然就是老底嘉的时期。如果从属灵观念来看,你就看见,在每一个时代,这七种教会的光景在地上都是有的,因为属灵的看法是没有时间性的,也没有地点性的。同时你也可以看见,在主再来之前,在地上有四种教会的光景,是特别显明的。因为前三个教会是一个接连一个,从预言的眼光来看,由以弗所的教会第一世纪的情形,进到士每拿的教会第二、第三世纪的情形,然后进到别迦摩,从别迦摩就进到推雅推喇。如果推雅推喇是代表天主教的时期,你就看见,从第六世纪开始,一直要继续到主再来。接下去是撒狄教会,如果撒狄是代表更正教的历史,从十六世纪开始,也一直要继续到主再来。天主教的制度不会过去,它要继续到主再来;更正教的制度也不会过去,它也要继续到主再来。那么非拉铁非的教会,从历史预言的眼光来看,是十九世纪弟兄运动的开始,这种情形也要继续到主再来。如果从非拉铁非堕落出来,变成老底嘉的教会,这种情形也要继续到主再来。就着属灵的情形来讲,就着预言的眼光来讲,这四种的情形都要继续到主再来。老底嘉是从非拉铁非堕落下来的,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从非拉铁非承受的那个丰富,就变成字句,而不是经历,它才能有这样的夸口,所以在解经上说,这是非拉铁非教会的堕落。如果是这样,我们也不能说,在恢复的路上,不能恢复到非拉铁非的光景。这四种的光景都要继续到主再来。今天在地上我们能看到天主教的光景,我们也能看到更正教的继续,也能看到非拉铁非的情形:在那里有一些爱主的弟兄,他们真是遵守主的道,没有弃绝主的名,弟兄彼此相爱。这种情形在地上还是有的,不是没有。当然老底嘉的光景我们看见的很多。

 

问:        随着大陆的开放及九七的临近,将有更多的肢体从国内来港,我们接纳一切有基督生命的弟兄姊妹,是可以肯定的,相信大家也不会赞成让三自会的传道和牧师上我们聚会的讲台。但如果有以前不肯加入三自会而受苦的弟兄姊妹,后来被释放,反而加入三自会去牧养神的羊,对这种弟兄,我们可不可以叫他上讲台呢?

答:        我们知道交通是根据生命,事奉是根据亮光。如果今天有一个弟兄、有一个姊妹,有主的生命,这个交通的根基已经在那里了,我们就可以交通,虽然生命的程度不同。因着生命程度的不同,我们交通的程度也不同,但是我们不能说,因为我们生命程度的不同,所以我们就不能交通,如果是这样,那我们的主与我们就永远不能交通。所以生命比较丰富的人,要降卑他自己,与生命比较肤浅的人交通,借着交通把生命供应,让他的生命能够长大。所以交通的结果,就叫生命长大。这个分享基督,是根据生命。

        事奉是与亮光有关系的;如果在不同的亮光里头,叫人一同事奉,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们不要让亮光的不同,影响我们的彼此交通。我们的难处,就是把这两个东西混在一起,凡是亮光不同的,不能一同事奉的,我们就不交通了,这是今天教会里一个很大的损失。越不交通,越没有机会达到在真道上和认识神儿子上的合而为一。以弗所书第四章里,保罗讲到合而为一两次,一次在第三节,一次在第十三节。第三节是圣灵所赐的合一,是已经有了,我们要竭力保守它,根据这个来交通。但在真道上和认识神儿子上的合一,我们今天还没有,这是需要达到的。我们今天对于真道的解说,各人有各人的解说;我们今天对于神儿子的经历,各人有各人的经历,还没有达到那个合一,到了有一天就合一了。怎么合一呢?就是交通!你所有的交通给我,我也有了;我所有的交通给你,你也有了。这样因着交通的缘故,才能达到那一个在真道上和认识神儿子上的合一。如果我们今天不交通,就达不到了。所以在交通的过程上,我们必须要容让各种的不同,因为只有你容让各种的不同,你才能继续交通,一面不坚持,一面打开你自己,肯接受。如果我们大家存着这样的态度,这个交通会带我们到合一的里面去,也会在真道上和认识神儿子上合而为一,这是很奇妙的事情。

        一个弟兄为着主的缘故,受了很多的苦,现在他回到三自里去牧养神的羊群,他的心在神面前如何,我们不知道,我们不能断定他。那么,今天像这样的弟兄,你接受不接受他的服事?这个就看当地弟兄们的感觉,有的人认为可以接受,感谢主!有的人认为不能接受,各人照着主的带领向主忠心。所以不能一概而论,我们只能在原则上说一点,究竟要怎么样,要看圣灵怎么带领。

        我们在交通上需要主怜悯我们,我们还没有好好学习交通。圣经约翰书里说:我们把从父和子所领受的交通给你们,叫你们的喜乐满足。在地上,神儿女的交通是最能使我们喜乐的。所以,盼望在这一方面,我们注意一点,在平常的时候,我们都有一点的交通,在主的交通里能满足。保罗在腓立比书这样说,你们这样叫我的喜乐可以满足。我们还得多多学习。── 江守道

一九九六年三月十五日在香港事奉聚会所释放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