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事奉的恢复

 

主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中的外邦人,就是身心未受割礼的,都不可入我的圣地。当以色列人走迷的时候,有利未人远离我,就是走迷离开我、随从他们的偶像,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然而他们必在我的圣地当仆役,照管殿门,在殿中供职;必为民宰杀燔祭牲和平安祭牲,必站在民前伺候他们。因为这些利未人曾在偶像前伺候这民,成了以色列家罪孽的绊脚石;所以我向他们起誓: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他们不可亲近我,给我供祭司的职分,也不可挨近我的一件圣物,就是至圣的物;他们却要担当自己的羞辱和所行可憎之事的报应。然而我要使他们看守殿宇,办理其中的一切事,并作其内一切当作之工。以色列人走迷离开我的时候,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孙仍看守我的圣所;他们必亲近我,事奉我,并且侍立在我面前,将脂油与血献给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他们必进入我的圣所,就近我的桌前事奉我,守我所吩咐的。(结四十四9-16

 

以西结书第四十章至第四十八章,记载先知以西结在神面前得了异象:有一天,神要在祂百姓中作恢复的工作,神要恢复祂的殿和殿中的事奉,恢复君王、国度、地土和节期,其中有一件就是事奉的恢复。这是我们刚才所念的圣经。

当以色列人远离了神,事奉上便出了很大的毛病。他们甚至事奉偶像,连神所分别出来的利未人,也在偶像面前伺候神的百姓。感谢赞美主!当全体以色列人走迷的时候,撒督的子孙们,仍然忠心的看守神的圣所。等到恢复事奉时,利未人因为与全体以色列人一同走迷了路,虽然神赦免了他们,但是神说:因为他们曾在偶像面前伺候百姓,所以不配进入圣殿到圣所中直接事奉我;只能照管殿门,以及殿中的一些事务;只可伺候在人面前,而不能侍立在神面前。惟有撒督的子孙,因为忠心的缘故,到了恢复时,他们才可以亲近神,并且侍立在神面前。这是以西结在异象中所看见的。

事奉主的恢复

事奉两面的恢复

今日,我们感觉神在祂儿女中间作恢复的工作,其中有一部分的恢复,便是事奉,神要恢复祂所要的事奉。事奉的恢复有二方面:一面是利未人的事奉,一面是祭司的事奉;一面是殿的事奉,一面是神的事奉;一面是事奉神的百姓,一面是事奉神的自己。以西结书第四十四章是把这两样作出比较:我们应当事奉神,不可停留在事奉人的地位上;事奉人的条件,可以随便一点,只要罪得赦免便行了;但事奉神,就必须忠心。

今日是恢复的时候,所以我们不单要事奉神,也要事奉殿;不单要事奉殿,也要事奉神。以前这二方面是分开的,现在在我们身上则是合一的。但是要注意:事奉神是主要的,事奉人或事奉殿是附属的,这点我们必须清楚。

不错,我们今日在神的家中事奉,必须事奉神的儿女,也就是事奉神的殿;但不可停留在这里,必须回到基础上;就是说:即使我们是事奉殿,也是根据于我们是事奉神,否则在我们的事奉里头,便有了残缺。我们若要在事奉上有真正的恢复,必须清楚这二方面的事奉,以及如何彼此配合。要清楚什么是基础的,什么是加上去的。否则我们便会落到只留在事奉殿的范围中,因而只作利未人的工作。这样,我们越作,越活动,里面却越软弱。即使是事奉殿,也是受了极大的亏损。所以,我们讲到事奉,首先必须注意如何事奉主。

安提阿教会的事奉

有一天,我读到使徒行传第十三章第一至三节: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保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

当时,在安提阿教会中,有五位先知和教师;他们在当地教会中,负责话语的职事。神的家有治理行政的,也有作话语供应的;这二方面配合起来,教会便会得着极大的祝福。教会若只有话语的职事,而缺少管理行政的职分;虽在话语上是丰富的,但教会还是不能被建立起来。若只有行政管理,而缺少话语的供应,教会也不能被建立。安提阿教会实在是蒙祝福的,因他们不但在行政管理上有人负责,也有五个先知和教师,负责话语的职事。

照人看来:这五个人里面的情形,是完全不同的。巴拿巴是利未人,是从耶路撒冷来的,他的名字是安慰之子,心胸广大,有先知的恩赐。此外还有西面、路求、马念,马念的出身是贵族,称呼尼结的西面是赫人,最后是扫罗。神把不同的人放在当地的教会中,一起用话语来事奉弟兄姊妹。我们常常认为,话语的职事是事奉神,其实是事奉人,因为是对着人说的。

这里有五个人用话语来事奉殿,事奉神的家及弟兄姊妹;但有个特点在当中,因第二节说:他们事奉主。这句话很摸着我的心。这是告诉我们,他们的职事虽然是向着人,却是事奉主。我有个感觉:人若要用神的话语来事奉神的儿女,却不晓得如何先事奉主,即使有恩赐,有许多的话语,但属灵的价值及能力,都是不足够的。话可以很多,生命的供应却不够满足。但他若是在用话语供应弟兄姊妹之前,晓得如何先事奉神,我们就看见。即使他是用话语来事奉人,他还是在事奉神。

许多时候,我们以为一个人,要有话语的恩赐、能用功、肯操练,自然就可以作话语的职事了;但在主的眼光中,却不是如此。所以,我在这里的感觉,就是说:我们恐怕事奉殿容易,也多,但却常常忽略了事奉主。

事奉的权利

即使我们是在事奉殿,基础仍应打在事奉主的上面;否则,我们的事奉,就会落在利未人外面事奉的光景中,而没有在圣所中的事奉。以西结书第四十四章给我们看见,撒督的子孙向着主是忠心的。当全体以色列人走迷了路,甚至连事奉的人,也跟着百姓一起走迷时,他们却守住了。因此,神就把事奉祂的权利赐给他们。世上没有任何权利,比这权利更宝贝、更荣耀,一个人竟然能够事奉万王之王、万主之主。祂要我们事奉祂,这是我们所得着的最大权利,也是祂在我们身上的最大怜悯。

若要事奉主,光是罪得赦免,是不够的。许多时候,我们的经历只是罪得赦免,故我们只能到事奉殿为止。单是经历罪得赦免的人,只能事奉殿;而真正事奉主的人,则必须有忠心。当全教会都走迷了,并且所谓工作的人,也都走迷了路时,神需要一班忠心的人,能守住,在祂面前不摇动,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事奉主。

事奉主的几件事

以西结给我们看见事奉主的几件事:

1)亲近主

要亲近主。希伯来书第十章说:我们可以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是因羔羊的血,是祂为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也因祂作了我们的大祭司,坐在神的右边,为我们代求,拯救我们到底;所以,我们能够有充足的信心,来到祂面前亲近祂。这是蒙恩信主的亲近,这样的亲近,是要到祂面前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

但以西结书这里所指的亲近,是更进一步的,这里的亲近,不是单单为着从主那里得着好处,而是为着事奉主。因为接下去就说:他们要事奉我。他们亲近主的目的,就是为着事奉祂。我们亲近主的目的,也不可只想从主得着好处,而必须是为着来事奉祂。我们里头实在是需要看见这个。

2)侍立主前

要待立在主面前。以利亚是侍立在耶和华面前的人。侍立,对我们的肉体说是困难的,因为肉体喜欢活动,而不愿意等候。所以,我们常常以为,只要是宗教活动,而不是社会活动,就是事奉;以为东奔西跑,为主汗流满面,就是事奉;安静不动,就是懒惰,浪费时间。

和受恩教士是位帮助倪弟兄很多的姊妹,她是很认识主的人,她第一次来中国,是差会差她来的,第二次,是主差她来的。到了福州,福州的宣教士不容纳她,于是她便退到乡下去。许多人为她可惜,以为像她这样认识主的人,住在乡下,没有什么大活动,也无什么大作为,实在是浪费年日;却不知道,她正是在安静中,侍立在主面前。因着她的祷告,带进了当时福州的大复兴,也就是我们的主在中国复兴工作的开始。人的肉体都是喜欢活动,静不下来,并且还以为活动得越厉害,事奉就越丰富;但这不过是事奉殿。事奉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学习亲近祂,要与祂有亲密的交通,才能事奉祂。当我们亲近祂时,态度就是侍立在祂面前。

诗篇第一二三篇说:仆人的眼睛怎样仰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仰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仰望耶和华我们的神,直到祂怜悯我们。当时东方的风俗是这样:富翁宴客时,他们是在大厅设筵,仆人们就侍立在客厅的四围,等候吩咐,他们的眼睛是盯着主人的手;因为当时的习惯,仆人若是等主人开口吩咐,就是羞耻的事。证明这仆人未受过训练。所以,当宴客时,主人不必发出命令,只要以手示意,仆人看见主人的手势,就知道当作什么了。故此,他们的眼睛就必须一直注目主人的手;今天我们事奉主,也是如此。我们的态度应当是:昼夜不息地侍立在主面前,注目主的手。

如果没有主的命令,没有差遣而有的事奉,这事奉就定规不是事奉主,而是事奉自己,是为着满足自己的意念。真正的事奉,必须先明白神的心意。我们如何才能明白主的心意呢?就是必须侍立在祂面前。侍立,对于肉体来说:是困难的,但却是事奉主所必须学习的功课。

3)献上脂油和血

将脂油和血献给主,这是主耶和华所说的。当时,祭司是把祭牲的脂油和血献给主。利未记告诉我们:脂油与血人不能吃,因为血是为着赎罪脂油是作为馨香之祭,献给神作食物的。祭司献祭时,必须先把祭牲的脂油全取出来,烧在神面前;血则是为着赎罪。

倪弟兄在《事奉神呢事奉殿呢》这本书中说:血是为着满足神的圣洁与公义,脂油是为着满足神的荣耀。真正事奉主的人,就是献上脂油和血。以色列祭司在祭坛上献祭,是有时献有时不献。但今天我们事奉主,乃是一生都要把脂油与血献上。这是彼得前书所说:你们是君尊的祭司,靠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

基本来说:血是指着主耶稣的宝血,祂为我们流血,满足了神的公义和圣洁;我们是靠着宝血来到神面前。在事奉主的道路上,没有一刻可以脱离宝血。许多时候,我们以为一个人属灵的身量长大了,便可以不需要宝血了;但有属灵经历的人都知道,越是亲近主,越是认识主,越是觉得主宝贵的人,就越知道无一时刻是不需要宝血的;甚至连悔改的眼泪,也需要宝血的洗净。所以我们一生的事奉,不能没有主耶稣的宝血来洁净。

我们若行在光明中,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祂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我们的神是住在光中;我们则是行在光中。这样的行在光中,是一天比一天更进步的,逐日蒙更多的光照,继续不断的需要主的宝血来洁净,好叫我们与神之间,没有任何的间隔。若是有了间隔,便不能事奉;良心有了控告,也不能事奉;所以,我们一生之久,都要看重主的宝血。

脂油是代表生命,代表丰富的生命。我们吃下去的东西,消耗掉了,成为我们的能力;多余的便成为脂肪,这是代表生命的丰富。主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不是仅仅地够用,并且是有多余的积蓄下来。脂油在圣经中,是代表我们的主在地上的生活,是超越的生活,祂成为神的食物,满足了神的心意,故此天开了,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祂的生活成为神的食物,满足了神的荣耀,叫神的荣耀能显现出来。什么是荣耀昵?神的显现便是荣耀,神的心满意了、满足了,所以祂显现了。所以,脂油是为着满足神的荣耀;我们来到神面前,是不断地献上我们的主。

从表面上看来,一个事奉的人,是献上自己,罗马书第十二章说: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把我们的身体献上,当作活祭,这便是事奉这里的身体,不是指着未蒙救赎的身体,神不会悦纳未蒙救赎的身体,那是该隐的祭,神并不需要这个。

根据罗马书第一至十一章,我们的身体是已经蒙了救赎,我们应当把这个已蒙救赎的身体献上。换句话说:外面看来,好像是献上我们的最好,但不是我们的脂油,这是主而不是我们。外面好像是献上我们的身体给主使用,实际上,就是主丰富的生命从我们里头流露出来。这能满足我们神的心,这是事奉。事奉不是把我们的最好献给神,我们自己的最好,都是该隐的祭,神并不悦纳,我们把神作在我们里头的基督献上给祂;这样的事奉,才能满足神的荣耀。

4)进入神的圣所

他们必进入我的圣所。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可以来到外院献祭,所以在外院的人很多;你在外院所作的一切,人人都看见了,并且可能都称赞你,你便得了你的奖赏。但百姓不能进入圣所,只有祭司才能进去。在圣所里,一切的热闹都没有了,人的荣耀也没有了,没有人看见你,也没有人欣赏你,你只能在暗中服事。这就是马太福音第六章所说的暗中的父,祷告给你暗中的父听,施舍、禁食给你暗中的父看。事奉主是应当有暗中的生活。

今日基督教中的难处是:事奉是很吸引人的,你事奉殿,人人都看得见,这样的事奉,是得人的称赞、得人的荣耀,而不是寻求神的荣耀。真正事奉主的人,轻看热闹,不求从人来的荣耀;事奉主没有人知道,只在神面前,暗中事奉我们的主。暗中的事奉,是事奉主的人所必须的。许多时候,连那些所谓全时间事奉的人(我极不愿意用全时间事奉这名词,因为每个基督徒,都应当是全时间事奉的人),事奉到一个地步,连暗中的生活都没有了;这是因为缺少进到圣所里面的缘故。每个事奉主的人,都应当进到圣所里头,因为这是我们事奉能力的源头。

5)就近主的桌子前

就近主的桌子前事奉。事奉主,就是就近主的桌子前事奉祂。这桌子可能是指陈设饼的桌子,因为祭司的工作,就是把陈设饼放在桌子上。陈设饼原文的意思是同在的饼,它代表我们的主,主是一直陈设在神面前,满足神的心;这饼放在那里,一个礼拜之后,就撤下来,作为祭司的食物。所以,它一面是神的食物,一面又是祭司的食物,我们的主也是这样。我们一面在神面前陈列我们的主,在我们的生活中、生命中陈列主,叫神得着食物、得着饱足。当我们这样陈列基督时,我们里头也就得了饱足。

另外一个说法:根据以西结书,这桌子是指着祭坛说的。我们如同以撒一样,把自己献在祭坛上,天天过祭坛的生活。这就是事奉,是理所当然的事奉,不在乎你有多少外面的动作。事奉的基础是在祭坛上不动,这才是真正的事奉。

6)守住主的见证

守我所吩咐的。这是指着见证说的,守住耶稣基督的见证,就是事奉主。当主的见证在地上受到许多冲击时,许多人放弃了主的见证,但有一班人仍旧守住主的见证,承认主耶稣是主。祂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祂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祂是万有的主,是一切的一切。这样的见证,便是事奉主。

这里有一样是很基本的,就是每当我们提到事奉时,我们所注意的,总是殿的事奉,而忽略了殿的事奉只是辅助的东西,也可以说是流露出来的东西,那真正的事奉,乃是事奉主自己。因着我们忽略了事奉主自己,因此在事奉殿的时候,往往发觉是用力多而收效少。这是因为里面缺少属灵的分量和价值。我们今天一同在这里事奉的人,应特别注意这一点。并且求神怜悯我们,叫我们不单是被赦免的人,也是忠心的人。

当教会荒凉时,神呼召忠心的人来事奉祂。这样的事奉,可能会被人误会或轻视。因为今日世人所注重的,多是外面的活动热闹,教会中也注重大、热闹、成功、有成果。草木禾禾皆的工作是人的,但主所要的是金银宝石的工作。我们既然都在这里学习事奉,还得回到当初去,回到基本上,要在事奉主的事上,多多地注意。

事奉殿的恢复

这不是说:我们今日光是事奉主够了,就不必事奉殿了。旧约的时候,这二部份工作,是分开二种人来作;但到了新约,这二部份的工作,只由一人来作;我们每一个人都得有这二部份,就是说:我们不单要事奉主,也必须事奉殿。那么事奉殿作些什么工作呢?

看守殿门

他们要看守殿宇。利未记是祭司的手册,民数记是利未人的手册;你要看祭司的事奉,就读利未记,要看利未人的事奉,就读民数记。民数记告诉我们利未人在作什么,接下去列王记上下及历代志上下,都是讲到利未人所作的工作,其中一项就是看守殿门。看守殿门是很重要的。以色列人因为在这件事上软弱了,所以让许多不属于神的东西进来了,把整个圣殿的见证都毁掉了。所以利未人第一件的工作,就是看守殿门。今日是指着每位弟兄姊妹说的,因为每一位信主的人,都是事奉主的人。

摩西要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他对法老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可见我们每一个得拯救的人,都是事奉主的人。我们都要学习事奉主,也要学习事奉殿,这是我们人人都要学习的功课。并不是只有少数人事奉,而是每一个得救的人都要事奉,一面进到主面前事奉主,一面到人面前去事奉神的家。看守殿门是每位弟兄姊妹的责任;换句话说:人人都必须负起这个责任,不让世界的东西进来,不让神以外的东西进来。

第九节:主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中的外邦人,就是身心未受割礼的,都不可入我的圣地。换句话说:就是不让肉体进来。今日教会中肉体太多,因为没有看门的。看门的首先要不让自己的肉体进来,如果人人都看不住自己的肉体,教会的门户就要大开,所有的肉体都会进来。世界、肉体、人,这些神之外的东西都进入教会中,教会就当然要混乱了。教会乃是基督的延长,教会中只有基督;没有外邦人、希利尼人、化外人,西古提人;没有受割礼的和未受割礼的;也没有自主的和为奴的;只有基督是一切的一切,这才是教会。教会中没有人、没有肉体、没有中国人、美国人,只有基督。

但是因为没有看好门,肉体、世界都进来,把教会的见证破坏了。看门是每位事奉的人的责任。我们首先要对付自己,严格看守,不要把自己的意见、聪明、办法、经验及世界上的东西都带进教会中。我们自己在神面前学好了这功课,眼睛就明亮了,就会帮助别的弟兄姊妹,不让主之外的东西进入神的家,这是第一步。

宰杀牛羊

利未人所作的第二步工作,便是帮助献祭的人,宰杀牛羊祭牲,这样的工作是很吃力的。但即使是杀牛宰羊,却不是在屠宰场中,而是在神的院子中;好像是世俗的工作,但也是帮助弟兄姊妹奉献,把弟兄姊妹带到神面前;表面上是洗脚,实际上是使他们与基督有分。这些事奉殿的工作,都带着属灵的价值在内,我们是不可轻看的。摆椅子、分诗歌、招待、探望、帮助顾念穷人等,这些工作就好像是利未人帮助以色列人杀牛宰羊,好像是俗务,但若因着主的生命流露出来之故,就能把人带到主面前。

办理殿内一切事务

要办理殿内的一切事务。当时的利未人帮助祭司,要预备水、柴、清洁等杂务。神家中这样的事情很多,各种能够帮助神的儿女,把他们带到神面前的事务,包括话语的职事在内,都因着有主的生命流露的缘故,就借着这样的工作,把基督分给他们。这二方面实在是分不开的,一分开就出毛病。

我们既然一同在神的家中事奉,最基本的事奉,就是事奉主;但也不能说事奉主而整天在密室中,不出来见弟兄姊妹,教会的事也不管了,也不探望了,这样就是另一个极端。若真有密室的生活,并且是真正事奉主的人,那同时也是事奉弟兄姊妹的。我们的主是事奉祂的门徒,主说:我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我们的路若是对的话,这二者(事奉神和事奉殿)就不是冲突,而是并行的。

附:问题解答

问:在圣经中,有真理部分及榜样部分,真理部分我们要持守,榜样部分我们要实行。到底那些是真理?那些是榜样?比方受浸、擘饼,对基要派来说:是很基本的真理,但贵格会的弟兄姊妹并不看重这些,而他们的属灵生命,也是很长进的。

        倪弟兄在关于《教会的立场》这本书中提到,圣经中有的,我们要从正面去持守。但因着我们的有限,不是人人都作得到,如果有其它的信徒有看见,他们要照着圣经作,我们都得接纳。如果这样,在教会的治理上,便有很多问题,比方有人要灵恩,有人要按手,有人说亲嘴要圣洁。

答:我们今天是说:圣经中有的是真理,也可以说是命令;有的我们找不到明显的话语,但有榜样。实在说来,圣经中的真理与榜样是相连的。

        换句话说:如果圣经中的榜样与真理没有关系,这样的榜样我们不必遵守;但榜样若是与真理发生关系,这样的榜样我们应当效法。所以,这二者并不冲突。比方说:神向摩西显现时说:这是圣地,你要把脚上的鞋脱下来。印度有位巴新弟兄,是神大用的仆人,他晚年时,每次站起来讲道都要脱鞋,因为他觉得这是圣地。那么我们是否要效法他脱鞋呢?这是不需要的,因为我们不是重在这里。比方说:地方教会的榜样,是一个地方,只有一个教会。

        但在圣经中,你找不到地方教会的教训,只有地方教会的榜样,这榜样是从身体合一的教训出来的。我们今日把地方教会当作教训来讲,是大错特错;也是因为把地方教会当作教训,结果反而分裂了神的儿女。圣经中地方教会的榜样是:在耶路撒冷的教会、在安提阿的教会、在以弗所、加拉太的教会。这榜样是从真理来的,因为地方教会的教训,是从身体合一的真理来的。因为我们是合一的,我们要在这个地方见证我们的合一。用什么方法来见证呢?就是用地方教会来见证,这是榜样与真理的关系。

        如果我们在圣经中,看见当时犹太人所作的事,就以为我们也要照作,那就是进犹太教,犹太化了。在美国就有一班这样的弟兄姊妹开始犹太化,比方他们也受割礼等等,搞得一塌胡涂。圣经中有许多东西是有犹太背景的,但神无意要我们犹太化。但与真理发生关系的东西,则是我们应当看重的。

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保罗讲到复活时,他说:你们为死人受洗,如果不相信死人复活,为何为死人受洗呢?有的人就说:哥林多人替死人受洗,我们也要替死人受洗,因为有榜样在。但这不是圣经的教训,因为保罗是批判他们,而不是教训他们,我们不能把诸如此类的东西搞在一起,这必须要分清楚。

        关于第二个问题,我喜欢用这样的比喻:一个轮子中间有个轴心,旁边有许多车辐,外面是圆圈,这很能代表今天的情形。那中心是基督,每根车辐都代表各种真理,外面的圆圈是代表教会。基督是中心,所有代表车辐的真理都是平衡的,开始于基督,停止在教会。教会所接受的真理,都是从基督来的。基督是中心,任何人或任何真理都不是中心。

        如果有一根车辐,略为长一点或是短一点,轮子便会出问题,所有的辐都是不长也不短,相对而且平衡;这样,轮子便能往前滚动,这是神的工作。我们今日的难处,是常将注意力放在某个真理上(关于异端,不必提了),而不是放在基督身上;若在基督身上,真理便不会有问题。今日为真理打架,都是因为人将某个真理当作中心,而非以基督为中心。

        以弗所书告诉我们说:要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直等到达到真道与认识神儿子上的合一。可见合一是有二端的,开端是圣灵的合一,结束是真道的合一。也就是犹大书所说:要为从前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竭力的争辩。这真道包括了所有的真理。

        同时,认识神的儿子,原文是:Of the knowledge of the son of God,这是真理的问题;你完全经历了基督,就要达到这样的合一。今日我们尚未达到,我们只有在圣灵里头的合一;我们要守住这个合一,即使在真理的认识上及经历上有相差,我们仍要守住这个合一。我们要学习交通,你把你有的交通给我,我把我有的交通给你。没有一个人坚持、关闭,都肯寻求主,这样自然就慢慢达到认识真道及认识神儿子的合一了。

        如果今日有人以为这段真理是神给他看见的,那么他就坚持教会全体都要跟着他,这样就已经不是以基督为中心了,这是错的。教会应在神面前打开,如果有什么真理是我们今日还未有,还末看见的,我们应当打开,应当接受;因为我们还未完全。虽然大家所看见的不同,我必须照着神所给我的向主忠心,你也必须照着主所给你的向主忠心,这是我们每个人应有的光景。盼望我们不要因为有不同,而断绝了交通,否则永远不能达到真道与认识神儿子上的合一。大家都向主忠心,维持交通,有一日神要把我们带到那个合一的里头去。

        所以,今日我们不可说我们已经完全了,所有属灵的真理都在这里了,其它的东西我们便一概拒绝,这不是我们的态度。我们的态度应当是:如果是出于主的,我们都愿意接受;但这工作应当是由圣灵来作。若圣灵没有作,而是人用人工强迫来作,非但无益,而且有害。有的人看见了一点东西,他不等圣灵来把这东西实行出来,便立刻想出方法来推行它;结果所出来的,便不是神所要的东西了,这也是今日基督教中的难处。

 

问:有几个关于事奉殿的问题:

        (一)    地方教会的原则。通常我们接受的教导是:教会应当以地方为单位,但什么是地方单位?香港是不是?尖沙咀是不是?尖东、尖西是不是?香港有好几个组织,自称是香港教会,或是香港神的教会。今天的亮光与一九五○年关于地方教会的亮光是否一样?

        (二)    教会在政府注册的名称和章程的问题。

        (三)    教会与其它基督教团体(比方葛培理布道会、福音传播中心、突破等等机构)的合作。

答:        首先我对地方教会要加以解释。刚才我说过,地方教会是圣经中的榜样。它的教训是根据基督身体的合一,因着有这教训,便带进地方教会的见证。何谓地方教会?地方教会既是以地方为范围,那就是耶路撒冷是一个地方,以弗所也是。地方教会是包括当地所有神的儿女,这在第一世纪是没有难处;即使是哥林多教会开始有了难处,也没有到分裂的地步,里头已经有了派别,但仍没有分开。

        但是到了今日,已成了很大的难处了,比方说香港,香港教会是包括所有在香港神的儿女,这才是香港教会,因此没有一个团体可以专用(地方教会)这名称。这名称是所有在香港的基督徒都可以用的,我们都是香港教会的弟兄姊妹;所有在香港的弟兄姊妹,都可以用地方教会的名称,但是没有一个团体可以专用。你一专用这名称,就把地方教会的性质改变了。

        换句话说:我是地方教会,你们便都不是。这样,许多弟兄姊妹都给你隔掉了。今日的难处,是人没有看见地方教会是神为着见证祂身体的合一,而由圣灵这样实行出来。我们因为不明白,大家就持着这个作为专用,结果反而把神的儿女分裂了。我们要记得:香港的教会,是包括所有在香港神的儿女。神的儿女有的在天主教中、有的在所谓公会中、有的在那些独立的团体中,有的在自称是地方教会中,所有在香港神的儿女都是在香港教会中,这个是我们所必须认清楚的。

        (一)以地方为单位:在圣经中是以城乡为单位的。主耶稣在地上时,曾走遍各城各乡去传道;因为当时城乡是人民聚居的单位。到了今天情形就不同了,我们拿香港作比方,香港有香港岛、九龙、新界等,以及许多离岛,那么香港教会是一个呢?还是分香港、九龙、新界等好多个?这问题,当时倪弟兄在英国也讲过。他说:在大伦敦,弟兄会的行政是一个。

        但在这样的一个大伦敦,包括好多小区(Communities),甚至其中的一个邮政区域 (Postal lone)都可以成为一个单位,因为这是个Community。所以,你要记得,圣经所重的是Community,不是重在Locality。我们忘记了Locality也是Community。倪弟兄说:一个也可以,几个也可以,要紧的是,不可因为争论的缘故,我与你意见不合,就搬到远一点的地方(District),另外开设一个会,这样就没有见证了;因为这是个合一的见证。外面可能很合法化,但里头的东西不对,问题就在这里。

        在香港开头就有一班弟兄姊妹在一起,后来人多了,大家经过同心合意的祷告,觉得有人路远,盼望在当地有个见证,为着传福音等的方便;这是增多(Multiplication of Cells),而不是分开(Division)。但如果因为意见不合而分开,就是分裂了。所以,这是活的,真理一定要在圣灵中运行,真理不能用人工来实行。今天的难处是,人一听见地方教会,就用人工来实行;结果组织虽然是合法化,却是死掉了。属灵的真理要在圣灵里运行,要等候在主面前,让圣灵来带领,这样出来的东西才是真的。

        今天在香港,也有几个地方,都自认是站在地方教会的立场上,究竟那个是呢?那个不是呢?有什么办法吗?这是个大问题,我个人感觉都不是。因为,如果你说:你是站在地方教会的立场上,你得接纳神所有的儿女。你若不接纳神所有的儿女,就不是站在地方教会的立场上,并且失去了那个立场。我常对弟兄姊妹说:我们今日只能作合一的见证,但没有办法恢复地方教会这名称。神原谅我这样说:照着历史和人来看,教会永远无法恢复到外面的名称,以及外面的东西。神今日所要的恢复,是里面属灵的实际;实际是能恢复的,外面的东西就恢复不了。

        我个人觉得,圣经中有足够的证据,历史也有足够的证据。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必太注意外面的东西,要注意属灵的实际。究竟我们今日聚集在这里,是不是以身体的合一为我们的立场?称不称呼在香港的教会无所谓,不但无所谓,不称呼也许更好更对。你称呼了反而不对,要紧的是多注重属灵的实际,我们若都注重属灵的实际,神就看为这是祂的恢复。

        (二)关于登记问题:教会是属灵的,不是属地的;是有机体,而不是组织 (Organization)。教会在地上不登记,教会登记在天上。在地上所登记的是个组织,只有组织才能登记,政府也要求你是个组织。但你没有组织,如何登记呢?你一定要有个公司(Incorporation),有组织条例(Byelau),要有名称,否则如何登记呢?教会是没有特别名称的,因为她是众圣徒的教会、是神的教会、是基督的教会。这是公用的,我们不能用这名称来登记,政府也不会接受,教会没有办法在地上登记,也不受地上政府的管理,因为教会是受圣灵管理的,基督就是元首。

        但我们今日仍在地上,仍必须服从地上的法律。而地上的法律规定,有产业就必须登记,否则不能有产业。因此,我们的感觉是这样:比方在 Richmond,我们因为有聚会所,便要向政府登记。我们为应付政府的要求,应当顺服政府的命令,所以我们有个组织叫Richmond Christian Fellowship,我们就用这个名称向政府登记。并且一年还要开一次会,是政府规定的年会,会中我们选举董事等。这样的年会通常是在祷告聚会之后,花十多分钟就完成了。我们对弟兄姊妹是这样说:这不是教会开会,而是组织开会,目的是为着应付政府的需要。这样的会是在政府面前开的,为着是支持教会的,如果出事情,就由组织去负责,与教会无关。然而我们聚会的门口一个字也没有,只有门牌四四二四;如果有人问说你们在那里?回答是四四二四,什么名字也没有,因为教会不是这么回事。

        同时也因着曾在香港、菲律宾等地发生过的事情,我们便受了一个警告说:虽然组织是支持(Sponsor)教会的,但在政府面前,这个组织是有力量的,因为产业是由他们来管理的。所以,如果我们这些受托管理财产的人(Trustees),和教会的负责人起了冲突,他们可以把会所收去。这是在香港及菲律宾都出过事情的。所以,我们学了一个功课,我们对弟兄姊妹说:我们选举时,这些受托人大部分是负责弟兄,这样就没有问题了。开会选举时,有人提议再选上一任的,大家举手通过,会就开完了。这样,在真理上没有冲突,在教会实际行政上,及产业的管理上,也没有冲突,这是个变通的办法。

        (三)教会与其它基督教团体的合作问题:教会是属天的东西,与地上任何团体都不合作。因为一合作就变作地上的团体了,也变成组织了。简单的说:我们与什么团体都不合作,但我们与所有的弟兄姊妹合作。这其中是有很大分别的。

        一九五七年葛培理在纽约的麦迪逊广场(Medison Square)有六个月的布道大会,他召集了全纽约的各团体来谈这件事,我也被邀请。他们的作法,是各团体都来成立一个委员会,所有在布道会中签名信主的人,都由委员会派送到各团体中去。我们觉得这工作是神所祝福的,因为他们先有人来和纽约的牧师、传道人谈话。那天,有位弟兄谈话时,这样说:今天所以有我们,是因为教会没有尽她的本分;如果教会尽了本分,就不需要我们。这话说得很对,我们觉得教会在福音上失去了他应尽的本分;所以,神兴起了葛培理这样的团体来传福音,这是出乎神的。

        但这团体我们不加入,我们不以教会的名字加入,但鼓励弟兄姊妹都去帮助;那时,我们约有一半的弟兄姊妹都在那里作看守的事,我也在其中。因为我们觉得这是神的工作,我们可以作,但不加入他们的团体。当然,我们一个人都没有分到;因为我们不是团体,我们也与任何团体都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我们看见这是神所用的,便应当竭力扶持;不是说与它合作,而是扶持它,不加入它的团体。

 

问:        关于葛培理这个人,比方他本人出了问题,而他的职事,他的福音工作还有,我们应当有什么态度?

答:        感谢主!照我所知,他本人还没有出事情。但他的作法是有点问题,因为他要大,要切合所有的人,所以新派、不信派他统统找在一起。这个作法,今天有一些爱主的弟兄姊妹通不过,但这是他的作法,就着他个人来讲,我感谢主!他是位敬畏主的人,他的生活一切都是很敬畏主的,所以没有难处。今日若是到了一个地步,这个人本身发生了难处,这便是我们需要考虑的。── 江守道

一九九一年二月十一日在香港事奉聚会所释放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