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我们所事奉的是谁?

 

在我里面有一个感觉,就是在我们事奉神的路上,需要有时停下来,回到神的面前。许多时候我们在那里事奉,很可能在不知不觉中,我们的方向开始转变了,所以我们需要有时间安静下来,回到神面前,让**的光照亮我们,免得我们有一天到基督台前的时候,发现我们的事奉是草木禾楷,而不是金银宝石。所以今天愿意大家的心静下来,一同来到主面前问一个问题,好像这个问题是不需要问的,但是这个问题又是必须问的。这个问题就是:究竟我们今天所事奉的是谁?当然我们说我们今天所事奉的是神,如果不是事奉神,我们今天晚上也不会聚在这里。我们记得旧约以利亚说:我是事奉永生的耶和华。我们也记得,新约保罗说:在福音上用我的灵所事奉的神。当然我们都是在这里事奉这一位神,这是无可非议的。

1.是事奉神呢,还是事奉玛门?

但是弟兄姊妹,很可能在事奉中,我们会不知不觉的偏离了我们的方向。比方说马太福音六章二四节,主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不是恶这个爱那个,就是重这个轻那个,你们不能又事奉神,又事奉玛门。那么,主这话是对谁说的呢?我们都知道,登山宝训是主对门徒说的,我们的主到山上,祂的门徒就到了祂的跟前,主就对他们说话。虽然有许多人在那里旁听,但主要听话的人是祂的门徒,所以主说的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也是对祂的门徒说的。就着一方面来讲,做门徒的当然是事奉神。但主在那里说,一个人不能事奉两个主,你不能事奉神同时又事奉玛门。这表明说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事奉神的时候,不知不觉的也在那里事奉玛门。我们以为,可以一面事奉神,一面事奉玛门;但主说这件事情是不可能的,你不是重这个,就是轻那个,你不是爱这个,就是恶那个。换一句话说,在表面上这是可能有的事,但在实际上这是不应当有的。

说到玛门,我们以为就是钱财,但主接下去说,我们不应当忧虑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我们应当先求神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就要加给我们了。这里告诉我们,当我们在事奉神的时候,我们不知不觉中就想到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当然我们在世界上是需要吃、需要喝、需要穿,我们在这世界上需要摸玛门,我们有生活上各种的需要,这些东西是应当的。但问题是:我们的心在哪里?我们是重在哪里?轻在哪里?是否当我们事奉神的时候,我们能先求祂的国、祂的义?是否在事奉神的同时,又在那里忧虑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为着要解决这些问题,不知不觉就让这个世界的玛门霸占了我们的心。所以在这里是一个心的问题,究竟我们在事奉神的时候,我们的心向着神是不是单纯?或者当我们开始事奉的时候,我们的心是单纯的,但是在事奉神的过程中,我们就顾到这个世界许多的需要,因为我们去摸那些东西,我们就看重这些东西而轻忽了事奉神。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不能不摸玛门,但是今天我们是让玛门来霸占我们的心呢,还是用玛门来事奉神?我们需要常常来检点我们自己,是不是当我们今天在事奉神的时候,我们的心多注重于我们生活的需要,我们的时间也多给它霸占了去。我们是否相信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祂必定会将这些东西加给我们?这是一个例子。

2.是追求主呢,还是追求自己的利益?

还有一个例子是腓立比三章,保罗在这里是重在我们的追求,他告诉我们,他看万事好像粪土,为要得着基督。他要认识基督,并晓得把复活的大能,在祂的苦难中有份,能效法祂的死,在祂的拣选里有份。他讲到我们要如何追求我们的主。我个人感觉,事奉和追求很有关系,我们所追求的,也就是我们所事奉的。如果我们所追求的是我们的主,结果我们所事奉的也是我们的主。如果我们所追求的是主之外的东西,那我们所事奉的也一定偏到另外的事上。腓立比三章十八至十九节是在括号里的,好像与上下文连不起来,如果你读达秘的圣经,就看见它是在括号里面的,(因为有许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我屡次告诉你们,现在又流泪的告诉你们,他们的结局就是沉沦,他们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以自己的羞辱为荣耀,专以地上的事为念。)这些话不是对没有信主的人说的,这些话是对信主的人说的。在信的人当中,有一班人是追求主的,所以他们所事奉的是主。但也可能有许多的人、许多信主的人,他们行事为人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敌。保罗为这些人多多的流泪,因为保罗感觉到这些人所事奉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们专以地上的事为念。换句话说,虽然他们是属于主的人,但是他们所追求的,乃是自己的利益,他们追求能得着什么好处。因着这样的缘故,他们所事奉的,不是事奉神,乃是事奉他们自己。所以这也是我们事奉神的时候所应当检点的。今天我们所追求的是什么?是不是我们的主?或是追求自己有所得着?

3.是讨神的喜欢呢,还是讨人的喜欢?

为此,在事奉上就产生不同的情形。加拉太书一章十节说:我现在是要得人的心呢?还是要得神的心呢?我岂是讨人的喜欢吗?若仍旧讨人的喜欢,我就不是基督的仆人了。在我们事奉神的路上,我们有可能被引诱到事奉玛门,就是世界的路上;我们也可能在事奉神的路上,不知不觉事奉了自己的利益,我们没有接受十字架的对付;同时我们也很可能在那里事奉人,而不是事奉神,要讨人的喜欢,忘记了要讨神的喜欢。保罗在这里不顾人怎么说,他只顾到神的喜悦,这也是我们在事奉神的路上要注意的事情。也许我们说这是不可能的,但事实上这样的事情是非常的多。我们须要过一段时间就回到神的面前,让神的光来照亮我们,免得在事奉上我们偏差。── 江守道《一九九六年香港事奉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