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事奉的恢复

 

读经:以西结书四十四章九至十六节

以西结书四十章至四十八章,记载先知以西结在神面前得了异象:就是有一天,神要在**百姓中做恢复的工作,神要恢复**的殿,和殿中的事奉,恢复君王、国度、地土和节期,其中有一件就是事奉的恢复。这就是我们刚才所念的圣经。

当以色列人远离了神!事奉上便出了很大的毛病。他们甚至事奉偶像,连神所分别出来的利未人,也在偶像面前伺候神的百姓。感谢赞美主,当全体以色列人走迷的时候,撒督的子孙们,仍然忠心的看守神的圣所。等到恢复事奉时,利未人因为与全体以色列人一同走迷了路,虽然神赦免了他们,但是神说:因为他们曾在偶像面前伺候百姓,所以不配进入圣殿到圣所中直接事奉我;只能照管殿门!以及殿中的一些事务;只可伺候在人面前,而不能侍立在神面前。惟有撒督的子孙,因为忠心的缘故,到了恢复时,他们才可以亲近神,并且侍立在神面前。这是以西结在异象中所看见的。

事奉两面的恢复

今日,我们感觉神在**儿女中间做恢复的工作,其中有一部分的恢复,便是事奉,神要恢复**所要的事奉。事奉的恢复,有二方面:一面是利未人的事奉!一面是祭司的事奉;一面是殿的事奉,一面是神的事奉;一面是事奉神的百姓,一面是事奉神的自己。以西结四十四章是把这两样作出比较:我们应当事奉神,不可停留在事奉人的地位上;事奉人的条件,可以随便一点,只要罪得赦免便行了;但事奉神,就必须忠心。今日是恢复的时候,所以我们不单要事奉神,也要事奉殿,不单要事奉殿,也要事奉神。以前这二方面是分开的,现在在我们身上则是合一的。但是要注意:事奉神是主要的,事奉人或事奉殿是附属的,这点我们必须清楚。

不错,我们今日在神的家中事奉,必须事奉神的儿女,也就是事奉神的殿;但不可停留在这里,必须回到基础上,就是说,即使我们是事奉殿,也是根据于我们是事奉神,否则在我们的事奉里头,便有了残缺。我们若要在事奉上有真正的恢复,必须清楚这二方面的事奉,以及如何彼此配合。要清楚什么是基础的,什么是加上去的。否则我们便会落到只留在事奉殿的范围中,因而只做利未人的工作。这样,我们越做,越活动,里面却越软弱。即使是事奉殿,也是受了极大的亏损。所以,我们讲到事奉,首先必须注意如何事奉主。

安提阿教会的事奉

有一天,我读到使徒行传十三章第一至三节: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保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于是禁食祷告,按手在他们头上,就打发他们去了。当时,在安提阿教会中,有五位先知和教师,他们在当地教会中,负责话语的职事。神的家有治理行政的,也有作话语供应的;这二方面配合起来,教会便会得着极大的祝福。教会若只有话语的职事,而缺少管理行政的职份;虽在话语上是丰富的,但教会还是不能被建立起来。若只有行政管理,而缺少话语的供应,教会也不能被建立。安提阿教会实在是蒙祝福的,因他们不但在行政管理上有人负责,也有五个先知和教师,负责话语的职事。照人看来,这五个人里头的情形,是完全不同的。巴拿巴是利未人,是从耶路撒冷来的,他的名字是安慰之子!心胸广大,有先知的恩赐。此外还有西面,路求,马念,马念的出身是贵族,称呼尼结的西面是赫人,最后是扫罗。神把不同的人放在当地的教会中,一起用话语来事奉弟兄姊妹。我们常常认为,话语的职事是事奉神,其实是事奉人,因为是对着人说的。

这里有五个人用话语来事奉殿,事奉神的家及弟兄姊妹;但有个特点在当中,因第二节说:他们事奉主。这句话很摸着我的心。这是告诉我们,他们的职事虽然是向着人,却是事奉主。我有个感觉:人若要用神的话语来事奉神的儿女,却不晓得如何先事奉主,即使有恩赐,有许多的话语,但属灵的价值及能力,都是不足够的。话可以很多,生命的供应却不够满足。但他若是在用话语供应弟兄姊妹之前,懂得如何先事奉神,我们就看见,即使他是用话语来事奉人,他还是在事奉神。好多时候,我们以为一个人,要有话语的恩赐、能用功、肯操练,自然就可以做话语的职事了,但在主的眼光中,却不是如此。所以,我在这里的感觉,就是说:我们恐怕事奉殿容易,也多,但却常常忽略了事奉主。

事奉的权利

即使我们是在事奉殿,基础仍应打在事奉主的上面;否则,我们的事奉,就会落在利未人外面事奉的光景中,而没有在圣所中的事奉。以西结四十四章给我们看见,撒督的子孙向着主是忠心的。当全体以色列人走迷了路,甚至连事奉的人,也跟着百姓一起走迷时,他们却守住了。因此,神就把事奉**的权利赐给他们。世上没有任何权利,比这权利更宝贝,更荣耀,一个人竟然能够事奉万王之王,万主之主。**要我们事奉**,这是我们所得着的最大权利,也是**在我们身上的最大怜悯。

若要事奉主,光是罪得赦免,是不够的。好多时候,我们的经历只是罪得赦免,故我们只能到事奉殿为止。单是经历罪得赦免的人!只能事奉殿;而真正事奉主的,则必须有忠心。当全教会都走迷了,并且所谓工作的人,也都走迷了路时,神需要一班忠心的人,能守住,在**面前不摇动,这样的人,才有资格事奉主。

事奉主的几件事

以西结给我们看见事奉主的几件事:

亲近主

(一)要亲近主。希伯来书第十章说,我们可以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是因羔羊的血,是**为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的身体;也因**作了我们的大祭司,坐在神的右边,为我们代求,拯救我们到底;所以,我们能够有充足的信心,来到**面前亲近**。这是蒙恩信主的亲近,这样的亲近,是要到**面前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但以西结书这里所指的亲近,是更进一步的,这里的亲近,不是单单为着从主那里得着好处,而是为着事奉主。因为接下去就说,他们要事奉我。他们亲近主的目的,就是为着事奉**。我们亲近主的目的,也不可只想从主得着好处,而必须是为着来事奉**。我们里头实在是需要看见这个。

侍立主前

(二)要侍立在主面前。以利亚是侍立在耶和华面前的人。侍立,对我们的肉体说是困难的,因为,肉体喜欢活动,而不愿意等待。所以,我们常常以为,只要是宗教活动,而不是社会活动,就是事奉;以为东奔西跑,为主汗流满面,就是事奉;安静不动,就是懒惰,浪费时间。

和受恩教士是位帮助倪弟兄很多的姊妹,她是很认识主的人,她第一次来中国,是差会差她来的,第二次,是主差她来的。到了福州,福州的宣教士不容纳她,于是她便退到乡下去。好多人为她可惜,以为像她这样认识主的人,住在乡下,没有什么大活动,也无什么大作为,实在是浪费年日;却不知道,她正是在安静中!侍立在主面前。因着她的祷告,带进了当时福州的大复兴,也就是我们的主在中国复兴工作的开始。人的肉体都是喜欢活动,静不下来,并且还以为活动得越厉害,事奉就越丰富;但这不过是事奉殿。事奉主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学习亲近**,要与**有亲密的交通,才能事奉**。当我们亲近**时,态度就是侍立在**面前。

诗篇第一二三篇说:仆人的眼睛怎样仰望主人的手,使女的眼睛怎样仰望主母的手,我们的眼睛也照样仰望耶和华我们的神,且到**怜悯我们。当时东方的风俗是这样:富翁宴客时,他们是在大厅设筵,仆人们就侍立在客厅的四围,等候吩咐,他们的眼睛是盯着主人的手;因为当时的习惯,仆人若是等主人开口吩咐,则是羞耻的事,证明这仆人未受过训练。所以,当宴客时,主人不必发出命令,只要以手示意,仆人看见主人的手势,就知道当做什么了。故此,他们的眼睛就必须一直注目主人的手;今天我们事奉主,也是如此。我们的态度应当是:昼夜不息地侍立在主面前,注目主的手。如果没有主的命令,没有差遣就有的事奉,这事奉就定规不是事奉主!而是事奉自己,是为着满足自己的意念。真正的事奉,必须先明白神的心意。我们如何才能明白主的心意呢?就是必须侍立在**面前。侍立,对于肉体来说,是困难的,但却是事奉主所必须学习的功课。

献上脂油和血

(三)将脂油和血献给主,这是主耶和华所说的。当时,祭司是把祭牲的脂油和血献给主。利未记告诉我们,脂油与血人不能吃,因为血是为着赎罪,脂油是作为馨香之祭,献给神作食物的。祭司献祭时,必须先把祭牲的脂油全取出来,烧在神面前;血则是为着赎罪。倪弟兄在事奉神呢事奉殿呢这本书中说:血是为着满足神的圣洁与公义,脂油是为着满足神的荣耀。真正事奉主的人,就是献上脂油和血。以色列祭司在祭坛上献祭,是有时献有时不献。但今天我们事奉主,乃是一生都要把脂油与血献上。这就是彼得前书所说,你们是君尊的祭司,靠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

基本来说,血是指着主耶稣的宝血,**为我们流血,满足了神的公义和圣洁;我们则是靠着宝血来到神面前。在事奉主的道路上,没有一刻可以脱离宝血。好多时候,我们以为,一个人属灵的身量长大了,便可以不需要宝血了;但有属灵经历的人都知道,越是亲近主,越是认识主,越是觉得主宝贵的人,就越知道,无一时刻是不需要宝血的;甚至连悔改的眼泪,也需要宝血的洗净。所以我们一生的事奉,不能没有主耶稣的宝血来洁净。我们若行在光明中,如同神在光明中,就彼此相交,神儿子耶稣的血,也洗净了我们一切的罪。我们的神是住在光中;我们则是行在光中。这样的行在光中,是一天比一天更进步的,逐日蒙更多的光照,继续不断的需要主的宝血来洁净,好叫我们与神之间,没有任何的间隔。若是有了间隔,便不能事奉,良心有了控告,也不能事奉;所以,我们一生之久,都要看重主的宝血。

脂油是代表生命,代表丰富的生命。我们吃下去的东西,消耗掉了,成为我们的能力;多余的便成为脂肪,这是代表生命的丰富。主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不是仅仅地够用,并且是有多余的积蓄下来。脂油在圣经中,是代表我们的主在地上的生活,是超越的生活。**成为神的食物,满足了神的心意,故此天开了,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的生活成为神的食物,满足了神的荣耀,叫神的荣耀能显现出来。什么是荣耀呢?神的显现便是荣耀。神的心满意了,满足了,所以**显现了。所以!脂油是为着满足神的荣耀;我们来到神面前,是不断地献上我们的主。

从表面上看来,一个事奉的人,是献上自己,罗马书十二章说: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把我们的身体献上,当作活祭,这便是事奉这里的身体,不是指着未蒙救赎的身体,神不会悦纳未蒙救赎的身体,那是该隐的祭,神并不需要这个。根据罗马书第一至十一章,我们的身体是已经蒙了救赎,我们应该把这个已蒙救赎的身体献上。换句话说,外面看来,好像是献上我们的最好,但不是我们的脂油,这是主而不是我们。外面好像是献上我们的身体,给主使用,实际上,则是主丰富的生命,从我们里头流露出来。这能满足我们神的心,这是事奉。事奉不是把我们的最好献给神,我们自己的最好,都是该隐的祭,神并不悦纳,我们把神作在我们里头的基督献上给**,这样的事泰,才能满足神的荣耀。

进入神的圣所

(四)他们必进入我的圣所。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可以来到外院献祭,所以在外院的人很多;你在外院所做的一切,人人都看见了,并且可能都称赞你,你便得了你的奖赏。但百姓不能进入圣所,只有祭司才能进去。在圣所里,一切的热闹都没有了,人的荣耀也没有了,没有人看见你,也没有人欣赏你,你只能在暗中服事。这就是马太第六章所说的暗中的父,祷告给你暗中的父听,施舍、禁食给你暗中的父看。事奉主是应当有暗中的生活。今日基督教中的难处是:事奉是很吸引人的,你事奉殿,人人都看得见,这样的事奉,是得人的称赞,得人的荣耀,而不是寻求神的荣耀。真正事奉主的人,轻看热闹,不求从人来的荣耀;事奉主没有人知道,只在神面前,暗中事奉我们的主。暗中的事奉,是事奉主的人所必须的。好多时候,连那些所谓全时间事奉的人(我极不愿意用全时间事奉这名词,因为每个基督徒,都应当是全时间事奉的人),事奉到一个地步,连暗中的生活都没有了;这是因为缺少进到圣所里面的缘故。每个事奉主的人,都应当进到圣所里头,因为这是我们事奉能力的源头。

就近主的桌前

(五)就近主的桌前事奉。事奉主就是就近主的桌前事奉**。这桌子可能是指陈设饼的桌子!因为祭司的工作,就是把陈设饼放在桌子上。陈设饼原文的意思是同在的饼,它代表我们的主,主是一直陈设在神面前,满足神的心;这饼放在那里,一个礼拜之后,就撤下来,作为祭司的食物。所以,它一面是神的食物,一面又是祭司的食物,我们的主也是这样。我们一面在神面前陈列我们的主,在我们的生活中、生命中陈列主,叫神得着食物,得着饱足。当我们这样陈列基督时,我们里头也就得了饱足。

另外一个说法:根据以西结书,这桌子是指着祭坛说的。我们如同以撒一样,把自己献在祭坛上,天天过祭坛的生活。这就是事奉,是理所当然的事奉,不在乎你有多少外面的动作。事奉的基础是在祭坛上不动,这才是真正的事奉。

守住主的见证

(六)守我所吩咐的。这是指着见证说的。守住耶稣基督的见证,就是事奉主。当主的见证在地上受到许多冲击时,好多人放弃了主的见证,但有一班人仍旧守住主的见证,承认主耶稣是主。**是首先的,也是末后的,**曾死过,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是万有的主,是一切的一切。这样的见证,便是事奉主。

这里有一样是很基本的,就是每当我们提到事奉时,我们所注意的,总是殿的事奉,而忽略了殿的事奉只是辅助的东西,也可以说是流露出来的东西,那真正的事奉,乃是事奉主自己。因着我们忽略了事奉主自己,因此在事奉殿的时候,往往发觉是用力多而收效少。这是因为里面缺少属灵的份量和价值。我们今天一同在这里事奉的人,应特别注意这一点。并且求神怜悯我们,叫我们不单是被赦免的人,也是忠心的人。

当教会荒凉时,神呼召忠心的人来事奉**。这样的事奉,可能会被人误会或轻视。因为今日世人所注重的,多是外面的活动热闹,教会中也注重大、热闹、成功、有成果。草木禾秸的工作是大的,但主所要的是金银宝石的工作。我们既然都在这里学习事奉,还得回到当初去,回到基本上,要在事奉主的事上,多多地注意。── 江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