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忠仆?恶仆?

 

谁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为主人所派,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主人来到,看见他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倘若那恶仆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就动手打他的同伴,又和酒醉的人一同吃喝;在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重重的处治他,定他和假冒为善的人同罪;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二十四45-51

一个仆人

主耶稣在这里好像说到两个仆人,一个是忠心有见识的仆人,另一个是恶的仆人。但你仔细读的时候,就会发觉主乃是讲一个仆人。这仆人可能是忠心有见识的,也可能是个恶仆。换句话说:这仆人可能作个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也可能作个恶的仆人。

卖身的奴隶

我们每一个属主的人,就着生命来说都是神的儿女。但就着事奉来说,都是神的仆人。这里的仆人并非指普通的佣人,乃是指卖身的奴隶。普通的仆人有自己的身份,有自己的权力和自由。但是一个卖身的奴隶,绝对没有自己的身份,也没有自己的地位、权力和自由。因为古时的奴隶是属于主人的,是主人的产业。他活着只有一个目地,就是服事他的主人。他不能为自己活,也不能有自己的举动。他一生所有的生活、举动,都是为着服事他的主人;他生死的权柄也都在主人手里。

我们是神的奴仆

我们今日在事奉神的事上都是神的奴仆。使徒保罗以作神的奴仆为他的荣耀;一面他是使徒,是主所差派的。另一面,他承认自己是主的奴仆。他知道自己在神面前事奉的地位,这一点是我们必须着重的。许多时候我们在事奉的事上,忘记了自己的地位,忘记了自己是没有权利的人,忘记了不能凭自己作什么,也不能为自己作什么,我们是卖身的奴隶。好像旧约那个爱的奴仆一样,不愿意有自由,愿意终身服事主人,因为他爱他的主人。这是我们在事奉上第一个应当认识的。

可惜今日有许多人在事奉神的事上太自由了;因为太自由的缘故,意见就很多,便凭自己的意思来事奉神。许多时候我们在事奉上争取自己的权利;但我们必须记得:奴仆是没有权利的。如果我们记得,在事奉上我们是神的奴仆,我相信在事奉上大部分问题都解决了。

仆人为主人所派

第二,这仆人为主人所派,仆人一切的工作都是主人所定的。换句话说:他不能拣选自己的工作,不能说我要作这一件,或说我认为某件工作是低于我的身份。若主人分派你去作某件事,不管这件事是大是小,是高是低,都是同样重要。在事奉上不是人分派我们,乃是神分派我们。我们在事奉上的关系,不是与人发生关系,乃是与主发生关系。许多时候我们在事奉上与人的关系太大,好像我们要讨人的喜悦,因为是人分派我们的。因此我们容易软弱,也容易跌倒。若我们看见今日在神的家中事奉,乃是主所分派的,我们乃是与主发生关系,我们就不容易发怨言,也不容易跌倒。

所以弟兄姐妹!我们必须记得:仆人乃是主所分派的。神把我们放在祂的家中;圣灵就随着自己的意思赐给我们各种恩赐;主是这样分派我们;我们就运用这些恩赐在神的家中有服事。

在神的家中事奉

第三,这里说到为主人所派,管理家中的人。换句话说:他的工作乃是在主的家中,我们的主是家主。我们要切切的记得:今日我们在教会里事奉,乃是在神的家中事奉,因此更应当小心谨慎,因为永生神的家是非常的宝贝。想到主为爱教会而舍去自己,想到神为教会所定的旨意是何等荣耀,能在神的家中事奉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即使是一件最微小的事情也是了不起的。

按时分粮

这里又告诉我们说按时分粮给他们。什么叫按时分粮呢?按时分粮不是指着按时把属灵的道理帮助人。按时分粮包含很广,意即不论我们被主分派的事奉是那一种,属灵的意义就是叫神的儿女得着饱足。换句话说,就是把属灵的生命供给弟兄姊妹。我们不要以为只有站讲台作出口的人,才是把属灵的粮食给神的儿女。有时站讲台作出口,也不一定是按时分粮。有时弟兄姊妹灵里有饥渴、有需要,但因我们自己在神面前学习不够,无法把粮食按时供应他们。有时我们给人的粮食,不一定是灵粮,可能只是头脑里的一点知识,不是生命中的学习。

所以不但是讲道,就是我们在那里摆椅子,也可能是按时分粮。不但是作一件事,乃是有属灵生命的供应。如果在神的家中,每一方面的事奉不论是事务的,或是造就的,都带着按时分粮的属灵供应,神的家中就满足了。今日在神的家中许多人在饥饿,不只在神的话语上是饥饿的,在彼此相爱照顾上也觉得饥饿。我们既被分派在神的家中,各人在各人的岗位上,应当把属灵的生命供应给弟兄姊妹。

作个忠心有见识的仆人

何谓忠心有见识?忠心就是作事很殷勤,见识就是明白主人的意思。我们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就照着祂的意思忠心的去作。哥林多前书第四章说:所求于仆人的,是要他有忠心。今日我们已经来到末后的日子了,在这末后的日子中,神所注意的就是那些有忠心可以信托的人;所以盼望我们在神的家中都作忠心有见识的仆人。

若是这样,当主人来到时,那仆人就有福了。作一个忠心有见识的仆人,在今天来说是辛苦的,甚至有时不会给弟兄姊妹欣赏。但等到主来,主看见他在小事上忠心,就要派他管理一切事情。在国度时,就要与主一同管理。今日是我们实习的日子。

恶的仆人

作个恶仆。这恶仆是从心里开始的,他心里说:我主人必来得迟。我们每个属于主的人,都知道主人快来了,这感觉是在我们每个人里面。但这恶仆不是说:主人不会回来,乃是说:主人必来得迟。今日明日都不会来,也许今年都不会来。他心中存有此意念,因此就放松了。如果我们知道主随时会来,就会时时儆醒,常常祷告,天天准备,自然而然就会作个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也是因为爱慕我们的主,叫我们作个忠心有见识的仆人。若我们里面无爱主的心,就会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也可以说是不盼望主快快回来。

打他的同伴

恶仆开始打他的同伴(不一定是用手打)。同伴是指一同作仆人的。在神家中有许多仆人,一同配搭事奉,但这恶仆打他的同伴。换句话说,他有时高抬他的自己,把与他一同配搭的弟兄姊妹踏在他的脚下。他要照着自己的意思来作,他有雄心大志,看不起其它的仆人。自高自大,好像打他的同伴一样;就是说在配搭上出了事情。

与醉酒的人一同吃喝

不但如此,他并且与酒醉的人一同吃喝。那是指着他与世人来往,与世界联合。一个人如果心中不爱主,也不会爱弟兄姊妹。他觉得弟兄姊妹很麻烦,好像作他的同伴处处限制他,叫他不能随意而行。同时他一定与世人同流合污,与酒醉的人一同吃喝。这样的一个恶仆,就着今日来说,只有他欺负人,没有人欺负他。他可以打他的同伴,他的同伴没有打他。这样的人好像很高兴,因为他可以吃吃喝喝,样样可以作。

主人要重重的处治他

主人来到,要重重的处治他。他不知道主人几时来到,因为他没有儆醒等候。若他儆醒等候,主人无论何时到,他都已准备好,因为他是光明之子、白昼之子。但他说:主人必来得迟,所以放松了,生活及事奉都放松了。结果主人忽然来到,要重重的处治他,定他与假冒为善的人同罪。小字或作把他腰斩了。一个人若被腰斩了,即是死了,意思是说在国度中不能享受永生。不错,在永世里,因他是蒙恩得救的,可以享受永生。

但在国度里,他不能享受生命,也即是不能与主一同作王,定他与假冒为善的人同罪。假冒为善是指着世人说的,就着他的生活与事奉,是与假冒为善的人没有什么分别,所以定他与他们同罪。圣经说:他要被丢在黑暗里,在那里哀哭切齿了。被丢在黑暗里,就是在国度外面。哀哭切齿,就是懊悔莫及。他要懊悔说,为什么在世上短短的时间中,神安排他在神的家中服事,他竟然不忠心而又无见识呢!

今晚我用这段话彼此劝勉。我们可以作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也可以作个恶仆。主说:你可以拣选。我相信没有弟兄姊妹愿意拣选作个恶仆,大家都愿意拣选作个忠心有见识的仆人;但神家中恶仆实在很多。如果我们不要作恶仆,就需要出代价、放下我们自己,看见自己是个卖身的奴隶,并要有爱慕主的心,这样就能蒙怜恤,作个忠心有见识的仆人。

附:问题解答

问:就着真理来说,在香港到底有多少个家神的家。照着我的感觉,这里有好几个家,每个家都有仆人,都有服事。到底我们这里是一个家,分为几个分家昵?抑是有几个家,每家可以各自为政?

答:弟兄所提的问题,是牵涉到所谓地方教会的观念。在圣经里,我们看到有地方教会的原则,但我们必须切切记住:地方教会不是一个教训。在圣经中,你找不出地方教会的教训,你只能看见地方教会的榜样。为什么呢?因为地方教会的教训,乃是基督身体的合一。圣经中关于基督身体合一的教训很多,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十七章祷告说:使他们合而为一,像我们合而为一。而且在书信中也一再说到身体的合一。哥林多前书第十二章十二至十三两节说: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而且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基督也是这样。以弗所书第四章也说:竭力保守圣灵所赐合而为一的心。所以圣经的教训是基督身体的合一。所有信主的人都在一个身子里面合而为一,不但是从心里合而为一(当然最主要是心里合一);外面也有这合一的见证,叫世人可以看出来。这是圣经中的教训。

        我们要如何来表示身体的合一呢?因为我们人是在肉身中,仍受时间空间的限制,所以表示合一的见证,必需在时间及空间里来表示。比方说,我在香港,就不在Richmond。我要表示身体的合一,就是要与在香港神的儿女合一,这样就能把合一表现出来。故此,圣经中才有地方教会的榜样。

        教会开始时是在耶路撒冷,那时有一百二十人,但一天之中就增加了三千人。我们估计当时在耶路撒冷的弟兄姊妹有二万人,但圣经说:在耶路撒冷的教会。是一个单位;。因为在耶路撒冷所有神的儿女都是在这一个身体的合一里。然后我们看见教会在安提阿开始,就是在安提阿的教会。教会在以弗所开始,就是在以弗所的教会,都是以地方来作范围。因为在同一个地方,才能表示我们的合一。不但在心里表示,而且在行为上把合一表现出来。这是当初给我们所看见的地方性的教会,这是榜样,不是教训;乃是藉此来实行属灵的原则,就是基督身体的合一。

        当初神在中国把我们兴起来,一部分是为了这个原因,这不过是许多原因中的一个。西方人把基督教传到中国,我们要感谢神!因为他们把福音传给我们;可惜他们也同时把西方的基督教组织带给了我们。所以当福音传到中国,同时也带来了许多分门别类的东西,你是属于某某会,他是属于某某会。这样,我们在中国传福音时,就碰到一个极大的难处。人常问说:你们都是信主耶稣的,为何分这个会那个会呢?所以那时有一班弟兄姊妹,感到必须脱去这些遗传的东西,必须回到圣经中。因此我们不要属于任何宗派,只要主的名;要奉主的名聚会,有主的名就够了。不分派别,凡是神的儿女我们都欢迎。我们要站在身体合一的立场上来作这个见证。这是当时我们在中国开始时的心愿。我们相信这是合乎圣经的。

        但慢慢的演变,直至如今。就拿香港作比喻吧,在香港有许多宗派,如天主教,基督教中的许多派别,还有许多所谓独立的小教会。那么我们在这里作什么呢?我们开始出去作工的时候,我常问自己说,在某某地方,有没有一班弟兄姊妹是站在身体合一的立场上来聚会?是以基督为元首,而在合一的立场上为基督作见证的。若有,我们就去与他们在一起。我们没有意思要另立一个会,因为神在这里已有祂的见证。但我们若到一个地方,发现没有,我们就应当在那里起来为主作见证。这是我们当初工作的一个心愿。

        经过了几十年之后的今天,特别是年青的弟兄姊妹,已经到第二代或第三代了。他们不知道我们当初的苦心,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来香港作这个见证。我们无意另外设立一个会,而是感觉要在这里作基督身体合一的见证。因为时间的折磨和变迁,我怕大家已经忘记我们在这里聚会是为了什么。也许我们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会,不理叫什么名称,只是另外一个会而已。我们的作法与别人的作法稍为不同;但作来作去慢慢的恐怕会相同了。这是历史的悲剧。

        趁着今晚,我盼望弟兄姊妹一同到神面前,求神给我们看见我们在这里作什么,也可以问自己说,我们是什么!如果我们不能回答这问题,就需要好好寻求;若能回答这问题,那表示我们是走在主的路上。

        在香港这地方,我们开始时只是一个聚会。最早是借用民生书院,然后搬到长沙湾道钦州街;又搬到石峡尾街;再搬到佐敦道;然后搬到天文台道。这样搬来搬去,加上弟兄姊妹住的地方又比较分散,就开始有了分家。第一、二、三、四家,甚至第五家。这是历史。在香港,就着神的家来说,仍是一个家,但有几个分家,在行政上仍是一个。这是我盼望弟兄姊妹留意的一件事。

        圣经中地方的原则,是以一城一乡作界限。主耶稣是到各城各乡去传道。城也好,乡也好,都是当时人民聚居的地方。故此当时教会聚会的地方,就是以一城一乡来定规。同在一个地方的基督徒,就在一起事奉主,一同对当地的人作见证。这是圣经中给我们看见当初的原则。

        但现在城市太大了,比方说纽约是五个郡合成的一个纽约城。又比方大伦敦,它包括了好大的地方。又如大台北,也包括了许多地方。这在实行上就发生了问题。究竟是一个呢?还是许多?我只能把我个人的感觉交通给弟兄姊妹。比方在香港,你可以说是一个地方,也可以说是几个地方,有香港、有九龙、有新界,甚至在新界也有许多单位。那究竟是一个呢?还是几个呢?这要看主如何带领。属灵的原则需要属灵的运用,不能把属灵的原则用死的方法来运用,若用死的方法来运用就变成组织了。

        所以我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一件事,看圣灵在神的儿女中如何带领。如果神的带领仍是一个单位,好叫我们在事奉上加强。又或者觉得大家学习仍不够,需要在一起,那就在一起。或是大家里面有感觉,觉得需要在各地为主作见证,那也好像是在一个一个人民团聚的单位里头为主作见证;但不该是因意见不同,就以地方作借口而分开。若是这样就不美了。如果大家一同祷告,觉得为了主的见证需要在另一个地方起头而行,就不是分裂,乃是加多。这是很美丽的事。还是要看圣灵如何带领。

        我举个例:我们在Richmond也有同样的问题,我们开始时,不只是在 Richmond的弟兄姊妹一同聚会,在附近城市的弟兄姊妹也跑来参加了。因为他们本身没有聚会,于是我们就一同聚会。并不是因为他们在另外一个城市,就不准他们来。若是这样,就是呆板。约在一年多之前,有三、四家弟兄姊妹住到Richmond外面的一个地方,他们觉得要在当地为主作见证,大家交通祷告之后,里面都感觉是对的。现在他们已经有四五家人,大家一起学习为主作见证。一年多之前,他们就开始在那里聚集。我们在属灵上常有交通,Richmond的弟兄们也常到那里帮助他们,但他们是一个单位。

        Richmond我们也有此感觉。当人数加增时,我们就有为此事交通:是分开聚会呢,还是在一起?若仍在一起,我们必需盖造会所;若分开就不必了。因为在Richmond也有几个区域。我们交通之后,觉得时候未到,我们仍需要同在一起事奉,所以我们就预备盖造会所。准备盖会所时,我们定规会所的座位不超过三百人,若超过三百人大家不容易认识。因此我们以三百人作范围,若超过三百人就可以分开聚会了。这与香港情形不同,香港弟兄姊妹很多。在我们那里,大人加上小孩子大约二百多位;这表明我们心中已有了准备。

        我们觉得圣经中的原则,就是人民聚居的单位。你不必跑到很远的地方去聚会,要在当地作主的见证。这是我们的感觉,当然别人有别人的看法。所以我觉得香港的情形,你说是一个家也可以,说是几个家也可以。要紧的是大家不可因着有问题而分开,而是大家因着神的见证能兴旺的缘故而加多。我只能在原则上这样说一点,在实行上要看主如何带领在香港的弟兄姊妹。

 

问:有些弟兄姊妹觉得,在教会的聚会中,对系统的真理方面认识不够。所以想到神学院或是圣经学院受一些有系统的造就,你的感觉如何?

答:弟兄问我的感觉如何?我就把我的感觉交通出来。你们听的时候要记得,我的感觉是代表我自己。在一九三○年,我读高中三年级时,就有心要服事主,那时我是在美以美会里。我以为要服事主,一定要读神学,不念神学怎能服事主?所以当我高中毕业时,就对父亲说:我不入大学,读大学四年是浪费时间,我要念圣经学院。那时我把圣经学院都找好了。当时在上海有几间圣经学校,有一间我认为不错,里面的教师我也认识,所以我就拣定了要在那里读;因为我觉得这是唯一的路。这是传统的观念。

        但是感谢神!我的父亲不赞成我到圣经学院去。他很爱主,是美以美会的牧师,但他不赞成,他叫我去念大学。他说:中国没有好的神学院,等大学毕业后,我送你到美国去。那时我心中很痛苦,因为我已计划定规好了。今日回头来看,我感谢神!因为就在我念大学时,祂把我整个观念都改变了。结果我未读过神学。

        我们在神的话中看见,要学神,就必须到神那里去学,这是神学。神学若到人那里去学,乃是学人,不是学神。圣经是很奇妙。神若要我们有系统神学,祂就可以把圣经编成有系统的神学,那岂不是叫我们读起来觉得加倍容易吗?但圣经好像是没有系统的,神的话这里一点,那里一点。神从来不把祂的话编成一个系统。难道神不懂系统神学吗?我相信神有祂的美意,神的目的不是要我们接受一个系统。属灵的事情是活的,你若把它变成系统就死了。属灵的东西是生命的问题,不是知识的问题。你把它编成系统,自然而然就把它变成知识,这是基督教历史二千年来给我们看见的。所以圣经不根据系统来编排,因为这是一本活的书,神要我们从祂的话语里面来得着这位活的基督;祂并无意要我们把圣经编成系统来知道祂。

        我们再来看圣经中的榜样。一个年青的弟兄姊妹有心要服事主,我们要为此感谢神。实在说来,若有人蒙恩得救了,而他无心服事主,我们要怀疑他是否得救。因为每个得救的人,都是事奉主的人。所以事奉的心越强越好,不管主有无特别呼召你,每个人里面都应当有个事奉主的心。你有了事奉主的心,要如何来准备你自己昵?圣经给我们看见,教会就是最好准备的地方。你应当在教会里好好准备自己,因为神不只给我们有此心愿,圣灵也随自己的意思给我们不同的恩赐。这些恩赐需要运用,恩赐越运用越显明,不运用就不能显明。就如我们一生下来就有眼睛,但刚生下来的婴孩,头几天是看不见东西的,慢慢他开始看见了。他越用眼睛越明亮,甚至可以训练眼睛在黑暗里看见东西。这叫运用,但运用的地方是在那里呢?就是在神的家中,神的家中是培养神仆人最好的工场。在神家中你一方面有享受,一方面也有供应,这就是我们长大的地方。不但在生命上长大,在服事上也能显明。

        提摩太的功用就是这样产生的。他得救之后,就在当地教会中有服事。显出他有教师的恩赐;等到保罗经过那里时,他们就对保罗推荐提摩太,觉得他可以造就。于是保罗把他带出来,就这样产生了神的仆人。这是圣经中给我们看见的榜样。

        在旧约时有先知学校。先知学校是从撒母耳开始的;然后到以利亚和以利沙时,也有先知学校。但希奇得很,先知学校并没有出过大先知;反而以利沙跟从以利亚就成了大先知。所以就着圣经的榜样说,教会是产生神仆人最好的地方。一个年青的弟兄姊妹,如果有心服事主,他应当在教会中尽量的服事,显出他的功用来。同时,也是在教会中才有好的学习。不但是话语,也是在生活中实际与弟兄姊妹学习配搭。这样就能建立教会;否则你头脑中满了神学,真正事奉时会觉得摆不进去。

        我在美国有两位同工,都是神学毕业的,都作过牧师。他们告诉我说,他们现在感觉到要真正在神家中服事,从前在神学中所学的根本没有用。我没有念过神学,不敢批评。但我总觉得有心服事主的,教会是最好受训的地方。教会中负责的人应当留意这件事,给有心服事的青年人有机会,让他们能学习,有操练,这样就能培养出后代来。如果教会没有这样作,就难怪青年人都跑到神学院或圣经学院中去了。

        在神学院毕业的,要回到教会来,会有点格格不入的情形。因为你在神学院所学的,最适合摆在基督教里面,要放在真正神的家中则不太合适。这是很明显的情形。所以我不鼓励弟兄姊妹去读神学;但若你们去读,我也不反对,因为我没有这经验。

 

问:这些年来我们在香港一同聚会,一同服事,但是我们中间没有长老,江弟兄认为我们需不需要有长老?

答:弟兄问江弟兄,所以我只能把我的感觉说出来。盼望你们自己回到神的话语中看看对不对。若不对,你就弃绝它;对的话,你接受它。不是因为江弟兄这样讲,而是因为神的话是这样说。我们一切事情都要回到神的话语中。

        当教会开始的时候,有长老的职分,也有长老的名称。虽然在耶路撒冷的教会,有一段时间没有长老,头一段时间是十二位使徒管理一切事情。然后因着环境的需要,就有七个人起来管伙食。这七个人是不是执事,当时也没有明说;但我们知道他们的工作是执事的工作。一直到使徒行传第十一章的末了,才有耶路撒冷的长老。然后保罗到各地传道,每到一处,有人蒙恩得救了,就有聚会,但也没有设立长老,就到别的地方去了,让他们自己一同聚集。等到保罗回来,圣灵已显明有几位弟兄,能负起长老的责任,那是圣灵所设立的,使徒就承认了。这是教会当初的历史。

        等到教会慢慢堕落了,就有不同的演变。我举二个例子:第一、保罗写给教会的七封书信,与升天的主借着约翰写给教会的七封书信,里头有极大的分别。保罗写书信时,是在教会正常的时候;虽然也有许多不对的事情,但教会在神的面前还是教会,所以他就提到监督和执事。但约翰的七封书信,是写给教会的使者,而不是写给教会的长老。我们认为信一定是给长老的;但没有提长老,只提使者。使者二字,你可以理解为天上的使者,也可以理解为地上的使者;但我们相信这是指地上的使者。天使如何能接受一封写给以弗所教会的书信呢?没有一个天使是负责以弗所教会的。因此我们相信,使者乃是指着在属灵的责任上有份的弟兄。他们没有长老的名义,但尽长老的功用。

        第二、在提摩太前后书,前书保罗还提到教会是永生神的家,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所以他提到作长老的应如何,作执事的应如何。到了他写后书时,再也不提这些事了。他说:这是一个大户人家,有金器、银器、木器、瓦器。人若脱离卑贱,就可以作金器银器;你若自暴自弃,就作木器瓦器。他说:你要把这些话交托那能忠心教导别人的人;与清心爱主的人一同追求公义、仁爱、信德、和平。

        所以我的感觉,在教会正常时可以设立长老的名分,也有长老的功用。但在教会不正常时,在恢复的路上,神所注意的是里面的实际,不注意外面的名称。我个人感觉,在教会中应有人有长老的功用;不能没有。家中总要有负责的人,要有人在神面前负属灵的责任,但没有长老的名称,没有被封立为长老。这样可以省去很多麻烦,立长老容易,废长老就麻烦了;因为圣经并没有提到长老的任期多久,若长老犯罪还有办法对付他。但若这位长老也不犯罪,也不长进;其它人要往前去,被他挡在前面,教会就没有办法往前了。但他若没有长老的名分,有功用时他是长老,无功用时他就走了。这不是很方便吗?我个人感觉这是合乎主旨意的,但我也常对弟兄姊妹说,若他们要设立长老,我也不反对;若叫我设立,我就不设立。

        我再说一点,在美国,有一很出名的传道人,很爱主,也有看见,他有负担要在美国各城设立合乎新约的教会。那时他在华盛顿附近,他本人是长老,他也设立长老。有一天我们交通,我问他说:你是这地方的长老,请问你权限的范围是什么?与你一同聚会的人,你可以执行长老的权柄,但在这城里有许多弟兄姊妹没有与你一起聚会,你能去干涉他们吗?当然不能。若不能,那么你是什么长老呢?圣经中只有地方教会的长老,没有小团体的长老。

        所以小团体的长老也是不合圣经,这是很明显的。因此当教会不正常时,实在没有办法设立长老,因为圣经只有地方教会的长老,没有小团体的长老。这是读圣经的人都能看见的事。所以我的感觉,应当有长老的功用,巴不得有一班弟兄能起来尽长老的功用,圣经说:这是羡慕善工。这样的服事是很辛苦的,你有名义时,可以高高在上发号施令;没有名义时,就必需以工作来证明你是有功用的。这不容易,需要辛苦一点,作众人的仆人。我觉得这很美。虽然负责的人要辛苦一点,但是很美,因有属灵的实际在。你若不能以属灵的实际来供应弟兄姊妹,根本就不是长老。因为这里没有地位的问题,只有供应的问题。

一九八九年二月二十七日在香港事奉聚会所释放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