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一篇  同一个灵

 

今天大家聚集在一起,我想到圣经中的事件:

第一,当主的门徒们从外面工作回来,主带他们暗暗的离开众人,使他们能歇一歇。所以我第一个感觉,就是弟兄们这些年来都在事奉上有分,现在经过了一段时间,好像我们的主对我们说:你们去歇一歇。因此,今天弟兄姊妹邀请我们到这里来,我们就趁着这个机会歇一歇。

第二,我们的主升天前,吩咐祂的门徒们到耶路撒冷,在那里等候祂所应许的。因此我们看见一百二十个弟兄姊妹,十天之久,同心合意的恒切祷告,积极的为着前面主所应许的。所以在我里面也有这样一个感觉,是否趁着这个机会,我们大家在一起,同心合意的恒切祷告,一同寻求主的心意。究竟在我们前面,主自己的旨意要怎样带领我们,我们可以一同到主面前寻求。因为我觉得主来的日子也很近了,我们还能在地上事奉多久,我们也不知道。我相信在这末后的日子,主对祂在地上要作的事,必定有祂更特别的心愿,我们需要来寻求,来知道祂,好叫我们能配得上去,不让我们还是好像凭着过去的作法来作。

第三,使徒行传第十三章记载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五位先知和教师,一同在那里事奉主。许多时候,我们在工作上忙碌,在那里事奉工作,我们很需要来在一起事奉我们的主,等候在主面前,让主的旨意能向我们打开。所以我们这一次并不盼望有什么特别的聚集,我盼望弟兄姊妹都不要有聚会的感觉,只盼望大家感谢主给我们的机会,一同来休息一下,我们就趁这个机会,大家多多的交通,多多一同寻求主的心意。

我们有个意思说:下午开始交通,晚上继续,也许明天早晨完全放在祷告上。虽然我们有这意念,但没有规定,如果我们今天交通,交通到明天早晨、明天晚上都可以。或者我们祷告,祷告到明天也可以。盼望弟兄姊妹是很自由的在主面前,让主来带领我们。

在事奉主的事上,多有一点交通,我们彼此可多些学习。同时我们知道神的工作只有一个,我们的主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父所作的事,就是子所作的事;子所作的事,就是今天我们所作的事。虽然我们在不同的地方,好像也有不同的方式,但是实在说来,神的工作只有一个。既然如此,我们大家就应当在主里多有交通,在事奉主的事上,过去主如何带领我们,今天我们怎样在那里事奉,在事奉的时候,有什么看见,或者碰到什么难处,或者感到有什么特别的问题和需要,我想大家先一同交通,然后看主要怎样带领我们。也许主有什么话,要借着任何的弟兄姊妹来勉励我们,或者我们有什么问题,可以大家一同到主面前来寻求。希望大家都尽量地把自己的感觉交通出来。

当我在等候的时候,好像神给我一句话,是在哥林多后书第十二章十八节:我们行事,不同是一个心灵么?不同是一个脚踪么?这一句话摸着了我的心。我们在事奉神的事上,同一个灵、同一个脚踪,是非常宝贵的。保罗和他的同工见证说:我们行事,是同一个灵,同一个脚踪。

今天我们在事奉的时候,能不能说我们是同一个灵、同一个脚踪呢?灵是向着神的,脚踪是为着人的,我们里面的灵是向着神的,我们外面的脚踪是向着人的。他们所以能有同一个灵、同一个脚踪,原因就是他们的灵是主的灵,他们的脚踪是主的脚踪。不是说:保罗有保罗的灵,提多有提多的灵;保罗的灵是基督的灵,提多的灵也是基督的灵。也不是说:保罗有他的脚踪,提多有他的脚踪;保罗的脚踪就是主的脚踪,提多的脚踪也是主的脚踪,所以他们就有同一个灵、同一个脚踪。这一个同一,不是统一。今天我们在事奉上常常要统一,里面要统一,外面也要统一;但是同一和统一是两件事。我们可以有同一个灵,但也不是那样千篇一律。我们里面有许许多多特殊的地方,但是这些东西不能影响我们的同一,反而叫同一更丰富更完全。

一、要有启示

我们在事奉的时候,需要有一个同一的灵,但同一的灵究竟是怎样的灵呢?我们都知道,今天我们事奉神,是要用我们的灵来事奉神。保罗在罗马书告诉我们说:我用心灵所事奉的神。我们要事奉神,一定要从灵里事奉神;要从灵里事奉神,就必须要有启示。如果今天我们不在灵里事奉,我们不须要启示,我们根据遗传就可以事奉。但是我们要从灵里事奉神,若没有启示,就没有办法事奉。所以我深深的感觉,我们来事奉主的时候,要特别注重灵里的事奉。我们事奉往往在刚开始的时候,里面有一点启示,但到了后来,就落到传统的遗传里去。如果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有同一个灵。

保罗说:我故此没有违背那从天上来的异象。我们如果看主的话,彼得在该撒利亚腓立比得着启示,他说:主,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主耶稣就说: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你的。我们看见彼得里面有启示,他看见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后来我们又看见彼得在约帕西门的家的楼上,他的魂出去,看见有一块布从天上缒到地上,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走兽昆虫飞鸟,又有声音对他说:彼得,起来,宰了吃。他说:主阿!这是不可的,我没有吃过这样不洁净的物。一连三次,这物就收回了。彼得在灵里所看见的那异象,是块大的布,这块布是从天上缒到地上。教会乃是个帐棚,但是彼得所看见的是块布,这块布还没有织成帐棚。这块布是从天上下来的,里面有各种各样不洁净的动物,在人看是不洁净的,但是神所洁净的,人不能看为不洁净的。所以这就代表着我们这些人,我们这些人都是不洁净的,但是感谢赞美主!祂洁净了我们。

二、要彼此交通

主说:彼得!你起来,宰了吃。这就是交通。如果我们今天用人的眼光认识人,就不能交通,我看你是不洁净的,你看我是不洁净的。如果今天我们是在启示里头,在主的话里头来看,主所洁净的,你不能认为不洁净的。你应当起来,宰了吃。换一句话说:应当有交通。所以在这里,彼得看见耶稣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同时他也看见,教会像一块大的布,里头包括了这些人,而这些人都是主所洁净的,我们应当彼此多有交通。我们不能说:我从来没有吃过不洁净的东西,好像说我是洁净的,别人都是不洁净的,我们不能有这样的感觉。

彼得所看见的异象,是基督和教会,不过他所看见的是基本的、是准备,是材料。而保罗在大马色路上所看见天上的异象,是宇宙性的,他看见了基督是元首,教会是祂的身体。保罗因着这个异象,他就作了一个织帐棚的人。彼得好像将人从世界里带进来,材料预备好了。保罗根据他的异象,把根基立好,把弟兄姊妹建造在这个根基上。有了帐棚,神的居所、神的家出现了。

到了约翰,他在拔摩海岛上所看见的异象,是七个金灯台,人子在金灯台中间行走,也是同一个异象。彼得所看见的是预备,保罗所看见的是建造,约翰所看见的是恢复。到了约翰的时候,这个帐棚有许多的破坏,所以约翰就来作恢复的工作。

在这里我们看见,他们三个人所看见的异象各有不同,他们所看见的组成他们特别的职事。虽然如此,我们看见那一个大的轮廓是一样的。今天我们所常常缺乏的,乃是整个天上的异象。不错,在这个天上的异象里头,神给我们每一个人所看见的重点也许不同,这个是构成我们特别的职事。但是,虽然这样,还是在那大的异象里头,无论是彼得、保罗、约翰所看见的,都是基督和祂的教会,这是大的异象。我们如果看见这个,就是我们过去看见的那个重点,造成了我们个人特别的职事,我们还是同一个灵。我们是不是能在灵里看见神的话语这一个完全?

我记得倪弟兄曾经对我说过这样的一句话:如果你能看见基督和教会,全部圣经就打开了。他也说过:如果你能看见这个启示,你不怕没有道讲。这是真的。所以我们在这里事奉的时候,我们灵里面必须看见基督和祂的教会。有的人在那个灵里有看见,也许像彼得一样,有的人看见像保罗一样,有的人看见像约翰一样。虽然他们的职事各有不同,但是他们是彼此合一、合作的,不是抵触的。今天在这最末后的时代,这一个是我们所需要的,如果我们能看见这个,我们就不会因着你有你独特的重点,我有我特别的重点,我们就不能配搭、不能交通、不能合一。我们要看见说:这些不过是在一起来完成神永远的旨意。像我们下午和晚上的交通里,我想在弟兄姊妹心里的深处,我们实在看见基督和教会。

我们相信这次有主的主宰把我们带到一起,过去我们没有机会,好像各走各的路、各作各的工,好像都散开了;但是我们要看见,今天虽然我们各人也许有各人特别的职事,但是神的工作只有一个,如果如此,我们怎能不交通。我们必须要交通,我们这样交通,才能配搭起来,才能有学习。我们在一起,不重在信息,是重在交通。因着交通,我们能学许多的功课,也能发现我们许多的缺欠,叫我们都回到神的面前去。

在我的心里,我还是这两句话,就是保罗对哥林多人所说的:我们行事,是同一个灵,同一个脚踪。我们稍微提了一点关乎同一个灵的事,我想对于事奉的事情,哥林多后书实在是一本最好的参考。保罗在哥林多后书,特别是重在他的职事,就是他的事奉。所以,我们如果要在事奉的上面来学习,就要在哥林多后书多多的接受。我们知道保罗是用他的灵来事奉神,我们今天事奉神是身体在那里活动,连我们的魂、我们的思想、我们的情感、我们的意志,在事奉上都有分,但是真正的事奉,必须要出于灵。

如果光是外面的活动,而没有灵里的感动、灵里的启示、灵里的看见,那我们外面的这些活动,可以说没有多大的价值。如果今天我们在灵里面没有从神那里明白神的心意,而凭着我们自己坚强的意志,或者凭着我们丰富的情感,甚至很丰富的思想,我们这样来事奉神,也许在人的面前看来,是很好的事奉,但是我们知道在神的面前是没有多大的价值。所以今天当我们一同来事奉神的时候,我深深的感觉到,我们需要回到我们的灵里去,用我们的灵来接触神,在交通的里面,我们得着启示、得着异象,看见主的心意。如果这样,我们的事奉在神的面前,才是灵里的事奉,才是算得数的。

三、要一同配搭

圣经里面那天上的异象,实在只有一个。保罗所看见的、彼得所看见的、约翰所看见的,虽然有不同,而这些不同不过是组成他们的职事;但异象乃是一个,不是二个异象、三个异象。我们都知道,没有异象不能事奉。但今天我们在事奉上的难处在那里?

比方说:神给你一个异象,在福音上你看见灵魂的宝贵,今天有一班人就是有这个异象,这个异象就推动他们在福音中摆上。另外有一班人,他们也看见异象,好像保罗所看见的,他们觉得说:建造培养神的儿女是最重要的,他们就根据这个异象在那里事奉。另外有弟兄姊妹觉得教会荒凉,教会需要恢复,需要用爱来恢复神的家,他在这方面有负担,他就去作。这些都是不错的。但是我们的难处就是,一个人好像看见彼得所看见的,他就专在这方面,而轻看了其它的人;不但是轻看了,甚至认为说:其它人拦阻了他在神面前的职事。同样的情形,有的人神给他所看见的,是建造神的家,他就轻看了福音的工作,同时也轻看恢复的工作。再倒过来,一个人在神的面前,看见了恢复的重要,他就轻看福音、轻看建造。今天我们常常碰到这样的难处。

其实这三方面都是一个异象,没有一方面是可以缺少的。我们如果看见这个,我们就能有同一个灵,就能彼此相助,同心合意的一同来事奉神。所以我觉得在今后我们的事奉上,我们需要异象。但是在异象方面,神给你是一方面的异象,你不能把这一方面认为是一切,我们必须要配搭起来。这样的事奉,才能蒙神的悦纳。

四、要有经历

另外一方面,保罗在写哥林多后书时,一开始就提到,我们的神是一位发怜悯的神,是赐安慰的神。我们在地上有许多的苦难,但是祂安慰了我们,我们就用祂所赐的安慰,去安慰那些受苦难的人。我们今天受苦难,是为着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们今天得安慰,也是为着我们的弟兄姊妹。

换一句话说:我们的事奉,必须是出于我们的经历,我们经历神有多少,我们的事奉就有多少。许多的时候,我们的事奉,是根据我们的知识。不错,知识是重要的,但是今天如果我们光有知识而没有经历,当我们这样事奉的时候,我们就发生了难处。我们很容易把真理给人,成为律法、成为规条,这样不单不能叫人得释放,反而捆绑人。但是,如果今天我们的事奉是有经历,你就看见说:这一个能叫人得到释放。实际上,我们必须有真理,如果没有真理,我们的经历都是假的。没有客观的真理,而有主观的经历,这些经历都是危险的。我们今天看见,在事奉上有这种的难处,有些人有经历,就专门注重经历,但因缺少真理的根基,结果引起事奉上许许多多的难处。

但是反过来说:如果我们有客观的真理,有许多的学习,但是我们对于这些的真理,没有主观的经历;这样,当我们在那里事奉弟兄姊妹的时候,本来真理是叫人得着自由的,反倒叫人被捆绑,成为律法。这是因为我们自己缺少对这真理方面的经历;所以保罗在哥林多后书一开始的时候,就重在经历。什么叫作属灵的经历呢?属灵的经历就是经历基督自己,我们因着与主交通的缘故,我们多多的经历我们的主。主在我们身上不单是一个真理,主在我们身上实在是一个属灵的实际,我们看见、我们听见、我们摸着了、我们接触过了,如果我们有这些经历,你就看见,这个能叫人得安慰得帮助。

五、要有死的判断

在这个经历基督方面,不错我们经历基督是积极的,但是保罗在这里特别提到,说:有一个死的判断在我们身上,叫我们经过一些压力、一些艰难,自己心里也断定是必死的,叫我们不靠自己的能力,只靠叫死人复活的神。在我们事奉神的路上,如果我们还没有经历死的判断,我们就很难经历基督的复活。如果没有死,就没有复活。

如果今天在我们事奉的人身上,还没有经历死的判断,还没有被神带到一个地步,我们对于我们自己,实在毫无盼望,是被神带到死地;我们不能再倚靠自己的聪明、不能再倚靠自己的能力、不能再倚靠我们天然的本领。或者说:我们坚强的意志、丰富的情感、天然的能力,这些东西都被主带到死地,这样我们才能看见我们离了主不能作什么。许多时候,我们可以在那里说我们离了主不能作什么,但是我们作了许多,许多的事奉都是出于我们自己。在我们事奉的人身上,有一个很基本的经历,就是经历死的判断,如果我们经历了死的判断,我们才能经历基督的复活。真正能经历基督的复活,必须在消极方面经过死的判断。

我们也可以这样说:我们可以用经历死的判断,来测量我们对复活基督的经历,我们对死的判断经历多少,我们对基督的复活也能经历多少。我们能供应人的,是复活的主。但是我们要有复活的主来供应人,我们自己必须要进入死的判断,这个是在我们事奉上一个很重要的点。我们有了异象、有了启示,我们以为可以事奉了;但是往往我们看见说:如果有了异象、有了启示,而没有死的判断,这个还不能成为我们的职事。一个职事的组成,是异象加上十字架。如果光有异象,没有十字架,这个还不能组成我们的职事。有了启示又经历了死的判断,我们才有那职事,就是保罗在这里所提到的那职事。所以,对于同一的灵这件事情,我们在这一点上,也得多多的注意。当然,还有许多其它的事,从哥林多后书都可以看见。── 江守道《事奉的脚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