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三篇  今后的路──回到当初

 

我们今后的路,我个人的感觉,就是要回到当初去。我相信在当初的时候,神给我们很清楚的启示;并且在当初的时候,弟兄们也摆上很大的代价。当初的时候,弟兄们的心都是单纯的,要照着神所给我们的启示事奉祂。但是经过了这样长久的时间,不知不觉的(有时也是知道的),慢慢就变成复杂了,不够单纯,有了搀杂,渐渐的落在人意的组织里。

有人问我:是不是神今天要给我们有新的启示?我们从前所领受的是不是过时了?不错,如果今天神认为我们应当有新的启示,我们还得开启,不能一直抓住老旧的东西,以为这个就是了。我们为着这件事,也在神面前寻求。我们并不是说当初神给我们的启示就是绝对,不能改变了,也没有进步了。我们的意念乃是说:如果主给我们新的启示,我们应当跟上去。但是我们在神面前,一直等候到今天,就着我个人的感觉,好像还没有看见神那新的启示。

一、属灵的经历

在属灵的经历上,我们一面是看见失败,另一面我们也看见进步。照着当初神给我们看见的,在实行方面,或者说在看见的内容方面,我个人的感觉,现在比从前进步了。但是这些进步,因外面的失败太大,完全给遮盖起来了。所以我个人相信,如果今天我们真正回到主的话语里,顺从圣灵的引导,这条路还是通的,我们所摸着神永远的旨意是不改变的;所以这些年来我一直觉得我们要回到当初去。

回到当初,我们蒙恩得救很喜乐,但是过了一段时间,这喜乐好像失掉了;那么要回到当初,就去寻求外面的喜乐。不是这么一回事;因为你信主之后,你进步了、长大了,你小孩子那种嘻嘻哈哈、热热闹闹的情形不能算当初,当初是指着里面的东西说的。我们不是回头去作从前所作的那些事情,乃是回到当初神给我们看见对于祂永远的旨意。至于作法,可能与当初的作法不同,但是那个原则、那个实际,应当在那里。所以我们讲到圣徒合一的问题,我自己有很深的感觉,这一个是我们应当保守的。

二、圣徒的合一

怎样合一呢?是不是我们这些聚会统统的合在一起,那就是合一了呢?也不见得。在这几十年来,在基督教里,一直提倡所谓普世合一的事,这是否就是圣徒合一呢?许多人认为说:这个就是圣徒合一。但是我们读主的话,就看见这是两回事。因为圣徒的合一,是根据父与子的合一,那个合一是灵里面的合一,不是外面组织上的合一;或者说不是在工作上的合一,乃是灵里面的合一。所以照我个人的看法,如果有一天神统统把我们摆在一起,这是最好的。

但是照人来看,好像这个可能性不大,那么是不是因为没有这个可能性,我们就不要合一了呢?就不能合一了呢?也不是。我里面的感觉是说:我们要先在灵里打通,外面的事情慢慢来。如果我们讲圣徒的合一,先去注意外面的东西,那就是普世合一运动,那根本与圣经神的话是两件事。我们应当回到神的话里,回到灵里,大家在灵里尽可能合一。有了这个合一的光景,主要怎样再往前带领,这是圣灵的事。祂如果要带我们大家合在一起,我们感谢主,如果祂不是这样带领,我们也感谢主;最少我们要进入灵里与圣徒合一。

三、弟兄相爱

彼此相爱也是一样。我们要爱弟兄,像我们的主爱我们一样。祂为我们舍命,我们也要为弟兄舍命,这个一定要恢复。这个恢复,不是外面的东西,严格说来:在神的话语里,凡是关于恢复的,都不注意外面的。

保罗的七封书信是对教会讲的,约翰的七封书信也是对教会讲的。但是保罗的七封书信,教会还在正常的光景里,虽然里头有许多不对的情形,但是就着大体来说,还算是正常。到了约翰的时候,已经反常了。所以你看见在保罗的书信里,还有长老和执事。到了启示录第二、三章,没有这些了,是写信给教会的使者。这使者并不是指天使。这使者也是一个团体的意思,就是那些使者。所以,神所注意的,是注意那个实际,不再注意外面的东西。我们的可怜就是注意外面的东西,以为恢复了外面的就是了,而缺少恢复灵里的实际。

四、荣耀的教会

说到荣耀的教会,也是同样的原则。凡是人所建造的,总要拆毁。我们看见它拆毁了,就要感谢主。如果这些出于人的不拆毁,我们还不能看见荣耀的教会。如果这些东西被拆毁,反而叫我们的眼睛得开启,看见什么是荣耀的教会,就是凡主所建造的都在那里。我们需要有这个属灵的眼睛来看见她。如果我们没有属灵的眼睛看见她,就会灰心。我们如果有属灵的眼睛看见她,就不会灰心。严格的说:荣耀的教会已经在这里,我们的神是没有时间性的,神定规了一个旨意,那个旨意是已经成全了。

所以我们真有属灵的眼睛,就看见荣耀的教会已经在那里了。今天不是我们作到荣耀的教会里,乃是从荣耀的教会作出来。所以你看见了这个,就永远不会灰必。你若看不见这个,那真是失望,好像越过越不荣耀了,越过越羞辱;恐怕再下去羞辱更大。弟兄姊妹!这一个就是异象的宝贝,我们已经在灵里看见了这个荣耀的教会,为着这个缘故,我们要摆上,无论我们的自己、我们的事奉,都应当与这一个联结一起。

五、教会分裂的事

关乎分裂的事情,也是一样,加拉太书第五章告诉我们说:肉体的行为就是分裂;凡是分裂都是肉体。我们不管他是什么原因,就是有最好的理由,也是肉体。但是,不是所有的分裂都是分裂,有的分裂是回到当初。马丁路德出来改教,你说这是分裂吗?就天主教说:这是分裂;就神的旨意说:这是回到当初。所以我们不能一律的说分裂是分裂,都是肉体,因为有的是回到当初去。所以我们还得看见这种情形。盼望主怜悯我们。

一九九六年二月二十八至二十九日在香港同工们中间的谈话记录

── 江守道《事奉的脚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