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一篇  基督的执事

 

祷告:我们的主,我们感谢赞美你!今天弟兄姊妹有机会能一同聚集在你的面前,这是你所做的,不是我们人所能做的;这是你招聚我们,不是我们所招聚的。我们的主,我们一同来到你的面前,我们真是愿意等候在你跟前,我们真是愿意在这里瞻仰你自己的荣面。主阿!我们真是愿意在这里能听见你对我们说话,我们也真是愿意在这里借着我们彼此的交通,叫我们能更多的认识你。我们的主,我们把这个时间恭恭敬敬交在你的手中,主阿!我们仰望你与我们同在,我们仰望你自己对我们说话,我们仰望你的圣灵亲自带领我们。我们的主,我们敬拜你,我们把荣耀都归给你。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弟兄姊妹!虽然我们是在不同的地方,我们所事奉、所做的工作也不同,不过我相信在我们心灵的里面,都知道一件事,不是我们各人做各人的工。虽然我们各人有各人的工作,但是,严格说来,我们的工作实在是一个;因为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在约翰福音第五章第十七节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我们的主在地上做了许多的事,约翰说:如果把祂所做的事都写出来,连这个世界都没有办法容纳这些记载。虽然祂做了三年多的工作,但是可以说,它是一日如同千日,一年如同千年。但是祂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换句话说,祂只做一个工作,就是做祂父亲的工作。除了祂父亲的工作之外,祂没有自己的工作,也没有其它的工作。这是我们的主在地上的时候,祂工作的一个原则。

主耶稣在约翰福音第十四章第十二节告诉我们说:我所作的事,信我的人也要作。所以今天我们的工作是根据主耶稣工作的原则。我们的主怎样做父所做的事,照样,我们今天是做祂所做的事。严格地说,今天好像我们在做各种各样的事情,有的在话语上供应,有的在事务上服事,有各种各样不同的工作。但是,我们无论做什么,都是根据我们的主所做的,主所做的,我们也做,我们不过是继续主所做的工作。我们也许开始的时候,是做主所做的工作,但是不知不觉的,我们会慢慢落在自己工作的里面,而自己还不知道。如果这样,将来在主面前,这些东西都是徒劳无益的。所以这一次聚集,盼望我们一同回到主面前,在主的光里来检讨一下,彼此劝勉,叫我们的工作实在是继续主所做的工,而不是在主的工作以外。

当我为着这两天聚会等候在主面前的时候,有一句圣经的话,好像在我里面摸着我,就是哥林多前书第四章第一节,保罗写信给哥林多人说: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为神奥秘事的管家。为什么保罗这样说呢?因为哥林多的信徒没有把保罗和他的同工看着是基督的执事、是神奥秘事的管家。我想基督的执事在这里是重在人方面,我们这个人是基督的执事;奥秘事的管家是重在事方面,我们是管理经营神奥秘的事情。但是很可能,不但人不以我们是基督的执事、是神奥秘事的管家;有的时候连我们自己也忘记了我们是基督的执事、是神奥秘事的管家。所以在这两方面,需要大家彼此提醒、彼此劝勉。

今天早晨我想稍微交通一点我们是基督的执事。执事这两个字在中文里面是一种的翻译,懂得希腊文的人告诉我们,这个执事原文是仆人,仆人这一个字,圣经里有不同的字眼,并且不同的字眼都有它不同的着重点。比方说,希腊文里,当它用Dou'los的时候,这个也是仆人,但是说到这个仆人(Dou'los)的时候,它特别是重在与主人的关系。圣经里也有一个Diakonos,也是仆人,有时候翻作执事。在圣经里,有的时候长老和执事也是用同样的字,也是仆人的意思。但是这个字是重在他所做的那个事情,还有一个字就是Hupeeretees,这个字是重在与上面的关系。这里翻作执事就是Hupeeretees。我们中文圣经里,这个字有各种不同的翻译,在英文里也有各种不同的翻译。所以当我们读圣经的时候,有的时候我们以为这是另外的一个意义。不过我们要看见,不同的翻译实在是把这个字所包括各方面不同的意义说出来。今天早晨,我想就着这个字意和圣经里不同的翻译,来看一看这一个执事或这一个仆人是怎么一回事。

一、在底下划船的人

懂得希腊文的人告诉我们,这一个字是从Hupeer,就是Under(在下面)和eretees,就是Rower(划船的人)。所以这一个字在原文里,就是在下面划船的人。这一个与水手 (Sailor)是一个对比。因为当时的水手都是自由人,但是这些Under Rower划船的人,可以说都是奴隶。双方打仗,胜方把敌人俘掳来,就把他们当作划船的人。比方说,那艘船有水手驾驶,只是在船的下面都是划船的,因为没有Engine(引擎),你看见一排一排的人在下面的两边划船。可能有一个人在那里打鼓,打一下鼓,大家就往前推一下,这样船就往前去了。大部份划船的人都是奴隶、都是仆人。所以在原文里,这个字的意思就是说,这些人是仆人,而这些人都是在船的下面听从船上面的人发号施令。这是那原文的意义,是Under Rower

我想这个是很有意思的。什么原因呢?因为你看哥林多的信徒,他们把神的仆人保罗、亚波罗和矶法等看为是在上面像主一样的人,他们没有看见保罗、亚波罗和矶法不过是在底下划船的人。他们可以说是下属,而不是上司在上面发命令。因着他们这样的误会,结果在他们中间就有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有人说:我是属亚波罗的。有人说:我是属矶法的。保罗要纠正他们这个观念,就告诉他们说:保罗算得什么,亚波罗算得什么,也许我是撒种的,亚波罗是浇灌的,但是叫他生长的乃是神。无论我们是什么样的人,我们都是你们的仆人。我们是主的仆人,也是你们的仆人,都是为着你们的,都是在底下划船的。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可见栽种的算不得什么,浇灌的也算不得什么;只在那叫他生长的神。(林前三6-7)所以,保罗要纠正哥林多人的观念。感谢主!保罗虽然是被神大用的人,但他知道自己是谁。所以这一个字的意义,可以说是确定了我们的地位和我们的身份。

弟兄姊妹!不管我们今天在神的家中是传扬神的话语,或者是作长老治理教会,或者是在各种事务上负责,我们要确切的记住,我们不过是在下面划船的人。我们没有自己的主张、我们没有自己的自由,我们不过是听从上司的命令;我们是照着我们的上司来做而已。这一点是我们自己应当认清楚的。很可惜,在基督教的传统里,一个人如果作牧师,或者作长老或执事,好像这一个人就有相当高的地位了。这不单在一般弟兄们的眼中认为你是牧师、长老或执事,你是工人,那你是了不起了,是高高在上了。在一般人的感觉里,好像总会加上这一种观念。同时,作工人的人、作长老的人和作执事的人,也不知不觉会觉得自己总是比一般信徒高了一等。我想这是一种很自然的观念。人要这样以为我们,我们也自以为是如此。我想这是教会一个极大的困难。

有人用Pyramid(金字塔)比喻神的家,这一个金字塔是倒转的金字塔。换句话说,我们金字塔的顶乃是在底下,我们这一班服事的人乃是在底下的;所以保罗说:我们是你们众人的仆人。主也说:你们要作大的,就要作小的;你们要在上面的,你们就要在最底下,好像作弟兄姊妹的奴仆一样(可十43-44)。这一个是我们的身份和我们的地位。这个话好像不需要讲,我们里面应当是清楚的;不过很可惜,我们常常会忘记。有的时候也是因为弟兄姊妹的观念错了,把我们推高了。被他们一堆,就居高了,我们自己也以为如此。所以我们不能怪神的仆人、长老和执事,这也是弟兄姊妹做出来的一件事。弟兄姊妹也许觉得这是一种尊重的意思,觉得既然从你们这些传道、同工那里接受了神的教训,你们总是给他们许多的帮助,所以他们要尊重你们。这个尊重的心是对的。长老很辛苦在那里治理教会、照顾、牧养弟兄姊妹,执事很辛苦在那里服侍弟兄姊妹;那么,弟兄姊妹里面有一个感激的心、有一个尊重的心,这是不错。不过,如果这样的尊重越过了地位,好像我因为从保罗那里蒙恩得救,我是属于保罗的了;我因为从亚波罗那里得了许多圣经的道理,我是属于亚波罗了;或者有人说,我是属于矶法的,因为矶法是第一个使徒,所以我是跟从他的;不知不觉就把人推高了。我们人都是软弱的,如果我们被人一抬高,不知不觉就觉得我们很高了。我想我们都是人,我们都知道有这样的一个试探在那里。所以保罗在这里特别提到:人应当以我们为基督的执事。不管人怎样感激,或者觉得应当尊敬,我们却应当看见我们究竟不是基督,我们不过是基督的执事,不过是在船底下听祂的命令划船,盼望这个船教会能达到那边去。这就是这个字的意义。这个对我来说,觉得很有帮助;因为确定了我们的身份和我们的地位。

二、圣灵指定的仆人

同时,这一个字原文的意思是一个Appointed officer,是一个被指定的仆人。这个对我也很有帮助,因为在这里给我看见,我今天在这里事奉,不是自己取得的,也不是人设立,乃是我的主Appoint(指定)我做一点事情。当保罗写加拉太书的时候,一开始就很清楚的说:神的仆人保罗,神的使徒保罗,不是由于人,也不是借着人,乃是借着主耶稣基督和叫祂从死里复活的父神。今天,在基督教里,许多是人设立的,也有许多是人自己设立的,并不是主所指定的,并不是圣灵所设立的。比方说,在圣经里有使徒设立长老,但保罗在使徒行传第二十章很清楚说是圣灵指定你们作监督,不是保罗指定的,不是借着人,不是由于人,也不是由于自己。今天我们在神的家中,无论在那一方面事奉,我们要看见说,这不是我们自己取来的,也不是人派我们去做的,乃是主借着圣灵在我们里面引导我们,指定我们去做祂要我们去做的工。所以我想这一个能确定我们究竟是在那一方面事奉。

我们今天对于事奉来说,自己没有拣选,我们不能拣选说,我一定要作长老。羡慕作长老可以,但是不能说我一定要作长老,要想尽办法取这个长老的地位。我也不能说自己一定要作站讲台的人,无论怎样,我总是要站讲台,因为觉得在讲台上是一件很光荣的事。今天在弟兄们中间有一种观念,都以为站讲台,或者在话语上有事奉,才是真事奉;好像如果我今天不是在话语上有事奉,我根本就没有事奉,弟兄姊妹普遍存有这种感觉。但是我们要看见,在事奉的上面,我们需要被指定;我们自己没有拣选,我们自己不能说我要作什么,我要在那一方面来事奉;要让圣灵在我们里面替我们指定。这一个能叫我们在事奉中没有争执。主把我指定在那一个岗位上,主指定我做那一方面的事情,我就忠忠心心在那里做,我没有一点的意思要取得别人的事奉。这样,才能在我们的岗位上,彼此配搭事奉。否则,配搭就很困难;因为大家都要做同样的事情。我们认为某一种的事情乃是算得上做工了,是事奉了;如果不是这样的事情,就算不上是工作,是事奉;这样我们就没有办法配搭。所以,我想这指定的一个仆人,是主指定我们作祂的仆人,也指定我们每一个人的岗位。我们自己不能拣选我们自己的事奉,要让主来指定。

三、受差遣去供应需要

这个字在马太福音第二十六章五十八节,中文圣经把它翻成差役。当我们的主受大祭司审判的时候,彼得在外园见许多差役在那里烤火,彼得也挤在他们中间一同烤火(可十四54)。差役这个字有它很好的意思,就是说,我们不过是被差遣,去完成一个使命的人。我们不是差遣人的人,也不是自己有自己的工作;我们不过是被差去完成一个使命而已。当这个使命完成了,我们的工作就完成了。所以这个字帮助我们看见,我们这班人是被差遣的人。如果主不差遣我们,我们就没有工作做。如果主差遣我们去做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

我觉得今天在我们事奉和工作的上面有一个很大的试探,那个试探就是需要!需要!我们许多的工作和事奉,都是被需要控制,因为我们看见某一方面有需要,我们就去应付、供应这个需要。不错,需要是需要供应的,但是我们今天事奉主,不能根据需要来事奉,而是要根据差遣来事奉。在神的家中,在神的工作上,需要实在是太多太大了。如果我们没有心,我们看不见需要。如果我们有心,就会看见到处都是需要。如果你有一千条命,如果你一天有四十八小时,你也没有办法应付所有的需要。需要是需要供应的;但是那一个差派供应需要的,是我们的主,不是我们自己。所以当我们在那里事奉的时候,不能根据需要来定规我们的事奉。如果看见了需要,当然我们不能塞住怜悯的心,但是我们应当把所看见的需要,带到我们的主面前,让主来差遣我们。如果主是差遣我去应付这一个需要,这一个需要就成了我的使命,是主给我去做的,我要忠心去做。如果不过是看见一个需要,而我自己就投身在里头,要去应付这个需要,那么就会产生教会今天所发生的许多难处。我们看见很少数的人非常忙碌,忙到一个地步,他与主自己的关系都脱节了,完全被需要捆住了,没有时间祷告,也没有时间好好读主的话;他东奔西跑,一定要去应付这一个需要、那一个需要,他忘记了他不过是差役,是被差遣的人。不是自己要做就去做,否则会造成教会的困难。

照着圣经给我们的原则,身体上每一个肢体都应当有它的功用。功用就是应付需要、供应需要;因为身体的需要很大,需要所有的肢体都来供应。现在只有少数的肢体去供应所有的需要,结果,许多的肢体就瘫痪了,不起作用了。本来应当供应某一种需要的人,也就不去做了;因为已经有人在那里供应。这个当然是两方面,一方面,因为已经有少数的人在那里好像包办,所以大多数的人接受供应就可以了。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大多数的人都不受差遣,他们明明已经看见有需要,但是他们不受差遣。因为他们不起作用,那么,这些需要就没有人来供应;所以这也是两方面的难处。我们今天要尽量鼓励所有的弟兄姊妹,每一位有一千两银子的人,都要把它拿出来。不是有五千两银子、二千两银子的人,在那里供应所有的需要。每个有一千两银子的人都要出来供应一切的需要。我相信主的旨意要差遣每一位肢体去供应某一种的需要,这是主的心意。我们应当鼓励所有的弟兄姊妹都要尽他们的那一份,如果这样,我们少数的人就不会被需要所支配了。

当初在耶路撒冷教会里面所发生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十二个使徒不单是以祈祷、传道为事,他们也在那里管理伙食,因着这个缘故,其它的人都在那里接受供应,而不起来接受差遣来供应需要。结果,传道、祈祷受了亏损,伙食也做不好,叫人发怨言。感谢主!借着这个,叫使徒们知道他们不是Superman(超人),什么都可以做,他们还是有限的,吃力不讨好,还给人怨。借着这个,他们就看见,原来神的旨意不是这样,神的旨意是要他们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于是另外选出七个人,被圣灵充满的,来管理伙食。

所以,差役这个字对我来说是很有意义的,我不要去做主不要我做的事,当我看见有需要的时候,我应当把它带到主面前,好好在主面前寻求,这是不是主要我去做的事?我是被差遣的人,我不是自己去直接应付一切需要的人。这样不但对我们自己好,对弟兄姊妹也好,因为给弟兄姊妹有机会也能被差遣,去尽他们的那一份。这一个是主原来的意思。

四、只是一个帮手

还有一种翻译,使徒行传第十三章五节,保罗和巴拿巴被圣灵差遣出去工作,马可也跟着他们出去,中文圣经就翻成帮手,在英文圣经里翻成AttendantHelper,侍候的人)。一个仆人,乃是一个帮手,我觉得这个很有意思。我们这一班工作的人,在教会中事奉,常常忘记我们不是主管,我们是帮手;我们常常认为,这个事情是我的事情,我是主管,我可以作主了,就可以计划应当怎么做,并用自己全身的力量,去把这件事做成了。我们事奉主的人常常犯这个毛病,以为自己就是主管了。不管神差遣我们、神托付我们什么工作,我们忘记了我们不过是一个帮手。我们在那里帮助我们的主,真正做的是主,不是我;我不过是一个帮手,这个要怎么做,是主定规的,不是我定规的。计划的也不是我,是主计划的;师傅也不是我,我不过是帮帮主在那里做而已。我想我们应当有这样一个感觉在我们里面,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感觉,我们就会犯马可所犯的错误。因为他当时出去的时候,不过是一个帮手,他不是那个主体,是跟着在那里帮帮忙而已。

当巴拿巴和保罗出去的时候,圣经里是把巴拿巴放在保罗的前面,好像在同工的中间也有它的次序。这个巴拿巴资格比较老,他当初在耶路撒冷教会里面,可能他是在五旬节那一天蒙恩的,甚至可能他是在那一百二十个人里有份,我们不知道。不过我们看见他的渊源很深,他是耶路撒冷的教会差派到外邦各地去看望弟兄姊妹的,同时,也是他把保罗介绍给彼得的。因为保罗在大马色遇见主,过了三年多,他到耶路撒冷去,要寻找弟兄姊妹交通,但是他的名气太大、太深了,在耶路撒冷的信徒里面感觉他是那逼迫教会的扫罗,没有人敢亲近他;但巴拿巴的心胸广大,他看见主在他身上的工作,便把保罗介绍给彼得,带到耶路撒冷的教会里面去。保罗太热了,热到一个地步,耶路撒冷的弟兄说:你在这里闯祸了。所以就把他送回大数去了;他在那一带也事奉了几年。后来,巴拿巴到了安提阿,看见神的工作那么的多,他一个人实在没有办法应付。还不单这原因,巴拿巴有一个谦卑的心,他知道保罗那一份是他没有的,所以他就到大数去把他找来一同做工。所以他们出去的时候,是巴拿巴和保罗,带着马可作一个帮手。但是,等他们经过居比路那一段路程后,圣经的话就变了,变成保罗和巴拿巴。主在那里好像用保罗重过用巴拿巴,好像发言的都是保罗了,巴拿巴好像与保罗一同站在那里,扶持他。巴拿巴在主面前有够多的学习,他里面没有一点嫉妒的心,因为属灵的次序是圣灵所定规的,圣灵怎样安排,就顺着去做。但是马可受不了,他觉得巴拿巴资格老,同时又是他的亲人,在这样的环境里,他愿意帮忙。但是换成另一个环境,他就不能帮忙了。换一句话说,他要出主意了。他的主意就是说,保罗不应当走在巴拿巴的前面。所以,他本来是个帮手,现在他自己有了主意,忘记他是一个帮手,不过是帮帮忙而已。我想马可若不离开,还是跟着走,那这个帮忙,是越帮越忙,要帮出许多事情来。幸亏他回到耶路撒冷去了。

所以弟兄姊妹!我们不敢说我们不会犯同样的毛病,我们开始事奉的时候,是战战兢兢,在一切的事情上,都要到主那里问一问,我们不敢倚靠自己,我们是倚靠主。等到我们工作了之后,也不敢把荣耀归给自己;因我们不过是帮手而已,不是主体。但是很可能我们在工作上比较长久一点,在事奉上比较有一点成功了,就忘记我们是帮手,不是主体;在事奉上也不需要去问主,就自己定规了;也不需要倚靠主,单靠自己的经验;等到事情成功了,就把荣耀归给自己。我们要永远记得:我们不过是帮手!我们要常常有一个感觉:主阿!我越帮你,叫你越忙;巴不得我们真正作一个好的帮手。许多时候,我们碰到一个不好的帮手,实在是越帮越忙。我们在主面前应当看见,我是一个无用的仆人,到事情做完了之后,回到主面前说:主阿!我是一个无用的仆人。我可能帮你叫你更忙,但是是你把事情做成了,求你赦免我,求你怜悯我。这一个感觉,是我的需要。这一个感觉,也是我们所有在工作上、事奉上有份的人的一个需要。我们不过是帮手!

五、作基督忠心而有见识的仆人

这个字在哥林多前书第四章一节里就翻成执事,我们是在那里执行主所指定安排我们的事情。我觉得这一个翻译对于我们来说,也有它的帮助,我们不是来定规应当怎么做;我们不过是来执行主所给我们、吩咐我们去做的事情。这样,我们实在是能尊主为主,持定我们的元首。如果我们忘记我们不过是执事,我们会不知不觉地把自己当作元首、当作头了,忘记我们的头是基督。一切的事情都是要祂来定规,祂定规了之后,交给我们,我们就忠心去执行。这是我们的事奉。

为什么中文圣经里把这个同样的字,翻成各种不同的字句?当我等候主的时候,觉得这些意义都包括在那个字里面,而在翻圣经的时候,按着它的上下文,翻成各种各样不同的名词;其实是一个字包括所有这些东西。特别是对于我们事奉的人,这个叫我们知道,按着我们事奉和工作的地位、身份来说,我们究竟是谁,好端正我们在主面前的那一个地位和我们的身份。

基督的执事

这里又说:人应当以为我们是基督的执事。我们是执事、是差役、是帮手,我们是被指定的人,我们是在下面划船的人。那么,究竟我们上面是谁昵?究竟我们是在谁的底下?究竟我们是谁来指定我们所做的事情?究竟是谁来差遣我们?究竟我们是帮谁的忙?究竟我们执行谁的事情?这里告诉我们,只有一位基督。我们是基督的执事,所以在我们一切的事奉上,一定要认定基督,持定元首。如果我们在事奉和工作上面,不持定元首基督,我们就会出事情,我们的路就走错了,我们就会凭借自己、倚靠自己来工作。所以今天我们一同事奉的时候,无论在话语上事奉,作工人,或者在教会中作长老、作执事,在那一个属灵的事奉和工作的上面,一定要认定基督。也可以说,我们不见一人,只见耶稣。因这缘故,我们对于基督必须有更深的认识。我们认识基督多少,持定我们的元首多少,我们事奉的路就正确,我们事奉的永远价值就有多少。所以,如果弟兄姊妹需要认识基督,我们这一班人更需要认识基督。如果我们不认识基督,我们所有的事奉,可以说在基督之外,都是徒劳无益的;将来在主的面前,都被焚烧。所以这个问题,我觉得非常的重要。今天神要求我们这一班事奉主的人,对于基督的认识,应当超过一般弟兄姊妹的认识。如果我们对于基督的认识还不如弟兄姊妹对基督的认识,我们怎么事奉呢?我们用什么来事奉呢?我们所事奉的是什么东西呢?我们能否把他们带到神的面前去呢?我们所给弟兄姊妹的会是什么呢?我觉得我们需要趁着今天,好好在主面前看清楚。

我们今天事奉,是基督的执事,我们是把基督带到人里面去,也是把人在基督里面完完全全带到神面前。这是歌罗西书第一章给我们看见的。保罗被拣选作使徒,他的工作就是用各样的智慧,把各人完完全全在基督的里面带到神面前。他说:我为着这个劳苦,我要把所有的人都完完全全的带到基督的里面。在基督的里面,带到神那里去。这一个是基督的执事。所以基督的执事,不是光在那里讲一些道理、不是光在那里给人一点的Instruction(指导)、不是光在那里治理教会、不是光在那里服事弟兄姊妹,做一点事务。不错在外表上看是这样,我们是在那里讲主的道,我们是在那里有教训,用主的话语指导弟兄姊妹,我们在治理教会,是在那里服事弟兄姊妹;但是真正的事奉,乃是把我们所认识的基督分给我们的弟兄姊妹。我们白白得来的,也白白地给出去,这是真正的事奉。如果我们自己对基督的认识不够,对基督的经历不够,我们能事奉的也必不够。所以要记得:我们是基督的执事,因此我们要比弟兄姊妹更追求我们的主。

保罗在腓立比书第三章给我们看见,说:我看万事如同粪土;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当他被主遇见的时候,他实在看见在基督以外的一切都像粪土。他过去的出身、他受的教育、他自己努力的成就,这些都是亏损、都是粪土。他觉得认识基督耶稣是至宝,他为着要认识基督耶稣,愿意把一切都撇下;他认为那些东西都是拦阻他、累住他,绊他脚的,打岔他的。他愿意追求认识主,认识基督和祂复活的大能;在祂的死里有份,效法祂的死,与祂一同受苦,叫他能得着那一个Resurrection,有份那一个从死里复活。但是保罗就在那个时候,写腓立比书说: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还是竭力的追求,忘记背后,努力面前,向着标竿直跑。

所以弟兄姊妹!我们也需要有这样的心志,尤其我们一同事奉主的人。许多时候,我们在那里事奉主,因为忙碌在事奉的里面,我们就很容易忽略我们自己对主的追求。这些事奉,甚至于能叫我们与主的关系疏远。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实在应当停下来,安静回到主面前。我记得有一次,有一班传道人在一起,史百克弟兄说了这个话:我们这班人一同在这里事奉,我们怎样能叫我们的事奉更好?他说:我们应当大家停下来,不是说我们要开一个奋兴会、要开一个培灵会,来修理修理我们的灵。我们需要完全把工作放下来,回到主面前。弟兄姊妹!我们这两天盼望就是如此,盼望我们停下来,回到主面前。我们要更渴慕我们的主,我们要以认识祂为至宝,我们要更认识祂。我们承认今天对基督的认识太少,实在不够,我们要认识基督,像基督认识父神一样,这个是无限量的、无限制的。我们能认识基督、能认识祂的道路、能经历祂的生命,我们就能有道可讲,可以把活的道分给弟兄姊妹。── 江守道《执事与管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