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第二篇  教会与工作的关系

 

祷告:我们的主,是你自己莫大的怜悯,叫我们今天早晨还能聚集在你的面前。每一次我们想到你的时候,我们实在一面心里欢喜,一面我们战兢恐惧。我们的主,我们满心欢喜,因为你是这样一位满有恩典、满有怜悯的主。我们恐惧战兢,因为我们在你的面前实在够不上你自己的心意。我们的主,所以我们来到你的跟前,再一次伏服在你的脚前,主阿!我们求你再一次不但用你的光来照我们,也用你的恩典来扶持我们,叫我们今后在你面前,能更讨你的喜悦。我们的主,在我们的里面只有一个雄心,就是要讨你的喜悦。

主阿!我们只有一个盼望,就是愿意你在我们身上有路可走。我们也真是愿意能看到你不丢弃我们,能使用我们,叫我们在你的手中变成有用的器皿。主阿!我们感谢赞美你!我们把这个时间完全交在你的手中,主阿!我们求你自己对我们说话。奉主耶稣的名。阿们!

一、工作是为了教会工作不能代替教会

今天早晨想用一点时间来交通一点关乎教会与工作的关系。昨天我们提到教会与工作的本身。什么是教会?为什么有教会?什么是工作?工作是作到一个什么地位去?我们要来看看这两方面的关系,也可以说,对于天上的异象,我们要怎样来实行它?我想第一件事情我们所要看的就是,工作是为着教会,这是圣经里头一个很主要的原则。

今天在地上,我们常常发现有一种的情形,就是把工作来代替教会,也可以说:以工作为目的,而不是以工作来建造教会。我们工作究竟为着什么?工作是为着教会,教会不是为着工作。我想这里头的分别很大,如果教会是为着工作,那么,教会就变成一个工作的讲台了。有许多的地方,弟兄姊妹的聚集,是为着支持一个执事,不是这个执事在那里建造教会,乃是教会在那里支援一个执事。这样,工作就来代替了教会,就失去了神心意中所要得着的。因为神所要得着的,乃是祂的教会,基督的身体,羔羊的配偶,工作不过是为着要达到这个目的。所以如果把工作放作主体,就会失去了神对教会的那个心意。这一点,我们需要常常被提醒。在使徒行传里面,这个给我们看得很清楚。我们看见这一班的使徒,从耶路撒冷开始,所有的使徒,他们在那里工作,我们一直看到使徒行传的末了。保罗在罗马,所有的工作、所有的执事,都不是为着建造自己的工作、不是建造自己的一个国度、不是为着自己在那里好像各自建造一个地盘,他们在那里所有的工作,都是为着建造神的家、神的教会。

在耶路撒冷我们看见这十二个使徒,他们经过了主几年的训练,到了那个时候,就显出他们的功用来。他们在耶路撒冷事奉,帮助建立教会。并不是在那里把一班的人,带到他们自己的执事和那个工作里面去,而是把这一班的人带到神的家中、神的教会中,并且他们忠忠心心地服侍主。

再往下看,保罗、巴拿巴当他们出去工作的时候,也是这样,他们无论到什么地方,他们的工作总是为着教会,不是为着他们自己。保罗他所作的工,或者说:神借着保罗产生了教会,但是这个教会不是属于保罗的,这个教会是属于神的。所以后来的其它的使徒、教师、神家的众执事都能在保罗所立的根基上面;保罗自己说:他好像是一个栽种的人,栽种了以后,可以由其它的人来浇灌。我栽种了,亚波罗浇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长。(林前三6

你没有听见保罗说:这是我的工作、这是我工作的范围、这是我的国度,别的执事就不能进到这里来。反而保罗巴不得亚波罗能到哥林多去,因为他的工作不是为着他自己,完全是为着神的家、神的教会。所以今天我们无论作什么工、无论到什么地方去工作,我们要记得一件事,工作是为着教会。教会不是为着工作,工作是为着教会而有的,教会不是为着工作而存在的。

二、工人和弟兄姊妹忠心传道产生教会教会产生工人

不过我们在神的话语里头,我们也看见说:教会与工作的关系是相当的密切的。教会与工作有分别,但不能完全分开。有分别,我们不能把二者混在一起,分不清楚什么是教会,什么是工作。一旦我们把教会与工作混在一起的时候,结果你就发现,教会是为着工作的,一定的,不是工作为着教会;所以我们要把教会与工作分别清楚。

圣经里还给我们看见,虽然教会与工作是两件事,但是这两件事乃是合作的。并且只有在这样的一种合作的情形里面,我们才能看见工作有发展,并且教会也能得着建立。举个例子,保罗和巴拿巴,当神从安提阿打发他们出去的时候,这两位使徒就往各处的地方传扬主的福音,到了加拉太,就在各个城市的里面工作。有一班的人蒙恩得救了,他们就把圣徒们聚集在一起奉主的名聚会。

然后,保罗和巴拿巴又往第二个地方去,过了一段时间,大概一、两年的时间,他们又回来了,在使徒行传第十四章的里头给我们看见,回来的时候,就去探望这一班的弟兄姊妹。他们发现,在弟兄姊妹中间已经有一些的弟兄,好像在主面前比其它的弟兄姊妹,在属灵的方面追求多一点,认识主多一点,当然不是说他们是完全了,但是比较前进一点,所以很自然的,这些的弟兄在教会的中间已经负起了相当属灵的责任。可以看出,圣灵已经把这些弟兄显明出来了,保罗和巴拿巴他们就在那里认认他们、设立他们作当地的长老,负责治理当地的教会。

所以,我们从神的话语里面看见教会产生的路。有一条路是借着使徒们到各地去工作,而工作的结果就产生了教会。好像加拉太的诸教会一样,就如哥林多的教会、以弗所的教会等,我们看见都是因着工作的结果而产生的。但是在圣经里面我们也看见,教会的产生还有一条的路,不是借着使徒们的工作,乃是借着一些弟兄姊妹,当他们到各地去的时候,他们就把福音带到各地去了。

当初在耶路撒冷的教会,他们聚集在一起,大概有好几年的工夫,因为他们聚集在一起觉得实在美好,不愿意离开,神就用逼迫把这些弟兄姊妹散到各地去。因为神的旨意是要叫他们从耶路撒冷到犹太全地,撒玛利亚直到地极,将福音传开,但是当时在耶路撒冷的弟兄姊妹,只觉得说聚集在一起真好,而把神的托付忽略了,神就用逼迫的方法把他们分散到各地去,反而十二个使徒仍留在耶路撒冷。弟兄们都散到各地去,他们无论到什么地方,就把神的福音带到那里去。结果我们就看见,有的教会开始建立起来了,这不是使徒们工作的结果,乃是弟兄姊妹被神使用而兴起来的。

比方安提阿的教会就是很清楚的例子。安提阿的教会乃是在耶路撒冷受逼迫,被分散出去的那一班的人,他们不单是对犹太人、讲希利尼话的犹太人传主的道,他们也对希腊人,就是希利尼人传扬主的话语。神大大的工作,教会就在那里兴起来。这消息传到耶路撒冷的教会,他们听说神在安提阿作了事,就打发巴拿巴去看望他们,我想这个是很美丽的,因为他们并不是打发一个使徒,如果是打发使徒们到安提阿去,会叫人误会说:现在使徒们到安提阿去接收了,耶路撒冷的教会是母会,别的地方只是子会,母会要去接收这个子会归于他们的管理之下。

我们感谢主!他们没有这样作,而是把巴拿巴送出去,因为巴拿巴是个希利尼的犹太人,他生长在希利尼,也不是一个使徒,只是一个爱主的弟兄,他被教会称为安慰之子,换一句话说:他是非常有爱心的、有同情心的;因为犹太人与外邦人性情许多方面是格格不入的,所以他们就请他去探望他们,不是去接收,乃是去帮助的。他到了那里,看见神在那里作了这么大的事,觉得自己一个人能力不够,就到大数去把扫罗找来,在那里用一年的工夫用神的话语帮助当地的弟兄姊妹。

所以我们看见说:安提阿教会的产生,不是使徒们工作的结果,安提阿的教会乃是弟兄姊妹忠心传扬主的福音,然后,圣徒得着了一些弟兄的帮助。到了使徒行传第十三章,我们看见那个时候,在安提阿的教会里头,有五个先知和教师,这五个先知和教师可以说是负责当地话语上的供应。他们还不是使徒,不过是先知和教师,在为着当地教会,他们在那里服事。

当他们在那里事奉主的时候,圣灵就从他们五位中间分派保罗和巴拿巴去作圣灵要他们作的工作。到了那个时候,保罗和巴拿巴才可以说是变成使徒了。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讲,变成工人了;所以你就看见说:教会产生使徒,不是使徒在那里设立安提阿教会,反而是从安提阿教会里面产生出使徒来。

今天我们听见,有人有这样的主张,他们认为说:没有使徒,就没有教会,就是说:如果有一班弟兄姊妹,他们一同在那里聚会、在那里追求主,如果没有使徒,就不算是教会。这一个是错误的。安提阿明明给我们看见,不但不是使徒去设立的,反而从安提阿产生出使徒来。所以神设立教会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借着使徒,所谓的工人去工作而产生出来的,还有一条是弟兄姊妹散到各地去,忠心为主传道的结果。

三、教会属于主工人不能支配教会

那么,当时使徒们对于教会的态度是怎样的呢?他们并不是把教会当作他们自己的,我们记得主在马太福音第十六章十八节说: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盘石上;阴间的权柄,不能胜过她。教会是属于主的,不是属于工人的、不是属于使徒们的。

当弟兄姊妹在那里不明白的时候,就如在哥林多,有的人说:我是属保罗的、我是属亚波罗的、我是属矶法的。甚至有人说:我是特别属基督的,好像你们属基督还不够,我们才是真正属基督的。保罗他怎么说?他说:难道保罗为你们钉十字架,为你们死吗?基督是分开的吗?你们是奉保罗的名受洗的吗?保罗不承认神用他作的工作,就变成他的教会,反而提醒弟兄姊妹说:教会是属于基督的。

保罗又告诉他们说:我们事奉主的人是属于你们的,我保罗是属于你们的、亚波罗是属于你们的、矶法也是属于你们的,一切都是属于你们的。你们是属于主的,都是属于神的。所以我们看见,使徒们所有的工作都是为着教会,不是为着建立自己的工作,也没有一个工人能说:这是我工作的结果,所以这个教会是属于我的,没有这一种的观念。

因着这个缘故,你就看见说:教会可以接受神的众执事的服事,而不单只能接受一个的执事。否则,如果这里是保罗所作的工,他们只能接受保罗的执事,亚波罗的执事就拒绝了,不能接受了。

但是,如果今天你这个工作是为着教会,你就看见神赐给教会的众执事,这教会都可以接受。这样,这教会的丰富实在是非常的丰富的,因为无论那一个执事,就是保罗也好,都不是全备的,神爱教会,祂要教会得着全备的供应。所以她用各种各样的恩赐藉众执事来栽培教会。这个就是工作和教会的关系,虽然是分别的,但不能分开,就是说:教会要接受神众执事的供应,她不能拒绝神的执事。

在哥林多的教会里面,有人要拒绝保罗的执事。哥林多的教会是神借着保罗所设立的,应当继续地接受保罗的执事,也应当接受其它的执事。但是在哥林多里,有的人他在那里否认保罗是使徒,他认为说:矶法,十二个使徒是主在地上的时候所设立,他们才是使徒。他们不承认保罗是使徒,甚至有人要拒绝保罗的供应。这是因为他们对教会与工作关系的认识上面出了问题。但是,保罗却不因为哥林多的教会是他所设立的,所以对于哥林多有绝对的权柄,我们看见他没有。

当一个教会还没有被建立的时候,如果这个教会是从工作而产生的,我们常常看见说:在头一段的时间里面,好像是工人在那里负责一切的事。比方说耶路撒冷的教会,在开始的时候,好像十二个使徒在耶路撒冷教会什么都是他们负责的,连伙食都是他们负责的。

因着这样的缘故,就发生了问题,希利尼的寡妇们在供应的上面有了缺欠。这不是十二个使徒有偏心,因为这十二个使徒都是希伯来的犹太人,他们对希利尼的犹太人光景不清楚,十二个人,不管他们能力多大,不管他们多忠心、多殷勤,一、两万的弟兄姊妹在那里,十二个人又管祈祷、传道,又要管伙食的供应,根本就没有办法。这个不是神当初的旨意。神借着这些的问题,叫使徒们看见,他们不是万能的,需要有弟兄们起来。

O有七位被圣灵充满的,并且有好的名声的,他们起来管伙食,叫使徒们可以专心以祈祷、传道为事奉。当他们这样分工合作的时候,我们看见,神的道就越发兴旺。

后来到使徒行传第十一章,当保罗和巴拿巴带着救济款到耶路撒冷去的时候,那里就有耶路撒冷的长老。因为教会已经有了建立,有一班弟兄们已经被圣灵兴起来了,他们尽长老的职分,治理当地的教会。使徒他们就可以专心地在工作上尽自己的职分,而不管教会其它的事情。不过,耶路撒冷的教会有一个特点,它不但是一个地方性的教会,也可以说是一个工作的中心。

因此在长老的中间,有些是使徒,但不是所有的使徒都是当然的长老,彼得他是一个长老,约翰也成了一个长老。他们参与在当地长老的事情里头。换一句话说:他们两个人是戴两个帽子的,一面是使徒、一面是长老。但是其它的使徒就没有这样作,不是每一个使徒都是长老的,如果每一个使徒都是长老,那就产生一个结果,不知不觉中间,这个使徒长老就会变成长老长了。那么这样的工作,就在那里好像管理教会了。我们看见在其它的教会里头,就没有这种的情形。安提阿教会没有这种情形,加拉太的众教会也没有这种情形,连哥林多的教会也没有这种情形。在工作开始的时候,所谓的工人,好像负整个的责任,但是,等到工作有一点成就的时候,就应当把责任交给当地的弟兄。

四、工作要成全圣徒教会要接纳工人

以弗所书第四章里面,我们的主复活升天之后,祂就把各种的恩赐赐给人,祂特别把四种的人赐给祂的教会,这四种的人,就是使徒、先知、传福音的、牧师和教师。当然,牧师其实应当翻作牧人(Shepherd),这四种的人都是与话语有关系的,我们可以说是话语的执事,他们都是用神的话来供应教会,那么这四种的执事,神把他们赐给教会作什么呢?

圣经告诉我们说:为要成全圣徒。用神的话来成全圣徒。这个成全在原文里有两个意思,一个意思乃是叫他们在生命上能成熟,因着神话语的供应,叫他们在灵性上长大,能成熟。还有一个意思,乃是栽培圣徒(Educate the saint),帮助他们、栽培他们,叫他们能运用神给他们的恩赐。因为他们是基督身体上的肢体,每一个肢体神都是照着祂的恩典给他一份的恩赐。这一份的恩赐,借着使徒们或这四种的执事在那里的栽培、帮助,叫他们这些恩赐都能显明出来,并且有机会都能发挥出来。

那么他们怎样的去成全圣徒?我们看以弗所书第四章十二节这样说: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我们中文圣经里头说那个各尽其职,就很清楚给我们看见,是圣徒各尽其职,并不是指着上面的四种人各尽其职。在英文里头,它说:for the work of the ministry,乃是为着那一个执事。但那一个执事不是指着上面四种人的执事说的,乃是指着身体的执事说Body ministry

在基督身体里头有许多的肢体、许多的圣徒,这些的圣徒他们得着成全,成熟了,那么这些在身体里面的肢体就各尽其职。所以在这里所说的那一个执事,它不是工人的执事,乃是身体的执事;各尽其职来建立基督的身体。所以,建立基督的身体,建立教会,不是工人直接来建立的。作工的人在那里是简接地来建立教会、建立基督的身体,直接建立基督身体的,乃是在身体里面的各肢体。

今天神的仆人,他们的工作乃是为着要成全圣徒。当圣徒被成全的时候,圣徒自己起来各尽其职,这个身体就显明起来。我们的倪弟兄他这样的教导我们,他说:你们在那里工作,好像什么呢?好像你要盖一个房子,外面搭的架子一样;等到你们房子盖起来了,这个架子就拆掉了,也就是说:你们工作的成功或失败,是在于你们工作到一个地步,你们失业了,在那里失业了,你们的工作就成功了。如果你们在那里工作,而弟兄姊妹一直要倚靠你,你不能失业,你的工作便完全失败了。

最近我看到,连戴德生也讲过这句话:我们的工作不过是搭个架子而已。感谢神!你看戴德生在那个时候,已经肯定了,他这个China information,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架子。但是可惜,那一些在那个内地会里头的传教士,他们却没有看见这个东西,所以在中国把教会变成什么福音堂;那些宣教士就把福音堂关得牢牢的,不肯放,不肯交给中国人,不放心,他们还是在那里管得牢牢的。没有看见说,他们不过是一个架子而已,等到教会起来了,应当交给当地的人。

在抗战的时候,我在重庆,有一个弟兄他是圣公会的主教,不过他是内地会的Field director,这一个弟兄看得很清楚,他就有意思要把所有内地会的福音堂交还给中国人,因着他要这样作的缘故,结果那些年轻的统统把他踢出去。等到国内的情形改变的时候,你就看见各地的福音堂没有真正能服事主的,因为都是宣教士在那里操纵。这个不过是举个例而已。

当初使徒们的工作就是这样,他们到了一个地方去工作,不错,在开始的时候,好像他们需要样样都作,但是他们的工作是要培养弟兄姊妹,叫弟兄姊妹能起来。弟兄姊妹起来了,圣灵显明了,他们就把教会的一切都交给当地的弟兄,就不再负这个行政的责任。当然,他们还有属灵的责任,这个好像父母一样。父母等到儿女长大了,应当让儿女有一点独立,不能一直把儿女放在父母的管理之下。

但是,父母的心对着他们的儿女还是关切的,这是没有问题的。保罗对哥林多的教会也是这样,他在哥林多有一年零六个月时间,等到他离开了哥林多,哥林多教会已经独立了,他们自己负责了。他们中间发生了问题,那么,保罗,作父母的人,当然心里头很沉重,就写信给他们。他在那里好像执行属灵的权柄,但是他没有行政的权柄。他不能下一个命令说:把这一个犯罪的人开除了,他不能。他只能给他们看清楚,像这样的人应当把他革除,你们的良心应当起来,来对付这一个问题。他不能直接去对付这一个问题,他只能用他属灵的权柄在那里打动他们的良心,叫当地的弟兄们能看见他们对于这一件事情上的忽略,起来对付这一个问题。

在这里我们就看见教会与工作的那个关系,教会还没有建立的时候,好像在工作的底下,但是等到教会被建立了,这个架子就拆掉了。你可以在旁边扶持他,用属灵的话语来帮助他,但是你不应当直接干预他们。因为这样,教会永远不能独立。神的话给我们看得很清楚,各地的教会都是独立的,不但没有其它的教会来管理,如母会管理分会,并且也不是受任何的工人工作的控制。

但也不是因为教会建立了、独立了,所以就把工人给革除了,以为我们现在不需要你了,也不接受你了。不错,他们有权柄可以不接受,但是如果他们这样作,就表明他们是错了,他们应当有一个谦卑的心,觉得我们还是需要工作的帮助,不会到一个地步,认为不需要工作了、完全独立了、完全靠自己了、完全与工人分开了。

所以我们看见说:教会与工作是有分别的,但不能分开的,彼此需要服事。哥林多的教会,我们就着教会来说:实在是不正常,他们对于工人的关系不正常。但保罗知道为着哥林多他应当怎样去关心,甚至流泪地劝他们,他知道有人在那里要拒绝他,否认他是使徒,他不为自己伸辨,他只能让他们清楚看见神赐给他的使徒的职分,认识到他们不能这样的好像把工作完全拒绝了。所以我们看见,保罗对于哥林多的关系非常的正常。

但是哥林多对于保罗的关系是不正常的,不但里头有人不承认保罗是使徒,要拒绝他的属灵供应,并且哥林多的教会对于保罗物质方面也没有供应。其实,保罗不愿意接受他们的供应。本来工人得工价是应当的,这是教会与工人的关系。教会得着这个工作的帮助,属灵的帮助,他们应当起来维持供应这些工人的生活。当然工人是神所差遣的,他们不应仰望教会来供养他们,如果今天一个作工的人仰望教会来供养他们,这个变成教会的雇工了,受教会的支配。他是主所差遣的,主所差遣的主负责。你应当自己倚靠主,而不应当向弟兄姊妹有任何一点的企图。这个是站在工人的地位上说的,因为我们不是人的雇工。圣经里也没有给我们看见教会派工人出去的,没有的。就是在安提阿,我们看见是圣灵把保罗和巴拿巴打发出去的,不是教会打发他们出去。

同时,替他们按手的也不是教会按手,是与他们一同在那里事奉的那些弟兄们替他们按手。意思是说:本来我们在一起作工,现在主把你们打发出去,主虽然没有打发我们出去,但是我们在工作上好像与你们一同出去一样。所以教会从来没有打发工人出去的,因为工人是神打发的。如果是教会打发的,那么教会就可以控制他们。但是,因为是神打发的,所以教会不能控制他们,是圣灵在那里引导他们,控制他们。

我们来看看保罗与腓立比教会的关系,那完全不同了,那个关系是正常的关系。保罗被神打发,从亚洲渡海到了欧洲,他和西拉、提摩太,保罗和西拉受了许多的苦,神在欧洲第一个教会就产生出来了。你们如果读腓立比书,你就看见保罗称赞他们,从第一天开始,就与使徒同心兴旺福音,直到现在。就是保罗在监牢里,他们在福音上还是与保罗同心同工。这个是非常宝贝的情形,他们在那里支持工作,不但是在事业方面支持这个工作,他们在经济方面也支持这个工作。

当保罗离开他们到了帖撒罗尼迦,他们还一次、两次派人送供应给保罗。当保罗在罗马监狱的时候,他们还派人带着供应到罗马。不但是在经济上供应,并且他们派去的那个以巴弗提,是派他去服侍保罗。但是他生病了,不但不能服侍保罗,反而叫保罗挂心。所以等他好了,保罗一定要把他打发回去,免得弟兄们认为说以巴弗提没有尽责。保罗就顾到这一方面;所以,你看见他们这中间的关系是正常的关系。教会与工作正常,应当有这种的关系。不正常的时候,就像哥林多教会,那一种的情形就出来了。

五、工人不是教会雇工但是也不能脱离教会

我们再来交通一点,工人不是属于教会的,是属于主的。教会不能把工人当作是属于他们的。但是,工人也不能脱离教会。今天尤其在美国,一个传道人他从神学院出来,就开始寻找工作,当然,他的工作不会是在很大的地方,也不会在很大的教会里面。多数在乡下一点的地方,在那里作一个牧师,也领受一点薪水,因为那个地方小,所以那个供应也比较差一点。

如果他忠忠心心地作,同时,也看见有神的祝福,他讲道也比较有一点的成功,外面也开始知道,过了几年,大城市里的大礼拜堂就把他请去作牧师了,在那里管理教会了。所以你在这里就看见说:这个牧师的制度是什么呢?就是说:我们这一班基督徒,需要一个人来负我们的责任,样样都是这个人来负责,我们就是在那里听听道,出一点钱来养活你,你们就来服侍我们。所有教会的事情都是这个牧师去包办了,因为我们太忙了,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忙不过来,我们也不能好好读圣经,追求主,对主的话我们也不懂,你既是神学院出来的,接受过专门训练,那么你来负责吧。样样都是由你来,不但讲道是你、探望是你,甚至于许多琐碎的事务。我们都太忙了,你很空闲,你没有其它的职业,所以统统堆积在你的身上。就是这样,工作与教会就合一了,变成一个东西了。这完全不合乎圣经的教训。

那么,你到了大礼拜堂里讲道,你名声慢慢就更大了,到处都要请你去,你就把这些责任交给副牧师了,甚至于到一个地步,正牧师在礼拜堂里难得看见了,因为他一直在外面,因为他工作太忙了。到了最后,他专门作一个Conference speaker,专门到各地方去讲道,原本的牧会不摸了,因为他的身份大了,恩赐太高了,再不作牧会的工作了,专门是作证道的工作。这个是今天在美国的一个现象。照人看是成功了,但是,这样的人脱离了教会,工作与教会完全分开了。他自己没有教会的生活,自己不是基督身体里的一部份。

不错,这四种的执事是工作在身体的上面,但这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他自己也是身体上一个肢体。如果他失去了身体上的一个肢体那一个地位和那一个生活,这是一个很大的危险。像保罗他如果出去作工,过了一段时间,他就回到安提阿去。他还是有根的,不是没有根的。

所以,我们要看见说:工作与教会不能完全分开。今天一个作工的人,他虽然是神的仆人,他还是一个弟兄,是一个姊妹,是教会里面的一个弟兄,一个姊妹。所以你无论在什么地方,你还是应当有一个根。我的意思就是说:彼得的根在耶路撒冷,保罗的根在安提阿。我们总得有一个根。有这个根有什么好处呢?一方面,有一班弟兄姊妹,在那里支持,你不是单枪匹马,单独地在那里工作,他们为你祷告,他们在那里支持你。另外一方面,你总不能一天到晚在外面跑,你总要住在一个地方,在那里作一个弟兄,作一个姊妹。在工作上你是一个工人,但在教会里,你是一个弟兄,一个姊妹。

今天,许多工人不会作弟兄,也不会作姊妹,他们就是在教会里,还是要作工人。这是一个难处。所以我们这班事奉主的人要记得,在工作上你与主发生直接的关系,不错,你不受教会的管理,不过你与教会应当有交通,因为你是个弟兄,你是个姊妹。但是在教会中,你不要以工人自居,好像你是特别的,你还是一个普通的弟兄姊妹,要顺服当地负责的弟兄。如果教会需要你的帮助,你可以在话语上供应帮助他们,不能因为你来了,你就要把教会再拿回来,讲道是你的,管理也是你的,那么什么都是你的。弟兄姊妹!我们不能作这样的事情。工作和教会要分别,但是不能分开,这是我们作工的人要注意的事。

B关于设立教会长老的一些交通

我们在教会中事奉的人,作长老的人,还要注意什么呢?我们看见说:如果一个教会已经被建立了,圣灵就会兴起、显明有的弟兄来尽长老那个职分。圣经里头的长老就是治理神的家、管理神的家。教会里头没有宇宙的长老,宇宙的长老是在启示录里头那二十四个长老,他们是管理宇宙的。在那教会里头只有当地的长老。

所以,不是说你在某一个地方作长老,到了其它地方,你自然的也就是长老了,不一定的。神在当地因为你稍微在属灵方面长进一点,老练一点,比别的弟兄姊妹多走一步,走在前面,所以你能领导他们,带领他们往前去,所以你是当地的长老。长老都是当地的,由当地产生的,不是从别的地方去调过来来作长老的。

因为他在当地知道弟兄姊妹的情形,并且他在那里好好地服侍弟兄姊妹。其实长老是最辛苦的,他不是在那里高高居上,发号施令,他真正是作众弟兄姊妹的仆人,服侍弟兄姊妹。今天在教会中有一个难处,如果长老他在属灵上面不长进,别的弟兄姊妹都有属灵的追求,他不追求,他本来比别的弟兄姊妹跑前一步,现在别的弟兄姊妹在属灵方面已经跑到他前面去了,但是因为他是长老,也是站在那里管理一切,这样就叫教会不能往前去,发生了难处。

圣经里头也没有给我们看见,怎样废除长老。如果这个长老犯罪,还有办法。如果他不犯罪,那你怎么办呢?还有长老的任期是多久?是三年、五年呢?还是永久是长老?圣经也没有这样告诉我们。还有一个问题,是否设立长老的是使徒?若是使徒,使徒就有权柄可以毁除长老,因为是他设立的。如果这样,教会永远不能独立,就永远在工人的手里头了。

因为如果你设立的长老不听话,你就把他废掉,那么,这些的长老都是听你话的,换一句话说:都是你管理的。那工作与教会又是分不开的,又是没有分别了,混在一起,不能独立了。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怎么办呢?我现在把我个人一点的感觉交通出来,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们中间一个实际的问题。

圣经里头虽然给我们看见,使徒有设立长老,但是圣经没有给我们看见,所有的长老都是使徒设立的。换一句话说:使徒设立长老不过是一条的路,不是唯一的路。在一个地方,有一班弟兄姊妹在那里聚集,如果没有使徒到他们中间,那是不是在教会中就没有了带领的弟兄们?一定有的。无论在什么地方,如果有一班弟兄姊妹在一起聚集,自然而然过了一个时期,圣灵会显明出来有些弟兄他是能站在一个带领的地位上,他特别劳苦,如果弟兄姊妹有问题,都会跑到这几位弟兄那里去。这就是给我们看见说:圣灵把他显明了。那么,使徒设立长老又是怎样?使徒设立长老不过是把圣灵所显明的,把它鉴定一下就是了。

使徒行传第二十章,保罗对以弗所的长老说:圣灵设立你们作监督。是圣灵设立的,不是使徒设立的。使徒不过因为他们有属灵的眼光,看见圣灵已经显明了,他们就来鉴定一下、印证一下而已。这一个印证是为着什么呢?我个人感觉,是为着一班不属灵的人。属灵的弟兄姊妹里面已经很清楚那几位是圣灵显明出来的,但是那一班属肉体的弟兄姊妹看不见。

因着他们的缘故,经过使徒这样一鉴定,那么当地的弟兄就会觉得,这个是长老,我应当服。所以这个是为应付那一班不属灵的弟兄姊妹,给他们一点帮助。其实这是不需要的,你如果真是敬畏主,你里面很清楚,而且是不必提的。所以在圣经里头,有的地方没有这个鉴定,有的地方有这个鉴定;但是各地都有长老。

那么到了我们今天,情形不同。我们今天就着教会来讲,已经堕落了,路也堕落了。我们今天看见神的儿女都是分散在各处,不但有各种所谓的宗派,还有许多所谓独立的团体,在一个地方我们分了许多许多。今天在这恢复主的见证的路上,我们能否把这一个所谓外面的东西也能恢复到当初?

按着人来看,今天要恢复到当初外面的那一种的情形是不可能的。当初在耶路撒冷只有一个教会,所有神的儿女是合而为一的。耶路撒冷教会的长老是一个,这个众长老是一个单位来管理、治理耶路撒冷的教会。但是,今天神的儿女分散到各个团体里面,各个团体都有它负责的人,你怎样能把所有的团体都合在一起,而设立一班的长老管理整个的弟兄姊妹?这个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我个人在读神话语的时候,觉得在恢复的路上,神所恢复的是属灵实际,不是外面的现象。换一句话说:我们要恢复合一的见证,但是我们没有办法把所有的团体解散,统统解散,再合在一起在那里成立一个所谓在某某地方的一个教会,这个是不可能的事情。今天或者有人觉得我们在基督里应当合而为一,所以要把所有的团体都合在一起,其实里面还是维持各团体,只不过把各团体联合起来而已。我们看见这个不是主所要的合一。

因为约翰福音第十七章里的合一是像父与子合一一样。父与子的合一是在灵里头,是属灵的;因着有属灵的合一,才有外面的合一,不是先在外面那里联合起来。所以你要在外面作,就是给你作了,也不是圣经里说的合一。首要的是里面我们要保守圣灵所赐合一的心,这个要记住。长老也一样,我们没有办法恢复所谓长老的地位、长老的名称。因为圣经里的长老是教会的长老,不是一个聚会的长老,也不是一个团体的长老,是全教会的长老;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恢复了。

但是感谢神!我们看见长老的功用在那里恢复。在各地,在每一个聚集的里面,总有一班人在那里向神负责,对弟兄姊妹负责。你也用不着给他一个长老的名誉,也用不着经过一个正式的手续,圣灵已经显明出来。若是这样,你就看见说:既不需要设立,也不需要毁掉。如果别的弟兄跑在前面了,自然而然由他们负起教会的责任来;你如果退后了,自然而然你的功用就没有了。这样,这个属灵的实际就可以恢复过来。

因此,我们不必要求外面形式上的那一个恢复。我个人的感觉,觉得外面形式上的恢复是不可能的,就是主的话语也是这样给我们看见。教会到了末期的时候,越过越远离神,甚至于有大的所谓背道、异教的事情发生。但是感谢神!有一班清心爱主的人,他们还是在那里一同祷告,追求圣洁、公义、信德、和平。我们看见还有一班的人,在那里维持生命里头的合一;还有一班的人在那里,在神面前负属灵的责任。感谢神!在恢复的路上,一切属灵的实际都要恢复。但是,外面的那些东西不一定能恢复。我不知道弟兄姊妹的感觉怎样?我不过提起来作一个参考。

今天我说了一点工作与教会的关系,在工作方面,我们应当知道,站在什么地位上与教会发生关系。在教会方面,教会也应当知道她是站在一个什么地位上面,她与工作发生一个什么样的关系。这两个东西有分别,但是不能分开,乃是需要合作的,需要大家彼此合作的。这样,神的旨意才能完成在这一个地上。

一九九八年二月三至四日在同工们中间的谈话记录

── 江守道《教会与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