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祭司的职任

 

读经:

以色列人出埃及地以后,满了三个月的那一天,就来到西乃的旷野。他们离了利非订来到西乃的旷野,就在那里的山下安营。摩西到神那里,耶和华从山上呼唤他说,你要这样告诉雅各家,晓谕以色列人,说,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这些话你要告诉以色列人。(出十九1~6)

你们来到主面前,也就像活石,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藉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因为经上说,看哪,我把所拣选所宝贵的房角石,安放在锡安;信靠祂的人,必不至于羞愧。所以祂在你们信的人就为宝贵,在那不信的人有话说,匠人所弃的石头,已作了房角的头块石头。又说,作了绊脚的石头,跌人的盘石。他们既不顺从,就在道理上绊跌;他们这样绊跌也是预定的。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二5~9)

耶稣基督的启示,就是神赐给祂,叫祂将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的众仆人;祂就差遣使者,晓谕祂的仆人约翰;约翰便将神的道,和耶稣基督的见证,凡自己所看见的,都证明出来。念这书上预言的,和那些听见又遵守其中所记载的,都是有福的;因为日期近了。约翰写信给亚西亚的七个教会;但愿从那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神,和祂宝座前的七灵;并那诚实作见证的,从死里首先复活,为世上君王元首的耶稣基督;有恩惠平安归与你们。祂爱我们,用自己的血使我们脱离罪恶;又使我们成为国民,作祂父神的祭司;但愿荣耀权能归给祂,直到永永远远。阿们。(启一1~6)

以后再没有咒诅;在城里有神和羔羊的宝座;祂的仆人都要事奉祂;也要见祂的面,祂的名字必写在他们的额上。(启廿二3~4)

凡从人间挑选的大祭司,是奉派替人办理属神的事,为要献上礼物和赎罪祭。(来五1)

凡大祭司都是为献礼物和祭物设立的;所以这位大祭司也必须有所献的。(来八3)

但我样样都有,并且有余;我已经充足,因我从以巴弗提受了你们的馈送,当作极美的香气,为神所收纳所喜悦的祭物。(腓四18)

我们在这里本没有常存的城,乃是寻求那将来的城。我们应当靠着耶稣,常常以颂赞为祭献给神,这就是那承认主名之人嘴唇的果子。(来十三14~15)

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罗十二1)

原来那为万物所属,为万物所本的,要领许多的儿子进荣耀里去,使救他们的元帅,因受苦难得以完全,本是合宜的。(来二10)

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来四16)

我们有这指望如同灵魂的锚,又坚固又牢靠,且通入幔内。(来六19)

先前的条例,因软弱无益,所以废掉了;(律法原来一无所成;)就引进了更美的指望,靠这指望我们便可以进到神面前。再者,耶稣为祭司,并不是不起誓立的。至于那些祭司,原不是起誓立的,只有耶稣是起誓立的;因为那立祂的对祂说,主起了誓决不后悔,你是永远为祭司。既是起誓立的,耶稣就作了更美之约的中保。那些成为祭司的,数目本来多,是因为有死阻隔不能长久;这位既是永远常存的,祂祭司的职任,就长久不更换。凡靠着祂进到神面前的人,祂都能拯救到底;因为祂是长远活着,替他们祈求。(来七18~25)

我们所讲的事,其中第一要紧的,就是我们有这样的大祭司,已经坐在天上至大者宝座的右边。(来八1)

至于第二层帐幕,惟有大祭司一年一次独自进去,没有不带着血,为自己和百姓的过错献上;圣灵用此指明,头一层帐幕仍存的时候,进入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因为基督并不是进了人手所造的圣所,(这不过是真圣所的影像,)乃是进了天本身(直译),如今为我们显在神面前。(来九7~824)

弟兄们,我们既因耶稣的血,得以坦然进入至圣所,是藉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又有一位大祭司治理神的家;并我们心中天良的亏欠已经洒去,身体用清水洗净了,就当存着诚心,和充足的信心,来到神面前。(来十19~22)

你们乃是来到锡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里有千万的天使。(来十二22)

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就是巴拿巴,和称呼尼结的西面、古利奈人路求,与分封之王希律同养的马念,并扫罗。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徒十三1~2)

 

祭司体系】在创世记,我们看见神造人为要实现祂的旨意,也看见人在那个旨意上失败了。然后我们看见神出来行动,要在人身上恢复所失去的。我们看见祂先来寻找一个人;得着一个人之后,我们看见祂寻找并得着一个家族。为要管教祂的子民,同时为要实现祂的旨意,神把那家族带到埃及。祂带到埃及去的是一个家,但祂从埃及带出来的却是一个国。

      神为什么要花这样的工夫,用这么长的时间──约二千年的时间,来得着这个国民?祂自己说出了祂的目的──我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出十九4~6)。这就是神救赎祂子民的目的──要得着祭司。那就是为何神对法老说,容我的百姓去,好事奉我(1)

      神拣选亚伯,亚伯就献上祭物。祂拣选挪亚,挪亚就筑坛并献祭。然后神呼召整个民族归祂自己;既救赎了他们,就向他们清楚表明祂救赎的目的──要使他们成为祭司的国度。因着他们的败落,所以至终只有一部分的子民成为祭司;但神原初的目的,是要全以色列族都作祭司。神对以色列并对教会的心意乃是一个──要得着一个宇宙的祭司体系!神在以色列身上所得不着的,祂要在教会身上得着。

      希伯来书特别专论祭司体系这主题,启示出与祭司体系相关的主要事项,乃是进到神面前(16,六19,七1925,八1,九7~824,十19~22,十二22)。我们在希伯来书找到的命令不多,最大的命令乃是进到神面前。神的儿女那包罗万有的职事,乃是进到神面前,再也不出去。神带以色列脱离辖制,嘱咐他们进入祂摆在他们面前的地;同样,祂也把我们带出来,好叫祂能带我们进入。神的目的,总括的就是要带我们进入祂自己的同在里。开创这条路的代价极其大,因为必须藉着神的羔羊流血,路才得开。如今我们的职事乃是在幔内的至圣所里。

 

祭司职任】每一个神的儿女都是蒙召作祭司的,而每一个祭司都是为着献上礼物和祭物这专特的目的而存在的(来五1,八3)。那么,神的儿女难道没有工可作么?如果祭司是要献上礼物和祭物,很明显的,他们需要东西献上;他们要获得这些东西就必须工作。但许多基督徒的难处乃是这样;他们的工作本身就是目标,他们仅仅为工作而工作。重要的不是我们有没有作这或作那,乃是我们的工作是否在祭司体系的立场上。许多从埃及出来的以色列人都是牧人,但那不是他们的呼召,他们是蒙召作祭司的。他们许多是他匠人的,但那不是他们的呼召;他们是蒙召作祭司的。人可以因着他是牧人而献上一只羊,或者因着他是匠人而献上他的手艺品;但神无法悦纳在这样立场上的供物。祂只能在祭司体系的立场上悦纳供物。问题不在于我们作什么工,乃在于我们是否以祭司的身分作那工。

      在旧约时代,先知比祭司更受人敬重;但神的心意不是要得着先知的国度,祂所要的乃是祭司的国度。现今在新约时代,也是像旧约时代一样,先知的职事远比祭司的职事受人重视。但神对祂子民的目的,乃是要得着祭司的体系。祂所要的乃是一个普遍的,不是有限制的祭司体纟。我们在使徒行传读到有先知和教师他们事奉主(十三1~2)。这些人是先知和教师,但他们作先知讲道并作教师施教,乃是事奉主,是向着主作的。这是基于祭司的职任。我们若不是祭司,就绝不会是先知和教师。我们祭司的职任决定了我们一切职事的质量。我们所作一切工作的价值,乃看其中有多少祭司的成分而估计。神对每一个以色列人原初的计划,乃要每一个人藉着祭坛进到神面前,那就是祭司的职任。

 

祭司与祭坛】祭司的事奉是对神所有事奉的根基。离了祭坛,就没有对祂的事奉:乃是祭坛使亚伯与该隐有。亚伯有一个祭坛,这祭坛上沾了血。在挪亚的历史里,我们再次看到祭坛;在亚伯拉罕的历史又再看到祭坛。你在那里找到神所拣选的人,就必定找到神的祭坛。

      神在对付个人的时候,祭坛是偶然出出现的;但自从祂得着了一班子民归祂自己以后,祭坛就不再是时有时无的东西,乃成了永久的。亚伯拉罕建造了一个以上的祭坛,以撒和雅各也建造了不只一个的祭坛;但当以色列构成了一班子民,帐幕立起来之时,祭坛就永久的立在那里了。献祭不再是间断的,乃是持续的;祭坛不再是个人的,乃是团体的事。

      神建造教会的心意,乃是要得着祭司体系可以尽功用的地方。以弗所书二章告诉我们,祂要把祂的圣徒建造成一个圣殿,好使祉能为自己得着一个君所。那是在神的一面。在彼得前书二章五节,我们看见从人这一面看,属灵的殿正在建造,好让圣别的祭司体系得以献上属灵的祭物。希伯来书给我们看见永远的祭司职任;那永远祭司职任的表显乃是永久的祭坛,连同永久的祭物。教会的存在是为着祭司的事奉。如果缺了这个,教会的根基就没有了。神要得着永久祭司的事奉,就是永久的祭坛和永久的祭物所表显的。祭坛绝不能是空的,神要求坛上的火永不熄灭。教会的存在,不是仅仅为着事奉,甚至不是仅仅为着争战,乃是为着将祭物献给神。教会蒙召是为着祭司的事奉,而祭司事奉的目的乃是要献上祭物。教会若在这事上失败了,她就在每一方面都失败了。

 

祭司与祭物】彼得前书二章五节不是说教会被建造成为灵宫,奉献属灵的祭物,乃是说教会被建造成为灵宫,作圣洁的祭司体系,奉献属灵的祭物(另译)。乃是祭司的体纟献上祭物。教会不仅是献祭的地方,更是祭司体系被建立的地方。这不在于献上许许多多个别分开的供物,乃在于设立永久的祭司职任。在旧约的时候,一个普通的以色列人很容易就能数算他有多少次到祭坛戏祭,但一个祭司献上了多少祭物,他却永远数算不来。对他而言,献祭不是偶然才有的,乃是一件不停的事。献祭是不能以单独的行动来计算的,献祭构成了他整个的职事。他单单为此而活,他的生活全在于献祭。所以神对祂子民的期望不是仅仅偶然的献祭,甚至也不是经常的献祭。祂的祭司体系乃是永久的祭司体系。许多基督徒在日历上标出他们奉献的那一个特别日子;有人因着复兴聚会等等原因,有好几次将自己特别的奉献给主。但那远远构不上神对祂子民的心意。祂所寻找的不是分开的奉献行动,乃是永久奉献的生活。教会的职责乃是祭司的事奉;教会的职责既是祭司的事奉,所以,教会的工作全在于献祭。那是教会包罗一切的事奉。我们若是祭司,那么我们一生中唯一的职业,就是献上礼物和祭物。但请注意,乃是圣洁的祭司体系,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如果神的子民献祭,但他们本身不是圣别的祭司,神的心就得不着满足。

      我们蒙神呼召,主要不是作工人;神呼召我们,主要是作祭司。工作里有许多东西,可以建造人,使人感兴趣,并满足人的肉体。但祭司的事奉是完全不同的。它没有给人任何东西,却从人取去一切。我们作完一项工作时,往往有一种随之而来的成功感,使肉体得着满足;但我们献祭给神时,自己却得不着一点满足。我们只剩下两手空空。我们献上供物给神,供物就没有了。

      神不悦纳任何不是祭物的工作,就是任何不是全然奉献给祂的工作。问题不是我作了什么,乃是我作这工是否以此为给神的祭物,我所作的有否从我的手中传到祂的手中。如果我们所作的没有传到另一边,那就不是祭司的事奉,所以就在教会职责的范围以外。如果我们所作的没有传到另一边,那么我们也没有达到另一边;因为祭物到了那里,献祭者也到了那里。如果你的祭物升到神那里,你也与它一同升到那里。晚上我们上床休息时,不是要问:我今天作了多少?乃是要问:我所作的,有多少是属灵的祭物?有多少次,我们能在一天结束时对主说,主阿,我可以将这一切摆在你的手中?―― 倪柝声《教会与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