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祭司的职事

 

读经:

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徒十三1上,2)

利未的曾孙,哥辖的孙子,以斯哈的儿子可拉,和流便子孙中以利押的儿子大坍、亚比兰,与比勒的儿子安,并以色列会中的二百五十个首领,就是有名望选入会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同起来;聚隼攻击摩西、亚伦,说,你们擅自专权,全会众个个既是圣洁,耶和华也在他们中间,你们为什么自高超过耶和华的会众呢?可拉招聚全会众到会幕门前,要攻击摩西、亚伦,耶和华的荣光就向全会众显现。耶和华晓谕摩西、亚伦说,你们离开这会众,我好在转眼之间把他们灭绝。摩西刚说完了这一切话,他们脚下的地就开了口,把他们和他们的家眷,并一切属可拉的人丁、财物,都吞下去。(民十六1~319~2131~32)

后来我所拣选的那人,他的杖必发芽,这样我必使以色列人向你们所发的怨言止息,不再达到我耳中。第二天摩西进法柜的帐幕去,谁知,利未族亚伦的杖已经发了芽,生了花苞,开了花,结了熟杏。凡挨近耶和华帐幕的,是必死的。(民十七5813)

 

      神所设立的职事中,有一种是祭司,还有一种是先知。在旧约的时候,这两种的职事是分开的,设立在不同的人身上。例如摩西、撒母耳、以赛亚等人都是先知;而亚伦和他的子孙们,是在耶和华的殿中,供祭司的职分。到了新约时代,这两种职分在一些信徒身上,乃是兼而有之。在安提阿的教会中,就有几位先知和教师,一同事奉主,一同尽祭司的职分。

 

事奉乃与主发生直接关系】我们要看见,今天我们一切的工作,和一切的事奉,乃是直接为着主的,也是直接与主发生关系的;工作并不是直接与教会发生关系的。我们必须看见,虽然我们是在教会中工作,在教会中事奉,但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事奉,并不与教会发生直接的关系,乃是与教会的元首直接发生关系。我们的工作乃是主所交付的,我们所事奉的乃是主。比如,我们的左手常常帮助右手。单单一只右手拿不起一把大椅子;然而主手很自然的马上帮上去,就可以完成这件事情。对在手来说,它这样作,并不是事奉右手,它所以这样作,乃是为着事奉头。你看见么?左手乃是与头直接发生关系的。所以凡是真实供应教会的工作,都该是直接事奉主。因为祭司乃是一班直接事奉主的人,祭司的职分是直接事奉主的。因此,在教会中,无论你是传福音、讲道、造就信徒、喂养小羊、看望有病的,甚至于整洁、饭食服事,都得与主发生直接关系,都该是你直接向主的事奉。

 

事奉必须在复活里】作祭司事奉神,不仅与主发生直接的关系,并且作祭司事奉,也必须在复活的原则里。我们从旧约以色列人的历史可以看见这事。神的原意是要全以色列民都作祭司事奉神,使他们归神作祭司的国度(出十九6)。后来,因为以色列人的失败,违背将他们从埃及地召出来的神,竟去拜偶像(卅二章),与外邦女子行淫,惹动耶和华的怒气(民廿)。惟有亚伦的孙子,以利亚撒的儿子非尼哈,以神的忌邪为心,神就将平安的约赐给他,和他的后裔,作为永远祭司职任的约(10~13)。所以在以色列人中,神就以亚伦和他的子孙,在神面前供祭司的职分,化替全以色列民事奉神。但有一天,利未的子孙可拉和大坍等人起来攻击摩西、亚伦。他们认为摩西、亚伦高抬自己超过众人;他们想自己为什么不能作祭司?于是在他们中间有一件攸关生死的事发生了,就是地开了口,把他们活活吞下去。可拉党与亚伦的争执点,不在于其它任何事上,他们乃是争在事奉神的事上,是争在祭司的职任上(民十六10)。且神惩罚他们也是在事奉神的时候,并不是在犯罪的时候(18)。这实在是一件太严肃的事情。

      可拉和大坍一党的人以为亚伦能作祭司事奉神,他们也能。然而神的话给我们看见,人能作为一个祭司,不是按着人天然的情形,或是天然的条件;作祭司乃是在复活里的事。我们从民数记十七章一至八节可以看见,亚伦有资格作祭司,是因为他发芽的杖,这乃是表明死而复活。树枝子还留在树上的时候,乃是活的;一砍下来,就是死的了。但亚伦的这一根杖不但是发了芽,还生了花苞,开了花,结了熟杏。神由此指明亚伦乃是神所拣选,作祭司事奉祂的。所以我们能够看见,作祭司不是在人天然的范围里,乃是在复活的境地里。

      新约希伯来书七章说,基督成为祭司乃是照无穷之生命的大能永远的祭司(16~17)。惟有基督是起誓立的祭司,是成全到永远的。又因祂是永远常存的,祂的祭司职任就长久不更换(20~24)。旧约亚伦发芽的杖不过是死而复活的预表,以色列人中的祭司,还是有死的阻隔,他们的祭司职分都不能长久;但基督乃是藉永远的生命能力成为祭司。旧约的祭司不过是一个地位而已,但基督的祭司职任,不是一个地位,乃是一个实际。今天我们新约信徒作祭司事奉神,乃是凭着复活的生命。

      什么是死呢?死乃是藉着十字架,对付你身上一切不属于神的东西。什么是复活呢?复活就是经得起死的。进去的是死的,而能够从死里再出来的,就是复活。在复活里的,就得着了新生命。许多东西经过死,就出不来了;凡能出来的,乃是新的,是在复活的境地里的。凡我们所是的、所有的,都必须经过了死而复活。我们的爱、口才,都必须经过死而复活,如同摩西所经过的一样。但愿我们的所有并所是,都是经过死而复活的,这是我们事奉神的基本资格。

 

里面的事奉】另一面,我们还必须看见,祭司事奉神必须在里面遇见神,与神接触,祭司必须在圣所里有胸牌的决断,以后才能出到圣所外有事务的处理。亚伦无论怎样忙碌,在他尽祭司职分的日子里,总不离开圣所。这给我们看见,祭司必须把自己关在神面前,祭司若是没有里面的事奉,也就没有外面的事奉。我们必须在里面事奉神,与神有交通,与神亲近,然后才能在外面为神作事。―― 倪柝声《教会与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