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哈拿的职事

 

读经:

妇人生了一个男孩子,是将来要用铁杖辖管万国的;她的孩子被提到神宝座那里去了。在天上就有了争战;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大龙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牠被摔在地上,牠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启十二579)

以法莲山地的拉玛琐非,有一个以法莲人,名叫以利加拿,是苏弗的元孙,托户的曾孙,以利户的孙子,耶罗罕的儿子。他有两个妻,一名哈拿,一名毘尼拿,毘尼拿有儿女,哈拿没有儿女。以利对她说,你要醉到几时呢?你不应该喝酒。哈拿回答说,主阿,不是这样,我是心里愁苦的妇人,清酒浓酒都没有喝,但在耶和华面前倾心吐意。不要将婢女看作不正经的女子;我因被人激动愁苦太多,所以祈求到如今。以利说,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愿以色列的神允准你向祂所求的。哈拿说,愿婢女在你眼前蒙恩;于是妇人走去吃饭,面上再不带愁容了。次日清早他们起来,在耶和华面前敬拜,就回拉玛,到了家里,以利加拿和妻哈拿同房,耶和华顾念哈拿,哈拿就怀孕;日期满足,生了一个儿子,给他起名叫撒母耳,说,这是我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哈拿却没有上去,对丈夫说,等孩子断了奶,我便带他上去朝见耶和华,使他永远住在那里。我祈求为要得这孩子,耶和华已将我所求的赐给我了。(撒上一1~214~202227)

 

      以色列的历史中,有许多点与教会的历史相似。在以色列历史的开头,我们看见亚伦是一个祭司,代表人进到神面前;而摩西代表神来到人这里。这个阶段没有持续很久,不久他们进到迦南地,就为士师所统治;但是整个民族都生活在很低的水平上;地们不断陷在罪中。神藉着他们的仇敌惩罚他们,但当他们向神呼求时,祂就兴吉士师拯救他们,于是他们就得着一次复兴。这样的事一再发生。我们看见这就像连锁关系,贯串整卷士师记。我们读到底波拉和巴拉、基甸、参孙等许多士师。这里需要注意一个原则。当士师的能力很大时,就有大的拯救;当士师的能力减弱,以色列人就再次陷入仇敌的手中。他们衰落了,又兴起;犯罪了,又再次得着复兴。从这里我们看见一个大原则:神的子民无法管治自己;他们无法向神独立,同时又向撒但独立。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或是向神的权柄屈膝,或是落在撒但的能力之下;没有中间路线。因为他们若不是受神管治,就全然失去他们作神子民的地位,结果就落在他们仇敌的能力之下。但赞美神,祂的子民不会一直在撒但的能力之下,他们总是有复兴。

 

两种职事】这就是以色列的历史,也是教会的历史。我们回头看,当教会到了很低的光景时,神就会预备一个祂所拣选的人,把祂的灵放在他身上,将使命给他,然后教会就得着复兴。但我们也看见,过不久教会又落下去了,我们看见兴起与败落,衰微与复兴,周而复始。我若是生活在士师时代的末期,我的心会怎么想呢?我会渴望什么呢?我会期待什么呢?已过年日的历史我都知道了;如今事情又到了低潮,我的盼望是什么,我要为着什么祷告呢?我岂不会求神兴起另一个士师,再次复兴这个国家么?如今我是教会的肢体,我看见在教会的历史中,一再的复兴,又一再的堕落。我曾读到路德带领的复兴,又读到接下来的死沉;读到藉着斯理所带来的复兴,又读到接着的败落;读到达秘和其它弟兄们所带进的生命巨潮,又读到以后的衰败。这么多年来的教会历史,只是重复了以色列士师时期的历史。现在我盼望什么?难道不盼望新的东西么?所以在此我们来看撒母耳记上。士师的历史不是永远的;那不是神的心意。神的心意已经朝向国度,不是要有更多士师。神想要带进国度和君王。祂使用士师作为过渡时期,但祂的心意是在大身上,祂的目的是要有君王。所以我们看见撒母耳记上的重要。这卷书在过渡与目标中间,是中途的,是过渡的时期,大体而言,它不是大复兴的时期,也不是大堕落的时期。今天我们的情形也是一样。我们总是想着复兴,但士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那是有限度的,而国度却要存到永远。神的心意不是要教会在这样堕落复兴的循环里往前。神不是要给我们许多复兴家,祂乃是要带进祂的君王。

      撒母耳记上代表一个职事,一个带进君王的职事。在此我们看不见士师,却看见一个同时是祭司和先知的人。我们很容易定睛在复兴家身上;他们以往曾被神使用,那是过渡时期,但他们在神真正的旨意上没有分,在带进君王的事上没有分。神乃是要得着祂的撒母耳。

      我们看过了背景,现在要来看今天早上所读的经节。这段经文说到两个妇人,毘尼拿和哈拿的故事。毘尼拿有儿女,哈拿没有。毘尼拿嘲笑哈拿说,你没有儿女,看我所有的!这两个妇人代表两个基本上完全不同的原则,代表两个基本上不同的职事。哈拿的职事就是要带进君王,不是要有许多儿女。另一方面,毘尼拿的职事乃是要得着许多儿女,许多结果。毘尼拿和牠的儿女也是神的子民,但没有一个与神的君王有关。

 

带进君王的职事】哈拿哭泣、禁食、祷告,向耶和华呼求,要得一个儿子,这儿子要完全分别归耶和华来事奉祂,这儿子就是带进君王的一位。哈拿没有可骄傲的,毘尼拿却有许多可夸口的。她可以指着她所有的儿女说,我有这个,我有那个;我有这一切。在此我想从心底对你们说一句话。如果你们仍然是在士师的范围里,不错,你可以得着祝福并有结果。但我也要说,神的眼目不在你身上。如果今天不是末后的日子,我们会盼望毘尼拿生更多儿女。但如果我没有错,现在就是末后的日子,神的眼睛是在那些能带进君王的人身上。让我们自问,我们的职事是什么?在这特别的职事──哈拿的职事里,我们有没有分?有人心中所想的,就是复兴。他们以为士师的原则要持续到末了,但事实上,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职事,就是带进君王的职事。

      我们看见哈拿的路不是容易的路,并且因着毘尼拿的比较和嘲笑,就变得更难了。那些想作哈拿的人必须预备好自己,他们要受逼迫、藐视,他们要哭泣并禁食。这职事不是便宜的,是要付代价的;因为一切这样的职事都是藉着试验和苦难来的,且要组成在我们里面。别人可以吃喝,看着自己的儿女,但这里有一个人在禁食并哭泣。这不是我们能救多少人的问题,乃是神要得着祂一班得胜者的问题。神要得着一班能祷告并带进国度的人。

      哈拿的祷告就是撒母耳出生的凭借。我们的祷告必须有一个结果,就是产生得胜者。我们在这一方面作了什么?有些人作了许多任务,生了许多儿女,就会说,我看不见你们在作什么。已过你们可以带领奋兴会,可以作这个作那个,但如今你们在作什么?甚至神的祭司以利,也不明白哈拿,他问她在作什么,以为她喝醉了。

      从撒母耳的出生,我们看见一条先知的线,这些先知也可以作祭司,将君王带进来。哈拿生了一个儿子──一个先知。神在哈拿身上作了很多,祂曾带领她经过各种困难。现在祂可以找到一个人,她能把吃喝和一切事摆在一边。她已经到了若没有儿子,就不能往前的地步,她必须得着一个儿子。撒母耳记上一章的儿子,就是启示录十二章的男孩了,就是那带进君王和国度的。―― 倪柝声《教会与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