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真实的事奉

 

要保持奉献的新鲜】这些日子乃是严肃的日子。有些人已经将自己交给主,愿意起来事奉主。也许你起头是有些挣扎,挣扎时觉得痛、难过,一旦交出来后,就觉得心里充满了喜乐。我能摸着你们的感觉。许多人写了条子,表示愿意将自己所有的,包括前途、职业、时间、身体都奉献给主。但是今天我要问一个问题:你们众人从交出来那天起,到今天为止,在感觉上与前十几天、二十天是否改变了?好像今晚的感觉,赶不上前几天所感觉的。什么时候我们在奉献的事上堕落,就由基督徒的生活上堕落了。我们天天都要自问:我今天是否仍然新鲜?里面是否仍然明亮?我们基督徒的生活要像擦皮鞋一样,皮鞋必须经常擦,才能保持光亮。我们里面若是觉得不明亮了,必须求问主说,是不是我有什么地方错了,以致有失属天的味道?总是必须一直学习保持奉献的新鲜。

      在旧约里,帐幕外的祭坛只生火一次,然后就得每日添柴、献祭,以保持祭坛上的火昼夜不熄(利六12)。火只能点一次,不是等熄灭了再重新生火。祭坛上的火乃是不熄灭的火。要维持祭坛的火不熄,就必须每天都有祭物献上。在新约里,我们乃是献上我们自己作活祭(罗十二1);所以要有不断的火,我们就必须不断的献上自己作祭物。活祭乃是表示你活着的时候,就献给神作祭物。你如果有罪,或者有所保留,或者不够新鲜,或者不一直继续有奉献,就把祭坛上神的火熄灭了。如果你不肯作一件伤你自己的事,不肯伤你的感觉、你的爱、你的意志、你的雄心、你的人生要求、你的心志和盼望,那时你就是没有献上自己作活祭。你如果未曾伤过自己一次,你说你里面能充满喜乐,这是靠不住的。一旦你奉献一切作祭,你就是牺牲,这就要叫你受伤、痛苦、损失,而叫神能有所得。所以如果这几天你感觉你的喜乐落下来了,就请你试着再将你所宝贝的东西送出去,割爱一下。就这样一手送出去的是痛苦、难过,但另一手进来的乃是喜乐。你这样作,似乎是与你自己作对;但惟有这样,才能保守你里面的喜乐不落下来。

      你们原谅我这样说,我看见有的人脸上的喜乐一直改变,但也有的人是一次改变后,就不再变。奉献不改变,喜乐就也不改变。喜乐改变的人,就是奉献改变的人。你要常常有喜乐,且越喜乐越深,就要有不断的奉献。基督徒的脸乃是他们的窗户,从这里我们能看见他们奉献的光景。你写奉献条子是一件事,请你自己拔刀杀乃是另一件事。我们承认,我们处置得太慢,因为我们办事的弟兄姊妹没有经验。你所奉献的,一次交出来给主的,就是属于主的,你就不可存心后悔,想要拿回去。我们总要保持不吃我们自己所吐出来的东西,免得我们失去在神面前从主所该得着的祝福。

 

除去人工的事奉】今天我觉得有一点话要说。请弟兄姊妹原谅我说直话:至少在这十天里,我心中很为难。问题不在弟兄姊妹交出来与否,我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基本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这个基本的问题,是我们每个交出来的人都可以感觉到,也都可以说出来的。这个基本的问题,就是我们的事奉有许多乃是人工的,不是出于里面的生命。

      我为主作传道的工约有三十年了,我知道,没有一个罪人能不认罪而能得救的。同样的,我也能说,一个基督徒在教会中若不为着人工的事奉认罪,也不能认识教会的真体。曾经有三个弟兄(一个同工、一个弟兄、一个负责弟兄)对香港教会不满,在我面前多加批评。我不说这些批评的人是对的,但你们在主面前所保留的那一、两件事,若不肯对付,就你们的事奉、配搭也是不对的。这基本的问题若不对付,以后你们的配搭事奉,不过乃是外面的,是假的。

      比方说,我用蜡作一只蜜蜂,模仿得与真的蜜蜂一样一式,但就是一个小孩子也能分辨出牠的真假,因大真的蜜锋是有生命的。今后我们不是需要将蜡蜂作大些,乃是需要作真的蜜蜂。不要以为交出来,我们就可以称义了。固然我的罪乃是可恨的;但就是我的义,在神面前也是破烂的。怀特腓(George Whitefield)说,连我们悔改的眼泪,都需要主的宝血来洁净。不只我的坏需要定罪、对付,就是我的一点好也都需要拆毁。不是在外表上作得差不多,就以为是那一个东西。

      我请求你们相信,我们坐在这里的,能分别什么是人工的事奉,什么是真正出于圣灵的事奉。我们本来不说这些话,但在这几个月里,我们觉得,教会中有许多的事奉不过是人工的,没有灵的感觉;许多人都是注重事务,对于事奉没有基本的认识,就来事奉。好像我们都成了蜡蜂制作者。我不是说我们在行为上有多少问题,这乃是性质的问题──是属人的或是属灵的问题。

     我等待很久的一种祷告,在这些日子里一直没有来。我们都要承认,以往的讲台都是蜡制的,事奉也是蜡制的,以致许多的事奉、配搭都是假的。世界上的任何事都可以假,因为世界是肉体能存在的地方;但在教会中就不该装假。我们能非常诚实的作出假来。这十天以来,我觉得十分难受。我读你们交出来的名单,少说也有十几次。名单最上头就是同工、负责人,然后是所有的弟兄姊妹。我每看一次,就问一次:是真的因圣灵的要求交出来,或者只是外面的跟着作?没有一个赦罪是荣耀的,照样,也没有一个出于肉体的事奉是可夸的。我再说,这并非作法要有不同,乃是性质的问题。请弟兄姊妹不要再顾自己的面子,都到主面前求主光照、对付。一面,弟兄姊妹交出来,我很喜乐;但另一面,弟兄姊妹不能分辨何为真、假,我觉得难受。盼望弟兄姊妹在这些日子都要学习有真实的事奉,就是有出于里面圣灵的事奉。―― 倪柝声《牧养神的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