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照着神在山上所指示的样式

 

读经:

他们供奉的事本是天上事的形状和影像,正如摩西将要造帐幕的时候,蒙神警戒他,说:你要谨慎,作各样的对象都要照着在山上指示你的样式。(来八5)

求你拦阻仆人不犯任意妄为的罪,不容这罪辖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诗十九13)

 

神的工作必须是神作主】在属灵的工作里,最紧要的一件事,就是知道山上的样式。在属灵的工作里,有许多事都是紧要的,只要缺少其中的一件,就会叫我们的工作失去属灵的用处,并且不蒙神喜悦。在这么多紧要的事中,最紧要的就是这个山上的样式。山上的样式,就是神的计划。我们如果不明白神的计划,就没有作神工作的可能。

            希伯来书告诉我们,帐幕是照神所指示的样式造的。摩西还没有造帐幕之先,他必须在山上四十昼夜,让神指示他天上帐幕的样式和作法。从圣所至祭坛,以及帐幕上面每一重的盖,应当用什么材料,用什么颜色,都有一定的样式。没有一件是可以随便的,都是有一定的计划,一定的标准的。帐幕中的祭坛、洗濯盆、桌子、灯台、香炉、约柜,以及其它的一切,当用什么金属,当用什么木头,尺寸是多少,颜色是如何,都是按着神所定规的样式作的,没有一样是按着摩西自己的意思作的。

      神对于建造教会的工作,也像建造帐幕一样,有祂预定的计划。事无大小巨细,都有祂一定的作法。摩西并不负设计帐幕样式的责任,他只负责按着他在山上所得着指示的样式去作。基督的仆人的荣耀,并不在乎他能够独出心裁为神作什么,乃是在乎他能按着所明白的神的旨意去作。明白神的计划,照着神所计划的去作,乃是基督的仆人的荣耀。

有一个事奉主多年的姊妹说,在神的工作上,人是最不自由的。摩西造帐幕的时候,就是一根小钉子应当用银子或者用金子,他都没有自由,都要照着神所吩咐的去作。

      摩西是极其谦和的人(民十二3)。什么是谦和呢?就是不刚硬,就是顶柔软。神要他怎样作,他就怎样作。神要他用什么材料,用什么颜色,作成什么花样,当有什么尺寸,他都照着神所指示所吩咐的去作。每一件事都照着神所指示所吩咐的去作,没有一件,没有一点是凭着他自己的心意,这就是摩西的温柔。

      摩西造帐幕的事给我们许多属灵的亮光,叫我们知道神的仆人对于属灵的工作所当站立的地位是如何。一切关乎帐幕的事,神都是自己定规,神没有留下一件、一点给摩西去定规应当怎样作,神没有让摩西去出主意。神不只把造帐幕的大概告诉了摩西,并且也将其中的细则一起都告诉了他。不只每一件东西的样式、材料、颜色、尺寸是神所吩咐的,就是它的作法,也是神所定规的。摩西就是按着神所吩咐的尺寸、样式去作还不够,并且应当按着一定的作法去作。就如:幔子要用细麻线来作,并且是用捻的细麻。灯台应当用精金来作,并且是用一块精金锤出来的。神没有留一点余地给摩西去出主意。神知道祂自己所要的是什么,神用不着人作祂的谋士,神不许可祂的仆人自作主张的作祂所要作的东西。

      基督的仆人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够到山上得着神的指示,知道神所给他的是什么工作,以及神对于那工作所预定的样式是怎样。基督的仆人们哪,你是不是来到神的面前,求神分派你所当作的工呢?你是不是来到神的面前,求神指示你作工的时间和作工的方法呢?或者你是凭着人的商量、打算、筹划和定规来作呢?有的人好像以为神对于祂的工作并没有仔细的定规,有许多事还是留给他们自己去主张怎样作似的。他们并没有看见,在神的工作里,他们不过是一个仆人,只能作他们所受过吩咐的。他们没有注意祂告诉你们什么,你们就作什么的话。他们忘了他们在基督的身体上不过是一个肢体,要持定元首,要绝对受元首的支配。他们好像以为神需要他们血气的生命和天然的能力,来补满神的计划所遗漏的地方。我们真要求神给我们看见:在神的工作里,基督是一位绝对的主。凡关乎神的工作的一切,都必须得着祂的命令才可以行。基督的仆人的能力,和满有属灵用处的结果,只能因着他是专心寻求明白神的旨意,并且按着神的计划去作,才能彰显,才能得着。不然的话,他的工作虽然很热闹,表面的成就也许很伟大,可是有一天在主的审判台前,在祂试验的火中,就要显出不过是草木禾秸而已。

 

提防干犯任意妄为的罪】诗篇十九篇十三节说:求你拦阻仆人,不犯任意妄为的罪,不容这罪辖制我;我便完全,免犯大罪。这告诉我们,神的仆人在神面前的罪有两种:一种是悖逆的罪,一种是妄为的罪。神叫你作的你不作,这是悖逆的罪。这个罪我们都知道它是罪。这个罪我们都肯除去,这个罪我们都不愿意犯。但是,弟兄姊妹,请你记得,不只悖逆是罪,还有任意妄为、轻举妄动也是罪。神并没有吩咐过,我们便去作,这就是妄为的罪。悖逆,是不照着神所命令的去作;任意妄为,是作神所没有命令的。在神之外去活动,就是任意妄为。神说,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人若犯了这个就是罪,这个我们知道。可是,我们往往以为我们可以随便去作神所没有命令的事,岂知这也是犯罪。如果神没有命令你去作祂的工,而你凭着自己的意思去为祂作工,即使你认为你所作的是最好的事,但在神面前也是犯罪。大在这里的祷告真好,他求神拦阻他不犯任意妄为的罪。

      神知道祂所要的是什么,所以凡祂要我们作的事,祂若不是藉着圣经,就是藉着圣灵向我们显明。属灵的工作,还不在乎多少,乃是在乎神的用处与合乎神的心意。基督的仆人最紧要的一件事,就是知道神到底要他作的是什么,要他在什么时间用什么方法去作。事奉神的人,丝毫用不着他来想他应当作什么。新约有一个特点,就是人能知道神的心意。基督的仆人可以在他里面得着圣灵的启示,清楚知道神对于他的要求是什么。这一种的知识是实在的,不是自己的理想,不是别人的鼓励和指示。这一种知识是圣经按着字句所教训的,并且是圣灵在他的灵里,在他里面最深的地方,把神的命令启示给他。

      哦,今天真是明白属灵启示的人有多少呢?真是能说我看清楚了的人有多少呢?多少人把他所看为好的,他所以为属灵的,他所热切要得着的,他所算为有益处的工作,来代替了神自己要作的工作。在神的工作上,自告奋勇的人恐怕多于神所选召的人。许多人只能说我来了,却不能说我受了差遣。因此,许多所谓神的工作,真是死气沉沉。许多的工作,不是神所要的,不过是人为神发热心,以为神需要这些,所以他们就作了,就把这样的工作称之为神的工作。其实,这种工作,出乎神和属乎神的成分,几乎是绝无仅有的。

      实在属灵的工作,首要的不是我们,乃是神。我们不过是看明了神的心意而已。实在有属灵用处的工作,最初都是从神的心里发起的,我们不过因为圣灵在我们里面有启示,使我们明白了而去作的。所有事奉神的工作,不论它的外表如何,成绩如何,其实只有两种:一种是从神发源的,一种是从人发源的;一种是神要这样的,一种是人以为是神所要的。哦,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所作的是什么工呢?

      最可惜的,就是有许多基督的仆人并不注意这任意妄为的罪,或者不够彻底知道什么是任意妄为的罪。他们没有被圣灵带领到一个地步,就是深深的审判自己,知道在神的工作里,除了神是主以外,他们没有出主张的余地。我们需要圣灵的责备,叫我们知道什么是任意妄为的罪,知道任意妄为是多么可恨。我们应当知道,不只祂命令的事我们不去作是罪,就是祂没有命令的事去作,这也是罪。我们不应当常常说:神没有禁止的事,我怎么不可以作呢?我们却应当常常说:神没有命令的事,我怎么可以作呢?凡认识主不深的人就以为,圣经没有禁止的事,他都可以作。但那些认识主更深的人就知道,许多事虽然圣经没有禁止他去作,但是,如果神没有命令他作,他去作了,就是犯任意妄为的罪。弟兄姊妹,有一天神带你到更深的地步,你就要知道,你不只不可悖逆神去作祂所禁止的事,并且你还应当不作祂没有命令你去作的事。神没有命令的事,你能不凭自己的意思去作,那就是完全的人,就是神所能用的人。完全的人,就是神没有命令就不作,就是不犯任意妄为的罪的人。神没有命令我,我就安静不动,这样的人,神才用得着,他才能作神的工。

      在神的工作里,我们看见有许多都是人随着自己的意思去作的。人如果不问神的旨意是什么,神的时间是如何,神的方法是怎样,即使是最好的工作,也不过是凭着魂生命的热心去作的。我们要知道,肉体不只会抵挡神,肉体并且会帮助神。我们血气()的生命,也有许多天然的长处。就是这个属魂的生命,能够为着神发热心,能够设想这样作那样作就可以兴旺神的教会,这样打算那样打算就可以扩充神的国度,这样努力那样努力就可以拯救许多罪人,这些人的动机和存心都是好的,可是他们并不知道,血气的生命会叫他们有这样的热心、打算、筹划和努力。他们并不知道惟独作神所命令的才是可贵的。他们以为只要从事于神的工作,就是无上的了。他们并不知道,凡出乎血气生命的,动机虽然不错,目的虽然很好,成绩虽然可观,但是神并不喜悦。因为这不是出于神的旨意,所以也不合于祂的用处。他们也不知道,凡不是出乎神旨意的工作,神是不肯给能力的。他们以为他们作工的热切,声音、情感、气力、眼泪,乃是神能力的帮助。岂知在这样的时候,他们不过是吸取他们天然生命的能力,来供给他们出乎天然生命的工作而已。

      任意妄为的原因在那里呢?没有别的,就是己生命的表现。许多人虽然当神命令的时候肯顺服,但是,他们的心并没有喜欢神的旨意,他们还是喜欢自己的意思。所以当神安静的时候,没有说话的时候,他们就任意去作。弟兄姊妹,我们若不审判肉体,若不背起十字架来对付己的生命,就在神有命令的时候也许还可以勉强顺服,而在神还没有命令的时候,我们就不能不凭着自己的意思去活动了。

      在神的工作上,任意妄为并不一定存心都是错的。当我们还没有归服神之先,我们己的生命是不喜欢事奉神的;当我们归服神之后,我们是喜欢事奉神的。但这是最危险的时期。从前是绝对的不事奉神,现在是要事奉神,可是又要按着自己的方法来事奉神。但是神所要求的,不只是要我们事奉祂,并且要我们照着祂所喜悦的方法事奉祂。人往往误会了,以为神所要求的不过是事奉而已,至于事奉的方法,是可以随着人自己的意思的。我们应当知道,若不是照着神的命令而去事奉,乃是神所不喜悦的。所以我们不只应当知道,我们的工作是神所命定的,并且应当知道,关乎这工作的方法、时间、如何进行,也都是祂所命定的。

      我们要知道,无论人的动机多么好,总不能代替神的旨意,无论人的工作多么有成绩,远不及神的喜悦。多少的工作,乃是为着应付环境的需要、帮助信徒的灵性、拯救罪人的灵魂而作的,但并不是为着听神命令而作的。这样的工作,不能说必定没有成绩,但是无论如何,这样的工人和这样的工作,总不能合乎神的用处。我们所当首先顾到的,并不是罪人和信徒在外面的需要如何,乃是神在这个时候的需要是什么。我们的工作,第一是为着神的需要,不是为着罪人的需要,也不是为着圣徒的需要。我们是神的仆人,神虽然把作工的责任托付给我们,但是神却留下指挥祂仆人的权柄。圣灵虽然呼召神的仆人去作工,但是保罗和巴拿巴不能随着己意到亚西亚去。支配神的仆人行动的权柄,永远是在圣灵的手里。问题并不是亚西亚有没有需要,问题乃是神在那个时候有没有亚西亚的需要。使徒行传很奇妙的给我们看见,给我们工作能力的是圣灵,指挥我们工作方向的也是圣灵。我们工作的责任,乃是供给神在这个时候的需要。

      圣经给我们看见,我们不是神所雇的,乃是神用血所买的。神在我们身上有完全的主权,所以我们不能随着己意作什么。神没有将事情交给你,让你凭着自己的眼光去出个主意。神不是如此。神对于祂的工作,每一件事,都有专一的命令叫你怎样作。你若没有得到祂的命令,任意妄为,祂就不能悦纳你,祂用不着你,结果你这样的工作必定经不起火,必定被烧掉。

      圣经给我们看见,神不只在大事上显出祂的作为,神在小事上也显出祂的作为。所以,我们要在凡事上让神居首位,我们不只尊神为大事的主,也是尊祂为小事的主。祂贯乎一切,充满一切。你所作的工,若不合乎神的旨意,你也许可以得到人的称赞,但是神用不着你。

 

事奉神需藉十字架对付己命】圣经里有许多榜样给我们看见这一件事。利未记十章一至二节记着说:亚伦的儿子拿答、亚比户,各拿自己的香炉,盛上火,加上香,在耶和华面前献上凡火,是耶和华没有吩咐他们的;就有火从耶和华面前出来,把他们烧灭,他们就死在耶和华面前。献祭的条例是,每次烧香,必须用祭坛上的火来点。拿答、亚比户的失败,就是不用祭坛上的火,却用别的火来焚香,结果是死在神面前。

      祭坛乃是十字架的预表;香是我们在神面前的事奉。我们事奉的热心,必须是从十字架的祭坛来的。凡不按比例献的,必定死。十字架是什么呢?是我们的己死的地方,也是我们让主生活的地方。这就是加拉太书第二章所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十字架对付了我们己的智慧、己的意见、己的能力、热切、盼望、喜好。我们乃是经过这样的对付之后,才配到神面前来事奉。

      哦!也不知道有多少的热心都是凡火。许多时候,人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对付,没有弃绝自己的意思和聪明,都是凭着肉体的意思,以为这样作那样作就能够兴旺主的工作,就能够讨神的喜悦,这一种的热心固然是热心,但并不是出乎神的。火固然是火,但并不是祭坛上的火,不过是凡火而已。凡不是从十字架舍己的祭坛上来的,都是凡火。凡火就是己的火,就是属魂生命所发出来的火,就是血气生命、天然生命的火。这就是己的生命干涉神的事情。事情虽然是神的,可是己的生命要主张这件事情应当怎样作。凡火,就是要在神的事情里用己的方法,藉着己的智慧,贯彻己的主张。凡火,不只不会得着神悦纳我们事奉的香,并且要使我们死在神的面前。

      拿答、亚比户是亚伦的两个儿子。亚伦是神所拣选的大祭司。这两个人所作的,并不是悖逆抵挡神,而是烧香来事奉神,要得神的喜悦。但是,他们所作的,是神所没有命令的事;他们没有照着神所定规的去作,就受了神的审判。亚伦的两个儿子以为,神既没有禁止用别的火来点香,那么,凡火就是可用的了。他们并不知道,在事奉神的事上,神所没有专一命令的,是我们所不应当作的。他们没有看见神是多么的严厉。在神的工作里,神所没有命令的事就是祂所禁止的事,人去作,就是错,就是犯罪。神因拿答、亚比户犯了任意妄为的罪,所以把他们烧死。虽然他们是亚伦的儿子,为祭司供奉神的人,神也不能宽恕他们。

他们所作的,并不是作奸犯科,奸淫抢夺,像以利的儿子那样。他们不是悖逆神明显的命令,特别作神所禁止的事;他们乃是要特别事奉神,要特别得神的喜欢,所以他们特地用自己的两个香炉,把自己拿来的火点香,以为这样可以得着神的喜欢了。岂知他们的存心虽然是好的,可是他们乃是随着他们自己的意思来事奉神,他们作了神所没有命令的事,他们在神的旨意之外去作,这就是得罪神。在一切事奉神的事上,不能以为我们的存心是好的,神就看是好的。你的心意虽然好,但若是妄为,神也要刑罚你妄为的罪。今天在我们的工作里,也许一时看不见神怎样严厉的审判我们,但是,一切出乎凡火的工作,将来在审判台前总是要受审判的。但愿神开我们的眼睛,使我们知道什么是罪。不只奸淫、抢夺、诡诈、勒索、不义,污秽等等是罪,就是作神的工、传道、带领人等等,若不是由于神的命令,也是犯罪。这一种妄为的罪,神也要审判。凡神没有命令的事,你若自己去作,就是凡火的事奉,就是得罪神。

      撒母耳记上十三章八至十四节所记扫罗自己献燔祭的事,也可以作为我们的大警戒。扫罗自己献祭,好像有三个最大的理由:第一,因为他看见百姓离开他散去;第二,因为撒母耳也不照所定的日期来到;第三,而且非利士人,就是他们的仇敌,聚集在密抹,势将下到吉甲来攻打他。所以他就勉强献上燔祭。扫罗在这里,并不是作什么恶事,他乃是献祭给耶和华。他心里想,恐怕没有祷告,神不喜悦,若多祷告一下,神必定悦纳。他以为他多作一点事奉耶和华的事,就能拯救百姓脱离仇敌的手。岂知不然。撒母耳对扫罗说:你作了胡涂事了!没有遵守耶和华你神所吩咐你的命令;若遵守,耶和华必在以色列中坚立你的王位,直到永远。现在你的王位必不长久;耶和华已经寻着一个合祂心意的人,立他作百姓的君,因为你没有遵守耶和华所吩咐你的。

      扫罗的我心里说,并非神的命令。弟兄姊妹,神要我们按着祂的吩咐来事奉祂,却不要我们随着我想、我以为来作祂的工。一切根据于我想、我以为而作的,都是神所弃绝的。神所要的是人合乎祂的心意。神所重看的,并不是我们所作的,乃是我们所服于祂的。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这是每一个事奉神的人必须记得的。

      多少时候,我们也像扫罗那样,许多的事都是迫不及待的去作了。我们不能相信神不会慢,我们不能等候神的时间。我们只看自己的需要和环境的需要,而忘记了等候神的时间,就去作了神所没有命令我们作的。

      我们知道,扫罗的被神厌弃,是因为他太热心,太要献祭,太急于祈祷。祂作这事的理由是何等的多;但是,神已经寻着一个合祂心意的人,立他作百姓的君。神所要的人,不是急切不能等候的,神所要的人,乃是合祂心意的人。如果是我们,必定喜欢像扫罗这样的人,因为他是个突出的人。扫罗站在百姓中间,身体比众民高过一头,但是神所要的,不是突出的人,乃是合祂心意的人。但愿我们事奉神的目的,不是要作大事,叫自己和别人喜欢,乃是要摸到神的心,好蒙神的喜悦。惟独这样的人,是神所能用的。神正是寻找这样的人。

      再看撒母耳记下六章一至七节:大又聚集以色列中所有挑选的人三万。大起身率领跟随他的众人前往,要从巴拉犹大将神的约柜运来;这约柜就是坐在二基路伯上万军之耶和华留名的约柜。他们将神的约柜,从冈上亚比拿达的家里抬出来,放在新车上,亚比拿达的两个儿子乌撒和亚希约赶这新车。他们将神的约柜从冈上亚比拿达家里抬出来的时候,亚希约在柜前行走到了拿艮的禾场,因为牛失前蹄,乌撒就伸手扶住神的约柜。神耶和华向乌撒发怒,因这错误击杀他,他就死在神的约柜旁。许多人读到这里,都要问这是什么缘故。乌撒伸手扶住了神的约柜,这应当是乌撒的功劳,怎么耶和华反而立刻杀死他呢?神的荣耀就是在乎约柜,现在乌撒扶住约柜,岂非最好的事,为什么神反而击杀他?没有别的,因为神要人听祂的命令过于帮助祂的工作。神用不着人来扶持祂的荣耀。谁摸了约柜,神就要杀谁。这里的问题,并非约柜跌倒了关系有多大,乃是神没有命令你这样作。人都是想,平安无事的时候,不可以摸约柜,但当约柜遇到危急的时候,应该可以摸,可以扶,免得它跌倒,这是从权的办法,这可以不至于死。但是神只有天经地义,没有通权达变。凡是神未曾命令就去作的人,若没有身体上的死,也必有灵性上的死气。

      在这里,神不问你作的是好是坏,神不问你是否帮助祂,神是说你的手不应当摸约柜,摸着约柜的必定死。神宁可让约柜跌下去,神不喜欢人没有祂的命令就来帮助祂。多少时候,我们看见外面的需要,就想帮助神。何等可怕,神的仆人竟然也有作乌撒所作的,竟然用肉体的手来帮助神的工作,所以不免落在神的审判之下!弟兄姊妹,我们必须记得,神的命令是我们所唯一应当注意的。凡因环境的急需,而不等候神的命令,想要从权以救急的,在神的工作上总得不着神的喜欢。我们的工作可以让它一时(在表面上)失败,但是神的主权不可以一时旁落,人的肉体也不可以一时放纵。神用不着肉体来扶助祂的工作,祂要审判肉体的举动。

      有的人想要作神所没有要他作的工,他们太要随自己的意思来讨神的喜悦。神所没有命令他作的事,他尽力的去作。却不知道他这样作,不特不能讨神的喜悦,反而被神定罪。当我们作罪人的时候,我们都是随着自己的智慧去行事为人,作出许多违反神的性情的事。现在我们得救了,我们想,我们现在可以用自己的智慧,按着我们所看为好的来事奉神,来帮助神了。岂知当我们作罪人的时候,用自己的智慧来反对神,是罪;现在我们得救了,用自己的智慧来帮助神作工,也是罪。神用不着你的智慧来帮助祂。神不喜欢人用自己的智慧来反对祂,神也不喜欢人用自己的智慧来帮助祂。神用不着人来帮助祂的工作。我们必须接受十字架的原则,必须拒绝己生命的活动,必须愿意将肉体交于死地,真愿意失去自己的意思。我们什么时候凭自己的意思,以为这样作那样作就会兴旺神的工作,这就显明我们这个人并没有舍己,并不知道什么是十字架。人必须被带到零的地位,不然的话,神不能用他。

但愿我们不妄动,以致打岔神的工作。我们只管神的命令,不管神旨意之外的事;就是看见工作都倒下来了,你也不能用你肉体的手去扶,你只能作神所要你作的事。神不要你负祂所没有命令你负的责。即使什么都倒塌在你旁边,神也不会责备你。

      实在说来,一切的任意妄为,都是因为人的智慧没有经过十字架的对付。今天神所要求我们的,就是我们能够抓牢这件事:神所吩咐的,我们要去作;神没有命令的,我们就不作。我们要坚守我们自己的地位。

      或者有人以为这条路太窄,如果这样作,他的工作就不免太平常了。但是,弟兄姊妹,到了那一天,就要知道这是不是正路;到了那一天,就要知道在神旨意之外的工作是不好的,是没有价值的;到了审判台前,就要显出在神的旨意之外的工作,是不会不受责备的。

      历代志下二十六章十六至二十一节告诉我们,乌西雅王要凭自己的意思进耶和华的殿在香坛上烧香,因此受了神的责罚。神的命令是说,只有亚伦的子孙,承接圣职的祭司,他们才能进殿烧香,此外不许可什么人作这件事。但乌西雅偏要作这事,他心高气傲的进殿要烧香。神就罚他,他的额上立刻发出大痳疯。这事给我们一个大警告,就是神未曾命令的事,我们千万不要擅自去行,免得被神刑罚。大痳疯,按灵意说,就是污秽的罪恶。凡没有神的吩咐而妄动的人,在神面前,都是犯了污秽的罪。在神的工作里,人自己的热心是没有多大用处的。人不能用他的热心来支配神的工作。进圣殿烧香,原是非常美好的,只因不是神的命令,就成为当受责罚的罪。乌西雅王任意进殿烧香,得罪了神,竟至患大痳疯直到死,这是一个非常的警戒,是我们不可不注意的。

 

走神安排的路】保罗是灵性极深的一位使徒,他写信告诉在哥林多的圣徒说:我们不愿意分外夸口,只要照神所量给我们的界限,构到你们那里。我们并非过了自己的界限,好像构不到你们那里但指望你们信心增长的时候,所量给我们的界限,就可以因着你们更加开展(林后十13~15)。保罗这话是很有经验的话。保罗说他不肯构到神所量给他界限之外的地界去。神没有量给他的地方,他不去。神要他负责的地方,他觉得是他的责任;神没有叫他负责的地方,他就不肯越过神去负责。如果神的仆人个个都能这样,教会那里会有那么许多的分争和派别呢。每个神的仆人都有神量给他的一定的工作,每个信徒都有神所要他走的一条道路,如果个个都站在当站的地位上,作他所当作的工,走他所当走的路,那就真是荣耀。

      我们作工,不是看这工作好,能救人,能帮助人就去作。我们乃是看我们所作的是不是在神所安排给我的地位上。房子里的大柱子,固然是紧要的,但小铁钉也是不可少的。如果教会中每个人都想作大复兴家、大布道家,那么,这个教会如何能得着建立呢?我们所应当走的,是合乎神的旨意的道路。我们不是打算作大事,我们乃是要站在神所安排的地位上。如果神要我安静下来作一点小事情,我也愿意。神不是用大才,神乃是将能力给祂用的人。但愿我们肯站在神给我们安排的地位上,站在祂所要我们站的地方。实在说来,所有的见异思迁,雄心大志,都是属世的,属魂的,属肉体的,我们不可以不防。我们一认识清楚,我们就不敢那么大胆轻易摸神的工作了。

      保罗说: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这个路是什么呢?宾路易师母在她的自传里有一段话说:在这里有一个路程,是神在每一个信徒重生的时候为他预备的,为要叫他所得的新生命能够得着最圆满的成熟,并要叫他一生在神的工作里能够被神用到极点。每一个信徒的责任,就是要去寻出这路程,并且行在其中。别人不能断定说这个路程是什么。惟独神知道,也惟独神能叫人知道,并且引导信徒进入这个路程。神今天引导信徒,和从前引导耶利米和别的先知、保罗、腓力和别的使徒一样。神的儿女最荣耀的事,就是能够在神所给他的地位上去作神所要他作的事。神对每个信徒都有预定的一条路给他走。

      神从来都是用祂所拣选的人来作祂的工,祂不要人自告奋勇来作祂的工。神所拣选的人,绝对不能自由。你如果要自由,要走自己的道路,不过是要更失败,更吃苦而已。你绝对不被神用,那就不必说。不然,你就是要逃出神所定规的路也不能,你就是逃到他施去,还是要给风浪翻到海里,鱼还要把你带回来。你要逃走也逃不了。神的仆人,绝不能凭着自己的意思去行。神所要的人,就是只作神所安排他作的事,只走神所定规他走的路,不凭着自己的意思而行的人。

      摩西带以色列百姓经过旷野的时候,神吩咐他们,安息日不可以作工。当有人报告摩西,有一个人在安息日检柴,摩西没有自作主张,立刻要怎样处治这个人,因为神还没有指明当怎样办他。等到神清楚吩咐他说,要用石头打死这犯安息日的人,他们才敢用石头打死这人(民十五32~36)。摩西是等候神命令他如何作,他才敢作,他不敢自作主张。

      我们若不肯等一等,神的工作就要大受亏损!我们的性情是何等的急呢,我们总觉得神是太迟慢的。我们不能耐心一步一步的跟着神的引导而走。我们自己所以为好的事,我们就急于去作。我们看那里有缺乏,我们就马上去补足它。我们以为,如果凡事都要等候,恐怕一生的时候都要等候完了,不能作什么工了。我们却忘记了能在神面前等候,并且听祂的吩咐去作工的人是有福的。

 

受命而行】我们有一个重大的责任应当负的,就是我们必须清楚明白神的吩咐,然后才来作神的工。未得神的命令之先,我们绝对不可作什么。神的命令就是表明神的心所愿意的。如果我们盼望在祂手里作个有用的器皿,我们就必须有了神的命令才有动作。神没有命令的事,我们去作了,并不能得神的喜悦。当某种工作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先要问这是否合乎神的心意,这能不能得到神的心。但愿我们只求合乎神的心意。我们作属灵的工作,不是单单因这工作是好的就去作,也不是单单因环境需要我的帮助就去作,我们工作首先要寻求合乎神的心意。我们如果要在神的手里作个有用的人,我们就必须照着神的旨意而行。

      神在山上所指示的样式,人是不可以随己意更改的,人必须照那样式去作。到底我们是说,这是我们的工作,不必凭神的旨意就可以去作呢?或是说,这是神的工作,必须照祂的旨意而行呢?我们不能不叹息说,许多时候,神的工作在人肉体的手里被弄坏了!

      弟兄姊妹,你要记得,你的智慧若未受过审判,你自己的意念若没有交于死地,你就不能作神的工。愿神把我们带到没有自己的地步,使我们没有自己的意念,只有神的旨意。我们每一次工作,必须先知道是否神的旨意。如果我们的确知道什么是神的旨意了,我们就照着祂所指示的样式去作。―― 倪柝声《十二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