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事奉殿或事奉神呢

 

读经:

主耶和华如此说:以色列中的外邦人,就是身心未受割礼的,都不可入我的圣地。当以色列人走迷的时候,有利未人远离我,就是走迷离开我随从他们的偶像,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然而他们必在我的圣地当仆役,照管殿门,在殿中供职;必为民宰杀燔祭牲和平安祭牲,必站在民前伺候他们。因为这些利未人曾在偶像前伺候这民,成了以色列家罪孽的绊脚石;所以我向他们起誓,他们必担当自己的罪孽。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他们不可亲近我,给我供祭司的职分,也不可挨近我的一件圣物,就是至圣的物;他们却要担当自己的羞辱和所行可憎之事的报应。然而我要使他们看守殿宇,办理其中的一切事,并作其内一切当作之工。以色列人走迷离开我的时候,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孙,仍看守我的圣所。他们必亲近我,事奉我,并且侍立在我面前,将脂油与血献给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他们必进入我的圣所,就近我的桌前事奉我,守我所吩咐的。他们进内院门,必穿细麻衣。在内院门前和殿内供职的时候,不可穿羊毛衣服。他们头上要戴细麻布裹头巾,腰穿细麻布裤子;不可穿使身体出汗的衣服。他们出到外院的民那里,当脱下供职的衣服,放在圣屋内,穿上别的衣服,免得因圣衣使民成圣。不可剃头,也不可容发绺长长,只可剪发。祭司进内院的时候,都不可喝酒。不可娶寡妇和被休的妇人为妻,只可娶以色列后裔中的处女,或是祭司遗留的寡妇。他们要使我的民知道圣俗的分别,又使他们分辨洁净的和不洁净的。有争讼的事,他们应当站立判断;要按我的典章判断。在我一切的节期必守我的律法、条例,也必以我的安息日为圣日。他们不可挨近死尸沾染自己,只可为父亲、母亲、儿子、女儿、弟兄,和未嫁人的姐妹,沾染自己。祭司洁净之后,必再计算七日。祭司必有产业。我是他们的产业。不可在以色列中给他们基业,我是他们的基业。无论是鸟,是兽,凡自死的,或是撕裂的,祭司都不可吃。(结四四9~262831)

你们谁有仆人耕地或是放羊,从田里回来,就对他说:你快来坐下吃饭呢?岂不对他说:你给我预备晚饭,束上带子伺候我,等我吃喝完了,你才可以吃喝么?仆人照所吩咐的去作,主人还谢谢他么?这样,你们作完了一切所吩咐的,只当说:我们是无用的仆人,所作的本是我们应分作的。(路十七7~10)

 

      在这两段圣经之中,我们看见在神面前有两种不同的情形,和这两种不同的情形到底是怎样的。在我们还没有本着圣经靠着神的亮光来看之先,我要弟兄姊妹们知道我们在这里所负的责任是什么,和在今世代中,在教会中神所一直注意的是什么。

      弟兄姊妹们!让我顶直的问你们一句话,就是到底我们所事奉的是信徒们呢,或是神呢?到底在我们的工作之中我们所注意的是工作呢,或是主呢?哦!在这里有大分别,事奉殿和事奉耶稣基督是大不同的。我们看见,今天有许多人,他们是在事奉,是在供职,但是只在外院,没有来到桌子面前。呀!今天许多人是在事奉殿,而不是事奉主。主今天所寻求的事奉,主今天所一直要求的事奉,就是要真真的事奉祂。祂所要向不是我们去作祂的工。作工固然是紧要,田地的耕种是紧要,羊群的牧放也是紧要的,但主所看的不是这些,乃是事奉神和伺候神。祂要祂的仆人来事奉祂自己,伺候祂自己。哦!能够事奉祂就是快乐的。

      现在我所要提起的,乃是这两种事奉的分别,所以现在是要藉着这两段圣经来查看,不是要来解经。哦!今天解经成了许多属灵信徒的陷坑。真是没有一件事比解经害信徒更厉害。我所说的乃是属灵的信徒。我们总是以为只要从圣经中找到两节相同的经节,就可以讲解了。不,没有这件事!今天我们乃是先学功课,而后读书;在读书之前必须先知道如何事奉神,必须先学习功课;我们乃是必须先遇见那写书的而后才看见圣经;我们必须先认识祂,而后才能懂得祂的书。如果我们是以圣经为先的话,我们就已经失败了。所以今天在起头的时候,我就先说明我们不是要来解释圣经,我们乃是先学习功课。所以现在不过是藉着这两段圣经替我们说出我们所该有的经历,和我们所已有的经历罢了。

      以西结书四十四章十一节和十五节十六节说:然而他们必在我的圣地当仆役,照管殿门,在殿中供职──事奉殿;必为民宰杀燔祭牲和平安祭牲,必站在民前伺候他们。以色列人走迷离开我的时候,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孙,仍看守我的圣所;他们必亲近我,事奉我。并且侍立在我面前,将脂油与血献给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他们必进入我的圣所,就近我的桌前事奉我,守我所吩咐的。你看十一节和十五节大不同,有基本的分别:十一节是说到殿里的事奉,十五、十六节是说到事奉我,就是事奉耶和华。原文这两个字是相同的,都是事奉,不知道为什么中文把十一节译作供职。所以,按神看来利未人是分作两派;虽然大家都是利未人,都是属乎神的,都是一个支派之中的,可是其中有一大半是只配在殿里事奉的;但另外一班少数的人,他们也是利未人中之一,是撒督的后裔,他们可以事奉我,就是事奉耶和华。

      弟兄姊妹们,你知道什么是事奉殿,和什么是事奉耶和华么?你知道事奉殿和事奉主的分别么?许多人说事奉殿是再好也没有的了!事奉殿真是最好的。你看我尽力使我的工作扩充,我尽力为天国努力,我尽力奉主的名去作工,负起责任来帮助教会,打起精神来作弟兄的佣人和仆人,我尽我的力量来帮助弟兄,帮助姊妹,在各处奔走叫教会发达,工作兴旺。许多人也以为如果能拯救罪人,使教会的人数多起来,叫许多人加入教会是顶好的了。但我说这不过是事奉殿。在神看来,在这种事奉之外,还有一种事奉。在神的眼光之中,不只有事奉殿的事奉,还有一种更好的。我们不只是事奉在主面前,还有事奉主。在这里不只是在殿里事奉,也有在桌子前事奉。我们不只是在主面前事奉,乃是事奉主。这是大不同,是顶不相同,一点也不相同。

      如果你能知道这里的不同,就能看见主在今天所要得的,主在现在所一直追求的是什么?弟兄姊妹们,请你不要误会。事奉了主,并不是对于殿不管了。我乃是说在这里不只有事奉殿,还有比这更深的就是事奉主。今天有许多人真是只知道事奉殿,而不知道事奉主。

      让我问你几句话。弟兄!你传福音,是为什么?你想去帮助工作发达,到底是为什么?你到各处去奔走劳碌,到底是为什么?我特别要对同工的弟兄姊妹们说,你在这里到底是作什么呢?你是不是盼望有更多人能得听福音呢?──我所说的这些还是好的,我不说那些比这程度更低的──不错,我们传福音是好的,我们拯救罪人,帮助弟兄姊妹进步,使他们向前走也是很好的;不错,你真是顶努力顶忠心的去传道,去造就,但是你的眼睛所看的只是弟兄和姊妹,所以是事奉殿。因为这些人是在百姓面前事奉,所以是事奉他们,而不是事奉主。不是说事奉主的人不作这些事,事奉主的人也作这些事,但是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着主,完全是因着主的缘故而宝贝人的,所以他所看的不光是人。如果你到主的面前来只看见主,你就顶自然也会事奉弟兄。这是大分别。

      现在我们就是要来看这分别,到底在原则上、在根本上它们有什么分别,以后再看怎样事奉主和怎样事奉殿,末了再看事奉主的人该怎样才可以。所以在这里有三件事是我们所要提起的。

 

事奉主和事奉殿的分别】有一件事是我们所必须要看清楚的,就是事奉殿和事奉主在外表上可以没有多大分别。许多人真是尽力的帮助弟兄,真是努力的去拯救罪人,真是出力的来办教会的事务,并且他们也尽力劝人读圣经,尽力劝人祷告,也吃了许多苦,受了许多逼迫,他们真是样样都作,但是问题就在乎你为什么这样作?问题就在乎主在你心里是不是最大的?当你今天早起起来去事奉弟兄,事奉姊妹的时候,是不是说,主呀!今天我为着你的缘故再来作一次;或者你只记得这是你的本分,是你所该作的,所以去作。这完全是为需要,不是为主。你只看见你的弟兄,没有看见主。所以我们的存心已经够解决一切的问题。所以,所有的问题都在乎我们为什么要这样作。

      弟兄!让我顶直的告诉你们说,工作也有它肉体可以吸引人的地方。比方说一个人他天性是好动的,他天性就是好多说话的,你叫他到乡下去传福音,从这村到那村跑来跑去,在这里说说,到那里说说,他顶高兴。你想他为什么这样作呢?因为本来他就是好动好说的。我顶直的告诉你们,他这样作不是为着主。因为多少时候,神如果真要他作他所不喜欢的事,他就不能作了。原因就是因为他的天性近这个,所以就高兴作这个。可是他还以为是事奉主,其实是事奉殿。弟兄姊妹们!在这里有大分别。我顶直的告诉你,在神的工作中也有可感兴趣的地方,在神的工作中也有冒险的地方──在神的工作中也有一部分能吸引血气的地方!你讲道有许多人围着来听,你读一段圣经,别人都说你所说的顶好,你传福音,许多人因着你得救了;这真是顶可爱,你最羡慕。你想这是多么有趣的事呢!

      如果我在家里管家,一天到晚都是顶忙的作事;如果我是在工厂里作工人,一天到晚听见那机器的的搭搭的声音;如果我是在公事房里替别人写字,一天到晚我所看见的就只是白的纸黑的字;如果我作人的佣人,一天到晚所作的就是替人抹桌子,揩地板,烧饭,这是多么无意义呢!如果我能够出来作主的工作就多好呢?多少人以为在家里管孩子,作人的妻子,作了许多家庭的杂务,这是何等的没有兴趣!如果能给她自由跑到这里讲讲属灵的事,跑到那里说说主的事,是多好呀!但这是肉体的吸引,不是属灵的,完全是因为一己的喜好。

      哦!让我们看见许多在神面前的工作和事奉,神说不是事奉祂。顶希奇,神告诉我们说,有一班利未人在殿里顶忙的事奉着,但是神说他们是事奉殿,不是事奉神()。我们知道事奉殿顶像事奉主。在外表上差不多没有什么分别。他们在殿里乃是宰杀平安祭牲和燔祭牲,所以真是好。比方说,在那里有一个以色列人要来敬拜神,要献平安祭和燔祭给神;但是羊牵不动,牛拉不动;他们就来帮助他牵和拉,他们并帮助他宰杀。这是多好呀!你看,他又带领一个人亲近主了。你看,他又帮助一个人认识主耶稣了。你想叫罪人回头,叫信徒进步,这是多么好的事呢?同时他也顶忙,甚至全身都出汗了。他帮助人,使人牛羊都献成了。你知道平安祭和燔祭都是预表基督,所以就是说你费力气来使人能到主的面前来。你顶好,能把人带来认识主。我们知道燔祭是说到信徒与主中间的,平安祭是说到罪人与主中间的。平安祭是说到叫罪人亲近主,燔祭是说到信徒的奉献。在这里不只是叫罪人信主,又叫信徒奉献,真是好。这并不是假的,乃完全是真的。神知道他的工作。地实实在在的帮助人献上了平安祭和燔祭。他实实在在的拯救帮助人,并且作得很辛苦。但是神说,虽然这样,你们不是事奉我。

      弟兄姊妹们!请你记得,事奉主是比引人归主更深,事奉主比引信徒奉献给主更深。事奉主是比引人归主,和领信徒奉献给主更深一步。按神看来,引人归主和领信徒奉献给主,不过是事奉殿。事奉主的自己是比这些更进一步。你在神面前所看见的是什么呃?光是拯救罪人么,光是帮助信徒进步么,或者还更深一层呢?我在这里并不是要拯救人,也并不是要帮助信徒,但是你能不能这样说呢?我顶怕许多人要说:照你这样讲起来,我没有工作可作了。呀!许多人要说我的工作,若不是拯救罪人,帮助信徒,就作什么呢?我没有工作了。朋友,除了这些之外,你还有别的工作没有?呀!许多人所有的就只是这么多。所以许多人说帮助人的工作不作,拯救人的工作不作,就作什么呢?因为除了这个以外,他们再也没有工作了,因为他们所作的只是殿,所以如果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就再也没有工作了。

      哦!弟兄姊妹们,如果你知道在我里面有什么重担,就知道神的目的是什么。呀!神今天所要求的,并不是外面活泼的事奉;神今天所要的,并不是拯救罪人;神今天所求的,并不是得着人,帮助信徒更属灵更进步;神今天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人完全属乎我,就是你们在我面前事奉我。神今天所有的目的,并不是这些东西,乃是我。

      我再说,我不怕人讨厌。我心里所最怕的,就是有许多人出来传幅音帮助人,有许多人出来拯救罪人,造就信徒,但没有事奉主!许多人所谓的事奉主,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因为他的高兴和欢喜。因为他如果关在家里是忍不住的。他是好动的,所以必须跑路,必须活动才快乐呀!让我顶直的告诉你,你在外面所事奉的,虽然是罪人,是弟兄,但是弟兄!在你里面事奉的,乃是你的肉体!因为你如果不这样作,就不快乐;真的,你完全并不是在追求主的喜欢。在这里我好像是难为了你。不过这是事实。请你记得,在天然方面,在神工作之中,也有许多能吸引我们的。这真是害了我们,因为你看见在神的工作之中,在天然里也有吸引我们的,你就去作了!可怜!所以我们现在要求神赐恩,给我们知道什么是事奉神,什么是事奉殿。

      我有一位顶亲爱的朋友,现在她已经在幔子的那一边了。我在主里面顶爱她,她也是属乎主的。有一天我们两个人在山上一同祷告,后来就读这以西结书四十四章的一段圣经。她年纪比我大许多,所以她对我说,小弟兄!我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读到这段圣经了。我就问她,你读了这段圣经以后怎样作呢?她说,当我读到这段圣经的时候,我立刻把圣经合起来,跪下去祷告说:主呀!让我事奉你,不让我事奉殿!弟兄姊妹们!我告诉你,那一件事就是到了今天,也永远不能叫我忘记。虽然她已经过去了,但是我一直记得她的这句话,就是说:主呀!让我事奉你,不让我事奉殿。我们能不能有这样的祷告说,主呀!我要事奉你,不要事奉殿呢?

      呀!我所最怕的就是有许多人贪爱神的什么,而不要神自己。有许多人以为救人是最高的,于是把职业都丢掉了,作师母的不管家事了,作小姐的不出嫁了,作工人的不肯作工了,以为这样来来去去的,太没有意思了,作工、治家、服事、读书,真是讨厌得很。如果能够出去传福音是多好呢?但是,朋友!在这里有两个问题,就是到底你是事奉神呢?或是事奉殿呢?

 

怎样事奉主和怎样事奉殿】许多人都喜欢在殿外用武,因为宰牛杀羊用得着力气,能使用血气的力气,所以他们顶喜欢。但是你如果叫他们到一个孤单的、安静的、没有看见人的地方去,就不能了。你知道圣所是一个顶暗的地方,里面只有七盏橄榄油的灯,恐怕还没有七枝蜡烛的光亮哩!许多人以为在这里面事奉主,没有多大兴趣。但是这就是主所要我们在的地方。在祂里面是安静的、黑暗的,是没有一大伙的人聚集的,是没有许多人在一起的,但在这里才是事奉主的。弟兄!你不能看见一个神的真仆人、真事奉主的人不是这样事奉的。

      现在让我们看那一班利未人是在作什么呢?他们就是在殿外宰杀牛羊。哦!在那里,人都是看见你的;在那里,你的工作乃是显露的;在那里,别人要称赞你,说你好,力气大,能够宰杀许多牛羊,并且能够把牛羊绑在祭坛上。许多人对于工作外面的成效是顶喜欢。

 

亲近主】但是什么是事奉主呢?十五节说得顶清楚了,它说:以色列人走迷离开我的时候,祭司利未人撒督的子孙,仍看守我的圣所;他们必亲近我,事奉我,并且侍立在我面前,将脂油与血献给我;这是主耶和华说的。所以事奉主的根基,或说事奉主之根底下的条件,就是亲近主,敢到主的面前来,能在主的面前坐得牢,能站在主面前。弟兄!你知道怎么亲近主么?多少时候我们真是需要把自己尽力拖到主的面前来呢?多少人真是怕在黑暗的房间里,真是怕一个人在那里,多少人真是受不住一个人被关在那里,所以多少时候我们人虽是在房间,但心却早就已经出去了,不能亲近主,不能孤单的在那里,顶安静的在神面前学习祷告。多少人去作工,去热闹,是顶欢喜的,多少人在人面前讲道是顶高兴的,但到底有多少人能在至圣所里亲近神呢?呀!许多人在圣所中,在那黑暗、安静、孤独的中间来亲近神是作不到的。可是,在这里没有一个人能事奉主而能不亲近主的。也没有一个人能事奉主而能不用祷告来亲近主的。属灵的能力不是讲道的能力,属灵的能力乃是祷告的能力。能够祷告多少,就是表明你里头的力量实在有多少。没有一件属灵的事,是需要力气过于祷告的。读经不花力气作得到,我不是说完全不用力气,乃是说这是容易作的。你传福音不花多少力气也可以,你帮助弟兄也不必花多大属灵的能力,就是凭你所记得的去讲也能作得到。但是要来到神的面前跪在那里一小时,就用得着你全人所有的力气。真的,你如果不是这样拚,是不能维持的,因为我们受不住。但是每一个事奉主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宝贝,那半夜醒过来时的一小时的祷告是何等的甜。那早起先祷告一小时而后再睡是何等的好。我顶直的告诉你们,我们如果没有好好的亲近神,就不能事奉神。你不能一面事奉主,而一面又是站在远处的。门徒能远远的跟从主,但没有一个远离主的人是能事奉主的,远远的、偷偷的跟随主是可以的,但要远远的、偷偷的事奉主就不可。在这里惟有一个地方能事奉主的,就是在圣所。在外院是只能亲近百姓,在圣所才能亲近神。其实那些能够帮助教会的,能够作事的,还是那些现在亲近神的人。我们在神面前作工的,如果只是为着弟兄,事奉姊妹,那我们的工作是何等贫穷呢?

 

侍立主前】不只这里这样说!就是下文也是这样说。如果我们要事奉主,必须要亲近主才可以。它说我们在主面前的光景是怎样的呢?乃是侍立在祂面前。今天我觉得我们总是喜欢往前去,好像站住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如果你叫他站一下,就作不到。今天有好多弟兄姊妹,好像他们都是忙得很,有好多事情摆在他们面前,所以他们就一直往前走,一直往前走,你对他说请他站一下,等一等,他就不能。但是属灵的人没有一个是不会侍立的。

      侍立是什么意思呢?就是等候命令,等待神说出祂的旨意来。今天不知道有多少的工作都是定规了的。但我在这里所说的,不是那些属世的事、工厂里的事、公事房里的事。基督徒对于他属世的主人,应该绝对的忠心,我们该顶忠心的事奉我们属世的主人。可是属灵的工作就不是这样。所以我特别要对同工的弟兄们说,弟兄!是不是你的工作都已经定规好了呢?你的工作快得很么?你是不是不能侍立一下、站一下、等一下呢?是不是许多事都已经定规好了,次序单已经排好了呢?你就按着那单子,你就按着你的组织去作呢?是不是在你样样都有了呢?弟兄!能不能请你再等三天呢?能不能请你站一下,暂时不动呢?这就是侍立。哦!凡不会亲近主的人,必定不能事奉主;照样凡不会在主面前侍立的人,也是必定不能事奉主的,事奉主在于他是作不到的。弟兄!你想,如果是一个仆人,他是不是该先等候,得着了命令才作呢?

      让我再说我所一直说的一件事。因为这是属灵情形的缘故,我就不怕多说。所有在神面前的罪,只有两种。一种就是违背主的命令。如果主发了命令你不作,就是罪。但请你记得,不只这样,在这里还有一种也是罪,就是主没有命令而你去作了。所以一种是背逆的罪,一种是妄动的罪;一种是主说了你不听,一种是主没有说,你就去作了。侍立,就是来对付我们没有听见主的命令就去作的罪。弟兄姊妹们!你有多少属灵的工作,是因为顶清楚了神的旨意才去作的呢?哦!有多少人真是因为受了主的吩咐而出来作工的呢?或者是因为你热心的缘故而去作的呢?或者是因为你以为这件事是好的缘故而来作的呢?呀!让我告诉你,没有一件事害神的旨意是过于好事的。好事顶会拦阻神,好事是拦阻神顶厉害的。所有罪恶的事,污秽的事,邪淫的事,我们一看就知道这是基督徒所不可作的,是坏的,是不该的;所以这些不大会延误神的旨意。所有延误神旨意的都是那些好的,都是那些与神的旨意差不多的事。你想这样作是不错的;你想这件事再好也没有了,所以你不问是否神的旨意就去作了。因此好事真是神最大的仇敌。真的,每一次我们背逆神,都是以为这件事是好的而去作的。呀!我们作神儿女的,大家都知道不该犯罪,不该作恶,但是多少时候只是因为良心不责备,良心以为绝对可以作的缘故而去作了。

      不错,这件事是顶好,但是你曾在神面前侍立过了么?呀!我们需要侍立。侍立的意思就是不走不动,站在那里,停在那里,等候主的命令。弟兄!这就是事奉主。在外面的杀牛杀羊,只要有人来了就去作。但是在至圣所中是冷静得很,没有人来的。在那里,不是弟兄姊妹有权柄支配我们的,在那里不是议会能决定我们的,在那里也不是委员会能有权柄差派我们的,在那里只有一个权柄能支配你我的就是主。主叫我作就作,主不叫我作就不作。弟兄!你真能侍立么?

      如果我们要在至圣所里事奉主,我们就必须在祂面前多花工夫,多祷告,不然,是不够的。我们是需要祷告来把我们带到神面前去的,我们是需要祷告来使我们亲近神的。所以祷告就是侍立,就是站在神面前寻求祂的旨意。感谢神,虽然在这里不是每个信徒都如此,但是无论如何总是还有人在那里侍立着,跟从主好好的走前面路。

 

献上脂油和血】要侍立在神面前就必须作一件事,就是要将脂油和血献给我。你知道神在圣所是圣洁的,是公义的,神在至圣所中是荣耀的。神的荣耀是充满了至圣所,神的圣洁和公义是充满了圣所。血在这里就是为着神的圣洁和公义,脂油在这里就是为着神的荣耀。脂油就是来使神有所得着,血就是来对付神的圣洁和公义。你知道神是圣洁的,神是公义的,所以祂绝对不能悦纳人。如果不流血,如果人不得着罪的赦免,如果神不得着罪的代价,是不能过去的。所以在这里必须有血,少了这个就不能亲近神。就是到了旧约的时候,人还是被放在一边,不能进到神面前来;但是今天我们能够在神面前就是因为有了主的血。不只这样,又要献上脂油就是那肥的好的。我们已经知道了,血是对付罪的,但脂油乃是满足神心的。脂油就是那肥的、最美的,能满足神心的,所以是为着神的荣耀的。

      因此一切要到神面前来要事奉神的,都得应付神的圣洁和公义,并且还得应付神的荣耀。你知道全本新旧约圣经所最注重的,就是这三样:神的圣洁,神的公义,和神的荣耀。我们知道神的荣耀是说到神的自己,神的圣洁是说到神的性情,神的公义是说到神的道路。换一句话说,神的作事是公义,神的性情是圣洁,神的自己,这却没法说了,只好说是荣耀。所以我们每一次来到神的面前,第一件事就必须看见像我这样的人能不能站在神的面前?神是何等的圣洁,神是何等的公义,我这犯罪的人怎能见神呢?不要紧,血在这里,血能赎净我们的罪,所以能够亲近神,而没有冲突,因为祂的血已经洗净了我们一切的不义。但不只是圣洁的,不只是公义的,并且神的自己是荣耀的。所以必须有脂油献上,就是把我们所最好的都献给神,满足神的心。换一句话说,血是为着对付旧造的一切的,脂油是说到新造里的一切的。血是把一切出于旧造的都赶出去,所以对于圣洁和公义都不发生问题了。脂油是新造里的,就是把自己献给神。所以对于神的荣耀也能过去。

      一个人如果不知道什么是死和复活,就不能事奉神。我所说的死,并不是一种道理,也不是圣经中的一种理论,乃是真靠着祂,真因着祂流出永不朽坏之血的缘故,你也被流出去了。就是当祂流出永不朽坏之血的时候,你也就流出去了。感谢神,我们的主现在是没有血的,祂乃是只有骨肉之体。所有一切属乎天然的生命都已经出去了。主的流血就是把一切魂的生命都倒了出去。真是祂倾倒祂的魂直到死地。这就是血的意义,所以流血就是说把一切属乎天然的都挪了过去。(关于这件事,以后再讲。)

      我们如果要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祂,就必须亲近祂;我们如果要到神的面前来事奉祂,就必要在祂面前侍立,在祂面前等候祂的旨意。请你记得,在这里两件事是必须的,一面我们必须一直不断的倒出自己的血来。换一句话说,我们必须一直不断的承认自己一切生得来、死得去的东西都已经倒出去了。许多人常问我说,天然的生命到底是什么呢?我常回答他们说,一切自生下来到死后就没有了的就是天然的生命,一切只生存在生和死中间的东西就是天然的生命。赞美主,祂把我们一切天然的生命就是那些本来的东西,那些生下来的东西一起都已经流出去了。当主流血的时候,不是把祂自己的生命流出去,乃是把你我的生命都流了出去。所以我们该一直站在这事实上,来拒绝自己的生命。弟兄姊妹们!这完全不是一个道理,乃是实实在在的,在神面前把一切出于自己天然的生命都放下了。弟兄姊妹们!这也并不是理想,我们所作不到的,因为在基督里已经把一切出于魂的都流出去了的缘故,所以能作得到,我们能作一个无已的人。感谢神,我们能作一个无己的人,因为基督流血的时候已经把我们的己流出去了靠着你自己当然是不可能的,没有一个人是能够靠自己治死自己的。感谢神,神的儿子已经成全了那事实。我们靠着祂就能够死,就能够放弃自己。但是如果只有死是不够的,死不过是消极的。我们在神面前所要注意的,不只是死,乃是复活。当祂复活的时候,我们也在祂里面,所以我们是新造的。祂不只是死了,也是复活了,祂是向神而活的,所以祂的一切都是为着满足神的心,不是为着自己。弟兄姊妹们!这就是神所要我们看的。这就是事奉主。所以我们必须把脂油和血都给祂。

 

事奉的地方】十六节:他们必进入我的圣所,就近我的桌前事奉我,守我所吩咐的。这里是说事奉主是有地方的。事奉主是在圣所里的,事奉主是在里面的,事奉主是在一顶幽静的地方的,在那里是很隐藏的,不是像在外院那样公开的。弟兄姊妹们!让我们求神赐恩给我们,叫我们真不要以为这样作是苦病的,其实在那里一日,比在别处千日更好哩!呀!我们总是怕圣所,外院是多好呢?人都能看见我们。在外院是多好呢?人都认识我。在外院是多好呢?我们的声名顶大,在那里一点没有攻击的,一点没有毁谤我们的,只有欢迎我们的,恭维我们的,这是多好呢?但是神所要我们在的,乃是圣所。在那里恐怕要被人说你懒惰了,一些事都不作。其实你知道在那里所作的,真是远过于在外院劳力伺候百姓的呢!朋友,你有没有听见别人说你顶小顶窄呢?朋友!你有没有听见别人批评你太窄,说你不喜欢作这个,不喜欢作那个呢?呀!别人说你工作太懒惰了,许多事情都不作。但是,弟兄姊妹们!我告诉你,我们的心一点也不窄,因为我们并不是要得人的什么,因为我们不愿意在门口,许多人都能看见的,因为我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在圣所里事奉主。弟兄姊妹们!我告诉你,我们不愿意在殿里事奉,因为我们所盼望的,我们所要作的事,比这更大。呀!在这里没有一个心比保罗更雄,因为他有一个雄心说,我的雄心就是要主欢喜。所以,我们在这里所追求的事,比许多人都大。我们在这里所作的工,比许多作大工的人更大;所以我们的心,比任何人都大。弟兄!你不要以为我们是太小太窄;我们真是顶大的,因为我们不只要事奉殿,更要事奉主,虽然在人面前是不大。弟兄姊妹们!宁可让人批评你,如果不是神的旨意,无论如何不动。因为我们在这里只有两个地位:一个就是已经死了,来把一切出于旧造的放弃,另一个就是复活了,来事奉神,学习怎样侍立在祂面前,听祂的命令,等候在祂面前事奉祂。其余的一概都不管。哦!弟兄姊妹们!神的旨意够满足你的心么?行神的旨意够不够呢?神的旨意够好不够好呢?或者你还要追求别的呢?神对你所定规的一切已经够好了么?哦!我们必须在神面前学习来事奉祂。

      今天因为我的时候不多的缘故,又因为要看路加福音十七章的缘故,就不能仔细的讲。刚才我已经说过了,今天我所要提起的有三件事,一件是事奉神和事奉殿的分别,一件是怎样事奉殿和怎样事奉神,最后就是要看事奉主的人要有什么资格和情形。现在让我们来看:

 

事奉主的人该怎样才可以──作不出汗的工】这里告诉我们说,所有在神面前事奉神的人,该穿什么种的衣服。它说穿细麻布的衣服,头上该戴细麻布的裹头巾,腰里又要穿细麻布的裤子,所以全身都是穿细麻布的织物;下面又说不可穿羊毛的衣服。所以,没有一个事奉主的人可以穿羊毛的衣服;在神面前是永远不能穿羊毛衣服的。也许有人就要问,一个事奉主的人为什么不能穿羊毛衣服呢?请读下一节:他们头上要戴细麻布裹头巾,腰穿细麻布裤子,下面又说,不可穿使身体出汗的衣服。因此这里的意思就是所有事奉的人永远不可出汗,一切出汗的工作都是神所不喜欢的,都是神所拒绝的。那么,到底汗是什么意思呢?我们知道全世界第一次的汗,是在亚当从伊甸园中出去的时候流的。创世记三章告诉我们说,因为亚当犯罪的缘故,神刑罚说,你必须亲手作工,汗流满面,才能得吃的。因此出汗乃是受咒诅的情形,因为被神咒诅的缘故,田地不给他效力;因为没有神祝福的缘故,自己出力去作,以致使身体出汗的。所以出汗的工作是什么呢?就是一切肉体劳力,没有父神祝福所工作的。但是,凡事奉神的人,绝对不能作那些出汗的工作。今天在神面不知道有多少工作,都是需要费力奔跑而成的。凡事奉神的人所作的,必须是不出汗的工作。因为神一切的工作都是顶安静的,不是奔跑的,乃是坐着作的。虽然外面是顶忙,但,里面是顶安然的;虽然外面是顶热,但里面是顶镇静的,所以是坐着作的。这就是不出汗的工作。哦!所有的事在神面前都不是偶然的,所有在神面前的事都不是用肉体的力量去作的。呀!顶可惜,今天有多少的工作非出汗不行。呀!顶可惜,今天有多少工作,如果没有计划,如果没有人在里面主持,鼓吹,提倡、奔跑、劝戒、提醒,用自己的力量,凭血气的能力去办,就作不到。呀!顶可惜,今天如果不出汗,就没有工作。但是请你记得,出汗在外面可以,在外面宰杀牛羊,伺候罪人,事奉信徒是可以的,若作那样的工作,尽可以出汗。但是,凡要在圣所里事奉主的人,就绝对不可出汗,因为神用不着人出汗。不错,工作都是忙的,但是神的工作,用不着肉体的力量。我不是说用不着属灵的力量,属灵的力量要用多大都难说,你要遭遇多苦都难说。今天所有人的工作,都不分什么是属灵的工作,什么是属肉体的工作。人总是说,一切属神的工作,如果没有奔跑、接洽,花工夫来谈、来论,经过许多人的提议、赞同和通过就不行。但是你叫他们安安静静的在神面前等候,听神的话就不能,因为这是肉体所作不来的。呀!这些都是需要出汗的。

      可是,属灵的工作之最大的方面,就是对付神。他第一个接触的,就是神,不是人。肉体的工作就不同,他第一个碰着的乃是人,所以如果一个工作没有人就不成功的,就不是神的工作。哦!在神面前是顶宝贝,我们对付的就是祂。所以我们在这里不是不作工,乃是要作不出汗的工,这是怎么说的呢?如果你在神面前对付好了,在人面前就不必出汗。你能以最少的力量作最多的事。因此在这里所以有那么多的广告、鼓吹、提倡,都是因为他们没有在神面前祷告。让我告诉你,一切属灵的工作只是在神面前作的。如果你在神面前作好了,人自然会听你。你不必用多少方法,人自然会得着益处。在这里是神作工,所以用不着肉体的力量和流汗的。

      所以,弟兄姊妹们!我们今天在神面前,可以顶诚实的查看自己,问主说,主呀!到底我这样作,是事奉你呢,或是事奉工作呢?主呀!我是事奉殿呢,或是事奉神呢?如果你是一天到晚流汗而作的,那你自己就可以断定说,我是事奉殿,不是事奉主了。如果你在这里所忙所劳的,完全是为着外面的需要,你自己就能断定说,主呀!我是在这里事奉百姓,不是事奉你。我并不轻看那班人,他们也是作神的工作。杀牛杀羊也得有人杀的,引人领人总得有人作的。以色列百姓是需要人去事奉他们的。但是神在这里所要的是更深一层。所以你该祷告说:神呀!我求你救我,使我不落到事奉百姓里去。呀!在这里不只是事奉百姓。呀!事奉百姓的人已经太多了,弟兄姊妹们,你为什么还要再去凑一分呢?呀!今天神没有法子叫个个人都事奉祂,这件事神作不到的,因为这是许多人所不肯作的。所以全教会复兴,个个人忠心,是作不到的,因为人不肯。你看有许多人,他们实是得救的,实在是有生命的,但是他们要事奉百姓,你没有法子把他们改过来。因为他们舍不得外面的热闹,放不了外面的工作,看重能工作的工场。哦!我知道这件事。这些事必定有人这样的去作,不过,问题就是你这人在其中有没有分。呀!我盼望我们今天就能说,神呀!我要事奉你,我愿意撇下一切的东西,放下所有的工作,弃绝一切在外面的,我要来事奉你,作属灵的工作;我要放下外面的,进到里面去,更深的进到里面去。

 

神的呼召】在这里神没有法子叫所有的利未人都去,祂只能拣选撒督的后裔。为什么呢?就是因为当以色列人背道离弃神的时候,撒督的后裔守住了圣所。他们看见外面已经无法收拾了,外面已经倒塌了,污秽了,所以就放弃了它,专心来保守圣所的圣洁。哦!弟兄姊妹们!你能不能让外面倒塌呢?或者你是要以木头来支持它,使它不倒呢?但是神说这些我都不要了,现在我要保守着我的圣所,为我的儿女留下一个地方是圣洁的。所以你看见今天要有一个地方是完全分别为圣归与祂的,真是能断定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因为神所要保守的,乃是祂的圣所。外面的要倒,神没有法子,只好让它倒。因为撒督的后裔这样作,所以神就拣选了他们。真的,今天神没有法子对付所有的人,但是祂今天要来对付你。呀!如果你不能把外面的一切放下,神要去找谁呢?弟兄姊妹们!今天我站在神面前请求你们,神今天所寻求的,就是那些完全事奉祂的。呀!今天在外面作的人,真是太多了,在里面事奉神的人真是太少了。所以今天神在呼喊着说:谁到圣所来事奉我呢?

      呀!我不能太多注重这件事,我现在只能说,我顶喜欢使徒行传十三章上所说的:在安提阿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他们事奉主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保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这就是新约的工作,也就是新约所惟有工作的原则。圣灵的工作,只能在事奉主的时候启示的。惟独在事奉主的时候,圣灵才打发他们出去。所以如果不把事奉主放在先,就什么都倒乱了。

      你知道安提阿教会工作的起头,乃是在事奉主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保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我再说,神永远不要人投军。自己投军的兵,是神所不要的。神只有祂所强迫来的兵,征来的兵。你知道军队中有两种的兵:一种是自己投军来的,一种是国家强迫征来的,因国家下命令而无法只得当兵的。但在神的工作之中,只有征来的兵,而没有投来的兵。所以没有一个人能说因为我喜欢,所以我要去传福音,但是神用不着你。今天神的工作受到大害的,就是投来的兵太多了,今天不能像主那样说那差我来的了。哦!弟兄姊妹们,这不是一件随便的事,神的工作不是你随着自己的意思可以作的,神的工作乃完全是属于神的。所以你今天必须查问看:到底是我自己出来的呢,还是主召我出来的?今天你必须问自己说:我是自己投军来的呢,或是被神征兵来的?所有投来的兵,都是不能存留的,所有自荐的,都是不能永存的,因为神只要祂自己所征来的兵。你知道,当他们事奉主的时候,不是保罗和巴拿巴自己说,我们要出去传福音,乃是圣灵说,为我分派巴拿巴和保罗出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所以在这里只有圣灵有权柄能分派人去作工,教会对于这件事是一些权柄也没有的。但是今天有许多差会,许多布道团都是人派人。呀!神是不能容让这种事的。因为我们在这里只能事奉主,不能事奉殿。神所要的,就是那些直接事奉祂的人,直接受圣灵差派的人。

      我再说,事奉主不是把外面的一切工作都不作了,事奉主不是把那乡下的路不跑了。我所说的是这样,所有外面的工作,都该把事奉主作根据;我们是因为事奉主而出去的,不是出于自己的喜好而没有事奉主作根据的。这两样大有分别,它们的分别,真是比天和地的分别更大。所有有经历的人都知道,没有什么事的分别像事奉主和事奉殿的分别大。

      我们知道幔子是一件事,我们应该在圣所里事奉主,但在幔子之后还有一件事也是要紧的,就是我们也当出到营外就了祂去,忍受祂所受的凌辱(来十三13)。希伯来书的主要思想,只有这两个:一个就是幔子,一个就是营外。所以我们不只要在圣所里事奉神,也得出到营外。惟独在我们离开营事奉主的时候,祂才说话领导;别的时候,祂不说。

 

唯一事奉主】现在让我们来看路加福音所说的是什么。让我们再申明一下,我不是要来解释路加福音,乃是要从这一段圣经之中来看,到底主所追求的是什么事。这里顶清楚的告诉我们说,祂所追求的不是别的,乃是祂自己;不是你和我,乃是祂自己。一件事顶希奇,就是虽然这里所说的是非常严厉的,但是每一个人都觉得这是宝贝的。我们知道这里有两种工作:一种就是耕田或说撒种,还有一种就是放羊,或说喂养:撒种的工作是对付那未生的;放羊的工作是对付那些已有的。因此一种是关涉到罪人的工作,一种是关涉到信徒的工作;就是说叫那些没有接受主的接受主,叫那些已经接受主的得到喂养。这些就是主的仆人们所作的事,这也是我们所该在神面前作的工,是顶要紧的,是我们所必须努力去作的。但是,主在这里非常希奇,祂说:你们谁有仆人耕地,或是放羊,从田里回来,就对他说,你快坐下吃喝呢?就是说,没有人是这样作的,并且也是不该这样作的。这就是说,所有的佣人──基督徒──作完了工之后,不该给他饭吃。如果按着肉体方面来讲,那么,他们要说,你们基督徒的东家都是顶苛刻的,我们在外面耕地放羊已经顶辛苦了,回家来还不给我们饭吃。但是主不像世人那样的,(关于属世的主仆之间该怎样对待,是歌罗西书和以弗所书所说的,这里不过是说到主自己所要求的待遇是什么,属灵的主仆之间的关系是如何的。)主不请我们吃喝,祂要怎样呢?第八节说:岂不对他说──就是说定规对他说,你给我预备晚饭,束上带子伺候我。这就是主今天所作的事。我们心里总是想,今天我田种了多少亩,种撒了多少斤,过了多少天、多少月,最少就有三十倍、六十倍的收成。今天我领了多少羊到某处某地的草地和水溪旁吃喝。过了多少时候,这些羊必定长大肥胖,这真是顶大的工作。田里的出产可以作食物,羊群的生产品可以作衣服,所以你真是喜欢,一直在那里享受看你工作的快乐。我们知道吃喝的意思,就是回想我们所已作之工而有的享受。多少时候我们作了一件得意的事,就是在睡觉的时候也会回想着,也会觉得十分的快乐;就是在吃饭的时候也会一直想着,真是觉得得意;多少时候我们把一件事一直回想思念,高兴得了不得。但是主说,一切的工作,无论是放羊,无论是种田,它的目的都不是叫你快乐,给你享受,使你有所得着。主定规要对你说,你给我预备晚饭,束上带子伺候我,事奉我。你看见么?主所要求的,就是事奉我。所以请你记得,田里的工作,比不上家里的工作。请你记得,地和羊不如主。主在这里没有说,因为你劳苦了,你种了许多地,放了许多羊,所以你不必伺候我了,你可以去吃喝快乐吧。请你记得,主不是不要这样作,主乃是要把这两方面的轻重告诉我们。所以你看见祂说,祂不能因为你在外面耕了地,放了羊,作了许多工作就放松你,对你说,不必事奉祂了。主是不肯的,主是无论如何不肯的。祂不能因为你的工作太忙,而不必事奉祂的。祂不能让工作劳苦夺去了祂的事奉。在这里第一件事就是事奉主,因为事奉主比耕田放羊一切的工作都紧要。

      弟兄姊妹们?我们在这里到底是作什么呢?我们在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呢?你所顾念的不过就是耕田撒种么?传福音救罪人么?你所努力的不过就是放羊喂养么?分粮栽培信徒么?或者你是要叫主吃得饱,喝得足呢?主在这里给我们看见回家后,不是叫你休息懒惰。虽然你是疲乏了,但是还得要打起精神来伺候祂;虽然你是作了许多任务,受了许多苦,但是这些并不能代替祂所应得的事奉,我们还得不顾所受所遇的一切,再来服事祂。不过不是说我们不必吃,乃是说我们的吃喝是在主的之后。不错,我们也应该饱足的,但是在主的之后。不错我们也该快乐的,但是在主的之后。因此让我们自问工作的荣耀到底是为着谁呢?我在这里一切所作的,到底是为着满足主的心呢,或者为要满足自己的心呢?工作的果子是为要使主饱足呢,或是为要使自己饱足呢?呀!我深深的惧怕,多少时候主还没有得着,我们就已经饱足了。我深深的惧怕,多少时候主还没有觉得喜欢,我们就已经十分快乐了。所以今天我们要求神给我们看见,到底我们在祂的面前该站在什么地位,到底我们在祂面前该怎样事奉祂。

      弟兄姊妹们!我们就是作了一切,还只是一个无用的仆人,所以我们是顶微小的。

      我们的目的,我们所努力的,并不是田地和羊群,世界和教会。我们的目的,乃是主,我们所努力的也是主。哦!祂是我们的一切。所以让我们问自己:到底我们今天所作的工作实在是为着基督呢?或者不过是为着罪人和弟兄?那一个会分别事奉罪人和事奉主不同的,那一个会分别事奉弟兄和事奉主之不同的,是有福的。虽然在字面上是容易的,但是在经历上,在里面,如果会分别,就有福了。呀!这种知识不是容易得的,真是需要流了血才能学会的。这种分别不是容易懂的,真是需要经过多少对付才能知道的。有许多时候真是需要把自己的生命放下,把自己的主张打掉,才能领会。不是像事奉弟兄姊妹那样容易,所以事奉主与事奉殿是大不同。

     虽然这样,但是圣灵如果在我们身上作工,要知道还是容易的。所以我们真要求主赐恩给我们,启示我们,给我们亮光,叫我们看见事奉祂是怎样的一回事。弟兄姊妹们!罪人真算不得什么。事奉他们与事奉主大两样,事奉他们和事奉主大有分别。所以我们今天真要求主作祂的工,使我们事奉祂自己。现在我不能再说什么了,只说这就是神在这几天之中所要对我们说的话。―― 倪柝声《得胜有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