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事奉的神圣原则

 

读经:

你晓喻以色列人,从他们手下取杖,每支派一根。从他们所有的首领,按着支派,共取十二根。你要将各人的名字写在各人的杖上。并要将亚伦的名字写在利未支派的杖上,因为各族长必有一根杖。你要把这些杖存在会幕内法柜前,就是我与你们相会之处。后来我所拣选的那人,他的杖必发芽,这样我必使以色列人向你们所发的怨言止息,不再达到我的耳中。(民十七2~5)

耶稣受了洗,随即从水里上来。天忽然为祂开了,祂就看见神的灵,彷佛鸽子降下,落在祂身上。从天上有声音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三16~17)

我要将我父所应许的降在你们身上,你们要在城里等候,直到你们领受从上头来的能力。(路廿四49)

 

真事奉的基础】我们现在思想事奉神的神圣原则,有些具体的原则是每一个想要事奉神的人都不可以隔离的。神在祂的话语中对于事奉所规定下来的原则,就像得救的条件那样明确。我们不能改变得救的条件: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在改变得救条件的道路上得救。照样,我们也不能改变事奉神的条件来事奉神;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在改变这些条件的道路上被主使用。事奉神的条件具体得跟得救的条件一样。得救的条件,或者更可以说是得救的基础,在于主的死和复活,而不是以别的为根据。主的死和复活的根据是我们被神悦纳的理由;主的死和复活的原则是我们事奉神的条件,是我们事奉神的基础。我们得救倚靠我们的主死的事实和复活的事实,而我们的事奉是以死的原则为基础;不是讲死的确切事实,只是讲我们主的死的原则和复活的原则。

      靠着神的恩典,我们要稍微看一点我们主耶稣死和复活的原则怎样决定我们对祂的事奉。没有一个不认识死的原则和复活的原则的人能作一个真正的仆人。连主自己也是在这个根据上事奉。在马太福音三章里你看到我们的主在开始祂的公开的工作之先是去受浸,祂受浸不是因为祂有罪或是别的什么东西要被洗凈,可是祂仍然受了浸。我们晓得受浸的意义是死和复活。我们的主不开始祂的工作,直至祂站在那个根据上。主开始祂的职事是在祂受浸之后,站在死了又复活了的根据上祂才事奉神,祂才服事人。

      除此之外,我们不能另外作什么。圣灵是祂死又复活的基础上降在祂身上,然后祂才有服事。因此,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这样说,我们的主在祂实际地死和复活之前,祂在地上的工作是在祂死和复活的根据上。虽然实际上的各各他和复活尚未来到,但祂所已经作的一切事都是在那个根据上。祂是在受浸那就是死而复活的根据上作工。如果人子都必须经过死和复活才能作工,那么,今天也没有一个主的仆人能事奉主,而没有实际地认识到死和复活的原则。这一点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当主离世时,已经把这件事对祂的众仆人讲清楚了。祂死了,祂复活了,祂还告诉他们要在耶路撒冷等候,为要得着圣灵降在他们身上。

      那么,这个灵,这个从上面来的能力是什么呢?那些早期的门徒们所等候的从上头来的能力,完全就是主的死和复活的效力。圣灵的能力就是主的死和复活的效力。换一句话来说,我们可以说圣灵是容器,将主的死和复活装在里面,祂就是装着那个死和复活的一位。这就是为什么圣灵不能在主得荣耀之先赐下来的缘故。圣灵只能在主耶稣得荣耀之后方能赐下,因此,只有当圣灵降在这些男人女人身上,他们才能作见证,没有死和复活做基础,就不可能有见证,也就不会有作见证的人。

      如果我们回到旧约,在那里我们也会看到相同的事。我要提到民数记十七章里一段大家都很熟的经文,亚伦职任的问题有了争论,对于亚伦是不是真正为神所召,人们有了很大的疑惑,在亚伦职任的某些方面有了疑惑,有了怀疑。百姓说,我们不晓得他这个人是不是神所立的!这样,神就要来证明谁是祂的仆人,谁不是祂的仆人;主宣布要显明谁是祂真正的仆人。怎样作呢?神吩咐将十二根死的枚在圣所里对着约柜放在耶和华面前,在那里过一夜,然后,神说谁的杖发芽、开花,并结出果子来,谁就是蒙拣选的。我们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发芽的杖就是讲复活。死和复活是真正为神所承认的职事的基础。没有这个,你就一无所有。亚伦的杖发了芽,就证明他是在真正的基础上。我们若是真正经历了死和复活,神才能承认我们是祂的仆人。若不站在复活的根据上,就没有一个人能事奉神。

      我打算在不久之后还要回到这点上面来,但我现在需要起首注意一些更实用方面的事。有一件很容易出现的事,就是一个人会把一些东西当作原则来接受并且欢喜它,却还会在那种情况中失落它。虽然在我们的心里对真理是十分羡慕,然而我们还会不能因此蒙福。为此,我们盼望能认真注意到一些实际的事,来看经历死和复活的意义是什么。

 

基督的死的能力】我们晓得主的死是用不同的方法、在不同的方面起作用,我们知道主的死如何在人所犯的罪(sins)的问题上起作用,我的意思是指赦免而言。我们都知道我们的蒙赦免是祂的流血为依据;若不流血,罪就不得赦免。我们看见主的死作用在我们所犯的罪(sins)上。接着,我想罗马书六章就很自然的摆在我们眼前,我们都知道我们的旧人已经钉十字架了。如何钉的呢?我们在那里看见什么呢?叫我们不要去服事罪。在这里我们发现在六章里,我们看到的不是我们犯的罪(sins)而是罪(sin),是指罪的能力。我相信,我们中间许多人已经看见了那一点。在我们生命中的某一个时间里,主开我们的眼睛,叫我们看见我们的旧人已经钉了十字架了,你喜乐得几乎要跳起来并且赞美主,因为那个你对付了多年却常是叫你失败的那个可怕的旧人,在十字架上已经被处理了,从此以后,罪必不能作你的主了。这就是主的死作用在罪的能力,以及罪在我们里面活动的问题。那是很宝贵的,我们不要低估它。但是尽管这样,那还没有摸到我们所要讲到的问题的中心。赞美神,我们靠着主的死已经开了头,并且向罪死是我们事奉神的初步,但那还不能叫我们成为神所认可的仆人。为了罗马书六章,我们称颂神,但后来人们看见罗马书六章所注意到的只是罪,因为旧人已经处理了,罪的能力就被消去了,但是那还没有摸到问题。

      更进一步,你就会发现一旦罪的问题解决了,你能把出现在主身上的事算到你自己身上了,接着顺从的问题就来了。己意的问题、人意的问题出来了,这也可以说是奉献的问题、降服的问题。而死也就在那方面作工。死作工到使我甘愿放弃我的意志,叫我甘愿顺服主的情况。赞美神,罗马书六章是一个真正的祝福,并且我们还满心赞美神,为着那一天当我们来到神面前对神说是并且和我们犯的罪永远决裂时而有的顺从。我们为着那一天赞美神,我们记得我们怎样来到祂面前,并且对付了我们意志的问题。意志被摸着了,死在那里作工了。这就为我们的事奉构成了一个根据,但是那还没有摸到问题的核心。

      这样,主的死所涉及的第三个范围还不够,我没有意思说它不宝贵;因为那是一个我们站到神一边,且弃绝凭自己而活的、值得大书特书可记念的日子。但是你会发现好些真正奉献给神的圣徒,对他们的天然生命并不认识。他们有奉献,他们有降服,但是依然对魂的意义缺少认识。

      接着有另一方面,这一方面是很普遍的,也是许多人都知道的。那就是罗马书七章所论到的一面。我喜欢把它叫做第四个范围。在那里你会发现这里所看的不是罪行(sins)的问题,也不是罪性(sin)的问题,也不是意志的问题,在那里摆给我们看的乃是圣洁生活的问题。

      在第七章,你遇见一个打算在义中讨神喜悦的真心属神的人。罗马书七章的全部问题不是事奉而是圣洁的生活,个人的成圣。我要用我的生命事奉神,就是说我要作一个圣洁的人;我要过一个义的生活。可是那位弟兄把事情全弄错了。他作了一些什么呢?他处在律法的能力之下,那就是说他要用他自己的能力,用他天然的能力来事奉神。请你注意,罗马书七章的天然能力,跟我们正要讲的天然能力有很大的不同。当然我相信他们二者之间有连结,但是在这同样的一个词里却仍有区别。在罗马书七章你遇到一个人,在他面前根本一点也没有事奉的问题,他整个的问题是顺服律法。律法要求我不可以贪求某些东西,那我就必定不可以去贪求。这个人就凭他自己的力量要去实行它,并且他也运用这个能力要在他每天日常的生活上讨神喜悦,然而他失败了。十字架在这一方面也必须被认识,十字架必须进来对付我们,这样,我们就会说:我不能讨神喜欢,我也不要去讨神喜欢。请不要误会我的话,十字架要带你到一个地步,在那里你要说:我什么也不能作,所以我也不要作什么,我不能讨神喜欢,所以从此以后我也不打算讨神喜欢。但那并不是要你丝毫都不叫神喜欢。事情乃是:我不要去作,我知道用我的能力去事奉主,尽力去达到祂所定的生活标准,那样作是完全徒劳的。所以,十字架也在此刺透到我那要在我的生活中努力讨神喜欢的天然能力里去。我不愿跟讨神喜欢那件事发生什么关系,我只倚靠圣灵在我身上把那件事显出来,我不再去为着神产生出讨神喜欢来,我只信靠神把它产生在我里面。

      我相信我们中间有些人是经过了深水才看到这一点的。一个人经过许多努力再努力,总想有些成就,而却仍然一无所成。这样你就会对那一切的徒劳有了理解,并到了这一个地步,叫我们能说:主,那件事我不能作了,我只有倚靠你来把它显出来。这样,你就有了主的死在那情况里的工作。这一切都已经知道了,并且在经历上有了实际的认识,但是在我们关于祂的死的原则的经历上,还有某些地方留待我们去经历。还有一个范围一个领域,是在我们真正地被祂使用之前,必须要有主的死实际地进入的。甚至我们有了这些经历,我们在能被主使用上还是有危险的。多少主的仆人被主使用,就像中国人的说法:造了一丈二,拆了一丈五。在一种意义上说,你是被主使用,而同时因为你在某些点上有些事情没有对付好,你就毁坏了你自己的工作。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试为抓住这一点。但愿主赐恩给我们,让我们看见那必须对付的是什么。

 

魂的活力的问题】这是就天然活力而言的魂的问题。请记得魂的活力的问题跟我们已经提过的东西有很大的不同。连我们已经摸到过的那些点,也不能使我们实际地认识到何为魂的活力的死,魂的活力的死乃是另外的一件事。所以请你们不要把他们混在一起。我们不需要去进行许多的分析,但我们仍然必须保持其中的区别。在事奉神上的魂的活力跟我们已经提到过的那一切具有很大的不同。

      那么魂是什么?魂就是一切天然的东西!我不晓得你曾是怎样的,和你是怎样过来的。但是就个人而言,我可以拿我自己来说话,我发现要讲论这个问题是最费代价的,我承认这是一件最难明白的事,因为在这一方面,人是很容易受欺骗的,连他自己也会使他受骗。同样,当一个人刚有一点初步的经历时,他就很容易自以为他有了全部的经历,也会以为他所晓得的比那些真有认识的人还更多。所以我盼望凭神的恩典走慢一点,并且试图找出怎样来对付魂。

      这一个魂的能力或者说天然的活力是什么呢?简单地说,它就是从天然而来的你所能的、你所是的、你所有的。魂的能力是人人都有的。那些受过主教导的人是拒绝接受那个原则作为一个生活的原则,他们不愿凭它而活,他们不肯让它管辖,他们不容它成为神之工作的能力与源泉。然而那些没有受神教导的人却依赖它,利用它,他们认为魂的能力就是能力。

      让我们举例说明一下:我以我的心思为例,我有一个敏锐的心思;你明白那就是魂的能力、天然的活力。何谓天然的活力呢?天然的活力就是你不要重生就有的某些东西,在你新生以前自然而然地就有的那些东西。有的是跟你与生俱来的,有的是从你出生以来发展起来的,有的是从你出生而来用作产生行为的能量,那就是天然生命,那就是天然活力。现在难处就在这里。我们已经悔改了,我们已经新生了,神的深刻的工作已经在我们灵里发生效用。父是我们的灵的父,有的事情已经作成了,一个本质性的联合已经在我们的灵里发生。但是,你看,一方面在我的灵里我与神有一个本质的联合,而与此同时,我又带着那些跟我与生俱来的东西,那么,我将怎样去对付它呢?

      一般的趋向是这样:从前我用我的心思钻研历史、钻研生意、钻研化学、钻研世界问题、钻研文学、钻研诗词;我用我的心思努力研究,用我敏捷的思想去取得一些成果;现在我的愿望改变了,因此,我在属神的事上运用同样的那个心思。我变换了我感兴趣的题目,可是我却没有改变我的心。整个问题是这样:我感兴趣的题目已完全改变了,(赞美神为着有这个改变,)但那并不够。我利用我从事地理历史研究的同一个能力来研究哥林多书、以弗所书,用的还是同样的能力,而那个能力并不是从神来的。神是不会允许它的。多少圣徒身上的难处,乃是他们改变了他们所感兴趣的题目,但是他们没有改变他们的能力和活力。这只是作为例子来说明。

      你会发现到我们把许多带到事奉神上面来。拿口才这个问题来说,的确有些人是天生的演说家,他们能把他们的情况描述得非常之好,后来,他们悔改了,他们以为他们能用那同一个能力来讲道。那就是题目不同,能力照旧。

      我们单是靠听是不能看见这一点的。神必须进来用祂的指头放在祂所看见的东西上,并且说,你望着这里,这是天然的东西,这是属于旧造的,这个东西必须死去。除非祂的指头指着我们里面的一些东西,并且给我们指出那些东西是天然的,我们就不能对付掉它,我们就不能看见它。我们可能会同意、会赞成,但是我们却不能看见。神必须进来,用最慎重和最彻底的方法,用一个能把那一切东西排除掉的方法来作一些事情。

      到了一个地步,我们不得不说:主,这是污秽,这是不纯洁。纯洁这个词是一个神圣的词,我常把它跟圣灵联起来。纯洁是指那些全然出自圣灵的东西,而不纯洁则是指混杂。接着问题来了,什么是天然的生命呢?我怎样对付它呢?根本的一条乃是我必须有启示,我必须看见。我可以告诉你,这一点,有人可以多年明白这件事,但他仍然没有实际的看见。你可能喜欢真理,而你却从未厌恶你的自己;你能喜欢这个教训,却从未厌恶你的自己。当神进来了,当祂给你一个启示,当你看见天然生命是在事奉神上神所不能使用的那些东西,并且显明整个的天然生命的败坏和不纯洁时,那时你才会觉得你不能将真理当作乐趣来享受,你要为着那些在你里头的东西,为着那些在你身上会继续发生的东西而厌恶你自己。直到你有了这种情况的时候之后,你才会蒙拯救。那个天然的活力一定要对付掉。

 

只有神当得荣耀】常有人把一些我感到很困难的事来问我,神要作一切的事是什么理由?因为整个要点就在神要作所有的事。在我们得救的事上,一切都是祂已经作成了,并且在关于我们事奉的事上,也是祂要来作一切的事。无论是得救的问题,或是我们事奉的问题,就能量而言,祂不会让我们在其中有任何一点分的。为什么呢?因为神如果要得着一切荣耀,神就一定要作一切的工作,如果祂会把祂的工作让我们占一分,那祂也就会让我们占祂的一分荣耀。若是神要得着一切的荣耀,神就要作一切的工作。因此祂要排除一切出于人的东西,因此祂能得到当得的荣耀。

      当然另外还有重要的事,从我们出来的任何东西,决不会真正地结果子,也不会有真实属灵的价值。关于神的永远定旨、神整个的目的,除了神之外,没有人能作的,我们是完全无分参加的。天然的活力在这一点上是无助于我们的;天然活力最强也终究必归消失。

 

一个黑暗的夜睌】因此,我们在此要谈到杖的问题,那杖是在圣所里放了一夜,一个黑暗的夜,什么都看不见,之后,到了早晨它发芽了。在那里你看到了死和复活。主的死的这一方面,在圣经里是讲我们效法祂的死,正是主所死的,按约翰福音十二章意义那一粒麦子的死。祂去世了,而祂的生命却出现在许多活人里面。神的一个儿子死了,就有了许多儿子。一粒麦子死了,你就有了许多子粒,那许多子粒实际上是在那一粒子粒里面,但那一粒子粒现在是成了第一粒子粒,而不是成为许多子粒。从前它是麦粒;现在这一粒成了第一粒。因此我们看见神的独生子成了在许多弟兄中作长子──长子即首生的(罗八29),而我们就成为祂的弟兄,我们有分于祂的生命。这就是我所死的这一方面的死。我们失去我们的生命,于是我们能以把生命传递给别人。我们能以成为分送命的人,将我们的生命给别人。

      现在死和天然活人的问题乃是这样:天然的生命、天然的活力一直到死都跟我们在一起,但是那个生命、那个能力、那个活力必须有一次根本的破碎。正像神摸了雅各大腿窝的筋那样。他一直行走,他也一直是一个瘸子。他有他的双脚,但是那个生命被摸过了,雅各受的伤从来没有治愈。神必须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步──我不晓得神怎样带领你,但我知道神必定要带领你──来对付我们,这样,我们的天然能力就被砍断。我们当中有些人,祂只有严峻地用难以接受的方法来对付,领我们过到一个叫我们不敢倚靠我们自己的地步,一个叫我们几乎是怕了去倚靠自己的地步。我们来到了一个不想要做什么事的地步。

      我可以把这件事告诉你,在我归主一年之后,我有一个讲道欲,叫我坐下来不说话是不可能的,这像是有什么事一经发生你就一定得继续下去那样。后来,有一天这件事被摸着了,你就不会因为你要作这件事你就去作,而是因为是主要,你才去作。在天然生命未受对付的时候,你有一个要讲道的欲,然而有时连主都感不动你去作一桩事。你是凭天然生命而活,那个天然生命是变化多端的,当你感情激动定规要走这一条路的时候,你会全速以赴的走去,而当你感情激动定规要走另一条路时,你又会纵使责任催促你也会一动也不动。你在主的手中不是柔顺的,祂必须从你身上把那个天然活力给你拿走,你才会因祂要作你就作,而不是凭你的喜好。不论喜好不喜好,你都一样作。不是因为我能从讲道中,从这种工作或那种工作中得到某种程度的快乐,所以我就去作,而只因这是神的旨意,所以我去作──不问有没有喜乐。这样你就能到一个地步叫神的旨意在你身上得以通行,因为你天然方面的活力已经受对付了。神一心一意要做到这一步,对我们中间的一些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也可能只是一次的击打。神有祂的方法,我们必须注意。每一位神真正的仆人必须晓得那叫你受不治之伤的一摸。那一摸必须在你身上有功效,从此以后,你会惧怕你的自己,你才会怕了去作任何的事情。你晓得如果你作了,你将会受到极度的对付。你晓得你若凭自己活动,你在主面前必有一段多么不好过的日子,你会立刻看见神的手加在你身上,祂决不会让你自由自在的过去。

      然后你就达到我们所说的复活境地。死的原则在我们的天然生命上已经产生出了一个转折点,于是你会看见神释放了你进到复活里面,你必出现在复活的境地上。这个在复活里的现出来是什么意思呢?那就是你会发现你所失去了又重新回来了;不过重新回来的跟原先失去的不一样;那就是你的生命原则在起作用,在那里加你力量,使你坚强,在那里使你生气勃勃,给你生命。从此以后,你所失去的东西要在复活能力下回来。例如,我们如若要属灵,并不需要我们用刀砍断我们的手脚,我们还可以有身体。同样,我们能有我们的魂,能充分使用我们的功能,但是,魂不作我们生命的泉源;我们不活在魂里面,我们不是凭它而活,我们乃是用它。当身体成为人的生命时,我们就像畜类一样地生活。当魂成为人的生命时,我们就叛离神而活,我们就脱离神的生命而活。当我们要在灵里,并藉着灵活出我们的生命时,我们运用我们的功能正像我们运用我们身体的功能一样。

      然而对许多人来说,那个黑夜是难受的。在我的生命中,有一次主仁慈地把我摆在一边有好些个月分,而且将我放在完全的黑暗,几乎像是祂丢弃了我,什么都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像是一切都到了尽头了;然后祂又一点一点地把失去的东西带回来。试探总是要凭我们自己去把失去的东西拿回来,但是要点就在于必须在圣所有一个整夜,一个在黑暗的整夜。事情不可以急,祂知道夜必须有多长。我们喜欢死和复活合起来共一个小时或者各一个小时,我们受不了那个神要我们放在一边那么一段时间的思想,我们不能忍那么长。我不知道这个黑夜到底有多长,但是大体上我能很有把握地这样说,当神将你完全放在黑暗里时,那是有一个阶段的。那就像是没有什么可以碰见,一切都完了。那也像是你面对一堵无门无窗的死墙,你感到失落;你认为每一个人都蒙福,都在被使用,而你自己却被遗弃在孤苦困境。你应当安静躺下;那是一切都在黑暗中的夜,然而那实在地只是一夜。那可能是黑夜,但它只是一夜。黑夜之后,你要看见你要出现在荣耀的复活里。主今天就是要在关于我们天然活力的这个问题上,在这个时间里来摸着我们。

 

最重要的是分辨魂和灵】我想我们中间许多人都已真正地发现到,在神的儿女当中真正属灵的分辨力实在是少得可怜。我要问一个问题,缺乏属灵分辨力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我们会不作鉴别就说这个是出于神!又说这个不是出于神!是人在作这一切或者是神在作这一切?为什么会搅出那么多的错误,把那么多出于人的东西认为是出于神的呢?这是什么原因呢?这完全是因为在我们的生活中缺少了在灵与魂之间的区分,所以我们就不能看见。只有当那已经确知它的含意的,我们的天然能力被对付,并且确知这对付付了多么高的代价;然后才会不费气力地辨认出一个天然的人在别人身上所有的一切活动,一切鼓动。这些你都已经经历过了。我要说的意思,并不是讲我们是为了要发现别人的缺点而去学习功课,我乃是说,为了事奉神就有了在天然和属灵的之间作出辨别的需要。我们不是只是要有我们自己的经验,这样,我们就更有资格坐在台上批评指责别人,我们乃是要认识那完全出于神的东西,跟那些我们想要对付的成为根本原因的问题毫无关系;而且你能以自然地看出什么是人的,什么是神的。

      我常想,要达到真正的属灵的辨别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对付在你自己里头的天然生命。辨别力的缺乏正暴露出在我们身上那深的工作的缺乏。如果我们看不见在我们自己生活中的天然生命,我们也就决不能看见在别人生活中的天然生命。自己眼中的梁木必须先除去,才能发现别人眼中的刺,主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太七1~5)。在梁木被挪去时,刺就必被发现。但愿主给我们恩典,使我们情愿并且甘心看见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一个大的范围需要一次神的严厉的对付。不要因为你对罗马书六章关于罪行和罪的问题,连降服的问题都有所认识,就对任何事物不予重视。我们还有我们天天运用着、并且流进神圣事奉中去的天然能力的问题应当予以重视。

      有些人有一个比别人更大的魂,这些人会有一段更艰难的时间。我想你们中间有人可能晓得在帖撒罗尼迦前书有一节很重要的经节,在勉励那灰心的人这句话里(14),有灰心的这一个词。有的译本翻作意志薄弱的(feeble-minded)。事实上,不论是灰心的或是意志薄弱的,在希腊文里的意义都是魂小的。勉励那魂小的人。因而我想从这里推论出有那么一些称为魂小的人,又有那么一些人天然地称为魂大的人,是合乎圣经的,而且魂大的人一定会有更艰难的时间。我们不可以指责他们,但是我们不得不说他们的魂大乃是真的。主要用最严厉的办法来对付你,你把那个天然的生命从你身上除去。

      我记得有一次,有一个人跟我说过这样的话。他是要把我介绍给别人,他说:我知道主用了我们的弟兄救了许许多多的魂。当时我就转向这位为我作介绍的弟兄说:弟兄,这是我所受到的介绍中最坏的一个介绍。他说: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说:你说主用我救了(save)许多魂,岂是你的本意呢?你的本意是主用我去得(win)魂。得魂与救魂是极不相同的事。我们得魂是人被得了来归给基督,但是我们并不救魂。魂必须丧失。读遍全本新约圣经,有什么地方告诉你叫你必须去救你的魂呢?新约圣经总是讲你要失去你的魂(例如:太十38~39,在那里翻作生命的,在希腊原文里事实上是魂,因此就是魂生命。)祂的名是应当称颂的!我们是甘愿失去它,甘愿跟它分开,甘愿让它消失。愿主赐给我们恩典,正视这个魂的问题,并且来到一个地步,在那里我们能说,我已经失去了魂生命!然而,这是一个一生一世的过程,它要持续不断的延下去。可能主今天要用祂的指头指着某个人说,还有别的部分是你以前从未进去过的。但是重要的点乃是你必须接受那基本的一摸,那基本的伤,那致命的伤。

     但愿主赐恩典给我们。―― 倪柝声《属灵的实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