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使徒行传的继续

 

读经:

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徒廿八30-31

你所看见的,当写在书上,达与以弗所、士每拿、别迦摩、推雅推喇、撒狄、非拉铁非、老底嘉,那七个教会。我转过身来,要看是谁发声与我说话;既转过来,就看见七个金灯台。论到你所看见、在我右手中的七星和七个金灯台的奥秘:那七星就是七个教会的使者;七灯台就是七个教会。(启一11-20

全部圣经有六十六卷;在这六十六卷之内,有许多卷,你读到卷末,你都能说这一卷书已经完了。创世记有五十章,你读到最后,你自然而然觉得已经到末了;马太福音有二十八章,你读到第二十八章,你自然而然觉得已经完了;你读到罗马书第十六章,你觉得是完了;你读到启示录第二十二章,你也觉得是完了。

但是,在圣经里有一卷书,你不能说完了。其余六十五卷你都能说完了,但是有一卷你不能说完了,那一卷就是使徒行传。你读到使徒行传第二十八章,就要觉得奇怪,怎么就是这样的停了?你读到使徒行传第二十八章,觉得这一本书还没有完,这一本书还没有结束。使徒行传这一卷书是没有结束的,因为使徒的行传是要继续的。第一世纪的使徒,他们的行传也许结束了;但是,全部使徒的行传并没有结束。一直到今天,你都看见还是使徒行传,使徒行传没有结束。

主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约五17)这告诉我们,自从撒但背叛以来,自从人堕落以来,神作事直到如今,并且主也作事。行传是什么呢?行传不是记载保罗的工作,也不是记载彼得或约翰的工作,行传是记载神的工作。谁能说神在使徒行传第二十八章之后就不作事了,谁能说神的工作到了使徒行传第二十八章的时候就停止了呢?

使徒行传是没有结束的,在第二十八章以后,还有许多神的器皿在作神的工作。神的工作正在继续下去,没有停在那里。不是保罗在罗马作了两年工,以后就没有事了。就以保罗一生来说,他住在罗马,后来被杀殉道,这些事都没有记在使徒行传里面。彼得、保罗、约翰是三个要紧的人,他们的结局都没有写进去,这样,我们那里能说使徒行传已经完了呢?神的见证是写不完的,第二十九章还是那样,第三十章还不能完,一直到第一百章还是写不了,如果要写的话,一直有新的事情要加进去,所以写到第二十八章就不再写了。第二十八章以后虽然没有再写,但是神的工作还是在那里继续。第一世纪的工作并不是到了绝顶。神四千年之久,有一个工作,如果到使徒行传第二十八章已经到了绝顶,那么我们是到山底下了,我们是退下来了。但是没有这件事,因为主说: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我们不要以为神的工作在保罗的时候已经到了绝顶了,我们也不要以为在路得马丁的时候,神的工作就是到了绝顶了。不。第一世纪不是神工作的结局,第十六世纪不是神工作的结局,直到前一个世纪都不是神工作的结局,神的工作还要一直往前去。一直到国度,一直到新天新地,神都是往前进,不停在那里。我们如果知道这一个,同时也相信这一个,我们就要赞美神。

人常常有一个错误,就是以为自己所处的时候,是教会最不行的时候。路得马丁的时仿,有人这样想;韦斯利约翰的时候,也有人这样想。但是,我们说,路得马丁的时候好得很,韦斯利约翰的时候也好得很。我们在这里说他们所处的时候是好的,再过五十年,人又要说我们所处的时候是好的。我们是怕人要停止,但是,神是不会停止的,每一年祂都知道祂要作什么,每一年祂都知道要作到那里,每一年祂都要作祂所要作的。神是一天天往前去,神是一直往前进的。阿利路亚!神是一直往前进的!

神往前进的时候,都有祂的器皿。在使徒行传里,神有祂的器皿;在路得马丁的时候,神有祂的器皿;在韦斯利约翰的时候,神有祂的器皿;每一次有一个属灵的复兴的时候,神都有祂的器皿。那么,今天神的器皿在哪里?不错,我父作事直到如今,但是什么人继续下去与神同工?什么人说我也作事?这是要紧的问题。

弟兄姊妹,如果神给我们一点亮光,能看见一点神的真实,我们就必须承认,神今天所要求的器皿,就是祂在当初所定规的器皿,就是祂的教会。换句话说,今天神所要求的器皿,不是个人的器皿,而是团体的器皿。如果今天神所要得着的器皿是团体的器皿,你就要看见,若不是神的儿女被神带到一个地步看见什么是基督的身体,什么是身体的生命,在神手里就没有用处,就不能达到神的目的。

启示录第一章说,教会就是金灯台。神不只说教会是金的,神并且说教会是金的灯台。教会如果只是金的而已,就并不能满足神的心。神为什么说教会是金的灯台呢?因为金灯台是发光的,是为着照亮的。神要教会作一个发光的器皿,见证的器皿。神在当初的时候,定规叫教会作灯台。不是某人,乃是教会,教会在神面前就是灯台。金的还不够,出乎神的还不够,必须为神发光,为神作见证,才是金灯台。

所以,教会是为着神的见证而有的。如果不是金的,就不是教会;如果不是灯台,也不是教会。里面如果没有生命,就不是教会;里面如果没有见证,也不是教会。教会必须看见神在这一个世代里要作什么,要得着什么,看见神今天在地上的见证是什么,这个才叫作金灯台。

我们再简单的说,神的工作是继续往前进的,神仍旧需要得着器皿,神今天的器皿要像当初的器皿一样,不是个人,乃是教会。

或者有人要问,教会中有得胜者出来,这是什么意思呢?不错,教会需要有得胜者出来,但是得胜者的见证也是为着团体的,不是为着个人的。得胜者不是有一班人自命不凡,自以为比别人好,把别人都撇在一边。得胜者乃是为全教会工作;工作是他们作的,好处是全教会都得着的。得胜者不是为着他个人,得胜者乃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把教会带到完全的地步,乃是站在教会的地位上代替教会到那个地步。所以得胜者的得胜,也是团体的得胜。

神所要的器皿是团体的,所以我们要学习活出身体的生命。要活出身体的生命,就必须拒绝天然的生命,必须在神面前深深受对付,受审判,学习顺服,学习交通,叫我们有机会作神的器皿。―― 倪柝声